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42|回复: 6
收起左侧

[其他文库] 【OVERLAP文库】[割内タリサ]异世界迷宫最深部为目标3.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5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者:割内塔莉莎
插图:鹈饲沙树
翻译:没意思
校对:散了吧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评分

参与人数 63轻币 +1854 收起 理由
xielingye + 13 工作辛苦
abc6565357 + 10 工作辛苦
a/me + 39 工作辛苦
flsf + 15 工作辛苦
沐思沅 + 10 工作辛苦
fsm4545 + 16 工作辛苦
hykzy2011 + 11 精品文章
KevinX + 12 工作辛苦
后庭花奴 + 18 工作辛苦
hihi_0213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点缀光辉 于 2019-10-25 21:32 编辑

拉丝缇娅拉、缇亚、塞拉的逃亡

决定命运的圣诞祭。
从大圣堂逃出的我们遭到了众多追兵的围捕。
于是,我们——抛下了对阵守株待兔的阿尔缇的涡波,由海因拖住了追兵的指挥官帕林库洛——这才逃出了生天。
可谓是落荒而逃。
抵达位于联合国南部的古尔亚德时,人数只剩计划中的一半。
我们首先前往了古尔亚德的廉价旅馆。
我们本是打算去拜会海因和塞拉的亲朋好友,但这个方法已经行不通了。既然是那个帕林库洛精心策划了这场背叛,我们自然就不能选择简单的逃亡路线。
当下所能想到的所有安全场所,恐怕都有帕林库洛的陷阱在等待着我们。
因此,妥协于安全问题,我们选择了投宿人员众多且不固定的旅馆为安身之处。
在旅馆的一个房间中,我结束了对负伤的缇亚的治疗。在抵达此处后,我对她的治疗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在刚才结束了。
“谢谢,帮大忙了……”
躺在床上的缇亚起身向我道谢。不过,出自帕林库洛那家伙之手的伤口颇深,在她身上留下了疤痕。帕林库洛毫不留情地弄伤她美丽的身体这一行径使我怒火中烧。
“哈啊、哈啊、哈啊……总之,这样就算渡过了最危急的关头了吧……”
我也跟重伤的缇亚一样气喘吁吁,在床上坐了下来。然后,她表情认真地问道:
“……拉丝缇娅拉。告诉我,我被砍中之后都发生了什么。失血过多导致我意识朦胧,所以记不太清了……”
“那是——”
我苦恼于要将话说到何种程度。
我知道,缇亚和基督一起进行了迷宫探索,关系非常亲密。若是将现状告知于她,恐怕她即便孤身一人也要去营救基督。
我当然也想那么做,可就算疲惫不堪的我俩动身前往,也不过相当于是自投罗网的猎物罢了。必须要避免那样的状况。
“让你难于开口,也就是说情况相当严峻啊……房间里现在只有你我……其他人都被抓到了吗……?”
缇亚虽然耿直,但也并不愚笨。她由周围的信息准确地推测出了我们所处的状况。见到这一幕,明白就算沉默也无济于事的我只得开口道:
“不对,不是所有人哦。塞拉也逃了出来。我拜托她去收集情报,所以现在不在这儿。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我想她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我话音未落,将面容隐藏在兜帽下的塞拉刚好回到了房间。
看来她似乎已经调查完我拜托她的事情了。
“我回来了,大小姐,使徒大人。”
“欢迎回来,塞拉。那么调查得如何?讲给我和缇亚听听。”
“瓦尔德的追兵似乎还卡在国境一带。没有办好相应的手续,士兵再怎么说也不能擅自越境搜查。虽然早晚会入境,但大概还会再耽搁上一段时间。古尔亚德方面看起来并没有派出追兵,所以我们应该可以再稍微休息一下。”
“太好了……”
我早就由追兵的动向对此有所察觉,一旦越境,追兵的人数果不其然会锐减。所以士兵们才会那般拼命地试图在瓦尔德国内捕获我们。
“然后,关于圣诞祭的那件事,相关传闻似乎已经传至了消息灵通的地方。我在古尔亚德的若干家酒馆中都听到了有性质恶劣的逆贼闯入那座大圣堂,掳走了圣诞祭的公主的传言。”
身为狼形兽人的塞拉听力超群。她似乎是活用自己的这项特长对酒馆里的闲谈进行了筛选。在拥有弗茨亚茨最适合担任谍报员的能力的她的讲述下,我们逐渐了解了现状。
“此外……有传言说,『天上之七骑士(Celestial·Knights)』中的数人背叛,使徒大人也下落不明。再过不久,将其抓获者重重有赏这样的通告大概就会传播开来。”
“……就个人而言,我倒是比较想知道有关位于瓦尔德的基督家房子起火的消息啊。这方面如何?”
