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7|回复: 7
收起左侧

[研究讨论] 【文区活动】十月的片段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lance 于 2019-10-7 23:51 编辑

金秋十月——   

听起来似乎还不错,来说颇有种丰收的喜庆感。只是当我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日历才发觉,寒露已经在踹门了。

你知道,时间不可阻挡,毕竟你我都心知肚明的:明天上学

虽然也有可能是上班,但无论如何,国庆假期都已经结束了,以及,人类要学会面对现实,再以及,我其实并没有丰收。

那么十月的片段楼上浮程序启动

本月的题目是:天理昭彰

善报令良善振奋,恶报令恶孽胆寒,没有拙劣洗白的小说才有可能是好小说。惩恶扬善,方得天理昭彰。

=========
题目要求如下:

1.表现主题的场景或者事件片段,请尽量远离封建迷信。

2.字数上限2000,照例无下限。基于字数限制,虽然本题不排斥诸如“恶人的善意”之类角度,但此类题材还请谨慎,以免不够昭彰

3.虽然这题是7号夜里才出来的,但放假毕竟是放假。本着本月事本月毕的精神,死线定于10月31日23:59。占坑的记得在此之前填上,不然我就来找点什么填进去。坑多了会嫁不出去的。

4.超时片段奖励固定+1,但评论照给。

5.月末将放出活动后续的评论楼,欢迎踊跃点评,评论同样予以奖励。

6.片段以外的笑话纯支持视作占坑,月末同样结算,可能会遭到扣分,请注意。

7.欢迎尝试以不同片段参与同一主题,每次请分别盖楼。

8.写研片段楼一直默认是小说类的片段,新人请记住。

9.不推荐写小圈子亲友团之类纯自娱自乐的内容,但在具备故事性的前提下一样打分。

10.字数限制是作参考用的,虽然以保证内容为前提超一点也没关系。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2 收起 理由
mali41 + 12 活动辛苦了,希望一直持续下去~.
zhtllhy002 + 10 报应不爽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8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抢占第一位。
发表于 2019-10-8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ilbert.Angers 于 2019-10-17 00:04 编辑

