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KENDOKID
收起左侧

[WEB] [自翻][槻影]叹息的亡灵想引退(重翻1-9已结束,12.10已更新193-201+203-206,剧透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31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KENDOKID 发表于 2019-10-31 04:28
196 最棒的伙伴③

 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不明白。

stick翻译成摇杆比较好,PS、xbox控制器的摇杆用的就是这个词,考虑到原文中是遥控器上的东西我认为应该这样翻译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KENDOKID + 13 感谢感谢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31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吐槽就输了吐槽就输了吐槽就输了吐槽就输了
MASTER跨服聊天好强
发表于 2019-10-3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為什麼Master要把他們变成orange juice可惜沒有變成~哈哈
发表于 2019-10-31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吐槽的点太多,master是,反派也是精灵也是,根本无力吐槽了,最后乘着白色风筝的奇怪集团又是什么搞笑画面啊喂!摔!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Forerunner 发表于 2019-10-31 05:07
stick翻译成摇杆比较好,PS、xbox控制器的摇杆用的就是这个词,考虑到原文中是遥控器上的东西我认为应该 ...

对喔,一时没转过弯,感谢感谢!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31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後是主角團吧...是全團都來了還是只是幾位問題兒來呢?
发表于 2019-10-31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alvingai 发表于 2019-10-31 11:43
最後是主角團吧...是全團都來了還是只是幾位問題兒來呢?

除了精靈-艾利絲(?)外全來了......也不對,畢竟她們從出發開始就一直跟著了XDD
她們(床單精靈)只是在前幾話被雷擊落而已
发表于 2019-10-31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諾(偽):Master是神!一切都在Master手上跳舞,Master是神!是神!是......(被拖走)
发表于 2019-10-31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master每次都在跨服聊天
发表于 2019-10-3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MASTER平时就是GOD,但面对预想之外的急展开变成更在那之上的GOD了。
发表于 2019-10-31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奇妙集团什麼的,不就是master的神機妙算嗎?master果然是神
发表于 2019-10-31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顺便问一下中间100多话在哪里能补?站内搜索貌似没找到
发表于 2019-10-31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MASTER把真正的狐弄出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xybdhr 发表于 2019-10-31 19:49
感谢翻译,顺便问一下中间100多话在哪里能补?站内搜索貌似没找到

暂时没翻译,等n佬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jui 发表于 2019-10-31 20:32
MASTER把真正的狐弄出來了

你剧透得比翻译还快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2 收起 理由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ENDOKID 于 2019-11-12 00:53 编辑

197 活着的灾厄

 如果要就魔导师的恐怖之处叙述一点的话,那大概就是其魔法在我的日常的延长线上是没有的这回事吧。
 挥剑就能斩杀东西的道理倒是可以理解,但魔导师只是打个响指就能点燃火焰的道理无法预想。魔术也姑且遵循着一定的规则,但不是魔导师的人就无法认识之。露西亚被称作《万象自在》什么的夸张的别名也可以理解。

 泰鲁姆叫出咒文。即便如此我也完全无法理解泰鲁姆想要行使怎样的魔术。

「呲……就因为这样所以魔导师才……」

 但是,没关系。没关系啦,我有结界指。
 虽说我站在前面,但也担心攻击不会到达克琉丝和皇帝陛下那吗,不过比我强的话总会有办法的吧。比如皇帝。

 我闭上眼睛,一下子伸出右臂。
 魔术中存在以命中瞬间为起点发动的东西。不安满满地逃跑也是徒劳,除我以外全员死掉的那个时点就等于我也死了一样所以只好突入。

 摇晃着船的冲击不经意间停止了。结界指…………没有发动的迹象?
 渐渐睁开眼皮。进入视界的是愕然的泰鲁姆的表情。好像遭遇了天变地异一般的表情。

「胡,胡说……不可能。魔力还遗留有很多……为什么,魔法没发动!?」

 诶? 失败? 都那样自信满满地咏唱咒文了却失败了吗?
 泰鲁姆露出了明显的破绽。如果卢克和莉兹在这的话应该会很高兴地就砍下去了,但不巧弗朗兹桑他们倒下了,近接战斗的话除了魔导师都不如的我以外谁都不行。能请皇帝陛下砍下去吗。