“我最在意的也是这件事,所以调查时把它放在了首位。可是,那起火灾被当成了与绑架事件无关的另一件事,所以没什么消息传出来。打探到的就只有虽然发生了火灾,但很快就被扑灭了,牺牲者为零这些。这件事被当作一件小型事故处理了。”
“没有发现尸体……也就是说,基督和玛利亚和我们一样处于逃亡之中吗,又或者是被捕了吗……还是说,是真相被掩盖过去了吗……”
我由搜集到的情报对状况进行了推测。
而塞拉也予我以协助:
“既然说性质恶劣的逆贼正处于逃亡之中,我想他们至少是没有被弗茨亚茨抓获。但如果是落入帕林库洛手中的话,那家伙很有可能会将两人藏匿起来。”
“嗯,我也这么认为。因为那家伙就是这样的人啊……”
听到这里,一直默默听着的缇亚做出了反应:
“基督落入到那个男人的手中……!?”
缇亚眼神一变。
就好像其他的情报怎样都好——只有这件事绝不可以一样,她下了床,打算离开这个房间。
“——走吧。无论如何,最好现在就去救他。越快越好。”
“等、等一下,缇亚。现在情报还太少,去了也只会败给守株待兔的帕林库洛。至少得先知道基督的所在——”
并且,搞不好那个守护者(Guardian)阿尔缇也在等着我们。
那样的话我们极有可能会被反杀。
为了拯救基督和玛利亚,我们决不能在此做出错误的选择。
“没问题,拉丝缇娅拉。只要不被偷袭个正着,我就不会输的。”
可是,缇亚似乎并不认同这个慎重的提案。
“才不是没问题。那个叫帕林库洛·勒伽西的骑士最擅长的就是那样的偷袭啊。要是正面与其战斗的话,绝对会被他钻空子。”
“那样的话我就不正面去战斗,只要把那家伙可能在的地方全都弄个底朝天就好了。”
“你、你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我冒着冷汗,对缇亚那过激的提案出言确认。
“当然是认真的……!我决不原谅那个叫帕林库洛的家伙!绝对不会原谅他!那家伙竟敢在关键时刻背叛我们!就是因为他的背叛,基督才被独自留在了那个守护者(Guardian)面前——!独自一人!!”
得到的回应则是缇亚的叫喊。
似乎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她披头散发地想要前往基督的所在之处。可是她的脚步却踉踉跄跄,光是从床走向房门,就一副快要摔倒的样子。
“冷静点!看你那东倒西歪的样子!不多加休息的话,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虽说我尽全力治好了她的伤势,但由她体内流出的血也并没有得到补充。至少,她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到立刻就能去战斗的程度。
我扶住了眼看要跌倒的缇亚,可是她却想要甩开我的手。
“别来阻止我,拉丝缇娅拉……我必须去救他……因为基督是我的同伴……是我重要的同伴啊……!”
重复着基督的名字、想要继续前进的缇亚的侧颜给人一种狂徒的印象。她这副执着于救助身为自己同伴的基督的样子,宛如被什么东西凭依在身——不,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
一直在旁静观的塞拉也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请、请您冷静下来,使徒大人……!!”
尽管一旁的我们出声制止,可缇亚却不为所动。
不,或许我们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传入她的耳中。
她看着虚空,口中喃喃道:
“是啊,我必须尽快行动……!哪怕是为了『我(俺)』还能是我,我也绝对要去救基督……!不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将『我(私)』——”
她的第一人称变得乱七八糟。
我意识到现在的她绝对算不得正常,于是选择了强硬的手段。
“她这样子不太对劲啊!没办法了!就先控制住她吧!塞拉你别插手!”
