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永见凉花
收起左侧

[WEB] [自翻][暁雪]就算是炼铜只要五年后成为新娘子就没问题了对吧 (12.10 第19话 文化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话的変態アピール应该是展现/显示自己变态的一面 的意思吧?这里appeal应该是这个意思?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10 感谢指点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8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铜
发表于 2019-11-8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不是你.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5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5 你好,我朋友说他朋友也好了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話 テスト勉強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19-12-9 02:47 编辑

連載中 全8話
2019年11月8日 19:14 更新
2019年11月15日 17:33 翻译完成

-----------------------------------------------------------------

第8话 考前复习

某个周六的午后。
彬彬有礼的两声敲门,让我的注意力中断了。

「悠真桑,请问您在吗?」

从走廊里传来敲门声的主人,英梨梨的呼唤声。

「欢迎光临」

面朝书桌坐着的我,放下自动笔应道。虽然没听说过今天英梨梨会过来玩,但是这样突然的访问我已经习惯了。

从川原家和大江家的聚餐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周。
自从和我家的父母打好关系,得到备用钥匙以来,英梨梨不管平日还是周末,都会像这样随性地到我家来玩。即使是我不在的时候,也会自己一个人看漫画玩游戏。
其自由度正在日复一日地增加,昨天她回家之后甚至跑到我的床上睡了个午觉。怕不是再过几天英梨梨的私人物品都会被搬进来。

「我可以进来吗?」
「请——」

得到许可之后,英梨梨轻轻地推门而入。

「啊咧,您在学习吗?真是新鲜啊」
「从星期一开始就要期末考试了哟」

我烦恼地回答道。七月的上旬。这是一学期中最后的试炼。

「原来如此,所以才在慌慌张张地学习吗」
「并没有很慌张」

我姑且还是认真听过课的。
这个周末抱一下佛脚的话,基本能得个平均分吧。

「我打扰到您了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会回去的」
「随你喜欢就行。虽然不能陪你玩,但是只要不吵就可以了」
「非常感谢您。那么,请允许我参观一下高中生的考前复习(テスト勉強)」

然后,英梨梨向这边走了过来。看了看书桌上的教科书。

「是算数吗」
「是数学」
「……都一样吧。分得很细致呢」
「是的是的」

但是,好久没听到过算数这个词了。词汇量丰富、说话方式像大人一样的英梨梨,也会说出那种孩子气的词语,总觉得让人忍俊不禁。

「唔姆。难道说这个就是,以难关而著称的微积分吗?」
「是啊。话说,你知道的吗」
「嗯嗯」
「难道说也能解吗?」
「请不要强人所难」
「说得也是呢」

因为觉得说不定真的会做所以问了一下,得到正经的回答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就算是外挂少女(チートガール)也是不会高中数学的。要是人家轻松就解出来了的话,即使是我小小的自尊心也多少会受伤的。

「不过同班同学里倒是有能解的人」
「……是这样啊」

大小姐学校也太恐怖了。嘛,全国顶尖的小学生肯定是学有余力,比我还强吧。英梨梨只是还没学而已,教过之后应该随便就会了吧。

「话说起来,在这个时期有考试的话,悠真桑的学校是三学期制的吧」
「是这样的。丽千是二学期制?」
「是呢」
「呼嗯。我一直以来都是三学期制,所以会觉得二学期制稍微有点违和感」
「为什么这么说?」
「是因为,会在十月领到成绩单之类的吧?」
「是的。这样很奇怪吗?」
「嗯啊。果然还是会有,成绩应该在暑假之类的长期休假之前出来的印象吧」
「原来如此。这么说的话,悠真桑是觉得三学期制比二学期制更好吗?」
「该怎么说呢」

优点和缺点两边都有吧,个人来说还是熟悉的制度比较习惯。

「考试结果要是在假期后才揭晓的话,还是在之前知道比较好吧」
「是为什么?」
「这样一来能更尽情地享受假期吧」
「啊——这么说可能也有点道理呢」
「英梨梨觉得那种比较好?」
「我的话断然是三学期制呢」
「断然?为啥?」
「因为,作品(fiction)里的学校大部分不都是三学期制的吗」

确实。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那样。但是。

「……就因为这样?」
「不可以就因为这样吗?」
「不,也不是不行」

居然因为这么微不足道的理由就说“断然”。
我还以为她会从学术角度发表自己的意见呢。

「我很喜欢校园故事里常有的『得不及格就要补习了哟!』这种事件哦。最近读过的『灌篮高手』里也有很多类似的内容」
「嘛啊,是约定俗成的套路呢」
「如果是二学期制岂不是就不行了吗?真是不解风情的制度呢」
「让文部科学省也会震惊的批判啊」

我觉得从那种角度看待二学期制的人是不存在的,大概。

「因此,当我升入中学并担任学生会长之后,我承诺将把丽千改为三学期制」
「这不是学生的权限吧」
「没关系的。校园故事经常会有比教师权力更大的学生会长登场」
「这里是现实。话说回来,靠那种承诺本来就不可能当选的吧」
「这种地方就用我的可爱来突破过去」
「不要自己说自己可爱」

一副恶作剧表情的英梨梨呒呒呒地笑着,握紧了小拳头。

「成为学园的偶像,把男性选票全部收入囊中~」
「丽千是女校吧」
「――啊呜,是这样的吗!这是本人大江英梨梨,一生的失败……!」
「小学生的一生的失败,完全没有很沉重的感觉」
「毕竟,追求过度的力量反而会招致自身的毁灭……」
「不要现在总结出好像很有道理的教训」

那种话是只有魔道具出现时才会成立的。
(译注:这里的魔是走火入魔的魔)

「嘛啊,姑且先不论哪个制度比较好」
严肃地站起身来的英梨梨说道。

「悠真桑,不学习也可以吗?」
「……学啊!不是因为你在说话所以才陪你在聊天的嘛!」
「原来如此。是因为和我聊天太高兴了,以至于忘记了学习」
「才没有」
「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但是不好好读书是不行的喲?如果因此挂科了然后要补习什么的,人家会很困扰的」
「……为什么英梨梨会困扰啊?」

对着皱着眉头的我,英梨梨光明正大地回答道。

「因为我打算在暑假里,让悠真桑带我去各种各样的地方」
「等等。为什么我被擅自放进英梨梨的计划里了啊」
「这是规定呢」
「是Bug吧。负责人给我出来」
「已经从悠真桑的母亲大人那里得到许可了哟?」
「……卑鄙」
「这是定式哟。欲要将城池攻陷,必先将护城河填掉」

英梨梨露出了获胜之后春风得意的笑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总之会带你去的」
「真的吗?」
「嗯嗯」

