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列斯兰卡
收起左侧

[翻译完成] [软绵绵汉化组][shiryu]死亡重生、为了拯救一切成为最强[一卷][11/12 翻译完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吃肉 发表于 2019-10-30 13:22
最近真的好多复仇类的啊,是因为盾勇火了都来模仿着写写?

盾勇不算火呀,第二次勇者面露冷笑踏上复仇之路才叫火吧
发表于 2019-11-1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开挂的转生作品
发表于 2019-11-2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漫画,很感兴趣之后的剧情发展
发表于 2019-11-2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WEB版看了還不錯

不知到文庫版有什麼差別呢

感謝大佬翻譯
发表于 2019-11-2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k21116 发表于 2019-11-1 22:57
盾勇不算火呀,第二次勇者面露冷笑踏上复仇之路才叫火吧

啊那个我也看过,但是盾勇毕竟出了好多卷还动画化了呀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wbz110110 + 13 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列斯兰卡 于 2019-11-22 10:11 编辑

第一章:死亡重生、然后开始

黑暗中——意识浮现。

为什么……我还活着?
我——艾力克在脑海中朦朦胧胧地思考现在的状况。
我应该死了,肯定。应该是在伊琳身边自刎殒命的。
那为什么我现在快醒了?
睁开眼睛想确认情况,但不知为何爬不起来。
想试着观察四周,但头很重,没办法好好扭头。
想办法使出吃奶的力气转过视角,看到的是木头制的围栏。然后穿过围栏看到的不是外面的景色,而是墙。好像是家里的某个地方。
嗯?围栏?墙?等等,完全搞不懂状况。
背后的地面好像也不是坚实的土地。硬要说像是宛若柔软的羽毛。
然后转向侧面,手——感觉上是自己的手,但眼前手却超级小。
哈?这是我的手?不是婴儿的手吗!
之后,努力举起脚,用小手啪嗒啪嗒地触摸自己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和婴儿一模一样。
「啊呜—、啊啊啊呜──」
就算大喊,大概现在这身体的声带还没发达到这地步,发出的声音无法化成语言。
总算了解自己的情况,或者说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异状,我尝试弄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看来,我应该是轮回转生了。
据说轮回转生是指死去的灵魂在这世上再次重生。
不过,为什么我完全记得前世的事?这些不是指失去记忆走上新的人生吗?
为什么我完全记得身为艾力克的人生?
……不行,再怎么想也没有答案。

不过——我憎恨这个轮回转生。
别开玩笑了,我都已经死了……。
我在这世界已经完全没有生存的意义了。
现在我完全没有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干劲。
既然重生,就请消除掉我前世的记忆啊……。
如果现在我的手里有剃刀,我说不定会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脖子。
除此之外如果有什么去死的方法说不定也会马上去死。
不过,我无法用这个婴儿的身体自杀。
如果努力屏住呼吸说不定也能……但,这是新生命。
生下这婴儿的双亲、特别是妈妈是忍耐着肚子仿佛要被撕裂般的痛楚才把这孩子——把我生下来。
要因为我的前世而死掉也太对不起她了。
不过——我要为了什么在这世界活下去呢?
即使今后活在这身体里,与多少人相遇,获得什么新事物——但失去了伊琳对我而言等同于失去一切。
就这点来说,伊琳就是我的一切。
但是马上让生命回归虚无太对不起这孩子的双亲。
虽然想尽可能积极地活着——但结果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这么想时,总觉得股间变得热热的……。
啊,对了,尿床吗。
现在是个婴儿所以完全没注意到就尿床了。
……真的哦?是没注意到就尿床了哦?故意尿床就是变态了,我可不一样啊。
但是,尿出来的时候温温的还感觉不错,现在就有点不舒服了。
「呜呜……呜诶诶诶──」
总之大声哭看看吧。
这是故意假装的,所以光打雷不下雨。
婴儿的工作就是哭呢。我现在就是在好好工作。
是对我的哭声起反应吗,听到房间外传来脚步声。
然后房门被打开。
那么,重生后我的父母长啥样呢──。
这么想着,我观察走进来的人的外貌。
──诶?……等、等一下……。      

「小艾力克,怎么啦?尿床了?现在就给你换尿布哦~」
在我眼前的人——将长长的金发扎在脑后,五官端正,天蓝色的双瞳。慢条斯理的说话方式治愈了我,不管听几次都觉得治愈的声音。

没错——我前世见过这名女性。
我前世的妈妈——赛琳娜。

为啥……?应该没看错,连做梦都会见到的妈妈,在我眼前……。
但是……妈妈应该已经死了……。
这么思考期间,眼前的妈妈已经帮我换掉尿湿的尿布,下半身不再有那不舒服的感觉,变得很干爽。
妈妈……真的是妈妈吗……?
我想确认眼前的女性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妈妈,把还不发达的双手伸向了她。
「嗯——?小艾力克,怎么啦?想要抱抱吗」
她用双手把我温柔地抱起,抱在丰满的胸前。
我埋在她温柔的身体里。
我用身体在那被称为母性结晶也不为过的怀抱中,感受她的温暖、气味。
有种前世小时候感受到的——那份温暖、味道。
是妈妈……应该已死去的妈妈,却在我眼前,抱着我……。
我身体感受到了小时候失去的温暖,为了不再失去它,我抱紧妈妈。
我在妈妈的怀抱中流泪,接着大声哭起来。
「哎呀哎呀,小艾力克。真的是怎么了啊?」
妈妈对我的状况感到不可思议,微微地摇晃身体想让我止住哭。
但是,我并非因为现在是婴儿才会流泪,所以在妈妈的怀中哭了很久很久──。


我转生(?)到这幅身体里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转生那天不懂事地哭了。虽然现在是婴儿但前世已经超过二十岁。
都是个大人了还哭成那样,想起来就丢脸。
死别的妈妈突然在眼前现身,换谁都会哭吧。至少我是惊讶地哭了。
那天以后我的身体顺利成长着,但果然这就是我的身体。
前世的我,现在,回到了自己的婴儿时期。
……搞不懂。
说转生……还算能懂。我想还是适用于世间之理。
但是,为什么我既有记忆也有自我呢。
然后最迷的是——为什么我转生成了『我自己』呢?

  尽管如此过了一个月仍能肯定,这个身体、这个婴儿是我。与前世的艾力克完美一致。
  冷静观察这个房间后发现,这里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这能称作转生吗?不完全是时间倒带了吗?
  不,我知道这身体是我,但时间真的倒流了吗?
  一个月内虽然想了很多次,但完全没有答案。
  正这么想,房门开了。
  然后进房间的是我的妈妈,赛琳娜。
  「小艾力克,到吃饭时间了哦~」
  妈妈拿着奶瓶送到我嘴边。
  我长大小嘴,咬着奶嘴奋力地吸。
  「好喝吗?对不起~是牛牛的奶。要是我有奶水就好了……」
  我妈妈好像没有奶。尽管如此,她还是从街上买来奶瓶,给我喝牛奶。
  下巴虽然相当累,但内在是超二十岁的大人了,所以还是不停地喝。
  「嗯,努力喝完了呢。小艾力克真了不起~」
  因为嘴巴没离开一直喝,所以要拍背把跑进身体里的空气拍出来。
  妈妈虽然没能用自己的奶水养育我,不过对我而言没奶水真是太好了。
  都过二十岁的大人,还被妈妈喂奶,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悠闲且耗时间的喂奶结束,妈妈擦拭我嘴角后出去了。
  肚子也饱了,妈妈也离开了,我试着更冷静地思考。

这一个月,尽管光整理自己的情况就够费劲了,但必须思考之后的事。
  大概,我回到了过去。虽然怎么也想不出理由,但我的妈妈和这个家就能当证据了吧。
  也就是说——我还能修正人生?
  我什么都保护不了。
  村子毁灭、双亲和青梅竹马的死也好,好友的死也好,伊琳的死也好,全都因为我实力不足。
  如果我再强些──。
  我曾这么想过几十次、几百次。
  然后现在——我变回了婴儿,回到可以修正人生的状态。
  搞不好,我能拯救一切?
  我能修正一直地、一直地不知后悔了几次的事?
  这个转生……不,这倒带的命运。
  虽然认为转生憎恨过,但……那就感谢,这个命运吧。

──我要拯救一切,绝对。

如果救不了,那个瞬间就是Bad End,结束了。
村子、双亲、青梅竹马、好友、还有所爱之人。
少了哪一个,回到过去都会毫无意义。
前世的我过着一直失去、后悔的人生。
所有发誓要保护的人都没能保护到,我因绝望自杀。
既然重生,可以修正——就要把所有失去的东西、后悔的事全部修正。
──我要自豪地活着、改写命运。
才这么想完,因为吃饱又想太多的反作用吗,睡意一下子袭来。
虽然还有很多必须要想、必须要做的事,但现在无法抵抗这份睡意,我沉沉睡去──。

