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119|回复: 52
收起左侧

[转载] 橘公司 -【DATE A LIVE 约会大作战】折纸Normalize/狂三Ca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9 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irter 于 2014-5-30 06:50 编辑

修正分享訊息,如有錯誤煩請指教

书名 -【DATE A LIVE 约会大作战】折纸Normalize/狂三Cat

作者: 橘公司

插画: つなこ

图源:GOOGLE搜尋

(翻译): 498700317 (伊利論壇)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14.  ------------------------------------------------------------------------


看到这篇BD还没人发就寻求同意后搬运过来了
如有出错请多指正

試了兩次彩圖還是跑到最下面,跪求指導

第1章 折纸Normalize

  “吶吶,五河你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啊!”

  “……”

  某日,来禅高校二年四班教室里正在准备下一节课的折纸对这不经意间敲响了鼓膜的话为之一振,挑起了眉毛。

  保持着面向将视线向右移去,引入眼帘的是两个男生。

  懒坐在椅子里一脸感到麻烦样子的少年——折纸的恋人•五河士道以及手撑着桌子的其友人•殿町宏人。

  “哈?什么啊突然……”

  士道皱着眉不快地回道。见状殿町打开了手中的备忘录咕噜咕噜的转起了笔。

  “啊啊,这个月开销透支了导致钱包有点寂寞吶。为了小赚点零花钱,想作一份你的简历拿去卖”

  “卖……给谁啊。哪会有想要那种东西的家伙……”

  “不,我认为会意外地有潜在需要哦。因为想从与代表着来禅高校的两名美少女如此亲近的酒池肉林王那里学习的男生不会少的吶。挂上士道老师的亲身指导这样的题目去卖的话一定……”

  “别,别开玩笑了!这种事谁会帮你啊!”

  士道做出厌恶的表情转过了身去。

  但是殿町没有放弃,像软件动物似地粘到了士道身上。

  “唉——。好嘛又不会少块肉。帮帮你的挚友吧”

  “把别人的情报拿去卖的家伙谁会称之为挚友啊!”

  士道像是要推开正缠着的殿町的脸似的把手张了开来。

  士道如此地不情愿,如果是平常的折纸的话就会去阻止殿町,可能早就已经出手相助了。

  但是,折纸没有动。

  理由很单纯——折纸也,对士道喜欢的类型很感兴趣。

  身高,体重等身体的数据,家族构成或来历等的资料在一定程度上自己已经调查过了,但是士道感情方面的要素即使是折纸引以为豪地庞大的数据库中也是极其宝贵的情报。因为有可能向同性友人泄露这样的秘密,如果殿町制作的士道简历中有折纸还不知道的情报的话,按照要价买下来也不错,折纸这样想到。

  “吶!拜•托•了!”

  “说了不要了!”

  “呃……那我就随便写了卖了啊”

  “是是,你随便写吧”

  “那么……五河士道实际上对女孩子没有兴趣,其实是对男……”

  “等等!你在写什么啊!”

  “什么啊,不是说过让我随便写吗!”

  “随便也要有点限度啊!”

  “啊—啊,那五河你来说的话呢——”

  “呃……”

  士道后悔的呻吟道。之后放弃了似的叹了口气,乱乱地挠了挠头。

  “喜欢的类型啊……没什么,普通的吧。普通的最好了。”

  “呜—哇,竟然说出了最无聊的回答”

  “吵死了。本来也不需要有趣的吧”

  半睁着眼的士道说罢,殿町略微耸了耸肩在备忘录上快速写了起来。

  “……普通的最好”

  旁边座位上的折纸听到了这个回答后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并轻轻握起了拳头。

  这之后,向士道另一边的座位上瞥过视线。

  在那里坐着一名女生。夜色的长发,水晶的瞳孔。其样貌只要进入视网膜就会让折纸的幸福感减少的充斥着不快感的集合体•夜刀神十香。

  现在正装着人畜无害的样子上学,但实际上她是对人类,对世界造成巨大灾害被称作【精灵】的怪物。

  而且不知怎么的她越来越缠上了作为折纸恋人的士道,并且各种妨碍着折纸与士道的蜜月。对于折纸来说,她就是比夏天晚上在耳边的蚊子还要令人烦闷的存在。

  ——但是,士道今天清楚的说了,女孩子是,普通的最好。

  没错。果然士道不会对精灵什么的,而是会对折纸这样的普通女孩产生好感。折纸表情没变,用鼻子哼了口气。

  似乎是注意到了折纸的视线,十香向着折纸的方向看了回来。

  “……唔,怎么了你这家伙。有事吗?”

  “没有”

  折纸悠然地说道,视线回归了前方。没错。这就是胜利者的从容。理会败者什么的时间——

  “……”

  折纸在这里突然挑了下眉毛。

  ——普通的最好。

  脑中再一次重复了士道说的话。

  折纸是为了打倒精灵的部队——AST的一员,头部通过外科手术埋入了电子部品的魔术师。不会被说成【普通】吧……?这样的忧虑在脑中掠过。

  不,士道是折纸的恋人,士道所说的“普通的最好”的“普通”中不言自明一定包含了折纸,但是……果然折纸也是女孩子,也到了在意一些琐事的年龄。

  即便如此,现在对于头上埋入的装置也没什么办法,也不能离开为了为双亲报仇而加入的AST。

  “……至少,要取得这之外的平衡”

  折纸如此决意后,咬紧牙抬起了头。

  这一瞬间,折纸普通女孩化计划开始了。

  ——————————————————————————

  步奏一 降低成绩看看。

  普通的女孩子和什么有关……折纸这样考虑时第一个脑中浮现的是学业的成绩。

  位于高中生活相关的序列中最接近自身的顺位。对外的【普通】会被以数字表达出来,也就是这样的东西。

  这么想的话,折纸自从进入这所高中,测验几乎都是取得了满分。当然,排名也是常驻年级第一位。确实可能对于普通来说稍微有那么点极端了。

  并且,也常听说头脑好的女孩会被敬而远之。当然士道不可能会因为这样的理由而讨厌折纸,但是消除不安材料应该也不算过分吧。

  幸运的是,对于折纸来说成绩之类的东西是怎样都好。测验的分数也只是为了拿而拿而已。

  折纸嗯嗯地点头,总之先决定把学业成绩变得普通些看看。

  “……真是的,殿町那家伙,给我记住了……”

  第四节课中,士道手撑着脸皱着眉头。

  结果在那之后,上课之前一直被殿町不停地质问。虽然用差不多的回答糊弄了过去……但现在也只能祈祷没有告殿町欺诈罪的学生了。

  即便如此,也不能一直在意那种事。现在是第四节课•世界史。士道转移回注意力似的轻轻地吐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将视线转移向了正在黑板上书写的冈峰珠惠,通称小珠老师。

  “来,这里很重要,一定要好好记住哦”

  说着,小珠老师转过身体,拿起了讲台上放着的教科书。

  “那么……下一个问题,有谁知道?”

  说着,环视教室一样转动着脸庞。

  但是,似乎没有学生举手。小珠老师眉毛皱成八字苦笑道。

  “嗯……有一点太难了呢——没办法,那么鸢一同学,拜托了”

  小珠老师咯咯地挠着脸叫出了那个名字。

  这是小珠老师的——不,在这个二年四班授课的老师中几乎全员的最终手段。学校的第一秀才•鸢一折纸,没有回答者时无论什么情况都能给出正确回答的答案承包人。

  “……”

  士道左边座位上的折纸无言地站了起来。

  一直以来的授课,一直以来的光景。那之后折纸会静静地毫无抑扬顿挫地给出完美的答案,小珠老师会“好的,答得不错”地拍拍手。只要是二年四班的学生,都无数次见到过的这样的情景,今天也应将会再次出现。

  但是。

  “不知道”

  一直以来的声音,一直以来的语调,折纸说出的话一瞬间将教室的空气冻住了。

  “……唉?”

  士道也无法相信刚刚听到的话而一脸惊讶地转过了头。是不是谁发出了和折纸很像的声音呢……脑中掠过了这样傻乎乎的想法。

  全班也与士道一样的表情盯着折纸。只有士道右边邻座的十香觉得大家的样子很不可思议,睁大眼左右咕噜噜地张望着。

  “那,那个……”

  那之中,小珠老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啪地拍了下手。

  “啊!难,难道是不知道是哪个问题吗?不能不好好听课哟。刚刚的问题是第三问的——”

  “不”

  但是,折纸像是要阻止小珠老师的话一样摇了摇头。

  “我很明白问的是哪个问题。纯粹地不知道答案而已”

  “……”

  小珠老师暂时呆住了似的身体僵直了起来,脸上浮出了着急的汗水。

  这之后不知道如何是好似的把出席簿什么的吧啦吧啦地掉了一地,在那里双脚相互纠缠着左右踱起了步。

  “老,老师!没事吧!”

