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983|回复: 269
收起左侧

[翻译中] [自翻][web小说]异空的雷库斯欧鲁 家里连不上全部外国网站服务器,只能看脸用vpngate连国内点,更新进一步减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9 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iedwar 于 2017-7-15 10:57 编辑

日文名:異空のレクスオール
作者:天野ハザマ
翻译:diedwar

也是绝了,我家全部外国网站和服务器都连不上,现在竟然要连china的VPN上轻国

概要:
从被称为「無限回廊」的迷之空间坠落的新堂要所到达的是,剑与魔法的异世界。
有些弱气,没主见,但基本是个好人。
这样的要被冒险者的艾丽莎所带领、慢慢成长的冒险谭。


标准开挂,标准后宫(空降系男主),之所以选这部翻,因为量够足,剧情还凑合,关键主角三观很正,最近看多了感觉看到个正经性格的主角都觉得感动了。

练手用,争取每天一节,作者现在每天7:00整按时出一节所以……(所以欢迎大佬接坑)

姑且贴吧百度轻国都看了眼,好像还没有翻这部的,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生肉



题外话:
最近一本本以为坑掉的web在时隔快一年后重新开始更新了,所以在此推荐一下(転生→召喚 〜勇者の前は魔王軍やってました〜),先评价一下,题材也是不出意外的开挂穿越转生要素,主角上场即无敌,挂到不讲道理,妹子一路帮一个贴一个,而且贴的很过分,以上是缺点。优点主要还是交流,基本每节都感觉是在听相声,通篇撒泼打诨但关键时候也会认真,有那么点看银魂的感觉,但虽然这样却也不算是逗比思维,思考的时候都还是正常人的思路和权谋,所以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生肉


现在开始在一楼随翻译进度同步提供作者放出的对出场箭矢的说明(以后在进度达到一定程度后会添加主要登场人物介绍),虽然我会根据个人判断对部分箭矢的描述做特殊或延后处理保证不会出现太大的破梗,但也只能说尽量(毕竟延后本身就是破梗)。
对新旧观众佬爷:如果想保证最原汁原味的阅读体验,以下内容请直接跳过下拉至正文。


要可使用箭矢一览

现时间点判明的要可使用的箭矢的介绍:

・弓神之矢(レクスオールアロー)
材料:要的魔力
朝目标方向放出直线行进的光线。
根据灌注的魔力量,威力・効果范围会产生变化,但即便是最小级别,威力也是必杀级的。
将传说中流传的“弓之神雷库斯欧鲁”为之具现般的箭矢。


・静谧森林之矢(フォルゼスアロー)
材料:树枝、抑或木材
这种箭矢可以无声地飞行,并对障碍物进行某种程度的自动回避。
树木、乃至随风飘舞的落叶……甚至连“空气”本身这根箭矢都在进行回避。
因而,想对其进行回避、或者防御的话,就必须目视其存在。
关于这类主动性的防御,只要超过静谧森林之矢的反应速度就是可以成功的。


・敲击碾碎岩之矢(ヴェガルアロー)
材料:土、砂、岩等
这种箭矢在射出时即会发出使大地摇动的轰鸣。
如果能命中目标的话,就可以发挥出高超的威力,就连较厚的钢板都可以像薄纸一样击破。


・无法逃离的风之矢(ハルティールアロー)
材料:空气
这种箭矢绝对会命中视野范围内的对象。
所有的回避手段,大部分的防御手段都只能徒劳而终。
但是,威力很低。


・穷追不舍的猎犬之矢(ディエロスアロー)
材料:土
这种箭矢会持续追逐要所“认定”的对象。
只要开始被认识到,就算之后是消失身影还是进行超高速移动,穷追不舍的猎犬之矢(ディエロスアロー)都会自律地追踪这个对象。

・穷追不舍的猎犬群之矢(ウル・ディエロスアロー)
材料:土
分裂化的穷追不舍的猎犬之矢(ディエロスアロー)。分裂后的小箭矢和猎犬之矢(ディエロスアロー)本身并无二致,如果这种箭矢的目标被定为单一一个敌人的话,对方的死相甚至会凄惨到让人做恶梦。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 收起 理由
airlauyo + 1 感谢参与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

落下,不断地落下。
坠落地越来越深,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竟没有一丝恐惧。
不知是自己已经恐惧过头了呢,还是有着别的原因。
也可能……是周围那让人难以想象会在现实中出现的风景,让要联想到了死后世界也说不定。
让人难以想象是洞中的炫丽与光辉。
那光景,就像是置身于不断变化的万华镜中的世界一样。
映在坠落中的要的眼睛中的那些,正像是哪里所存在的景象。
可是,那也只是连究竟是哪里也让人毫无头绪的画面。
而四周那些吵闹的,仿佛噪音一般的响声究竟在说些什么,也让要想不明白。