 明明什么也没做凯恰恰卡却像被气势压倒一样后退了一步。

「唔慨慨……做了……什么……?」

「难道是,这场暴风雨的力量吗!? 术式,稳定不了!?」

 泰鲁姆焦急地让手镯发光,而我一直基本上使用不了魔法所以像往常一样舒适。

 不知怎么好像得救了。可是这个暴风雨,因为泰鲁姆是敌人、所以想着是泰鲁姆做的好事什么的莫非搞错了吗。
 然后似乎又像是我做了什么似的。冤枉啊。

「哈? 暴风雨? 完全不怪我哟? 我什么都没做……」

「可恶……」

 泰鲁姆跑了起来。其肉上光线像血管一样奔流着。是身体强化的魔法。好像并不是所有魔法都不能使用。

 身体强化是不到紧急时刻就不会使用的魔导师的王牌。对肉体有很大的负担这一点,再加上无论怎么强化都比不上从平时就处于Mana・Material之中使身体能力提高的近接战斗职的事,所以也被称为『拼死挣扎』。

「!? ??? 弱鸡人类,我也,使用不了魔法哦,的说!?」

「我也使用不了哟」

 泰鲁姆做出让人不认为是老年人的身体动作。低着身子向这边冲来的样子看上去像盗贼(Thief)一般。是经验值吗,潜入过的修罗场太过不同了。

 我刹那间无节操地起动了两手戴着的弹指(Shoot・Ring)。只有颜色很华丽的魔法弹丸像暴风雨一样袭向泰鲁姆。虽然也有附加效果但只是附赠品一样的东西。
 对几乎没有破坏能力的弹丸,泰鲁姆横飞着回避了。从倒在地板上的骑士那里拔出剑,以流利的动作向这边投掷。

 剑直线飞到我的头上,一如既往被结界指弹飞了。剩下的结界指有――五个。

 泰鲁姆屏住呼吸。大概早就理解弹指的威力很低了吧。将其夸张地回避了这种事――。
 尽管结界指剩下不多、我还是以舒适的心情,俯视着流下冷汗的泰鲁姆,逞强地说。

「看来连障壁都张不开了呢」

 我想就算不张开以泰鲁姆的余裕是可以耐受的,但因为正面承受的话也包含了几个麻痹弹丸所以回避是正解(顺带一提吸收过某种程度的Mana・Material就不会有效果了)。
 对我的名推理,一边一点点警戒般拉开了距离,泰鲁姆一边困难地呼吸。

「怪物……」

 开玩笑吧? 居然有一天会被刚进房间就把近卫的精锐们打倒的泰鲁姆这么说。克琉丝从后面附在后背上。

「弱鸡人类,不要大意,的说! 赶紧打倒,的说!」

「……」

 能给我用那根借给你的杖去打吗。我想恐怕不能使用魔法的克琉丝那边比根本上不能使用的我还要强。

 可是发生了什么?要拘束魔导师持有魔封之力的拘束具是必须的。而且其对高等级的魔导师行不通的事也是有的。
 因此,要抓捕吸入大量Mana・Material的魔导师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总是持有预想不到的王牌之类的啊。所以说,很少见的与高等级魔导师犯罪者的战斗,大体上只会以某一方的死而告终。

 我刹那间,对着不知为何非常方便地无法正常使用魔法的泰鲁姆浮现出硬邦邦的笑容说道。

「泰鲁姆,我无论如何也不想杀掉《深渊火灭》的左膀右臂。丢掉那个手镯,投降吧」

 并非特别在意宝具。

 泰鲁姆是熟练的魔导师。但是,其力量是由那个宝具手镯支撑的。
 对魔导师来说杖既是增幅器,又是制御装置。就像克琉丝靠不习惯的杖无法正常使用魔法一样,失去杖的泰鲁姆的力量也会大大减少。

 面对我的要求泰鲁姆扭曲那端正的脸露出战意。
 就在泰鲁姆要开口的时候,后面的凯恰恰卡用冷静的声音说出了至今为止都没听过的话。

「唔慨慨……泰鲁姆……嘿嘿……龙,不会来。还是退一次,为好」

「呲……可恶」

 为什么总是伙伴变成敌人会变强,敌人变成伙伴会变弱啊。你,直到最近不都只会说唔慨慨慨吗?