只是被随便决定的感觉有点讨厌,但并不是不行。

「太好啦!悠真桑最棒了!」

眼睛闪闪发光的英梨梨兴奋得跳了起来。

「太棒了已经可以说是神了!悠真桑是新世界的神呢!」
「总觉的那种说法怪怪的」

总之,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我还是好好地学习了。
英梨梨也自重起来,端茶倒水、制作英语单词卡的片、出题确认我有没有好好地记住,这样那样地帮忙。

托了她福,我以比以往更好的成绩通过了期末考试。

评分

参与人数 44轻币 +608 收起 理由
浅夏深东 + 13 工作辛苦
海贼的角笛 + 13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0 赞一个!
cfengsx + 10 工作辛苦
mike9132 + 13 工作辛苦
月出皎兮 + 12 工作辛苦
tinghao + 5 工作辛苦
湛蓝天空的尽头 + 11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5 工作辛苦
tdzltqsz12 + 18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話 看病イベント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19-11-22 12:55 编辑

連載中 全9話
2019年11月9日 17:02 更新
2019年11月19日 10:18 翻译完成

--------------------------------------------------------------------------------

第9话 看护病人事件

我感冒了。
正在这进入暑假的时候。

「真是的,您在干什么呢……」

英梨梨看着从早上开始就躺在床上的我,愕然地叹了口气。

「这个夏天不和我一起玩个够可不行哟?请问现在是感冒的时候吗?」
「……非常对不起」

我随便地谢罪道。虽然确实约好了要带她出去玩,但我可不记得有说要玩个够,不过现在没有精神反驳她。
话说,要是被传染了就麻烦了,所以还是别过来玩比较好,我应该有拜托爸妈传过话了啊。

「但是,悠真桑倒下了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呢。早一天也好,为了让悠真桑痊愈,我将竭尽绵薄之力对悠真桑予以看护」
「欸……你要来照顾我吗?」

英梨梨话锋一转,从叱责变成担心的话语,让我有点吃惊。

「当然的说。父亲大人也好母亲大人也好都要去上班的哟?这样一来,悠真桑不就只有我了吗」
「……咿呀,感觉不太好啊」
「请您不要客气。我和悠真桑是什么关系嘛。而且因为母亲大人已经把您托付给我了,悠真桑是没有拒绝权的哟」
(译:什么,这就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地叫上了?简直是令人羡……不知羞耻!)

诶诶,真的吗……
那个老妈,为什么和我拜托的完全相反地传话啊……

「感到有什么症状吗?」
「……喉咙有点痛,身体没力气,鼻塞得厉害」

因为坚持己见也没用,选择听天由命的我只好地老实回答道。

「原来如此。请问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吗?」
「没什么特别想的」
「真的吗?坦率地向我撒娇也好哦」
「真的没有哟」
「那么,请把这个喝了然后睡一觉吧」

从带来的便利店袋子里,英梨梨取出了一个宝矿力的塑料瓶。好像是特意给我买的。我满怀谢意地接受了。

「水分补给是基本中的基本呢。为了不让喉咙变成干燥状态,请您多喝一点」
「知道了」
「我就待在客厅里,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叫我」
「好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那么,请好好地休息吧」

于是,英梨梨走出了房间。
我适当地喝了点水,闭上了眼睛。总之现在也只能睡觉了。

但是,感冒的麻烦之处就在于,连觉都睡不好。
原因主要是鼻塞。鼻子堵住的话呼吸就会变得奇怪,拜此所赐明明身体很想睡觉却根本睡不着。平时没有意识到,现在才让人痛感“健康真好啊”。失去之后才第一次知道珍惜,就是这种感觉。等恢复健康之后可能又好了伤疤忘了痛了。

我就这样一边考虑着没有益处的事,一边徘徊在浅睡中。回过神时,英梨梨已经来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宝矿力也变成了空瓶。

……去一趟洗手间吧。
我驱策着沉重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
摇摇晃晃地坚持着走到了洗手间。

然后,在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和英梨梨碰了个正着。

「啊,悠真桑,为何您起来了」

英梨梨用好似非难般的语气责备我。

「我不是说了您有什么事情就请叫我了吗」
「去个洗手间都要喊你吗」
「万一摔倒了不就危险了吗」
「又不是那么严重的病」

仿佛为了从英梨梨的训斥中逃走一般,我离开了那个地方回到了床上。
跟着过来的英梨梨,看见了醒目的空塑料瓶。

「真是的,喝完了就叫我呀。难道说您是讨厌叫我吗?」
「这个是才喝完的呀」
「真的吗?」

英梨梨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我。

「是真的。我想着去个洗手间然后顺便和你说的」
「……嘛,好吧。对了,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请问您有食欲吗?」
「嗯——有一点」
「那么,我准备了粥,请喝吧」
「欸,是你做的吗?」
「是的。我擅自借用了厨房」
「不,完全没关系」
「我去端过来,请您稍等」

英梨梨啪嗒啪嗒地走出了房间。
几分钟后,盛着粥的碗和新的宝矿力被端了过来。
粥是用鸡蛋煮的。其中放了梅干、生姜、葱。轻飘飘的热气氤氲着,我的鼻子要是还正常的话一定能闻到美妙的香味吧。
……唔嗯,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终于自己感到了空腹的实感。

「请用」

英梨梨首先把宝矿力瓶递到了我的手上。我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口。运动饮料之类的东西我平时不怎么喝,偶尔喝喝也挺好的。

「失礼了哦」

英梨梨在床边坐了下来。

「呜哇,你要干啥」
「不这么做的话不就很难喂了吗」

英梨梨用汤匙舀起一勺粥,呼~呼~地吹着气。

「好~,啊——」
「……不要,我自己能吃」
「悠真桑是这么想的吗?但是,您对感冒看得太天真了。实际上,悠真桑已经是被拿起勺子都很辛苦这种程度地弱体化了的说」
「没有那种事」
「什么啊。难道说不舒服的不是身体而是精神吗?」

呣~地,英梨梨撅起了嘴。

「两者兼有。反正我自己会吃的快给我」
「我不要。我想做“啊——”的说。请让我做」
「……为什么啊」
「因为,这不是漫画里常有的那种看护病人事件吗。因为机会难得,所以我想体验一下的说」
「谁懂啊。别把现实和作品混作一谈」
「请不要说那种头脑顽固的大人一样的话」

像是说给众人听一样,英梨梨主张道。

「虚构作品所带来的正面影响也有很多哟。比如说,因为憧憬『足球小将(キャプテン翼)』而成为了职业足球选手的人,您觉得有多少呢?」
「你说得很好,但那和这个不一样吧」
「是一样的。我也将会以此为契机在护士道(ナース道)上觉醒,终有一天迎来参加护士世界杯的日子」
「护士世界杯是是什么鬼啊」
「那不重要,总而言之请您让我做“啊——”嘛。老实说,说我是为了做这个而来看护的也不为过」
「什么动机啊……」