──然后第二天。
我开始展开为了拯救一切行动。
就算这仅能转动脑袋的身体,仍有能做的事。
那就是——练习魔法。
虽然没法锻炼身体,但魔法就算不动也能练习。
但也不能实际放出水火。虽说不能马上放出,但我上辈子还是成功放出过的,所以我想稍微练习下就能释放出来。不过,还是等我能跑出外面再说吧。
现在必须得增加这身体里的魔素,提高操纵魔素的极限。

要发动魔法,魔素的质和量很重要。
要增大魔法规模、发射数量,魔素的量是必须的。不增加很快就放不出魔法,对战斗不利。
然后要用较少的魔素发出规模较大的魔法,就必须提升魔素的质。就算增加魔素的量,但不提升质也没什么效率。
提升魔素的质与量,这两点就算不动也能做到。
毕竟只是操纵身体中的魔素。
其实去外面练习把空气中的魔素吸入身体会更好,但说现在做不到的事也没用。
而且这个魔素量十八岁以前提升较快,之后应该就升不了多少了。
上辈子我是十六岁后才开始练习,只有约两年来增加极限。
而且一开始很难操控魔素,基本没怎么增加。
但是这次,在学会的状态下,能从还是婴儿的现在就练习。
也就是说我能在十八年里,一直增加魔素。
这可是大优势。之后,我会置身于各种各样的战斗中,所以得增加魔素量。
正因如此,现在就动手吧。
操纵身体里的魔素聚集在手上,或更精细地聚集到指尖。
练习三分钟左右,就超累了。
身体里没有魔素后会极度疲劳,最终昏迷。
使用魔素到极限,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后,我昏过去了──。

慢慢睁开眼──。
过了有一个小时吧?虽然看不到钟不知道准确时间,不过生物钟来算差不多那么久。
这『魔素用尽』造成的昏迷,现在第一次约一个小时就结束,但昏迷时间会随魔素的量增加而延长。
原理是昏迷期间会将从空气中将魔素吸入体内,超过极限量八成左右就会醒来。
所以这昏迷时间会随魔力量增加而延长。      
不过如果提高魔素的质,从空气中吸收魔素的速度就会提升,昏迷时间就会变短。
通过这点也能理解到魔素的质与量都很重要。
好,就照这么干吧。
我这么想完,就照之前那样开始操作魔素。

自我从这身体醒来,已经过去约五个月。
总算从转动脖子,到能爬了。
对已经活了超过二十年的我来说,五个月在床上不能动,着实有点难受。
我离开床,在这房间里试着练习爬行。
爬行得靠手腕和腰腿肌肉,所以一直爬肌肉会痛得难受。
不过这副身体不会把肌肉酸痛留到第二天,所以再怎么爬也只有当天难受。
而在爬着的我面前,却有个人拍着手声援鼓励我。
「艾力克!没错!就是这样!你能爬更远!更燃点吧!!」
……吵死了,烦透了,超不爽。
集齐这三点的男人是上辈子,并且是我现在的爸爸——迪安。
头发剪得很短,胡子乱七八糟,很帅……虽然这么想,但胡子乱七八糟,好像会让人觉得不整洁吧。
五官深邃而清晰,以及充分体现『男子汉』这一词的结实的身体。
虽然小时候叫他爸爸,但现在看到这身影会想要叫他「老爸」,以后就叫他老爸吧。
老爸靠这副结实的身体生活,在村外不远的森林里当猎人,狩猎各种魔物和动物。
虽然这村子里有好几个猎人,但因为老爸是最强的,所以深受村里的大家信赖。
因为也打倒过很强的魔物,小时后我也一直为他自豪。

不过——这强悍的老爸在前世村子灭亡时,在最前线作战,最后战死了。
所以我重生后,老爸一个人来到房间,我看到脸时也跟看到妈妈时一样激动得快哭了。可是……。
『我儿艾力克!你要超越我!!可别变得跟村里那些软弱的家伙们一样!!』
就因为他对还是婴儿的我说这种奇怪的话,眼泪又收回去了。
不过,如果我是一般的婴儿会大哭吧。
「你要成为像我一样的『男子汉』!然后当猎人父子哦!!」
老爸虽然这么说,但我完全没这打算。
我计划铲除村子毁灭的原因后离开这村子。
就算上辈子我也没打算继承父业。
因为……猎人不仅感觉不帅,麻烦事还多。
说是这么说,但看了好几次老爸狩猎的身影,都觉得这跟我不合才是最主要原因。
不过,现在既然被老爸声援,就努力爬吧。
虽然觉得一般婴儿没办法爬那么久,如果是一般父母会觉得不对劲,但……不凑巧,不,该说幸好吗?老爸不一般所以没问题。
正在老爸看注视下爬时,门突然开了。
我跟老爸一起回头,看到妈妈站在那里。
「真是!亲爱的!你又让小艾力克长时间爬!」
「赛、赛琳娜……不,不是的!我来这里时艾力克已经自己在爬了……」
「那你这个当爸的应该制止才对吧!」
她是个正常的母亲,所以当我长时间爬时会把我抓回床上唱安眠曲让我休息。
虽然那么为我着想我很开心啦,但对于想快点站起来的我而言就有觉得有些心烦了。
然后虽然老爸经常被村民投以信赖和尊敬的眼神,但对妈妈有点抬不起头,宽阔的后背被骂得不知刚才的威严跑哪去了地缩成一团。
「啊,对了。不是在意你的时候了。今天有重要的客人来哦」
「赛琳娜?这说法会不会太过分了?」
妈妈无视了老爸的话离开房间右转,走去右边客厅。
没多久妈妈把那房间里的人带了回来。大概是刚才说的客人吧。
「迪安先生,打扰了。我今天搬到隔壁,想跟你打个招呼……」
「哦哦!是吗!以后就作为邻居好好相处吧!」
进来的男人向老爸伸出手。
老爸也握着他的手跟他聊天,但也差不多该放手了吧?感觉那位邻居的右手发出奇怪的声音了。
老爸总算松开手,那男人把右手藏起来,并好像用左手摩擦麻掉的部位。
「我,我还把我的独生女带来了。好啦,蒂娜,别躲起来了,出来打个招呼吧」
这男人推着藏在自己身后的小孩后背,让她出来打招呼。
「……午安」
这孩子看到老爸那凶悍的脸,吓得说话声音变超小,但还是好好地打了招呼。
「小姑娘请多指教啊!」
老爸伸手想去摸那孩子的头,但那孩子躲到了她爸爸身后。
「对,对不起」
「都怪你露出那么可怕的脸想摸她头啦」
「可我是笑着跟她接触……」
「你的笑脸在孩子眼里就是怪物,心理阴影等级的哦」
「我笑脸有那么恐怖吗!?」
妈妈扔下因她的话而深受打击的老爸不管,看着那个女孩的眼睛说道。
「小蒂娜,请多关照哦。可以跟阿姨好好相处吗?」
「……嗯」
「谢谢」
妈妈温柔地和她说话,并抚摸她的头。那孩子好像也很开心地接受了。
话是这么说但妈妈看起来完全没到阿姨的年龄吧。老爸……则像个老头。
「小蒂娜,阿姨也有个儿子哦,可以友好相处吗?」
「嗯……」
「太好了。好啦亲爱的,没法介绍小艾力克啦」
「啊,也是……」
虽然僵住的老爸好像还没从打击中走出来,但还是从我面前移开,那女孩子也能看到我了。
「他叫艾力克」
「爱利可……艾力克……」
「没错,记得真快」
「说的没错!蒂娜虽然才两岁,但超聪明!」
她爸爸对妈妈的话反应过剩,像笨蛋老爸一样夸耀自己可爱的女儿。母亲用笑脸附和。
她——蒂娜无视了那些父母,走近我。
还小就那么端正的面庞让人确信,虽然她才两岁,但将来一定会很可爱吧。红色的瞳孔、红棕色的茶发。
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没错,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是前世没能救下的,对我而言像姐姐般的存在。
我正处于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状态,蒂娜走过来坐在了我的旁边。
           
