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KENDOKID
收起左侧

[WEB] [自翻][槻影]叹息的亡灵想引退(重翻1-9已结束,12.10已更新193-201+203-206,剧透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9 1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啊,你这个叫校对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代目pretty 发表于 2019-10-19 11:29
兄啊,你这个叫校对吧

上面有人指出后,后面我就完全不对着原先的翻译了,我觉得并不能算校对。

有时间我再把前面几话也盲翻一遍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ENDOKID 于 2019-10-24 02:43 编辑

9 猎人

 氏族上层。一般成员禁入进入的办公室。
 听了我的话,伊娃暂时沉默了,不久眼鏡闪着光说道。

「是暗锅呢」

「真失礼呐」

 就算是真话,也分可以说的和不能说的。

「……让几乎都在进行solo活动的缇诺桑率领队伍是不是时期尚早?」

「这也是为她着想,的哟」

 以认真的表情这样说,伊娃叹息着沉默了。

 但是,她的话正中靶心。

 我既是氏族master,又是队伍的队长。不过判断也在正直、适当地做。

 最初的时候也有过认真思考彻夜不眠的时候,后来就变得麻烦了。

 从只是一支队伍的队长那时起,队伍全体的判断就是我来做。
 建立氏族后这种机会更多了。名声大卖后外部的队伍和氏族来寻求判断的事也变多起来。有时候探协也会征求意见。

 虽然不是很好,但认真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责任也无法承担,说到底我也不是为这才建立氏族的。

 直到现在仍令我非常烦恼的是因『叹息的亡灵』而产生的判断。

 没事。缇诺很强。特别是那个速度有师父的保证。

 即使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态,要逃跑总会有办法的。如果没有办法那就只能说是无法解决的缇诺的错。

 对猎人来说死是自己的责任。意外1当然会有,故此猎人常常需要做好万全准备。
 万一因为成员选定导致坏事在眼前发生,那也是没对我抱怨的缇诺的责任。

 谁都不会承担miss的责任。正如我早早放弃了宝物殿的攻略一样,有时也要顶撞周围的意见。

 希望缇诺经历了苦涩的经验后不再唯命是从而是拥有积极性。
 我适当的暗锅战术可以说是为了缇诺前途着想的爱的鞭策。

 话就说到这吧。

 仰坐在松软的椅子上,伸了个大懒腰。

「啊——,想抛开所有麻烦事去泡温泉……」

「……干脆和氏族成员一起旅行吧」

「……好啊。职员也全体集合一起旅行吧」

 伊娃本来是,在大商会里卖力工作时、被星探出来请她做了副会长2
 偶尔出现的灵活的构想恐怕也是原商人的缘故吧。

 帝都外面既会出现野生的魔兽,也会出现有时从宝物殿涌出走散的幻影(Phantom)