第二,先写到这里,之后继续填坑。10.17 0:02再更新一部分,会接着更的,现在先睡觉,头发要紧(手动滑稽)
——————————————————分割线——————————————————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面前的男人捂住了自己腹部的伤口,高声咒骂道。
我拔出了腰间的刀,在更多污言秽语从他的口中喷出之前,斩下了他的头颅。他双目圆睁,嘴唇蠕动了几下,但是除了头颅落地时“砰”的一声外,他没能发出其他的声音。
我把他的头与他的枪一并塞进了编织袋里,转身离去,只把他的失去了头颅的躯体留在了漆黑的巷子深处。
............
“嘿嘿,你个婊子,骗了我的钱还想跑?”凌晨时分,一个小混混打扮的男人在一条小巷里按住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他娘的,看老子不办了你!”
“噗!”一颗子弹击中了小混混的右臂。
“啊啊啊————”他捂着自己的右臂,倒退了几步。
“唔唔唔————”突然间,他的嘴被人捂住了。
“去死吧。”我扭断了他的脖子。
看着那个男人软倒在地,女人惊恐地连话都说不出。
“啧!”我狠狠地把脚踩在了他的脸上,“社会的渣滓!”
那个女人悄悄地往巷口爬。
“噗!”枪声响起,“诈骗犯,也该死。”
在我准备离开时远处传来了一声咒骂,“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呵,”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看来又到了执行正义的时间了。”
............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从队长打来的电话里传来了他的声音。紧接着,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了物品落地的声音,此后就再没了动静。
我呆呆地盯着手机,说不出话来。队长为了打掉一个毒枭,只身前去调查,没想到竟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这一刀......干脆利落,看上去是个老手,”就当我手足无措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没想到能遇到一个厉害角色啊......谁在那!”
那边一阵混乱,接着,只听“噗”的一声,电话断了。
............
“你回来了啊。”那个让人恶心的老头笑着迎接我。
我把手里的编织袋甩到了他面前,“验货!”我盯着他。
他捡起了编织袋,取出了手枪,又端详了一会那颗头颅,点了点头,“干得不错,三号。”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欢喜,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白色的粉末,“不愧是我从小养到大的杀手,拿去吧。”
我接过了粉末,嗅了嗅,对他点了点头。“我先走了。我压抑住心底的怨气,挤出了一幅笑容。
“去吧,你可以歇两天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当我转身准备离去时,老头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脸色大变。
“等一等,”他放下了电话,叫住了我,我回过头盯着他,“去给你收拾残局的人被杀了。”
............
“老板早。”秘书在我的办公室门口迎接我,她的目光突然停在了我的左手上,“啊!老板你的手!”我把手藏到了身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啊啊,不过是早上切菜时切掉了一点皮而已,不碍事的。”
“真的不要紧?”
“不要紧,去忙你的吧,今天的活还不少呢。”我敷衍道。
进了办公室,我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绷带下依稀可见自己的血迹。
“真没想到啊.....我叹着气。遇上高手了啊......我这样想着,虽然这一事实在我发现了一个无头的男人歪倒在巷子深处时就有所预感,但实在是没想到那人竟然会杀一个回马枪。
该死,我的血迹没有清理!我握紧了拳头,看来要准备要跑路了。
他是回来干什么的呢?我很是疑惑,难不成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作案现场?
不对!他使的是短刀!我猛然醒悟,短刀是不可能一下就能干脆利落地砍下一个成年人的头颅的,而且也没见那人带着类似于长刀的事物,莫非......
该留活口的,我望向窗外,天色转暗,要下雨了。
............
现场共有四具尸体,其中两具倒在巷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染着发,体态枯瘦,脖子被扭断,右臂有弹伤;女人穿得花枝招展,眉心中弹,脖子处有瘀伤。另外两个男人横在巷子深处,与前两具相距八百米左右,巷子里有明显的与人搏斗过的痕迹,其中一个男人中弹六颗,推测死于眉心的一发子弹;另一个男人浑身刀伤,没了头颅,前辈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暗暗记下案发现场的情况,咬紧牙关,发誓要为前辈报仇。
“头儿,DNA检测结果出来了,”刚入职不久的小孙向我报告,“巷子里的无头男人是......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其他三具呢?”
“巷子里的另一具尸体的身份不明,巷口的男人是一个街头混混......那个女的是一个妓女......”说完这些后,他顿了顿,“但是在巷子深处的血液中,验出了第五个人的DNA......
是谁!”我十分激动。
“是......

发表于 2019-10-10 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huoj 于 2019-10-10 02:48 编辑

某日,一位少侠路过偏僻之地,忽闻远处传来女子呼救,于是紧了脚步,提剑而去。只见一名少女跌倒在地,几个恶汉正欲下歹。少侠二话不说,拔剑出鞘,数招便将几人砍倒。少侠收剑后朝女子看去,见她桃腮春面,颇有几分姿色,便纳罕问道:
「姑娘为何在此荒山野岭?」
女子泣道:
「我家住城内,本是书香之家。奈何城内有一恶霸,垂涎美色,多次提亲不成,便扬言强抢。爹爹闻风连夜举家离城,岂料恶霸早有预料,于城外布下打手。一家惨被屠尽,独剩我逃到此处。」讲到此时,女子已是满面泪迹,悲痛欲绝。
少侠听后亦是怒不可遏,提剑欲为女子报仇。女子忙拦道:
「那恶霸有钱有势,手下高手能人众多,恐怕少侠会凶多吉少。」
少侠亦非等闲之辈,他眼珠一转,顿时心生一计,向女子道:
「我武艺不差,大可假意去投奔恶霸,趁其身旁无人之时拔剑偷袭,如何?」
女子虽恐少侠丧命,可心中郁结着血海深仇,挣扎再三,唯有颔首同意。她一咬牙,横下心道:
「少侠可拿我去邀功,我愿跟你而去。」
少侠见女子如此气概,不由心生感慨。两人再计谋了一番,便动身去城。