  听到学生这么叫后,小珠老师一点点止住了颤抖者的手,摇摇晃晃地停下了脚步。

  “嘛,嘛嘛,鸢一同学也有—这样的时候呢……,好,好的!打起精神来我们来做个小测验吧!好吗!”

  小珠老师用飘渺的声调说道,发起了卷子。这种时候一直会有“唉—”这样的不满的声音的班级,今天也只是安静地向后面传着卷子。

  “好,好的,那么……开始”

  小珠老师说话的同时,班级一齐将卷子翻向了正面。

  小珠老师这么说完,班级将全部精力放在卷子上时,总算稳住了呼吸,把之前散落的粉笔啊出席簿啊收拾了起来。

  之后,十分钟过去了。

  “——好的,那么,请从后面把卷子收上来”

  遵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小珠老师的话,大家开始向前方传递卷子。

  “咦!?”

  最后,拿到临窗那一列的卷子的瞬间,小珠老师作出了看到了不可相信的东西一样的表情,呼吸停住了。

  完后就那样踉跄着,猛然倒向了墙壁,瘫坐在了地板上。

  “老,老师……?”

  “怎么了!”

  “小珠没事吧?”

  全班露出担心的样子疑问道。之后,就在这个时候,走廊上传出了拖鞋的声音,“嘎啦”一下把教室门打开了。

  “怎么了,冈峰老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骚乱的样子”

  这么说着的是一位中年男性教师,是同时担任着学年主任的数学老师。大概是在隔壁的教师授课吧。

  “啊……唉……”

  但是小珠老师脸色铁青,犹如被扔到岸上的鱼一样嘴啪啪地张合着,指向了手中的卷子。

  果然觉得很蹊跷吧,男性教师向小珠走了过去,拿过了手中的卷子。

  之后将视线落了上去。

  “嗯……!?”

  一瞬间作出了和小珠同样的表情,焦急地向着士道的旁边——折纸的座位走去。

  “鸢,鸢一……?发生什么了?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去保健室……”

  “不。身体没有问题”

  “那……那么,这个是……”

  说着男性教师将小测验的回答放到了桌子上。

  “唉……?”

  在那里,士道睁大了眼睛。因为是邻座,所以能看到小测验的卷面。

  那个——有一半题没有回答的卷面。

  “只是不知道答案而已”

  “什……什……”

  折纸以平平的语调说道,男性教师一瞬间同时张大了眼睛和嘴巴,露出了愤怒的样子,回到了小珠老师的身边。

  “喂,冈峰老师!你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啊!那个鸢一折纸都答不出来的……”

  “是,是普通的问题啊……平常授课听了的话就会拿到满分这种程度的东西啊!”

  “但是现在她可是说不知道哟!?哈,难道说,虽然问题是普通的问题,但是要用什么国家的少数民族语言来回答那样无理的……”

  “那,那样的事我可不知道啊……”

  小珠老师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似的答道。

  在那样的光景面前,折纸那无表情的脸上,也隐约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

  失算了。折纸看着教室前的光景桌子下面的手指甲深深陷入了手掌中。

  本想在士道面前做出普通女孩子的样子,但是却做了预想以外惹人注目的事。这样就完全是反效果了。

  “……但是,还没完”

  但是,折纸的计策还没用尽。重新决意后折纸视线锐利了起来,轻轻地点了下头。

  ——————————————————————————

  步奏二 女孩子喜欢闲聊。

  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下课铃声音)……早已听惯的铃声响起,昭示着授课的结束。

  结果自那之后教师们被弄得非常慌乱,最终也没有把课程进行下去。在最后,在存在什么造成折纸无法学习的重大悬案事项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有什么的话请不要顾虑要说出来哦”,“我们学校会对欺凌问题积极地解决的哦”,“每周周一和周五学校生活指导的老师也会很欢迎你的哦”之类的,操着奇怪的心离开了教室。

  折纸把那些话当耳边风一样敷衍了过去。向着下一个普通女子化计划寻思了起来。

  根据所听到的情报,所谓的女孩子似乎很喜欢闲聊。

  虽然折纸本来寡言少语,几乎感觉不到与同年级女孩子会话的价值,但是还是再次观察了一次,班级的女孩子们到了休息时间会分开到特定的小组中,看起来很高兴地聊天。这一定就是所谓的普通女孩子了吧。

  会话的内容各式各样,但其共通点是全都是些说不说没什么差别地不着边际的话题这之类的东西。原来如此,她们相对于共有会话中所包含的重要情报而言,对于“闲聊”这种交流行为本身能感到某种快乐。

  这一点理解了的话就好办了。很幸运现在就是在午休时间。折纸也立刻为了加入正在午餐的朋友们的聊天当中拿着便当站起了身。

  “……”

  但是,这时突然意识到了。

  折纸可以平常聊天的朋友在这间教室里一人也没有。

  事情变得困扰了。折纸用吐沫润了下喉咙向教室内巡视了起来。

  为了作战准备与队员们的联动是必要不可欠缺的,所以在AST时会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交流,但是在学校的教室里的话就没有必要了。被搭话时也只是做出相应的反应而已。

  但是。在这种地方放弃的话就不是折纸了。

  折纸如同搜寻猎物的猛禽般瞇起了眼睛,静静地靠近了聚集在了桌子边的一组女孩。

  “士道!吃午饭吧!”

  十香边叫着边把自己的桌子接了过来。

  “好的好的……嗯……?”

  士道边做出回应时,边感到了些许违和感而转过了头。

  总是会与十香同时把桌子拼过来的折纸不知为什么没有动静。

  觉得很奇怪而看过去,发现折纸正静静地手中提着便当,向着教室前方合桌的三名女生的方向走去。是经常照顾十香的亚衣,麻衣,美衣三人组。

  之后折纸站到了正在谈笑的她们的身后,开了口,

  “——加入”

  以毫无抑扬的声音说道。

  “哎……?”

  亚衣麻衣美衣三人同时发出了声音,皱着眉头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又把目光转向了折纸。看来是一瞬间没有明白折纸所说的话。

  这种感觉士道也能够理解。寡言且几乎不与人交往的折纸竟会说出那样的话,是这个班级的人的话就绝不会觉得正常。

  但是,折纸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三个人,再次张开了嘴唇。

  “加入”

  “那,那个……”

  亚衣困惑地挠着脸。

  “那是指……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是”

  “那倒也没有关系……怎么了,突然”

  “不想说没用的话”

  “!?这,这样啊……那么,请”

  美衣对于这意想不到的情况惊讶地说道。

  折纸轻点了下头,坐到边上的椅子中,加入了那三个人。

  “……”

  “……”

  “……”

  该说是果然吗,先前热闹地闲聊地三人尴尬地沉默了起来。

  但是折纸没有注意到这个气氛似的打开了便当,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不闲聊吗?”

  “啊,啊啊……是,是要说点什么……”

  麻衣冷静不下来的样子说着……这时,想起了什么似的“啪”地拍了下手。

  “啊,对,对了!大家知道吗?站前的双子大厦(twin building)中,这次好像有新的复合店(selectshop,不知道该叫什么店……还是译成选择店更合适?到了这里怎么感觉自己这么缺乏常识……)加入了。似乎正在新店开业优惠,去看看不?”

  “唉?真的吗?好嘛,那就去吧。正好想买夏天的衣服了”

  “莫非亚衣你说的是新泳装?去年不是才买吗?”

  “才不想被万年幼儿体型这么说!”

  “什么啊,你这么说了哦?”

  “——select shop?”(还是就直接拿英文吧……)

  如同要加入三人的会话中一样折纸歪了下头。

  “啊啊,那个,是主要卖服装和杂货的店哦”

  “鸢一同学也有兴趣吗?”

  “啊,说起来鸢一同学平常去什么样的店啊?”

  对于三人的提问,折纸轻轻地点了下头。

  “仅仅邮购最低限必要的衣服”

  “唉—,这样啊。啊啊,不过我偶尔也会用呢,网上购物”

  “嗯嗯,很便利呢”

  “但是,看着实物选择的话也很有趣哦?”