“可、可是,大小姐——”
身为虔诚教徒的塞拉恐怕很难对被尊为使徒的缇亚出手吧。最重要的是,半吊子的介入是很危险的。
在逃出大圣堂的途中,我见识到了缇亚实力的一部分,如果让她的力量失控的话,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塞拉也会十分危险。
“缇亚,对不住了!”
我一边道歉,一边上前打算将缇亚扭住。
我们之间的距离大约一米,因此胜负马上就会见个分晓。
“别碍事!《Flame Arrow》!”
首先,缇亚在回头的瞬间便咏唱出了魔法。
她将右臂朝向了我,手掌中魔力的收束程度令我见之寒毛倒竖——我在恶寒的驱使下偏转了身体。
瞬间,一道闪光掠过。
“什——!?”
魔法名是火炎魔法的一种,可她放出的东西却足以被称为光之枪,那柄枪从我的肩部一掠而过。其火力使我意识到,一旦被它直接命中,我就会被击昏在地。
并且我也意识到,缇亚若是有心,就能向我放出更快更强的光之枪。
“——《Flame Arrow》!”
不到一息之间,她就向失去平衡的我射出了第二发。
真是恐怖的连射速度。不过,这个魔法毕竟已经见过了,并且关键在于,这种魔法本来就不是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内使用的。
我为了避开从她掌中放出的射线而行动起来。就算再怎么疲劳,我也没有虚弱到会在这样的条件下输给一个魔法使。
我避开了第二发魔法,同时绕到她的背后,用双臂由腋下将她挎住。
“缇亚!就算你一个人去了,也只会变成这样哦!”
我一面点出她的无力,一面抬起她那轻盈的身体。
“那我就这么做!《Flame》!!”
但缇亚仍没有放弃。她让火焰从自己身上渗出,想以其灼伤位于背后的我。
“好烫——!”
那种炙热使我身体一僵,险些就放开了她,但我忍住疼痛,继续紧抱着她的身体。
在这种状况下率先开口的是缇亚。她的表情中夹杂着困惑与担心,狂徒的氛围略有缓和。
“喂、喂!放开我,拉丝缇娅拉!再这样下去——”
“我不放!!”
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放缇亚前去,如同起誓般纵声喊道:
“我不想再放开任何人的手了!这就是我今后的生存方式!基督也好,玛利亚也好,海因也好,大家都脱离了我的手,但我是不会放开缇亚的!我已经决定了——!!”
短短一天之间,我失去了太多太多,让我后悔不已。
但这种后悔的滋味,我不能、也不想再品尝第二次!
“拉丝缇娅拉……!”
大概是我拼死的觉悟传达到了她的心中,缇亚的火焰渐渐微弱了下来。
我稍稍安下了心,由后方温柔地抚摸她的头,说道:
“……拜托了,冷静下来吧,缇亚。被愤怒冲昏了头可不是一件好事啊。举个例子吧……如果是在戏剧当中,最先死的肯定是这类人哦?所以,冷静下来吧。”
“戏、戏剧……不,你想说什么我姑且是明白的……”
缇亚无话可说,身上的火焰亦不复存在。
看表情,她已经恢复了冷静,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感到无语。
“咦?我刚才说的话很奇怪吗?”