 发出声音不久,泰鲁姆反转了。以不逊色于前卫的速度踢破门,从房间里跑了出去。凯恰恰卡紧随其后。
 我只能目送着这一幕。因为就算追也会输。也可以放开狗之锁,但大概捕捉Level7这种事是做不到的。结果只会落得被破坏而感到悲伤。

「弱鸡人类,追吧,的说!」

「冷静下来,克琉丝。他们暂且算了。首先是人命优先,弗朗兹桑他们的治疗!」

 克琉丝推着我的背叫着。我几乎反射性地回避了那个要求。


§


 幸好,物资分割配置在各房间里。代替对这种行为不太习惯的我,克琉丝用利落的动作准备了药水,让倒下的护卫们吞下。

 好像一瞬被打败的人们也还没死。
 让其吞下希特莉特制的药水,不久就脸色变好、取回了呼吸。克琉丝安心般松了口气。

「好像不是纯粹的破坏魔法呐,的说」

「哈,哈……但是,之前一直动不了。用不了力……」

 唯一保持着意识的弗朗兹桑留着脂汗,说道。

 泰鲁姆是水魔导师。而众所周知据说水魔术相对其它魔法破坏力更低。
 不过,这是关于魔力消费的事,并非像对我放出水之矢时那样不擅长破坏,泰鲁姆的魔法非常安静且几乎没有前兆,看起来非常重视效率。
 与过于华丽而将一切烧尽的《深渊火灭》正相反。是在通过改变方向性来对抗《深渊火灭》也说不定。

「直接对体内的水,稍微操弄一点点……真是难以置信的神业,的说。连拉皮丝都不可能,的说」

 克琉丝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因为是魔术的基础中的基础所以知道,但要使魔术在他人体内直接作用是非常困难的。
 原因是人类的肉体或多或少,对魔术具有耐性。为了突破之而中止生命活动必须要莫大的魔力,故此魔术师不会做这样的事。降下雷霆或生出火炎要轻松得多。

 这种意义上说,在一瞬间操作了那么多人类的体内使之无力化的泰鲁姆毋庸置疑是超一级的魔导师。
 如果是自动启动的结界指的话可以防住,但如果被出其不意地袭击的话就没办法防住了。

 弗朗兹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其他士兵们好像连这点余裕都还没有的样子。

 暂且生命的危机过去了,不过对于泰鲁姆和凯恰恰卡,这边的战力太过靠不住了。

 皇帝陛下即便在这种时候,也完全没有表现出动摇。镇静地在椅子上坐下,向我询问。

「那么,怎么办? 有胜算吗?」

「没理由没有吧,的说。是吧,弱鸡人类? 的说」

 被那锐利的目光注视,被克琉丝寻求同意,可是我因为很舒适所以不太有紧张感。
 有呢还是没有呢很难说。虽然也很在意船内倒下的其他乘组员们的样子,但没有去看的余裕。

 总之,绒毯平安无事。也许是最有精神的也说不一定。所以,最坏情况逃走就是了。只好这样了。

「克琉丝,你……能在空中飞吗?」

「飞――吗! 如果用这根杖! 不行啊! 的说!」

「……这个,不是杖而是翻译机所以」

「!? 哈!?」

 克琉丝吧唧吧唧敲着『圆形世界』。我悄悄地逃开了视线。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怎么办才好?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根本不明白。糟糕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先从物资中取出熏制肉块,设置在(恐怕是)因为空腹而卧倒痉挛的基尔耐特的附近。

 冷静点。骚动也无济于事的时候就该冷静下来。
 挽起手臂,闭上眼睛。非常舒适。

 ……对了! 或许争取时间的话我可爱的床单妖怪们不是会来救我吗? 路克他们总是会救我。

 对完全逃避了现实的我,克琉丝出其不意地发出尖锐的声音。


「呲!? 弱鸡人类! 后面!」


 立刻睁开眼,看着脚下。不知不觉间,卧倒的基尔耐特旁边有个小小的影子蹲着。
 是孩子啊。是人类的孩子。莉兹也很矮小,但更加小。宽松纯白的法衣般的衣装。伸长的纤细手臂,抓住我配置的熏制肉,运到小嘴里,狼吞虎咽地动着。

