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9|回复: 20
收起左侧

[翻译中] [自翻][GA文庫][佐藤 真登]處刑少女的生存之道 02-白霧漫天- (01.19 更新至幕間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5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881116s 于 2020-1-19 23:07 编辑


书名 處刑少女的生存之道 02 -白霧漫天-
処刑少女の生きる道(バージンロード)2 ―ホワイト・アウト―
----------------------------------------------------------------------
作者:佐藤 真登
插画:ニリツ
扫图:素素素  (日文書庫)
翻译:月見草  (LKID:s881116s)
修图:月見草
校对:月見草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處刑少女的生存之道 貼吧: https://jump2.bdimg.com/f?kw=处刑少女的生存之道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内容简介: (之後補上)「この海の近くには、霧があるのよ」
古都ガルムをあとにしたメノウたちは、港町リベールへと辿りつく。
入り込んだが最後、戻ってきた者はいないと言われるリベールの霧。それは、かつて南方諸島連合を食らいつくした、四大人災『霧魔殿』だった。死んでも蘇るアカリを殺しきる手段を求めるメノウは、処刑人としての任務を完遂するため、その魔の霧を利用することを思いつく。
そんななか、メノウたちに接近するリベール伯の娘・マノン。“いなかった"はずの彼女の行動が、メノウたちの運命をアカリですら意図しない方向へと捻じ曲げはじめる――。
彼女が彼女を殺すための物語、急変の第2巻!
------------------------------------------------------------------------
第一卷: 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1006012-1-1.html


※本帖子內文会全部使用繁体,完坑后会做简体版。

※由於本人無法完全駕馭作者的中二之心,所以戰鬥設定可能會看不懂。

※在宣布完坑之前請不要轉載。
------------------------------------------------------------------------

2020.01.15  開坑序章

主坑是另外一邊,這邊更新速度會比較慢,盡可能每天都會翻譯一點。
假如我超過兩個月無聲無息,基本上請認定我已經棄坑了,感謝。
第一章快結束了,估計下周之前會發出來吧。

2020.01.19  更新第一章、Interlude 1
目前第二章翻譯到一半了,但我暫時不會發出來。我打算等全部翻譯完再一次放上來,不過會在2月14日(第三卷發售日)那一天把能丟出來的內容都丟出來,希望能在那天之前全部結束吧......
然後我忘了這卷有兩個幕間......還好有多留一個備用樓,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





目次  (完坑前隨時修改)
Prologue 序章
第一章 港鎮利貝爾
Interlude 幕間
第二章 仍不知曉霧之去向
Interlude 幕間
第三章 晚會上煙火閃耀

第四章 白露消散的少女
第五章 鮮血染濕的少女
Epilogue 尾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38轻币 +2701 收起 理由
沧笙 + 12 工作辛苦
绿箭002292 + 10 工作辛苦
y1176164418 + 15 工作辛苦
00-Raiser + 16 我很赞同
萧逸 + 13 工作辛苦
啾啾啾啾揪 + 15 工作辛苦
20530806 + 60 工作辛苦
Fily飞蛾 + 11 精品文章
gzzhchn + 864 我很赞同
azazazazab + 13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881116s 于 2020-1-19 23:04 编辑

Prologue 序章


白色。
眼前只有一望無際的白色。
充斥於此的白色比朝霧還要清淨,比起高山的雲還還要靜謐。
白霧。
在無法碰觸、佔據視野的滿滿白霧之中,有一名幼女。
白霧以幼女為中心擴散,佔滿了她周圍視野,在這片迷霧中她緩緩伸出手。
白霧纏在她的身上,彷彿在制止她的動作一般,比鉛還重的白霧束縛著幼女的身體。
那股質量完全不像是霧。
白霧對應幼女舉起手的細微動作,重重地黏在她身上。即使如此她還是勉強動手,結果幼女的纖細手臂無法承受白霧的重量,發出啪嘰的聲音斷掉。
「嘛啊……」
手臂被扭斷的幼女發出感覺有些遺憾的呻吟,完全不在意痛楚的樣子。她抬起頭,從周圍的聲音中發現樂趣。
在一片濃霧之中,連方才斷掉的手的指尖都看不見。在眼睛無法派上用場的地方,耳中聽見了令人不快的聲響。
經常互相啃食,令人毛骨悚然的衝突聲、彷彿配合許多鳥獸被絞殺的鳴叫聲而出現的尖叫聲、肉塊彼此衝撞的戰鬥的聲音、臨死的悲鳴。
正因為連一厘米前方都被染成白色,完全看不清周圍,聽到的聲音才會驅使人們的不安。
不只是耳朵。連肌膚都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觸。不會停下的水滴滴在肌膚上,將肌膚染濕。
要是認為滴在皮膚上的是雨,那就錯了。
那些全都是鮮血。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中,互相啃食、互相殘殺、互相蹂躪、撕裂精神,彷彿能吞噬靈魂的鬥爭正在上演。
血之雨拚命地試圖將白色空間染紅,然而也無法在這個空間久留。有時也會出現肉塊掉落的聲音。然而連掉下來的肉與血,也很快就某物被咀嚼、嚥下。
「嘛、嘛──、嘛──」
幼女發現除了染白的視覺,耳朵、肌膚、鼻子、舌頭等四種感官都還一如往常,接著開始哼起了歌。
「嘛、嘛嘛嘛啊、嘛、嘛、嘛啊──」
與這種詭異地方完全不相符的天真少女哼著某首歌。然而這首歌沒有歌詞,只有鼻子哼著的旋律。
坐在某物上的幼女輕快地擺動著腳,而在她的腳底下,地面本身聽到歌聲後產生反應,開始搖動。它的動作前後左右不固定,甚至還會上下蠕動。
「嘛嘛嘛──嘛啊──嘛。」
在幼女的旁邊,有某物掉落下來,發出了鮮明的聲音。
那是一團肉塊。
回過神來,上空似乎有什麼東西四散,大量血肉流了下來。
轉眼間,小型的魔物聚集而來,啃食著肉塊。在充滿爭鬥的白霧中,死去的魔物肉是再好不過的餌食。來覓食的一隻魔物,盯上了正在歌唱、毫無防備的幼女。
那是比人還大,像是鳥一般的魔物。它認為比自己還渺小的身影十分無力,試圖用長長的喙刺穿幼女,因此急速下降。
幼女完全不介意。本來也就沒有必要做些什麼。
「嘛嘛嘛嘛嘛──」
幼女腳下的某物向上移動。
幼女的立足點是一匹巨大的怪物。不只高度,連寬度都不易測量。
像一座島嶼站了起來的怪物張開了大口。
嘴裡的尖牙如同荊棘一般,其中最小的一顆比人還大。襲擊過來的鳥型魔物像被視鯨魚吞下的小魚一般,被吸入口內,一顆牙齒將其刺成肉串。
巨大的魔物移動,導致相互啃食開始加速。血沫如噴泉般噴散。碎骨與肉塊堆積。被磨爛的血肉量與大海相差無幾。
然而無論何者,都沒有吸引到幼女的注意。
「嘛、嘛嘛嘛嘛嘛──」
血之雨與肉塊如降雨般傾注而下。四周飄散著霧散的靈魂與四散的精神。絕望與混沌甚至連將世界塗上紅色的原色都染白,然而即使身處在這種濃霧中,幼女仍毫不介意地、天真地唱著歌。
那種景象是家常便飯了。
「……嘛?」
幼女突然停止唱歌。眨著眼睛。
有一陣嘎吱嘎吱的聲音。
當然,多少都會有某物壞掉的聲音。畢竟這裡無時無刻都有互相啃食的事情發生。
但是,剛才的聲音很奇怪。
既沒有生物的肉被撕裂的聲音,也沒有骨頭碎裂的聲音,也沒有靈魂彈出的聲音。簡直就像世界本身歪曲的奇怪的聲音。
幼女疑惑著發生了什麼事,因此側耳傾聽,但沒有更大的變化。只能聽到生物被撕裂的死前哀號。現場只有互相殘殺、互相啃食的鬥爭。
正當幼女以為是心理作用,而決定忘掉的時候。
白霧又發出了嘎吱聲。有二就有三。因此幼女小心地等待著,方才的聲音即便中間隔了一段時間,仍不停地迴響。
這片白霧幾乎可說是完美的結界,任誰都無法從內部離開。
但是,對於從外部而來的壓力卻很弱。
白霧為了封閉幼女,即使接近完美無缺,但仍無法解決一切狀況。
霧又再度發出扭曲的聲音。外面的世界發生了某件事。外壓使得霧開始變形。
千年都存在於此的白霧產生了變化。
「嘛啊……嘛、嘛!」
即便想說點什麼,但是幼女卻說不出任何一種語言。
那也沒有辦法。
她在這千年裡,一直都待在同一個地方。由於千年都無需與人交談,這段時間奪去了她說話的能力。幼女聽到總覺得很耳熟的聲音,因此想把記憶深處的單詞擠出來,卻只發出像鳴叫一樣的聲音。
「嘛──……」
她一直都待在這裡,甚至都忘了自己待在這裡多久。
她毀滅了國家、吞噬了島嶼、吸乾了海水,連自己的記憶也早已耗盡。而在這片只有白霧的空間裡,也只能一直互相啃食,既無趣又沉悶。
而那個狀況正在改變。
「嘛啊!嘛!」
白霧嘎吱作響。終於,扭曲超越了臨界點。白色的霧被開了一個小洞,雖然只有小指可以穿過,但那確實是通向外面的縫隙。
離開這裡。
離開這裡。也就是離開這片「霧」。
但是,所謂的外面。
白霧之外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感覺好像有什麼事。
對自己來說,必須要做的事情。
好像有什麼事,非做不可。
「嘛……」
想不起來。應該要想起來的,卻想不起來。
因此,推動幼女行動的本能,是與回憶完全不同的其他感覺。
幼女的本能中刻有兩個不成文的原則。
為這個世界帶來混沌。
為這顆星球帶來殺戮。
「嘛!」
幼女伸出小指。
「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
幼女依然什麼也想不起來,只是唱著不知為何知道的歌。
「打勾勾約好了喔,說謊的人要吞千根針。」
雖然在這個世界上知道的人很少,但只要是日本的孩子,誰都知道這句約定的誓言。
同時,她的眼睛閃爍著紅色的導力光。
『導力:祭品犧牲──』
這裡是曾經被稱為南方諸島聯盟的地方。此地是過去極其繁榮的古代文明,被四個壯大的人災毀滅後,所留下來的爪痕,而這個地區被白霧封閉了千年以上。
『混沌粘連.純粹概念【魔】──』
與無數的魔物共存於此的純粹概念。
想要得到啃食世界之天魔稱號的異世界人。
已經化為純粹概念【魔】的人災,是不可以存在於世上的事物,因此被濃濃白霧封印於此。
這片被濃霧所封閉,看不見的人災遺址,被帶著敬畏稱呼為『霧魔殿』。
在魔物蠢動,人類不會踏入的【魔】之領域中。
『發動【打勾約定卻說謊的女孩】。』
幼女發動了一個魔導。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60 收起 理由
沧笙 + 12 工作辛苦
y1176164418 + 15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5 工作辛苦
GeorgeLZH + 15 工作辛苦
百合食谱研究社 + 10 工作辛苦
阿尔泰尔 + 10 工作辛苦
夜玖琉 + 10 工作辛苦
airlauyo + 2 很给力!
will4444 + 16 精品文章
ktl.蓝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881116s 于 2020-1-19 22:42 编辑