 虽然危险,但这边的怪物可是以打为单位的。说些提高团结什么的适当的话,大家都会霍霍地跟着来吧。

 问题在于这边的氏族成员全员离开帝都的话,探协或者帝国贵族的可恶家伙大概会有怨言什么的吧。

 再说,首先和肌肉脑一起旅行就已经快发生问题了。果然也许以队伍为单位进行旅行来管理就是界限了。

 不行,不可以。我们队伍成员这边完全是要出问题。

 将死了。感觉要吐了。

 流利地翻着伊娃他们收集的资料。

 是关于古莱古大人他们的资料。

 足迹里有猎人和宝物殿相关的资料储存。新人姑且不论,有一定实绩的猎人们的情报已经整理好了。

 露达是……优秀。作为solo而言可说是破竹之势。没什么大伤害3就生存下来,由此可见大概才能也有运气也好。

 古莱古大人是……老手。多年平稳地当着猎人的能干者的数量到现在也不多。

 吉尔伯特少年是……虽然是个问题儿童但也有说大话被打脸的时候。尽管从乡下出来参加了队伍活动,但因不和而一个人、退出了队伍。

 嘛,猎人中常有这种事。要是我们一步走错也会成为这样吧。想要成为这样。

 整体来看――平庸。以作为猎人圣地的帝都为目标的人都、或多或少对自己的力量抱有自信。

 我知道真正的怪物。
 就算面对高难度的宝物殿,也毫不反省自己的身体、而是用用智慧和力量来开辟的真的怪物。

 但也足够了。缇诺一人也总能想办法解决的宝物殿,人数变成四人的话攻略很容易。

 我虽完全不相信自己的鉴别力,但相信自己氏族成员们的力量。

「但是,缇诺他们没问题吗……虽说是Level3的宝物殿,但也是从探协来委托的程度……」

「没关系没关系。如果真的糟糕的话就找这边的成员寻求帮助。所以说缇诺也不是小孩子了」

 虽说不是猎人,但对从创立氏族起就一直看着的她来说缇诺就像孩子一般吧。

 向担心的副master耸了耸肩。这时,门没敲就被打开了。

「master————————! 请帮帮我! 果然我做不到!!」

「……放弃得也太早了呢,缇诺桑」

 飞奔而来的缇诺用眼睛确认了我、和站在一旁的伊娃。立刻像擒抱4一样抱住了我。咕噜咕噜地把头往我腹部上蹭。

 绝对是演技哟。声音的紧张5对不上内容。真是个狡猾的孩子。
 从发出指示后的时间来看,宝物殿还没去。

 而且这里,可是禁止入内的啊。

 伊娃目瞪口呆地看着缇诺。所以都说了不用担心。
 好像真的受到了师父的严重影响啊。



§



「出了什么问题?」

「全部都是,master。对我来说负荷很重……」

 休息室里,聚集了我指名的成员。

 露达・伦贝克。古莱古大人,还有吉尔伯特少年。

 选择的理由很随便。露达是因为说想去白狼之巢所以选了,后面两个人完全是搭顺风车6

 露达也好古莱古大人也好吉尔伯特少年也好,性格姑且不论能力是中坚的。

 职业什么的没考虑但集合人数的话大概攻略也很容易什么的是本心。人数集めれば攻略も容易だろうというのが本心。
 因为目的是救援所以根据情况不同不一定要到很深的里面去。

 之后只要对队伍内的不和想想办法就能生存下来吧。虽然我很抱歉呢,这样的队伍。

 露达咕噜咕噜地在休息室内忙碌地环视。就连古莱古大人和吉尔伯特少年也似乎稍微有些紧张。
 没从属的氏族的本部。对他们来说如同敌阵也不为过。

 被缇诺拉着手接近,露达发现我后松了一口气、表情缓和下来。

 这么说来,因为途中开始大暴乱的缘故结果和她没打招呼就分开了。稍微有点抱歉的感觉。

「啊,克莱伊――」

「……好晚啊。相当地,等待了噢!」

 露达刚要发出声音就被吉尔伯特少年的话盖过。露达一幅不高兴的样子瞪了一眼吉尔伯特少年。
 虽然看起来还是很了不起,但毕竟因为场所的关系吗,声音也好内容也好都比前几天稍微节制一些。