蒂娜仿佛要把我的脸盯出个洞般地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也心惊肉跳地和她的红瞳对视。
「……好可爱」
蒂娜抱着我小声嘟哝。
是,是吗?因为我长得像我妈啊。
天蓝色的瞳孔和脸都长得跟妈妈一模一样啊!我就只遗传了老爸的黑发!虽然知道老爸很在意这件事,不过还是放着不管吧。
不,准确的说我长得不像老爸真是太好了。虽然也不是觉得老爸难看,但有些太粗犷了……像妈这点还蛮好的。
虽说我刚才想的是这件事,可蒂娜从刚才开始就抱得有点用力。
不,虽然达不到一般承受不住,但脖子好勒……。
用至今锻炼来的肌肉挣脱那强力的拥抱后,蒂娜表情看起来超悲伤,都快哭了。
实在太有罪恶感,我这次就自己主动抱住蒂娜。
「啊!呼呼呼……」
蒂娜很开心地笑着,用比刚才更强的力度抱住了我。
呜……不,这次没勒脖子所以就忍着吧……。
于是在父母们注意到前,我都被蒂娜用力地抱着。
=============================译者吐槽===============================
……到现在没想懂艾力克一直被他爹挡住,是怎么看清听清所有情况、甚至还包括蒂娜老爸把手藏起来做些什么……

……一定是有什么特殊技能吧,嗯。
====================================================================

自我从这身体醒来,已经过去一年多。
现在已经可以长时间站立并走路了。如果是一般的婴儿会再晚一点吧,可……
「真不愧是我儿子!这才算男子汉!你还能做得更好!!」
因为老爸这么吵闹,我能站起来走路也不会显得特别奇怪。
虽然想说日常走路晚一点会更好,但多亏了老爸,这氛围感觉上没问题。但,总之还是很吵。
现在也在我身边大喊「再燃一点吧!!」。
燃起来……搞不懂。指发烧吗?这不是该对孩子说的话吧。
我无视老爸走出外面。
虽说是外面,其实就是类似家里的庭院之类的地方,不过我一直待在房间里,因此还是很会感到开心。。
才在庭院稍微跑了一会,家门就被敲响,然后蒂娜几乎用飞的速度冲进家的院子里。
「艾力克!」
蒂娜走近后,飞也似的抱住了我。
虽说我每次都惯着她没有拒绝,但一直都会承受不住被扑倒坐在地上。
我摸摸猛地撞到地面的屁股,而蒂娜也同往常一样用力抱住我。
从一年前的初次见面开始,隔壁的蒂娜基本每天都到我家来抱抱我。
一开始还是我还能站得住的普通拥抱,但差不多自我能站起来后,像今天这样的飞扑次数就变多了。
按年龄我姑且还能被称为婴儿,所以用这势头来抱,一般孩子会哭的哦。
正这么想时,蒂娜的爸爸来了。一看到蒂娜如往常一样抱住我,就脸色发青地拼命向老爸道歉。
「对,对不起!总和蒂娜说了太危险别这样了,但她不听……」
老爸夸张地笑着说道。
「哈哈哈!不用在意!有精神不是挺好的嘛!我儿子是我亲自锻炼出来的,不用担心!」
嘛,是有锻炼啦,但我可不记得是被老爸锻炼的哦,我是靠自己锻炼的。
老爸们对话期间蒂娜还在抱着我。
我发音也很不错了,所以也想过提醒一下蒂娜,可是……。
「诶嘿嘿,艾力克……嗯~!」
被三岁儿童带着超纯真地笑脸抱着,我实在无法敷衍过去。
因为超可爱啊?我前世也超二十岁,想到如果有孩子现在都有蒂娜这年龄,就更觉得可爱了。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怀念,但……算了,因为很可爱,就原谅她吧。
……我到底在搞啥啊。
====================译者吐槽========================
人家把你当娃娃,你也把人家当娃娃.jpg
====================================================

既有在锻炼身体,当然也有在锻炼操纵魔素的能力。
持续一年操纵魔素的能力显著提升。
一开始操纵魔素才三分钟左右就昏过去,但这一年已经成长到全力操纵一个小时也不会昏过去了。
虽然才一个小时感觉没有成长太多,但操纵魔素的量已经几乎达到我前世的水平。
嘛,虽然魔素的量增加到和前世几乎相同,但还没拥有操纵魔术的技术。
操纵魔素的技术一般是一边用魔法一边锻炼的,所以不用那么着急吧。      
我前世其实完全不擅长魔法,顶多只算临阵磨枪级别。
倒是对剑术比较有自信。前世单用剑一对一的话一次都没输过。
不过加上魔法这不确定要素又要另当别论了。
魔法依据使用者当时的状态、感情,能发挥出截然不同的威力和规模。
举个例子,料理时使用的火之魔法,和憎恨得要杀了某人时放出的火之魔法,后者的威力必然更强。
也有过所谓即使不擅长操纵魔素,但怀有强烈的感情放出的魔法击败能操纵比自己更上位魔法的对手这种极其稀有的案例。
尽管如此,能擅长操纵魔素肯定更好,我现在也在通过练习锻炼。
我现在的状态是白天通过在庭院玩锻炼体力和力量,晚上一边装睡一边操纵魔素。
说是晚上装睡,但其实是操纵魔素一小时左右后一觉睡到天亮。
因为魔素的操纵技术、质量很差,我昏过去后再醒来相当花时间。
好想快点施放魔法提升质量。

现在是白天,我在庭院锻炼时蒂娜和平时一样来了,就稍微休息一会。
「蒂娜真喜欢艾力克君啊」
被蒂娜抱着在庭院里的树荫下休息时,蒂娜的爸爸对我们……或者说对蒂娜说道。
「嗯!长大之后,蒂娜要跟艾力克结婚!」
啊,这算是……孩子的梦吧。就像孩子不负责任的对未来的约定。
「是,是吗……呜!女儿已经离开爸爸了……」
不,不是啦爸爸。不能把孩子的话当真吧。
「还一次都没说过要跟爸爸结婚……可恶!」
问题在这哦!?
蒂娜的爸爸垂头丧气地回家了。
「蒂娜,有点难受」
拥抱有些勒脖子,我换开口提醒。
虽然还没法说得像大人一样流畅,但可以说话了。
虽然一般来说没准要更晚些,不过毕竟内在是二十岁的大人所以这种程度还是能做到的。
虽然早过头妈妈会觉得奇怪,但有老爸自豪地大喊「不愧是我儿子!」,总算混过去了。
「啊,对不起……」
抱着对带着想哭的表情放手蒂娜的罪恶感,我站起来又在院子里跑步锻炼。
蒂娜坐在树下,盯着我。好像想要诉说着什么般看着我。
「一起玩?」
我这么问后,蒂娜绽放出了笑脸。
「嗯!」
她用力点点头站起来跑到我这里又抱住了我。我总算想办法稳住没倒下。
一直在想,老被这么飞扑实在有些难受。虽然感觉我的力气比较大,但身高差还是摆在那里。
蒂娜并不知道我想这些,稍微放开我后用兴奋不已的表情说道。
「要玩什么!?」
「也是啊……就玩捉迷藏吧」
「捉迷藏?」
「嗯,就是我逃跑然后蒂娜来抓我」
「抱住艾力克就行了吗?我知道了!」
……好像也不算错,就这么着吧。
蒂娜用力点头并向我飞扑过来。
我慌忙躲开,转到蒂娜身后。
「鬼在这里,在我拍手的方向」
在蒂娜背后拍手煽动她。但蒂娜并不觉得这在煽动吧,笑着追赶着我。
「等等——!啊哈哈——!」
蒂娜开心地追着我。
有身高差在,三岁的女孩子追着一岁的男孩子要是认真地话,一岁的男孩子很快就会被抓住,但我有在锻炼所以没那么容易被抓。
认真跑起来可能我会比较慢,但这是捉迷藏,只要不被蒂娜抓住就行。
用最低限度的动作避开跟孩子一样一直线跑过来的蒂娜并且转到她身后。
这比想象更能当作训练。多少回想起了前世的感觉。
如此一会后,我能够闭上眼察觉到蒂娜的动作并进行回避。
想再继续回忆前世的感觉,但蒂娜她突然不动了。
觉得奇怪睁开眼后,看到蒂娜站在那里,充盈在眼眶中的泪珠快流下来了。
「呜呜,艾力克逃跑了……我不要……」
糟糕!做过头了!?
我停下来等着蒂娜冲过来。
蒂娜用比刚才要蛮的速度冲过来,但我没打算逃,就这样等着蒂娜。
然后蒂娜抱住我的身体后,快哭的面容一下就像骗人般换上了满脸笑容,紧紧地抱住我。
「艾力克……诶嘿嘿……!」
一边这么说一边用力抱住我。
……虽然被抱着脑袋,但毕竟我的错,就老老实实承受吧。
我这么想着,在蒂娜的拥抱下,尝试在痛苦状态下进行魔素操纵。
=====================译者吐槽==============================
艾力克死鱼眼.jpg
===========================================================