  美衣这么说完,折纸有一瞬间作出了思考的动作之后开了口。

  “说起来,我知道一家不平常的洋品店”

  “唉,在哪在哪?”

  “天宫大街的背面”

  “唉—。那边没怎么去过呢。是什么样的店?”

  “有其它地方不常见的商品。我也已经有好几次受那家店的照顾了。是家紧急的时候非常有用的店。记住的话没有坏处。”

  “什么啊那个说明,好厉害的样子。这次真想去看一看呢。都买过什么样的东西?”

  折纸对三人的反应很得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

  “女仆装,以及学校泳衣”

  “哎……?”

  “还有就是犬耳,尾巴套装”

  “……”

  三人由于折纸的话对视了起来。

  “虽然我购入的都是新品,但是那里也有卖中古的。只是,不知为何那些的价格都很高。恐怕是高级品”

  “……”

  “去吗?”

  对于折纸的问题,三人咕噜咕噜地摇头。

  “说,说起来啊!”

  像是要转换话题,亚衣说话时扬起了必要以上的声音,从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数码相机。

  “这个怎么样。前不久刚买的”

  “啊—,什么啊那是,真可爱!”

  “唉—,照一下照一下”

  “嗯,好的哦。来,鸢一同学也一起。来,茄子”

  随着“咔”的一声,快门被按了下去。麻衣和美衣做着V字形的手势,而折纸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

  “唉—,真不错呢,多少钱买的?”

  “嗯,大概一万元左右吧。打工赚了些钱所以买了呢”

  “呜—哇,好遥远,真是大土豪”

  “相机的话,我最近也新添了一件”

  “唉,鸢一同学也照相啊”

  “真是意外”

  “买了什么样的?”

  “最新型的CCD”

  “哎……”

  折纸的发言再度冻住了全场。

  “迷彩上好的话,就算是专业人士也难以察觉”

  “……”

  “有需要的话,可以安排”

  对于折纸的话,三人再次咕噜咕噜地摇起了头。

  “啊……,对,对了对了!比起那个!”

  这次是美衣,要转变话题似的朝向了亚衣。

  “现在重要的是为什么亚衣会在这个时候买相机”

  “啊,难道说和岸和田君有什么进展……!?”

  但是亚衣低下了视线,缩着肩摇了摇头。

  “让你们这么期待真不好意思,完全没有哦。这边是邀请过,但一次也没成功过。果然没希望了啊……”

  “没有那样的事了啦!岸和田君属于草食系所以亚衣要主动才行哦!”

  “没错没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不能放弃!”

  麻衣和美衣热烈地主张道,为了表示同意折纸也点头肯定。

  “我对那个意见赞成。对于晚熟的男朋友,除了由我们这边来引导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哦哦!鸢一同学做出了大胆发言!”

  “唉—,鸢一同学,难不成是肉食系?”

  麻衣和美衣有点反应过度地叫道,亚衣则抖了抖肩膀。

  “看吧,鸢一同学都这么说了,要从现在开始哟,从现在”

  “对对。强势地扑过去吧!”

  “嗯,嗯—,是呢,我加油看看”

  亚衣握了握拳,定下了决心一样使劲点了点头。

  折纸对此也支持似的点了下头。

  “对于正在恋爱的你,传授一个非常有效的魔咒”

  “哎?魔咒?”

  “唉—,鸢一同学意外地很少女”

  “好嘛亚衣,好像挺有益处的。让她教教你吧”

  麻衣和美衣这么一说,亚衣“嗯嗯”地点了点头。

  “该怎么做呢,鸢一同学”

  “用这个”

  说着,折纸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放到了桌上。

  “这个是……?”

  “唉—?真格的一样”

  “好厉害。用这个怎么做?”

  “——适量染于手帕之类的东西上,把他的口鼻摀住”

  “哎……”

  折纸的发言第三次把空气冻住了。

  “他被摆平后”

  “……”

  “就可以自由作成既成事实”

  再一次,三人咕噜咕噜地开始摇头。

  “在,在干什么啊,那些家伙……”

  士道脸上渗着汗水,低声说道。

  ——————————————————————————

  步奏三 女孩子喜欢可爱的东西

  步奏二以相当不错的成果结束了。

  吃完午饭的折纸满足地点着头,瞥向士道的方向。

  结果大概士道也在往折纸这边看吧,突然视线重合了起来,士道慌张地把视线避开了。

  折纸的心中摆出了胜利的手势。士道对和平常不一样的折纸的女孩子的一面心动了。仅仅是这个午休,便超越了那个令人憎恨的夜刀神十香一大步吧。

  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折纸想起了之前和那三个女孩的对话。

  她们在午休结束之前,说过“说,说起来,为什么鸢一同学讨厌十香酱呢?”,“嗯,嗯嗯。见到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话一般都会觉得很开心呢”,“对吧”这样的话。不知为什么那语气中有点拼命的感觉……也罢,大概是错觉吧。

  没错。看来以普通的女孩子的感性为准的话,夜刀神十香,那个令人讨厌的精灵似乎属于“可爱”的范畴。

  之后——普通的女孩子,总会喜欢可爱的东西。

  仅仅是想都会令胃酸大幅翻腾,但如果那是对普通女孩子的定义的话就没办法了。为了士道的话,折纸早已做好了无论刀山还是火海都可以进的觉悟。

  “……”

  折纸定好了放学后的目标,集中精神开始了。

  ~

  “士道,该回去了!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班会结束的同时,做好了回家准备的十香向士道的桌子探过身来。那过于活力的样子让士道不由得苦笑起来。

  “真性急……不过,怎么办呢。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回去的时候稍微向商店街那边顺便饶下路吧”

  “哦哦!买东西吗!”

  士道这么一说,十香眼睛闪闪发光了起来。

  “士道,士道!”

  “……是是,两个为止哦”

  士道哎呀哎呀地耸耸肩,向十香竖起了两根手指。仅依靠表情就理解了十香的话。难得要去一趟商店街,大概是想买什么吃的东西吧。

  事实上,那个猜想似乎是正确了。十香“嗯!”地非常有活力地点了下头。

  这时,十香身后无声的人影露了出来——是折纸。

  “夜刀神十香”

  “唔”

  刚被叫到名字,那极为活泼的十香的表情瞬间就被霾上了阴影。

  “什么啊你这家伙,有事吗?”

  十香毫不隐藏敌意用锐利的视线转头瞪向了折纸。

  但是,一瞬间之后,那脸上便变交织上了惊愕与困惑。

  理由很单纯。折纸突然抱住了十香。

  “干……,干什么……!?”

  “……”

  折纸有一瞬间皱起了眉,露出了极力抑制呕吐感的表情。但是很快折纸便回到了以往的表情,开始轻轻地抚摸十香的头。

  “可爱。可爱”

  虽然十香慌张地扭动着手脚,但折纸制止了这些动作,用毫无抑扬顿挫地声音这么说着……怎么说呢,一幅微妙地令人毛骨悚然的光景。

  “你这个……!”

  十香总算挣脱了折纸的抚摸,拉开了距离。

  “你,你这家伙!突然打算做什么啊!”

  “可爱所以想摸摸而已。普通女孩子的普通行动”

  “目,目的是什么!?”

  “没有目的。一定要说的话,想和你好好相处而已”

  “什……!?”(这句是士道十香两个人一起出声的)

  由于折纸的话,士道和十香的声音漂亮地重合了起来。

  “去买东西的话,也希望能把我也带上”

  “别,别开玩笑了!谁会带你这种……!”

  “冷,冷静下来,十香”

  士道马上站了起来安慰十香,同时保持着惊讶的表情看向了折纸。

  ……今天的折纸很奇怪。很明显不是普通状态的折纸。

  第四节课的时候的那种表现是如此,午休时的举动也让人没法想象是平常的折纸。之后的课程中也是一直望着天空,给人是不是生病了的感觉。

  但是……无论折纸的样子怎么奇怪,现在的状况对士道来说都不是坏事。

  总的来说,就是那位折纸,那位恐怕是士道所知的最讨厌精灵的AST的鸢一折纸小姐,说出了要与十香好好相处这样的话。

  或许可能确实如十香所说别有目的,也说不定只是一次性的反复无常。

  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这都是近乎于奇迹的好机会。

  “吶,十香。折纸都这么说了,一起过去不也挺好嘛”

  “什……但……士道!?要相信这家伙说的话吗!?”

