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90|回复: 17
收起左侧

[WEB] 堕落大小姐〜已经不会再走错路〜【1-10,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556569230 于 2019-12-3 01:15 编辑

书名:堕ちた令嬢 〜もう道は踏み外さない〜
----------------------------------------------------------------------
作者:待补充
web:https://ncode.syosetu.com/n3269fb/
翻译:acg之神上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内容简介
恶毒的侯爵千金伊丽莎白,因犯了恶毒的罪而被放逐。被许多人怨恨的伊丽莎白在移送到修道院途中被绑架,最后沦落到出卖身体为生。尽管她想过自杀,但因为被施了无法伤害自己和他人的诅咒,无法以死逃避。最后她死在了路边。
伊丽莎白的愿望是死亡。她本应终于获得了解脱,但最终却又变回了小孩子?
这是关于一个恶毒千金人生重来的故事。

评分

参与人数 45轻币 +750 收起 理由
6227441 + 13 工作辛苦
后庭花奴 + 18 工作辛苦
hihi_0213 + 16 工作辛苦
lingxian + 11 工作辛苦
qpzmfgal + 12 工作辛苦
gablin + 14 工作辛苦
zy195946 + 15 工作辛苦
x0528 + 15 工作辛苦
无聊看 + 14 工作辛苦
roinger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556569230 于 2019-12-3 01:06 编辑

第1话
那房间散发出令她如此惊讶的熟悉气息 ,她从床上猛然跳起。
被白所统一的优美家具,放置在橱柜上的进口玻璃动物群,从清晰可见的窗户可以看到庭院中的榆树。
【……我为什么,会在以前的房间里?脑袋终于被病原菌侵蚀了吗?这是幻觉?】
伊丽莎白捏着自己的脸,惊异脸上的光滑柔软,无论是腐朽的鼻子还是麻疹全都没了。
她迅速跑到了梳妆台前。
【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是孩子……】
大概是5岁时年。
长及腰际的白银垂发,大大的紫水晶双眸,宛如陶瓷的肌肤,蔷薇色的脸颊。
她完全把握不了事态。
时年23岁的伊丽莎白,站街勉强糊口,随着病情的恶化,她渐渐失去了客人,终于在昨晚倒在了路上。
【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终于死了……】
伊丽莎白无力的坐到了地板上。
短暂的呆滞后,女仆敲门进入到了房间。
【小姐,您醒了吗?白日睡过了的话晚上会睡不着的,您该起床了】
她一头茶色团子状头发梳于较低的位置,圆圆的脸上是一双可爱的茶色眼睛,鼻子上伴有雀斑。
站在那里的是比最后一次见到她时还要年轻的玛丽。
伊丽莎白看着玛丽,胸中变得非常痛苦。玛丽本该和宅内的厨师结婚,本该成为幸福的新娘。
是我让多名暴徒袭击了这个温柔的女仆,连同她的身心一起摧毁。
理由无非是我中意的白瓷杯被她打碎。
当然,在打碎它的时间点,要给予她处罚。我用扇子贴着脸,下达了把她发配去做杂工的处分,但仍然意难平。
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她。
那之后,她上吊自杀了。听到这个报告后,伊丽莎白终于舒了一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玛丽】
【小,小姐,您怎么了?做了可怕的梦吗?】
一面哭泣一面道歉的伊丽莎白令玛丽为之惊讶,她温柔的用手帕擦拭着她的泪水,但止不住她流出的泪水。玛丽紧抱着伊丽莎白直到她冷静为止。
本来一介女仆对主人采取这种举动是不敬的,但她仍禁不住向不寻常的哭泣的伊丽莎白伸出了手。
自被放逐后,如蝼蚁般被对待的伊丽莎白在玛丽的拥抱中颤抖着,在温暖的温柔中,自己的心被罪所刺痛着。
我是何其的愚蠢。
她对许多的人做了残忍的事,这份罪被公开后,她被送到了北方的修道院。
然而在被送往修道院的途中,被害者的家人和恋人们绑架了我。
她的一只眼被他们挖掉,脸和身体被烙上烙铁,头发被扯掉,被男人们玩弄。即使如此,她仍必须活下去。
即使想死也死不了。因为她被施与了不能对自己对他人做出伤害事情的诅咒,落入到了活地狱。
每天,以便宜的价格出卖身体,在简易旅馆接客。馊臭和霉臭交织的狭小阴暗的房间便是伊丽莎白的起居室。
5年间,她生活在这里。
本该发疯,却不知为何没有发疯,这或许也是诅咒的缘故。
直到落到这步境地前,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罪。比起身体的痛,那份罪的沉重更痛苦。
为何会回到过去,她不知道。
然而,如果可以的话,这次她想当真正的人。
总之,伊丽莎白在混乱中接受了这个状况。