我三岁了。
身高比一岁时高了不少,也长了肌肉。
比一岁时能够跑更久,也可以做更多肌肉训练了。
然后现在,我在绕着村子跑。
虽然匀速跑,但不时通过全力奔跑,给身体增加负荷来锻炼。
这是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村庄,绕村子周围大致跑一圈也不到两公里。
人口约100人,村子四周被森林包围。
不时会有野生动物或魔物从森林跑进来捣乱,每次都要修整田地,大家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
有几名猎人——像我老爸这样的人在,最近似乎没有受损。
然后有个人跟在正奔跑着的我身后。
「艾力克……等等……哈、哈……」
是大了我两岁的青梅竹马,已经五岁的蒂娜。
自我不在家里的庭院,而在这村子周围跑后蒂娜也跟了过来。
本来跟蒂娜在我家庭院一起玩,就跟一起训练一样。
所以虽然跟来,但相当勉强。因为我有意识地训练,我即使小两岁但却更有体力。蒂娜虽然不及我,但还能跟上。
「好……跑完今天的份了」
「哈……哈……好累……」
到我们家门前后蒂娜像瘫了一样倒在地面。
说是我们的家说得好像我们住在了一起。不过只是指隔壁邻居的意思。
我在躺倒的蒂娜旁边一边做调整操一边保护蒂娜。
习惯了的蒂娜,跟平时一样稍微休息后站起来跟我一起做调整操。
「艾力克为什么那么轻松……明明比我要小」
「因为跑了很多」
我用小孩子语气回答。虽然觉得一般的三岁儿童会更小孩子语气,但我前世可是超过二十岁的大人,要演到这地步太丢脸实在有难度。
「唔,没法接受」
蒂娜鼓着腮帮子,身体诚实地表达着「我不爽」的样子,让我觉得她很可爱。
这个村子跟之前说的一样,人口还不足100人,孩子也只有我和蒂娜。
我和蒂娜的父母孩子年龄相近而且还是邻居,关系相当融洽。
我们两个相处得也相当融洽啦。刚才虽然说没一起住,但最近蒂娜经常住我家,和我睡在一起,所以跟一起住差不多。
虽然蒂娜有抱人癖,但连睡着都抱着我实在很辛苦……不过,看了那可爱的睡脸我努力忍了下来。
总之一身汗,所以去家里洗澡吧。
「蒂娜,去洗澡吧」
「喂,艾力克!要叫我姐姐!」
「……姐姐」
「嗯!真拿你没办法~一起洗吧!」
最近,蒂娜老要我叫她姐姐,纠正了我好几次。
契机是,蒂娜听到我妈妈和蒂娜妈妈聊天。
『小蒂娜和小艾力克一直在一起,关系真好呢~』
『确实,也没有其他同龄的朋友,所以跟邻居小艾力克关系那么好真是太好了』
『我也觉得~。一直在一起,两人看起来就像姐弟呢~』
『不过小艾力克很沉稳,所以我家蒂娜看起来像妹妹呢』
『确实~小艾力克似乎很冷静呢。不过跟蒂娜有身高差所以看起来还是弟弟~』
『真希望蒂娜也学学他』
蒂娜在客厅听到两位母亲对话,就问我姐姐是什么。      
我适当地回答带过时,老爸也来了,蒂娜就问老爸同一个问题。
『姐姐就是!能被艾力克依赖的女人!!如果成为帅气的女人,肯定会被艾力克一直崇拜吧!』
他这么大声说完就笑着离开了。是这给了蒂娜什么灵感吗?蒂娜为了成为我姐姐而跟着我训练,还像刚才那样强制我叫她姐姐。
虽然觉得她微妙地不太明白我老爸说的话,但……蒂娜高兴就好。
我觉得叫蒂娜姐姐很害羞而不想叫,拒绝了几次,但怕她哭,最近有尽量这么叫她。
虽然害羞的感觉还没完全消除,但总比害她哭强吧。
我和蒂娜关系超好的在家里的庭院洗澡。
我跟平时一样只脱掉上衣用湿毛巾擦身体,但蒂娜是扒光了直接拿水从头浇下来冲澡。现在有点热,所以冲冷水很舒服吧。
「嗯~~!好舒服——!!!」
蒂娜及颈的茶发会被淋湿贴在皮肤上,觉得会不会有点碍事,不过毕竟是女孩子,应该没问题吧。
蒂娜才五岁,所以不会特别在意,但一直看着总觉得自己像个变态,所以我马上移开视线擦拭自己的身体。
然后我利用毛巾又开始魔法的训练。
现在用的毛巾,是用魔法弄出的水打湿的毛巾。

我训练魔法已经经过了三年。
可操纵的魔素量已经超过了前世。
虽然前世增加魔素量的训练持续了快三年,但现在效率更好所以超越了那个阶段。
然后现在不仅操纵魔素,还努力地进行魔法训练。
这样一来,魔素的质会提升,训练的质量也会提高,成长得也会更快吧。
目前为止,魔法方面还算顺利。
接着是想快点有把剑……不,木剑。
为了能快点接近前世的技术,我想尽早开始剑术的训练。
关于剑术,不像魔法那样可以考虑有效的练习方法。
仅仅只有每天反复练习。这就是训练剑术的方法。

──剑之道没有近道,也不会绕远路,只有沿着一条路走到最远。

这是前世的老爸说过的一句话,也是最能留在我心里的话。
老爸死后我仍相信着这句话,剑术的训练一次都没偷懒过。
多亏这样,我自认我的剑术相当厉害。
但是……我这三年间都未握过剑。
这可是个大打击。一想到偷了三年懒就浑身发抖。
前世为了磨炼剑术花了超过十年的岁月。
与魔法不同,这幅身躯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多优势,反过来身体能力比前世更差,所以说不定要花些时间。
但是……时间不多了。
剑术是只有一条路,没有近路,也不会绕远路。
那么就沿着这条路——全力冲刺吧。

虽然还没拿到木剑,但感觉和老爸说想接受特训马上就能拿到。
毕竟我老爸是那种性格。
『哈哈哈!你说想当真汉子吗!可以!马上开始练习吧!!』
他大概会说着这样的话,马上将剑给我吧。
开始时一起训练也不坏。前世一次都没跟老爸一起训练,会成为不错的特训吧。
「呐,艾力克」
「嗯?怎么啦?」
我正想着快点开始练习用剑时,蒂娜似乎已经冲完澡穿上衣服了。
「艾力克要练习摸发(?)吧——」
「嗯,没错」
之前在蒂娜面前用过魔法,当时被连珠炮问得我全部都说出来了。
然后没封嘴,所以蒂娜兴冲冲地告诉老爸我会用魔法。
不过,嘛,老爸跟平时一样说了句「不愧是我儿子!」就没后文了。
嗯,不愧是我老爸。
「也教教我——!」
「教蒂娜?」
「教姐姐!」
「……教姐姐?」
「嗯!」
怎么办……。
我虽然前世会用魔法,但并不能算是擅长,因此基本靠一把剑进行战斗。也就是用魔法生火会比划火柴要快点的、生活魔法的级别吧。
然后现在,虽然魔素的量比前世要多,但是魔法还没有达到前世水平。
所以我还没擅长到能教人。能教的最多也就是最初感受魔素的方法和操纵魔素的诀窍。
不过……也是。
「可以哦,来学吧」
「真的!?太好了——!」
蒂娜开心得在那里跳来跳去。
几年后……到那时之前能让蒂娜多少变强一些,或许就能放心吧。
不、不管蒂娜是强是弱我都会保护她,但是有备无患。
这么想完,我教蒂娜感知身体中的魔素的诀窍。
「……这样就能感觉到了哦,懂了吗?」
「唔——好难啊——」
蒂娜闭着眼睛,尝试感知体内的魔素。
算了,我想也不可能一开始就那么顺利。
前世的我也是开始一周后才能感知到体内的魔素。
十五岁的我都花了一周,现在五岁的蒂娜要能感知魔素一般来说要一个月,最快也要半个月吧。
而且才五岁的孩子,应该没办法长时间努力去做一件事吧……嘛,积土成山,三个月能感知到魔素也就不错了。
而且花那么久,办不到的人还是办不到。完全没才能的人一辈子都用不了魔法。
蒂娜要是多少有点才能就好了……。
然而,当时的我还没想到──。
──终有一天我会后悔教会蒂娜魔法。