  “不是……虽然不是因为这个……不行吗?”

  “唔,唔……”

  十香露出十分困扰表情,然后突然用手指向了折纸。

  “别,别误会了!是因为士道说了所以没办法的!”

  “……”

  从十香的话中,折纸有一瞬间烦躁似的眉端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如同先前一样回复了表情,颔首点了一下头。

  “好高兴”

  “呃……!?”

  折纸说完后,十香毛骨悚然似的肩膀抖动了一下。

  “喂,你这家伙,不离远点走吗”

  “这是适当距离”

  “明,明显太近了吧!”

  “我只是在做普通的女孩子该有的行动而已。女孩子面对可爱的东西会变得盲目”

  “哈,哈哈……”

  士道看着在商店街上并排走着的十香和折纸苦笑了起来。

  不,并排走着……这样说的话大概会被认为有问题吧。是十香在普通地走着,折纸则和十香紧紧地贴在一起。十香厌烦地把距离拉开,折纸马上就追上去……这样不停地重复着,断断续续的朝着目标方向前进。

  ……但是,不知怎么的,虽然应该是十香觉得没办法,却是折纸那边微妙地脸色很差。

  “折纸……?你没事吧?总感觉是不是在勉强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对于士道的问题,折纸似有似无地回答道。虽然明显地给人一种难受的感觉……但是好像准备一直无论如何都要否认下去了。

  “这,这样啊……”

  被那样说了的话继续追问也无济于事,士道乖乖地作罢了。这时,被折纸追着的十香露出委屈的目光,弱弱地发出了声音。

  “士,士道—……”

  真是变得越来越可怜了。士道挠了挠头,再度对折纸说道。

  “吶,折纸。十香这么走路也挺不方便的,稍微再离开一点好吗”

  “……那属于,普通的行动?”

  “哎?啊啊……我想,大概是的”

  “明白”

  折纸轻微地点了下头,意外顺从地和十香拉开了距离。十香“哈”地吐了口气。

  之后,大概是缓过来了,十香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起了可爱的声音。

  “唔……士道,吃点什么好吗?”

  “啊啊,好啊。这周围的话……啊,那边有一家可丽饼店哦”

  “哦哦!可丽饼吗!那个的话就太好了!”

  十香先前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开朗了起来。

  与此同时,十香边上的折纸飞奔了出去,以卓越地速度买好了可丽饼,回到了十香边上。

  “给”

  之后,将可丽饼向十香递了过去。

  面对这预想以外的行动,十香脸上浮现出警戒的神情,后退了一步。

  “你……你有什么目的?”

  “……?讨厌巧克力香蕉的?”

  “不,最喜欢了……但不是这个问题”

  “给”

  折纸再次将可丽饼向十香递了过去。十香用惊讶地视线盯着折纸,慢慢地把手伸了出去,接过了可丽饼。

  之后使劲闻起了味道,伸出舌头舔了舔奶油,确认了安全之后,咬了一大口。

  “……好,好吃……”

  从折纸那里得来的东西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以及舌头上的甜美的感觉,十香以复杂的表情说着。

  但是,美味这点似乎是真的,从第二口开始就豪快地大口咬了起来。脸上不知不觉沾上了奶油。

  这时,折纸眉毛突然动了一下,迅速地把脸靠近十香,伸出舌头把沾上的奶油填了下去。

  “呀……!?”

  十香惊得肩膀颤抖了一下,脸色完全变青了。

  但是折纸并不理睬,表情一动不动,用食指突然向十香的鼻子指了过去。

  “冒失鬼”

  “……!?……!?”

  十香眼睛不停地转动,用手摀着刚刚被舔过的脸颊,后退了一步。

  但是,折纸没有动。保持着指着十香鼻子的姿势,在那里完全停了下来。

  “喂,喂,折纸……?”

  感觉到奇怪的士道向折纸的肩膀抬起了手——

  “呜,呜哇!?”

  折纸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咚”地向地面倒了下去。

  “嗯……”

  发出小小呻吟的同时,折纸睁开了眼睛。

  马上了解到自己正躺在床上。按着疼痛的头部,慢慢地抬起身子。

  “……这里是……”

  折纸小声叨念着向周围看去。这是一个被白色的帘布隔开的空间。外面大概是夕阳正照射着吧,顶棚被染上了赤红色。

  “噢,醒了吗”

  熟知的声音敲响鼓膜的同时,周围覆盖着的帘布被打开了。夕阳炫目地填满了视线。

  “没事吧,折纸。果然是太勉强了吧”

  “士道……”

  没错。那里站着的是士道。

  眼睛习惯了后,窥向周围。看来这里是高中的保健室。

  “士道……把我送过来的吗?”

  “嗯……啊啊,嘛。不过,十香也帮忙了。之后要道谢哦”

  “……”

  听到那个名字的同时,折纸不自觉地闭上了嘴。

  “喂喂……”

  士道苦笑着坐到了边上放着的园椅子上。

  “那么,到底今天发生什么了。不像普通的你哦,明显地”

  “…………!”

  不普通,在这句话面前,折纸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啊……”

  察觉到了折纸的样子吧,士道歪着眉说道。

  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了,折纸静静地开口说了出来。

  “……想变成普通的女孩子”

  “普,普通……?”

  士道惊讶地皱起了眉头。

  “嘛,可以是可以……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因为士道说喜欢普通的女孩”

  “哎?”

  士道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之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小地“啊”了一声。

  “但是,不行。我没法变得普通”

  “不,不不,那是因为殿町太烦人了所以适当地回答了而已。我并没有……”

  “!真的?”

  折纸一下子抬起了头。士道继续挠着脸说道。

  “啊啊……怎么说呢,和我喜欢的类型没关系,折纸……就像折纸一样不是很好嘛?当然,对我也是对十……”

  “明白了”

  折纸打断了士道的话点头肯定道。

  “你这样说的话,明天开始就按照往常一样行事。因为我是——你的女朋友”

  “不,那,那个……嗯……”

  折纸说完,不知怎地士道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把眼神移开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50 收起 理由
云出水畔 + 50 转载奖励,轻之国度论坛感谢各位的转载,奖.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4-5-29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狂三Cat

  藍天,白雲,以及溫暖的空氣。

  一片如同畫面一般的炎熱初夏景象。耀眼的陽光暴曬著四周,火辣辣地燒烤著柏油路面。心急的蟬將鳴聲響起,給嫺靜的住宅街點上了過於熱鬧的色彩。

  在那之中,狂三一個人開心地哼著歌,慢慢地走著。

  那是一位長長的暗色頭髮在肩口紮成兩股的少女。在僅僅是站著都會冒汗的暑氣中,雖然穿著長袖的罩衫以及單色調的長裙,汗確一滴也沒流。再加上那似乎能將周圍的氣息吞掉的美貌,如果止步觀賞這番場景的話,說不定會有人認為她是一個精巧的人偶吧。

  “呵呵,可以說是首先進展了一步吧”

  狂三愉快的小聲說道,並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體內儲存著精靈靈力的少年。事實上親眼見到的時候還是半信半疑,但是是確實是存在的。

  如果能將他吃掉的話,狂三將能夠得到三人份的靈力。即便是使用了【十二之彈】也將會有所剩餘的龐大靈力。

  “呵呵……不過,士道先生可是要留到最後的樂趣呢”

  說著,狂三將左手舉起,反復握緊鬆開了數次。

  那曾經失去,由【四之彈】而再生的手。

  就在這時。

  咚的一聲,感受到胸口收到了輕微的撞擊,前方傳來很小的“呀”的一聲悲鳴。

  “啊啦?”

  將視線下移後,發現一個大概小學四年級的女孩子屁股著地摔倒在地上。看來貌似是和正走著的狂三撞了個正著。

  “哎呀哎呀,真是非常抱歉”

  狂三說著把手伸了出去。女孩子有一瞬肩膀哆嗦了一下,之後膽怯的抓住了狂三的手。

  狂三就這樣把女孩拉了起來,並輕輕拍了拍她的膝蓋。女孩趕忙低頭行了一個禮。

  “那,那個……對不起。因為我太著急了……”

  “沒事。因為我也正在考慮事情呢,彼此彼此”

  邊說著,狂三邊觀察一樣把視線落到了女孩子身上。她和狂三相反正穿著涼爽的衣服,卻對照般地額頭上已經滲出了玉珠般的汗粒。

  原來如此,著急這話看來並不是在說謊。

  “對,對不起,我……”

  “啊啊,我的事情就請不要在意了。不是很著急嗎?”