第2话


伊丽莎白·亚历山大·维利亚斯是维利亚斯侯爵家的第二子,父亲是理查德,生母是奥菲利亚。尽管她有一个大三岁的兄长查尔斯,但查尔斯因为身子骨天生病弱,生活在领地的别荘中,她们二人基本未曾有过交流。
维利亚斯侯爵家,在这个温斯顿王国中把持着数一数二的丰饶领地,以及丰厚的资产。
而且在王国中侯爵家还拥有强大的话语权,毕竟父亲理查德深得陛下的信赖。
贵族中的贵族的双亲并从不直接插手伊丽莎白的抚养,尽管他们一起生活在王都,但两方却是一个月见上一两次的稀薄关系。


◇◇◇


【恩恩恩……!饭好暖和!好好吃!好吃极了!】


真稀奇〜,看着一个人在餐厅进食的伊丽莎白,佣人们惊了。
平时极为挑剔,料理中稍微放入一点讨厌的东西便会大上肝火的大小姐,居然在这么高兴的进食!
看着吃完说出「请告诉厨师长说他做的很美味,尤其是羊仔的酒煮非常棒」,佣人们都打着哆嗦,这难道是天地异变的前兆?
――即使如此,这份料理对于一个小姑娘而言还是奢侈。明明这几天我还只有水喝,在此之前的食物都是发了点霉的硬面包,破烂的野菜碎末汤。
用餐巾擦拭嘴巴,再度环视周遭,佣人们隐藏不住的惊异。
――也确实会惊异呢。毕竟我这个娇生惯养的暴躁女孩,居然没有一句抱怨的在吃饭。
伊丽莎白对这些佣人露出微笑,走出了餐厅。
——仔细一想的话,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吃饭太奇怪了。当时的我是怎么想的。
伊丽莎白想到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娼婦,名叫安娜,她有一个儿子。由于生意场所的隐蔽性,安娜偶尔会和她说上话,她是和身体到处充满烙铁火烧伤痕,变得丑陋的自己最先说上话的人。
说话的内柔基本上是安娜快8岁的儿子。


【这个呐,是儿子给我的哦】
安娜把已经扭曲的发饰递给伊丽莎白看。
她温柔的凝视发饰良久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收入口袋。


伊丽莎白理解不了,即使在这种地方沦落风尘,安娜依然能露出一脸幸福的神情。
安娜同情自己。从未被人同情过的自己感到异常愤怒。被你这种人小瞧,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她在这种底层中的底层中活着还会感到幸福,理解不了。
所谓孩子,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不久后,自己就没有再看到安娜。那是伊丽莎白沦落风尘刚好半年时的事。
据传,她因为感冒引起肺炎死了。




安娜的孩子会如何,伊丽莎白很在意。
明明她都没见过那孩子。


这半年的生活于她而言,非笔墨语言所能形容的辛酸,被臭污的男人如物品般摆弄,无论谁看自己都有如怪物。


在这些人中,安娜和自己说话,虽然被她同情让自己到很愤怒,但即使如此她还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看待。
每当想到留下心爱的孩子死去的安娜,她就忍不住落泪。
第一次,自己为人的死哀悼哭泣。
为并不算特别亲近的安娜。








——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可是,自此后我变得被自己的罪所折磨。我到底做过多么残酷的事情,我终于理解了。




果然,小孩子每餐一个人吃饭太奇怪。
莫非,当时我的是寂寞了吗。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甚至连寂寞这种事都分不清。
嘛,不论如何,这都不是对佣人乱发脾气的理由。


总之,先打开这个局面吧。
第3话
5岁的伊丽莎白从未和家人好好说过话,宛如女王一般。
谁也不会责怪她。
在她更小的时候,乳母温柔而小心,那时她发脾气乱扔东西,乳母总是以不被她粗暴对待为第一要务与她接触。
照此看来,女仆玛丽亚紧紧抱住伊丽莎白的行为可以说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吧。
―这么说的话,紧紧抱住还是孩子的我的人还不曾有过呐。如果继续在和以前的人生相同的环境中成长的话,还会有重蹈覆辙的可能性。可是,想要改变这个环境似乎不那么容易。和我拥有着相同双亲的兄长查尔斯,有着与我不同的沉稳性格。由于我们几乎不怎么见面,所以实际如何我也不知道。毕竟,我甚至因为觉得碍事把这位兄长也杀掉了……。
总之决定了把自身安置在和兄长相同环境下的伊丽莎白,迅速的拜托了管家向双亲传达自己想要把居所迁移到领地内的乡村别墅的意思。
2日后,她得到了与父亲理查德相见的机会。理查德毫不在意女儿想要去领地的理由,简单的答应了。由于母亲正在旅行中不在,所以伊丽莎白连招呼都没打就从王都出发了。


◇◇◇


伊丽莎白和玛丽亚相伴,住进了位于王国南部维利亚斯领中的一个叫沙兹兰德的别荘。沙兹兰德一年四季气候温和,是一个绿色丰饶的领地。
别荘虽然相较王都邸简陋,但石造的厚重建筑风格更有历史感。
【伊丽莎白!好久不见呐。近来可好?】
从马车上下来,飘动着浅茶色头发,闪烁着与伊丽莎白相同的紫水晶眼瞳的乡长查尔斯跑到跟前。
【兄长大人,好久不见,您的身体还好吗?】
【最近发作的少了,很轻松】
【那真是万幸】
【上次见到你还是2岁的时候,感觉伊丽莎白已经很有大人气 了】