教蒂娜魔法后过了两年。
也就是我现在五岁,蒂娜七岁了。
之前我的个子极矮,所以都是仰视状态,不过现在只差了十公分左右,已经不用到仰视了。
这对我的精神也是件好事。再怎么像姐姐,跟蒂娜身高差距那么大还是挺受打击的。
虽然一直在说,但我的精神是超过二十岁的大人。加上这边的年龄都快过三十了。
只有精神是大人的我被小孩子俯视……总觉得很受伤。我还是个小男孩啊。
虽然我矮小,但这两年内发生了比身高更让我精神受到打击的事。
现在,我和蒂娜都跑完步,在家里的庭院练习魔法。
最近,生活魔法已经跟前世差不多了。
也就是——魔法的质应该也跟前世一样了。
连自己都没想到才五年就成长到这地步。这还真是让人高兴的误算。
蒂娜在我旁边……发动一样的魔法。
「艾力克——可以涌出水了哦……」
「……嗯,蒂娜真厉害」
「诶嘿嘿,艾力克也试试嘛——」
蒂娜放平手,水溢出流到了地面。
我也发动魔法,有水涌出,但……也就从食指流出一点点的程度,水量少得无法和蒂娜比拟。
「艾力克的好少——!」
「……确实」
──这就是这两年打击我精神的事。
如现在所见——蒂娜才花两年就超过了我的魔法。
我这五年间……不,加上前世练习了有十年以上,蒂娜却只花两年就赶超了。
准确的说是魔法的质赶超了,我毕竟提升魔素的量五年,蒂娜练习不到两年,还是不如我多。
不过,魔素的量赶超也就时间上的问题了。
我已经后悔教蒂娜魔法了。没想到那么轻松就被赶超。
没想到蒂娜那么有魔法的才能,我的玻璃心都碎了。
魔法被七岁的孩子赶超真的……很难受。
「你看你看,艾力克,叶子飞起来了哦——!」
「……嗯,这样不就多少能打扫干净树叶了吗,真厉害」
「姐姐很厉害吧——!」
蒂娜仿佛在说快夸我快夸我地满面笑容地跑到我身边。
「嗯,姐姐真厉害呢」
给蒂娜摸摸头夸奖她。
心情过于复杂有点难受,但蒂娜被摸头后也许因为很舒服,会笑得很可爱,于是还是忍不住就摸了。
蒂娜没有恶意,每次因比我厉害而自豪都很可爱,但是果然还是心情复杂。
如果这是挖苦的话我还能应对,但是……年幼的蒂娜不会做这种事,只是觉得我做不来而已。
我正跟蒂娜一起训练魔法时,老爸带着重重地脚步声来到庭院。
「艾力克!在训练吗!蒂娜小姑娘也在训练啊!这才是艾力克的姐姐!」
「嗯,在训练哦——」
「好,不愧是你!」
老爸粗暴地在揉蒂娜的头。
蒂娜的头不住地动看起来好像很痛,但她应该意外地喜欢。
她高兴的喊着「呀——!」并接受了。
但老爸一摸头蒂娜的头发就会乱,母亲跟老爸说过别这么做,但完全没有住手的意思。
他也会轻轻摸我的额头,但从前世开始我就有点讨厌被摸头,所以会躲闪着把头从手上移开。
「艾力克,今天也来训练剑术吧!」
「嗯!我知道了」
两年前,我跟老爸说想要他叫我剑术,他马上就开心地表示要教。
『才三岁就申请想学剑了!这才是我儿子!是男子汉!!』
……嘛,多亏这基本跟预想一致的反应,才终于能练剑。
母亲有反对,但因为是我先说的所以没有强行阻止。大概,如果老爸强行要教就会阻止吧。
因此,老爸在庭院里亲手给我做了个跟我差不多高、类似于稻草人的东西,我就是对那稻草人挥木剑来练习剑术。
木剑也是老爸亲手做的。老爸虽然外貌强悍但意外有灵巧之处。
老爸应该希望我尽早拿真剑,但这被母亲阻止了。
我其实也想拿真剑,但这身高这体格,如果力气还不够就拿沉重的真剑练习说不定会养成坏习惯,所以我只能忍耐。
变成孩子后第一次挥剑时吓了一跳。我切身感受到自己因三年没挥剑而变得相当迟钝。
这两年间基本没有一天不拿剑,但剑法和前世相比还是差得很远。
其实还想每天多挥些剑,但被妈妈阻止了,我的体力也还办不到所以现在处于忍耐时期。
到底得花几年才能要取回前世的直觉呢……。
「没错!就是那里!再用力砍深点!!」
无视隔壁大喊的老爸,我以我的方式继续训练。
我想老爸是靠蛮力压制的风格,拿的武器也是比自己还高的两米巨剑。
不过我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相反,是通过技巧刺入对手要害。所以剑也没那么大,比一般长度再短一点就正好。
所以我下意识用最快的速度紧凑型挥剑锻炼,但……。
「那么小家子气的挥法是什么鬼!?多用点力去挥剑!!」
老爸好像不喜欢这样,一直在提醒我。
实在没办法一直无视他,就只在老爸在的时候照他说那样挥剑。
「好!就是这样!!我之后有工作,要继续努力哦!!」
老爸离开庭院的同时我叹口气,无视老爸的教导继续按自己的方式练剑。
无法否认,这也是取回前世用剑直觉进展变慢的原因之一。
不过,老爸也是觉得好才这么说,实在无法糟蹋他的心意,还真是困扰啊。
「艾力克好帅——我也想练剑」
隔壁看我练剑的蒂娜好像觉得很好玩般地嘟哝道。
老爸也想过教蒂娜剑术,但被妈妈和蒂娜的妈妈阻止了。
是觉得女孩子挥剑太野了吧。而且过普通生活的女性挥剑也没什么意义,这个话题就结束了。
反过来还会增加多余的肌肉,所以一般女性不太愿意去做吧。
所以蒂娜说想练剑,但被父母阻止无法练习。
「我觉得蒂娜……姐姐练习魔法就好了。能用魔法也很帅哦」
「是吗?唔,我知道了!姐姐也要加油!!」
蒂娜开始练魔法了。
说不定我练剑的时候蒂娜在练魔法,魔法的技术会被拉开,但我回去也有在家里练魔法所以没问题。
……我练魔法的时间绝对比较长,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差距呢。
果然是才能的差距吗……搞不懂。