这种家伙能在护士世界杯上出场吗。

「好啦,请把嘴张开。如果您再拒绝的话,我就要把这个吃掉了哟」
「……我知道了啦」

再继续争执下去就太吃力了。作为请人看护的一方我也有点抬不起头来,就在这里实现英梨梨的愿望吧。而且,真的一直僵持着不让我吃就难办了。
我放弃抵抗般地张开了嘴。

「啊哈哈,悠真桑,就像雏鸟一般可爱呢」
「……把我当成笨蛋的话我就不吃了」
「啊,非常抱歉!是骗人的!不是像雏鸟一样可爱,而是像河马一样勇猛!」
「不管哪边都让人完全高兴不起来」

总之能不能别用动物作比喻。

「……」
「怎样都好快点喂吧」
「了解。啊——」
「……」

吃。
柔软温暖的米粒在口中满满地扩散开来。清淡的滋味非常容易入口。虽然如此调料的存在感也有出色的表现,不会没有味道。

「好吃」

喝下之后我发出了坦率的感想。想再多吃一点,胃主张着。

「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英梨梨微笑着,再一次轻启双唇呼~呼~地吹着气。
我舍弃了自尊,啊呜啊呜地接纳着汤匙。英梨梨始终笑眯眯的。为什么那么开心啊。虽然我很在意,但是如果被「好像在给宠物喂食一样」这么说了的话我就要哭了,所以还是不问了。
我配合着英梨梨的步调继续吃着,漂亮地吃得一干二净。

「要再来一碗吗?」
「不用,已经满足了。我吃饱了。很好吃哟」
「欸嘿嘿,粗茶淡饭不成招待」

英梨梨从床上站起身来。
为了收拾餐具而向厨房走去。

在那之后英梨梨还把药呀冰枕呀晚餐等都准备好了,不辞辛劳地看护着我。总觉得英梨梨好像很喜欢照顾别人。虽然很麻烦但却没有露出讨厌的表情,不知不觉间我恢复了相当的精神。

托她的福第二天我的身体也好多了,差不多两天就完全恢复了。
如果没有英梨梨的话,感觉会多拖好几天。


――然而。
这个故事有着令人惊愕的续篇。
作为看护我的谢礼,母亲问了英梨梨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对此,英梨梨的期望是这样的。

「那么从今往后,悠真桑的饭能不能让我来做呢?」

理由是为了我的健康着想。因为我的双亲会工作到很晚,所以我的晚饭经常要靠便利店解决。英梨梨好像以前就很在意这一点。至今为止帮我做饭都好像是多管闲事的感觉,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把这事全面地交付给她。
(译注:语死早。总之就是转正了!)

啊多好的小姑娘啊!母亲非常感激。
我听到这事时候也吃了一惊。因为只要提出要求,不管是洋装还是漫画还是游戏都可以买到,英梨梨却想用来改善我的饮食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圣者啊。

因此我提出了反对。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人家做到那种地步。
然而,川原家和大江家里,反对的人竟然只有我。
实际上英梨梨的这个提案,对于夫妻俩都工作的两家人来说都是好事。

首先,对于我家来说的好处。我的饮食生活可以得到改善。变得能天天吃到美味的料理。家务的负担减少。
并且,对大江家来说的好处。可以对照顾英梨梨的事报恩。即使叔叔阿姨因为工作而回来得晚了,英梨梨也不会感到寂寞。

好像是所谓的双赢的关系……
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我这边单方面地得到得太多了。

只是,不管做不做我的那份,反正英梨梨都是要做饭的,即使人数增加了花费的工夫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如果觉得不好意思,就请带着那份心情一起努力陪英梨梨玩教英梨梨学习吧。英梨梨的妈妈如是说道。
比什么都重要的是,作出付出的英梨梨自己是最希望那么做的人。
(译注:なにより、労力を払うえりり自身がもっともそうしたいと希望していること)

考虑到这三点,我即使想强硬地拒绝也没有理由了。
因为对谁来说,这个提案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就是这样。
英梨梨在我家的权力又一次地扩大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9轻币 +711 收起 理由
浅夏深东 + 13 工作辛苦
悠夏2024 + 13 工作辛苦
mike9132 + 13 工作辛苦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月出皎兮 + 12 工作辛苦
lemon_0 + 13 工作辛苦
qwertim8469 + 12 工作辛苦
wolf_sb + 10 很给力!
姚蹈思 + 13 工作辛苦
BacteriaHero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話 プール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19-11-26 16:22 编辑

連載中 全10話
2019年11月10日 15:53 更新
2019年11月22日 0:58 翻译完成

------------------------------------------------------

第10话 游泳池

自从英梨梨成为我家厨房的主人之后,和英梨梨一起度过的时间又增加了。
回家的时间也变晚了,现在直到晚上九点都还呆在我的房间里。
然而,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一周之后我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状况。

不仅仅是当做妹妹,已经像是真正的妹妹一样了。
英梨梨对我的态度,也日益变得更加无所顾虑。
比如今天早上。也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被英梨梨叫起床来。

「悠真桑,请起床」
「呜哇……!?」

正确地来讲,与其说是敲醒我,不如说是把枕头整个拉走了。(译注:叩き起こす,叫起床)
强行把我叫醒了。

「不吃的话就没办法收拾了所以请快点把早餐吃掉」

然后,我就被英梨梨拖进客厅拉到了餐桌上。
简直就像是怠惰的儿子与教训他这一点的老妈一样的对话……

这怎么回事,我身为年长者的威严到哪去了。虽然也许本来就没有那样的东西,但即使如此这种状况也不大对劲。

不做点什么不行……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嘎嘣嘎嘣地啃着烤得酥脆的吐司。

今天早上的菜单是吐司、培根、炒蛋、樱桃番茄和生菜。不管是洋风还是和风,只要在前一天提出要求英梨梨就会满足我的愿望。调味也会根据我的请求,细致地进行调整。多么优秀啊。
(译注:トースト,toast,烤面包,吐司;ベーコン,bacon,培根;
スクランブルエッグ,scrambled egg,黄油煎蛋加生菜(或蔬菜)及烤面包,K记西式早餐全餐里面那种;
プチトマト,peach tomato,小西红柿;レタス,lettuce,生菜。别太过分了,日本人)