 但是,明明遭到缇诺的殴打而沉没、亏他还是跟着来了啊这家伙。

 古莱古大人看着我、扭曲嘴唇露出微笑。但是,脸稍微拉下来一点。

 我因为变得很麻烦所以已经把他们的危险度全都汇总设定为E。有缇诺在身边所以很强硬。

「啊,啊哈哈……在足迹的总部什么的……原来真、真的是,叹灵的成员呐……」

「昨天真的吓了一跳。说过来了好几次募集了所以以为一定――」

 排队是完全不假思索的行动。
 因为,分开明明排着的队伍进去实在太勉强了。明明是睡懒觉的我不好。

 大概因为露达他们爽朗地交谈而安心了,吉尔伯特少年以不礼貌的视线看着我。

「……像你这样看起来很软弱的,『叹息的亡灵(Strange・Grief)』的成员什么的……虽然听说是帝都最强的队伍,但根本没有传闻那么厉害呐」

「……这边没什么特别,也不是帝都最强什么的。是谁在流传这种谣言啊……」

 用不着想。大概,是我的青梅竹马们。大家都是自信家。

 确认在年轻人中是最强class,不过亚克他们也在,历史悠久的帝都中古老的强豪队伍有很多。再天真的角度看也完全不是最强。

 缇诺紧紧地抱住皱眉的我的手臂。虽说有控制,可那柔软的感觉却好好地碰到了上臂。大概是故意的吧。师父的坏影响出现了。

 坏的影响太大了。

「这些人,都是无礼者。我,做不到和这种对master敬意不足的人一起去宝物殿。master,可是master啊」

「嗯,是这样啊。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笑眯眯地点头。但是怎样都无所谓。

 就算我是master、就算我是成员,我也不会变成我以上或我以下的存在。

 但是,对古莱古大人来说这句话似乎是个冲击。总觉得沉着胆大的那个表情完全拉了下来,厚厚的嘴唇发出颤抖的声音。

 脸色发青脸色发青。

「等,等下……master? 说是……mas……ter? 足迹的?」

「嘛……虽然很冒昧,古莱古大人」

 真的太冒昧了。必须要对古莱古大人特别说明,心里非常难过。

「……难道,说………………是那个……『千变万化』……? 的,吗?」

「知道master的厉害了的话,就应该跪下」

 缇诺紧紧地、用冷眼瞪着古莱古大人。
 嗯。威胁什么的别做呢。感觉要吐了。


§


 作为神算鬼谋,其手法任何人都无法看清。

 有名的宝物猎人会被赋予别名。
 探协就是这样在猎人们之间产生出一种偶像。

 『叹息的亡灵』是拥有各自特化的成员的队伍。我没有任何职业。
 我所做的只是抛弃自尊向各方低头,只是为了尽可能让周围不出现被害而哄着他们。

 『千变万化』是对作为那样的最强年轻队伍,『叹息的亡灵』的队长的我基于温情而给予的别名。

 总觉得怪物们中混着一个人,这家伙,总在干什么啊。

 大概,想出这个别名的探协的伟人桑的心中想的就是这个吧。

 不过,作为队伍的功绩是无可挑剔的,实际上我所作的事(一边感觉要吐一边逃跑)只有一同冒险的『叹息的亡灵』的成员才知道。

 于是我,因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很有名所以就赋予别名这样的理由而持有了别名。
 虽然不是很清楚『叹息的亡灵(Strange・Grief)』什么的但是是由被称作『千变万化』的队长所率领的厉害队伍。 

 包含讽刺的别名不知何时开始独自传播,比例变得比『叹息的亡灵』更高,『千变万化』的名字虽然没见过和任何人战斗的身姿但却逐渐得到最强的风情。然后我对这沙上的楼阁般的事,相对比较满意了。

 像硬邦邦吧。

 虽然想否定但被小看之后在外面走路时会被袭击所以不能这么做。

 感觉要吐了。

 嘛——不过赢过头的名字很有用也是事实。
 古莱古大人的脸色一直是青的。到底不是白吃这么多年饭。用呆然的眼睛看着我的脸,发出颤抖的声音。

「不可能……听说过年轻但――太年轻了」

「嘛,这种事怎样都好。今天请你们来的原因是……给缇诺的工作能不能来帮个忙、这样想着」

 虽然是突然的请求,但既然都到这里来了、就不会毫无希望吧。

 这样说的话应该能对齐步调。

 露达本来就是以『白狼之巢』的攻略为目标的,古莱古大人则对这样那样的猎人十分了解。无法忤逆强者的小人物气质跟我非常契合。一起去喝酒吧。

 然后,最后的问题的一个人,向我露出牙齿。

「就你这家伙……是那个,帝都最强的『千变万化』,的吗!? 开玩笑吧! 完全没锻炼过不是吗!」

「不,最强什么的只是谣言――」

 呢哟?

 是谁在流传奇怪的谣言啊。每次每次受害的都是这边。
 推着刚要这么说的我,缇诺走上前来。

「不知道master的强大什么的,真可怜。人生的九成都损失了」

「嗯。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还是闭嘴比较好?」

「master,果然和这家伙组队是不可能的。我最讨厌只会嘴巴说说的家伙」

 虽然只会嘴巴说说的家伙什么的,我也完美符合……。

 吉尔伯特少年所说的完全没锻炼过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真的没有锻炼过。
 大概我和吉尔伯特少年在同一条件下战斗的话会以我输得落花流水告终。