我八岁了。
个子长高了很多,外貌也清秀了。果然跟前世一样长得像妈妈,外貌与其说帅气还不如说可爱。
我现在,在庭院里以自己做的稻草人为对手训练。
「呼……」
吐气后放松到极限──。
腰里别着真剑,没有拔鞘,手也没放在剑柄上,放松身体,自然地站着。
盯着眼前的稻草人──。
然后——拔剑。
真剑已经挥完,静静地把它又收回腰间。
然后身后的稻草人自身体一分为二,上半身掉落在地面上。
──居合斩。
一刹那把还收在鞘里的剑拔出、挥砍。
技巧仅此而已。
和稻草人的距离缩短到呼吸之间,拔剑砍出。
砍完后越过稻草人,最终变成背对稻草人的状态。
「啧,太慢了」
咋舌后查看身后的稻草人。
就算看切口砍得也不是很好。
今天是第一次试着用真剑居合斩。
真剑是几个月前从母亲那里得到使用许可而拿来练习,不过一开始还不习惯,所以还是和平常一样挥剑锻炼臂力。
然后习惯后,今天就试试居合斩,但慢得和前世无法比拟。
单论速度连前世的两成都不到。
而且——我用手擦擦额头的汗。
才挥一剑就那么疲劳,体力和力量也完全不行。
必须多锻炼一些……。
已经十岁的蒂娜在旁边看着,啪嗒啪嗒地向着这边拍手。
「艾力克好厉害!拔剑速度快得我都看不见了哦」
「谢谢你,蒂娜姐」
蒂娜红棕色的头发已经很长,就在脑后绑了个马尾。
感觉就像乡下开朗的女孩子,非常可爱。
蒂娜学会了如果我不叫她姐姐她会一脸悲伤,让我觉得很有罪恶感的高级技巧。
所以我最近都理所当然地叫她「蒂娜姐」了。
「剑能砍那么快啊。完全比魔法快」
「确实。魔法虽然威力和规模大,但是发动要慢得多」
我也锻炼了不少魔法,但如刚才所说,魔法发动果然慢。
魔法根据威力和发动难度划分了阶级。
从下到上,分别为:
下级魔法、中级魔法、上级魔法、最上级魔法、王级魔法、精灵级魔法、神级魔法、
大致这样。
威力越大,发动魔法时间越长。
人类能学会的最高等级为王级魔法,只要会用王级魔法就能名留青史。
我现在能用到中级魔法,但前世只能用到下级魔法。我想这也算进步。
但如刚才所说,中级魔法发动有点慢,所以用剑去看速度要快得多。
说不定能稍微用点魔法,在战斗中遮挡视线,这就拿来当之后的课题吧。
「给,这是毛巾。冷却过了哦」
「蒂娜姐,谢谢你」
我接过蒂娜用魔法沾水冷却的毛巾,擦擦脸上的汗。
用冰冷的毛巾敷着发热的脸。流汗后这么做真的好舒服。
那么机灵,真的像姐姐一样可靠。
我和蒂娜在庭院里聊了一会,就听到老爸那吵死人的脚步声。
「艾力克!我现在要去森林!要跟我去吗!?」
「!嗯,要去」
不久前老爸就带我去森林了。
想办法说服妈妈,妈妈才决定妥协,表示如果只是看老爸猎人的工作就行。
不过我瞒着母亲,平常也会去狩猎魔物。
我想都去到森林了,不狩猎魔物就没法训练了吧,就跟老爸说我也想和魔物战斗、
『这才是我儿子!!』
地一口答应了。当然,老爸也没有告诉妈妈我也有狩猎魔物。
「迪安叔叔,我也想去!」
「唔!是吗……」
老爸抚着下巴乱糟糟的胡子思考。
其实蒂娜之前也说想去森林,但被妈妈和蒂娜的妈妈猛烈反对。
所以蒂娜一次都没进过森林。
「叔叔……不行?」
「唔……!」
蒂娜仰视着拜托老爸,必然变成抬眸仰望地,老爸视角看起来非常可爱。
蒂娜应该不是故意卖萌的吧。最近我相当怀疑这是不是真是无意识这么做的。
「我知道了!就带你去吧!别告诉……你们妈妈啊」
老爸受不了蒂娜的可爱,决定带她去。完了还让我和蒂娜保密。
「嗯!谢谢叔叔!」
蒂娜很开心地笑着约定了。我也有让老爸瞒着我打倒魔物的事,并没打算要说。
「好……那就安静地走,别被发现吧」
老爸不像平时大喊大叫,连脚步声都极力隐藏起来,离开家的庭院前往树林。我和蒂娜也在他身后跟着。
离开家走几分钟,马上来到围着村子的栅栏。
「好,走到这里就没问题了吧!那么我们走吧!蒂娜小姑娘也别离开我哦!」
「嗯!」
我们跟在老爸身后,走近森林。
一开始蒂娜还开心地小跳步前进,但好像感受到我和附近的氛围,静静地跟在了我们身后。
老爸也不像平时那样,完全没弄出吵耳的脚步声,消除气息在树林中前进着。
我想,真不愧是专业的猎人,了解森林的危险程度。
走了几分钟后——老爸停下脚步。环顾四周跟在后面的蒂娜差点撞到老爸的背,被我拦下了。
「……老爸」
「啊啊,两点钟方向,距离六十——有赤熊」
我也看著同一个魔物。感觉旁边的蒂娜看着魔物的方向屏住了呼吸。
赤熊。
体表长满红色体毛的熊之魔物,体长约三米。
也长得很雄壮,就算从远处观望感觉也有我和蒂娜的三倍大。
「麻烦了,这种村子附近有那么大的赤熊在,不知何时会跑到村子来啊。不保证猎掉的话……」
「确实……!老爸,它身后!」
「嗯?……!是幼崽吗……」
因为藏在三米高的赤熊阴影处没注意到,但它后面有个约一米高的幼崽。
这个赤熊幼崽的体型也比我和蒂娜要大。
「麻烦了。赤熊母亲保护幼崽时性格会变得很暴躁。你们小心。就算如果发出一点点声音──」
──被发现了。
虽然知道老爸想说什么,但——我和老爸突然听到身后响起“啪嚓”的声音。
两人立即回头。
蒂娜因赤熊的魄力后退时,踩到了地上的树枝。
「噫──!」
是因为一起回头吗,蒂娜差点喊出声来,被我用手捂住了。
捂住蒂娜的嘴后,回头看向老爸那边。
老爸正在观察赤熊,对我们放平手做出了「停下」的手势。
……应该暂时没反应,老爸放下手松了口气。
「好危险啊。要被发现就麻烦了」
「要怎么收拾?」
我把手从蒂娜的嘴上拿开,对老爸问道。
「其实我想通过远距离攻击干掉它们,但是我没这种手段。有会用弓箭的猎人同伴,但现在也没法带他过来」
老爸用手托着下巴思考。如果能一口气接近一击干掉是最好的,但多半接近期间就会被注意到,没办法一击打倒。
如果没杀掉,乱闹起来说不定我和蒂娜都会受到波及。
老爸大概是这么想吧,我提议道。
「由我和蒂娜姐先用魔法攻击如何?」
「嗯?能行吗?这个距离能够到它吗?」
「可能杀不掉,但我想能造成致命伤」
「是吗。小蒂娜,能行吗?」
老爸询问有点害怕的蒂娜。
就算被这么说,蒂娜也好像对自己的魔法没有自信,在犹豫自己该怎么做。
「蒂娜姐,没事的。蒂娜姐比我更擅长魔法,自信点吧」
「艾力克……」
「就算失败也有我保护」
蒂娜直视我的双眼。那双眼睛里已没有了怯意。
「……嗯,我知道了。我要上了,艾力克」
「好的,老爸」
「我知道了。我会追击,所以不用担心失败哦」
老爸这么说完,离开我们身边,慎重地接近赤熊到极限。
看到老爸停下脚步,我和蒂娜准备用魔法。
虽然我和蒂娜并排咏唱魔法,但……我知道旁边的蒂娜在发抖。
我静静地握住蒂娜的手,让她安心。
蒂娜有些惊讶地望过来,我让她看到自己的微笑。
然后,蒂娜的颤抖完全停止了。
「要上了,蒂娜姐」
「嗯!」
我和蒂娜同时咏唱魔法名。
『刃风!!』
   
我们的头发被吹起,向六十米外的赤熊射出化作利刃的风。
听到风砍中的声音的同时——血液从赤熊的身体里喷涌而出。
三米的赤熊母亲的身体,被『刃风』一分为二。
约一米的幼崽虽然也有血从身体喷出,但不至于殒命。
突然被迷之攻击袭击的幼崽痛得想大叫,但——紧接着,被接近的人吓得扭头想跑。
「不会让你跑的!哼!!」
老爸举起他的大剑,爽快地仿佛要击碎它般地挥了下来。
比赤熊幼崽还要大的大剑把赤熊的身体一分为二。
老爸带着一身鲜血确认那两头是否已经毙命。
「好,没事了,你们也是!」
听到这话我和蒂娜走近老爸。
越是接近血腥味越重。
「不愧是我儿子!能把大的那头赤熊一分为二!就算是我也没法劈开这种尺寸的怪物!小蒂娜也做的很棒!」
老爸这么夸奖我们,但老爸完全搞错了。
「老爸,我的魔法击中的是小的那只。是蒂娜姐的魔法把大的那只切开的」
「什么!?」
老爸惊讶地大喊。
我和蒂娜发射的是『刃风』。
是风魔法的中级魔法。
虽然是一样的魔法,但是不同的施术者威力居然有如此大差异。
我放出的只能让小的那只负伤,蒂娜放出的威力却大得能让大的那只赤熊一分为二。
蒂娜还没只学到中级魔法,但威力已经达到上级魔法了。
三年前还是我魔力量比较高,但我魔法已经没有能赢过蒂娜的方面了。
明明是我先练魔法的……真残忍。
「是这样啊……」
老爸摆出稍作思考的样子对蒂娜说道。
「小蒂娜……将来,有打算当猎──」
「算了吧,老爸」
我阻止老爸邀请蒂娜当猎人。
「为啥!?有力量的话女孩子也没所谓!如何,小蒂娜!」
「那个,不要」
「呜,说得那么干脆……」
这是当然,一般的女孩子也不想干这么血腥的职业吧。
然后老爸扛着大的赤熊,我扛着小的赤熊回村子了。
虽说是凶狠的魔物但肉也是能吃的,因此拿回去村子后大家也会很开心。
然后离开森林回到村子时,因为老爸扛着只大赤熊太过显眼,马上就被村子里的大家包围住。
「哈哈哈!村子里的各位!!今天有熊肉分,大家期待吧!!」
老爸被大家包围,得意忘形地大喊道。
之后才注意到妈妈冒着可怕的寒气逼近。
「亲爱的……!」
「嗯?噫!?赛琳娜……!」
包围着老爸的村民们一看到母亲立即飞速退散。
「把别人家的女儿带到森林,还狩猎那么危险的魔物……?」
「你,你误会了!这只魔物就在村子附近所以没办法……!」
「不用解释!给我在这里正坐!!」
扛着三米大的魔物的男人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已然不见踪影。
============================译者吐槽======================
其实并不存在拔剑术,日本人有“剑道”,所以他们说到剑都会想到“居合斩(拔刀术)”,可能会无意识搞混。
但是而拔刀术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单面刃以及略弯偏薄的刀鞘和刀身,甚至可以说,日本刀本来就是为拔刀术设计的。
而直身双面刃的剑会因为直身和中轴偏厚的剑身反而减慢拔剑速度,根本无法达到拔刀术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一般我们在一众作品中经常看到的都是用剑的爱拿在手里,而日本刀都爱别在腰间的原因。
===========================================================
「小艾力克,生日快乐——!」
「艾力克,生日快乐!」
「谢谢你,妈妈,蒂娜姐、」
今天,我终于十六岁了。
我前世,从未忘过——这一年。
今天妈妈、老爸以及蒂娜双亲用惊喜的方式为我庆生。
「艾力克!这是我为了你在森林里猎来的猎物!今天可以放开肚皮吃肉!」
「小艾力克,虽然肉也不错,不过也要尝尝我和小蒂娜一起努力做的蛋糕哦~」      
「我觉得做得应该很好吃,方便的话就尝尝看吧」
「嗯,谢谢你,老爸。既然是蒂娜姐做的,我很乐意吃。」
老爸还是比平时还要吵,妈妈虽然被吓到,但还是笑着看,今天不像要阻止的样子。
蒂娜的父母似乎把我当成自家孩子一样为我庆祝。蒂娜也像是自己的事一样,为我的十六岁生日而高兴。
我比什么都要感到开心——脑海中却冷静地思考着明天的事。
明天——说是我前世最渴望力量最懊悔的一天也不为过。
失去一切的日子,就在我十六岁生日的第二天。如字面意思,『到死都忘不了』。
我自诞生在这个世上,就在为了明天而变强。
当决定拯救一切时,首先就得从拯救这十六岁时发生的事开始。
没事的,已经充分做好明天的准备。
前世对我来说就像在生日第二天跌入地狱,但一想到正因为是第二天才能清楚记得,又总觉得和其他时间相比,幸好这是个容易记的日子。
「艾力克?怎么啦?」
「……嗯?啊,没,没什么」
在想明天的事时,蒂娜觉得我的样子怪怪的而询问我。
必须小心啊,我可不想让蒂娜和妈妈她们担心。
就算我把明天要发生的事和这里任何一个人说,她们也很难会信。而且就算他们信了,村子里的大家也未必会相信并采取行动。
所以我没把明天的事告诉任何人,尽可能地背地里偷偷处理掉这件事,但又觉得实在不可能,所以转念用其他方法保护村子。
「大家,谢谢」
为了不让为我庆祝生日的大家担心,我笑着度过了这段幸福时光──。