咿呀,真的是……
作为年长者还真是抱歉啊,不管“不做点什么不行”的那种心情有多么强烈,要是持续被这么好吃的料理喂养着,也只能变得越来越 吃人的嘴软 了。

不仅仅是一日三餐。
突然想吃烤蛋糕(ホットケーキ,hot cake)当点心的时候。
我随口说了一句「好想吃烤蛋糕啊」,在那十五分钟之后……

「为您准备好了,悠真桑」
「好、好的……我开动了」
(译:当我缓缓地打出一个?,不是我有问题,而是我觉得你们有问题)

松软的金黄色烤蛋糕这就做好了。
而且,这个又是好吃得不行。
自尊心什么的能当饭吃吗。
无论有谁来批判对英梨梨撒娇的我都管他呢。

……不,等等。这是自我辩护自我结论的时候吗。体贴总是相互循环的。英梨梨既然已经给予了我各种各样的照顾的话我也要同样,不,是必须在那之上地回报她才行。
(译注:自己弁護で自己完結してる場合か。思いやりは常に循環すべきなのだ)

就是这样。
「好,英梨梨。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吃完早饭之后,我向英梨梨问道。

「……哈啊,悠真桑。终于吗」
原以为她会喜出望外,但英梨梨只是呀嘞呀嘞地叹息着。

「终于?」
「太迟了啊。人家一直在等待着您能这么对我说」
「……是那样吗?」
「是的哟」
「那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悠真桑能够主动地邀请我的说」
「……非常抱歉我没有注意到那一点」

我坦率地低头道歉。

「嘛,也可以哟。在家里悠闲地度过也很开心。虽然有些迟了不过总算是说出来了,非常感谢您」
于是,宽宏大量的英梨梨原谅了我。

「你能这么说真是帮大忙了。那么,你想去哪里呢?」
虽然有金钱上的限制,但是我打算竭力满足英梨梨的要求。

「哪里都行哟」
「欸,不是说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不是没有,而是和悠真桑一起去哪里都好的意思。出门的目的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去」
「原来如此,真的去哪里都可以吗?」
「是的。一切都交给悠真桑了」
「嗯~这样啊……」

那样子虽然很轻松,但是总觉得有点不尽如意。
正在这时,我的心中突然浮出了一个朴素的问题。

「话说起来,我可以问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吗?」
「请」
「英梨梨对于和我一起出去玩感到开心吗?」
「嗯?那种事情,绝对是非常开心的吧」

英梨梨一副不知我所云的样子。

「为何您事到如今还问出这种问题呢?」
「因为啊,现在是暑假吧。仔细想想,就算不是我英梨梨也能和丽千的朋友出去玩不是吗?」
「……悠真桑」

英梨梨又深深地叹了口气,不高兴地看着我。
(译注:ジト目,含有恶意、不快、藐视地盯着看。「じ~っと見つめる目」の略称)

「你,是笨蛋吗?」
「……为什么呀」

像这样被英梨梨正面直言笨蛋还是第一次。

「首先,丽千的学生在暑假里也没那么闲。有参加夏期讲习的,也有和家族一起出去旅行的」
「……是那样吗」
「正是如此」

唔嗯,好厉害。忙碌的暑假什么的对我来说简直无法想象。

「然后,我刚才和悠真桑说了去哪里都可以了吧?」
「嗯」
「这么说的意思是我是想和悠真桑一起出门去玩,请问您能理解吗?也就是说,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样的解释呢」
「……什么?」
「才不知道是什么呢,真是的!」
「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

面对声音崩坏了的英梨梨,我慌慌张张地地举手投降。

「……真的知道了吗?」
「真的知道了。所以别生气了」
「并没有在生气」
「……」

不,那很明显就是在生气吧。因为指摘出来好像会火上浇油的所以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么,您要带我去哪里呢?」
「嗯——这个嘛——」

我抱起胳膊开始思考。夏天去什么地方比较好呢。这样的话果然就是
「海边怎么样?」
幸运的是在我们所住的这个街道,正好有建着海之家的海滩。
(译注:町,介于市和村之间的地区单位,和天朝的“街道”类似)

「首先就想到海边吗……悠真桑,是以我的泳装姿态为目的吗?真讨厌」
英梨梨冷冷地抛弃了这个选项。

「才不是!谁会期待你这小鬼的泳装啊!」
「……真是失礼呢」

英梨梨肉眼可见地暴怒了。

「现在人家的少女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感觉当母亲大人回来的时候就会开始哭起来呢」
「啊啊,非常抱歉!是骗人的!我超想看英梨梨的泳装!」

那样的话我吃上铁拳制裁和经济制裁是板上钉钉的事。
惊慌失措的我急忙辩解道。

「啊~英梨梨的泳衣是怎样的呢——好在意啊——好想看啊——」
「……有那么想看吗?」
「想看啊!因为这可是如此可爱的女孩子的泳装姿态哦?是男人的话当然会想看了!」
「哼哼哼,悠真桑真是的,真拿您没办法啊」

英梨梨一副“这种事并不是完全不行不如说反而很好”的样子笑了起来,夸张地耸了耸肩膀。心情晴雨表一口气地急速上升。哼哼,虽然很聪慧但毕竟还是小学生啊。真好对付。
(译注1:まんざらでもない,“まったくだめだ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い。必ずしも悪くはない。また、かなりよい”。老实说我完全弄不懂这是什么样的笑……)
(译注2:ご機嫌メーター,《多啦A梦》里的道具,正式译名好像是情绪测试器,心情好的时候显示是晴天,心情不好的时候显示是雨天)

「那么,为了回应悠真桑的期待,今天就去游泳池吧」
「游泳池?不是海边吗」
「大海又咸,又会弄得人黏糊糊的所以不喜欢」
「……啊,是这样」

嘛,对我来说那边都无所谓,就遵从英梨梨的希望吧。

「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稍作准备吧」
「了~解」

就这样。
做好准备之后我们骑了不到十分钟的自行车。来到了大型的运动公园。

这里不仅有广场和游乐设施,还有棒球场和网球场,以及我们的目标室外游泳池。五十米泳池,二十五米泳池,幼儿用泳池,还有流水泳池。嘛,作为市民游泳池感觉还不错吧。价格是大人200日元儿童100日元,也非常合适。我小学的时候经常过来玩。

在更衣室门前和英梨梨分别之后,我换上了泳装。好像是去年买的泳裤。
走出更衣室,杀人般的太阳光线向我的全身倾泻而下。虽然要是在平时会觉得是地狱,但是在即将进入游泳池的现在,这种热度只会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不过,在所谓的游泳池的晴天(プール日和),其他的客人也会很多。才是上午,游泳池里已经有了一大堆早到的客人(主要是孩子)。虽然人满为患,但这个光景却让我感到十分怀念。