  “真的……非常對不起”

  女孩子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準備再次跑起來。

  但是,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停下了腳步,從包中拿出了一張傳單似地紙,交給了狂三。

  “那,那個……把這個……”

  “這是?”

  低下頭把視線落到了紙上。

  那上面,印著一隻戴著真紅項圈的三色貓,尋找那只貓意思的話,以及周邊地圖和聯絡方式。看來是正在尋找丟了的貓。

  “對不起……如果看到的話……拜託了”

  “哈……”

  狂三無精打采的回答道。女孩子把頭埋的更低跑開了,結果被不平的路面絆了一下——總算是調整好體勢沒有摔倒,但總感覺又會撞上誰似的。

  “不是找人而是找貓……嗎”

  狂三歎了口氣,再次把視線移到紙上——適當地把它折了起來放到了口袋裏。

  “雖然十分抱歉……但我並沒有在那種事情上浪費時間的閒暇”

  說罷,狂三順著路毫無顧忌地走了起來。

  不錯,現在並不是顧及那樣的事情的場合。

  該做的事還沒找到方法,但是時間卻很有限。尋找走失的貓這種瑣事要浪費的時間,對於狂三來說一秒也沒有。

  “……”

  不過。

  狂三無言的停下腳步,把那張紙取出來,鼻子哼了一聲。

  “說起來,之前補充的【我們】還什麼工作都沒有呢”

  嘟囔著這樣的事再度邁開步伐,向小胡同裏面走去。

  “反正突然就用在諜報和實戰上的話實在不令人放心……輕微地訓練準備一下或許是有必要的呢。”

  走到了陰暗的小巷子的最裏面,用腳後跟“咯”地敲打地面。

  於是,狂三腳下的影子一瞬間面積增加,填滿了整個小巷。

  之後,狂三“啪”地打響了手指,地面和圍牆上擴展的影子中一齊出現了蒼白的手——數名少女把臉探了出來。

  左右不均等紮起來的辮子,左眼刻著時鐘的文字盤。不錯,雖然服裝和髮型不同,但是影中出現的她們全部都擁有和狂三一樣的面容。

  “【我們】”

  狂三這麼一說,【狂三們】遍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嘻嘻的笑著從小胡同裏飛快地離開了,有的從屋頂上跳出,有的再次潛入影子裏——迅速地散佈到了街上。

  “啊——……已經完全是夏天了吶”

  在被暴曬著的街巷中走著的士道如此呢喃到,並輕輕的伸了個懶腰。

  時間是十三點三十分。因為今天學校休假,本想儘早完成購物而去向商店街……但是陽光比預想的要強烈得多。早知道應該等天陰一點再出來就好了,士道不禁如此想到。

  “唔,怎麼了士道,身體不舒服嗎?”

  這時士道前方走著的少女,與士道截然相反地活蹦亂跳著問了過來。

  夜色的長髮,讓人想不到是自然生長的水晶般的瞳孔,只要看一眼就可能會把其印像一生烙入眼中的特異少女。

  不過今天,其身上穿著的輕輕的夏裝,以及天然的舉動所營造出的活潑的氣氛已然將那份神秘的感覺給隱去了。

  夜刀神十香。士道的同班同學以及鄰居。並且同時——是士道將靈力封印掉的精靈中的一人。

  今天是,見到士道要去買東西後馬上喊著“我也去!我也去!”並迅速地收拾完畢並跟了出來。

  “哈哈……真有活力啊,十香”

  “嗯!因為之前剛吃過午飯啊”

  說著,十香挺起了胸。士道再一次苦笑並朝著小狗似的一跳一跳的十香追了上去。

  “嗯?”

  走在士道前面的十香突然停了下來,突然彎下身向著一輛停著的車下面觀望了起來。

  “嗯?在幹什麼啊,十香”

  “唔……”

  士道走近了後,十香向車下面伸出了手。摸索了一陣之後,從那裏把一隻貓抱了出來。

  “貓?”

  士道睜大了眼睛。那是一隻戴著紅色項圈的三色貓。由於被從陰暗的地方一下子拉到了陽光底下。很刺眼似的瞇著眼睛。

  “熟睡著的話就是被弄起來了……也罷,車下面的話多少可能會有危險”

  士道說罷,十香沙沙的搖起了頭。

  “不是的,看這裏,士道”

  說著,抱著三色貓的十香把貓朝向了士道。

  能夠清楚的看到貓的左後腳滲出了一絲血跡。

  “啊……受傷了嗎。”

  “嗯,早點治療更好吧”

  “嗯——……家裏雖然也有些應急處理的用品,不過還是拜託專家更好些……好吧,雖然稍微改變了一下前進方向,我們先去寵物醫院看看吧”

  “嗯!”

  十香大聲回應道。同時貓也回應似的“喵-唔”地叫了一聲。

  “哦哦,能聽懂我們說的話嗎?”

  “不不,怎麼會……不過,戴著項圈的話就是說是家養貓吧?而且貌似也和人類相處慣了。本來應該先尋找飼主的說——”

  士道說著,不經意地回了下頭。

  不知怎麼的,感覺好像背後有視線一樣的東西。

  “嗯?怎麼了士道?”

  “嗯……有什麼……”

  說著向周圍張望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

  士道撓了撓臉頰,輕輕地歪了下頭。

  “不,沒什麼。我們走吧”

  “嗯!”

  十香很精神地應答到。

  “……哎呀,哎呀,哎呀”

  狂三邊從巷子裏窺探邊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收到分身之一發現之前說過的三色貓的報告後向現場趕來的這段時間內,狀況不知怎地變得奇怪起來了……

  狂三的視野中,是抱著那只三色貓的美少女,以及與其並排而行的看似溫和的少年。

  都是認識的面孔。沒錯……是夜刀神十香和五河士道。

  “這還真是……變得讓人困擾了呢”

  狂三把手放到下巴上思考了起來。偏偏竟然是捕食對像以及其守護者的精靈把目標的貓給拾走了。

  老實說真是不怎麼希望的狀況。

  當然,狂三的《刻刻帝》是最強的天使。被士道封印了力量的十香也不足為懼……但是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假使如果在兩人面前現身的話……究竟該說什麼好呢。

  “把貓交過來”?不不,即便這麼直接地說了,那兩個人也未必會照做的。如果被問了將貓當做目標的理由的話,便無話可答了。

  “該如何是好?”

  狂三正尋思的時候,從邊上發出了這樣的聲音——是和狂三完全一樣的聲音。只見先前找見貓的分身從牆上的影子中探出了半個身子向這邊張望著。

  狂三哼了一聲,看了一眼搜索貓的啟事,再次把視線落回到了士道和十香的身上。

  “方法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哦。也並不是非要我親手把貓交給那個孩子才可以。這樣的話,請士道先生和十香小姐注意到就好了”

  狂三說著,抬了抬拿著啟事的手。

  士道和十香改變了當初預定去商店街的線路,朝著寵物醫院的方向前進。

  看貓受的傷的樣子,雖然並不會馬上攸關性命。但是那麼放著的話可能會越來越糟,還有可能會感染。所以他們正快速但是儘量減少震動地在平常不怎麼會涉足的道路上行進著。

  “那麼,士道。所謂的寵物醫院是在什麼地方呢?”

  用一隻手遮著陽光溫柔的抱著貓的十香向士道問道。士道思考般的向上看了看回答說。

  “確實順著這條街前進,之後在離開大道的地方左轉就應該能看見了。平常不怎麼會去寵物醫院所以只是恍惚記得呢”

  “嗯……原來如此,記下了”

  “唉?”

  “再碰上和這傢伙一樣受傷的動物的話,必須要做好這樣帶過來的準備才行。今天能和士道一起真是太好了,只有我的話就會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真是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不成熟”

  “哈哈,確實會這樣呢。不過十香沒來的話我可能根本就不會發現這傢伙吧?”