 这艘飞行船上没有孩子。虽然是异样的光景,但寒气却没有在背后奔涌。因为舒适。
 但是,即便如此也并不是没有惊讶。

 孩子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克琉丝他们脸色发青。皇帝陛下也瞪大眼睛凝固了。连绒毯也像害怕了一样老实。

 白色的头发很长,无法知道性别。因为头的上半部分覆盖着白色的奇妙假面。
 白色而光滑的质感,上面伸出两只『耳』。比我design的《叹息的亡灵》的symbol更simple,不过为什么感受到不可思议和『超然』的印象。

 这张脸抬起来看向这边。这面具上没有眼睛孔。但是,可以看到。
 没有胜算。这就是,这样的生物。

 恶寒本应已经奔涌。就像人类害怕死亡一样,我当然应该害怕这个。
 但是,我一成不变得舒适。下次的话……可能护卫时不应该穿这件衬衫也说不定。


 突然想起。曾经与之遭遇时也同样是不可思议的暴风雨之日
 因为狼狈地遭遇了暴风雨什么的所以完全没注意到,原来如此,那好像是伴随暴风雨而来的。

 还想着从那之后就没有目击情报、莫非一直在空中飞着,那当然谁也看不到。
 明明被说过活着的时候不会再遭遇第二次了结果又遭遇了……仔细想想我也真是运气差。


 在意识到危机感已经完全麻痹这件事的同时,抬起了头。

 窗外已没有先前蔓延开的暴风雨。不,就连刚才那广阔的世界本身影子也好形态也好通通都没有。
 在外面蔓延的是完全的白色。宝物殿是Mana・Material再现的异界。如果是Mana・Material稀薄的宝物殿的话就会成为以现实世界为基准的世界,但高等级的宝物殿不同。在那里,是与现实世界相去甚远的『规则』支配的标准的异界。总之魔术无法发动,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察觉力太差了。

 对于即便事到如今发现了也无可奈何的事实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笑容,戴着『狐』的假面的奇妙的孩子――『幻影(Phantom)』的嘴角像被影响一样也浮现出笑容。

 不知不觉间,泰鲁姆和凯恰恰卡跑出去的门对面的光景,切换成了不同的东西。

 撞上了。被吞下了。终于理解了这个现实。
 狐的孩子说话了。其口中发出的声音很细,语调1也有违和感,但确实是我们的语言。



『huān yíng guāng lín。bú yào hài pà yo』2



 微微张开的口中像火炎般赤红。


 那是,过于强大的宝物殿形成的结果。在世界各地巡回的奇怪之地。活着的噩梦。
 由于其发现难度和最深处栖居的强大幻影至今还没有踏破者出现,前人未到。推定认定Level10。


 他们学习,巡回,为嬉戏而摆弄。



【迷宿】。这个奇妙的宝物殿,被这样称呼着。



『huān yíng yo』

「骗人」


 他们是神。是君临这个世界的伟大的神的一柱。虽然第一次得以活着回去,但第二次也生还没有希望。
 击退是不可能的。对矮小的人类来说唯一可能的就是――交涉。神就是这样的存在。



 对突然说出的我的话语,狐的眷属浮现出深深的笑容。



『bú shì piàn rén yo』



1:Intonation
2:狐的眷属说的话原文为日语片假名,下同

评分

参与人数 19轻币 +323 收起 理由
into + 10 工作辛苦
单东菱 + 13 工作辛苦
EINIIIUL + 12 很给力!
GeorgeLZH + 13 工作辛苦
jzz2 + 13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zxzxa698 + 16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changkh + 12 工作辛苦
绵延 + 1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怪物…… 魔法和物理無效的master是神
发表于 2019-11-1 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ams125 于 2019-11-1 02:03 编辑

感謝翻譯 只是可惜另一篇追可能要不少時間
发表于 2019-11-1 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Master就是活著的災厄啊,禍津神是也~
感謝翻譯!!!
发表于 2019-11-1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bú shì piàn rén yo』 Master又在聊天了嗎 神與神的  Master果然是神 各位在線大佬有目共睹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09: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