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eaglbadg
收起左侧

[WEB] [web 自翻] [千月さかき] 解体技能后开挂新娘增加了(5.2更新201,202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4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qbm 发表于 2020-2-24 18:5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是大佬!是大佬啊!

老萌新,真的,翻译就靠百度和网易翻译。
 楼主| 发表于 2020-2-24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3话 对参加过研修的护卫,试着用奇怪的动作来迷惑她们

── 凪・卡特拉丝・蕾蒂西娅──

在商人多尔哥尔的府邸。

“所以说不需要『新人研修』。”

在玄关前,商人多尔哥尔大声喊道。

这所房子的大厅很大,有一间教室那么大。

在那里,商人多尔哥尔和一个胖子商人正在交谈。商人戴着帽子和圆眼镜,听说是『商人工会』的干部。

商人的左右站着两位女性。

穿着皮革制的铠甲,腰上提着短剑,大概是护卫吧。

两人毫无表情地听着多尔哥尔先生和商人的谈话,不时像机器一样生硬的环视左右。

“……总觉得有点可怕”

“……那些护卫们……真的是人类吗?”

卡特拉丝和蕾蒂西娅小声嘀咕着。

我们躲在楼梯的平台上。

平台上有一根巨大的柱子,里面可以藏人。本来是“不速之客”来的时候,让护卫待命的地方。

“刚才塞西露用『意识共享・改』传达了信息。”

我小声说。

“伊莉斯已经让人鱼少女平静下来了,人鱼少女最后说‘『新人研修』的人好可怕’——”

“——等一下。好痒啊!气息吹到耳朵了”

身边的蕾蒂西娅被吓了一跳,双眼朝上,用“むーっ”的感觉瞪着我。

“没办法,蕾蒂西娅。因为太窄了”

“这个地方是两个人用的。”

现在是我把背放在柱子上,伸展腿坐着的状态。

蕾蒂西娅在我旁边,靠在我的肩上。

卡特拉丝坐在我的膝盖上。虽然很轻很好,但是距离很近啊……。

“塞西露的信息还有后续。有人在海边举行『新人研修』,并夺取了人鱼少女的住处。听说她通过秘密的地下水道向河里逃去了”

“之前在任务中发现的『角蛇』——海中魔物的尸体,也是从同一条水路流过来的吗?”

“大概吧。”

“如果那是那个商人说的『新人研修』的话……真是太麻烦了。为了这样的事,竟然把亚人从住处赶出去”

我也这么认为。

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呢。明明没有人的地方应该有很多。

“而且,那个商人。为什么那么执拗地向多尔哥尔先生推荐『新人研修』呢?”

“……那大概”“……总觉得能猜到”

“要说明多少次才明白多尔哥尔!让部下接受『新人研修』的商人不仅能从贵族那里得到补助金,还能在和他们的交易中得到便利。所以『商人工会』的全体人员都应该让部下接受『研修』的通知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很容易理解啊(是啊)”

是给补助金吗?

贵族就是喜欢用这种手啊。

“基于此,我选择拒绝。”

但是,多尔哥尔先生摇着头。这么说来,那个人原来是冒险者来着。

对于任务的直觉,觉得那个『新人研修』或许很糟糕,和我们一样。

“不管被说多少次,我都会说同样的话,凯末尔大人。”

多尔哥尔愤怒地宣布。

“我多尔哥尔商行的护卫任务都委托给老朋友和值得信赖的冒险者。店里的人也都是长期工作的人,没有新人,所以没有人需要去进修。”

“这应该是在『商人工会』的聚会上决定的吧?工会所属的商人,没人各选数人参加,作为新人让他们接受培训就可以了。”

“不是说‘尽可能’‘在不勉强的范围内’吗?我不记得是强制的。”

“什么时候变成我强迫了?”

商人凯末尔不悦地歪着嘴。

“真是听不下去啊。我有哪次是抓着的多尔哥尔商行员工的手,让他们参加『新人研修』?我只是反复地和你协商。”

“所以我再三拒绝了吧!”

“这么说来,下个月有『商人工会』的全体集会。”

语调变了。

商人凯末尔歪着嘴,对左右并排的护卫说话。

“在每隔2年举行一次的聚会上,那个时候会决定行会成员的等级吧?喂!”

“——正如凯末尔先生所说。”

“有问题的商人有可能会降低行会级别吧?喂!”

“——正如凯末尔先生所说。”

两位护卫面无表情地回答。

“如果行会的等级下降的话,能处理的商品就会变少。对于商人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你是说要照你说的做吗?”

“请不要找茬。我什么时候说了那种话?”

“……我之所以讨厌『研修』,是因为我看到了回来的人”

多尔哥尔指着商人凯末尔的护卫。

“如果指示的话就会服从,但在那之前只是像人偶一样站着而已。什么话也不说,也没有任何想法。『研修』到底在做些什么!?”

“这不正说明这些人在接受『研修』后成为了非常有用的护卫吗?”

商人凯末尔笑了。

“掌握了所有武器的范围。只要告诉他们敌人的数量的话,就能做出与之相符的战斗方式。工作中既不东张西望也不说私话。没什么问题吧?”

“我……我不希望有那样的部下”

“那么,能证明你的部下更优秀吗?”

商人凯末尔举一只手。

与此相应,站在左右两侧的2名护卫也来到了前面。

“我希望能让她们以2比2的方式和你的护卫战斗。”

“──什? !”

“啊,只是较量力量而已。如果这两个人都输了的话,就说明多尔哥尔你的手下有能力,不需要『新人研修』,我也会老实地退下。如果我赢了……就让你的女儿参加『新人研修』怎么样?”

“那怎么可能! ?”

“嗯,是吧!”

商人凯末尔回头喊道。

“这个房子里没有能派上用场的部下吧!因为只有站着的、像人偶一样的保镖啊!所以说应该通过研修来锻炼,但是多尔哥尔商行什么都不明白。不愧是冒险家出身的外行商人!”

——已经到了极限了。

听着想吐。

“——有没有!”

卡特拉丝冷不防抓住了我的手。

“我已经忍不住了。可以出手吗?”

“好啊。”

我说了。

多尔哥尔先生以前在疗养地时照顾过我的人情,现在还给他。

“不过,我尽量不想让人看到我的底牌。不要使用外挂技能。只要看起来像个有本领的冒险者就行了。关键是,和那个护卫一决高下就行了。”

“我知道了!”

“那我和卡特拉丝就像‘啊,我不小心听到了——’一样出去,蕾蒂西娅在这里待命。”

“……我会生气的。”

回过神来,蕾蒂西娅用泪眼看着我。

“我最讨厌被孤立,你知道吗?”

“因为是2比2所以没办法吧。”

“那么,就请凪你担任考虑作战的角色吧。”

蕾蒂西娅抓住了我的手。

“请看清他们的战斗方式,考虑对策。你很擅长这样吧?”

“……我明白了,蕾蒂西娅”

“因为是好朋友。”

噗哼哼地笑着的蕾蒂西娅。

“好吧。蕾蒂西娅和卡特拉丝当先锋,我只考虑作战”

首先从这里出来,不经意地靠近。

然后试着对多尔哥尔说:“为了还人情”想来帮忙。

还有就是“尽量用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技能”,“打个不错的仗”就这样吧。

“第一步是从这里出去。”

“我知道了”“明白。”

“‘啊’”

“适可而止吧!”

就在我们从楼梯平台跑出去之前,传来了尖叫声。

就在宅门附近。

一看,是这所房子的门卫正抓着商人凯末尔。

“每天都跟雇主纠缠不休!”

“让我看看是不是我们的人偶吧!”

门卫们架起了长矛。

——糟了。迟了。

“如果不战斗的话,这些家伙是不会接受的吧? 多尔哥尔先生!”