「悠真桑」

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泳装姿态的英梨梨站在那里。

「噢——很适合你哦」

我坦率地称赞道。
黑色吊带搭配着黑白格子迷你裙的泳装。稳重而协调的配色,充满少女气息的褶边也感觉和英梨梨很配。

「啊哈,非常感谢您」

英梨梨俏皮地笑了起来。

「发情了吗?」
「那倒是没有」
「欸欸——」

英梨梨发出不满的声音,用湿润的目光看向我。

「怎么了吗。果然悠真桑是,对女性没有兴趣的那种人?」
「什么果然啊。我是好好地对女性有兴趣的那种人。所以英梨梨」

我冷静地说道。

「过五年再来给我看吧。到那时就会发情也说不定」
「……那也就是说,期待着我的成长的意思?」
「是吶。现在就已经足够可爱了,到了五年之后一定任何偶像都比不过你吧」
「呵呵呵,是这样啊。真是没办法呢——既然悠真桑这么说了,那就约好在五年后再次披露我的泳装姿态吧」
「谢了。我会期待的」

英梨梨一副认真的样子。不过五年之后,这种约定什么的肯定会完全忘记了吧。

「总之,现在就尽情享受眼前的游泳池吧」

英梨梨拉过我的手,向流水泳池走去。

「喂喂,别那么着急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首先要去淋浴吧」
「噢噢,您说得对」

英梨梨坦率地回应道,转换了方向。
两个人在冷水喷头下一边哎呀哎呀地叫着一边淋浴。
然后我们泡在流水泳池里悠闲地游着,还进行了障碍竞泳(英梨梨的泳技出乎意料地是达人水平),比想象中还要快乐地享受着游泳池。
期间偶尔休息地游了整整三个小时,我率先Give up了。

「英梨梨,我已经有点累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欸——人家还完全没问题呢。再多玩一会儿嘛」
「我是到极限了哟。而且肚子也饿了。想在家里吃英梨梨做的饭」
「……知道了。真是的,拿您没办法呢。但是作为代替,下次请再和我一起来哦?」
「好啊」

换下泳装,我们在小卖部喝完果汁就回家了。
午饭做了拉面。因为运动过后感觉特别有食欲,我也好英梨梨也好都比平时还快地动着筷子。

然后,不管怎么说,果然英梨梨也还是累了。吃完饭后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就在我的床上睡了午觉。
床被占领的我没有办法,只能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去完游泳池之后回来吃拉面然后在空调全开的房间里睡午觉。
正像是暑假该有的样子,度过了充实的一天。好棒。



=========================================================



第11话 夏祭

「悠真桑,今天是夏祭的日子哟」

八月中旬的一个下午。
正在自己房间里懒懒散散地看着漫画的时候,英梨梨突然这么说道。

「呼~嗯,是这样啊」

我看着漫画头也不抬地应道。

「才不是什么“是这样啊”。从刚才开始就能听到太鼓的声音对吧?」
「嗯,确实」

因为专注于漫画所以没注意到,外面正隐隐约约地传来有节奏的声音。

「——啊咧,难道说你是想和我一起去?」
我合上了漫画看向英梨梨。

「察觉得太晚了!」
英梨梨吊起眉梢向我喝道。

「本来就算人家只字不言,也该由悠真桑来提出邀请的说」
「哎呀——那真是失礼了」

正在这时。
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是短信吗?」
「嗯」
「谁发的?」
「同班同学。噢,正好是要邀请我一起去那个祭典」
「……嘿欸」

英梨梨眯起了双眼。

「那么,悠真桑要如何回复呢?」
「你希望我回什么?」
「……悠真桑喜欢怎么回复就怎么回复」
「那就,回一个OK吧」
「…………」

啊,糟糕,变得想象中还要生气。
屈服在英梨梨无言的压力下的我马上改口说道「开玩笑的」。

「因为英梨梨的邀请要更早一些,所以我会和英梨梨一起去的哟」
「欸——是『因为更早一些』吗」
「……不是,刚才我的说法有点问题,是我想和英梨梨一起去哦」
「不必勉强的也可以的」

哼,英梨梨把头撇向了一边。

「学校里的朋友也是很重要的呢」
「但是,英梨梨在我心里更加重要哟」
「――――」

我对同班同学『抱歉。有约在先!』地回复道。

「约好了这个夏天要和我玩个痛快不是吗?想吃什么我都请客,一起去吧」
「…………」

英梨梨深深地低着头,不知为何一句话也不说。
啊,莫非惹她生气了……?

「……英梨梨?英梨梨小姐?」
「请您不要看我这边」

我探头探脑地想要窥伺她的表情,结果被用强烈的语气警告了。

「不是,那个,因为你突然就不说话了」
「……只是稍微在整理思绪而已。请等我一分钟」

话说到一半开始整理思绪什么的……
虽然这么想,但要如果惹宝宝不高兴了后果会很严重,还是不说为妙。
英梨梨一边叹气一边抬起了头。

「真是的,悠真桑还真是那个呢」
「……哪个?」
「请您自我反省。还有,看在那个的面子上,我就勉强陪您一起去祭典吧」
「……那还真是多谢了」

虽然不能认同这种说法,但总算事情是定下来了。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嗯——这个嘛」

现在刚过下午两点。肚子还完全不饿,祭典的主场也在晚上。中间还有几个小时的间隔。

「那么,晚上六点如何?」
「可以哟」
「那么,就这么定了」

在那之前就让我悠闲地度过吧,于是我重新打开了漫画。
真是令人期待呢,英梨梨微笑着说。


于是,约定的时刻到来了。

「锵锵,怎么样?」

英梨梨一边旋转着一边摆出了得意的造型。
还想着为什么她要回家一趟,换好浴衣之后就跑回来了。
纯白的底色配上青色的绣球花(アジサイ)图案。花瓣模样的发簪。凸显出清纯可怜的感觉,是任谁见到都无可挑剔的完美打扮。

「嗯,很棒。英梨梨的头发也很漂亮,与和服很相衬」
「啊哈,非常感谢您。没想到连头发都能夸奖到,悠真桑真是越来越会说奉承话了呢」
「才不是什么奉承话啦」

我只是把我想到的说出口而已。

「但是,悠真桑却是平常的打扮呢。难得的祭典,不穿穿浴衣或者甚平吗?」
(译注:甚兵衛,一种日本传统服装,通常为男性或是儿童在夏天所穿着的家居服)
「我没那些玩意」
「那就买一件吧。要不然我来出钱也可以哦」
「那还是算了。穿那种的太羞耻了,我就这样就行了」
「欸~是这样吗。人家还想看看不一样的悠真桑呢,真是可惜」
「好了,与其扯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快点出发吧。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比起魅力(色気)更关心吃的吗?」
「正是如此」
(译注:色気,有大家平时知道的那个情色的意思,也可以指男性的魅力)