恶霸听闻女子已被逮获,淫心大动,急忙命人带来。不消半刻,一男一女被传入屋内。只见女子梨花带雨,香汗淋漓,恶霸只觉酥麻如醉。身旁少年则气宇轩昂,双目凌厉,可见其身手必定不凡。
少年半跪在地,抱拳道:
「鄙人路过乡郊,恰巧碰见一群人马在捉拿此女。此女家眷拼死抵抗,鄙人听见是大爷威名,于是拔刀相助,抓获此女。可惜大爷手下被悉数杀净。」
恶霸笑道:
「死几个人有何相干。少侠能路见不平而拔刀,可谓古道热肠。要何打赏,尽管说来!」
少侠磕头道:
「鄙人寒门出身,虽身无分文,唯独一身精湛剑法,不愿埋没于世。久闻大爷识才爱才,恳请收留。」
恶霸连连道好,并赏赐银两美酒,少侠一一道谢。

女子已被押到内室,恶霸色急难耐,命人在门外把守,便冲冲入门。
只见女子倚在床边,支起玉腿,隐秘之处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她檀口微张,双眸含情,手上捧着酒杯,娇嗔道:
「大爷何必着急,先喝杯热酒助助兴。」
恶霸见此哪禁得住,顿时浑身发热,急忙取过酒杯,灌入肚中。
女子趁机又劝了几杯,恶霸已有几分醉意,乜斜倦眼道:
「好美人,酒足了,这下该来正戏了。」
说着便伸手要摸那白皙的玉腿,女子轻轻推开,凑在耳边娇声道:
「大爷先把门外的人叫开,女子人家怕被听着去了。」
恶霸只觉一阵幽香飘来,骨头已经酥了大半,再见女子脸红腮羞,已是神魂荡漾。酒兴上来,便胡乱叫嚷,让门外的人退下。

少侠早在暗处等候多时,见门外守卫散去,方闯门而入。只见恶霸正拉着女子之手,欲行不轨。
他拔剑出鞘,剑身闪过一道凌色。恶霸不觉眯了眼,待睁大眼时,已在半空之中。
一剑砍向颈脖,颈口滋滋喷出一丈高的血泉。恶霸头颅应声滚落在地,只见满脸惊恐,双眼瞪得如牛眼般大。
少侠不作停留,拉起女子,一路持剑杀出。尽管少侠气贯长虹,可一剑难敌百人。斩杀十多人后,终于负伤过重,少侠脱剑倒下。女子见少侠死去,毅然拿起落剑,含泪抹脖而去。叹叹!

————————
想了想,少侠手上也染了二十条人命,理应一死,方符合天理昭彰主题。
发表于 2019-10-10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fengsx 于 2019-10-10 18:17 编辑

删来删去还是多了四百多字(捂脸)。话说这个格式我搞不太好……
——————————————————————————————————
几场秋雨以后,天气有些凉了。

因为学校放假前刚换了校长,各方面问题还没解决好的缘故,国庆一贯的四天假豪华升级到了七天。假期的最后一天,无所事事的我跑来了山上的小寺。

说是小寺,但也有十几幢建筑蜿蜒排在半山。而且周边环境优美,再加上寺内一棵千年的古树有许愿灵验的传说,来旅游参拜的人还是很多。

我一路看着开始变黄的树叶,爬上山腰,登上石阶,跨过寺门,进寺之后从和尚手里买了三柱香。等拜过佛像,来到古树下的时候,“许什么愿”成为一个难题横在了我面前。

由于我分得清轻重缓急,所以期中考试一开始就被我扔一边去了,现在我需要在“天凉别感冒”和“找到女朋友”这两个愿望里二选一。

犹豫不决的我向左扭头,看到树旁的护栏上挂着许多许愿牌,离我最近的一块干净牌子上写着“希望大花平平安安”。用小名许愿能灵验吗?