“我们也在这里工作了2年,是懂恩义的!”

两位守门人与商人凯末尔的护卫对峙。

商人多尔哥尔的房子很大。玄关也有一个空教室那么大。战斗的空间足够了。

在那里手持长矛的2名看门人和手持长剑的2名女性面对面。

“你们快走!”

“只要本人好就没问题吧!哎呀呀,两个人都!”

商人凯末尔喊道。

“指示!‘敌人2名’‘敌人的武器是矛’‘不杀’! !”

“我知道了,凯末尔先生。”

2名女护卫开始行动。

门卫们伸出长枪。将没有尖的一方——朝向前面。

攻击的时机,不好。一个看门人动作更快。商人凯末尔的护卫没有错过这个偏差。

ぎぃんっ!

“什么,什么!?”

第一个女性用剑挡住先动了的守门人的枪。又有一个人闯了进去,将剑鞘刺向门卫的喉咙。

“咕嘟”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守门人倒了下来。

“什,什么!?”

一个人的门卫手拿着枪颤抖着。

商人凯末尔的护卫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左右包围着门卫的状态下,用手拿起剑,回头看。

“指示。‘敌人1名’‘敌人的武器是枪’‘无力化’”

“我知道了。”

然后两个人从左右方向朝害怕的守门人举起剑——

砰砰!

挥下去的是——蕾蒂西娅的短剑和卡特拉丝的枪。

“胜负已分。到此为止吧”

“再做下去就太过分了!”

蕾蒂西娅和卡特拉丝喊道。

“指示。‘新的敌人2名’‘敌人的武器是剑和枪’‘暂时躲避’””

ざざっ。

在商人凯末尔的指示下,2名护卫退到后面。

“什么意思?这是一场多尔哥尔都认可的2比2的比赛。”

“嘎嘎”地瞪着这边的商人。

“……因为你的护卫现在要杀了守门人。”

我指了指女护卫的剑。

刚才还带着剑鞘。但是,现在刀刃已经露出来了。

商人凯末尔说“无力化”的时候,护卫从剑鞘里拔出了剑。护卫的2人打算就那样,向守门人刺去。

因为觉得不妙,我们跑了出来。

……赶上了真好。真的。

“本应该只是比较实力,却变成了互相残杀。所以我们阻止了,违反规则的是那边吧?”

“当然,我是打算在之前停的。”

商人凯末尔耸了耸肩。

“只是,从『新人研修』回来后,这两个人变得太强了。有时也会做过头。我重复了一遍,我是打算停下来的哦?就算被砍了,也只是擦伤而已吧。”

“多尔哥尔先生。我有个请求”

……总之,这个商人先不管了。首先跟多尔哥尔先生说吧。

“可以在这里雇佣我们做‘护卫’吗?我想代替刚才说的‘为了还债的任务’”

商人多尔哥尔握紧了拳头。

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刚刚部下在自己的房子里差点被杀了。

“……不会乱来吧?”

“不会有人受伤或死掉,我讨厌那样的事”

我小声地回答。

“我会尽量和平地把这个问题解决。多尔哥尔先生去给门卫们安排津贴和医生吧。”

“我知道了。那……就交给你了”

多尔哥尔这样说着,就朝倒下的门卫跑去。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多尔哥尔先生的护卫。”

我说道。

卡特拉丝和蕾蒂西娅也拿着武器来到我身边。

从楼梯走下,来到门前。

我们和商人凯末尔以及护卫隔着一段距离面对面。

“能不能代替看门人,给我们再战的机会?”

“什么人?”

“他是一个毫无道理的冒险家。”

“啊,真是无聊的家伙。”

“是吗?”

我反驳道。

“不会无聊,作为冒险者,我能积累很多经验。”

“那种东西算什么?我让这个护卫接受的『新人研修』的效果已经得到了证实。”

“确实,两个人就像一个生物一样在动。”

就像机器人一样。

“一定是接受了很好的研修吧。”

“啊,原来这两个人关系不好,很为难。现在就是这样,指示‘旁边是我的伙伴’、‘空手’、‘握手’。”

“……正如凯末尔先生所说。”

在商人凯末尔的指示下,护卫的两名女性互相握手。

虽然彼此的视线完全没有重合。

“没错,通过『研修』,这两个人培养出了良好的协调性。”

“什么样的『研修』?”

“是你等无法想象的精彩节目!”

“这真的是『研修』吗?”

试着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下。

新领主洛伊艾路德的『新人研修』是将人逼入极限状态,以提高协调性的。

虽然那个在中途结束了,但是如果做到最后的话,会怎么样呢?如果领主家和我们不出手,不认识的某人来了,完成了『研修』的话,新领主洛伊艾路德也会变成这样吗?

把人逼到极限状态,影响到人格的改变——

“……”难道那个『研修』没有使用奇怪的魔法实验、奇怪的魔术道具吗……?”

“(咯咯)”

两位警卫同时朝我看去。

有反应,看来被说中了。

“请指示!”“请指示!”

“嗯嗯。这些家伙好像想和你们战斗啊”

商人凯末尔说道。

“可以吧。如果我们有意杀了门卫,被人指责也很困扰啊!再战吧,对方是你吗?”

“不是。”

蕾蒂西娅出现在了前面。

“是2比2吧?由我冒险者蕾蒂西娅做你们的对手”

“同上,只是个冒险者的卡特拉丝。”

卡特拉丝手持长枪,站在蕾蒂西娅的旁边。

作战计划已经传达了。

看了和门卫先生的战斗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在看了两个护卫之后的行动后进一步确信了。

那两的护卫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好吧!指示!‘敌人2名’‘敌人的武器是剑和枪’‘不杀’!”

“我知道了,凯末尔先生! !”

两个护卫跑开了。

她们和蕾蒂西娅、卡特拉丝的距离只有几米。

“作战第一步,去吧,卡特拉丝!”

“是。”

说着,卡特拉丝移动到蕾蒂西娅的后面。

身材娇小的卡特拉丝完全被蕾蒂西娅的阴影遮住了。然后──

“必杀! 卡特拉丝大跳跃! !”

突然间,卡特拉丝跳到了天花板附近!

“垂直跳跃……”

头发稍微有点长(······)的卡特拉丝在空中,故弄玄虚地挥舞着长枪。

“──! !”

2名护卫的动作停止了。

在这个间隙里,蕾蒂西娅冲了出去,短剑一闪。

好厉害!!

护卫用剑挡住了带鞘的一击。

一名女护卫拿起剑,慌忙向后退。

“什么,刚才的是什么?助跑也不做就有那样的大跳跃!?只是个冒险者!?”

“请指示”“请指示”

叫喊着的商人凯末尔和冷静地自言自语的护卫们。

当然,他们说的两个都是重点。

嘛,其实卡特拉丝没有跳跃。只是躲在蕾蒂西娅的后面。

跳起来的是芬。

她在卡特拉丝的『巴阿鲁之铠』中,制造出与现在的卡特拉丝一模一样的身体,并将其抛向空中。

本来打算看对方怎么做的,没想到动作会停止。

“果然和凪预想的一样。”

“这些人‘只是坚强’啊!”

蕾蒂西娅和卡特拉丝开始奔跑。

商人凯末尔把帽子摔在地上大叫。

“不要小看冒险者!指示!‘敌人2名’‘武器是剑和枪!’‘不杀’‘特殊能力:大飞跃’! ! !”

“我知道了──”

“啊,顺便说一下,这个枪会突然伸长,请注意。”

卡特拉丝的枪伸长了两倍的长度。

“──啊!”