第一章 港鎮利貝爾

君臨藍天的太陽光芒照耀,火辣辣地燃燒著地面。
陽光照耀著荒廢的大地。綠色枯萎、水資源匱乏、空氣乾燥。風起沙舞,一看就知道生物難以生存的荒唐景象延綿著。
這片一望無際荒涼綿延的大地,被稱呼為未開拓領域。
周圍的風景非常乏味。乾燥的大地上,只要一颳起風就會揚起沙塵。如此嚴酷的領域,人們移動會猶豫是否踏入。這裡是夾在已開發、確認安全無虞的國與國之間的荒蕪土地。
在這片荒野上,有一條路可以走。
這是登上小山丘的道路。
這條細長道路很難說是有被整備,只能說是勉強可以走過去的小路。
兩名少女走在漫長的道路上。
一個是有著成熟美貌的少女。她用黑色的緞帶綁起頭髮,穿著藍色的神官服。從裙子右側的深深開叉能窺視到只穿上繫帶靴的耀眼美腿。
她的腳步很穩定。她已經習慣了旅行,絲毫沒有疲倦的樣子。
另一個是童顏的少女。
她有著及肩的黑髮。她給人的第一印象特徵,應該是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膨脹的胸口吧。然而她的步伐則有些搖搖晃晃。
成熟的少女有時看到疲憊的她,就會放緩步調,配合著她的腳步。
兩位少女身披兼具防塵功能的斗篷。當兩人默默地走在路上的途中,其中一個少女喃喃自語。
「心會磨碎的啦……」
「心碎了的人才不會說那種話喔。」
成熟的少女冷淡地無視了童顏少女的嘆息。
她像現在這樣哭訴不止一次兩次。至此為止的旅程中已經反覆了好幾次。成熟少女冷淡的回應像是在說認真回答她也很愚蠢。
但是童顏的少女依然沒有畏縮的樣子。
「呵呵呵,小梅說的沒錯。如果真的沒有餘力,也哭不出來了呢。想知道為什麼在這一趟辛苦的旅程中,我的內心還能得到滋潤嗎?」
「因為你的胸部贅肉多,水分還很充足嗎……」
「才不是!」
從被稱為梅諾的少女的回應中,明顯能聽出她已經懶得思考了,因此她隨便回答了一個失禮的回答,童顏的少女不悅地上下揮著手。
「這是性騷擾!這種事情請等我和小梅的關係更進一步時再說!」
「抱歉,灯里。我不會再說了。」
梅諾認真地向灯里深深低下頭。
梅諾一本正經地深深地低下了頭。
「我真的覺得我錯了。我知道我很失禮,所以你絕對不要再說剛才的夢話了喔?」
「咦……為什麼要說那種令人寂寞的話呢?」
明明都真誠地謝罪了,不知為何她還是有些不滿。
被喚作「灯里」的少女,發出了真心遺憾的聲音,用力地纏著梅諾。
「不想要和我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嗎,小梅。小氣。小梅真小氣!」
「為什麼你就不能閉上嘴安靜地走呢……」
看到旅伴如此難以溝通,讓梅諾終於仰天了。
跨越國境的巡禮路──這趟旅途很嚴峻。
在這片大陸上,國與國之前必定會經過未開拓領域。必須徒步走在險峻、且沒有好好整備過的道路上。光是走過這片沒有文明的土地就很困難了,由於是不屬於任何國家的領域,因此有很多非法之徒,再加上野生動物、各種魔物、以及從東部未開拓領域流浪過來的魔導兵等威脅不時會襲擊而來。
在如此充滿威脅的地方,必須徒步走在不便行走的道路。
上午走在路上,中午左右到達住宿地點。兩人整理行李、洗衣服、買東西等準備隔天所需,太陽下山後就早早睡覺。然後早晨從床上起來,做完準備,朝下一個住宿地點走去。
在巡禮路上,只為了繼續走下去而生活。
如果道路不會難走,即使下雨也要繼續走。只為了繼續前進而行動,過著樸素的生活。
正因為這段過程,穿越未開拓領域才會是『巡禮』,而被視為信仰的一環。
明明是受過訓練的神官也覺得很殘酷、不想繼續走下去的兩週徒步旅程,身旁的傢伙卻還是元氣滿滿,而且雜念多到不行,讓梅諾感到吃驚。
「聽好囉,小梅。無視是很難過的事!不是有句話說『沉默是金,雄辯是銀』嗎。雖然沉默很重要,但說話也是有價值的喔?也就是說聊聊天才會開心喔?」
「我知道了啦。聽你說就行了吧?說完就給我閉嘴喔?」
灯里連古代文明的格言都引用出來強詞奪理,因此梅諾也放棄了。心不甘情不願地聽她的理由。
「然後呢?你得到什麼的滋潤了?」
灯里聽到問題,像是在說『你問得好』一樣,得意地挺起胸。
「那是因為,名為小梅的心靈綠洲在我身邊喔!」
「我說你呀……」
聽到超出想像的無聊的理由,梅諾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梅諾與灯里才相處了三週左右,但灯里卻如此親近梅諾,令人難以置信。雖然從見面的第一週開始,灯里的好感度就莫名的高,再過了兩週後,只會讓人覺得煩。梅諾也差不多開始放棄把灯里當作來客了。
「因為很煩,你不能自己滋潤自己嗎?被你當成心靈綠洲後,總覺得……我的氣力好像正被吸走。」
「自己滋潤自己是不可能的啦。小梅成分是從小梅身上產出的,只能從小梅身上攝取!如果小梅成分不足我會乾掉!」
「就算沒有也不會乾掉啦……你在遇到我之前的十六年不是好好地活過來了嗎?」
「那種十六年,我已經沒有記憶了。」
「喂。」
從古都加爾姆國境出發,走在未開拓領域中的巡禮路,已經過了兩週多。但她還是老樣子,和她較真一點意義都沒有。
穿過未開拓領域的方法大致有兩條路。
第一條是巡禮路。雖然稱為未開拓領域但仍有能走的路,路途上也有零星的休息站,能確保一定程度的安全。另一條則是偏離巡禮路,挑戰未開拓領域,但與梅諾等人所走的巡禮路相比,危險度倍增,是一條能稱為『冒險』的路途。
「就是現在喔小梅。我們還很年輕,必須活在當下喔!不要回顧過去!往前邁進吧!」
「請稍微回顧過去放眼未來。」
兩人在廣闊荒野開朗地走著,雖然多少發生了點事件,但一路上還算是順利。在這兩週間,梅諾也學會怎麼打發灯里了。
她和現在不在身邊的後輩──茉茉很像。而與優秀可靠的後輩不同,她只是個累贅。也就是說對待她只要比對待興奮的茉茉還要冷淡就可以了。
不過,像這樣長途步行的旅程也結束了。
「哇啊!」
兩人到達丘陵頂端。視野一口氣敞開,灯里看到眼前的光景,歡呼起來。
從丘陵上,可以看到藍色的地平線。
「小梅小梅!是海喔!有船喔!是城鎮喔!」
「是啊。」
梅諾對吵鬧的灯里露出微笑。
梅諾也覺得很有成就感。身體與精神都到達極限。累積至今的辛苦,達到目的後變成大大的充實感。
丘陵下方有一座沿海城鎮。紅褐色的城鎮輪廓凹凸不平。從海上吹來的海風侵蝕著綠地,將岩石磨成奇妙的形狀。
「那就是目的地,利貝爾喔。」
港鎮利貝爾。
從葛里薩利嘉王國的古都加爾姆國境,走過未開拓領域的巡禮路,耗時兩周才抵達。沿海的港鎮利貝爾,並沒有觀光都市加爾姆一般的盛況。雖然說是港口,但主要是漁港,因此城鎮的規模不大。
梅諾回頭看向與城鎮的相反方向──至今走來的道路。
梅諾是第二次走這條路。梅諾在小時候,與可說是師父的導師( Master)『陽炎』(flare)一起走過的巡禮路。
──看,是海。
──是。
或許是因為懷念的風景與海風的味道刺激了記憶,梅諾想起了曾經在同個地方的對話。
──……是海喔。
──是。
──第一次看到吧?
──是。
——沒有什麼感想嗎?
——很大。
——就這樣嗎?
——很藍。
年幼的梅諾老實回答,紅黑的神官俯視著她。
──……你真是個無趣的人啊。
梅諾並不明白當時導師( Master)為何感覺像是在鬧彆扭,但現在能理解了。
「我當時也不怎麼可愛啊……不過那個人,意外地居然有這樣的部分呢。」
「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想起了些往事。」
梅諾瞇起眼睛,轉換心情。
梅諾所注意的,是廣闊海洋上的地平線。在遠方,隱約能看見有一片白色的領域。灯里追著梅諾的視線,也注意到那片白霧,開口說道:
「啊,但是海的對面有雲飄來了呢。天氣變壞了,必須早點快點進去城裡呢。」
「……那不是雲喔。」
梅諾盡可能地不表現出不安的樣子,糾正了灯里的誤會。
「這片海域附近有霧喔。」
「霧?」
「嗯,是霧。」
因為這裡是海拔較高的地方,所以能看見地平線的遠方籠罩著雲和霧。
那片白霧一直都在那裡,其原因不是氣候或海流。在那片濃霧中,封印著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
人災(Human Error)
那裡封印著過去曾經存在,在這世界上留下爪痕的災難之一。
港鎮利貝爾,這裡是距離人災(Human Error)遺址──『霧魔殿』最近的大陸南端位置。


