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16|回复: 20
收起左侧

玛莉亚的凝望21(台版) 更新至第一章第三节第二部分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4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ysosword 于 2011-6-3 22:32 编辑


作者 今野绪雪
插图 响 玲音
译者 董凡旭
发布于轻之国度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交流学习,严禁用于商业目的。
如果需要转载请务必加以上内容。



内容简介
玛莉亚的凝望21  蔷薇千层派
  千层派。
  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这是由几层博饼夹住奶油,果酱和水果制成的甜点。
  要是老实地用叉子刺入,它就会有如建筑物倒塌似地形成一场灾难,但如果轻轻地放倒它再吃,就毫无问题。
  话说,日本人称作千层派的这个点心,其原文拼作millefeuille。如果要准发音的话,其实比较接近「千层塔(mirufyu)」。
  如果要念得像日本人发音的话,应该是拼作millefille才更为准确。不过这个词语,则是「千名千金小姐」的意思。
  所以说,这回的故事—
  是距离千人还有一大段距离的,三位千金小姐的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20 收起 理由
夜空 + 20 期待 恩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ysosword 于 2011-6-3 22:28 编辑

黄蔷薇惊爆危机
每战必殆
                   1
  是啊,当然了。
  大概在这礼拜的中间那几天时,确实是有从小令口中听说了她下礼拜要出门这回事啰。
  确实是有听到。
  所以就说有听到了嘛!
  一旦被她咬住这点指责的话,最后也就只能乖乖的低下头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来收尾了。所以说,还真的希望她能假装没这回事,放过这一点呢。
  那时(也就是小令再说她礼拜天要出门的事情时),由乃很不巧的满脑子都在烦恼「自己礼拜天要怎么过」这件事,所以不管小令说了些什么,全都左耳进右耳出,包括最重要的部分也都遗漏了。
  一开始,由乃可是很认真地在听着。
  记得当时小令是说,她和姨丈(也就是小令的爸爸)受到谷中先生的邀请,要和他一起共进午餐。说到这位古钟先生,是一位从以前就常出入姨丈家道场的老爷爷,由乃大概也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谷中先生是一位温和稳重而不讨厌的人,不过老爷爷毕竟是老爷爷,就算听说小令要和谷中爷爷一起正式地吃顿午餐,由乃也丝毫不会感到羡慕。像饭店里日式餐厅的午餐这种东西,大概可以想象得出来是什么情形。再说那三个人聚在一起,能聊的反正也就只有和剑道相关的话题了吧。
  所以由乃就丢了一句类似「来往交际也是很重要的,你就去吧」这种话,而之后小令所说的内容,,由乃则一概当成了耳边风。尽管小令好像讲了更多的细节,但她只是装作有在听的样子,实际上根本没有听进去。
  而由乃会放空,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担心怕被小令问「由乃你有什么预定吗?」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当时由乃早就瞒着小令,悄悄安排好了下礼拜天要做些什么了。
  嗯……瞒着小令。

  不过这种说法听起来不是很好听,所以就姑且算是「只是没跟小令讲」这样好了。
  但无论用哪种说法,自己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其实……
  由乃早就和有马菜菜约好,下礼拜天要在外头碰面了。
                  2
  率先提出来邀约的人,是由乃。
  当她向同班好友佑已同学宣告,「如果到了三年级都还没能认到妹妹的话,我就要认菜菜当妹妹」之后,这位在国中部没受到特别注意的有马菜菜,忽然一跃暂定为由乃妹妹的候补人选。
  暂定第一的候补人选。
  那些本来在茶会之后成为妹妹候补的人们,现在一个也不剩了,所以根本没有第二备选,这还挺让人伤心的。
  这些事先丢到一旁。总之,由乃在剑道交流比赛之后,就一直对菜菜的事情在意得不得了。
  虽然靠着不少人脉关系,调查到许多有关她家庭环境的事情,不过关于菜菜本人,由乃却丝毫不了解。
  那是在市民体育馆地下室走廊,差点就要与菜菜迎面相撞,却被她一个闪身轻易躲开;而只是拜托一下,也愿意帮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说谎,甚至自己运动衫底下的制服缎带松掉了也一直都没发现。她就是像这样,有一点大而化之的女孩子—由乃知道的就只有这些。
  然而光这样是不够的。
  虽然决定要不要认她做妹妹是很久以后的事,不过由乃认为自己有必要更加的了解菜菜。毕竟前人有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菜菜或许不是自己的敌人,然而对由乃来说,获得妹妹这个作战,在她心中已全然是一场战争了。
  由乃喜欢的一句话是「先发制人」。对于总是保持着「GO GO绿灯」态度的由乃而言,「等待」是最痛苦的。不过,也有句话叫做『不动如山』……但是这句话,想来是给有超凡忍耐力的人吧。
  总之,由乃决定在周间找一天去探访菜菜。不过,高中部学生正大光明地跑去国中部的教室找人,未免太引人注目了,所以由乃决定在早上人来人往的楼梯边埋伏她。
  随便向小令说了个理由之后,自己比平常提早了点时间去上学,然后开始在国中部的出入口附近监视。
  她身上穿的当然不是前几天那件粉红色运动衫,而是制服加上学校外套。虽然她混在国中部学生们群体之中,却比预料的还要容易就发现了她的身影。
  有奶正面朝着菜菜缓步前进。
  首先是「贵安」,然后浅浅一笑说「前几天真是谢谢你了」—由乃已在心中拟好了这样的剧本。
  现在已经笔直对着菜菜的脸蛋了。很好,就是现在!