当晚。
我一个人来到森林。
明天,就有大批魔物袭击这个村子。
明天中午,就会有数百只魔物踩倒围着村子那些破破烂烂的围栏朝村子涌来。
这我在出生前就知道了。所以才如此训练变强。可是……。
「好奇怪……」
我为防明天的事,想尽可能减少魔物的量而趁夜来到附近的森林。
可是,寻找几十分钟却一只魔物都没找着。
平时如果来到森林那么深处,应该已经遇到了好几只。
而且魔物大多是夜行性生物。白天也会移动,但夜晚通常会更加活跃。
特别是在这森林里有夜视力很好的黑色的夜羽鸟等,动作敏捷却能混入夜色的麻烦魔物,可……一只都没看到,太奇怪了。
「这是明天袭击的先兆吗?」
冷静想想太奇怪了。
我自在这村子诞生以来,前世也好今世也好,之前从未发生过明天将要发生的那么大规模的魔物袭击。
至今虽然有发生过,不过也就几只魔物为了破坏田地才跑到村子来的程度。
没魔物到这程度实在太奇怪了。肯定,是跟明天的魔物袭击有关吧。
「这个村子,到底在发生什么?」
一边这么想一边在森林里再转一转尝试搜索,但果然还是一只魔物都没找到。
没办法开始照原路返回——瞬间,我察觉到了视线。
我立即转身并把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环顾四周……但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我确实有感受到视线,是我神经过敏了?
不,刚才的视线与其说是被魔物看着,更接近于被人看着。
我暂时保持临战态势,毫不放松警惕地待命,但并没有什么发现,于是将手从剑柄上移开。
果然是神经过敏了吗?搞不好是因为想太多明天的事变得疑心生暗鬼了。
算了,回去睡觉吧。
明天就要发生第一个改变今生的大事,如果因为睡眠不足使不上力就本末倒置了。
我抱着疑问离开了森林。
   ◆ ◆ ◆
「嗬,既然能察觉到这种程度的气息……嘿嘿嘿,没准会很有趣啊」
   ◆ ◆ ◆
我回到家,为了不惊醒爸妈,踮起脚尖静悄悄地通过双亲的房间,回自己房间。
走近自己房间看向床时,蒂娜已经在上面睡着了。
虽说自我三岁起就跟蒂娜一起睡,但没想到我十六岁、蒂娜十八岁了都还睡在一张床上。
不记得前世是怎样的了。记得一起睡过,但有没有关系好到一直这么睡就不知道了。      
小心不弄醒蒂娜地钻进被窝,睡蒂娜旁边。
「嗯,艾力克……」
钻进被窝时听到蒂娜这么嘟哝。
还以为她醒了,不过好像只是梦话。
「诶嘿嘿,好可爱……」
……在说我吗?
虽然不太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大概在做梦,正睡得一脸幸福的蒂娜很可爱。
看着蒂娜幸福地微笑着的脸,我小心不吵醒她,轻轻摸了摸头。
因为睡着时会解开辫子,就算头发比孩提时长,抚摸时也不会缠住手指。
即使睡着也知道我在摸头吗,她好像很痒地扭动身体「嗯~」了一声,身体就往我这边凑了过来。
我看着如此可爱的蒂娜,陷入沉思。
明天……如果没防住魔物的袭击——我就会失去这份笑脸。
不,我已经失去一次了。
前世,我没有任何力量。村子被魔物袭击时仅仅只在恐惧、犹豫是否逃跑。
老爸和其他猎人们想办法击倒魔物让村子的大家逃跑,但很快就因为魔物的量超过极限,一个个死了。
我记得老爸战斗到了最后都没倒下。
『赛琳娜!!快带上艾力克他们逃走!!』
看着老爸战斗到最后的背影,我被妈妈和蒂娜带着穿过村子,在森林中奔跑。
然而,不知不觉中被魔物追上了……妈妈把自己当做诱饵,和我们分开跑了。
『小艾力克,小蒂娜……我爱你们』
我至今也无法忘记,和蒂娜一起跑时,听到身后传来妈妈的惨叫声以及……声音突然中断变得寂静的森林。
然后虽然之后我们也拼命奔跑,但很快就被追上了。
被逼到悬崖边后,蒂娜——抱着我跳下了悬崖。
『我不会让艾力克死的……要活下来……!』
蒂娜紧紧地抱着我跳下山谷,我受到强烈的冲击昏了过去。
之后,我虽然满身是伤但还是活了下来。据发现我的人说,如果没有马上给我治疗,我已经死了。
然后我能活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多亏了蒂娜即使断气,仍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
我被救了。被老爸、妈妈、还有蒂娜。
没有任何力量的我,只能被救。
既没有老爸那样打倒魔物的力量,也没有妈妈那样为保护重要之人牺牲的觉悟,更没有像蒂娜一样即使自己赴死仍要保护他人的勇气。
现在,改变自己的机会来了。
不想再有这样的回忆了。
一定会拯救的,拯救村子的大家、老爸、母亲。
因为——我不想失去眼前正睡着的,蒂娜的笑脸。

我这么发誓后,蒂娜像平时一样抱着我,我一边感受着蒂娜的体温,一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译者吐槽===============================
你(前世)亡妻在天上看着你呢,你也该学学避嫌了吧喂!!!
====================================================================
   ◇ ◇ ◇
我小时候记得最清楚的,是和某个男孩子初次见面时的事。

某天,爸爸带着我去隔壁家。那天是搬家当天,应该是跟周围打招呼。
去隔壁家时,被一个感觉很温柔的女性迎接,进入家里后,有个外貌很恐怖的男人在。
我记得因为太害怕而躲到了爸爸身后。
然后在爸爸他们聊天时,我看到房间里的小婴儿并走近了他。
后来听说才发现是男孩子,不过第一次见时我记得我误以为他是女孩。
样子很可爱,水灵灵双眼直看着我。
因为太可爱所以抱住了他,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么用力抱住那么小的婴儿,他也太可怜了?