這座城鎮的教堂建在能眺望城市的高台上。
從葛里薩利嘉王國的古都加爾姆出發,經過南方的未開拓領域,就可以到達位於瓦尼拉王國的港鎮利貝爾。
梅諾結束了這座城鎮的入境審查,首先造訪了教堂。提交了籌措任務費的申請書後,馬上被祭司叫了過去。
對方指名了處刑人梅諾。由於不能讓灯里也跟過去,因此梅諾讓她坐在禮拜堂的椅子上,神情嚴肅地對她說:
「我要先去和管理利貝爾教堂的祭司打聲招呼,你要在禮拜堂乖乖等著喔?可以做到嗎?不論誰來找你都不能跟著走喔?」
「嗯。我知道了……那個,小梅。」
「怎麼了?」
「這是什麼?」
梅諾看起來完全像是對一個五歲小孩說教的樣子,而灯里突然舉起手,指著纏繞在她手腕上的某個東西。那是方才梅諾綁上去的。
梅諾若無其事地回答了:
「那是繩子啊?」
一臉呆滯的灯里動著嘴。順帶一提,梅諾握著繩子的前端。
要是把灯里放在一邊,她一看到有趣的事物,就會馬上到處晃來晃去,破綻多到很可能會被誘拐走。就連在巡禮路上,也多次造成梅諾的困擾。
所以就如同過去曾經宣言的一樣,給她套上了繩子。
當然是物理上的。雖然是手腕,不過不管怎麼說,梅諾還是感到滿足,點了點頭。
「你一個人待著的時候,總~是坐不住呢。所以我也學乖了。當我要移開目光的時候,必須要好好拉緊韁繩。」
「小、小梅不要啊!」
灯里忽然回過神來,抗議自己受到束縛的狀態。將綁著繩子的手拿到胸前,刻意大聲說著:
「這種行為要在沒有人的地方,只有我們倆獨處的時候做!我和小梅確實感情很好,但在外面這麼做太難了,很害羞啊!」
「給我閉嘴。」
灯里開始大聲抗議,好像刻意要讓周圍的人聽見的樣子。然而梅諾以平穩,但是有些可怕的笑容威嚇。
「你對自己太沒有自覺了。要是繼續說這些鬼話,我下次就把你捆起來丟在地上囉?」
「不要這麼粗暴。溫柔一點啊!我想要小梅的愛!」
「想要的話就聽話一點。」
「聽話一點的話會給我嗎?」
「怎麼可能給你呢?」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也是關係很好的互動。
話雖如此,這裡還是在教堂。作為神官,為了不造成騷動,他將雙手放在了灯里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叮囑道。
「可以嗎?總之,你就老實點坐在那裡吧?只要坐著等就行了。沒問題吧。既然十歲小孩都能做到,對十六歲的灯里來說應該很輕鬆吧?」
「小梅,你太擔心了喔。我認為可以把束縛放鬆一些喔。」
「我真的很擔心。看到你如此沒有危機感,我時常會覺得你的精神年齡在十歲以下。這次乖乖地等著的話,下次我給你鬆開繩子,這次就放棄吧。」
「我這麼沒信用嗎……」
灯里聽了如此毫不留情的評價,垂頭喪氣了起來,而梅諾把她放著不管,前往教堂深處。
城鎮的構造根據風土的不同而不同,但教堂的構造無論在哪裡都是相似的。
梅諾毫不猶豫地走到祭司使用的辦公室,敲了門。
「請進。」
「失禮了。」
聽到許可後,梅諾走了進去了。坐在辦公室裡的,是一個細長的眼角上長了黑眼圈,看起來很陰沉、神經質的女性。
她是港鎮利貝爾的第一身分(Faust)頂頭人物──祭司。雖然不知道她的為人,但事先就知道了她的名字是西西莉亞。
「那就立刻進入正題吧,梅諾。關於你提交的申請書。我要傳達我的見解。」
「是。」
梅諾到鎮上後,向這個鎮的教堂提出了任務費用的申請。
在徒步的旅程中帶著豐富的資金不但很不安全,也會變成負擔。但如果持有固定的戶頭,就會露出馬腳給第二身分(Noblesse)的有權者。
正因為如此,像梅諾一樣的處刑人在每個教堂都會請求對方通融一下資金。各地的教堂也都會盡可能地提供協助。
沒錯。
盡可能提供。
「我大致看了一下,有很多感覺不必要的項目呢。為什麼在國內要一直搭乘花費高的長距離列車呢?應該有更便宜的移動手段吧。我認為不如乾脆走國內的道路,就能節約資金了不是嗎?」
梅諾想要經費從這座城鎮出發,然而對於她的申請,管理這座城鎮教區的祭司直指計畫的不完善。
「我們當然會『盡可能』地提供協助,但你不也應該『盡可能』努力減少費用支出嗎?」
「是的。如您所說。」
梅諾冷靜地回答。她知道處刑人的立場本身就被討厭了。
像梅諾一樣直屬於聖地的處刑人,不但是專門處理一些骯髒工作的人,又不歸屬於該地聖職者管轄,突然造訪當然不可能受到歡迎。在古都加爾姆遇到的大主教奧薇爾是個特例,不可能像她一樣歡迎處刑人。
奧薇爾會如此款待梅諾,是因為她是打破禁忌的異端者。西西莉亞的態度雖然帶有厭惡,但沒有不自然的感覺。不如說是常有的回應,讓梅諾放心下來。
話雖如此,但如果要說有沒有焦慮,那當然是有。看到一個在細節上嘮嘮叨叨的人,雖然內心焦躁,但還是要反駁。
「但是如同各位所知,異世界人十分危險。由於時間過得越長就越是危險,因此必須要快速地移動。能請您將花費較高的原因考量進去嗎?」
「哎呀。即便在你身邊,你也控制不了她嗎?那不就是怠忽職守嗎?你的職責是什麼啊。要處置異世界人的人是你,不是我們。我就先問,迅速前進後,該怎麼做?」
只要反駁一句,對方也會跟著反駁兩三句。
梅諾說不出話來,於是西西莉亞說出了致命性的不完善:
「你的計劃書上還沒有決定『該如何處置同行的異世界人』的最終目標不是嗎。你應該不是真的要帶她去聖地吧?」
梅諾被戳到痛處,沉默不語。
梅諾是屬於第一身分(Faust)中暗部的處刑人。
梅諾必須殺掉從異世界被召喚來的灯里。來這裡之前,之所以與被召喚到葛里薩利嘉王國的灯里接觸,本來就是為了殺害她。
但是,瑪諾的梅諾卻失敗了。
灯里無法從物理上被消滅。