  「平……」
  可是菜菜她……
  在距离由乃一点五公尺的地方,就直角转了个弯,然后眼看就要被吸进大门楼梯口里去了。
  「等,等一下!」
  由乃赶紧追了上去。但现在这里可是正直上学巅峰时段的女校出入口,自己的声音夹杂在一堆互相交谈,打招呼的声音,简直就跟综合果汁一样,如此一来根本很难让人分辨出究竟是谁在叫谁。
  (既然如此……)
  由乃用手指塞住耳朵,用尽全力大喊:
  「田中同学!」
  然后……
  下一秒,周围所有的国中生都停住了脚步。
  (魔法?)
  —似乎不是这么回事。由乃将手指从耳朵里抽出来之后,才发现周遭是一片寂静,而且学生们全盯着自己瞧。
  (惨了—)
  看来,由乃刚才喊出了与紧急警报有的一拼的叫声。
  「对,对不起,惊动各位了。」
  佑已同学常说的「羞愧得脸上都要冒火了」,原来就是指这种情形啊?总之这是个不详的预兆,今天还是就先放弃吧,而且刚刚在情急之下,不小心喊了「田中同学」,幸好菜菜也没察觉到的样子—正当自己这么想,打算掉头离去时……
  「……我是姓有马……」
  她本人根本就完全察觉到了。事情到这地步也无法挽回了,难道就没有什么重新启动按钮可按吗?
  由于在这里讲话会妨碍到那些换鞋子的学生,于是两人便暂时先走回外头。
  「额……记得您是支仓令学姐的—」
  走到离学生们的行径路线有段距离的的地方之后,菜菜如此说道。
  「我是她妹妹岛津由乃,你已经忘了吗?」
  由乃姑且试着努力了一下,毕竟让人看到了那种笑话之后,实在很难再营造出从容不迫的高年级生姿态了。
  「我记得。您就是那位在体育馆内跌倒时,把漂亮的玫瑰念珠给摔出来的那位学姐吧?」
  「……」
  居然是那种印象啊,由乃如此心想。原来菜菜想起她的时候,率先想到的就是那段失败的插曲呀。然后不管怎么看。依照她这种说法,玫瑰念珠才是她心中的主角,而拥有者只是配角而已。
  「其实我也有点在意上次那件事呢。在那之后,鸟居江利子学姐有对您说些什么吗?」
  「所以你知道鸟居江利子学姐的名字啊……」
  由乃感觉自己的脸颊僵硬地阵阵抽蓄着。
  「那当然了。」
  「是『当然』的啊……」
  仅管由乃拼命挤出笑容了,但不知道她名字的菜菜,却知道江利子学姐的名字。这对身为「支仓令学姐的妹妹」来说,实在相当不是滋味啊。毕竟这代表了一件实事,就是这位自己心想有天可能认来当妹妹的对象,却对自己毫无半点兴趣。
  可是,由乃死命地按耐住不悦的情绪,毕竟要是在这里大闹,只会给人的印象更差。
  毕竟由乃至今在菜菜面前几乎没留下什么好的印象(说尽是些狼狈难堪的模样也不为过),要是在这里稍微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那就会有如滚下破班,朝负面形象一直线坠落了。
  「请问是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菜菜如此问道。看来她似乎觉得由乃如果不是有困难的话,是不会来找她的。
  「因为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向你道谢,还有就是有事情想找你谈谈。」
  「道谢什么的就不必了。」
  我只是配合您说话而已—菜菜说道。
  「但这样我很不好意思。要是你方便的话,下礼拜天我们约出来见面好不好?我请你吃蛋糕套餐喔。」
  对女孩子来说,蛋糕套餐就如同水户黄门的印龙一样有效。由乃心想,这下可就敲定了。然而,菜菜却不像电视剧播到八点四十五分左右时,就会「啊~~」地跪在地上求饶的恶官那样轻易沦陷。
  她稍稍地低下头,「嗯……」地沉吟思考着。
  (难道是嫌蛋糕套餐不够好吗?)
  可是又不能改成去餐厅吃高级晚餐,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钱啊。不请到这么豪华就不答应出去的女国中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是在江户时代,不就是当红艺妓还是什么的?