那是当然的吧。毕竟身体里是有着**经验的23岁。


至此,伊丽莎白终于意识到了,为了不让查尔斯怀疑,她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为什么在王都邸,大家即使感到恐惧也没有意识到伊丽莎白的变化。


孩子应有的举止吗?说到底孩子应有的举止又是什么?查尔斯向烦闷的伊丽莎白伸出了手。


【好了,进家里面吧,你也累了吧?】
查尔斯的手很温暖。
为伊丽莎白准备的房间以浅茶色为基调充满了编织物,令人感到温馨,带华盖的床虽然比王都邸要小,但胜在可爱。
【不管怎么说,能遮雨沐浴,不会挨饿,就该谢天谢地了】
伊丽莎白自言自语着,凝视着窗外。
修剪的漂亮的矮树木,整齐的草坪,位于稍远处的亭子周围是种满的蔷薇。
很美。如果是以前的话,她或许会觉着这景色一点也不讲究吧。
伊丽莎白为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而感谢。







评分

参与人数 21轻币 +290 收起 理由
zy195946 + 15 工作辛苦
无聊看 + 14 工作辛苦
roinger + 16 工作辛苦
永远的闲暇 + 13 工作辛苦
princeedward + 16 工作辛苦
Pigieeeeee + 11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wangbaisen1990 + 13 工作辛苦
小芍药芍 + 11 工作辛苦
house寻隐者 + 1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556569230 于 2019-12-3 01:11 编辑

第4话
搬到沙兹兰德后的生活,相较以往为之一变。
每天和查尔斯一起用餐,一起说话。
然而,仅这微末的时光,对于伊丽莎白而言却是如此的快乐。
【兄长大人,能和你一起用餐很开心,无论是蔬菜还是肉食还是鱼都非常的美味,嗯,很幸福】
【我也是,和小白在一起生活很开心。这里虽好,但没有家人还是太寂寞了啊】
【兄长大人也会寂寞?】
【会寂寞的。虽然隔壁领地卡斯贝尔伯家的次男爱德华偶尔会过来玩,但想要在外面尽情的游玩还是太难了】
-兄长大人也寂寞么。这些自己都未曾想过。原以为他有一流的家庭教师,每天沉湎于学习没有游玩的空闲,原来是因为身子骨弱不能随心在外游玩。


【兄长大人,下次我们在庭院郊游吧!之前我在书上看到过,在地上铺一块布坐在上面吃饭。你看,可以吗?】


伊丽莎白微微抬着眼,向着查尔斯请求。


虽然对这种孩子气的举止感到羞耻,但她想要被自己杀掉的兄长大人能够每一天都过得幸福。


伊丽莎白毒杀了查尔斯,那是在他14岁的时候,喘息发作的频度越来越少的哥哥为了能在王都的社交界出道回到了市内宅邸,虽然迟了点,但还是预定编入到王侯贵族所上的学园。
伊丽莎白对那个至今为止被她无视了的存在查尔斯继承侯爵家的事实愤怒了。
要说为什么,因为她还没有定下未婚夫,伊丽莎白确信,查尔斯死后她能够通过入赘的形式定下未婚夫。
双亲和嫡男查尔斯相伴出席晚会。
查尔斯和伊丽莎白不同,一直被双亲所关注着,这个事实令伊丽莎白无法原谅。
就这样,查尔斯因为难以适应的王都生活,积劳之下,发作了。就在那个时候,伊丽莎白在医师所开的处方药水中混入了慢性毒药。
最终,查尔斯在5日后死亡。
――在亲手喂兄长大人喝药时,伊丽莎白明明少有的感到了痛苦但她还微笑了,一想到自己能够结束碍事的哥哥,她就会高兴的笑着答道,不用客气。


回到儿时的自己所能够做的事便是不再让兄长大人感到寂寞,即使为了帮她感到些微的快乐。


虽说有赎罪的意味在其中,但丝毫不怀疑的接触愚蠢的伊丽莎白的查尔斯一定是伊丽莎白最重要的人。


首先为了不令查尔斯产生怀疑,她有必要学习更为自然的孩子应有的举止。贵族的孩子,和以前的伊丽莎白差不了多少。姑且不论性格的好坏。
即使为了查尔斯,也应该成为适应这个环境的孩子吧。


郊游,伊丽莎白想到了庶民向的恋爱小说中的内容,才向查尔斯提案道。虽然她从一开始就不知道郊游有什么快乐的,但在小说中,平民男女两个人之间似乎都很快乐,应该不会有错吧。证据就是查尔斯爽快的答应了伊丽莎白的邀请。
顺便一提,这本小说是她在娼婦時代以在旧书屋卖书为生计的男人代替钱给她的。虽然那个时候,伊丽莎白怒气冲冲的说道把钱给付了!但还是久违的拿起书聊以慰藉。