  聽士道這麼說後,十香“……哦哦!”的表情開朗了起來。

  “嘿嘿,真是幸運的傢伙。被我和士道撿到真是太好了”

  十香笑著,捋著貓的喉嚨。貓舒服地叫著,“再來一點”似的扭動著身體。

  “唔,怎麼了,可愛的傢伙,這裏嗎”

  是受到了那種反應的影響吧,十香高興地繼續了下去。這樣一來貓再次“喵-唔”的叫了起來,舔起了十香的手指。

  “哦哦……!士,士道!把這傢伙帶到寵物醫院後怎麼辦好?能養著嗎?”

  “唉?不不,畢竟戴著項圈,我們應該去尋找飼主才是”

  “唔,唔唔……這樣啊。但,但是沒找到的話……”

  “嘛,那時候……”

  士道說著,發現十香正用認真的眼神默默地盯著自己。士道臉頰上滲出了汗珠,繼續道。

  “到時候就向琴裏確認你的房間是是不是可以養寵物吧”

  “哦……噢噢!”

  聽士道這麼說,十香的眼中閃閃地發出了光芒,緊緊地抱了抱貓。

  “喂喂,會受傷啦所以……”

  這時,士道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士道他們前面的牆壁上,似乎貼了張紙。

  有一瞬間覺得可能是選舉佈告,但是不對,那裏印的不是人的臉,而是貓的——

  “!士道!來看一下!好有彈性啊!”

  “嗯?”

  本來想要仔細看一下那張告示的,邊上的十香卻發出了聲音,把注意力轉移了。

  看見的是,十香興奮地一下下按著貓的肉球(當然是沒受傷的前足)

  “太,太厲害了,士道!這是什麼啊!”

  “啊啊,叫做肉球喲。狗或貓的腳上長著的”

  “肉球……?”

  十香輕輕的歪了下腦袋,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睜大了眼睛。

  “肉的……球。莫非,肉丸子不會就是把這個煮了做出來的吧!?”

  “不對。從英語直譯的話確實是那樣的感覺,但是不對”

  “唔,原來如此……好的,決定了!你的名字就叫做'肉球'了!”

  十香叫著,並嗯嗯的點頭。

  “呃,喂喂。應該先找飼主吧。是不是太性急了點?”

  “並沒有那樣的事哦。即便是要找飼主,沒有名字的話在那之前如何稱呼這傢伙會很困擾吧。而且……就如同士道給了我名字一樣,我也想要給這傢伙一個名字”

  “嗯……這樣啊”

  士道點頭道,並小小的發出了“啊”的一聲。

  說著這樣的對話,兩個人通過了先前提到的那張告示紙。

  “嘛,算了”

  雖然並不是不介意……但也沒有特意返回去確認的必要,現在應該先把貓送到醫院去。士道撓著頭和十香一起繼續向寵物醫院急行了起來。

  “…………”

  士道和十香已經通過了。

  從牆壁的陰影中現身出來的狂三,雜亂地把貼在牆上的紙剝了下來。

  沒錯。狂三預想了士道和十香的路線,盡可能的在容易發現的位置把這張尋貓啟事貼了上去。

  只要能把那只三色貓送還給那位女孩子的話,即便不是經由狂三的手也沒有關係。倒不如說,那樣的情況其實更好。

  實際上,如果士道發現了這張告示的存在的話,一定會馬上向上面寫著的號碼打電話。那樣的話就萬事解決,大家都happyend了。

  但是事實卻是,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十香在一個絕妙的時機插了進來,漂亮地讓士道把那張告示錯過了。

  “切……差一點就成功了。十香小姐真是的,幫了一些多餘的忙呢”

  狂三焦躁地說完後,從誰也沒有的地方傳出了來嘻嘻的笑聲。

  “哎呀哎呀,並沒有注意到呢”

  “怎麼會呢?”

  “果然,不用這種繞圈子的方法,而是直接過去的話是不是更好?”

  從牆上,壁上,地面上,擁有同樣面容的【狂三們】輕盈地把頭探了出來,紛紛說道。

  “請閉嘴,【我們】。現在計策可是還沒有用盡哦”

  “既然這麼說了,究竟要如何辦好呢?”

  分身中的一人輕歪著腦袋詢問道。狂三哼了一聲,將手中的告示對折了起來。

  “不要搞錯了作戰方向。重要的是,通過這邊讓士道先生瞭解到啟事的存在即可”

  說著,狂三把告示複雜的折了起來。

  “哼—哼—,肉—球—,肉—球—,肉—肉—球—”

  “什麼啊,那首歌……”

  可能是因為太過在意那只貓了吧,十香哼唱著謎樣的原創歌曲,與她並行的士道無力的苦笑了起來。

  這時。

  “嗯?”

  道中間,士道停了下來,轉向了後方。

  不知怎地感覺背後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

  “唔,發生什麼了嗎?”

  “不,剛才……”

  士道巡迴著視線,向下方看時眉毛動了一下。

  “這是……”

  說著彎下腰,把落在腳下的東西撿了起來。

  那裏落著的是,一個類似告示的紙所折成的紙飛機。

  看來,之前的感覺是這個造成的了。周圍見不到人影……是附近的小孩子惡作劇扔出來的吧?

  “哎?這張紙……”

  士道驚訝的皺起了眉頭。那架紙飛機用的紙並非是報紙中夾得廣告那樣,而是家庭用印表機打出來的畫像和文字。而且在機翼上很有禮貌地手寫著“請打開”。

  “相當禮貌的文字呢”

  士道臉頰上留下了汗珠,準備按照文字所說的解開紙飛機看看。

  “嗯?什麼啊那是”

  這時,那邊的十香,很有興趣似的看著士道的手裏。

  “嗯?啊啊,這是紙飛機。似乎是誰向我扔過來的”

  “紙飛機?那是什麼?”

  “嘛,如文字所說就是紙做的飛機。這樣投出去的話就會飛起來了”

  “竟,竟然會!”

  看到擺出投擲紙飛機動作的士道,十香眼睛閃了起來,小心地把抱著的貓交給了士道。

  “士道,幫拿一下這傢伙”

  “唉?啊,啊啊,可以是可以……”

  士道點了下頭,把貓接了過來。作為交換十香從士道手中把紙飛機取了過去,大動作地揮臂把它投向了高空。

  “嘿呀”

  “啊……”

  士道發出聲音時已經遲了。十香的臂力和風似乎配合的非常好,紙飛機就那樣飛向了遠方。

  “哦哦,真的啊!太厲害了士道!就如士道所說的紙飛起來了!”

  “呃,喂喂”

  在確認寫的是什麼之前就被投出去了。士道對著紙飛機飛向的天空皺起了眉頭。

  也罷,儘管如此也可能是惡作劇而扔過來的東西。打開時大概會寫著“傻瓜才會看”這類的東西吧。士道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並歎了口氣。

  不過,十香敏感地感受到了士道那細微的表情變化,縮著肩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士,士道……難不成,剛才那是不應該投的東西嗎……?抱,抱歉,現在馬上去找——”

  “啊啊,不是,沒事的。是做出投擲樣子的我的不好。反正也應該不會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不用介意。”

  “但是……”

  “比起來,還是早點給這傢伙治療吧。吶?”

  士道微笑著把貓遞了出去。於是十香弱弱的歪著的眉毛一下子立了起來,用決意滿滿眼神對著士道頷首點了一下頭。

  “十•香•小———姐……!”

  從壁上的陰影探出臉,對著徐徐遠去的士道和十香的背影怒目而視的狂三後悔地咬著牙。

  理解到僅僅是貼在牆上不足夠引起注意,索性把啟事折成紙飛機直接扔向士道——慎重起見還寫了引其注意的文字,結果又被十香給妨礙了。

  “不止一次連第二次都……!是在怨恨著我什麼嗎……!?”

  狂三懷恨地說道,完後從周圍又出現了說話聲。

  “那個,嘛,難道不是應該相當怨恨著嗎?”

  “畢竟那樣子胡鬧過,因為瞄準了士道先生嘛”

  “唉……難道之前認為並沒有被怨恨著嗎?”

  從周圍的盤踞著的影子中,打地鼠遊戲中的鼴鼠般的把頭冒出來的分身們紛紛說道。狂三焦急地咂了咂嘴,啪啪啪地敲打起了她們的頭。

  “痛”

  “呀”

  “嗚嗚,真是過分”

  分身們捂著頭,用充滿怨氣的眼神看著狂三。

  但是狂三並不介意,盯著士道和十香的背影咯咯的咬著牙。

  “已——經不可容忍了哦。本來並不想要親自動手的,事已至此就決不能半途而棄了!”