我复向右张望,一个女孩映入眼帘。

第一眼就能注意到的是她那瀑布似的黑发,又顺又直地一路垂到肩胛。从侧面可以看见她尖尖的下巴和高挺的鼻梁,轻阖的眼睑上,睫毛微微颤动。我认出她是我的同学——虽然不同班,我在学校也只见过她几次。印象中她一直独来独往,从没见她和谁说过话。

这时,一片银杏叶落在了她左肩。她转过头,和我四目相对。“有什么事吗?”她张开薄薄的嘴唇,上翘的眼角和皱起的柳眉向我施加着压力。

“没有没有,只是没想到能在这碰见同学。”我慌忙解释。她也没再说话,应该是认同了我的立场。我干站了一会,为打破尴尬再次开口:“你许了什么愿望?”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在这装什么自来熟?

她也沉默不语,仰头看着古树,仿佛没听到我的话,一时间周围的喧嚣竟有些刺耳。忽而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落叶,打着小旋向前滚去。

簌簌声响中,她依旧不发一言,转身离开了。

许完愿,我从寺院后门走出。寺后的路叉了开来,一条可以上东峰,另一条通向西峰。我的良师益友——坐地铁找零的硬币帮我做了去爬西峰的决定。空气已经冷到能哈出白气了,但爬起山来还是会热,于是我将外套脱下来拿在手里。

从西峰下来的时候,我又看见了她。

她牵着一条金毛站在路边,时不时地四处环顾,眼神像一只隼。可能是刚刚的爬山运动造成了大脑缺氧,我竟然又向她搭话。

“狗不错。”

“不是我的狗,是走丢的。”她和狗一起瞟了我一眼。

“我还没问呢……”注意到狗脖子上挂着狗牌,我上前蹲下身子。“你就在这附近发现它的?”

“嗯,等在原地总比满山瞎转好。”

我拿起狗牌,上面写着狗名“大花”,还有主人的手机号码。

“这不是有电话嘛,打过去不就好了。”我掏出手机拨了这个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看到她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有种被骗的感觉。

“你已经打过了就告诉我啊。”

“因为你好像把我当傻子。”

“把别人当傻子的人自己才是傻子,说的就是我吧。”我叹了口气。她轻笑一声,马上又恢复平静。

“就在这干等吗?要不把狗牵去警察局吧。”我提议。

“浪费警力。”

“你先牵回家,晚点再打电话?”

“我家不能养狗。”

“那先去我家……”

“它黏上我了。”

确实,这条金毛不停用头蹭她的腿。我翻了下狗牌,想起一件事。“那咱们去古树那等吧。”

来到古树边,我给她看了那张许愿牌。牌子很新,又挂在靠外的位置,确实是刚挂上不久。我们在树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渐渐的,太阳偏落,游人也变少了。风一阵一阵地吹,她抱起了胳膊。

“披上吧。”我把手里的外套递给她,“待着不动容易冷。”

“你不冷?”

“冷了再让你还我。”

她看了我一会,接过外套披在了身上。“你许了什么愿?”她问。

“你猜猜?”

“有提示吗?”

“嗯……本来我在两个愿望之间纠结,但一看见你我就选好了。”

“这也能算提示?”

“这个问题本来是我问你,不可能我先回答吧。”

闻言,她又开始了沉默。裹着我外套的她看起来小小的,像一只怕人的猫。

“希望在学校的日子能好过一点。”

“诶?”我吃了一惊,一半因为她忽然说话,一半因为她说的内容。

“高一的时候,我在学校里撞见别人虐待野狗。那条狗朝我跑过来,我就抱起它逃掉了。从那以后那群人就开始处处找我的麻烦,威胁我的朋友,还有……”

她的声音就像一瓶过冷水,稍微起一点波澜都会冻成冰的样子。我感到一阵冲动,“等到了学校……”

“到学校你就装不认识我吧,不关你的事。”

我说不出话。毕竟我今天才刚知道她的名字,自来熟也熟不成这样。

“咱们再来许愿吧。”安静了一会之后,反而是她挑起话题。不等我回答,她就双手合十闭上眼:“希望大花快点回到主人身边。”

哪有把愿望念出来的人啊,我这么想着,也闭着眼说到:“愿好人都能有好报。”