翌日,伊丽莎白拜托了玛丽亚带她到极近的农村去。
她决定了,在那里观察孩子。



第5话


从女仆变成侍女的玛丽亚对伊丽莎白的变化感到了困惑,不过,或许这才是本来的伊丽莎白吧。她大概是太寂寞了吧。
她大概是想要获得他人的关注吧。她才5岁。
万幸的是,才5岁的伊丽莎白还没做出决定性的伤害他人的事。
大概她过去所有的无知孩童所作的事,都被人看成是她天生的暴脾气所致吧。


――回到5岁时真是太好了。
如果是10时的话,她已经在伤害佣人了。
啊啊,即使如此,她还是对玛丽做了坏事。
毕竟,这往后玛丽本该和王都邸内的厨师成为恋人,她却夺走了这个机会。
不不,或许他们还没有遇到彼此也说不定。


令暴徒袭击她时我才15岁,嗯,大概没问题吧。
这么说的话,她的那个曾经的婚约者厨师并没有报复过我呢。
玛丽亚死后还没过半年,他跟常来往的同行的女儿结婚了。说到底这家伙不就是个薄情的家伙吗?
虽然这话由逼玛丽自杀的我来说不怎么合适。


◇◇◇


为了观察孩子们,总之先去周边走走看。
而后,伊丽莎白拜托玛丽为她准备尽可能不显眼的朴素衣服。然而,她毕竟是侯爵家大小姐,手头上尽是些质地好的衣物。
【小姐,这件连衣裙怎么样?】
玛丽拿在手中的连衣裙是用浅红色的高档麻纱面料做成的,腰部有许多的褶子显得蓬松而柔软,袖口和领子都是纤细的蕾丝。


【唔-嗯,不行。只要平民穿的衣服即可,别太显眼了】
【就算您这么说,也没有这样的洋服哦】
【好吧,今天也没办法了,就这么去吧。外面就罩个破布。近期就给我做一套平民的孩子穿的衣服吧】
伊丽莎白在想什么,玛丽完全不懂。不过,她从伊丽莎白身上感到了一种比在王都时还要友好的态度。
再怎么说也不能披上破布,所以她便把木棉质地的披肩卷成斗篷状用胸针固定住。
【好了,出发吧!】
【小姐,您真的不用乘坐马车去吗?】
【马车太显眼了】
玛丽果然还是理解不了伊丽莎白想要做什么。




伊丽莎白和玛丽亚身后跟着两名护卫,一起并行了一会儿,眼前逐渐展开了一片麦田。
午后的风伴随着阳光是如此怡人。
位于村子不远处休耕地里有着几个放学后的孩子,年龄大约在7,8岁左右。


很快的,伊丽莎白开始了观察孩子们。
注意到伊丽莎白的孩子们,最初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她后,便沉迷到了游戏中。
【好了,今天就玩扮骑士!我是骑士,你们是骑士的部下和盗贼!】
有着孩子王风范的少年挥舞着树枝。


【欸,才不要。我总是装盗贼被打,还是玩捉迷藏吧】
【我,扮公主就可以了!呐约翰演王子吧】
【比起这个,那边有很多小龙虾,去钓龙虾吧】
【去捡栗子吧】
——完全是在任意发表主张。这该怎么统一?


过了一会儿,拿着树枝的少年开始追逐起其它的孩子们。
【呐玛丽,那是在做什么?欺负人?】
【我想大概是在捉鬼】
【为什么开始了捉鬼?】
【怎么说呢。顺其自然就成了捉鬼吧】
【结果,谁的意见都没有通过呐】
【呵呵,是呢。不过大家都很开心哦】


——原来如此,自作主张这点倒是和以前的我相似呢。
不同的是,没有把主张贯彻到最后,而是柔软的应对。
话说回来,也看不出这些孩子会考虑到这种细节。
总之,所谓孩子,似乎只要开心就好。
我要是不任性的话,就不像个孩子啊。分寸真难把握。
不过,如果不任性的话,也就不会有问题吧。


伊丽莎白决定了为了能够更加像个孩子,今后也要观察孩子们。



第6话



伊丽莎白搬到沙兹兰德的別荘已经过了3个月。
家里在判断伊丽莎白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当地生活后,给她配备了家庭教师。
【一定要像兄长一样努力学习才行吗?】
伊丽莎白一脸担忧的问着查尔斯。
她暗自夸赞着自己孩子般的举止业已登堂入室。