一个护卫发出了惨叫。

长枪的尾部抵在护卫的肩膀上。蕾蒂西娅踏入了她们后退的地方。

但是,她的剑打空了。

“──无法应对的情况发生了。””

因为2名护卫──在枪够不到的位置上的人──后退了。

“——请指示”“——请指示!”

“你们自己想!”

“——敌人的战斗方法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超过了我们的对应能力。请撤退”

“别说任性的话!没人听你们的意见!”

……总觉得护卫的人们很可怜。

那个护卫的女性们,大概很强。

刚才和门卫先生作战的时候也是,完全掌握了武器的间隔和攻击范围。看着敌人的数量和武器,采取完全对应的作战方式,那大概是『新人研修』的成果吧。

但是,无法应对意想不到的事情,一旦发生就只能等指示。刚才门卫变成一个人,等待商人凯末尔指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两个人对变化的反应能力很弱。

不允许自我思考,不允许当场应对。

那样的对手不可能设想与垂直跳跃2米的敌人,与能伸长收缩的枪战斗。

我对卡特拉丝和蕾蒂西娅下达的指示是“让对方大吃一惊”,还有就是“不要让对方看到在使用奇特的技能”。2人都随心所欲地做着。但是,这样就可以了。我们的目的只是让人觉得我们比那个护卫更“强”。

当然“2对2”的规则也很好地遵守着。因为卡特拉丝和芬只有两个人格和身体,是同一个人。

“够了!舍身攻击!”

是指示!“敌人2名”“武器是剑和……伸长的矛”“ 舍身攻击!”“相打上等”! !”

“听说这里有两个人,卡特拉丝。”

“那我就给你们看看。通过高速移动实现……分身! !”

卡特拉丝变成了2人

“什么!!?”

“请指示!”“请指示!”

“‘敌人是3个人’!不……“2人”吗!?『3人』!?到底是哪一个!?”

“那么,到底是哪一个呢”“不知道是哪一个呢”

“战斗一下也许就知道了吧?”

笑着的卡特拉丝们和蕾蒂西娅。

但是,商人凯末尔和护卫的女性们陷入了恐慌状态。

卡特拉丝和芬一起从蕾蒂西娅的后面跳出去躲进来。

进出都是一瞬间的事,从正面看的话会像残像一样吧。

好厉害啊。好帅啊……。

……回到别墅的话,再做一次吧。

“请指示指示”“请指示!”

“‘敌人有2名’——‘武器是——’。啊,3个人了。算了,你们按照我所期望的做法,随机应变地战斗吧!”

“ごしごじを”“ごじ、ごじ、ごじ……”

两名护卫女性微微颤抖。

然后——

“ごじごじじじ”“しじじしじ……”

啊,坏了。

商人凯末尔的两个护卫都跪在了那里。

就像古老的游戏动作不良引起——护卫们就那样不动了。

战斗结束了。

“『新人研修』不就是在给人开安全漏洞吗……”

没想到人会出毛病。

对战『贤者哥布林』的时候,他的技能也有bug,不过,这次的是那个以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呸!”

商人凯末尔背对着我们,准备逃走。

“要把护卫放在那里吗?”

“不需要那些不能用的家伙。随你的便”

“约定呢?如果多尔哥尔的护卫比自己的护卫强的话,我承认没有必要参加『新人研修』。那个约定要遵守吗?而且,想让守门人被杀的事情怎么办?”

商人凯末尔突然停下脚步。

“而且,这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你抛弃了自己的护卫。”

“……啊。”

好像终于注意到了。

这里有我、蕾蒂西娅和卡特拉丝,多尔哥尔先生也回来了,隔壁房间里有多尔哥尔先生的女儿,她正在照顾受伤的看门人,另外还有佣人,医生也快来了。

如果医生来了,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会注意到不动的女护卫们,也会知道那是谁的护卫。

商人凯末尔做了乱七八糟的劝诱的事,如果传到了镇上的人那里。

对于在这个城市里做生意的商人来说,那应该是致命的打击。

“多尔哥尔”

“怎么了?凯末尔”

“这次的事情,请保密。我不会再要求派人去『新人研修』。我已经确认了你的护卫是有力量的。『商人工会』如果听了我的意见也会同意的。所以……无论如何……”

“那倒没关系……”

多尔哥尔看了看我。

“凪你觉得怎么样?”

“那么,请告诉我所有关于『新人研修』的事情。”

我说。

“把人弄成那样的研修在哪里进行呢?招募的人是谁?还有具体的研修内容。”

总之,把战斗记录(日志)和在这里得到的情报发给塞西露和合音。

如果是做过圣女的莉莉德拉小姐,也许会对护卫的2人的“症状”和“bug”有所了解。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109 收起 理由
幻海瞬沙 + 11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破天凌月 + 10 工作辛苦
reimi + 14 工作辛苦
CyclonicPinna + 54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25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來作者對各種『職場壓榨花招』如數家珍,怨念非常深厚
发表于 2020-2-25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eaglbadg 发表于 2020-2-24 20:51
老萌新,真的,翻译就靠百度和网易翻译。

我翻过一段时间那个防御特化,知道这种翻译有多麻烦,大佬真的辛苦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5 收起 理由
eaglbadg + 15 谢谢关心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25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arthas1999 发表于 2020-2-25 01:37
看得出來作者對各種『職場壓榨花招』如數家珍,怨念非常深厚

同意,"我沒有強迫你,但不照我說的做的話就會XXX"超恐怖的...
发表于 2020-2-25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arthas1999 发表于 2020-2-25 01:37
看得出來作者對各種『職場壓榨花招』如數家珍,怨念非常深厚

毕竟历史悠久(笑),虽然现在大多数人都自称社畜,但是日本对底层的压榨是自古以来的,这一节里面的洗脑式培训/教育并不是日本资产阶级的产物,而是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上层对底层持续不断洗脑的产物。226的赢家统制派对下层的态度就是下层不过是执行自己意志的工具,不需要也不应该有自主性,所谓的“统治”,就是自上而下的,对思想和行为的全方位“控制”,上层负责统治(剥削),下层负责执行(被剥削)。这种明显带有封建主义、武士道式人身依附的理论放在现代社会就是所谓的传销。从这种角度看,作者其实应该学习一下XX主义和MZD思想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orckingdom 发表于 2020-2-25 09:31
同意,"我沒有強迫你,但不照我說的做的話就會XXX"超恐怖的...

这种话术依靠的是等级制,放在国内就是上面希望你···,不过说实话,放在国内,如果是平级之间,哪怕不是直属领导这么说大半会被当耳旁风,这一节里面的威胁在现实的公司里是大忌,除非说话的是老板的直属。
发表于 2020-2-25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eaglbadg 发表于 2020-2-25 13:17
这种话术依靠的是等级制,放在国内就是上面希望你···,不过说实话,放在国内,如果是平级之间,哪怕不 ...

183話裡凱末爾就是仗著"我是貴族、商會上層的直屬"講這種話的
而他並非多爾戈爾商會的上級這點更顯得惡劣!

如果他是上級
他說的"不做就會XXX"是有保證的

但是平級的狀況
是純粹挑起人們的膽小與盲從心理
而真的跟著他做他還不用保證"回饋"的狀況!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aglbadg 于 2020-2-25 14:34 编辑
orckingdom 发表于 2020-2-25 14:18
183話裡凱末爾就是仗著"我是貴族、商會上層的直屬"講這種話的
而他並非多爾戈爾商會的上級這點更顯得惡劣 ...