所以,什么都分辨不清。
究竟是自己已经死了吗……还是说,自己现在还在床上,而落下这种事本身只是一场梦。
如果是梦的话,再稍微。再稍微享受一下这种状况也是可以的吧。要这么想着,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让精神放松后,要渐渐冷静了下来。
声音变得清晰……渐渐地、仿佛会侵蚀要的身体一般的重低音的【声音】响了起来。

“救……!”
“谁来、谁来救救我!”
“啊啊、神啊!我们的雷库斯欧陆!还请、还请您……!”

那是、悲鸣。
无数的悲鸣插入、翻搅、刺穿了要的身体。
那个瞬间,要注意到了。
这四周仿佛万华镜一样的景象,全部……转变成了被正体不明的怪物们蹂躏的人们。

“住手、住……呀啊”
“呜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身体无法动弹。
想捂住耳朵,然而手完全抬不起来,就连闭上眼睛也不被允许。
只是向下坠落的要,什么都做不到。
刺耳的悲鸣渐渐转变为悲剧的惨相。
大人也好、孩童也罢、就连老人也。
所有人都平等地被怪物们撕裂开来。
想保护孩子的父亲也好。
紧贴着死去的母亲的孩童也罢。
全部、全部。
染上了燃烧的红色与、飞溅出的红色。

“住手啊……”

不知何时,从干涩的喉咙中漏出了声音。
让我看见这些,听到这些,到底是想让我做什么啊。
让我看见这无数束手无策的景象,我又能怎么样。

“住手啊啊啊!”

在要几乎撕裂喉咙般地嘶吼的同时,悲鸣也好地狱一般的景象也好,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事的”

相代替地,回响起了一个声音。
唯一的一个景象,占据了要全部的视野。

如同红色墙壁一般猛烈燃烧的火之海和……有着真红色鳞片的巨龙。
以及……与那巨龙对峙的,穿着残破的革铠的什么人。
虽然被背对着而不清楚那究竟是谁……但从那披肩的红发来看,恐怕是一个少女吧。
那个少女所握着的,是一柄长剑。
在游戏中最多也就是便宜的“铁做的剑”一样的那柄剑,怎么看都不是能战胜那样恐怖的龙的武器。
但就算这样、少女也握着剑和龙对峙着。
……仿佛在守护背后的“某个人”一样,坚定地伫立在大地上。

“要由我来保护”
“诶……?”

听到自己的名字,要惊讶的漏出声音。
“不存在于这里的某地”的少女,不知为何叫出了要的名字。
又或者,她所说的是与要不同的“カナメ”吗。(注1)
少女回过头来,她赤红的瞳孔中,浮现着难以遏制的恐惧。
所以,要明白了。
明白了这个少女赢不了。
她只是为了让那个“カナメ”能够逃走,而向那只巨龙挑战。

“……所以、カナメ。快点逃。之后,我绝对会跟上来。”

カナメ、カナメ。
这是个多不中用的家伙啊。
让这样的女孩子战斗,自己想逃到哪里去呢?
如果自己是那个“カナメ”的话,绝对……

“愿阿鲁哈萨鲁与我同在!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仅凭一把和巨龙比起来,就像牙签一般的铁剑,
坚定地向龙冲去。
……于是、一切都被“红色”染尽。
要的意识、渐渐地远去。
在渐渐暗淡的光景中,最后看到的……是将“红色”粉碎、散发着光辉如同亏缺的月牙一样什么东西。

啊啊、那是弓……。
伴随着这最后的思考,要的意识完全停止了。


注1:这里有个梗,在很后头,稍微解释一下。
基本就是一个转生小说常见的习惯,因为基本都是西方世界,所以名字都是西方人的名字,在日本西方人的名字是“以片假名拼出整个名字”,就和我们汤姆约翰这样音译差不多。
所以在小说中,开头介绍之后,在日常剧情中经常会把主角的名字不用汉字而是用片假名按照发音写出,以减少违和感。翻译们经常会在一些时候翻译成拼音,来适应语境,我想着以后会有梗,所以就这么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邂逅