 古莱古大人压制住了眼看就要扑过来的吉尔伯特少年。

「笨,笨蛋――看到对手还去挑衅! 对手是――超越了英雄,最年轻获得『Level8』认定的猎人的啊!?」

「放开,大叔! 可恶,我是,绝不会认同的!」

 伸出手就会被咬的那种形象的吉尔伯特少年。

 毅力真强,如果我站在他的立场上发现Level8猎人什么的当场就土下座了。
 强大的斗志和急躁的性格可与一流猎人比肩。

 我转向露达的方向。

「露达不来帮忙吗?」

「那个……我这边才是想拜托你……Level8什么的是真的吗?」

 惊讶的视线中,我戳穿实情。等级认定中实力并不是绝对指标。

 探协的猎人等级认定从多角度进行。

「上去的只是数字哟。一旦成为队伍的队长或氏族的master的话其成员实绩的一部分也会加入评价。因为足迹是很大的氏族,等级认定必要的膨大实绩点数也会马上积蓄起来」

「master,当然我的点数也奉上了哟!」

 露达露出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的表情。

 这可不是什么狡猾。探协正推进着后进的教育,现实中高等级的猎人全都、担任着队伍的队长或氏族的master、某些还担任师父之类的。

 不然的话不可能会有比正在最前线攻略宝物殿中的亚克等级更高这样的事情。

 听了我的话,吉尔伯特少年更加高声诘问。

「看吧! 这家伙,只是狡猾而已! 像你这样的家伙居然是最上位的猎人怎么可能相信!」

 认同他的毅力,但差不多也变得厌烦了。
 叹了口气,对脸通红的吉尔伯特少年说。

「不,Level8也不是最上位没什么特别的……本来,不相信也没什么关系」

 已经习惯被小看了。我有自己看不出强大的自觉,实际上和足迹所属的怪物们相比我完全、不强大。

 我坐在这个席位上也不是我的意志,而是谁都不想做所以没办法。
 少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吧。

「吉尔伯特少年不行。古莱古大人能帮忙吗?」

「……诶?」

「哦,喔……? 这,这个……当然,没问题,的啊……」

 究竟为什么叫出来啊,但我也完全没打算去强制觉得讨厌的吉尔伯特少年。也没理由低头请求。

 自尊的问题姑且不论,这里是氏族的休息室。
 看到自己的氏族master低头的样子没有人会觉得不错吧。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垃圾入队而失去氏族成员的信赖呢。

 如果吉尔伯特少年有和亚克比肩的本领姑且不论,他只是Level4的前卫。
 Level4以上的前卫什么的如果是这边的成员层的话要多少都有替代。

「喂、喂,真的好吗!? 我不会帮忙哦!?」

「啊啊,太遗憾了。但也没办法。缇诺,这边的成员里随便找适当的人带去吧」

 虽然还是白天,但去探协旁边的酒馆应该会有几个人吧。
 缇诺像正中下怀一眼,用向上翻着的眼神向我恳求。

「master,请一起来……」

「才・不・要」

 我去的话可怎么办。Level3宝物殿说起来简单,生命危险可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明明回答得很清楚,缇诺却用湿润的眼神看着我。
 本来就有过几次撒娇。站在帅气的兄长立场7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但这次好像稍微有点过度了。

 在我抓住头就要拉开她时,被无视的吉尔伯特少年大声叫了起来。

「胜负!」

「?」

 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被抓住头的缇诺也不停眨巴着眼,看着吉尔伯特少年。
 忍受不了视线、少年更加叫喊起来。那伸出的指尖指着我的下巴。

「胜负,啊。千变万化! 我,输了的话……伙伴,什么的就做」

「哈啊……?」

 在说什么啊你这章鱼。不由得咽下了想说的话。

 就连这样的我都被他那过分的小瞧而瞪大眼睛。

 不是同意缇诺的话,但也太不了解自己的境界了。

 的确如果从正面开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但即便如此我也是――获得Level8认定的猎人。
 这次的情况是由于我是个可恶杂鱼所以不适用,但本来Level8与Level4的猎人的力量是隔绝的。就算Level7的亚克看来,吉尔伯特什么的也是尘芥。