就在这时,一阵呼唤传了过来:“大花!大花!”金毛闻声也叫了起来。一个中年人沿路小跑了过来,看来那就是失主了。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把大花还回去之后,中年人不住地道谢。“大花走丢以后我把东峰转遍了也找不到,手机又没电了,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幸好今天刚许过愿。”

我倒是觉得您赶快回去给手机充电才是正确选择。

“哎呀真是,今天学校那边的事才弄完,我还说终于能带大花出来转转,结果就搞成这样。”

我想了想,县城里的高中只有我们学校放了七天假。

“您是二中的老师?”我问。

“我刚调来二中当校长。你们是二中的学生?”中年人显得很惊喜,我也觉得很惊喜。

“对,我们是二中高二的学生。”我立马回答,“校长您好,我有话……”

还没说完,她从旁边拉了我一下。我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校长奇怪地看了看我们,接着露出微笑:“你们今天来寺里都许了什么愿啊?”

这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我正挠着头,瞥见她准备说话,我忽然转过一个念头。于是我抢在她开口:“她的愿望是希望在学校的日子能好过一点。”

她瞪了我一眼,眼神很吓人,但终究没说什么。校长也没多问,再次道谢之后我们就都下山回家了。

之后的剧情其实没什么波澜。她来我家时告诉我,开学第一天,校长就找人了解情况,之后迅速解决了问题。欺负她的学生都给了处分,带头的一对情侣被直接开除。一直对这件事视而不见的班主任也停职反省,总之恶有恶报。

什么?你问我她为什么会来我家?

因为我着凉发烧了,直接请了三天的假,她去我的班上没找到我,就问了我家的地址来探病。

话说回来,这棵古树灵验得过分了,我得赶快找个时间去还愿……阿嚏!

发表于 2019-10-11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jxt1256awf 于 2019-10-11 14:32 编辑

  仿佛暗夜化出了一个实体,毫无预兆地,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刺向卡拉曼的后颈,刀尖眼看就要尝到猩红的鲜血,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从卡拉曼的身周扩散开来,短暂却势不可挡的冲击力在空间中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浪,把一切物理性的事物都从他身边推开,卡拉曼转过身,快速地咏唱着诱捕法术,突然笼罩的危机感却让他不得不打断--------那是三枚角度巧妙的飞刀,他以瞬发技巧构筑了魔法壁,堪堪将它们拦了下来,却没有拦下那把有着奇怪纹理的匕首。
   眼前的人戴着斗篷,看不清容貌,但身材和纤细的手指却显示她是女性,几乎跟这判断在短短零点几秒中同时形成的,还有三发风刃,其中一发准确地击在了匕首上,让卡拉曼得以狼狈地躲开,另外两发则径直地飞向黑衣人的要害。



  斗篷被风刃划破,斗篷之下是一名显然才十几岁的少女,她有着黑色的短发,风刃刚刚堪堪划过雪白的脖颈,此时那里正留着鲜血,她凌厉的眼神却丝毫没有犹豫,一记扫腿瞄准卡拉曼的侧腹,一个小孩可以用这招把一个壮年男子放倒在地,更别提一个训练有素的刺客了。卡拉曼毫无选择用手臂去挡住它,然后清楚地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他整个身体向右失去平衡,但这并不影响他施放准备好的法术,一枚火球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爆开,把两个人都给震飞了。 眼看机会已经逝去,少女又再一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卡拉曼从地上爬起来,知道她并没有离开。沉重的死寂降临了,卡拉曼咽了下口水,聚精会神地捕捉着周围的每一个动静,努力不让手臂的疼痛影响他的判断,不知不觉中汗水打湿了他的长袍。
  
  挂在他胸前的项链,此时已经变得暗淡无光,刻印在上面的魔法帮他抵挡住了第一次偷袭。自己的心跳声变得越来越明显。空气中出现了一些异响,他看向左边,不是,只是树叶的晃动。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匕首的寒光从右侧刺向他,他却早有准备,刚刚那一举动也只是引诱罢了。
  