我觉得这个理论无懈可击,但对缇亚来说或许并非如此。
“不,你说得对……最重要的是夺回基督,而不是复仇。……抱歉。性急是我的老毛病了。”
缇亚十分惭愧地向我道了歉。
听到这句话,我放开了她。
“太好了……不过,缇亚你的情况,与其说是性急——……算了,无所谓了。”
缇亚似乎真的认为自己之所以做出刚才的行动都是因为性急,但是我的看法则稍有不同。
在我看来——正因为事情关系到了基督,她刚才才会那般焦躁。
恐怕这孩子一到基督的事情上就会变得是非难辨,搞不好她的危险性可能还要在玛利亚之上。
罔顾我的担忧,缇亚垂头丧气地反省道:
“相比于报复帕林库洛那家伙,还是基督的安全更加重要。明明如此,我这人却……真是不能热血上头啊……”
由她那坦率的反应可以看出,只要不提基督的事情,她就是个好孩子。
“呼。很高兴你能冷静下来,我还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烤个外焦里嫩呢。”
“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啊。你是基督所选择的同伴,我是不会伤害同伴的。”
“不,可你是打算击昏我的吧?用刚才的那个光。”
“我、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哦?威力只有全力的一成左右。因为是重视冲击的《Flame Arrow》,所以就算击中也不至于将肉体贯穿。”
缇亚移开目光,装傻道。
看到她侧脸上流下的冷汗,我明白了刚才我如果被击中了的话,恐怕就会发生一桩大惨案吧。
我渐渐弄懂了缇亚的性格。和那个过于冷静的基督相反,她似乎是那种一点就着,然后就不顾四周的性格。也就是说,我现在必须扮演一个沉着冷静的角色。
虽然不符合我的性格,但也只能这么做了。
“……好了,把刚才的事忘了吧。闹矛盾的事情在重归于好后就忘掉才是最好的。比起那些,调整身体状态,做好万全的的准备才是当务之急。”
“谢了啊,拉丝缇娅拉。确实,如果我和拉丝缇娅拉都准备万全的话,那就所向无敌了。要战斗也要等到那时才行。”
“嗯嗯。而且在我们休整期间,说不定基督他们意外地就抵达古尔亚德了呢。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休息和收集情报。可以吗?”
“了解了。我会暂时遵从你的方针。因为我容易热血上头,所以还是在别人的指示下行动比较好……”
“OK。好~嘞,感觉谈得挺好啊~。啊~,太好了太好了~。”
终于告一段落了。
我和缇亚笑着握手,再次确认了彼此是同伴这件事。
不过,一道泼冷水的声音插了进来:
“那个……大小姐们……”
“嗯,怎么了?”
塞拉指了指房间的墙壁。
“那个,给旅馆开的洞……”
那里开了两个拳头那么大的洞,正在呼呼漏风。
是我刚才躲开的缇亚的《Flame Arrow》造成的损害。
“啊……”
“啊……”
我和缇亚同时愕然出声。
“大小姐,使徒大人……赶快逃吧。虽然对不起这家旅馆,但我们现在付不起维修费……”
塞拉急忙开始打点行装。
看到她的样子,我想起了这个队伍的财政状况。
“说的也是啊。我们光穿着这身衣服就逃出来了啊~。”
“我的钱都在基督手上啊……”
我们的财产只剩仪式用的礼服以及塞拉平时随身携带的钱包。光靠她的零花钱再怎么说也不够维修。
无可奈何,我对方针做出补足:
“那~个,那就追加一下~。在更换据点之后,我们也去赚些钱吧~。所以先逃为妙,等到更有余裕的时候再到这家旅馆来赔罪吧。”
“虽然不甘心,但只好这么做了……”
对这种犯罪行为抱有精神洁癖的塞拉面部表情扭曲了。
魔法的释放者缇亚对此道歉说:
“对不起,狼人。都怪我……”
“不,使徒大人没有错。我非常明白您的心情。”
塞拉心里似乎也恨不得立刻予帕林库洛那家伙以制裁,她为了安抚缇亚而温柔地做出回答。
我就着这个走向全力附和道:
“嗯,谁都没有错!是帕林库洛不好!都怪他都怪他!!”
缇亚和塞拉也笨拙地附和道:
“啊,是啊。要不是他,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嗯、嗯嗯。没有错。给旅店开了个洞这件事不是使徒大人的错,都怪帕林库洛那家伙。该死的帕林库洛,还是老样子,净做些苟且的歪门邪道之事……!”