如果你仔细分析这一话的话就会发现他根本没有强制的权利,必须要清楚,行会和工会不是公司,作为一个联盟,除非做出了所有人都同意的决策,否则是没有办法强制的,更何况商人工会明显是在模糊立场,所谓的“尽量而为”,“不勉强”就是商人工会没有强制执行的决心和能力的体现,所以才会有凯末尔的推销(想像一下那些保险推销员,再对比下ZF强制的五险一金有人推销吗)。

凯末尔在数次推销无果后,选择了用暴力的手段(名为比试视为杀鸡儆猴)企图强迫别人参加,甚至让多尔哥尔的女儿作为人质,这已经是实质上的犯罪了。别的不说,光是这一条对于大多数合法商会就是致命的,属于分分钟要去喝茶的那种。凯末尔选择这种黑社会式的暴力手段也可以侧面证实『新人研修』在商人工会内部有多惹人厌。此外,这种暴力手段还有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他必须证明他有绝对强大的暴力,所以这次一输凯末尔就直接要逃跑了,被提醒要是传出去就必死无疑之后又花重金封口,因为这货强迫的肯定不止多尔哥尔一个人,要是传出去了其他被强迫的必然落井下石,到时候别说保住地位,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黑道老大要是被人发现失去了小弟和实力,还能有什么好结果?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14 收起 理由
wdr550 + 10 认真回复
arthas1999 + 2 我很赞同
orckingdom + 2 完全同意!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2-26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aglbadg 于 2020-3-3 00:43 编辑

第184话 善于倾听的拉菲莉娅和合音的『季节性料理计划』

——合音·拉菲莉娅队——

“我收到了来自『意识共享・改』的情报。好像明白了神秘的『新人研修』的内容。”

“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太想说。”

合音吞吞吐吐地说。

因为,凪从商人那里打听到的『新人研修』的内容,对她来说也是相当不愉快的。

·“不断否定对方,破坏碍事的人格”

·“通过在人前公开秘密并共享,使彼此无法背叛”

·“通过发出矛盾的命令使之混乱,使之处于容易接受命令的精神状态”

“——听到这样的话,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接受研修的是商人的护卫和工作人员吧?”

“嗯。好像是奉雇主的命令被马车载到海里去。听说研修是在船上进行的”

“为了不让他们逃走……是吧”

“大概吧……”

合音叹了一口气。

“还有,圣女莉莉德拉大人好像委托了凪君『让人鱼小姐回到海里』的任务。我觉得凪君一定会接受那个的”

“对主人来说,圣女是很重要的朋友。”

“……我希望凪君能在疗养地悠闲地度过……”

“这么说来,这次『休假旅行』的计划是由合音大人制定的吧?制定了预算,也考虑了日程。”

“……嗯。”

合音回答了一句。

对拉菲莉娅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心不在焉地摆弄拖把。

“合音大人?”

“……总之,『新人研修』的人很麻烦。”

合音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在凪君所寻找的『魔龙的迷宫』附近研修的话,就不能安心探索了。收集信息,想办法做。否则,合音——”

“我知道了!”

拉菲莉娅握住了合音的手。

“所以,在冒险者工会上收集情报很重要。”

“嗯,嗯。”

“我也会努力的。因为从主人那里得到了道具!”

说着,拉菲莉娅跷起脚尖,一骨碌转了一圈。

背上的蓝色斗篷轻轻摇摆着。

“这是主人在港口城市的『隐藏市场』上发现的斗篷!用这个和我拥有的巧妙的说话技巧,把情报套出来给大家看。”

“巧妙的说话技巧?”

“嗯,和主人还有伊莉斯小姐商量后,开发出了最适合我的说话技巧!”

“真值得期待。”

“呵呵,好好看着吧!”

拉菲莉娅挥动着斗篷,朝着天空举起了拳头。

“把伊路卡法领主家的传闻翻出来的我的巧妙的说话技巧,命名为『拉菲莉娅善于倾听的模式』!”

然后合音和拉菲莉娅进入了疗养地的冒险者工会。

——冒险者工会中•拉菲莉娅视角——

“嘛,这真是非常有魅力的故事呢。”

拉菲莉娅说。

这里是冒险者工会一楼的酒吧。

坐在座位上,拉菲莉娅被几位女性包围着悠闲喝茶。

“——所以,对于特别的人来说,需要特别的『研修』。我知道,我觉得你有特别的气息”

“听起来很顺耳呢。”

“是吧!?”

包围着拉菲莉娅的女性们扑通一声拍手。

“第一次听到这么热心的人。”

“是天生的善于倾听的人吧。”

“这样的话,我可以继续说下去吗?”那个『新人研修』是吧——”

“嗯。很有意思啊”

“是吗?”

于是三位女性开始交谈。

她们包围拉菲莉娅是在和合音在工会入口处分开,进入工会之后不久发生的。

合音一边回忆着曾经是工会会长的过去,一边查看着资料。

拉菲莉娅则是喝起茶来,感觉像是在说“我不忙,我有空”,于是3位女性一下子包围了她。

工会里还有其他的冒险者,他们只是斜视着吵闹的女性们什么也不说。然后对拉菲莉娅做起“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的手势。

但是,拉菲莉娅并不在意。

这样的劝诱,和在港口城市伊路卡法接受的『压迫面试』相比,简直就像微风一样。

而且现在的拉菲莉娅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想要什么。合音也——守护着重要的伙伴。也有作弊技能。现在的拉菲莉娅,没有什么可怕的。

拉菲莉娅的目的是“让主人放松”

如果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收集信息的话就值得期待了。

因为这也是自由的奴隶拉菲莉娅想做的事情。

(而且……总觉得不可思议地涌现出力量。

“──是──。所以──”

“是啊──的人──强烈──”

“你也和其他的人──上──也就是说──”

拉菲莉娅几乎不听女性们的话。

只是在谈话的间隙重复着与伊莉斯一起开发的魔术词“非常有魅力”、“非常刺耳”、“非常有趣”。

谈话的内容由合音悄悄地在『意识共享・改』中发送给凪。

拉菲莉娅需要做的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工作,就是坐在那里喝茶。

(而且,被卷入这个完全没有兴趣的故事里……我的新力量会觉醒的!)

和凪、正义毫无关系的无聊的劝诱。

通过忍耐——拉菲莉娅终于觉醒了新的技能!!

『置若罔闻LV2』

『无视』『话』的『内容』的技能

把意识从周围嘈杂的话语声中封闭起来的技能。

无论是劝说还是谩骂,都完全无效。

天然,懒洋洋的人容易学会。

(呼呼。这样我就……和主人……)

拉菲莉娅微笑着。

(为了完成莉莉德拉大人的『让人鱼小姐回到海里』的任务,主人应该会调查迷之『新人研修』。也就是说,那样的话应该会强化奴隶——不,是一定会做的!)

“好的。事情办完了!”

说完,拉菲莉娅离开了座位。

“——哎!?”

热心劝诱的女性们猛然捂起嘴。

“……我们到底要聊到哪里?”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时间好像飞走了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精灵少女……在说话的过程中……我们……连多余的事情都……”

三个人面面相觑。

扮演劝诱角色的女性们,被拉菲莉娅的天然气所麻痹。作为劝诱方法,虽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对方太没有防备了。在所有事情上都表现出“富有魅力”、“比耳朵更有趣”等反应的精灵少女身上,被钓到了。

“不要让有希望的对象逃走”

——一瞬间,她们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句话

但是,眼前的精灵少女正在离去。就好像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一样。

女性们将视线投向了拉菲莉娅的脖子。

皮革项圈映入眼帘,这个精灵少女是奴隶。

如果是奴隶的话,就采取相应的劝诱方法——

“总之,如果接受『研修』的话,你会对主人更有帮助的。”

“拿出成绩的话,也许马上就能得到解放。”

“如果成为有用的奴隶,主人也会满足的——”

女人们慌了手脚。

但是——

“我的主人不需要什么『有用的奴隶』啊?”