不把肚子先填饱,哪有考虑魅力的余裕。
比起花来还是要选团子,就是这个道理。
(译注:团子,一种点心)


从家里出发步行了大约十分钟。
一座不大不小的神社,以及那旁边的商店街是祭典的主会场。

由于在狭窄的场地里挤着鳞次栉比的摊位,人口密度变得非常恐怖。虽然说有点难受,但多亏了这点才形成了充满活力的祭典气氛,这也算是祭典的醍醐味之一吧。

「别走散了哦」
「没关系的哟,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还真是失礼了」

嘛,实际上英梨梨也很可靠,应该是没问题的。
穿过鸟居进入神社内。入口附近特别拥堵。队伍像龟爬一样缓慢前进。往前走了十米左右,道路分成了几条,从那里开始,才有能够并肩行走程度的空间。
不知从哪里飘来了食物的香味,我感觉现在现在饿爆了。

「从什么开始吃呢?」
「嗯~让我想想哦。章鱼烧(たこ焼き)怎么样?」
「是定式呢。就决定是它了」
「不过,我们先整体看一圈。然后再买最好的那一家如何?」
「欸~总之先吃点什么吧」
「请您先忍耐一下。要是之后看到更好的店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好的好的」

不愧是主妇技能点满的英梨梨。这种时候考虑得就很周到
从神社逛到商店街,一步不停地逛完用了不到三十分钟。英梨梨的慧眼已经选出了几家店。

「评判的基准是什么啊?」
感觉她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地就决定了。

「是直觉」
「直觉吗?」

那样不就没有逛一圈的必要了吗,我这么想道。
就像最初说的那样,将章鱼烧作为开端,与炒面(焼きそば)、墨鱼烧(イカ焼き)、法兰克福(フランクフルト)、黄油土豆(じゃがバタ)一起吃。为了多吃到不同的种类,是以我七、英梨梨三左右的比例来分的。

味道和想象的一样棒。大概是肚子饿了的原因,哪个都很好吃。
但是说实话……我觉得,英梨梨的料理要更好吃。
如果考虑到价格就更是如此了。嘛,这话我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肚子已经吃饱了呢」

吃完黄油土豆之后,英梨梨满足地说道。
我也有同感。祭典的食物很容易堆在肚子里。就算一开始觉得能吃遍全种类,到最后也还是会吃撑。

「那么,接下来就去吃甜点吧」
「……你肚子不是已经吃撑了吗」
「女孩子可是有两个胃的哟。刚刚那个是吃饭专用的胃,接下来是甜点专用的胃」
「就像游戏的Boss一样啊」

就算打倒了一次,也会变身并开启第二阶段那种的。

「悠真桑也是,想吃刨冰(かき氷)对吧?」
「话是这么说」

那不过是水分而已。而且,说到夏祭可一定不能少了它。

「而且,悠真桑也想吃巧克力香蕉(チョコバナナ)和棉花糖(わたあめ)和苹果糖(リンゴ飴)对吧?」
「才吃不下那么多……欸,你这家伙,是打算全部都吃吗?」
「虽然很想么说……不过稍微有些困难呢,就先吃刨冰和苹果糖吧」
「这还差不多」

总而言之,我们先买了两个刨冰,然后移动到能坐着吃的地方。
神社的旁边就有一个小公园,准备了不少长椅。
幸运的是还有一张椅子空着,我们并排坐了下来。
我的刨冰是柠檬味,而英梨梨的则是草莓味的。

「呜嗯,冰冰甜甜的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
「没有哦,我的这份比英梨梨想象的要冰」
「真的吗?比我的还要冰吗?」
「大概吧,要不要稍微尝尝我的这份」
「那么,我就不客气咯」

于是,英梨梨舀起了一勺刨冰,放入口中。

「啊,和我想的一样冰呢」
「欸,骗人,完全一样吗?」
「是一样的呢。要不要也尝尝我的这份?」
「那就,一口――――啊,和我的一样冰呢」
「这会不会是什么新的法则呢。研究一下在学会上发表吧」
「有道理啊。说不定能得诺贝尔奖呢」

我们就这样一边漫无目的地聊着天,一边享受这夏天的风物诗。
(译注:風物詩,描写风景、季节景色的诗歌,也用来直接指代风景,景物)
然后。
正在食物吃完的时候。

「啊咧,这不是悠真吗」

传来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
译者的话:
不过如此。

评分

参与人数 51轻币 +673 收起 理由
浅夏深东 + 13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26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0 工作辛苦
mike9132 + 13 工作辛苦
mathfree + 10 工作辛苦
悠夏2024 + 13 工作辛苦
cfengsx + 10 工作辛苦
Kunagisa_Chiya + 11 工作辛苦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lemon_0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0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wj12240522 发表于 2019-11-3 01:32
現實生活中 遇到這樣的女生
普妹以下:煩人
正妹:可愛

實妹:無論長成什麽樣都只會狠煩人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6 收起 理由
Kunagisa_Chiya + 11 认真回复
eric13245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0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GuiltyInnocence 发表于 2019-11-8 00:25
先关门再按楼层。。
作者居然和我想了一样的事情。。看来这个世界上无聊的人还是有的233 ...

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說,
我小學時就思考過這個東西,
在那以後我就一直這樣做了,
然而長大後去某些地方就變成黑歷史了,

有一些商業大廈的升降機,
不先按樓層的話,是不會關門的,
無論你按了多久的關門鍵呢!!

我第一次遇到時,
傻傻的按了幾十秒的關門鍵,
最後才發現,不先按樓層的話,
關門鍵是不會理我的Orz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6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16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闪耀之Akaciki 发表于 2019-11-3 09:49
我国三大金属工业:炼铜 卖银 氪金(滑稽)

不,还有第四大-------铝装
发表于 2019-11-10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到十章就基本吃死了男主。恐怖如斯。
这种嫁力拔群的小学生可以在哪里找到呢?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7 收起 理由
军服の公主 + 11 你做梦吧,三千千,找到了也是我的了。。hh.
永见凉花 + 16 如果找到了请务必推荐给我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擅长养小白脸的小学生吗
发表于 2019-11-11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
每天放学马上回家我也行呀
找我(嘿嘿)^^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15 找到了这样的小学生请联系我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1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種日常感真不錯
但是小學生就這麼...善於言詞? 而且不是那種為什麼為什麼的問個不停那種,而是類似於哲學探討般的對話
感覺男主完全被玩弄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6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16 毕竟是二次元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1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起步,死刑不亏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5 收起 理由
永见凉花 + 5 日本16岁就可以结婚喔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2 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愛夜 发表于 2019-11-11 20:13
這種日常感真不錯
但是小學生就這麼...善於言詞? 而且不是那種為什麼為什麼的問個不停那種,而是類似於哲學 ...