 然后最后是,为什么一直逃避所有胜负的我,这个千变万化,为了让一个垃圾加入队伍必须接受一个不知道能不能赢的胜负呢。

 想和我战斗的话『起始的足迹(First・Step)』的成员、全员击倒后再来吧。

 古莱古大人似乎也无法煽动这过于无谋的举动。
 吉尔伯特少年继续着。右手握住放在旁边的大剑的剑柄。堂堂正正的动作。就像宣战布告一样。

「我,对比自己弱小的人,是不会顺从的!!」

「……那么你的对手就不是我而是缇诺吧?」

「……诶?」

 因为要成为队伍队长的是缇诺啊。

「master真的越来越擅长巧妙推脱了。但是,可以哟。对master的无礼万分的态度,就由代替姐姐大人的我缇诺・谢伊朵来给予天诛吧」

 缇诺离开我的身体,战意满满、瞪着一脸呆然表情的吉尔伯特。



1:Accident
2:此处原文就是用Scout星探名词作动词
3:Damage
4:Tackle。可以指足球中的抢断球也可以指橄榄球里的擒抱摔倒、阻截。这里应该是后者
5:Tension
6:原文ノリ,有海藻(ノリ)和乘坐(乗り)的意思。这里可能只是把后者写片假名表示强调。意译为搭顺风车
7:Position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104 收起 理由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house寻隐者 + 12 工作辛苦
hitaaaa + 13 工作辛苦
修修补补 + 16 工作辛苦
nekoinu + 15 工作辛苦
steve91617 + 15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GX123456 发表于 2019-10-20 09:39
大佬重翻干啥呢  不和nantanr大佬来个合作翻译吗。加快点进度没有3天一话药不够啊。 ...

nantanr大佬差不多也已经3天一话了吧,很勤奋了

我主要是因为想舒服地多看几遍所以在做epub,但又觉得这部好作品值得一个传达完整意思的翻译;主战场还是在epub,发在轻国只是顺便罢了。
等前面三卷弄完倒是有可能也开始直接翻译后面的进度,不过还是要看到时候的情况了。合翻主要是太过麻烦,翻的话可能也是从后往前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house寻隐者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0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佬 不辭辛勞 辛苦翻譯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ENDOKID 于 2019-11-2 15:28 编辑

193 幸运

 好厉害的暴风雨啊。虽然风暴也好雷也好都已经习惯了,但在天空之上遭遇的记忆寥寥可数。
 在大幅摇晃的船体上,光与声音接连不断。如果没有宝具的衬衫……『舒适的休暇(Perfect・Vacation)』的话就无法这样舒适地度过了吧。

 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弗朗兹桑也说了什么都别做的话,没办法、船什么时候坠落都可以地在自己的房间和绒毯玩耍。
 绒毯在这种摇晃中也一幅兴高采烈的样子,和在维尔唐铎购入的绒毯一起跳着dance。虽然购入的绒毯那么昂贵,可毕竟只是个绒毯、不会动弹;尽管如此但它似乎并不在意。

 满满都是搞不好就会一起逃跑这样的氛围。宝具真是不可思议。
 我把视线强行从一直盯着跑的绒毯上移开,看向克琉丝。

「这么说起来,克琉丝桑对泰鲁姆做了什么失礼的事吗?」

「哈啊? 如果说做了失礼的事那也是弱鸡人类你,你啊」

 克琉丝挽起手臂,露出不服的表情说。虽然说得很过分,但毕竟惹弗朗兹桑大发雷霆了所以反驳不了。

 但是,这个和那个是两回事。泰鲁姆说要收拾克琉丝了。因为那个总是沉着的泰鲁姆居然说出这种话,所以才觉得只可能是做了很糟糕的失礼的事吧。克琉丝虽然不是坏人,但容易因为精灵人特有的态度而被误解。

 说不定单纯只是泰鲁姆的玩笑的可能性也存在着……。

「基本上,弱鸡人类呼叫我太多了,的说! 当然也明白是因为依赖我,但别经常叫我,的说! 每天每天叫到房间里……难道是喜欢我吗,的说! 放弃吧,的说! 我会这样服从,只是由于拉皮丝的命令,好意连一点点都没有,的说」

 明明没告白却被甩了。
 每晚,都叫来给宝物charge真是对不起。但是,因为每次都拜托了所以一般不会误解的吧?

 但是,我也不讨厌克琉丝。给宝具charge的人全都喜欢,过来时的咒骂也比其他人好多了。
 拉皮丝送了个不错的人才啊。这次我的人间运相当好。

 莫非这次我……走运了?

「这么说起来,泰鲁姆的误解,好像还没解开呢」

「呲……所以才说,一年到头都在发情的人类真是――」

「…………这话,可别对陛下说啊?」

「!? 不可能说的不是吗,当我是傻瓜吗,的说! 不要和弱鸡人类在一起,的说!」

 现在的克琉丝在我的指挥下。但如果阻止不了变成不敬罪的话就无法面对接受了我的请求把她托管给我的拉皮丝了。
 但是,这一切结束后也必须向克琉丝道谢呐……大量赠送阿缪兹坚果怎么样? 味道好像很中意,不使用魔力的话就不会剧痛了。

 最厉害的高潮已经过去了吗,摇晃的船逐渐稳定下来。窗外依然下着雨,但好歹没有什么大的损坏。
 我重要的床单1妖怪们被雷击中了,不过被雷击落这种程度的话他们是不会死的,不需要担心。