拉菲莉娅只是微微歪着头。

“因为主人说,如果找到了想做的事情,就会立刻解放你。”

扮演劝诱角色的女性们不由得惊呼起来。

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奴隶——因为拉菲莉娅的笑容是那么的清澈。

“如果主人想让我接受这个『新人研修』的话——如果对我说『成为那样的人吧』的话,我会很乐意接受研修的。仅此而已”

(……唉,要是变成这样的我……那真是令人心寒啊。)

不由自主地爬上脊背的神秘的感觉,使拉菲莉娅身体颤抖。

(在主人命令下来之前,只是直立不动地等待……换衣服也……吃也……就连洗澡时洗身体的顺序,都按照主人的意思。那就让人毛骨悚然了……主人可不是喜欢那种东西的人啊。)

“非常感谢您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情……嗯……”

只有第一个人在听。。

拉菲莉娅手指贴在嘴唇上,仿佛想起了那个部分——

“进修是6天5夜。2天1次,有机会和贵族们见面”

“对,是的。”

“我的主人对贵族的所作所为很感兴趣。”

“是吗?”

“是的,所以对你们的话也会感兴趣的。”

谎言一句也没说。

拉菲莉娅的主人对她们推荐的『新人研修』非常感兴趣。不过,和她们所追求的“兴趣”也许是相反的东西。

扮演劝诱角色的女性们脸色发青。

她们不记得自己说到哪里了。

本来应该在适当的时机包围,然后带到别的地方去的,为什么要说到这里呢……。

“那么,我就走了。很有魅力、有意义、有趣的故事,谢谢大家”

“等一下!”

女性们慌忙站起来,向拉菲莉娅伸出手来——

滑溜

脚滑了。

三个人同时被绊倒,不由得紧紧抱住桌子。

一看地板,——脚正踩着光滑的东西。是谁把水洒了?但是,洒出来的液体是蓝色的。而且,好像微微地动着……?

“啊,你踩着我落下的斗篷呢。”

拉菲莉娅这样说着,从地板上捡起了斗篷。

虽然蓝色的东西从斗篷的衬里露出来,但是劝诱的女性们却没有注意到。

她们和拉菲莉娅保持距离,咬住嘴唇。

嘴里嘟囔着。“被说了”。

这个对方明白,自己的处理方法──。

(幸亏听主人说了商人护卫的话。)

拉菲莉娅偷偷地点点头,继续说。

“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请您务必告诉我主办者的名字。”

“……希尔姆托侯爵讨厌『保护区』的存在──”

“……住嘴!”

另一位女性堵住了想顺其自然地说话的女性的嘴。

趁那个间隙,拉菲莉娅向外面跑去。时机到了,再继续聊天的话,就需要展现实力了。好不容易来玩儿,不能破坏街道。

“呜!”

披风飞舞,拉菲莉娅跑出了工会。

“等等!”“总之,我带你去。这样你就可以想办法了!”

不出所料,女人们追了上来。拉菲莉娅挥舞着斗篷奔跑着。从那边来看是一个很好的记号吧,只要她们把注意力放在这里就好了。

这样一来,她们就会被拉菲莉娅的陷阱绊倒。

 ぺちゃん。

“啊,从屋顶! ?”“史莱姆?”“啊,不,是啊!”

(耶!)

拉菲莉娅情不自禁地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这件斗篷是凪在港口城市买的『不能用的物品』之一。

就像斗篷的颜色在变化一样,被施了魔法。

『保护色斗篷』

『配合』『附近的魔物』『改变颜色』的斗篷

为了保护自身不受魔物侵害而开发的斗篷。

布的颜色和附近的魔物一样。

但是,为了改变颜色,斗篷必须接触魔物,所以对保护身体一点作用也没有。

另外,还留下了开发者炼金术师(Alke Mist)使用这个潜入了哥布林的村庄,被打得七零八落的记录。

拉菲莉娅一直在斗篷后面贴着使魔『远古史莱姆』。

冒险者工会的女性们差点摔倒是因为踩到了史莱姆。

刚才出去的时候挥舞着斗篷,是为了让『远古史莱姆』飞出去。飞翔在空中的史莱姆紧贴在建筑物的屋檐上。之后,当女人们追上来的时候,史莱姆从她的头顶上掉了下来。足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我是主人总会想到一些有趣的用法。”

拉菲莉娅抱着胳膊,满意地点点头。

拉菲莉娅已经知道女性推荐的『新人研修』是什么。不能被强行带到进行那种东西的地方。她的工作始终是收集情报。

当然,如果主人允许的话,也可以直接接受邀请,变身成为打倒坏人的『正义的精灵』。

即使失败了,被迫接受『研修』……凪也会继续疼爱拉菲莉娅的吧。

“我只是选择和主人一直在一起,嗯嗯。”

这样说着,拉菲莉娅把视线转向了工会。

“那么,合音大人的情报收集顺利了吗?合音大人……总觉得好像生气了呢。真担心啊”

当然,对合音而言不过是多余的担心。

一边思考着这些,拉菲莉娅一边前往集合场所。

——合音视点(与拉菲莉娅受到劝诱的同时)——

“不愧是拉菲莉娅……”

在搜集冒险者工会的资料的同时,合音小声嘟囔着。

拉菲莉娅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利用自己的『天然』的技能。因为拉菲莉娅的『置若罔闻』和『善于倾听』,劝诱角色的女性们都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部引出了。

那种事连合音都做不到,这种事本身就好像技能一样。

“情报全部都泄露给了我们,差不多该撤了。”

说着,合音合上了资料文件。

她调查的是关于住在海里的人鱼和她们住处的信息。

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果然,凪的预测是对的。人鱼族居住的地方,对于疗养地的人们来说是『不能靠近的地方』。

“人鱼是‘没有文明的亚人’。”

人鱼是一群只会一个劲地在海里唱歌游泳的种族。

钱和家都不需要。

这样的种族之所以没有被逐出住所,是因为他们和疗养地的人们进行了海产品交易。

其中,在这个季节捕获的『角蛇』是疗养地的特产。特别是『角蛇串烧』被认为是季节性的名产,据说“吃了会变得很有精神”。让合音不由得在市场上到处寻找。

“真有名啊,『角蛇串烧』”

合音这样说着,把工会的资料放回了架子上。

“谢谢您。资料,有参考价值”

“已经可以了吗?”

工会的接待小姐这样说着,在《资料阅览簿》上签了“归还”的签名。

这个工会和合音的故乡商业都市米蒂卡路的冒险者工会缔结了合作关系。冒险者无论在哪里登记,都可以看到必要的资料。更何况是“见习工会会长”的话,就可以看到外部也无法提供的资料。合音来到这里的理由就是这样。

“话说……那些劝诱的人,可以放着不管吗?”

合音指着正在劝诱的女性们。

“……我知道”

接待小姐抱着头。

“我知道……但是工会会长没办法出手。我们的工会会长……缺少权威性”

“是吗……”

那就没办法了,因为各地的冒险者工会有各自的做法。

所以合音决定改变话题。

“话说,合音是来买这个城市的名产的。”

“是吗,是名产吗?”

接待小姐的少女好像松了一口气。

“嗯。在哪里可以买到『角蛇』?”

“……”

“那会让男孩子非常有精神吧?我想给主人买……在市场上没有卖”

“……那个,今年有点……好像抓不到”

“还有一个。听当地渔民的介绍,好像有可以在无人岛上住宿的活动。这在哪里可以预约?请告诉我。”

“……那个,应该是售卖『角蛇』的生活富裕的渔夫策划的活动……所以……今年……”

“嗯?”

“……今年呢?”

“嗯?嗯?”

“……是秘密哦?”

差一点就要投降了,接待处的少女举起了双手。

“『角蛇』是只有人鱼才能捕获的东西。人鱼把它卖给了人类渔夫,取而代之的是得到了人类的道具。所以这个镇上的渔夫很富裕,空闲的时候可以策划无人岛活动”

“渔夫不能自己去捕获『角蛇』吗?”