  “有,有什麼計畫嗎?”

  分身的一人詫異地問道。狂三向她瞥了一眼,靜靜的張開了嘴。

  “那張啟事已經用不了了,那麼,方法也要有所改變才行……!”

  “改變方法……嗎?”

  “——簡單的說明的話,既是將那只小貓從士道先生他們那裏叫到這邊來即可”

  “……!?”

  狂三說出來的瞬間,周圍出現的分身們一齊露出了顫慄的表情。

  “難……難道說,打算要用那個嗎?”

  “怎麼可以,太過危險了!就算是為了小貓,有做到那種地步的必要嗎?”

  “請重新考慮一下!萬一被看見了的話,那個姿態就會暴露給士道先生他們哦!?那意味著什麼,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大家真不愧是與狂三相同存在的分身體們,僅憑那一句話就察覺到了狂三的意圖。

  但是,無論怎麼阻止,狂三的決意也沒有動搖。

  “請閉嘴!這已經是我的面子的問題了!只要妨礙了我的目的,無論是怎樣細微的事,無論是什麼人我都是絕對不會原諒的!”

  狂三這樣叫到。分身體們聽到後一同在地面蟠著的影子中消失了。

  “那麼……那邊的拐角拐過去的話馬上就到了”

  “哦哦,太好了呢肉球。馬上就不會再疼了哦”

  士道用手指指了下前方的拐角後,十香誇張的點頭並加大了聲音。作為對此的回答似的,貓“喵-唔”地叫了起來。

  但是,在那一瞬間,十香和貓同時被嚇了一跳而身體搖晃了一下,完後同時開始向四周張望起來。

  “嗯?怎麼了?”

  “唔……沒聽到什麼叫聲嗎?”

  “叫聲?”

  說罷仔細傾聽周圍,確實如十香所說,能夠聽見像是“喵-哦~喵-哦~”的可愛的貓的叫聲。

  “……嗯嗯?”

  士道因為某種微妙的違和感而皺起了眉頭。這並不是因為士道精通貓語……但總覺得這個叫聲裏奇妙的有些嫵媚的感覺,包含了似乎是在邀請著誰的感情在裏面。

  就在這時。

  “啊——!”

  感覺聽到了十香的叫聲,只見貓從十香的懷中跳了出去,拖著的左後腿已經好了似的朝小巷子裏奔去。

  “士道,肉球它!”

  “啊啊,快追,十香!”

  “嗯!”

  士道和十香,追著貓跑了起來。

  對手是相當迅捷的動物。平常的話無論如何也是追不上的吧。但是,後腿有負傷的話就另當別論了。貓和兩人的距離慢慢地,終於——

  “嘿!”

  在進入小巷子前的一瞬間,十香把貓捉住了。

  “好的,抓到了哦!”

  “噢!幹得好十——”

  比十香慢一拍而到達的士道,話卡在了這裏。

  理由非常的單純。因為在貓要鑽進去的小巷子裏,展現出了預想以外的光景。

  “……狂,狂三?”

  士道在困惑和驚愕的同時大聲的喊出了那個名字。

  沒錯。在那裏的是一位少女。狂三。過去曾轉入過士道的班級的同班同學——以自己的意志將人殺死,被稱作【最惡的精靈】的少女。

  那樣的她正貓似的四肢著地趴在地上,“喵-哦~”的,就如字面意義所說上的發出令人肉麻的聲音。看到這番景象感到混亂也是理所當然的。十香和士道一樣,眼睛瞪得圓圓的盯著狂三。

  “……呀……!”

  晚了一拍,狂三似乎也發現了士道和十香。震驚得肩膀抖動了一下後整個身體僵直了——乓,乓地拍了拍著膝蓋站了起來,撚起裙擺優雅地行了一禮。

  “呵,呵呵,真是好久不見了呢,士道先生,十香小姐。”

  說著,嘴唇變成了新月形。臉上露出了能將看到的人冰凍住的淒絕的笑容……本應該是這樣,不知為什麼,額頭上面隱約能看見似乎正在滲出汗來。

  “你,你在幹什麼啊……”

  “…………”

  被士道問到後,狂三的笑容刷的一下凍住了,一瞬間無言以對——

  “呃,呃……”

  近乎焦躁地縷著頭髮,之後,“啪!”地打響了手指。

  瞬間,腳下蟠著的影子纏繞上了她的身體——形成了由血與暗交錯裝點的禮服。靈裝——守護精靈的絕對之鎧。

  “什——”

  進入了戰鬥狀態的狂三,刷地指向了十香正抱著的貓。

  “怎,怎樣都好了啦,請把那只貓交給我!”

  “啊,哎?貓……?”

  由於這突然的毫無條理的要求,士道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個時候,從周圍的影子之中,

  “啊—,啊—”

  “結果成了這個樣子呢”

  “最開始就這麼做的話,就不用額外的丟人了的說……”

  似乎能聽到這樣的聲音。 ……是不是因為太過混亂了而幻聽了呢。

  沒有理解現在狀況的士道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十香用充滿警戒的眼神看著狂三。

  “你說……貓?指的是肉球嗎?”

  “唉。就是這麼回事哦”

  從十香不安的語調中,終於把腔調取回來的樣子狂三肯定道。

  “今天我也並沒有和你們在這裏交手的想法。乖乖地交出來的話,我會保證讓你們能安穩的離去哦”

  “別開玩笑了!誰會交給你這傢伙啊!”

  十香叫著,保護著貓一般加大了手臂的力度。狂三見狀,用手指描著嘴唇,露出了妖豔的笑容。

  “哎呀哎呀,真是勇敢呢。但~是~,以現在你的力量,是阻止不了我的喲?”

  “庫——”

  十香緊張地扭曲了臉後退了半步。

  實際上十香也對自己和狂三的戰力差有充分理解的吧。雖然曾經有一次和狂三對峙過——但那時候在折紙和真娜都在的情況下還是慘遭敗北。如果現在演變成戰鬥的話,恐怕十香和士道的勝算連萬分之一也沒有。

  但是,即便處在如此危險的狀況之中,士道卻在在意著別的事情。

  “狂三……”

  “是?怎麼了?”

  “那個……是啊。你,為什麼要這只貓啊?”

  “…………”

  士道一問,狂三臉上仍帶著那目中無人的笑容但肩膀顫抖了一下。

  是的,不清楚的就是這個問題。

  看來,很難認為這只貓可能擁有什麼特別的力量。有一瞬間以為狂三會不會用她的廣域結界【時喰之城】將貓的時間吸走……但很顯然將目標定為相對人類壽命短得多的小動物是非常不效率的。

  “那個……”

  “那個?”

  狂三要說什麼似的支支吾吾著,避開士道的視線撩起了頭髮。

  “那個……就任由您想像吧”

  無論如何也是不得要領的回答。士道更加皺起了眉頭。

  狂三這麼回答的同時,十香似乎是發覺了什麼似的睜大了眼睛。

  “難,難道說你這傢伙……打算要用肉球的肉球做肉球吃嗎?”

  “不會喲!你,你在做什麼可怕的想像啊!”

  狂三忍不住似的叫到。

  “……不,那個,那照你說呢?”

  士道臉上冒著汗一說,狂三“唔”地皺起了眉頭。

  “總,總之!請把那只小貓交給我!如果抵抗的話——可無法保證你們的性命哦!”

  說著狂三舉起手,從影中兩把搶飛入了手中。一把是古式的短槍,而另一把是相對前者槍身要長一些的步兵槍。

  但是,就算是這樣十香也不可能老實地把貓交過去,露出了嚴峻的表情盯著狂三。

  “怎麼可能——會把肉球……交給你這樣危險的女人啊——!”

  發出這樣的叫聲的同時,十香的身體發出了淡淡的光芒。雖然十香靈力被士道封印著,但是感情高昂或是精神狀態變得不安定的時候,也會有靈力回流的事情發生。

  這時。

  大概是被可怕的叫聲和謎樣的光芒嚇到了,十香懷中的貓嗖地跳了出去向著大道的方向跑去。

  “!糟了——肉球!”

  十香呆了的樣子叫到,慌張地伸出了手。

  但是——沒夠到。貓如同從十香的手指縫間穿過了一樣逃開了,朝著車道的方向飛奔了出去。

  並且在這同時,正好朝著貓的方向一台車行駛了過來。

  士道屏住呼吸,在思考之前腳就已經蹬離了地面。

  抓住了跑上了車道的貓,身體在接觸地面之前保護著那小小的身體似的將其抱入懷中。這時車上的司機終於注意到了異常,“嘎——”急剎車的聲音刺穿了士道的鼓膜。

  “士道!”