 此时,听到啪嗒啪嗒跑来的声音,门被猛地推开。

「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呲哈哈哈哈!」

 进来的是汗流浃背的弗朗兹桑。
 因为要向大家发出指示的缘故吧,虽然表情上可以看出有些疲惫,但那双眼睛却闪烁着强烈的光芒。

 弗朗兹桑完全没有注意到克琉丝的白眼的样子,向发狂一样高声笑着、指着我。

「怎么样,《千变万化》! 渡过了,渡过了太好了! 暴风雨什么的什么事也没有! 你这家伙的谋划看错了,这艘船是无敌的!」

「欸……啊,嗯嗯,是啊?」

 不管怎么说未免也太高兴了吧。本来我就说了不会低于九成的,根本没谋划什么。
 弗朗兹桑现在都高兴得好像要dance的样子。需要dance的对手的话借你我的绒毯也可以。

「弱鸡人类,你到底做了什么,的说。全方位都挑衅也做太多了吧,的说」

 承受了不记得发起过的挑衅。不可思议。
 但是,都被这么说了稍微想反驳一下。

「还没摆脱暴风雨……注意一下比较好哦」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服输也好怎样也好随便你说! 与你这家伙的闹剧般的交往终于也要结束了! 老实一点! 必须得去向陛下汇报了……!」

 弗朗兹桑,压力很大啊。
 自信满满地宣言后,弗朗兹像贵族一样挺起胸膛堂堂正正走了出去。或者说,仔细想想就是贵族。

 气势简直像暴风雨一样,就连克琉丝都瞪大了眼睛。门关上了沉默了一会,她孤零零地发呆般说了一句。

「Stress太大了,的说。这种时候喝点香草茶2来relax一下比较好,的说。人类应该更像我们这样自由生活一点,的说」

「香草茶吗……真好呢」

 希特莉经常泡。对于深深点头的我,克琉丝皱起眉头,不知为何露出了很意外的表情。

「……弱鸡人类没必要吧,的说。你这家伙比精灵人还没stress,的说」

 但是,这么高度紧张反而让人担心呢。这场暴风雨要是能早点完全过去就好了……。


§



 只要风暴一定程度上平息,船上就非常安定。
 我因为宝具的力量不管怎样的状况都很舒适,克琉丝他们也没看到有特别抱怨的地方,到底是最新锐什么的吧。或许把宝具脱了也不会晕船也不会耳朵听不清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只有国家重要人物移动时才使用,各房间和至今为止住过的旅馆相比毫不逊色。
 日用品和家具都很好,床也很松软。如果是最喜欢在这种地方探险的莉兹的话一定想在船上四处转悠参观,不过可悲的是,她已经被雷击中掉下去了。

 不知几次从房间设置的窗户向外张望,外面乌云密布,看不见风筝和怪物们的身影。
 毕竟我的青梅竹马都是乱来的性格所以就算再挑战也不奇怪,但到底是明白了暴风雨里不行吗。但是本来乘坐风筝在空中飞行在现实中也是看不到的吧。

 关于饮食,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是绝品。肉和鱼和蔬菜全都很好吃。恐怕,有着专属的主厨3吧。看来不会用到勉强让希特莉准备的食物。遇到暴风雨时慌张的大家也某种程度上冷静下来。

 一边在床上无所事事,一边眺望着房间角落里活跃4地活动着的绒毯,扭着头。

「……坠落,会吗……?」

 原本抱持的不安也逐渐平静。

 虽然考虑到我运气不好所以很有可能,不过从弗朗兹桑的样子看这艘船相当坚固。因为知道会有很多龙袭来,所以有被龙袭击也没关系的信心吧。

 当然,还是不要坠落为好。船要到达的目的地是沙之国,图阿伊扎特的首都。
 虽然图阿伊扎特和泽布尔迪亚比是小国,但由于其独特文化很繁荣、技术水平也很高,并不怎么担心在国内被袭击。

「……这样的话胜负就在这几天,吗」

 好像很久没有认真思考事情的感觉。嘛不是关于护卫计划的考虑,只是考虑什么时候结束……。

 小声嘟囔着自言自语时,那边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门对面传来泰鲁姆的声音,我慌慌张张从床上爬起来,转来转去装作在工作。