“以前……听说有人做了那个”

“怎么了?”

“说是精神涣散的回来了。”

“……”

“也许人鱼的歌有让人失去理智的效果。或许在那片土地上,有什么秘密。无论如何渔夫都不会靠近那个地方。所以那个地方不会有任务。因为没有要委托的人”

“但是现在,在那片土地上正在进行『新人研修』。”

“所以很奇怪啊。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就不要靠近那样的地方。把人鱼赶走了吗……或者”

“或者?”

“可能能够变强,甚至可以将其无效化。”

“能成为勇者吗……?”

“不——成为仅次于勇者的人。”

是说得太多了吧。

作为接待小姐的少女,从那以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合音暂且将至今为止收集的信息通过『意识共享・改』发送给了凪和塞西露。

这样的话信息共享就完美了。还有就是等待主人的判断。

合音前往与拉菲莉娅的汇合点。

“……真是的,计划很重要”

“是什么样的计划呢?”

“嗯。请凪君吃很多『角蛇串烧』,然后和大家一起去无人岛。合音忘记大家的换洗衣服,大家一整天都穿着泳衣度过的话,这样凪君的理性也会崩溃——拉菲莉娅什么时候!?”

去汇合处的途中。

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绕到背后的拉菲莉娅,合音不由得跳了起来。

“原来如此啊。合音大人在『无人岛上无防备解放感』的作战中,还考虑了更高的版本呢”

“……拉菲莉娅”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是难得的旅行啊。我觉得有把理性吹散,充满解放感的活动也没关系”

拉菲莉娅温柔地握住了合音的手。

两个人移动到路的尽头,呆呆地视线相对。

“其实,我知道合音大人在想什么。”

“……是吗?”

“在我来这片疗养地之前,我不小心看到了合音大人在画产服的设计图。”

“——!?”

“我知道。我很清楚”

就像真的什么都知道一样,拉菲莉娅点点头。

“你难道不想从队伍的‘姐姐’升级,成为队伍的‘妈妈’吗?”

“我没考虑!”

“呃,您在考虑产服设计时的表情,绝对是这种感觉。这是我古代精灵复制品的直觉。绝对没错!”

“……那、那样的事”

“真的吗?可以断言绝对没有吗?”

“是,这么说的话……稍微……只有一点点……我可能在想”

“是的。合音大人考虑到队伍里会有孩子出生。而且,因为是合音大人,所以作为队伍的姐姐,是不是考虑着照顾那个孩子呢?”

“……

“但是,我觉得那是不对的。”

“不对……是吗?”

“那只是合音大人的一面!”

“一面!?”

“是的,我看见了。合音大人和队伍的未来”

びしり、と,拉菲莉娅指向天空。

“合音大人正在逗弄塞西露和丽塔的孩子……那时合音大人一定是作为‘坏姐姐’,和主人互相爱着。不久合音大人也有了孩子。然后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合音大人一定会烦恼的。作为‘队伍的姐姐’,必须区分我的孩子和其他人的孩子。”

“……啊!”

合音情不自禁地按住了女仆装的胸口。

是个盲点。

确实是那样。

合音在照顾塞西露她们的孩子的时候,会说‘嗯,是合音姐姐哦’。但是,自己有了孩子的时候呢?难道只有自己的孩子才会自称‘是合音妈妈’吗……?

当然,那不是错误的。没什么错。

只是,哪里“不一样”。虽然只是细微的差别,但却有违和感。

“是的。作为队伍的……不,作为‘主人的姐姐’照顾塞西露她们的孩子和作为母亲照顾自己的孩子是不一样的。虽然只是一点点的不同,但是对于拥有众多包容力的合音大人来说,这种差异是不可原谅的”

拉菲莉娅的话像闪电一样击中了合音。

“的确,是的,也许……”

合音用模糊的声音回答。

然后,拉菲莉娅依旧指着天空——

“解决那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合音大人升级为『底物的妈妈』!这样的话,塞西露的孩子、丽塔的孩子、自己的孩子——顺便说一下是我的孩子,大家的孩子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现在若无其事地把拉菲莉娅的孩子也混在一起了吧?”


“啊,我能看见。合音大人被很多孩子包围的景象,你看不见吗?”

“没有隐瞒什么吗?”

“看不见吗?”

“不不……”我觉得好像能看见”

“是的。合音大人被褐色皮肤的孩子和有着兽耳的孩子包围着。啊,多么有趣的情景啊。请闭上眼睛。很多婴儿在摇篮里睡觉。大家都是合音的家人。抱着那个孩子给他牛奶的时候……合音大人叫什么名字?是‘姐姐’吗?还是‘妈妈’呢?”

“嗯嗯”

虽然合音抱着头,但不久——

“果然,还没有真实感。”

“哇”地一声,放下肩膀,小声嘟囔着。

有违和感。但是,我觉得研究对策还是太早了。

“是吗。那么,我会协助合音大人产生真实感的”

拉菲莉娅小声地说。

“也就是说……那是……”

合音耳朵贴近拉菲莉娅的嘴角。

“没错,就是『让主人吃很多角蛇串烧,在无人岛上完全没有防备的解放感』大作战!”

“…… 拉菲莉娅,你能帮我吗?”

“当然。我也想在无人岛体验解放感呢。不过,如果身边没有主人的话,也不是什么快乐的事”

“我知道了。为了这个,合音就顺便处理掉『人鱼回家的任务』和『魔龙迷宫探索任务』”

“是的。与和主人在无人岛相比,『新人研修』和『谜之迷宫』都只是顺便而已”

“拉菲莉娅……”

“合音大人……”

你真懂。

合音和拉菲莉娅,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

“啊,是凪君发来的信息。”

“主人说什么?”

“说在别墅集合。因为收集到了信息,所以好像要使用『意识共享・改』来开队伍的全体会议”

“……正好。我们的计划,也会和蕾蒂西娅还有卡特拉丝共享”

“卡特拉丝还是请芬来劝说比较好。魔剑雷姬也应该会协助我们的。那么塞西露酱、丽塔、伊莉斯怎么办呢?”

“给塞西露发信息的话,主人也会看到。这里还是私下里推荐吧。说到底目的是为了招待总是考虑到困难的主人。我想稍后说的话就会明白的。所以——”

就这样,在休养地的影子中蠕动的阴谋,在那个影子下,奴隶少女们的绝密计划被推进了——

神秘的『新人研修』和『魔龙的迷宫』对她们来说,成了『顺便清理的障碍』。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43 收起 理由
无恤 + 10 工作辛苦
reimi + 10 工作辛苦
CyclonicPinna + 18 工作辛苦
幻海瞬沙 + 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27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置若罔聞"與"善於傾聽"原來這麼強嗎!?
針對以對話為武器的對手根本無敵啊!
发表于 2020-2-27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辛苦了
发表于 2020-2-27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菲莉亞根本會行走的自白劑...厲害了這個
雖然女一應該是賽西露,但後宮管理還是靠合音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orckingdom 发表于 2020-2-27 11:52
"置若罔聞"與"善於傾聽"原來這麼強嗎!?
針對以對話為武器的對手根本無敵啊! ...

看对谁,如果是对那些居委会大妈们就有奇效,属于双倍暴击的那种
发表于 2020-2-27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的翻译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arthas1999 发表于 2020-2-27 12:47
拉菲莉亞根本會行走的自白劑...厲害了這個
雖然女一應該是賽西露,但後宮管理還是靠合音了 ...

合音其实应该算管家,主管后勤,最有皇后气质的其实是伊莉斯,只是现在还没显出来
发表于 2020-2-27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eaglbadg 发表于 2020-2-27 13:22
合音其实应该算管家,主管后勤,最有皇后气质的其实是伊莉斯,只是现在还没显出来 ...