熊孩子不大有人感兴趣吧,毕竟是为了让读者看着有趣。思想与行动和外表上的反差也是角色是魅力的关键点。这一点在众多作品中都看得出。二次元里高町奈叶,894,忍野忍,木之本樱和晓雪的前作都看得出。萝莉塔里的女主角也是一个典型,不过这里就不多做讨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2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話 乙女の理屈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19-11-29 13:08 编辑

連載中 全12話
2019年11月12日 17:22 更新
2019年11月28日 20:44 翻译完成

-------------------------------------------------

第12话 少女的理由

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凉平和信二。
向我打招呼的这两位是,和我在班级里经常混在一起的家伙。

呼嗯,我就知道终于有一天会在某个地方被撞见……
因为说明起来很麻烦,所以可能的话不想碰上。

「什么啊,事先约好了和这位小姑娘约会吗」
凉平开玩笑似地说。
吵死了——

「妹妹?」
信二认真地问道。

「不是。是同一间公寓的住户」
嘛啊,也只不过是这样而已。

「悠真是萝莉控吗?」
凉平发出了奇怪的质问。

「怎么可能啊」
揍你哦。

「不过,真是位可爱的大小姐呢」
「就是啊。配上悠真简直是浪费了哪」
嫌味なく褒める信二に、涼平はうんうんと同意した。
对于信二那并不令人讨厌的褒美之辞,凉平嗯嗯地同意道。

「要你管」

我“一边去!”地挥手驱赶。
如果只是开开我的玩笑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别把英梨梨卷进来啊。人家会很困扰的吧。

「那个,两位是悠真桑的朋友吗?」
这时,英梨梨开口说道。

「是的。我叫饭岛凉平。在学校里一直照顾着悠真」
「不准骗人」

你照顾了个锤子。

「是这样呀。我是大江英梨梨。在家里一直照顾着悠真桑」

……英梨梨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不准骗人”什么的说不出口啊。

「啊哈哈,真是有趣的小姑娘呢。我叫木梨信二。请多关照(よろしく)」
「是的,请您多多关照(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而且也很有礼貌」

信二佩服地说。
我很了解那种心情。毕竟英梨梨可是打破了小学生这个印象的逸材。

「那么,我们先走了」
凉平有些小得意地笑了起来。

「现在,要和三浦阳那她们去会合」
「欸,真的吗?」

三浦同学,以及围绕在她周围的团体中,聚集着在学校里也是屈指可数的美少女们。不用想也知道竞争率会很高吧。能和她们一起参加夏祭,真了不起。
怎么办到的……?对于我这样的疑问,信二回答道。

「嘛,不是只有三浦同学她们。我们班里来了的家伙,大家都说要在海边放烟火哦」
「啊啊,原来是这样」

我懂了。
不过,在海边放烟花吗——感觉真开心啊。

「……悠真桑。不必在意我,和他们一起去也可以的哟?」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思考吧,英梨梨直言道。
老实说,我有一瞬间想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但是,果然还是不行呐。今天我可是和英梨梨一起来的。

「那就连同我的那份也一起享受吧」
于是,我对二人说道。

「噢——悠真比起友情恋爱更重要的心情已经传达到了哟」
「吵死了。喂信二。把这家伙沉进海里去吧」
「了解」
「呵呵呵,一个我沉没了,千万个我站――」
「快点去」
「好好好」

那么再见啦——,这么说着两人离开了。
目送着这两人,我对英梨梨「不好意思」地抱歉道。
英梨梨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悠真桑要道歉呢?」
「问为什么,因为让你有些担心了?」

信二虽然还行,不过凉平可是个笨蛋啊。

「才没有那种事哟」
英梨梨左右摇了摇头。

「要担心的反而是悠真桑那边吧?现在赶去朋友那边也还来得及哟?」
「……果然,英梨梨是个好孩子啊」
「欸?怎么了,突然这么说?」
「不,只是忽然有感而发。我是不会去那些家伙那边的哦。比起放烟花还是和英梨梨在一起更加开心」
「――――」
「差不多该走了」

于是,我从长椅上站起身来。
把我们的空刨冰容器丢进了垃圾箱。

「那~个,你说过,还要买什么东西来着?」
「……是苹果糖哦」

接着,英梨梨也站了起来。

「啊啊,是那个。哎,怎么?为什么感觉英梨梨你,脸是不是有点红?」
「是、是心理作用的说」

仿佛要逃离我的视线一般,英梨梨转过脸去。

「假、假设真的是红色的,这也是因为那个。因为在聊苹果糖的话题」
「什么鬼理由啊」
「是少女的理由」
「啥啊那是」
「……真是的,人家也想把心里话说出口呀」
(译注:理屈,1.理论;道理;理;理由。2.歪理;诡辩;借口)

英梨梨幽怨地说。

「说出来就可以了」
「……说出来就可以吗?」

英梨梨用向上的眼神看着我。

「要说啥,说我的坏话吗?」
「…………哈啊——」

英梨梨发出了这个夏天最大的一声叹息。

「怎么了?」
「悠真桑让我感觉心好累」
「哈?我的原因?」
「……手」

说完。英梨梨向这边伸出右手。

「什么?」
「请牵着我的手」
「……为什么?」
「悠真桑的步子有些太快了。人家可是年幼的女孩子,而且还穿着浴衣和木屐哟?请您更用心一点」
「噢噢」

我无言以对。本来就是非常注意着,打算慢慢地走的,没想到还是太快了吗?

「所以,请从这里开始牵起手然后配合我的步调一起走。这样的话,今天晚上就原谅您了」
「……对不起啦」

我真心诚意地谢罪道,然后握住了英梨梨的手。
感觉有点难为情,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怎么回事,感觉好像真的在约会一样」
「……人家本来就………………的啊」
「呃,刚刚说了什么?」
(译注:英梨梨说「……わたしは………………したよ」,推测她想表达:我一开始就是作为约会来看待的)

因为正值祭典,四周人声鼎沸。英梨梨小声说出的内容我没有听见。

「我说悠真桑总有一天会被刺的」
「……被谁?」
「被我」
「是你啊」

大胆的犯罪预告啊……

「请您做好觉悟」
「不要这样」
「就要这样。这是复仇哟。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被悠真桑刺了多少次了,真是的」
「我什么时候有做过那种事?」
「请您扪心自问」

傲娇了的英梨梨如是说道,向着苹果糖摊位的方向迈出脚步。
摸不着头脑的我跟在她的身后。

我有对英梨梨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吗?

很遗憾,我的心什么也没有回答我。

------------------------------------------------------

译者的话
病娇suki!!