——自那以后,不仅是在农村就连是在城镇我也毫不懈怠的观察孩子们,原本我就不是一个成熟了的大人。
残酷的是,她是一个拥有未成熟孩子身体的大人,不,是怪物。


查尔斯抚摸着伊丽莎白的脑袋说道。


【不用担心的,如果是小白的话没问题的,虽然不能像至今为止那般玩耍,但会变得比现在玩的还要开心,因为玩的时间会变得更珍贵】


【是那样吗?虽然不懂,但我会努力的】
理解他话中意思的伊丽莎白硬是回答不理解。
前日刚满9岁的男孩比起伊丽莎白倒是更像大人。


【兄长大人,我还想去郊游!这次不是在庭院里,而是对面的小丘上】


【呵呵,好好学习的话,就和你一起去】
【约定好了哦】
伊丽莎白对郊游格外的喜欢。
即使是同样的室外,比起摆好桌子坐在椅子上的茶会,坐在铺布上自由的享受午餐要更加的新鲜快乐。
最初伊丽莎白是想要认真的过着赎罪的每一天,结果,还是擅自行动了。
虽说她已经会顾虑自己以外的人采取行动,但根本上的性格还是没有多大的改变。
如模仿平民的孩子爬树,钓许多的小龙虾,尽管这些行为作为贵族大小姐基本不会获得褒扬,但她和别荘的佣人们的关系却变得非常的好。
不能因为是平民就小瞧人,这一点很大程度受到曾经在最底层作为娼婦生存的记忆所影响。
即使身份迥异,但同样作为人类这一生物的人是没有区别的,这是她的亲身体会。
到处跑到疲累,满身是泥,是如此的开心。这才是活着的感觉。即使经常被玛丽责骂,但不知怎的,还是痒痒的,如此的开心。
有时伊丽莎白甚至会忘记纠正自己人生这一最初的目的,充实的过着每一日。

◇◇◇


不久,家庭教师简自王都而来,那是一个有着一头浅黑色头发,一脸严肃的16岁女性。
在王都维利亚斯侯爵邸接受面试时,想必简已经从佣人们那里耳闻伊丽莎白是一个可怕任性的暴躁大小姐。
她已经下定决心无论被所教授的大小姐做出怎样无理的事情,她也绝不辞去这个拥有罕见待遇的工作。
作为贫困子爵家长女的她还必须给在老家的弟弟妹妹寄生活费。
这种决意令她的表情更加的僵硬。
简用这种可以说悲惨的面容开始对伊丽莎白进行指导后,立刻的放松了下来。
伊丽莎白实际上是一个朴实而优秀的孩子。
【大小姐你您真的很优秀,理解非常快,我都感动了!额,您的礼仪也很完美,能指导大小姐真是太幸福了!】
【嗯呵呵,谢谢老师。我想要知道更多的事,就算是我也想找到自己能发挥用处的工作】
【您说的话真奇怪呢,大小姐会和一位优秀的殿下结婚,成为一名优秀的贵族。完全没有必要工作的】
【老师也是贵族出生,但已经自立了。我觉得您很优秀,我也想像老师一样工作帮助他人】


简明明是贵族女孩既没有为自己不得不工作的境遇而哀伤,也没有为这件事感到自豪。
所以,她才为伊丽莎白的话感到吃惊。然后,为了这个认同自己的女孩,她想要教授她更多的东西。


——学习意外的有趣呢。以前的我只有礼仪和舞蹈是为了不被人小看才做到完美,至于学习则被我认为是淑女所不需要的。说到底,我从来不是淑女。
话说回来,幼儿向的学习还真是轻松,时间就这么用掉太可惜了,所以在这里就不留遗憾的发挥实力吧。
伊丽莎白认真的埋头学习,享受着纯粹的乐趣。
天气不好不能出去玩的日子,就读简所推荐的儿童文学读物渡过。


以前的伊丽莎白是不会读文学书籍的,即使读也理解不了它的趣味在哪。
恐怕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和他人产生共鸣吧。


现在的伊丽莎白成了最喜欢书的大小姐。

7话

【史蒂夫,我总觉得小白是不是越来越野性了,不,她的学习和礼仪都没有问题,倒不如说优秀,只是该说她是异常的有活力……】
查尔斯一脸复杂的对管家史蒂夫说道。
伊丽莎白来到沙兹兰德已经过了6年,自从8岁那年与以生存为主轴的冒险譚相遇后,她就变得经常去附近丘陵的森林中玩耍。
最近甚至开始采集草药,狩猎与钓鱼。特别对钓鱼上心,连钓具都自己做了出来,这应是受了一本叫垂钓名人日志的书籍影响。
平时外出之际,她一定会带上护卫,偶尔还会用鱼款待那些护卫。
用小刀处理所钓的鱼,自己生火烧,技巧之娴熟令人想不到这是一位大小姐。
但她毕竟还是一名贵族大小姐,为了避免日照,头上会戴着宽檐帽,脸上会围着纱布式的披肩只露出眼睛,手上戴上手套。
完全是一名可疑者。
另一方面,查尔斯的身体也在康健,预定这个秋天在社交界出道,并且,编入王都学园的手续已经准备好了。
借此机会,伊丽莎白也要回到王都,然后,她也预定进入到和查尔斯相同的学园。
【这种生活也要结束了呐……哥哥,我想一直在这里】
【小白,我们是贵族。即使为了领民也必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是吗?】
【哥哥难道不是为了与玛德琳小姐相会才想回王都的?呵呵呵】
【我,我说!别戏弄你的哥哥!】
查尔斯去年和坎贝尔公爵家的长女玛德琳定下了婚约。
年长2岁的她,一双灰色的细眼,圆鼻,以及厚唇,容姿整体上显得丰满,即使客套而言也是一位称不上美丽的大小姐,不过却是一位拥有着能够顾虑到体弱的查尔斯的温柔性格和聪明的女性。
二人定下婚约后,频繁通信。
因为双方都是热心的读书家,通过互传书中的感想而关系愈发亲密。
【小白的未婚夫也差不多了哦,恋爱结婚于贵族而言是不可能的这一点,聪明如你应该很清楚的吧,而且我认为,政治婚姻也不是不可能建立幸福家庭的】
【哥哥能和玛德琳小姐订立婚约真是太好了,如果是玛德琳小姐的话,与其说是政治结婚不如说更近乎于恋爱结婚。我的话……没想过结婚】
【那可就难了。父亲不会允许的吧】