 猎人也有自尊。队长总是无所事事的话就没有干劲了吧。泰鲁姆和伊娃不一样、不能被知道我丢人的样子,如果我的丑态从泰鲁姆口中传到《深渊火灭》的老婆婆那的话,说不定会说着同为Level8不可原谅这样的话把我烧了。

 露出脸的泰鲁姆,就算夜里也准备万全。

「深夜突然到访很抱歉。《千变万化》,为了慎重起见,我想就今后的事情进行磋商、呢。凯恰也似乎很在意」

「……啊啊。我就想着差不多该来了」

 情不自禁地动摇,装出了硬邦邦的样子。离硬邦邦氛围的泰姆斯这么近,无论如何都被影响到了。

 就今后的事情进行磋商! 多么坚强的猎人阿。不愧是Level7,由像我这样的笨蛋来称赞真是十分抱歉,真是出色的责任感啊。
 这才是潜入过无数修罗场的身经百战的强者。真希望路克在附近,让总是任意妄为的家伙把指甲里的污垢煎着喝了。

「总有一天要向《深渊火灭》道谢呐」

「!? 不愧是这份自信……但是,萝丝在破坏上毫无疑问是一流的。对她来说偷袭也行不通。恐怕是你想象之上的破坏的化身」

 嘟囔着时,大概是听到了的泰鲁姆大大地睁开了眼睛。

 诶……? 那个老婆婆桑,道谢的话会被烧掉吗? 为什么啊?

 想象以上的凶恶。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不道谢的人才会被烧掉,但泰鲁姆却并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去道谢的时候要好好地给结界指charge。

「嘛,嘛我想这得看做法了。比起那个,是要磋商和确认,是吧。没必要,这次也一样,和泰鲁姆很配」

「什么!?」

 是不是推卸得太过了? 但是,我的战斗能力和指挥能力都像垃圾一样,就像被冰龙群袭击那时一样,关键时候于其由我发出指示、不如全部交给经验丰富的泰鲁姆更好。
 由我发出指示的话发生什么事都是我的错所以不想。嘛就算不发出指示也是我的错,不过还是觉得这样比较舒服。

「不好意思,这就是我的做法。啊啊,当然了,我会负责调整。关于克琉丝也,已经交谈过了所以没问题」

 弗朗兹桑也这个那个地听了我的话,Level8的威光对皇帝陛下似乎也很有效。不做些很华丽的事也能说得过去吧。本来什么都不发生的可能性就很高。

「呒姆……也就是说,实行完全交给我们,吗」

「……有问题吗? 有什么的话我会支持你的」

「……不,没关系。如果这是你的做法的话我只能配合。布置到这里任务已经很容易了」

 说着容易但表情却很严肃,这就是责任感的差异吗。
 而且布置什么的……我什么也没做啊。完美口头承诺5吗,愧不敢当啊。我也想变成这么年富力强6的年纪啊。


§


 尽力的弗朗兹桑和认真担心的泰鲁姆在其它地方,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船上的旅行顺利地进行着。
 飞船的稳定性很高但速度就不快,按计划的话到达图阿伊扎特需要三天。
 第一天被暴风雨翻弄,从那以后谁也没喊我也没找我,惊人地度过了平静的时光。
 传达指示会7上见到的弗朗兹桑的脸色也越来越好。

 不是就这样平安到达了吗。这样的话在我脑海中开始浮现时,那个来了。

 在房间里和克琉丝玩耍的时候,弗朗兹桑跑了进来。
 那表情既不害怕也不焦急,而是困惑。

「《千变万化》,陛下传唤」

「? 发生了什么?」

 也没有发生骚动。对睁大眼睛的我,弗朗兹桑皱起眉头、说道。

「…………看外面。注意到了吧――不管过多久都无法从暴风雨中挣脱」

「诶……?」

 不由得朝窗外望去。外面依然是一片黑暗的天空。



1:Sheets
2:Herb tea
3:Chef
4:Active
5:Lip service
6:Nice middle
7:Briefing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323 收起 理由
Anicca╱ + 15 工作辛苦
Miss.米米 + 91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blackblade + 15 工作辛苦
Erestia + 15 工作辛苦
donald02hk + 10 工作辛苦
间歇性多动症 + 13 工作辛苦
修修补补 + 16 工作辛苦
都会派 + 12 工作辛苦
nekoinu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0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看到最新話
发表于 2019-10-20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至少该说下出现的人名都是谁啊
不然这些中间出场的人让人看了一脸蒙蔽
发表于 2019-10-20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猜也能猜的到