  由乃挥去自己脑中诡异的想法,继续问道:
  「还是你礼拜天没有空?」
  仔细想想,就算菜菜真的有什么需要犹豫的理由,也不会是请吃饭的餐厅等级问题吧。
  「不,并不是这样。」
  「那就约在K站一楼的售票口,十点半见如何?」
  菜菜根本没有表示要去或不去,但由乃却仍强行继续这个话题,一副像是要是对方无法下定决心的话,就死推活拉的也要把人带走一样。
  菜菜抬起头。
  「那个……岛田学姐。」
  「……我姓岛津……」
  这差点没让由乃全身无力,但她还是努力振作起来了。
  「抱歉,岛津学姐。」
  「可以的话,直接叫我的名字『由乃』就好了。」
  「吉野学姐吗……?是那个染井吉野的吉野吗?」
  这孩子还真的是完完全全不知道我是谁呢—由乃有点感动起来了。
  就算会被人说是自我意识过剩,不过由乃自认在高中部里,肯定算是相当有名的人物没错。
  「可是这个孩子却什么都不知道,由乃不禁感到脑子一阵酥麻。
  「是自由的由,若乃花(著名相扑选手)的乃。」
  不过在体育馆遇见时,菜菜叫她「支仓令学姐的妹妹学姐」,也就表示菜菜好歹知道她是小令的妹妹吧。不过,或许菜菜还不晓得她和小玲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姐妹这件事。
  为什么心情会这么好啊……
  知己不甚了解的人,而对方也不大了解自己—双方是这种关系。
  「要是有什么问题,仅管随时来找我,无论是到班上或我家找我都行。」
  由乃在学生手册的空白笔记也上写下了名字、班级与自家电话号码,接着撕下来递给菜菜。
  「喔……原来是乃木大将的乃……」
  听到若乃花仍搞不清楚是哪个字的菜菜,看起来不是很清楚相扑。不过她举得列子居然是乃木大将呀,真是老成的国中生。
  「那就先这样了。」
  毕竟该办的事情也办完了,一直盯着彼此瞧也挺怪异的,由乃决定走回高中部的出入口。
  再说,由乃也很在意别人的眼光。
  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直觉敏锐的人,但光看到菜菜跟自己在一起,就认为这位国中生会是黄蔷薇花蕾的候选人吧?不过,好不容易才踏出这一步,要是被人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再说要是继续呆在这里,让菜菜改变心意,回绝掉好不容易敲定的礼拜日之约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期待礼拜天的到来。」
  菜菜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不像是特别期待的样子。不过,在由乃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候,见起菜菜扬起小小的右手挥了挥,让由乃觉得她出乎预料的可爱。
  (哎,这下子又多了一件要对小令隐瞒的事情了。)
  由乃一边走着一边反省。
  她没有对小令提起过任何有关菜菜的事情,连个「菜」子都没提过。
  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妥,但却不晓得该如何说起,于是就拖到现在都还没有说这件事。不对,是说不出口。
  不过不晓得小令哪天会从江利子学姐或佑已同学那里得知这件事了。
  (那样可就……)
  只要想想小令到时会遭受怎样的打击,由乃就明白一定得在事情演变成那样之前,亲口向她说明才是上策。
  可是,到底要怎样向她说出菜菜的事情才好呢?
  对方是为了欺骗江利子学姐,而配合由乃撒谎的国中三年生。但如果要说明这件事,就得先向小令交代自己和江利子学姐打赌的经过。
  对方是去年与今年在交流比赛上,与小令对决的田中(长女),田中(次女)的妹妹,不不过因为一些理由而姓有马。
  她是一个由乃莫名有些在意,所以在下个学年极有可能成为由乃妹妹的人。然而,对方却对由乃一点也不感兴趣。
  如果只是其中的仍和一件事,都还算容易解释。可是关于菜菜的资讯全部混乱成一团,连由乃自己也还没能整理清楚。
  所以由乃才希望两人再次见个面,然后如果自己内心也可以接受、认同的话,就在好好地向小令说明这件事。
  无论状况有所进展或是回到白纸,都好过现在这样暧昧不明的状态。
  从小令口中得知下礼拜天谷中爷爷要请她吃饭,正是那天晚上的事。
  就是因为这样,由乃才会把小令说的细节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去。


惊恐!敌袭!
                  1
  现在是礼拜天的早上,确切来说是快要十点的时候。
  由乃差不多已经准备好可以出门了,这时耳边传来一辆车停在家门口的声音。
  (是送货公司还是什么吗?)
  ……不过看起来不像货车耶—由乃无意识地从二楼的窗户往外向下一看,发现停在家门口的,是一辆全黑的高级租用轿车。
  (咦?发生什么事了?)
  当自己眨动眼睛时,司机已经走出车外按下门铃。
  叮咚。
  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因为司机按的并非岛津家的门铃。司机要找的人,是几乎可以谓两代同堂并紧邻岛津家,不过姑且依然算是邻居的支仓家。
  「爸,妈,有、有人去了小令家!」
  由乃急急忙忙奔下楼梯,将自己亲眼所见的状况,一五一十的告诉在客厅休息的双亲。
  「喔,这样啊,看来谷中先生还真是准备得挺周到的呢。」
  母亲喝了口茶,并且认同似地点了点头。
  「为了什么?外头可是有辆高级租用轿车啊!」
  接着,父亲从报纸的周日版中抬起头,说出不是由乃想知道的情报。
  「你或许不知道吧,别看谷中家爷爷那样,人家可是资产家喔。要租用一辆高级轿车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别看那样……谷中爷爷看起来的却不像是有钱人,只像是一个极其普通的老爷爷。不过,这件事就先丢到一边。
  「妈,你刚才说了『准备的挺周到呢』对吧?」
  由乃判断继续问父亲可能会没完没了,于是决定锁定母亲一个人来询问。
  「是啊。」
  「为什么谷中爷爷要大费周章招待姨丈和小令?」
  「毕竟是他硬要请小令去的嘛……是吧?」
  「硬要请?去干吗?」
  为什么妈妈故意含糊带过最重要的部分,由乃于是摇着母亲的肩膀追问。
  「哎哟,你冷静点。由乃不是早就也听小令说过了吗?现在又问这做什么?」
  母亲被推得摇摇晃晃地,如此说道。
  「我听她说过?」
  说过什么?由由乃从母亲肩膀上收回手,继续质问道。
  「小令不是有跟你说她今天要去干嘛吗?记得是礼拜三还是礼拜四的晚上,她就是在这里跟你说的。」
  母亲像是为了唤起丧失记忆的可怜女儿,好让她想起过往似地拼命说明着。
  「小令就坐在这沙发上,由乃你就坐在她旁边。我因为到处走来走去的,没有全部听清楚,不过还是大致掌握了所有的状况喔。」
  「你放心,我还记得那天的情形啦!」
  由乃在母亲面前摊开手掌,做出一个表示「没问题」的动作。
  小令坐在这个沙发上,而自己就坐在她的旁边。
  然后小令说了—下个礼拜天,古钟先生要请我吃饭。
  直到这个部分,自己都还有听见。
  不过由乃始终无法理解,这怎么会与全黑的高级租用骄傲车有关系。
  重点是「毕竟是她硬要请小令的」这句话。不过就是一起吃个午饭而已,怎么会是「硬要请」呢?有时谷中爷爷跟姨丈聊天聊得太投入,导致时间太晚时,甚至是会留在小令家一起用餐。既然彼此的关系这么亲近,只一起出去吃个午餐,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吧?