現在這後宮人數感覺已經有點太多了
再增加下去感覺有點不好控管劇情比例啊
发表于 2020-2-27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菲莉婭不知不覺變成了,既天然又有機心的孩子,真可怕。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aglbadg 于 2020-3-3 00:44 编辑

第185话 主人和外挂新娘和挚友(+圣女)的『迷宫及新人研修攻略会议』

——疗养地米修丽拉的别墅 凪视角——

傍晚。

我和蕾蒂西娅、卡特拉丝、合音和拉菲莉娅聚在别墅的起居室里。

塞西露等人还在圣女莉莉德拉的迷宫中。好像在等着人鱼小姐起床说话。

在那边的是塞西露、丽塔、伊莉斯(白),还有圣女和人鱼索尼亚。

即使分成了两部分,我们也会通过『意识共享・改』联系在一起。

因为收集了很多信息,所以决定通过进行实时远程会议传递信息。今后该怎么办,大家还是商量一下比较好。

圣女的意见由塞西露负责传递。

这边的参加者是我,一会儿蕾蒂西娅也将通过合音参加。

《发送者:凪  (接收者:塞西露·合音)》

正文:

那么,开始吧。首先我要传达我们收集的信息。”

我把我们和合音他们收集的信息汇总起来发送出去。

·首先前提是,我们在寻找『魔龙的迷宫』。

·我想知道那个是什么样的东西,如果很危险的话想封印住。

·根据地图,这个城市的『新人研修』在『魔龙的迷宫』附近进行。我们为了探索迷宫,只能悄悄地做。

·那个『新人研修』,不但把人鱼小姐赶出了住处,还让接受研修的人变得很奇怪。

《新人研修》的主办方是“希尔姆托侯爵”。

那个人的事蕾蒂西娅很清楚,据说是以武力著称的贵族,最讨厌别人休假。据说他的主张是,所谓疗养地之类的东西会使人堕落。

·因为贵族纠缠不清,接受培训就能拿到补助金。

·接受培训的人会变强,但是会变得死板,失去灵活应变的能力。

·研修的内容是……因为一想起就会不高兴,所以不会重复。

·结果,新人研修的目的不明。只有这个还不知道。

所以,到此为止有什么意见吗?

莉莉德拉:“好奇怪啊!?你们到底收集了什么情报?”

经由塞西露,圣女大人喊道。

留言的人也有圣女生气的表情和“!!!!!!”(吃惊的标志)”。

“哪里奇怪吗?圣女大人”

莉莉德拉(经由塞西露):“那个呢。大家救了人鱼之后,才过了一天吧?这边的信息只是人鱼的索尼亚的‘新人进修可怕’的呓语吧?尽管如此,为什么研修的信息全部都一清二楚了啊!?”

即使你那样说。

因为大家突然拿出干劲,开始收集情报和分析了呢。

一转眼,必要的信息就收集到了。

但是,核心部分还不清楚。

蕾蒂西娅(经由合音):“是的,我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执着于『研修』。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接受了『研修』,人就会变成这样。”

莉莉德拉:“关于那些人变化的理由,莉莉德拉我有一些线索。”

圣女环视了一下塞西露他们,突然抬头挺胸说(塞西露说)。

莉莉德拉:“那里有一片人不能踏入的,被诅咒的土地。也许『新人研修』是在那个地方进行的”

凪·蕾蒂西娅:“‘是被诅咒的土地吗?’”

莉莉德拉:“是啊。如果有人类以上的存在,抱着巨大的怨恨死去的话,残留的思念会对那个土地产生影响,也就是所谓的『诅咒』吧”

凪:“……所以在那个地方接受研修的人会变得奇怪吗?”

莉莉德拉:“在那样的土地上,人的精神会变得不安定。”

确实合音的情报里也有“闯入人鱼住处的渔夫失去了理智”的说法。

如果在那样的地方……如果在进行乱七八糟的『研修』的话……”

人格发生变化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我们以前也遇到过『天龙的残留思念』。那时因为『残留思念』生气,魔物凶暴化了。就连平稳的天龙也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影响。

例如,如果是更加狂暴的存在的残留思念,对土地产生影响的话……。

——确实,这可能是一种『诅咒』。

但是我有三个疑问。

莉莉德拉:“嗯。说说看。”

人鱼为什么住在那种地方呢?

莉莉德拉:“那是因为他们是快乐玩耍的种族,是『净化』的种族。”

快乐玩耍——净化?

莉莉德拉:“是的。人鱼们没有文明。他们的工作就是天真无邪地快乐地玩耍。他们有着用『快乐』或『愉快的心情』来中和诅咒和怨恨的技能。”

……就像全年无休地举行镇魂祭一样。

莉莉德拉:“所以莉莉德拉在找到索尼亚的时候,就觉得不好了。不能让人鱼哭泣,这对了解异种族的人来说是常识。”

凪:“这里是疗养地,也和净化有关系吗?”

莉莉德拉:“有可能呢。所以来到这个地方的人,必须悠闲快乐地生活。在那里进行非常忙碌的『新人研修』,完全无法理解啊”

蕾蒂西亚:“凪……你不会是想成为人鱼吧?”

不要读心啊,亲友(蕾蒂西娅)

凪:“第二个问题,圣女你去过那片土地吗?”

莉莉德拉:“没有啊”

圣女摇了摇头。

莉莉德拉:“因为莉莉德拉是没有肉体的灵魂。如果被诅咒之类的东西影响的话会很危险。如果是有肉体的人的话,可以靠休息净化身体,但是如果是莉莉德拉的话会直接影响精神,所以无法靠近”

这样的话,就不能依赖圣女了吧。

我不想让大家去太危险的地方。

但是啊,就这样放任不管,变成以前来这个城市的时候的『事件』也很困扰啊……。如果真的出现了魔龙级的东西,我们也无法应付。如果诅咒进一步扩散的话,圣女也许就不能住在这里了……。

“最后的问题。在那片土地上举办『新人研修』的人,是如何忍受这种诅咒的呢?”

莉莉德拉:“我不知道。可能是有抵抗的力量,也可能是使用了不受影响的护符。不管怎样,即使深入到那样的土地上,也只有有限的人才能正常生活。”

凪:“比如什么样的人?”

莉莉德拉:“是啊……”

圣女大人在空中(膝盖),抱着膝盖稍微开始思考──

莉莉德拉:“强大的净化力——拥有『神圣力』的人,在那样的土地上也没关系吧。”

丽塔:“有的。圣女大人。”

丽塔举起了手。

莉莉德拉:“如果是继承龙之血的人,诅咒也不会起作用的。你看,这样的人连龙的压力都能承受。特别是和喜欢的人联系在一起的人,精神上会非常安定”

伊莉斯:“知道了。交给我吧”

伊莉斯举起了手。

莉莉德拉:“……”被龙认可为『勇者』和『英雄』的人也没关系。这样的人果然也能承受超越存在的压力呢。但是那样的人,应该在这里面……”

凪:“有的”

我举起了手。

莉莉德拉:“……”“和那、那个勇者灵魂相连的人也有抵抗力”

塞西露、丽塔、合音、伊莉斯举起了手。

莉莉德拉:“……”然后呢。我想被龙认可为家族的人,诅咒也不会起作用。不管怎么说,都是被超越存在所认可的。就像是在受保护一样”

丽塔、合音、伊莉斯举起了手。

莉莉德拉:“……………………你们高兴就好。”

为什么会生气呢? 圣女大人。

凪:“你很担心我吧,圣女大人。”

莉莉德拉:“嗯。我只是忘记你们是规格外的。用这个调子拯救世界吧,如果蕾蒂西娅君成为了国王,而凪君成为了影子支配者的话,世界应该会变得更温柔、更悠闲”

这样的话我就不能温柔悠闲的生活了,真讨厌。

莉莉德拉:“只要掌握能暗中支配世界的能力不就好了吗?”