评分

参与人数 38轻币 +518 收起 理由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oohily + 11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0 工作辛苦
mike9132 + 13 工作辛苦
悠夏2024 + 13 工作辛苦
cfengsx + 10 工作辛苦
bvcxzfdsa + 10 精品文章
eric13245 + 15 工作辛苦
Kunagisa_Chiya + 11 工作辛苦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2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啥啥不行,炼铜第一名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1 收起 理由
湛蓝天空的尽头 + 11 没错,说的就是在下,炼铜术士.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12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算是炼铜只要過幾年后就不是炼铜了对吧
发表于 2019-11-13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说一,小学6年级的话已经11,12岁算的上青少年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話 告白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19-11-29 13:11 编辑

連載中 全13話
2019年11月13日 18:13 更新
2019年11月29日 13:05 翻译完成

--------------------------------------------------

第13话 告白

最近,英梨梨的样子有点怪。
具体来说就是,自从上周夏祭以来。

尽管原本英梨梨就和普通一词沾不上边,但现在的情况又完全不同。
说话的次数露骨地减少了,明明仿佛有话要说般地朝我这边看,结果却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平时拿手的料理也是,经常出现一些细小的错误。

说实话,感觉很在意。
不过虽然没怎么说话,她依然长时间地待在我的房间里,所以大概不是被讨厌了。
我不太清楚英梨梨在想什么。
如果是有什么烦恼的话希望她能和我商量一下。

话虽如此对方毕竟是个女孩子,可能是不想被我触及的事情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我也不好意思随意询问。
因此为了尊重本人的意愿,我决定等待到英梨梨愿意主动开口为止——然而。
 
「那个,悠真桑」
「怎么了?」
「……什么也没有」 

这样的对话今天一天已经出现了十次以上了。
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吃完晚餐后,我决定邀请英梨梨出去散步。在外面边走边聊的话,感觉更容易引出话题一些。

英梨梨带着困惑答应了。
因为目的地什么的完全没有,就先去了附近的便利店。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我们来到了一片新建区域。

「现在的夜生活也变得很丰富了呢」

沿着这条路走着,我首先试着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也许是暑热的高峰期已经过去,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秋天的气息。

「说得是呢」
「但是,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感觉心情还挺复杂的」
「是呢。我明白」
「英梨梨的暑假作业做完了吗?」
「我们没有暑假作业哟」
「欸,没有吗?」
「是的」
「为啥?」
「不是因为没有必要吗?我们学校的学生,即使不布置家庭作业也会学习」
「……原来如此」

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不会有的想法呢……

「悠真桑的作业完成了吗?」
「不,其实还没做好」
「这不是不行的吗。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了哟?」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现在已经做完了」

我虽然没有在七月中就做完作业那么勤奋,但也不会懒散到把作业拖到最后。是差不多在八月的中旬把作业写好的类型。
不过,今年花了很多时间在和英梨梨一起玩上。
嘛啊,麻烦的部分已经搞定了,再写个两天左右差不多就能做完吧。

像这样,我们随意地闲聊着就来到了便利店。

「吃点冰淇淋吧」
「您请客吗?」
「嗯嗯。但是哈根除外」
「那就达斯」(译注:ハーゲン,哈根达斯的哈根;ダッツ,哈根达斯的达斯)
「那也不行」
「欸~」
「别欸了。这个月已经没有那样的余裕了」
「真是没办法呢」

于是,英梨梨选择了最中类型(モナカタイプ)的。而我选了棒型(棒タイプ)的。
结账之后我们走出了便利店。马上拆开包装。将包装纸丢进垃圾桶后,我们一面大快朵颐一面顺着来路返回。
(译注:モナカ,汉字写作最中,是一种和菓子,做法是将糯米粉溶于水中杆成薄皮,放入模型中烤制成型,最后再将馅填入烤好的外皮中,这里说的モナカタイプ的冰淇淋,大概就像雪月饼那样吧;棒タイプ,就是我们常见的那种雪糕)

横穿过马路,进入了几乎没有车辆通行的静悄悄的路段——
那么,差不多该下定决心问了。

「呐,英梨梨」
「是?」
「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突然投来直球呢」

英梨梨苦笑起来。

「是吧。反正我也不懂那种巧妙的问法,而且是英梨梨的话马上就会察觉到的吧」
「说的是呢。悠真桑,是一眼就能看懂的人呢」
「哎,我真的那么好懂吗?」
「是的。在被邀请去散步的那一刻,我就在想什么时候会说出来呢」
「暴露了吗」

虽然我并没有故意隐瞒的意思。但是总觉得有点害羞。

「那么,回答是?」
「……」

英梨梨轻轻咬了一口最中,慢慢地咽了下去。
我也吃了一口冰淇淋,等待着。
沉默持续了十秒,打听是不是失败了呢,我的思考开始不安起来。

「不想说的话,不用勉强说出来也可以哟?」
「……不,我会说的。其实,我也在等待着悠真桑给我这样的机会」
「是吗?那样的话早点说不就好了」
「现在这样正好。如果太早的话我就无法做出坦率倾诉的觉悟了」
「你觉得好就行」

英梨梨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开始说道。

「……其实人家,一直很烦恼」
「烦恼什么?」
「要不要告白(こくはく)呢」
「……是谁犯罪了?」
「那是告发(こくはつ)。……您有在认真听吗?」
「啊,抱歉抱歉」

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结果被狠狠地瞪了。
于是我郑重地重新问道。

「那个,告白什么的,是恋爱的告白?」
「是的说」
「……这样啊。是很那个的方面的烦恼呢」(译注:ベタにそっち方面の悩み)
「感到意外吗?」
「嗯」

我点了点头,英梨梨微微嗔怒道。

「……真是失礼呢。人家也是风华正茂的少女呀,会恋爱这种程度是当然的」
「咿呀,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是英梨梨的话应该用不着烦恼吧,肯定会得到好结果的」
「……那种事,有什么根据吗?」
「因为,既可爱又伶俐而且很会做料理这点也最棒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但是收到英梨梨的告白的话肯定会被一发击沉的」
「……真的这么想吗?」
「真这么想啊」

对眼神向上地看着我的英梨梨,我做出强力的回答。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告白了呢」
「哦哦――哎?」

从现在开始?在我提出疑问之前,英梨梨开口说道。

「悠真桑,我喜欢你」

-------------------------------------------------------------------------

译者的话
啊完事了,我是术士

评分

参与人数 45轻币 +601 收起 理由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oohily + 11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0 赞一个!
ffyct + 65 工作辛苦
mike9132 + 13 工作辛苦
姚蹈思 + 13 工作辛苦
悠夏2024 + 13 工作辛苦
lemon_0 + 13 工作辛苦
5314666 + 12 ????????????
湛蓝天空的尽头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2 13: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