  如果是要小令特地向学校请假,或是小令本来与人有约,勉强要她取消约定一起去吃饭的话,那还能够理解。可是,由乃事前根本没听小令说过有什么预定啊。
  而且如果是请吃饭的话,肯定是谷中爷爷买单呀。这整件事情里,究竟有哪点会构成「硬要请小令去」的原因呢?
  「由乃……」
  母亲和父亲两人先是面面相窥,接着一脸诧异地看着由乃。
  「你是说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
  确切来说,是她听漏了,而且只听漏了那最重要的关键部分。
  岛津家的双亲露出怜惜的表情,凝视着独生女并说了。
  —小令她今天要是去相亲。
                  2
  「相,相亲?」
  由乃大喊一声后,赶紧冲出家门,然而这时小令和姨丈都已经坐进高级轿车里,然后伺机踩下油门,正可谓「出发~~!」的时候了。
  「小令!」
  明明是为了要小令等一下,由由乃才赶紧猛力地挥舞着双手并跑到车窗附近的。但小令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只见她也面带笑容朝由乃挥手,一副说「我出门了~~」的模样扬长而去。
  「怎会么这样……」
  由乃呆愣地看着高级轿车亮起方向灯并左转弯,这时有个人从后面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小由你是来送小令的吗?谢谢。」
  回过头一看,发现小令的母亲就在站身后。
  「阿姨,这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
  「小令要去相亲的事。」
  既然现在已经无法质问离去的小令与姨丈,就只能问眼前的这个人了。不管怎么说,对方是外出那两个人的家人,由乃就算与她们的关系再亲近,岛津家的人依然只能算是亲戚而已。
  「讨厌啦,说什么相亲也太夸张了。」
  阿姨咯咯笑着。
  「只是听说谷中先生的儿子很中意小令,于是他就跟谷中先生说,既然是自己父亲所认识的人,那请务必让他见上一面这样呀。然后,事情就变成要先约吃饭看看啰。不过因为对方的儿子下礼拜开始就无法排出时间,所以才赶着约在今天。」
  这不叫做相亲那叫做什么啊?由乃用力握紧了拳头。
  「真不知道他是看中了小令哪一点呢。」
  明明外表看起来就像个男孩子呀—阿姨虽然嘴上这么说,表情看来却是乐意之极的样子。
  「……这么说的话,对方是在哪里看到小令,然后喜欢上她的啊?」
  由乃紧咬着牙根并丢出这个疑问。总之要先克制住将爆发的情绪,现在最要紧的是得冷静收集讯息才行。
  「他好像是看了之前的交流比赛,然后在那里看到小令的。」
  「不过如果是谷中爷爷的儿子,那应该和小令差很多岁吧?阿姨觉得这样好吗?让那个人跟小令结婚没关系吗?」
  「小由你先冷静点,他们两人就算碰面也不会马上就谈结婚的事,我是说真的。只是因为对方那里有些原因,所以才希望早点见到小令的。」
  有些原因?我是不知道有什么天大的原因啦,不过居然让还是高中生的小令去相亲,谷中爷爷还真是个老爷爷呢!还有那儿子也是,居然跟父亲哭闹着要人家帮他撮合婚事,根本就是生性爱撒娇嘛,对方肯定是个任性的大少爷吧。
  「……几岁?」
  叽叽叽叽,牙根发出如乐器般的声响。
  「什么?」
  「对方的年纪啊,他几岁呀?」
  由乃逼问着阿姨。
  「抱歉,我没有问呢。」
  为什么不问啊、由乃整个人都无力的垂下头。如果是一般的母亲,通常都会问自己女儿相亲对象的年纪吧。不过现在无力也没用,于是由乃换了个问题。
  「那有看过他的照片吗?啊,还是算了,我不想听。」
  要是对方是个让人印象不错的家伙,那可就太不甘心了。正当自己赶紧捂住耳朵时,正好就差那半拍没能够来得及。
  「对方有给我们看过生活照喔,长相还蛮端正的,大概是出生背景会反映在脸上吧……」
  果然如此。听她这么噼里啪啦的一讲,有个人的面容率先浮现在脑海里头,让人不由自主的有种讨厌的预感。附带一提,此印象的提供者正是祥子学姐的表哥柏木学长。
  「比起谷中先生,他感觉上比较像谷中先生的太太呢。」
  「阿姨,你见过谷中爷爷的太太呀?」
  「因为那张照片是他太太跟儿子的合照嘛。」
  「是和母亲一起拍的照片?」
  对方不只是个任性的大少爷,还是个有恋母情节的家伙吗?不可原谅!这种男人才配不上小令呢……额,拜托不要问我怎样的的男人才适合她,要是问了这个,还真不知要回答什么才好呢。
  「他单身吗?」
  「当然是单身啊,这点事毋庸置疑的。听谷中家的爷爷说,他喜欢在家读书胜过运动,而且小令还是第一个让他对女生感兴趣的人呢。」
  「喔,这样啊……」
  就算这是恋母中年男子的初恋,难道还要人帮他加油吗?管他长相英俊还是头脑聪明,或是温柔体贴还是性感,总之就是坚决反对这件事!