过去的伊丽莎白在兄长死后和玛德琳的弟弟亨利订立了婚约。
父亲似乎无论如何都想和坎贝尔家结亲。
没有给作为病弱兄长备用品的伊丽莎白许下婚约者,便是在此背景之下。


——和亨利公子订立婚约后,我遇到了学园中,这个国家的第三王子阿兰殿下,一见钟情。
于此,亨利公子变得碍事了……我让他喝下了强力媚薬,袭击了贫穷的伯爵大小姐凯瑟琳。
我不知为何那么讨厌凯瑟琳。结果,亨利负起责任和她结了婚,凯瑟琳原本就有恋人,结婚时一脸悲壮。
我果然是个了不得垃圾。



想到学园时代,伊丽莎白的心情变得灰暗。
令流氓袭击看不顺眼的大小姐使之失贞,为了打发时间诬陷同学偷盗伊丽莎白的所有物使之退学,开茶会时施放毒药等等,每日重复着种种残忍的行为。


特别对与阿兰殿下相亲相爱的男爵大小姐花莲,有着相当想要杀掉她的执着。
然而,不知为何花莲的身边总有人,很难找到机会。
结果,就这样没有达到目地的,伊丽莎白被放逐,被人拷问。


但是,如果是在兄长查尔斯还活着的未来的话,状况应该会改变。
然后,现在的伊丽莎白也不会爱上阿兰殿下,这是她所能断言的。
殿下是一位拥有着艳丽黑发,金色眼瞳,惊人的端整白皙美貌的人,但同时又是一个自信,任性,态度恶劣的不逊之人。还是一个害怕虫子的城里孩子。
对于现在的伊丽莎白而言,完全感受不到他的魅力,倒不如说反而让伊丽莎白感到头疼。
曾经的她,连那位王子害怕虫子的模样都感到意外的可爱,这只能说恋爱是盲目的。


如果是现在的话,她没有婚约者,无论如何都要回避结婚过上自立的人生,伊丽莎白一边拿起钓竿,一边如此想到。

第8话


夏末,伊莉莎白返回王都忙于学园入学准备。
之前在沙兹兰德获得了最大的自由,回到王都反而过上了每天忙碌的日子。
伊丽莎白在卧室用小刀削着钓鱼竿的前端,叹了口气。
【小姐,您先把钓鱼的事忘掉吧。今天是您和老爷夫人共进晚餐的日子,请您早些准备】
玛丽催促着已经已经长成为一个奇怪女孩的伊丽莎白。
就结果而言,玛丽没有在沙兹兰德找到恋人,莫非,是要与这个宅邸中的薄情厨师坠入爱河不成。
【呐,玛丽。你已经20岁了吧。没想过结婚吗?】
【您突然的说什么呢。我原本就没有对象,小姐的事情是第一要务,结婚什么的不可能】
【啊。简老师已经结婚了哦,她说已经没有什么能教我的,还夸我是一个优秀的淑女。我倒觉得玛丽完全没有顾虑我的必要】
【……请您先把钓鱼竿收起来吧】
12岁的伊丽莎白已经出落得异常美丽。
白银的头发光艳照人,长长的睫毛镶嵌在美丽的紫水晶眼瞳边上,笔挺的鼻梁,丰满的红唇。
宛如人偶般美丽的端庄容貌令伊丽莎白在王都私底下深受好评。
顺便一提,以前的伊丽莎白由于幼时不注意健康而显得微胖且皮肤粗糙。
美丽的容姿,优雅的举止,更重要的是与其它的贵族千金不同,平易近人,无论何种身份伊丽莎白都会亲切对待。
出入维利亚斯邸的商人们绝对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然而,却对拿到商品时行礼致谢的伊丽莎白无比感动。
经过这些商人,有关伊丽莎白的传言,瞬间扩大。
在本人所不知道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成为了在王都引人注目的千金。


——和那对双亲共进晚餐呐。虽然回王都后见过一次父亲,但还未见到母亲。
好像昨天傍晚从旅行地返邸,真是个对家庭没有兴趣的人啊。
差不多也到了社交旺季,她应该会暂时呆在这个宅邸吧,不过她们之间应该不会有所瓜葛吧。