「我知道你帶來的異世界人時任‧灯里無法用一般的手段殺害。【時】之純粹概念造成的時間回溯。這種能力無法用一般的方法消滅吧。」
正如西西莉亞所說的。
異世界人被召喚時會被賦予的能力──【純粹概念】。得到超常能力之中【時】之力的灯里,會在死亡的同時發動【回溯】,讓自身的死亡變成不曾有過。
梅諾之所以會和灯里一起旅行,也是為了監視擁有危險能力的灯里,如果有可能的話,再找機會處刑。
然後,梅諾至今還無法找到處刑灯里的手段。
「既沒有決定目的地,也沒有控制異世界人的自信,卻說『請給我繼續旅行的錢』?開玩笑也要適可而止啊。你應該認真考慮自己的工作啊。」
「也就是說,您想說什麼?」
「我就直說了。」
在梅諾眼前的西西莉亞將申請書捏起來。
「給我看這麼草率的旅程計劃書,我也拿不出錢來。」
在梅諾的面前,傳來一陣紙被撕破的聲音。
梅諾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寫的申請書被撕得粉碎。西西莉亞將撕成碎片的紙張撒在桌上,推了一下眼鏡。
「也許你不知道,我們的預算也不是無限的。能給像你這種教區外人士的費用,就更是有限。」
「這我當然知道。」
「不用再找藉口了。金錢的流動必須要健康。如果我說需要與成本相應的回報,應該就很容易理解了吧。」
「那麼?」
「我有想要你協助的事情。」
處刑人被各地的教堂討厭著。因為對於地方教堂的經營者來說,像梅諾一樣的人申請任務費用,看起來就像是自己教區外的人為了討錢而來的一樣。
但是與此同時,第一身分(Faust)中也不會有人懷疑在聖地經過嚴格訓練被選拔出來的處刑人的能力。
「如果做出具體的貢獻,我也不會當作沒這回事的。我就給你申請的金額吧,以成功報酬的名目。」
所以,像這樣提出交換條件是很常見的。


「哈啊……」
梅諾與在禮拜堂等待的灯里會合,一出門就吐出了疲憊的氣息。
梅諾在那之後聽了委託的內容,可以確定是非常麻煩的事情。雖然在申請經費時已經做好了一定程度的覺悟,但還是很麻煩。
雖說如此,如果沒有錢也無法繼續旅行。首先要確保旅館。梅諾邊走出教堂邊用手指揉著眉間,心想要先做能做的事。
灯里突然從旁邊窺視著梅諾的嚴峻表情。
「小梅,累了嗎?」
「是啊。錢是人類共同的煩惱。」
「是嗎?不過,這麼說來,和小梅見面的時候,總覺得小梅就像窮人一樣。」
「我很窮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與灯里邂逅的時候,金錢上沒有餘力也是事實。說起來梅諾是聖職者。除了任務所需經費和生存所需的最低限度糧食以外,並不會有工資給付。第一身分(Faust)就是那樣的職業。
梅諾看到灯里的眼睛,自然而然就充滿了怨恨。
本來的話,梅諾應該在見面的那天就殺了灯里。實際上,在兩人初次見面時,梅諾就以無法察覺的本領將刀刺入灯里的頸部。
那時,灯里由於【時】之純粹概念的回溯而復活了。梅諾得出了不可能獨力殺害她的結論,因此陷入了像現在這樣一起旅行的窘境。
灯里由於得到【時】之純粹概念的能力而不會死,因此要尋找能確實殺掉她的方法。
而且在那之後還因為遇到了大主教觸犯禁忌這起大事件,所以必須盡快離開加爾姆。
就住在水準比較低的旅館吧。梅諾悄悄地下決心。不過就是淋浴時沒有熱水的程度,還可以忍。毛毯可能會有霉味,但也要忍耐。
「啊──……但是呢。」
經過了疲憊的旅行,然而到達的旅館卻是如此淒涼的,讓梅諾心情十分低落,但卻有人用力拉著梅諾的手。
「雖然不太清楚,但累了的話就去觀光散心吧!」
「咦……」
灯里的眼睛閃閃發亮。疲勞之類的理由只是個藉口,她只是想探索一下初次造訪的城鎮罷了。
但是梅諾沒有那樣的心情。而且錢包很空。姑且不論在這座城鎮的任務經費,對方說未來的旅費是成功的報酬。真是令人討厭的詞語。梅諾深切地感受到,世界上還是應該徹底實行預付制度。
「不行喔。沒有……」
錢──這個字還沒說出口,梅諾就閉上了嘴。
因為梅諾從現在走的路上陰影中感覺到了有印象的氣息。與此同時,教典開始閃爍。
這是只有進行過同步的教典之間才能進行的導力通信。
梅諾不打開教典,閱讀不會讓灯里發覺而寫的通信文字。
「怎麼了,小梅。唉,小梅是窮人也是沒辦法的事。我也會忍耐的!」
「……計畫變更了喔,灯里。」
梅諾覺得灯里很多管閒事,同時重新計畫今天的預定。只要幫忙委託的事情,就能拿到調查費用。那麼只要把觀光費用當成調查費用就行了。畢竟梅諾也多少被那個祭司搞得很煩躁。
「好,走吧!一起大玩特玩吧,灯里!」
「我的愛傳達到了!」
梅諾聽到曲解了她的承諾的話。因此對高興過頭的灯里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要是再說些鬼話,就不去了喔。」
「對不起!我道歉,請和我一起去觀光吧!」
灯里立刻緊緊抱住神情嚴肅的梅諾。翻臉比翻書快。
「我想和小梅一起到處逛逛!可以嗎?可以嗎!所以請不要撤回!」
「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放開我。」
梅諾用力推開哭著的灯里的頭。接著灯里的表情就忽然閃閃發光。看到她多變的表情,梅諾不禁苦笑。
「那麼,首先要去哪裡?」
「這個嘛。」
雖說都叫做觀光,但還是有各種不同的。例如參觀建築物、吃特產等等的,因為是靠海的城鎮,逛逛港口周圍也可以。
但是,現在是剛走完長途旅行之後。梅諾玩弄著自己的馬尾辮,接著又頻繁地看著灯里。
連續兩週徒步旅行,讓梅諾身體有點髒。考慮到剛才的教典通信的內容,得出符合目的的回答。
「我們去洗澡吧。」