  「阿姨,饭店在哪里?」
  由乃的内心开始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焰。
  「就是令和小由你们从以前开始就称为『森林里的饭店』那里……等等小由,你该不会是要去吧?」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呢?由乃笑道。
  「我只是问问看而已,因为今天跟朋友有约。」
  刚才一瞬间变得慌张的阿姨,在听到由乃的这番话后,仿佛安心似地吐了一口气。
  「这样啊?听你这么说,我才发现你已经盛装打扮好了呢,这个颜色叫孔雀绿是吗?很可爱的搭配呢,相当适合小由喔。」
  「我并没有盛装打扮就是了。」
  要说的话,小令那才叫盛装打扮吧?由乃在内心嘟哝着。
  虽然没有穿到和服那么夸张,但还是穿着带有胭脂红的褐色套装。记得那套装的下半身不是裤子,而是紧身的长裙,而且后面还有叉开。以小令而言,这可算是她相当女性化的服装了。
  「我得走了。」
  该问的全都问完了,由乃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你和人家约的几点呢?礼拜天公车班次少,还是早点出发比较好喔。」
  「我约在K站,十点半……啊!」
  惨了,都已经过十点了。
  「我走了。」
  由乃先走回自家玄关里拿包包,重新换了双鞋后赶紧冲出家门。就算快要迟到了,她总不能穿着拖鞋,还两手空空去吧,那可就太不像话了。
  要说哪里不像话,就是半强迫对方约见面的自己还迟到这点。没有这么丢人的事情吧。
  由乃赶紧冲到公车站,千钧一发之地赶上了自己预定要搭的那班公车。
  车内摇摇晃晃地,等由乃一个人坐在双人座位上之后,首先做的就是压抑地跺着脚。
  由乃踹了一口气,接着想起了小令的事,顿时觉得自己整个火气又上来了。
  「这到底要我怎么办啊?」
  毕竟也已经跟阿姨说是要跟朋友见面了,再说与菜菜的见面一事,由乃也没打算失约,但要是状况允许的话,还真想现在就冲去追小令。
  为什么那天小令在说今天的事情时,自己没有好好听进去啊!
  一想到这点,事到如今由乃还是懊悔不已。
                       3
  礼拜天的这个时间,道路就跟公车里头一样空旷,车子毫无阻碍的迅速往目的地前进。由乃赶在约定时间的七分钟前抵达了K站,平常她也都是搭这辆公车,不过这次可是破了最快纪录。
  菜菜人已经站在约好的票口那里了,她穿着奶油色毛衣配牛仔裤,以及褐色连帽扣大衣,总觉得很像佑已同学会做的打扮。
  「久等了。」
  「贵安。」
  跟着公车一路晃来这里也差不多要二十分钟了,刚才因为跑步而混乱的呼吸已经恢复平静,对于小令要去相亲一事,内心的不悦却始终难以平复,反而还可说是随时间持续增长。
  但这件事与菜菜没有关系,而且客观来看,自己因为小令的事情而怒火中烧的模样,很难说是一名出色优秀的学姐,所以由乃努力地以开朗的态度迎向菜菜。
  可是,菜菜却说:
  」发生了什么事吗?」
  「咦?」
  「没什么,我想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我看起来像是发生什么事情嘛。」
  由乃露出了苦笑。真不知道是菜菜直觉敏锐,还是演员的演技太差呢?
  「所以我才说是我的……」
  「不是你的错觉,抱歉,我今天已经不行了,就算与你在一起大概也只会扫兴而已,我想这样肯定会让你觉得无趣的。」
  两人呆在约定的地点,依旧维持一开始打招呼的状态站在原地不动,唯有两人的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是有什么担心的事吗?」
  「嗯……算是吧……」
  「是已经结束了的事情?还是进行式?」
  「进行式,所以我才会心不在焉。」
  不管看到什么都会想到小令的事,如果继续陷在这种状况里,不管聊什么肯定都没办法跟着热切起来,就连蛋糕肯定也会觉得不好吃。如果这样,就太对不起一起度过这段时光的菜菜了。
  「那么由乃学姐,您想要怎么做呢?」
  菜菜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如此问道。
  「咦?」
  「明明有担心的事情,却因为和我有约在先,所以才过来这里的吧?」
  「嗯……算是吧……」
  虽然事情正如她所说的,但被自己所约好的对象指出这点,多少觉得还是有点……要说心虚吗?大概是复杂吧。
  「所以,如果没有事前先跟约好的,那由乃学姐就不会来到这里,究竟会去到哪里呢?又会做些什么事吧?」
  由乃在内心反复咀嚼着菜菜的问题。
  (要是没有事先约好,究竟会去到哪里呢?又做些什么事—)
  「嗯……我想我应该就会去那里了……」
  要是问自己内心真正想做什么,那果然就是想去追小令吧。不过或许去了也无法改变什么,但与其在别的地方闷闷不乐的,还不如赶去她身旁,好好看看事情会有什么发展。
  「那里是指哪里?看来您所担心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您家里呢。」
  「是在东京都内某家饭店里。」
  菜菜接着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吧。」
  「什么?」
  面对他的决断,由乃反而感到慌张犹豫。
  「因为由乃学姐不是想去吗?」
  「想去是想去的啦……可是菜菜……你也要去吗?」
  她并不说是「您就去吧」,而是「那我们走吧」,这也就表示……
  「我当然会陪您一起过去,还是说我会打搅您呢?」
  「额……并不是这样……只是……」
  只是觉得有必要特地让一她也一起去吗?因此,由乃又在确认了一次。
  「那个……我只是在想说,就算我取消和你的约定去到那边好了,你也没有必要特地陪我一起过去吧?」
  非常在意小令相亲一事的由乃,去到饭店观察事情发展是非常合理的。但菜菜在这件事情中,是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不是吗?还是说她也要反对小令相亲呢?不对,由乃还没向她提过这些细节。
  「难道由乃学姐是故意捉弄我的?」
  菜菜的眼瞳蒙上了一层阴影。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或者……这是对新人的酷刑?」
  「额—哈罗,有马菜菜学妹~~你讲话也跳太快了,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得请菜菜好好说明一下才对。难不成国中部的学生们,都流行像这样把话讲的含糊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您先把事情带到这么有趣的方向,然后才打算让我置身事外,这样岂不是太过分了。」
  「咦?事情变得很有趣啊?」
  「您不觉得吗?」
  「这个嘛……」
  虽然由乃嘴上这么说,但如果非得从「您觉得吗?」和「不觉得吗?」这二者选一个的话,由乃一定是投「不觉得」。
  「总之,我是不会回去的。毕竟我已经决定好几天就是要跟由乃学姐一起度过的,所以无论到哪里我都会跟着。」
  到哪里都会跟着—如果这是我可爱的妹妹下定决心,要过这样的校园生活的话,那可是多让人高兴的事呀。但是,千万不可以搞错,菜菜她现在还只是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学妹而已。
  「就算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要去吗?」
  「我边走边听您说。总之我们先买车票吧。」
  菜菜拉起由乃的手,往售票机走去。怎么觉得……她的热情好像越来越强烈了是不是?