伊丽莎白的母亲奥菲莉亚是现任国王的堂妹。
无意识的,自然的蔑视她人于她而言再正常不过,就连对待作为丈夫的理查德也同样如此。
另一方面。父亲则把母亲看作只是血统尚可的***对待。


而这样的两个人之间唯一的共通点便是,都对孩子没兴趣。


在前往宅邸内最为奢华的餐厅的途中,伊丽莎白遇到了奥菲莉亚。
【母亲大人,贵安】
奥菲莉亚瞥了一眼伊丽莎白,也没有回话,就那样在侍女的陪伴下向着餐厅而去。
【……还是老样子呢】
伊丽莎白苦笑着,理查德见此担忧的看向她。
意识到他情态的伊丽莎白微笑着说道。
【哥哥,一起走吧!呐,能拜托你做我的护卫吗?】
【当然的,我可爱的公主】
查尔斯并不介意被母亲所无视,倒不如说对担心着自己这个兄长的伊丽莎白所表现出的活力,感到了无比的怜惜。
他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向父亲进言,让妹妹能够与像自己的婚约者一般优秀的对象结婚。


查尔斯已经完全的成了恋爱脑。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279 收起 理由
zy195946 + 22 工作辛苦
无聊看 + 14 工作辛苦
roinger + 16 工作辛苦
永远的闲暇 + 13 工作辛苦
princeedward + 16 工作辛苦
Pigieeeeee + 11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小芍药芍 + 11 工作辛苦
house寻隐者 + 12 很给力!
葬月@离殇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556569230 于 2019-12-3 01:13 编辑

第9话
晚餐围绕着查尔斯的社交出道展开。
基本上是理查德单方面的对查尔斯叙话。
【通过这次的舞会,你将正式的进入到社交界,家里也会开晚会,到时,由你作为主角。你是维利亚斯家的下一任家主,好好承担起责任】
【知道了,父亲大人。话说会来,小白的婚事您打算怎么办?】


查尔斯的问题令伊丽莎白惊了,他突然的,都在说些什么。
【还没定下来,伊丽莎白的评介似乎不错,意想不到的有很多人上门提亲】
【这样啊。我一直希望小白能成为比任何人都要幸福的新娘。只要是爱护小白,珍惜小白的男人就可以,比起爵位和资产,我希望您能更加重视这一点】
听了他发言的理查德和奥菲利亚耸鼻而笑。
顺便一提,伊丽莎白也给出了白眼。
【在说些什么孩子气的话,真让人担忧他的前景】
【真是个傻孩子,这难道是像你?】




——哥哥,在说些什么轻飘飘的话?
给钓上来的鱼喂食的男人,在婚前如何判别?当你钓到鱼时,美味的享受才是精髓。
想的太天真了。


我说哥哥,你的脑子好像变成了花圃……没事吧?


第一次,除了查尔斯意外,一家三口的感情达成了一致。
那天的晚餐,以伊丽莎白一言不发而结束。


一边叹着气,一边返回卧室的伊丽莎白,把薬草大全集第4巻拿到了手中。
即使有了钓鱼竿,没有能够钓鱼的环境,也只会让人感到空虚。
读书吧,至少可以让心灵从烦人的世俗中脱离。


以前伊丽莎白经常在方方面面上使用毒药,主要用在坏事上。
虽然讨厌学校,但是关于毒药却储备了连那方面的专家都要认可的知识量。
良药也可能成为毒,毒也可能成为良药。


伊丽莎白把自己和毒药重叠到了一起。
过去的伊丽莎白是烈性药。
然而,现在的伊丽莎白即使不能说是良药,但也想成为恰如其分的药,臂如说像是为了消除便利发挥功效而存在的弱性在泻药。


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确实不同。但两者是同一个人又是确定无疑的事实。
所谓人,或许只要一个微不足道的选择,就能产生巨大的转变。
就算是以前的我,若能从幼时开始和哥哥一起在沙兹兰德生活的话,恐怕也不会成为那么可怕的人吧。


现在所读的薬草大全集第4卷也言及了关于东方国家的药草,其上如此记载,不只是药草,蘑菇也能成药,在卷末的補遺上记录了在那个国家以虫入药加以利用的事迹。




虽然这边气候那边不同,她幻想着,不知能否利用类似的虫和蘑菇。


正在幻想时,玛丽悄悄的给她上了茶。


【谢谢你,玛丽。今天就下去吧。现在我满脑子都是蘑菇和虫子!呵呵】


玛丽惊叫了。




之后,伊丽莎白虽然解开了误会,但还是被玛丽告诫不要随便去碰虫子和蘑菇。

评分

参与人数 9轻币 +118 收起 理由
roinger + 16 工作辛苦
princeedward + 16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小芍药芍 + 11 工作辛苦
house寻隐者 + 12 赞一个!
zslaila + 10 工作辛苦
孤舟 + 16 工作辛苦
Kunagisa_Chiya + 11 工作辛苦
炎之魔女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话