熱水的水面的蕩漾。
「哈呼……」
灯里吐出了妖媚的一口氣。在充滿熱氣的浴室裡,她將肩膀也泡進熱水裡,看起來心情很好。
「溫度真棒。身體都放鬆了……好舒服啊。」
正如她所說的,別說是身體了,就連臉都軟綿綿的。發出了舒服的聲音之後,灯里沒禮貌地將嘴也沉浸水裡,吐出泡泡。
梅諾和灯里一起在鎮上的公共浴場泡澡。
梅諾也用毛巾將淡栗色的長髮紮起來,伸直雙腿,享受著公共浴場。
吐了一口氣後放鬆下來。熱氣慢慢地滲透的感覺很舒適,疲勞好像溶化在開水裡一樣。畢竟在巡禮中,幾乎沒有洗過熱水。基本上都是用水淋浴,或用濕毛巾擦拭身體,就只有兩種選擇。
灯里伸展著雙手。
「說要大玩特玩是來洗澡,小梅雖然貧窮卻也意志堅定,剛才還在想為什麼,不過真好呢──都沒有人,包場了!」
「因為還是白天呢。還有窮是多餘的。神官是神聖正直且強大的。也就是清貧的模範呢。」
「好~喔。小梅是神聖正直且強大的神官~」
寬敞的浴室裡只有梅諾與灯里兩人,感覺很奢侈。沒有其他客人就不必在意他人的視線,可以享受著熱水,悠閒度過。
「小梅,我說啊──」
「嗯──?」
「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聖地吧。」
「是啊──」
泡在熱水裡的兩人悠閒地對話。
「你記得很清楚呢。花時間說明有價值了。」
「我還記得喔。這個世界有像我一樣被召喚,或者是因為自然現象而來的人吧?聽說把這些人帶到聖地保護,就是小梅的工作。」
在這世界上,像灯里一樣從異世界來的人們都被稱為『迷途之人』,而梅諾也所屬的第一身分(Faust)宣稱會保護這些人。梅諾最初和灯里相遇時,向她說明這次的旅行就是將她帶去那裡。
「然後還告訴我這世界過去有很繁華的文明!雖然身處異世界,但能用日語溝通,也是多虧了他們呢。」
「沒錯。那就是所謂的古代文明喔。這是過去的人吸收了你們異世界人的知識而發展的文明。然後在這過程中,這個世界的語言被統一成日語了。」
梅諾也滿足地點了點頭,至今路上舉行的常識學習會的成果出來了。
只是,實際狀況和灯里知道有些不同。
日本人在刻意被召喚,又或者是因自然現象而來到這個世界時,會被賦予名為純粹概念的強大【能力】,但那是很不穩定的能力。每當使用一次,記憶就會被削減、人格被改造,最後會成為被稱呼為『人災(Human Error)』的威脅,隨機造成破壞。過去高度發展,曾經抵達天上群星的文明會崩壞只留下傳說,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鹽之劍』、『星骸』、『霧魔殿』、『機關世界》』。
特別是這四大人災(Human Error)的災害特別嚴重,即便過去了一千年,仍殘留著異樣的災禍痕跡。
因為有這段歷史,因此形成了一種制度:像梅諾一樣的處刑人會在異世界人傷害這世界之前,秘密暗殺掉。梅諾之所以會帶著灯里旅行,也是為了要殺害就算殺了也會復活的她。
「但是啊,雖然來到這裡之前很辛苦,但是我覺得很開心,雖然只有一點。」
灯里完全不知道梅諾還有那個企圖。
全盤信賴著梅諾的她,在浴室對她露出蕩漾的笑容。
「和小梅一起在這個世界一直旅行也不錯呢。」
聽起來很幸福的聲音,讓梅諾愣住了。梅諾不禁吃驚地瞪大了雙眼,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接著放鬆肩膀。
「……真傻。」
灯里還想繼續享受泡澡,而梅諾已經站了起來,水面泛起漣漪。
身體已經十分暖和,不需要再久留了。
「正因為有目的地才要旅行喔。將過程變成目的,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嗎?」
「是喔~我也喜歡在途中繞來繞去啊~途中也會注意很多事情。」
「這樣啊。那我先出去了喔。」
「好~喔。我晚點再跟上……」
灯里是泡澡很久的人。她在浴池中揮手目送,接著忽然停下手,端詳地注視著梅諾。
「……像現在這樣一看,小梅的身材真的很好呢。」
灯里好像很佩服一樣地說著。
纖細長長的手腳、勻稱的體型。看起來很纖細,但卻鍛鍊得很結實。明明身高並不高,卻之所以有存在感,是因為小臉很端正,加上剛剛好的頭身比例。
正如灯里所說,這是同性也會憧憬的理想黃金比例。
梅諾被不禮貌的視線盯著看,因此瞇起眼睛。
「不要死盯著別人的裸體。」
「啊嗚。」
梅諾心想在浴室評論他人的裸體有何居心,於是用美腿踢了熱水在她臉上。梅諾將包起頭髮的毛巾解開,蓋住身體前面,然後指著灯里那浮在水面上的兩顆膨脹物。
「如果有人在浴室裡說你『胸部好厲害啊』的話,你也會不舒服吧。」
「姆姆。如果是小梅的話,又沒有關係!」
灯里幾乎是一股腦地反駁,迅速地站了起來,露出裸體。


(這裡有張插圖,但因為尺度的關係不能放,所以之後會補在EPUB裡,還請見諒。)


梅諾的身體經過毫不鬆懈的鍛鍊,因此保持了結實的體態,而和她相比,灯里的裸體上,側腹與上臂比較鬆散,能用指尖輕輕捏住的程度。女性的柔軟身材與年幼的長相形成反差,襯托著彼此的魅力。再加上連同性都會羨慕的漂亮雙峰,光是這部分就能吸引他人目光。
「來吧!覺得我的裸體怎麼樣呢,請在二百字以內敘述!」
「你是白痴嗎?」
「我是白痴!」
看來她還有自己是傻瓜的自覺。看到氣勢莫名高昂,說出莫名其妙的要求的灯里,梅諾冷靜地說了一句:
「閉上嘴泡澡。」
「@#$%&*」
梅諾踢了灯里一腳,讓她沉入水中,接著迅速離開浴室。