就这样,我们重复着“都怪帕林库洛,都怪帕林库洛”,打点好行装后由窗户逃出了旅馆。
虽然发生了一点小纠纷,却使得这个新生的队伍紧密团结起来。这便是我们之间的同伴意识诞生的契机。

◆◆◆◆◆

两天后,转移了据点的我们用尽了经费。
塞拉随身携带的银币到底还是花光了。
不过,在此期间我和缇亚的身体状态恢复了正常。当然了,由于瓦尔德和弗茨亚茨的追兵在逐渐越境,我们不敢熟睡,所以状态也谈不上完美……
即便如此,不设法赚些钱的话,别说是住旅馆,我们就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因此,我们要来赚点小钱。”
“真是好久没来迷宫了啊。”
迫于无奈,我和缇亚由古尔亚德进入了迷宫。
为了收集情报,塞拉与我们分头行动。最重要的是,如果没人留在古尔亚德的街市中的话,基督要是抵达了这里,即使他使用《Dimension》也将无法得知我们正停留于此。
我们离开了迷宫的『正道』,在旁人耳目所不及的回廊中一边走一边交谈:
“在确认身体状态的同时,顺便进行一下团队战斗的练习吧。因为说不定改日就要与帕林库洛和阿尔缇他们两个战斗了啊。那个,你迄今为止是怎么和基督一同战斗的?”
“感觉基本上就是基督负责索敌和防守,我在后方放出魔法贯穿敌人吧。”
“先仿照着试试吧。前卫就交给我了。”
“好,拜托了。”
目标是三层附近。
我们打算于那里安全地赚取生活费,想尽可能地找到无人的区域,在其中逐一解决怪物。
而后,我发现了一头合适的四足步行的怪物,并告知了缇亚——
“好嘞,找到了一头怪物。缇亚,它在那——”
“——《Flame Arrow》!”
我话音未落,上次的那个光之枪就贯穿了敌人。
“好、好快啊。”
“不,因为距离这么近的话,我都已经射出去了……”
“难不成,是我发现得太迟了?”
“诶、嗯,算是吧……和基督比的话……”
好像是太迟了,可这也没有办法。相较于比个高下,现在还是为狩猎的轻松而高兴吧。
“话说回来,这火力真强啊。最厉害的是,刚才的魔法完全没有消耗MP啊。”
“我还能做很多其他的事哦……阿尔缇那家伙教了我很多东西。”
“阿尔缇?啊,这么说来是基督拜托她的吗。”
我曾多次和身为十层守护者(Guardian)的她交谈。
不过由于她和玛利亚一起烧了基督的房子,所以当下是我们的敌人。话虽如此,她为何要教身为敌人的缇亚魔法呢?明明随便找个理由应该就能推脱掉了。
或许是我的疑惑写在了脸上,缇亚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大概是如果那个黑发的孩子不行的话,就打算来利用我吧。”
“是、这么回事吗……?”
我觉得那和利用有点不太一样。
虽然与她交流不多,但我不觉得那个形似少女的怪物是会利用他人的存在。不,无论事实如何,她都已经是敌人了……
“——不过,我会让阿尔缇后悔自己给了我力量!如今我在近距离和中距离已经毫无破绽了!——《Flame Arrow》!!”
缇亚使出魔法,宣告了自己与曾经的师父的诀别。
魔法精准地贯穿了位于远处的怪物。
射程和精密度堪称完美,在魔法这方面她无疑要强于我。
“哦~,好厉害。这样的话即使不用塞拉来代步也很令人放心啊。”
与不擅长接近战的玛利亚不同,缇亚的魔法让人感到安心。
首先魔法的速度就截然不同。缇亚不经『咏唱』就能释放出压倒性的魔力,其连射能力和消耗量都是巨大的威胁。进一步来讲,她还可以像对我做的那样,巧妙地进行近距离的燃烧。说是在所有距离都毫无破绽确实也不为过。
这样的话……到更深的阶层探索可能也没有问题。
“好嘞,这样下去应该能顺利地攒到钱呢。”
“是啊,让我们将怪物一一打倒吧。”
我们找寻着怪物,在迷宫的回廊里前进。
当然了,没有一只怪物能够威胁到我们,因此我们中途就开始分头狩猎了。
可即便如此,狩猎怪物的效率也并不算高。
这单纯是因为我们很难找到怪物。我深切地体会到基督那种能够索敌的次元魔法有多么异常了。
总之,为了不再为金钱所困,我和缇亚一个劲地狩猎着——

◆◆◆◆◆

——结果。
“哎呀~,虽然之前没太在意,不过探索者真是容易赚钱啊~。这样一来,估计就不用再为住的地方发愁了。”
古尔亚德的兑换所外,我笑得春风满面。
街市中的人当然猜不到,用破衣烂衫将自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我们就是传说中的『现人神』和『使徒』。仪式上穿的服装已经被我们烧了个干干净净。兑换所的接待员看到这副脏兮兮的样子,也把我们当成了初出茅庐的探索者。
“感觉好久没有像模像样地探索一次迷宫了啊。和基督一起探索的话,一直都是连敌影都没看见就开始狙击了的说。”