  「额……车票……?」
  自己虽然先是打开钱包,一瞬间却无法判断究竟应该要投多少钱,按哪个按钮才好。会这样也是无可奈何的呀,毕竟知道刚才,自己都还只是有股强烈「想要去」的心情而已,并没有考虑之后要怎么做。
  但是,现在却有个人拉着自己,一步步让事情变得越来越具体。
  「真实的,请您振作一点。看去那间饭店是要搭到哪个车站,那就买到那里的票不就好了吗?」
  这下子,事情出现了无可预料的惊人发展了。
胜负结果
                     1
  要到「森林里的饭店」,搭电车得转一次车才会到。
  其实该饭店是有个正式名称的,不过因为这家店是支仓家、岛津家平常就常光顾的饭店,而且年幼的女儿们从其外观称其为「森林里的饭店」,于是就自然习惯这么称呼至今;建筑物本身盖在会让人想到茂密森林的树木之间。
  抵达目的地的车站之后,由乃就迷路了。与其说是迷路,应该说是因为打从一开始,自己对地点就只有模糊的印象,全是在一股冲动之下跑来的。所以,其实只是凭着「记得应该是在这附近的车站没错吧?」这样的猜想行动。
  迷路的时候只要去问亲切的路人就好了,但实际上由乃现在都还想不起那家饭店的正式名称为何,虽然那名字好像几乎要从喉咙里出来了,却还是想不起来。「森林里的饭店」到底是什么饭店啊?
  「我想应该不是在车站前吧?」
  穿过车站的票口之后,展开在自己眼前的风景,与那饭店周围的景色是截然不同。可是,自己对这个车站有印象。虽然平常是坐车来的,不过记得搭电车来的时候,确实是在这里下车—
  下车,然后呢?
  和双亲一起出门,就自然不会惦记怎么走,更不用说由乃以前每次出门后,就会开始感到身体不适,所以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看路边的景色。
  「对了,记得有搭计程车来过!」
  由乃赶紧跑到于眼前的公共电话亭里,抓起电话簿开始翻起刊有饭店资料的页面。只要一个个确认名称,或许就能找到了。不过虽然说是饭店,数量也是相当多的。要是至少知道第一个字,或是知道是位于哪个区域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相当轻松了啊。
  「计程车吗?您记得车程大概是多久吗?」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应该差不多有十分钟吧。」
  菜菜说完之后,暂时没了动静。大概过了三分钟,当由乃那闷起她究竟在干嘛而回头时,才发现菜菜人已经不在身旁,而像是现在才刚好回来似地走上前来。
  「那边的站牌会有经过这附近饭店的公车,我们去搭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去检索了一下,就是『从这个车站搭车十多分钟就会到的,像是在森林里的饭店』这样,然后非常完美地只有一处符合。」
  「哪里有这么便利的人啊?」
  「那个人。」菜菜的手指向车站前的派出所,对上视线的巡警浴室敬了个礼。虽然他的动作很机械化,不过就因为如此才值得信赖。
  「接下来要怎么走呢?」
  虽然是理所当然,不过公车也就只是公车而已,并非接送专车,自然不会把人带到饭店里头。
  「我想应该是往这边吧。」
  因为那边更像森林—菜菜根据这样的理由直直往前迈进。
  「既然是中午的聚餐……想来会从十二点左右开始吧?这样的话,他们应该会在大厅里碰面。如果早来了,说不定就会去休息厅喝个茶,现在也差不多该进餐厅了吧。至于店名……您当然是……」
  「是啊,我当然是不知道。」
  「我想也是,毕竟您连饭店的名字都不知道嘛。」
  「这种讲法很让人不舒服呢。」
  「啊,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
  反正她看起来没有恶意。
  走了两分钟左右,就跟菜菜预料的一样,两人看到了饭店的大门口。没错。这就是「森林里的饭店」。
  「既然是老爷爷安排的,应该是吃日式料理的吧?」
  「我们去问问看吧。」
  走进饭店之后,由乃马上在大厅抓住饭店的工作人员询问他日式餐厅在哪里。现在开始才是胜负的关键,带着「夺回小令」的这份气势,由乃整个人显得有点意气轩昂,可是……
  「咦?」
  听到工作人员的回答之后,由乃哑口无言了。菜菜代替说不出话来的由乃,再次向对方问道:
  「有这么多家吗?」
  正是如此。本来觉得一家饭店里有的日式餐厅,顶多也就几家而已,但看来这里不只是有几家这么简单。
  不仅如此,这些餐厅甚至没有全集中在一个区域里,而是分散在饭店里的各处。这下子要一间一见查找可得要花费好一番功夫了—正当由乃这么说之时。
  「不好意思,关于您所说的……既然是相亲的话,很有可能是在包厢里聚餐喔,我们总不可能去偷看包厢吧……」
  「唔!」
  「不过应该是可以稍微猜想得到,比如说若是与老人同行的话,就不会是去天妇罗料理餐厅之类的;或是为了避免酱汁沾到衣服上的可能性,可能不会去吃荞麦面之类的。」
  「就算可以猜出个大概,还是无法确切锁定哪一家店啊。」
  「情况就是这样呢。那您要放弃吗?」
  「怎么可能。」
  「那么就在我们能做到的范围内尽量去试试看了。」
  「那当然。」
  最后由乃就在菜菜牵着走的情况下,继续进行这件事。一向不服输的由乃要是听到「办不到吗?」或是「不行的吧」之类的挑衅,最后就会变成像是往前奔驰的云霄飞车一样。
  唉……
  真不知道因为这种个性,让自己至今遇到多少灾难啊。回想一下当初会与菜菜相识,也是由于江利子学姐给出了一个整人的难题,她还硬是接受了这个挑战不是吗?—正當由乃回想起过去种种时……
  「我拿到餐厅的介绍传单了。」
  菜菜已经完成了一项作业了。该怎么说呢,这孩子的手脚真的是很快。
  「我们去那边坐一下,拟定作战计划吧。」
  喂,等等,什么时候主导权落在菜菜的手上了啊?
  「由乃学姐?」
  「啊,好的。」
  可是由乃又想不出比菜菜更好的点子,于是就只好先坐在菜菜指着那边的那张椅子上。