梅諾在更衣室快速換上神官服,來到了洗澡完休息的大廳。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沒什麼人。而當梅諾坐在沙發上時──
「前~輩!」
有人突擊了剛洗完澡還冒著熱氣的梅諾。
與梅諾的藍色神官服不同,那是白色神官服的少女。她用梅諾在加爾姆買的髮圈將櫻花色的頭髮綁成兩段。
「是真正的前輩~!這毫無疑問是前輩的觸感~!是茉茉的前輩只屬於茉茉的前輩只屬於茉茉的前輩~!」
她熱烈地擁抱。情緒之高令人吃驚。
她是梅諾的後輩也是輔佐官──茉茉。梅諾並不驚訝,因為到公共浴場之前在教典上發來通信的人就是她。
「前輩洗好澡了呢~剛泡完澡的前輩好溫暖好滑嫩好棒喔~茉茉也好想和前輩一起享受泡澡放鬆身心喔~我詛咒那個和前輩一起洗澡的大胸女在浴室失足溺水!」
「好好。下次再一起進去吧。」
「好~喔!」
安慰了說些危險的話的後輩,茉茉露出了天真爛漫的笑容。
因為她是梅諾的輔佐,所以要以不被灯里發現其存在為前提行動。為此而分頭行動的茉茉比梅諾等人早一步抵達了這座城鎮。
她雖然走在偏離勉強能走巡禮路,冒險通過環境殘酷的未開拓領域,卻比走巡禮路線還要早到達。光是這點就足以令人吃驚了,但她一邊不被灯里看到臉,一邊用通信魔導聯絡才剛入城的梅諾。反而想問她究竟為何能如此精確地把握梅諾的動向。
「居然和前輩分開將近兩周~!茉茉好寂寞好寂寞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只想著前輩~!連在夢中都會夢到前輩,終於能重逢了,茉茉感慨萬千,今天就當作紀念日~!」
「好好。我也因為見不到自豪的後輩,好寂寞喔──」
「欸嘿嘿~自豪啊──雖然也是啦~!」
梅諾一撫摸櫻花色的頭髮,她就會露出放鬆幸福的表情。她是個很好搞定的後輩。但是這僅限於梅諾,如果是沒有裝可愛的時候,她的性格非常冷酷且沒有慈悲毫不留情。
茉茉在敬愛的前輩面前完全沒有表現出那種樣子,緊緊地抱著梅諾,把頭緊緊地貼在她身上。
「前輩果然是世界第一~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前輩能僅僅是見面就能滿足茉茉的心~!前輩是茉茉心靈綠洲!」
「好好。茉茉是個好孩子呢。是我世界第一的後輩喔。」
「好~茉茉是個好孩子~所以請前輩再撫摸我一下~請更加更加誇獎我~茉茉是為了能被前輩撫摸而活著~!」
「那麼。來談工作的事情吧。」
「咦……」
把臉頰貼在梅諾身上磨來磨去、全力撒嬌的茉茉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又是工作,這次又是什麼~?需要在前輩剛來這裡的時間點說~?」
「嗯。在申請任務費用的時候,對方推了一份工作給我。」
「一如既往是嗎──……」
「沒錯,一如既往喔。」
茉茉不甘不願地離開梅諾,看起來十分不滿。茉茉是處刑人的輔佐官。因此為了任務費用,就會被強迫接下其他工作,這種事是家常便飯,茉茉也知道的。
梅諾將之前西西莉亞傳達的這座城鎮的現狀告訴茉茉。
『第四』(Forth)的傢伙們好像盤踞在這座城鎮裡的樣子。對方希望我們能協助處理。」
「嗚哇……『第四』(Forth)也在這座城鎮裡啊~」
「那群傢伙到處都有,有一就有二啊。」
被稱呼為『第四』(Forth)的人們,是高舉著風靡了過去大陸的思想的市民團體。他們在這個人們被區分為第一身分(Faust)第二身分(Noblesse)第三身份(Commons)的三個身份制度的世界中,主張自己是第四身份的團體。
簡單地說,他們主張人類不應該被囚禁於任何一個身分中。
謳歌自由與自立的『第四思想』,過去也曾短時間爆發性地流行過。在來到這裡前,在鄰國葛里薩利嘉王國遇上的恐怖分子也是其中一派。
「雖然現在只剩下殘骸,但如果當時導師( Master)沒有抓到『盟主』的話,那群團體就會是相當大的威脅喔。不要太鬆懈。」
「當時好像相當活躍呢~真希望導師( Master)當年也把組織給斬草除根就好了~就因為沒有處理乾淨,那種傢伙才會開始放肆起來~」
「雖然導師( Master)確實抓住了『第四』(Forth)的盟主,但就算是那個人,好像也無法徹底毀滅他們吧……?」
茉茉心中很多不滿,向導師( Master)發了不少牢騷,但『第四』(Forth)與其說是一個團體,不如說比較接近是一個思想。
從過去的領導人自稱『盟主』這點可以知道,他們比較接近是一群擁有共同思想的組織集會。散布於各地的殘黨在各個國家、城鎮都有不同的規模與勢力,而且正因為彼此沒有合作,所以難以根絕。
「他們姑且都是披著市民團體的皮,存在本身並不違法吧~?不能全扔給騎士階級處理嗎?」
「當然,在利貝爾的『第四』(Forth)也是騎士階級的監視對象喔。也有那邊的報告書。」
「嘿欸。這座城鎮,第一身分(Faust)與騎士階級意外地很融洽呢~」
第二身分(Noblesse)第三身份(Commons)組成市民團體本身,大陸上不論是哪個國家都能被認可。只要沒有違法行為的話,基本上不會去打壓他們的思想。要自稱自己是被當作準恐怖分子的『第四』(Forth)也是他們的自由。只不過會被健全的第三身份(Commons)市民白眼看待、被第二身分(Noblesse)的騎士階級盯上、會被第一身分(Faust)當作需要注意的人物對待而已。
「聽完說明、看完資料後,覺得西西莉亞祭司在工作上沒得抱怨呢……雖然性格令人討厭。」
「性格好與工作態度不成正比呢。例如導師( Master)就是那種典型不是嗎~?」
「那個人反而應該是因為性格不好,才會拿出結果吧。」
梅諾與茉茉一邊說著那間特殊修道院的統治者的壞話,梅諾從更衣室的包包裡拿出資料。那是在教堂時從西西莉亞那裡拿到的。
還在浴室裡的灯里貌似還沒有要出來的樣子。梅諾判斷應該還沒問題,於是繼續向茉茉說明。
「西西莉亞祭司之所以想要借助我們處刑人的力量,有兩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因為前幾天,『第四』(Forth)的基層人員似乎讓一名騎士受了重傷。」
「騎士嗎~?」
茉茉的表情中帶有點警戒。
在這個世界上,第二身分(Noblesse)可說是行政人員。而其中,騎士們因為要負責守護城鎮的治安,所以接受了很嚴峻的訓練。無法想像他們會被一個魔導只有半桶水程度的人反擊。
「不過少數第三身份(Commons)的冒險者也有一定程度吧~……」
「不是那樣的。看看這個。」
梅諾指著茉茉手上的資料的一部份。那裡有相關的訊息。
「似乎在兩、三星期前,有種奇怪的藥物在『第四』(Forth)的成員間流通了。貌似是從上頭發下去的,名為『魔藥』。」
「……那也就是說,某種毒品是嗎~真是摸不透那些吃下去的人在想什麼~腦袋壞掉了嗎~?我認為放著不管應該就會自生自滅吧~」
「如果真是那樣就好了,但大概比你所想像還要不妙吧。」
茉茉認為那應該是某種能讓人感受到全能感的興奮作用,以及能讓腦內分泌快樂物質的長效性藥劑,因此皺起眉頭,然而梅諾拿出樣本。那是在『第四』(Forth)中臥底的騎士那裡提供給祭司西西莉亞的樣本。
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紅色藥片。藥劑給人的印象像是血凝固一樣的東西,而對於學習過魔導技術的人來說,能從中感覺到導力反應。
感受到如此妖禍的導力反應,茉茉無法掩飾其厭惡的神色。
「為了製造毒品,居然敢染指原罪概念的禁忌……還真是有膽子呢~這群『第四』(Forth)的傢伙們──」
「同感。簡直在小看第一身分(Faust)呢。」
原罪魔導。
那是透過奉獻祭品,從異界引出【力量】的魔導系統。若要發動原罪魔導,通常需要獻上人的肉體、精神、靈魂。現在梅諾手中的紅色藥劑,肯定是以人的犧牲為前提而製造出來。
「不知道是為了賺錢而流通到港鎮,還是想讓基層成員服用以增強戰鬥力?雖然不知道目的,但他們已經染指了禁忌。知道這個配方的人值得我們處刑人處理呢。」
「前輩~這個案件能不能放著不管呢?讓『第四』(Forth)的傢伙們猖狂到這地步,是這座城鎮的責任喔~」
茉茉聽了大致的說明,笑容可掬地斷言了。
「我們有殺死那個大胸女的大目的在喔~!不要淌這灘渾水,趕緊趕路就行了啦~」
茉茉斷言這座城鎮發生的事情與目的無關,但梅諾表情看起來很困擾。
「沒有錢。」
「沒問題的。錢這種小事,就交給茉茉吧~!」
「交給你?要怎麼做?」
茉茉應該也有金錢的問題。畢竟輔佐官茉茉的活動費用也是由梅諾提供的。