克莉丝大概是足迹中精灵人团队的一人

弗朗兹是帝国贵族

萝丝《深渊火灭》 同为八级猎人

泰鲁姆  七级猎人



这是白剑之集后的篇章吧?
发表于 2019-10-20 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是剧透,姑且说明一下。主角接了护卫皇帝的任务,然后挑选了几位猎人同行:克莉丝——足迹所属《星之圣雷》的精灵魔法师,泰鲁姆——lv7的魔法师,《魔杖》的二把手(二五仔一号),凯恰——lv6的魔法师(二五仔二号)。弗朗兹是皇帝的侍卫队长,深渊火灭就是三位lv8之一,《魔杖》老大。
发表于 2019-10-20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一提,不愧是master,选的护卫除去足迹的自家人全是秘密结社的二五仔(刺客),护卫途中还被二五仔们误会成了自家结社的头头,想要动手刺杀皇帝,还得提前跟master请示下。
发表于 2019-10-21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撿骨頭<--這譯法過於直譯了
我個人是覺得翻成"收屍"比較貼切,易明白
发表于 2019-10-21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撿骨頭<--這譯法過於直譯了
我個人是覺得翻成"收屍"比較貼切,易明白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点我也是有些考虑的。我是觉得这里还是直译比较好,可以保留原文的风格。

事实上原文的遣词造句是很有风格特点的,喜欢用长句子、喜欢写日文汉字,也有很多明明可以写大白话的地方、但作者就是故意用奇奇怪怪的文字去写,甚至明明日语有常用词但还是故意拿片假名拼英文单词、或者整些歪七八糟的表达出来,但放在这个作品的氛围里又很合适。如果完全意译的话这整个文字风格就抹平掉了。这也是我把有的英文单词按中文语境习惯翻译成中文、但还是写个注释说明原本的用词的原因。
另一方面,事实上“骨拾い”在日文语境下也并不是什么像“收尸”在中文语境一样的惯用词,就是说读者看到这个词也不会觉得“哦,骨拾い啊,就完全是一个词”而是会经历“骨——拾い——哦原来是捡骨头啊——诶这个还蛮贴切的”这样的思考过程。收尸在日语里自有其惯用的表达。要是翻译成收尸,实际上同时也把这个“get到梗”这种感觉的过程给抹掉了。而中文的捡骨头实际上是可以差不多还原这个感觉,也不是很难理解需要绕老半天之类的,那种我也会写个注释。

总之就是,其实不是翻译不写大白话,而是原文作者在日文语境下就不是在写大白话。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3 收起 理由
间歇性多动症 + 13 工作辛苦
wdr550 + 10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1 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為啥突然間就跳到 最新一話了阿!?
发表于 2019-10-21 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翻master跟九尾的二五仔的跨服聊天的那几话会更喜感,莫名其妙被人当成极隐秘组织的高级干部
发表于 2019-10-21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顺带一提,建议重翻 22 话
发表于 2019-10-21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跳到最新话,看得我一脸懵逼。
白剑之集后我还还没看呢,这跳跃幅度大的没边。
而且大佬你这更的算是这卷中间吧?以后大佬们这么接?
发表于 2019-10-21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fulansama 发表于 2019-10-20 23:17
顺便一提,不愧是master,选的护卫除去足迹的自家人全是秘密结社的二五仔(刺客),护卫途中还被二五仔们误 ...

Master是神!(破音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理发 发表于 2019-10-21 10:34
突然跳到最新话,看得我一脸懵逼。
白剑之集后我还还没看呢,这跳跃幅度大的没边。
而且大佬你这更的算是这 ...

参考一楼最后的说明。
准确地说,192.5话的时候作者说了193开始就是第五部的高潮了,不只是中间。
不过白剑之集看完的话就不用怎么担心了,白剑完到193中间其实也没什么太多信息量,基本都是流水账在做铺垫,要概括的话几句话的事。193开始大概才会开始信息量爆炸的精彩桥段。

我只负责跟进作者最新进度,避免差距进一步扩大,方便其他翻译爆菊。
毕竟我也不想干扰n大的步调,而且要是合翻沟通调度麻烦不说、不同人不同风格交错着看太违和了。
等其他人翻到这边我就回去赋闲让其他人跟进更新。还是看现成的爽啊。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0 收起 理由
steve91617 + 15 工作辛苦
wdr550 + 5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17: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