缇亚高高兴兴地将自己挣到的钱揣进怀里。
她恐怕是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独自打倒怪物的经验吧。都怪那个保护过度的基督,说不定他不论何时都跟在缇亚身边,从来没有像我这样放她去单独行动。
“这是真真正正由你自己赚来的钱,小心别弄丢了哦。那我们就回旅馆去吧。”
“嗯,这样的话今天也有钱去换家旅馆了。老实说,昨天住的那家实在是太便宜了,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嗯~,我倒是不讨厌呢。我觉得正是因为不行,所以才有趣嘛。”
正被追捕的我们留意着尽量不在同一个地方多做停留。而有了今天的收入,我们无疑就可以搬入更好的旅馆了,这让缇亚满心欢喜。
我们一边像这样闲聊,一边回到了话中所说的廉价旅馆。
那是位于在古尔亚德街市的一隅——一家建在小巷里的不起眼的旅馆,说实话,我不觉得这地方会有正经人来用。
刚一回到租借的房间,我所信赖的骑士就上前迎接说:
“啊……恭候多时了,大小姐们。”
塞拉兴冲冲地笑着向我们低下了头。
“哦,你都已经回来了啊。你那边怎么样?”
我首先出言确认交给她的收集情报的任务成果如何。
“一切顺利。我与一位值得信任的骑士——其实就是拉古涅会面了。”
“诶,拉古涅?没问题吗?”
因为在大圣堂时她站在了敌人一侧,所以我对与她接触感到有点不安。
“不必担心。说到底,拉古涅对仪式也持否定态度。要不是我加以制止,她说不定就跟我们一起来了。”
“是吗。拉古涅是站在我这边的啊……”
虽然为在大圣堂时与她为敌而颇感遗憾,但那似乎是因为塞拉考虑到她的立场而给出的指示。彼此的友谊尚在这件事令我笑逐颜开。
“拜此所赐,我得知了很多情报。可是,我必须向大小姐传达一个遗憾的消息。”
“没关系,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首先报告一下弗茨亚茨确认到的死者的情况。首先,海因·赫勒比勒夏因死亡。此外,十层的守护者(Guardian)似乎也消灭了。”
“……这样啊,海因他果然……”
“是的,看来他为自身所愿拼尽了全力。因此,大小姐的悲伤是,那个……”
塞拉笨拙地想要安慰我。
说实话,我早已做好了觉悟。
我们能在四面楚歌的绝境中逃出生天——终究是拜海因超越自身极限的奋战所赐。
不过,这正是海因所望。我在心中发誓,就算是为了他,我也不会流泪,不会止步。
他肯定会说那样才像我吧。
“——我没事。对我来说,海因是最棒的骑士,最好的老师。我并不觉得悲伤,而是为他感到自豪。……我已经了解到这两人的死讯了,那么基督和玛利亚又怎么样了呢?你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那个时候,我们抛下了阿尔缇、基督和玛利亚她们三人。
因此,只有阿尔缇消灭了的话,我想胜利的人应该是基督……
“不知道。在弗茨亚茨看来,他们两人没有落入任何人的手中。”
“可他们却没能来到古尔亚德……”
如果基督没有落入别人手中的话,他应该会和玛利亚一起来到古尔亚德,然后使用《Dimension》与我们汇合。
“由此看来,恐怕——”
“是帕林库洛那家伙吗……”
“是的,帕林库洛将两人收入囊中、藏匿起来的可能性相当高。我觉得那家伙似乎非常执着于基督,可能是想利用他来为非作歹。”
没有比这更糟的情况了。
这样的话就是帕林库洛独自攫取了胜利的果实。他蒙骗基督和我,乃至于弗茨亚茨这个国家,以一己之身坐收渔翁之利。他的手腕令我为之咬牙切齿。
在一边旁听的缇亚当然也是一样。她身上缠绕着骇人的魔力,看样子随时都可能爆发。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多亏了独自进行调查的拉古涅,我已经得知了帕林库洛·勒伽西的所在。那家伙如今好像正处于劳拉维亚国的庇护之下。看来他是为了应付弗茨亚茨,逃入了最为安全的国家。他回到了过去所属的名为『史诗探索者』的公会,似乎正谋划着什么。”
“劳拉维亚吗……确实,那里的话弗茨亚茨也很难出手。”
与以严明的法律固国的弗茨亚茨不同,劳拉维亚的风潮自由奔放。尽管同属联合国,但两国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最为险恶的。去依靠劳拉维亚而非瓦尔德的话,应该就能在之后与弗茨亚茨的交涉中占据优势。他的人脉依然那么广泛,真是一个擅长随机应变、寻找合适的容身之所的家伙。
“拉丝缇娅拉,我想去劳拉维亚。可以吗?”