「嘿嘿~我在未開拓領域挖到了很多東西~把那些拿去市場上賣掉後,就能賺不少錢了~!類似破銅爛鐵的玩意兒也能在這座城鎮賣得不錯呢~」
與在巡禮路上走了兩個星期以上的梅諾不同,茉茉突破了沒路可走的完全未開拓領域。
偏離了巡禮路的未開拓領域,是個無法製作詳細地圖的危險環境。或許正因為如此,古代文明的遺蹟等等的都被留下來了。
探索那裡為業的人被稱為冒險者,但茉茉好像在路上和他們做著同樣的事情。
「順帶一提,不知道為什麼我撞見了那個臭公啾大人,於是就把她丟進古代遺跡的危險地帶了~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那傢伙就會死了~!」
茉茉眼裡閃閃發亮,報告了聽起來不太安穩的事情。然而茉茉話中提到了不能漏聽的人物。
雖然梅諾沒有直接見過她,但是葛里薩利嘉王國的公主與茉茉多少有些緣分。雖然不久前還逗留在鄰國葛里薩利嘉王國,不過由於大主教觸犯禁忌的事件,茉茉與雅修娜的關係處於接近對立與共同戰鬥之間。
「不,為何葛里薩利嘉王國的公主大人會來這裡啊。現在那個公主大人的國家不是應該一團亂嗎?」
「不要在那個臭公啾大人身上尋找合理性~那個戰鬥狂只是想滿足戰鬥慾望而已吧~?」
茉茉好像很討厭雅修娜的樣子。既然茉茉在穿越未開拓領域中撞見了雅修娜,就代表她刻意不走巡禮路穿越國境,而是選擇了突破未開拓領域,可以看出她真的是個思考很異常的公主大人。
雖然茉茉把她丟在遺跡了,但應該還活著吧。據說雅修娜是個導力適性十分出色的天才。不過才稍微陷入了險境,應該不至於喪命。
「先不管雅修娜殿下的事情……因為教堂的委託是工作啊。我會接下來的。」
「姆──」
茉茉鼓起臉頰。她的表情像是在說:「如果是我的話絕對會無視的。」
「前輩真是濫好人~連自己的管轄區域都顧不好的人,不要管不就好了~」
「不要說那種話。總之你賺的錢,你自己隨便花吧。」
「除了貢獻給前輩以外,想不到其他用途啊~」
「別這樣。」
為什麼非得讓後輩貢獻金錢,梅諾並沒有這麼悲哀。於是斷然拒絕。
而且很不甘心的是,申請經費時西西莉亞說的話打中了核心。沒有目的話前進也沒有意義。
必須要訂下殺害灯里的方針。
而且這座城鎮裡,梅諾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關於『魔藥』的素材,好像無法從外部流入的樣子。鎮上會嚴格取締禁忌的素材。」
「這麼一來,素材是那個嗎?」
「鎮上的人,是吧?不過好像幾乎沒有失蹤者,這點很奇怪呢。」
「有可能只是還沒有提出搜查請求呢~應該要等待調查吧~」
梅諾單手拿著西西莉亞祭司交給她的資料,然後拿給茉茉。資料後半是關於『第四』(Forth)的研究主題。由於有個騎士在內部臥底調查,記載了相當詳細的訊息。
看到最後的部分,茉茉吃驚地皺起眉頭。
「『霧魔殿』的解析……前輩,這個~──」
「那個可以無視就好。」
茉茉第一次露出嚴肅的表情,但梅諾斷言。
能明白為何茉茉會警戒。因為剛開始看到的時候,梅諾也感受到威脅,面容失色。
『霧魔殿』。
那是指這座城鎮──利貝爾南方海洋上的地區。在抵達利貝爾之前,也稍微向灯里提過。
四大人災(Human Error)的遺址──『霧魔殿』。
但是,正因為『霧魔殿』被封印著,才會稱呼為『霧魔殿』。
「這座城鎮也是離『霧魔殿』最近的城鎮。畢竟都能製造出這種藥片。追求力量的人當然會對那片霧產生興趣,但是分析它是絕對不可能的。那團霧就連第一身分(Faust)都無法解析。若是古代文明時期的話還有可能,但現在人類根本就無能為力。」
四大人災(Human Error)之一。
與年幼的梅諾在西邊的盡頭之島看到的『鹽之劍』同等的存在,正潛藏於那片霧中。
幾座島嶼連在一起的繁榮大國──南方諸島聯盟,在千年以前從地圖上消失了。整座島都不留痕跡地消失,而『霧魔殿』存在的地區變成怎麼樣了,現在沒有方法觀測。
因為名為領土的概念被侵蝕了。
將過去存在的西方大陸變成鹽融入海中的『鹽之劍』,以及將過去繁榮的海洋國家──南方諸島聯盟吞噬後,留下來的『霧魔殿』。
傳說中肆虐世界的其中一個災難,就在港鎮利貝爾的南方海面。
「如果魔導技術足以解析那片白霧,利貝爾的『第四』(Forth)就不會藏身在這種城鎮上,流通這種奇怪的藥物。所以可以無視這件事。」
「好~的!不愧是前輩~!很有道理的推測呢~茉茉最喜歡有邏輯且又酷又帥的前輩~!」
「好啦好啦。」
梅諾撫摸著一如往常的茉茉。
「還有,關於這次問題的『魔藥』,與其說是『第四』(Forth)的研究成果──」
當梅諾在說明資料上沒有的事情時,從更衣室那來傳來了腳步聲。茉茉瞥了一眼梅諾。在梅諾點頭的同時,茉茉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與茉茉消失的幾乎同個時間點,灯里出現在大廳。
她才剛洗完澡,熱氣從頭上冒出來。染上桃色的後頸上水滴滑落下去,灯里東張西望地看著大廳。
「嗯嗯?小梅,剛才在和誰說話?我有種非常不爽的感覺呢。」
「你什麼時候能做到察覺他人氣息這種高級的技巧了啊。只是你的錯覺,快點擦乾身體。毛巾給你。」
「哇噗。」
明明就沒有見過茉茉,到底在說些什麼呢?而且說起來完全沒有危機管理能力的和平笨蛋、感覺遲鈍的灯里怎麼可能會察覺氣息呢。
梅諾將毛巾丟在她殘留水氣的頭上,讓她閉上嘴不要再追究,忽然想起了在意的事情。
灯里不單只是個不死之身。
她可能是從未來回到過去的。
因為沒有證據所以無法斷言,但擁有【時】之純粹概念的灯里可能會引發世界級的回溯現象,從未來回到過去,重新開始這段旅程。雖然灯里自己好像沒有記憶也沒有自覺,但梅諾能肯定一半。
畢竟灯里的態度,從初次見面開始就過於信賴梅諾了。並非非常親密,而是全盤相信梅諾,毫無防備。
所以意外的,剛才的發言也許是受到了記憶的殘渣影響。
梅諾用若無其事的口吻詢問:
「灯里,我問你。來到這座城鎮後,有過懷念的感覺嗎?你在和我初次見面時說過『這是命運──』了吧,來這裡後有類似的感覺嗎?」
「嗯──?沒有啊?」
「這樣啊。」
雖然多少有些期待能得到一些情報,但回答並沒有符合期待。
「因為教堂那裡委託了一點工作,所以會在利貝爾逗留個一星期左右。今天就找旅館就好了喔。明天再慢慢觀光吧。」
「好~」
梅諾說完了大致的預定,灯里一邊用毛巾吸乾頭髮的濕氣,一邊回答梅諾。
「灯里。我幫你吹乾頭髮,坐在那裡吧。」
「太好了~」
「相對的,我要借用你的導力喔。」
「咦……但是那個有點癢啊。」
「不要抱怨。」
梅諾將手放在了灯里肩膀上,將導力流入她的體內。
『導力:連接──時任‧灯里──抽出【力量】──』
「嗯呀。」
她的肩膀顫抖。嘴角像是在忍笑一樣緊貼著。
一般來說,要像現在這樣利用他人的導力,肉體、精神、靈魂的三種要素也會反彈。人會排斥別人的【力量】。
要像這樣進行導力連接,且沒有任何痛楚,兩者都必須非常信賴對方。
梅諾把抽出的【力量】流入短劍的紋章中。
『導力:連接──紋章・短劍──發動【疾風】。』
調整成微風的紋章魔導,吹拂著灯里的黑髮。風從短劍吹出,梅諾一邊用梳子整理她的頭髮,一邊吹乾它。
不過發動這種程度根本沒必要特地借用灯里的導力。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梅諾想要感受灯里的信賴感。
「……總之你小心點啊。給我自覺自己很容易被人盯上喔。因為『迷途之人』非常有利用價值,只要是知道其存在的人,都會對其垂涎三尺。」
「好~。但是沒關係!小梅會保護我吧~」
「你真的很沒有危機意識呢……」
梅諾一邊吹乾灯里的頭髮,一邊反覆思考著剛才來不及對茉茉說的情報。
瑪農‧利貝爾。
那是記載在資料上的,『魔藥』的提供者。從利貝爾這個姓可以得知,她是這座城鎮的第二身分(Noblesse)頂頭人物──利貝爾伯爵的親生女兒。
如果是第二身分(Noblesse)的高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魔導知識吧。
但是根據第一身分(Faust)的規定,魔導技術有相應的限制。如果是原罪概念的魔導,就更是如此。
據說她的年齡與梅諾和灯里沒差多少。實在難以相信瑪農‧利貝爾可以獨立開發『魔藥』的生成導器。
「感覺有什麼黑幕呢。」
整個事件還籠罩在迷霧之中。梅諾將瑪農‧利貝爾的名字牢牢記在心裡,尤其在這座城鎮活動時,那個人是最該注意的人物。
灯里從曾存在過的未來世界回來的理由。
對於不知曉未來的梅諾來說,沒有根據斷言那個理由就是利貝爾。