自和那个男孩子——艾力克相遇之后,我几乎每天都去隔壁家找艾力克玩。
当时虽然没有意识到,不过我从艾力克那里,感觉到了不像婴儿或孩子的『什么』。
我在院子里玩耍时夸张地摔倒,因为膝盖破了哭鼻子时,最快来到我身边的就是艾力克。
虽然才两岁,却用水清洗我的膝盖。
当时我看到有水从艾力克的手里出来,一边哭一边问后,他告诉我这是魔法。
摸发是什么?
为什么会用摸发?
询问艾力克后,他全部告诉我了。
比我还小两岁,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东西呢,真是不可思议。
后来,我也经常和埃里克玩,听到了很多东西,也学到了很多。
有次,我听到妈妈们说我们像姐弟一样,当时附近只有艾力克的爸爸在,只好试着问他那是什么。
他说那是『可以被依赖的女人』。
当时我才发现我一直都依靠着艾力克,这次我想作为姐姐被艾力克依赖。
艾力克一直有跑步所以我也跟着一起跑,艾力克练剑时我也想去练,不过被妈妈她们制止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起训练从艾力克那里学到的魔法。
一开始不太顺利,不过才一天就一下子明白了魔法是什么,渐渐地就变轻松了。
不过一起进行魔法训练时,不知为何艾力克一脸复杂地看着我。

艾力克的爸爸是我们村子为数不多的猎人之一。
虽然详细内容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去打倒森林里危险的魔物或动物。
把打倒的魔物或动物的肉均分给村子里的大家,深受村民们信赖。
艾力克好像也会跟着做这份工作,所以我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情况变多了。
我十岁时,第一次跟着去做这份工作。
瞒着父母偷偷跟艾力克去森林里很开心,开心得想在森林里蹦蹦跳跳地走,不过艾力克和叔叔都一脸严肃,所以我也静静地跟在了后面。
突然艾力克和叔叔停下脚步,正觉得不可思议,看向两人看着的方向后,有个巨大的魔物。
应该是叫赤熊的魔物,好像即使是在这森林里也是很危险的魔物。
讨论结果,是执行我和艾力克施放魔法先行攻击,然后由叔叔收拾掉的作战。
虽然我为初次杀死魔物、以及如果失败该怎么办而感到不安,但艾力克看着这样的我,牵住了我的手。
之前我们也牵过手,但艾力克来牵住我的手还是第一次。
我虽然很惊讶,但之前的不安就像骗人般消失了,不觉间颤抖也停下来,我能够直面魔物明确地发动魔法。
结果我的魔法将赤熊妈妈两断,而赤熊幼崽被艾力克的魔法造成致命伤后,被叔叔解决掉。
之后,因为看过我的魔法,叔叔问我想不想当猎人,不过之前艾力克也说不想当猎人,所以我也拒绝了。
回到村子后,爸爸妈妈有点生气。害他们担心了。
我也为偷偷去森林而道歉。
不过,去了森林才知道,果然艾力克变得非常可靠。
为了让颤抖的我冷静下来,不仅跟我说话,还握住了我的手。
我还是想让那么可靠的艾力克依赖我。
所以我是不会放弃成为姐姐的。

自第一次去森林那天起过了几年,我十八岁了。
然后今天是艾力克、我弟弟的生日。
「艾力克,生日快乐!」
刚开始遇到那小婴儿现在已经十六岁,可爱的面庞现在也变得有点男人味了。
虽然一直比我矮,不过现在长得比我高大了。根据叔叔的身高来看,我想艾力克还能长得更高大。
「谢谢你,蒂娜姐」
虽然已经长得比我高,但艾力克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笑着对我道谢。
看着这份笑脸,我也笑得更深。
如果这份幸福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我一边这么想,一边为艾力克庆祝生日。

……最近看着变帅的弟弟为什么会心跳不已呢?
要跟妈妈商量一下吗?
=====================译者吐槽=======================
骨科欢……哦,不对,本来就不是亲姐弟……
有点担心和前世女友相遇后的剧情……
=====================校对吐槽=======================
对比后可以看出来,和web与文库的区别不同,羊羹画漫画时对原作真是进行了相当大的改编,刚转生后以及杀熊那里甚至改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但说实话改得还挺顺的,不愧是长年和MITA合作的画师,很清楚怎么表达人性。
还有蒂娜,喜欢艾力克这个一心只想伊琳的憨憨可是个大坑,你千万忍住别头铁往里跳啊!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60轻币 +943 收起 理由
巴士BUS + 13 工作辛苦
夜明孤星 + 15 赞一个!
x0737101 + 15 精品文章
猫神大人 + 13 工作辛苦
szb41 + 18 精品文章
随风飘_(_^_)_ + 30 赞一个!
alex0389 + 18 工作辛苦
adsc + 18 工作辛苦
wbz110110 + 13 辛苦啦!
tgbzxc0608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3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漫畫贏了…雖然原著也不錯,但漫畫配合畫面作了部分的劇情調整,真的更有魅力。
发表于 2019-11-3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你很久啦!終於要開始囉
发表于 2019-11-3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瞬间赶上了漫画进度
发表于 2019-11-3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忧郁的猫 于 2019-11-3 20:10 编辑

漫画最新那里看的怎么说呢,有种“哦,就这样啊”的感觉

发表于 2019-11-4 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看了一点感觉还蛮不错的

10.18才发售的第二卷,想尝鲜的话可以去看看web生肉
《死に戻り、全てを救うために最強へと至る》https://ncode.syosetu.com/n0569es/
发表于 2019-11-4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度跟漫画差不多
发表于 2019-11-4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序幕
埋头痛着一直呼喊她的名字 -> 哭?
如果做了不同的选择 -> 時?
男人看着上方,天空很 -> 藍?

第一章
我身体感受到了小时失去的温暖 -> 候?
所有发誓要保护的人都没能保护到 -> 多字?
所以用势头来抱,一般孩子会哭的哦 -> 這?
持续一年操纵魔的能力显著提升 -> 素?
拥抱有些勒脖子,我开口提醒 -> 便?
就玩捉迷藏吧 -> 多字?
我慌忙开,转到蒂娜身后 -> 躲?
但蒂突然不动了 -> 娜?
充盈在眼眶中的泪珠快下来了 -> 流?
所以虽然跟来,但想当面墙 -> 相當勉強?
他这么大声说完就笑着离开了 -> 多字?
我跟平时一样只脱掉上衣用毛巾擦身体 -> 濕?
但蒂娜是扒光了直接拿水从头浇下来冲澡 -> 多字?
我正跟蒂娜一起训练魔法 -> 時?
单论速度前世的量程都不到 -> 連?, 兩成?
在战斗中挡视线 -> 遮?
不过我着母亲 -> 瞞?
蒂娜只是我的眼睛 -> 直視?
我知道旁边的蒂娜在发 -> 抖?
扛着三米大的魔物的男人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样子已然不见踪影 -> 多字?
定,是跟明天的魔物袭击有关吧 -> 肯?
我被救了。被老、妈妈、还有蒂娜 -> 爸? (如果是原文的話, 老爸的待遇實在催淚...)
后来,我也经常和里克玩 -> 艾?
结果我的魔法将赤熊妈妈两 -> 斷?

好...好長的第一章

作者不停在插村子毀滅的FLAG
但是我只看見未來修羅場的FLAG (喂)

十八歲姊與十六歲弟還在同床睡, 沒問題嗎?
兩邊的父母親都沒意見的喔...
還是在眾人眼裡主角君早已是蒂娜的東西了?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111 收起 理由
wbz110110 + 13 认真!
liu2535956355 + 32 工作辛苦
ffyct + 13 工作辛苦
Ashina + 12 工作辛苦
jacky04 + 13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5 工作辛苦
列斯兰卡 + 13 感谢校对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4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惊了:软绵绵竟然会翻译小说,还一直以为专门搞漫画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校正~

顺便这章好像是三个主要章节中最短的,译后47kb(拍肩)

同见修罗场flag
现在比起死人,译者更担心将来的修罗场

至于这对小两口,讲道理成年后直接成婚译者都不意外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84 收起 理由
wbz110110 + 13 辛苦啦!
魔王27 + 15 工作辛苦
eightysix + 12 工作辛苦
jacky04 + 13 工作辛苦
东风100k + 16 工作辛苦
W13579000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入软绵绵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绵延 发表于 2019-11-4 09:30
楼主加入软绵绵了啊

是的,在翻路西时加入的
现在每天都过着被锤的日常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62 收起 理由
魔王27 + 15 工作辛苦
东风100k + 16 工作辛苦
爱丽丝天下第一 + 16 工作辛苦
W13579000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SD335784737 发表于 2019-11-4 09:15
惊了:软绵绵竟然会翻译小说,还一直以为专门搞漫画的

软绵绵的小说翻译还蛮多的说
不过加入之后一般都以个人名义发布吧……

这个作品主要是刚好全组都喜欢得不行,并且还在常用的发布网站更新,所以这次就以组的名义发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70 收起 理由
wbz110110 + 13 工作辛苦
tgbzxc0608 + 15 工作辛苦
mpwjdj + 11 工作辛苦
爱丽丝天下第一 + 16 工作辛苦
W13579000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4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为什么幼儿艾利克被老爸挡在后面还能看清事态,应该是老爸身材高大,坐着的艾利克视点位置低,再加上离遮挡物(老爸)近,能从两腿间观察吧。至于蒂娜爸爸把手藏起来,可能是藏到背后吧,这么做有点不自然,不过不失礼。
发表于 2019-11-4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软绵绵也翻译小说的吗,太顶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17: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