  「那么继续刚才的讨论,首先把日式以外的餐厅排除掉,然后把天妇罗餐厅也排除掉。」
  菜菜用圆珠笔把传单上的餐厅名一个个划掉。她一边参考着照片和菜单的价格,除了天罗妇的店家与荞麦店,也把其他「开起来不像相亲会去的饭店」果断地排除在外,然后剩下的候补名单只有—
  「……三家店。」
  「三家。」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如果要一个人守在一家店门口,那还缺一个人。
  是要把一家店排除在外,赌赌三分之二的几率呢?还是?
  「总之我们先到店家外头看看吧。」
  由乃作出决定。至少得让菜菜看看自己像年长者模样才行。
  「一起去吗?」
  菜菜问道。
  「一起去。」
  两人都没有手机,要是分开行动的话,光是联络彼此就得花费一番功夫了。
  因为这样,两人在宽广的饭店里来回走动,三家店都分别去了一次,但是结果并不怎么让人满意。
  饭店里的日式料理餐厅,通常都会装潢的让人无法从外头看到里面的客人。而且会被人选作相亲地点的餐厅总是比较正式一些,入口处通常也会有带位的店员站着,要是靠的太近,对方很有可能额会误以为自己是客人,因而对自己说「欢迎光临」。就算只是吃个中餐,但对两个小孩子来说,要走进这种店里还是很有难度的。应该是说,光想想钱包里就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
  「吃个饭差不多一个小时吧?如果我们要算准他们出餐厅的时候再行动,现在也还有段时间呢。」
  菜菜一边确认时钟一边说着。由乃也看了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十二点三十二分,假设用餐时间是一个钟头的话,那么至少还有三十分钟不会有任何的动静。
  「那我们要不要去一下休息厅呢?」
  「什么?」
  「懐石料理是不太可能,不过如果只是吃个三明治的话,我可以请您喔。」
  就当做谢谢你陪我来—由乃如此提议道。其实两个人的肚子从刚才开始就已经轮流咕噜咕噜叫了,不过基于礼貌,双方都假装没有发现这件事就是了。
  「这只是我擅自要跟来的,不需要道谢什么的。」
  菜菜以坚决的态度婉拒了由乃的提议,然而之后又接了一句「不过」……
  「如果是蛋糕的话,我就不客气的接受了。」
  「咦?」
  不想要三明治,却想要吃蛋糕?由乃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菜菜见状笑了出来。
  「您不是与我约好今天要请吃蛋糕的吗?」
  「对耶。」
  由乃笑了出来。
  不管怎样,先填饱肚子再说。
  中午这个时候间,休息厅里的客人多少会有点多,不过因为她们只有两人,总算是有位子可坐。
  两人从日本蛋糕三种类型里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由乃点的是奶油歩蕾,菜菜则点了草莓千层派。由于这里没有提供套餐,两人便各自点了饮料。菜菜选了花草茶,而由乃也点了跟她一样的。
  这是为什么呢?由乃是因为仔细分析了之后,觉得喝花草茶比喝奶茶感觉更像大人。虽然她马上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因为年纪较长,就得勉强装成大人,不过那也已经是点完餐的时候了。
  不知道是不是要参加婚礼,一群人穿着黑留袖和振袖等华丽的和服从休息厅旁经过。正當由乃思考着今天是礼拜天,估计会有好几组人马举行婚宴的时候,蛋糕和花草茶已经送上来了。
  「支仓令学姐是穿着和服吗?」
  「不是,她是穿套装。」
  「这样啊,那太好了呢。」
  好在哪里?由乃将茶壶里的花草茶倒入茶杯。不知道是薄荷还是什么的叶子,总之有一种类似牙膏的味道让鼻孔痒痒地。由乃深呼吸之后点了下头说:
  「是啊,太好了。」
  虽然不知为什么,但就是有种点花草茶还真是点对了的感觉。
  菜菜灵巧地用着叉子,漂亮利落地吃着千层派。由于她的刀叉实在是用的太好了,让人不禁直盯着她瞧。
  「怎么了?」
  菜菜注意到由乃的视线,于是抬起头。
  「喔……因为小玲她非常喜欢吃千层或是派之类的东西,而要是很喜欢的话,就会相当专注的吃吧?所以她的衣服或是头发上常常会沾上脆脆的碎片,自己都没发现呢。不过我会故意不马上告诉她,结果她有时就会直接这样走上大街,反而让我很慌张呢。」
  说了一堆之后,由乃才回过神来。与菜菜才认识没多久,对她讲小令的这些无聊的事情做什么呢。
  「啊,抱歉。」
  由乃像是为了改变气氛似地,用汤勺敲着奶油表面上的焦糖。这样一来,她就根本没有立场责备在田沼千里面前光说由乃事情的小令。
  「没有关系的,不用在意。」
  菜菜看起来真的像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可是由乃心想,这反而不是什么好的现象吧?从田沼千里的案例来看,菜菜得要觉得不太愉快,才表示两人之间能有什么发展吧。
  「你们真是感情很好的姐妹呢。」
  「因为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呀,所以才会变得像真姐妹一样。」
  原来如此,菜菜点了点头。由乃接着问道:
  「真正的姐妹是怎样的感觉呢?」
  「这个吗,因为我没有表姐妹,所以不是很清楚两者有什么不同,而且我们家的状况又有点特殊……」
  虽然菜菜出生时田中家的老四,但现在却成了同住一起的爷爷的养女,所以也才会姓有马。要说特殊当然是挺特殊的,不过她现在居住的环境,与出生时其实也没任何改变。
  「我想不管是哪一家的兄弟姐妹,其实都没有什么所谓的平均或是普通啦。毕竟是一对一的关系,依照每个人不同的性格,彼此相处的方式肯定也都不一样吧。像我虽然有三个姐姐,但是与每一位的相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呀。」
  「是这样吗?」
  「是啊。」