评分

参与人数 16轻币 +208 收起 理由
沧笙 + 12 工作辛苦
y1176164418 + 15 工作辛苦
azazazazab + 10 精品文章
dyf19911128 + 15 工作辛苦
GeorgeLZH + 15 工作辛苦
百合食谱研究社 + 10 工作辛苦
阿尔泰尔 + 10 工作辛苦
夜玖琉 + 10 工作辛苦
ktl.蓝 + 15 工作辛苦
Coco猫都 + 18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881116s 于 2020-1-19 22:45 编辑

Interlude 幕間

走累了。
荒蕪的大地上生活不便、也沒有娛樂。走在路上的灯里已經沒有餘力。連動嘴、前進以外所花費的體力、以及露出笑容的餘力都沒有。
「加油,再撐一下!」
「……嗯。」
灯里低著頭,輕輕地回答。走在她旁邊的少女以擔心且充滿活力的口吻對她說,但她的心飽受折磨,連回答的餘力都沒有。
就連平穩的坡道也讓人感到非常焦躁。灯里已經討厭起一切了。
「灯里,抬起頭來吧。」
聽到對方這麼一說,灯里抬起只看著地面的視線,視野開闊了。
灯里看到了蔚藍的大海,海洋反射著太陽的光芒。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爬上了丘陵。看到眼前的情景,灯里心中湧出無比的成就感。
「如何?心情會很好吧?」
「……」
她這麼一問,灯里低下了頭。能感覺身旁的她正在苦笑。
「抱歉,辛苦你了。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休息了喔!」
「……嗯。」
灯里怨恨著連感動都說不出口、不開朗的自己。
回想起來,來這裡之前,也給對方添了很多麻煩。在最初的城鎮時,因為自己拖拖拉拉導致錯過了列車,空等了半天。雖然她說多虧了那個原因才避開了事件,但是自己一定是毫無用處的包袱。
雖然擁有名為純粹概念的【力量】,但只能使傷口癒合和修理物品。她也說那種力量不用也行。而且說起來,原本就習慣旅行的她本來沒有受過傷。
──想要變得更開朗,更坦率地面對自己的心情。
灯里看著為了鼓勵自己而開朗地向她搭話的少女,如此心想。
並非什麼事都感到厭惡的自己,而是想要成為能享受旅行的天真無邪的自己。灯里一邊如此想著,一邊踏進了港鎮。
這是灯里第一次看到的港鎮利貝爾的景色。

评分

参与人数 12轻币 +152 收起 理由
沧笙 + 12 工作辛苦
y1176164418 + 15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5 工作辛苦
GeorgeLZH + 15 工作辛苦
百合食谱研究社 + 10 工作辛苦
夜玖琉 + 10 工作辛苦
ktl.蓝 + 15 工作辛苦
aa630510847 + 5 精品文章
x66150208 + 12 工作辛苦
x590000000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仍不知曉霧之去向

咕咕咕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95 收起 理由
沧笙 + 12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5 工作辛苦
GeorgeLZH + 10 工作辛苦
百合食谱研究社 + 10 工作辛苦
夜玖琉 + 10 工作辛苦
kxtlny + 16 工作辛苦
你头上的那片云 + 10 工作辛苦
zxy20001227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晚會上煙火閃耀

咕咕咕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6 收起 理由
夜玖琉 + 10 工作辛苦
will4444 + 16 精品文章
你头上的那片云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白露消散的少女

咕咕咕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鮮血染濕的少女

咕咕咕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Epilogue 尾聲

咕咕咕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6 收起 理由
will4444 + 16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後記

咕咕咕
有可能不會翻。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6 收起 理由
will4444 + 16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備用1

咕咕咕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備用2

咕咕咕
发表于 2020-1-16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翻译
发表于 2020-1-16 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大佬加油!
发表于 2020-1-16 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佬,這本很有趣啊!!!!!
大佬是咱們永遠的神!
发表于 2020-1-16 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开坑
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像dalao这么强!
发表于 2020-1-16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开坑!
发表于 2020-1-19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啃生肉啃得半懂不懂得好难受....
发表于 2020-1-19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荒好久了终于又有书看了
发表于 2020-1-1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1 07: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