  之後聽到的是十香的悲鳴。但即便是十香靈裝顯現沖過來也會來不及的吧。士道緊繃身體,全身做好了受到衝擊的準備。

  士道擁有著超常的恢復能力。雖然不會減少疼痛,但被車撞這種程度應該不會死。士道一瞬間做好了覺悟,咬緊了牙根。

  但,這時。

  “《刻刻帝》——【七之彈】”

  感覺好像聽到了狂三的聲音。士道並沒有被車撞到,就這麼摔到了地面上。

  “哎……?”

  愣著發出了聲音,站起身,明白了車在撞到士道前僅數釐米的地方停止了。

  不是停車——而是停止。

  沒錯。馬上就要撞到士道的那輛車,就如同僅僅是那裏的時間流被隔絕了一樣,完全的靜止了下來。由於急剎車而略微前傾的車體,變形了的輪胎,以及駕駛席坐著的司機的驚愕的面容,完全的,停止了。

  “這,這是……”

  呆然的嘀咕道。但是士道記得這份無法令人相信的光景。

  《刻刻帝》——【七之彈】。狂三的天使所擁有的,停止時間的力量。

  “哎呀哎呀,在驚慌什麼呢?”

  如同要印證這個想法一樣,頭上響起了狂三“哎呀哎呀”的聲音。

  同時,感覺到被抓住了脖子,士道被輕輕的放到了人行道上。

  “哇……!”

  由於身體突然被抓住,屁股著地摔在了地上。下一個瞬間,時間流被取走似的在那邊停止的車發出了高亢的剎車聲,輪胎噴出煙,就這樣繼續前進了數十米——終於停了下來。

  司機慌慌張張地從車上下來,在周圍觀望了一番,不可思議地搖著頭再次登上了車離開了。

  “士道!沒事吧!”

  十香發出悲鳴跑了過來。士道搖搖手表示沒事。

  “抱歉,因為我沒注意……”

  “不,不是十香的錯。相比起來,剛才的……果然是……”

  士道詫異地皺起眉頭說著,十香也做出了同樣的表情點了下頭。

  “唔,嗯。不會錯的,是狂三的天使”

  “把我……救了嗎?到底——”

  士道困惑的樣子嘀咕道,這時,十香指著士道的胸口叫了起來。

  “!啊,士,士道!肉球怎麼了!?”

  “哎?咦,咦——?”

  士道向自己的手裏看去,睜大了眼睛。

  本應抱在懷裏的貓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這時,似乎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耳邊響起了了嘻嘻的笑聲。

  那邊穿著靈裝的狂三正悠然地站立著。 ——她的手中,正抱著之前提到的三色貓。

  “啊……!狂三,你這傢伙——”

  “呵呵,小貓確實已經收到了呢。——那麼,士道先生,十香小姐,祝貴安”

  狂三小小的行了個禮,就那樣抱著貓,潛入了腳下擴展開來的影子之中。

  “狂——!”

  十香急忙追了上去——但已經晚了。在會被十香的手碰觸到的前一瞬間,狂三的身姿完全地消失了。

  “咕……肉,肉球——————!”

  午後的街道,充滿了十香的悲鳴。

  在那之後,士道和十香如當初預定的一樣去了商店街購物……但是十香一直無法開朗起來。

  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還很在意被狂三帶走的貓吧。士道無論是“晚飯就做十香喜歡的東西吧”還是“去買喜歡的黃豆粉麵包吧”,十香都是望著天空做出模糊的回答。

  ……說實話,在這樣下去的話就可能危險了。士道遵照ratatoskr的指示,早早地結束了購物,現在到了回家的路上。

  “吶,十香。別再煩惱了”

  “……嗯,知道的。沒事的”

  對於士道的話,十香以完全不像沒事樣子的臉回答道。士道臉頰出著汗,困擾的皺著眉頭。

  “嗯——”

  當然,士道也很在意那只貓。結果還是不知道狂三的目的是什麼。

  但是,相對於那麼遠的事,這邊更加擔心十香的精神狀態。能不能想方設法讓她開朗起來呢……

  這時,

  “啊……!”

  士道正思考著走著的時候突然十香大聲的叫了出來。

  “!怎麼了十香。發生了什麼嗎?”

  由於和先前低沉的聲音不同的十香的聲音士道驚訝地抬起了頭,看見十香正睜大了眼睛指的前方。

  那邊是一位小女孩,正抱著一隻戴著紅色項圈的三色貓。

  “肉,肉球!”

  “唉?不會吧——”

  不會吧,但就在士道這麼說之前,十香已經朝那邊飛奔出去了。

  之後在那個女孩子面前停下,對著懷裏抱著的貓伸出了手,一下一下的按著肉球。

  “!不,不會錯的!肉球!”

  “唉,唉唉?”

  士道驚訝地瞇起了眼睛,審視起了貓的容貌。 ——確實,非常地吻合。

  “那,那個……有什麼事嗎?”

  這時那邊抱著貓的小女孩露出了不安的表情。這也是當然的吧,突然不認識的男女跑了過來,開始按貓的肉球這種事,怎麼想也不普通。

  “啊,啊啊……不好意思”

  士道簡單的道歉,繼續說道。

  “那個……那麼,可能稍微有點怪但是問一下,這只貓,是你的嗎?”

  士道這麼一問,女孩子膽怯的低下了頭。

  “是……雖然是這樣”

  “看吧,果然弄錯了——仔細看一看的話,這只貓,不是沒受傷嘛”

  說著,士道指了指貓的左後足。

  沒錯。和之前的貓不同,這只貓身上一點傷都沒有。雖然長得很像,但是確實是別人,不,別貓。

  “不!不可能!這個觸感毫無疑問是肉球的!”

  “呃,喂喂……”

  就在十香搖著頭否定時女孩子發現了什麼似的揚了揚眉毛。

  “難不成……姐姐們也在找瑪麗嗎?”

  “瑪麗?”

  “是這孩子的名字。實際上……它幾日前走丟過……就在剛才,一位漂亮的姐姐把它找回來了”

  “唉……?”

  士道禁不住詫異的發出了聲音。

  之後,再一次把視線落到了貓的左後足上。

  ——那如同時間被倒流,傷口被漂亮的抹去的足上。

  “……不,應該不會……吧”

  士道小聲說著撓了撓臉頰。
发表于 2014-5-29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selectshop应该是指精品店,卖的东西不限于某一个品牌,会根据卖家的喜好来决定商品品牌和样式。
发表于 2014-5-29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狂三实际上也是个傲娇呢……可惜悲愿太深
发表于 2014-5-29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记得好像有人发过了吧?难道是我记错了吗?还是说我是在其他地方看到的。。。。
发表于 2014-5-2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孤寂的天空@ 发表于 2014-5-29 10:16
这个记得好像有人发过了吧?难道是我记错了吗?还是说我是在其他地方看到的。。。。 ...

我記得我在輕國輕小說文庫是看過的
應該是有人發過了
发表于 2014-5-29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蠻有趣的等等來看><
发表于 2014-5-2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狂三不只是能力上欢乐,性格上也是十分的欢乐啊。。
发表于 2014-5-29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之前不少发过吗,都已经录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5-29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河狂三! 发表于 2014-5-29 10:51
这个之前不少发过吗,都已经录入了

??我還特地蒐尋過沒看到啊
不會真的有人發過吧
发表于 2014-5-29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在哪里看过了的
发表于 2014-5-29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我记得早就已经有了的啊,不过楼主也不容易啦
发表于 2014-5-29 1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短篇里的狂三几乎都是角色崩坏系列2333
发表于 2014-5-29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爱死狂三了,简直就是傲娇嘛
发表于 2014-5-29 1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有發過,而且樓主沒有帶上翻譯信息
发表于 2014-5-29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狂三有傲娇的属性吗?!
女仆装折纸和狂三好评如流!
发表于 2014-5-29 1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通的折纸。。。笑以及傲娇狂三啊
发表于 2014-5-29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狂三的运气太差了
还是不要扮演恶人比较好
发表于 2014-5-29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步骤不是步奏吧= = 难道我语文没学好?
发表于 2014-5-29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狂三才好为什么不懂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3-28 16: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