  六条白色锁链转瞬间束缚住了少女的四肢和身体,将她紧紧捆绑。


  “终于抓到你了,小老鼠。”他看向少女。”说说看,是谁派你来的。“


  她终究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在互相都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她并没有什么胜算。但是仇恨已是她全部的希望,她不舍得放过这次机会,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嗜血的渴望等同于失败。她咬牙切齿地回答道:“我为了鹿神村那无数的冤魂而来。”


  ”什么?“


  ”你这个该死的凶手!“她的眼神里充满不甘和仇恨的烈火。


  ”等等,等等“卡拉曼沉思了一会,拍了拍手,恍然大悟道:“哦,哦,我想起来了。”


  “怪我怪我,我每天那么忙,怎么可能记得那种小事呢”


  他抬起头,看向少女的眼睛,发现如他所料,是漂亮的银灰色。”这么可怕的眼神可不适合这双眼睛。“


  他捡起地上的匕首,走到了她的背后,轻轻划开了她的衣服,一只奇异凶兽的图案露了出来。脸上显出了疑惑的神色,不知道是对谁询问道:”这是哪个分支的。“


  他又沉思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找出答案,转而感叹道:“真是美丽而神秘的图案啊,你知道吗?我向来对纹章学很感兴趣。”


  他仿佛聊起家常似的娓娓道来:“而你们部族的图腾很令我入迷,但是那些老家伙却不肯透露。”


  “本来我也不是一个喜好暴力的人,但是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请求,他们却还是不答应。”


  “有时候为了学术的发展,总是需要做出一点牺牲的。”


  “所以我只好把他们都杀了喽。”他语气轻松地说道。就像这样。他用脚把一块小石头踢开。断掉的一只手臂让他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的话无疑激怒了对方,她拼命地挣扎着,狠不得把眼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没用的,没用的。”他轻轻一挑手指,少女的四肢和身体立刻被施以更强大的力量,她痛叫了一声。


  “这张可爱的脸会因为窒息变成什么样子呢?”


  脖子上的伤口又溢出鲜血,红色浓稠的液体慢慢地往下流动着,肆意地在肌肤上划出轨迹,划过动脉,有一些往前流向锁骨,一些则流向光滑的背部,本应被衣物阻挡住的血流继续流淌着,流过那凶兽的尖牙,终于触到了那白色的锁链。


  这魔法凝结出的虚幻存在,在下一刻就化成了纯粹的能量,飘散在了空气中。A眼中的从容化为惊讶,再变成惊恐,在那一刻他终于想起来了。那是饮法者---露西卡莉娜的图章。这个战斗能力最为低下的分支,唯一的作用就是提供那能够溶解魔力的血液,来作为药品。


  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去回忆他的笔记了,一枚匕首插在了喉咙上,他再也说不出那么多的废话了。








发表于 2019-10-11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坑吧,这个话题感觉严肃了点,有点不太符合我的风格呢
发表于 2019-10-11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IIIlIIII 于 2019-10-11 19:35 编辑

天理昭彰,善恶有报!XX市市长于家中猝死,调查发现其曾贪污数亿!
天理寺门前的扩音喇叭里,不断地播报着上午传出的新闻。
正义再一次得到伸张,兴奋的人们涌入了寺庙,为里面的天理大神献上自己虔诚的祈祷。而我也是人群中的一员。
我想起了在去年的夏天,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人们也沉浸于相同的喜悦之中。
而我的青梅竹马,小明,有一天突然把我拉到校园的角落,然后便有了这样的对话:
“你不觉得善恶有报很奇怪吗?”
“你在说什么呢?”
“你不觉得这和预言很像吗?”
“预言?那种东西不都是骗人的吗?可是善恶有报不是一次次被证实了吗?”
“不是的哦,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有可以成真的预言的。”
“嗯……比如说先进行详尽的观察,然后依据规律推测出未来吗?”
“不只有这样哦。”
“在这世上,还有另一种可以成真的预言。我的手中有一块橡皮,我预言它会飞起来。你看,它飞起来了。”
说完这些,几天后小明就死了,死因是从楼梯上失足跌落。
真是天理昭彰,善恶有报。
想到这里,我将自己的双手合拢,向面前的天理大神献上了自己最真挚的祈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0-17 14: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