入学之日到来了。
查尔斯在早前一天编入到 了第四学年。
伊丽莎白坐在马车中,凝望着着这条令人感到今后的学园生活之漫长的街道,思考着。
――总之,老老实实的过吧。就像个学生一样好好学习吧。不再作恶。


她紧张着,从马车上下来,朝着礼堂而去。
学园拥有值得的夸耀的400年以上的历史,6年制的名门学校。最初仅限于男子上学,10年前变成男女共校。
以前的伊丽莎白累积了足够的钱,通过所谓的后门入学。
然而,现在,她则是凭借实力入学。
学园中,存在着大量被以前的伊丽莎白残忍对待的学生。
可能的话,她想避开和那些学生的接触。
若是,她仍然和以前一样对对方持有可怕的情感,一想到这些,她就害怕的腿软。
为了不引人注意,伊丽莎白穿上平平无奇的规定制服,头发梳成简朴的 Half-up型上学。
其她的大小姐们在得到制服后会把它变得的华美,绣上刺绣和蕾丝,改造成更为华丽的制服,这是上学的大小姐之间『普遍』的现象。
另一方面,伊丽莎白白色荷叶边立领上衣有卷带领带、深灰色外套还有同色脚踝长度的裙子,正是学院指定的制服。
这是为了不太显眼,避免引起多余的问题而思虑出的结果,相对的,伊丽莎白变得更加的引人注目。
【喂,那位大小姐是谁?太漂亮了!】
【和闪闪发光的其她大小姐不同,这就是所谓底子好,不需要多余的修饰吗】
【唔哦哦,好想靠近去闻闻香味】
伊丽莎白登校的第一天给思春期男学生们造成了极大的刺激。
--她意识到,不知为何,大家都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哈,难道她已经成了要注意的人物。她还什么都没做,或许是在不知觉间失态了。


看到伊丽莎白青着一张脸,一个学生上前搭话。
【你脸色似乎不怎么好,没事吧?】
看上去像是上级生,飘逸着一头卷毛金发的美男子。
【我没事,让您担心素不相识的我,深表感谢】


伊丽莎白微笑着,急忙朝着礼堂而去,内心焦虑。
和她说话的是达比伯爵家的次男威里尔姆,是会成为来年结束留学归国的阿兰殿下亲信的男子。
然后把殿下的恋人花莲从伊丽莎白的策略中保护下来的伊丽莎白的天敌之二。
顺便一提,天敌之三也在。
全是围绕着花莲的天敌。


伊丽莎白就是被这些天敌们最终抓捕,流放。然后被放逐后的绑架,把她交给报复者的行为都是这些男人们所为。
绝不能接近他们。


伊丽莎白只要没要做那些残忍的行为就不应该会存在任何反对问题,然而她还是禁不住想起她被抓捕时的那个恐怖。


最初,她对自己的悲惨境遇激动的愤怒,叹息。
直到那个带着孩子的娼婦死为止,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罪。
被污秽的男人们玩弄的玛丽和女学生,被她用药品造成脸部烫伤的商人,被冤枉的佣人……
无尽的罪,她在一个个面对时,终于承受不住那罪的重量。
自觉罪后,生,变得痛苦。

然后,伊丽莎白渴求着自己的死。
只有死,是她的生之所望。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64 收起 理由
princeedward + 16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小芍药芍 + 11 工作辛苦
葬月@离殇 + 13 工作辛苦
Kunagisa_Chiya + 11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3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吼是这本挺短的恶役重来,进度是翻译中?记得是全篇已翻译完成了的,楼主是准备润色一遍再发布么?总之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556569230 于 2019-12-3 01:38 编辑
AngryBird 发表于 2019-12-3 01:14
哦吼是这本挺短的恶役重来,进度是翻译中?记得是全篇已翻译完成了的,楼主是准备润色一遍再发布么? ...

这篇文字结构用词简单,不需要润色。

发表于 2019-12-3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喜欢大小姐的这种。
发表于 2019-12-3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リューズ- 于 2019-12-3 08:40 编辑

雖然在真白萌已經完結了,不過加油 _(:3 」∠ )_
等等.....怎麼除了括號以外內容都一樣,原來是同一人啊 Σ(´∀`;)
发表于 2019-12-3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不是有漫画啊印象中还很好看来着
发表于 2019-12-3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大小姐才叫真的恶役啊,投毒谋杀强x,比隔壁那几位狠太多了。
不过这个转变也是好大,一下变成温柔圣女了,比隔壁帝国的睿智变化还大。
感谢大佬~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3 收起 理由
葬月@离殇 + 13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3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是大小姐,前世要做壞事時身邊應該有個黑手協助才對吧?
发表于 2019-12-3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這不是超可愛的釣魚大小姐嗎
发表于 2019-12-3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罪孽与痛楚是改变恶徒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发表于 2019-12-3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赌五毛,恶毒女主不恶毒。
发表于 2019-12-4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小说完结得实在过于仓促,好多东西根本没讲突然就完了,除此之外还挺喜欢的。
发表于 2019-12-4 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好多恶役千金题材啊
发表于 2019-12-12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我见过的最硬核的恶役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6 05: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