那是……

『悄悄』 『支配世界』的技能?

如果有素材的话可以做的话,需要多少魔力呢?那个技能。

“……那暂且不提。总之,得出了结论”

能去进行『新人研修』的地方调查的,是我和塞西露、丽塔、合音、伊莉斯5个人。

蕾蒂西娅和拉菲莉娅、卡特拉丝负责支援;白还很小,所以也可能受影响,也去支援组。因为雷姬和莉莉德拉一样是精神体,所以还是去支援组。

凪:“圣女殿下”

莉莉德拉:“什么事?”

凪:“一会可以请你看一下地图,预测一下『诅咒』影响的范围吗?”

莉莉德拉:“我知道了,然后你拿着这个去吧。

映出的是……是圆盘状的银色板子。

莉莉德拉:“这是莉莉德拉在圣女时期,为了帮助受诅咒的人而制作的。这个银盘里加入了净化的术式。”

圣女说。

莉莉德拉:“进入被诅咒的地方,启动这个银盘就好了。这样的话,在一段时间内……3个月左右,就能抑制住诅咒的影响。让接受过『新人研修』的人清醒过来。”

凪:“谢谢你,圣女。”

莉莉德拉:“不用担心。本来就是德里莉拉把你们牵扯进来的。”

灵体圣女耸耸肩。

莉莉德拉:“我不喜欢交给别人。但是,你们的话我就放心了。我会好好准备报酬的,拜托了,以圣女莉莉德拉之名保护这片土地的!”

凪·蕾蒂西娅:“‘明白!’”

ことこと、こと

莉莉德拉:“啊,哥莱姆……嗯,嗯。”

在通信的另一端,圣女点点头(塞西露说)。

莉莉德拉:“听说人鱼索妮亚醒了。我来跟你说一下。下次再联系吧。”

然后我们结束了通信。

“……嗯……”

意识回到现实,我在起居室的椅子上放松。

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坐着合音、蕾蒂西娅、拉菲莉娅和卡特拉丝。

和圣女说话的内容,应该是经由合音传达给大家的。

之后就在这里再商量,定下具体的作战计划吧。

我们的目的是调查『魔龙的迷宫』。

如果那里有『残留思念的影响』——诅咒一样的东西,想用圣女的力量预先净化。

如果『新人研修』再暴走就麻烦了。和进修相关的人,也会对港口城市的伊路卡法有威胁,那里有我们的家。我不想被打扰平静的生活。

而且,领主是伊莉斯的父亲,新领主洛伊艾路德也是个好孩子。

“……如果还想进行『研修』的话,随便做也可以。但是,人鱼小姐们,还是想让她们回到住处……”

正因为在这个充满了黑色劳动的世界里,所以我觉得有只会玩着唱歌的种族也不错。

“是的。人鱼小姐一定要回到住处”

“不愧是主人。我知道!”

“我也是……不,芬、芬也有同样的意见”

“……”是吧”

合音、蕾蒂西娅、拉菲莉娅和卡特拉丝也点头。

果然,大家都很温柔啊,好像都在同情人鱼。

……大家都到齐了,总觉得脸变红了,很在意。

“哎呀!主人我有不满!”

正想着,雷姬从魔剑里飞了出来。

摇晃着红色的双马尾,跳上了我的膝盖。

“为什么!是我们剩下的一组啊!我是主人的爱剑!虽然主人要去进行危险的战斗,但是被丢下的话,精神上是非常痛苦的!”

“没办法啊。因为属于精神体的雷姬会受到诅咒的影响”

如果是有肉体的人,通过刺激对方,可以解除土地的诅咒。和我们战斗过的商人的奴隶,如果好好睡一觉的话,也能稍微恢复一些。

但是,莉莉德拉和雷姬那样没有肉体的人,一旦精神受到打击就很难解除。因为不能给予身体刺激。

莉莉德拉没有肉体,雷姬的身体,可以说是用魔力制造的分身。

既然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刺激剑实体恢复,就不能带雷姬去。这次,我也必须带着普通的剑去。

“你也和我的家人一样,诅咒——也就是说,你不可能带我去有病的地方吧?”

“……这么说的话,你就太软弱了……”

“你和蕾蒂西娅等人一起帮助我们,拜托了。”

我抚摸着雷姬的额头。

雷姬在我的膝盖上,稍微鼓起了脸蛋——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你明白了吗?”

“那么为了能支持我和我的主人,请强化一下。”

雷姬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说。

“你看,以前不是给我安装了『换装辅助』吗?希望你能把那个变成『外挂技能』”

“好啊。”

我这样说着,抚摸了雷姬的头。

确实,差不多该加强雷姬了吧。因为我已经习惯了魔术道具的『再构筑』。

“拉菲莉娅的技能也增加了,一起『再构筑』一下怎么样?”

合音说。

“如果强化那个『保护色斗篷』的话,也许会更方便。”

……原来如此。

雷姬和拉菲莉娅的强化?

这样的话就会连续使用『能力再构筑』,说不定等级会上升呢,最近一直没能提高等级。

“……有那个办法吗?”

我想起以前用过的『能力交叉』。

那是『能力再构筑』的等级上升时增加的一次性技能。用那个我和塞西露,丽塔合体,制造出了净化的巨大魔法。

根据圣女的说法,拥有『神圣力』的人,对诅咒有抵抗力。


如果能够再一次让『能力交叉』觉醒的话,也许可以一口气净化『新人研修』的现场。

“原来如此!!!”

我这么一说,大家就拍着手。

“不愧是凪君。好厉害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给你预备的技能。”

“那么,为了清洗汗水,我和芬去准备洗澡水。”

“好兴奋啊。”

“让我看看吧!精灵少女啊!”

因此全会一致。

虽然不知道『能力交叉』会不会觉醒——总之,先做能做的事情吧。

——在疗养地周边的某个地方——

“『准勇者』有多少人?”

在某个房间里,男子说道。

“我的日程排得很满,快报告!”

“『新人研修』的成功案例有3名。其中2人可以说是『仅次于勇者的人』吗?”

“真是的,真正的召唤者很难使用,无法匹敌。工会的使用费也变高了。不管怎么说,应该确保新的人才啊”

“照您的意思。”

“话说回来,人鱼居住地的探索怎么样了?”

“……因为在外面的人鱼不唱歌了”

“『净化之歌』能起到作用的只有船上——我的房间吗?不是说要建有游泳池的房子吗?真是的,亚人都是些不知道事物价值的家伙”

“总有一天——会感谢您的慈悲吧。”

“是吧。不管怎么说,如果创造出许多『准勇者』的话,王家也会给予评价的吧。现在——那么,根据评价可以准备和王家结缘了”

“评价——”

“有什么不满吗?”

“不是。”

戴着帽子的影子摇头。

“不管怎样,我发誓对你忠诚。我武边,终将打倒魔王之人,对您——”

不久,波浪的声音将开始小声说话的两个人的对话消除了。

远处传来鼓劲的吆喝声男性满意地点头。

“痛苦的只有现在,越过这里就能变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

戴着帽子的影子没有回答。

不久风变强,停泊在海上的船开始慢慢摇晃。

“……这是常有的事。只要克服这一点,就能变强。”

男人一边说着和刚才一样的话,一边举杯。

对船中悲伤的『研修生』们的事──他在主观意识上──充满了同情。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68 收起 理由
CyclonicPinna + 18 工作辛苦
wdr550 + 40
reimi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5-30 20: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