确认到谈话结束,缇亚杀气腾腾地向我问道。她想要征求我的同意,这说明她心中尚存一丝冷静。话虽如此,要是再压抑下去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她就爆发了。
“……是呢。现在知道的只有帕林库洛的位置,那就只能去一趟了啊。基督他们的所在恐怕只有那家伙一个人知道。”
最重要的是,原本被我们当成头号大敌的阿尔缇已经不在了。只以帕林库洛为对手的话,只要准备充分,我有信心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好。与拉丝缇娅拉之间的配合也磨练得差不多了啊。我要把帕林库洛那家伙揍得满地找牙,让他吐出基督的所在。”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也不想就这样越过越穷啊。”
总有一天,进入古尔亚德境内的追兵会增加到令我们寸步难行的地步吧。我今天也发现了数名弗茨亚茨的士兵,他们的人数相比于昨天无疑是在增加。
这样的话还是尽快决出胜负比较好。
“啊啊,终于是时候了吗……快了啊。再过不久,就能把基督——”
缇亚笑着喃喃道。
不如说,如果到了她忍无可忍的时候,联合国的某处就会被翻个底朝天了。所以我别无选择。
“决定了。立刻前往劳拉维亚吧。到那之后,从那个叫『史诗探索者』的公会里随便抓个人,逼他交代帕林库洛的所在,然后再逼帕林库洛交代基督他们的所在。”
“嗯,帕林库洛那家伙就交给我吧。首先必须得把被砍的那一剑奉还给他啊。”
“使徒大人,我也要尽一份力。让我们一起把帕林库洛那家伙揍得满地找牙吧。”
缇亚和塞拉友好地串通一气,握住了彼此的手。
而我也加入其中,宣告出刚刚想好的作战名:
“那么,『基督和玛利亚夺还作战』!开始!!”
宣言过后,我们走出了房间。
虽然在圣诞祭的时候败给了帕林库洛,但这次轮到我们以牙还牙了。
我不会再败给任何人,不会再放开任何人的手了。
我如此发誓——,向着『劳拉维亚』进发。
为了能再一次握住基督和玛利亚的手——

评分

参与人数 28轻币 +1154 收起 理由
xielingye + 13 工作辛苦
1337037657 + 11 工作辛苦
a/me + 13 工作辛苦
b95610120 + 13 精品文章
柯南·道尔 + 15 工作辛苦
南臣九鸾 + 10 很给力!
Hㄇ + 15 工作辛苦
locker93 + 13 工作辛苦
青风炎阳 + 15 赞一个!
丨镜花水月丨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荷兰猪这个冷汤有、惨啊,群里的带哥们都笑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locker93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lz 于 2019-10-27 23:36 编辑

话说有没有海因战死的特典,这个才是最有趣的
发表于 2019-10-28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Mlz 发表于 2019-10-27 23:34
荷兰猪这个冷汤有、惨啊,群里的带哥们都笑了

从群里过来捧场了,荷兰猪发帖没人看是真的惨
发表于 2019-10-28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有人看的,嗯
发表于 2019-11-12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www可惜知道的人不是很多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17: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