  接着菜菜就描述了她每一个姐姐的性格。由于最近才在交流比赛上碰过她们,所以一听到田中家的次女或是老三做了什么,脑中便能浮现出「啊,就是那个人啊」,感觉很有趣。听菜菜讲她姐姐们的事情还满令人开心的,或许猜猜也是以这种心情,听她讲关于小令的事情也说不定。
  正当两人聊得正起劲时,一位年亲的服务生走进两人的座位旁说:
  「抱歉打扰了,请问这里有位太田小姐吗?」
  姓岛津和有马的两人,当然是摇摇头。
  「没有。」
  「我们都不姓太田。」
  接着服务生表示「打断两位说话真是抱欠啊」,并在礼貌地鞠了个躬后,从桌旁离去。两人还在纳闷到底是怎么回事,服务生就走到两人正后方的那桌,向该处的客人询问同样的问题。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位太田……」
  「啊!我就是」
  马上就找到太田小姐了。很好!两人的态度瞬间就获得解答了。由乃和菜菜停下谈话,专注地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有人打电话来找您。」
  并不是找到人就好了。因为有人从外面打电话进来,说是要找在这间休息厅里用餐的「太田小姐」。或许对方原本有提到更多的细节,像是「名叫太田的年轻女性」。而跟着服务生前去接电话的太田小姐,是一位看起来像大学生的大姐姐。两人一边看着她离去的 身影,同时「啊」地叫了出来。
  「只要拜托店家找人,马上就能知道那个人在不在店里了啊!」
  由乃感到极度懊悔,紧紧握住叉子。但是因为叉子也没做错什么,反倒是自作自受地害的手心发痛。
  「吃完蛋糕了吧?那我们走咯。」
  两个人有如敲钟下课似地,从椅子上起立,前往传单上剩下的那三家店。
  看来事情马上就能有结果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楼主| 发表于 2011-5-24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占楼预定

21卷录入开坑,这一话吐槽点很多。。。以上
发表于 2011-5-24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终于有人录入21卷了,一开始就是由乃啊。许久未见的菜菜子也出现了。录入加油。
发表于 2011-5-24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已经出了,赶紧上TB预订去,然后书最少要半个月后才能到,到时应该会和台版凉宫一起到手吧……
发表于 2011-5-24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台版的翻译很给力啊。看样子圣母在上还是能在几年内翻译完的。
发表于 2011-5-26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台版终于给力的21了~。话说当年15卷以后看的都是概述。。
发表于 2011-5-26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楼主加油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bbx1201 -10 字数不足,不要再犯了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5-27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坑要填完了。。。我终于可以看见曙光了
发表于 2011-5-27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LZ加油啊喵!
咱看到曙光了
发表于 2011-5-27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第二节了,加油呢,楼主。
发表于 2011-5-28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哦!赛程过半,前途光明,加油加油!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5-29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1-5-31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回来主角的名字应该是“佑巳”而不是“佑已”吧
不过这两个字还真是像诶,咋一看还真没看出来
发表于 2011-5-31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一卷开始录了啊...刚拿着青空版龟速啃完由乃部分..
剩下2/3就等这里好了..
发表于 2011-5-3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汉化进度缓慢追赶动画中,真是让人纠结又欣喜啊
发表于 2011-5-31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的发展还真是意料之外呢,两人一起追踪令。还有录入辛苦了。
发表于 2011-6-2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录入辛苦了。看到了大坑填完的曙光了,按照这个进度,填完此坑也就在这几年。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3-31 20: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