青葱的山间小路。
拉楠王国边境附近的森林中。
在这条没有修饰,仅靠行人足迹踏出来的小道上,一位赤发的少女正走在上面。
如火焰般真红色的秀发,刚刚及肩。
亮眼的双眼果然也是红色,细长的双眉仿佛展示着本人强气的性格一般向上吊起。
穿着的衣服并没有什么醒目的特征,不过显然是旅人们大都穿着的厚重布衣。
背上背着的,是放入了旅途行李的大袋子。
腰间腰带别着的单手剑就算奉承也绝算不上什么特别的东西,但能看得出来它已经被用了很久。

“啊……偏僻啊。和预想中一样的偏僻啊。这下肯定会很麻烦的。”

看上去非常失望……话中完全没了干劲的少女,啪地垂下了肩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完全停止了动作。
虽然旁人看来很奇怪,但这也算是少女自己转换心情的办法。
将消极的气氛舍去,让自己积极地期待工作的仪式一样的行为。

“没关系、没关系。委托人肯定是个付钱很大方的好人。既不会有什么奇怪的要求也不会说什么奇怪的事。好的、没问题。我能行!”

少女就这样静止了数秒后深呼吸,手臂一扬上半身朝天空方向一弯。

“好、走吧!”

带着充满干劲的表情,少女面向天空……紧接着、少女的表情为止僵硬。

“诶?”

日照十足万里无云的青空……之下
具体来说,少女的上空。空无一物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倒着……具体来说,头朝下坠落的男性明显失去了意识。少女避开的话肯定会与地面硬碰硬。估计位置不好的话,也可能会就这么死了吧。
这样的话,这种人烟稀少的道路就要和迷之尸体说早安了。就算和调查的士兵说“从空中掉下来,擅自死掉了哦!”这种话,对方肯定也不会信。

“唔唔唔……啊啊、真是!”

少女放下行李,将腰带和剑扔在一边,将意识向脚部集中。
想象的是、能轻松地向高处跳跃的兔子的脚。
以及从大地上解放,向上飞舞的鸟的飞翔。
让体内流淌的,将不可能实现为可能的力量……“魔力”集中在脚部,少女喊道。

“跳躍!”(注:姑且也算吟唱,就复制粘贴了)

与此同时,少女跳了起来。
和鸟一样得高……虽然到不了这种地步,但和人所能跳跃的极限相比,也要稍稍高出那么几分了。
以路旁树枝中最粗的那一根为目标跳了过去,少女再次喊道。

“再来一次……跳躍!”

无视承受不住强劲的跳躍而折断的树枝,少女完美地捕获了落下中的男子。
感受着横抱(公主抱)中男子的身体那相应的重量,少女顺着跳躍的势头向另一侧的树干伸出双脚。
当然,人是不可能把脚粘在树干上的,“跳躍!”,少女再次咏唱道。
伴随着树干大幅度的摇晃,少女以地面为目标,在空中改变体势,激烈地降落在地面上……就这样收不住势头,向后倒下,背部实打实地撞向地面。
虽然该说是就算这样也没松开那名男子可以说是很了不起了,但也因为如此,整个躯体的重量全部压了下去,少女发出了“咕诶”这样一点都不少女的声音。

“呜呜……哈!(用力)”

少女把男子推到地上,确认自己的行李没有被谁趁乱偷走后……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滚到一边的男子虽然还是热的,但还说不好是不是活的。
没听说过有人从什么都没有的空中掉落这种事,该不会已经是涉死状态了吧?
想着这样的事,少女把脸向男子嘴边凑去,确认到还有气松了口气。
看上去也没什么伤……不过穿的衣服样式也真是奇怪。
布料虽然质量很好,但也不是能经历长途旅行的类型。
要说是贵族的东西的话,却也没什么奢华的装饰……可以平民来讲又实在有点过于高级。
和豪商那样暴发户式的风格明显不同,却也不符合骑士们质朴刚健的样式。
这样的话,究竟这个男人是什么人……。

“头发是经过修剪的啊。果然是贵族吗?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拿到礼金。如果给的是统一金币就好了。”

少女轻抚男子的黑发时,男子伴随着“呜呜”的呻吟动弹起来。
男子渐渐睁开的眼睛果然是黑色,和他还未聚焦的眼睛对上的同时,男子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醒了吗?是我救了你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能好好地感谢我救了你的命,并爽快地给我谢礼的话,我也算是”
“……!”

男子猛地起身。带着一副很开心……却又像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以要将眼前的少女推倒的势头抱住了她。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是、深呼吸

映入醒来的要的眼帘的、正是“那个少女”的容颜。
在那个仿佛噩梦一般的地方,为了让“要”得以逃脱,不惜向巨龙挑战的少女。
满是自信的表情中丝毫没有那个“梦”中所展现的绝望的色彩……向要说出的话语中,洋溢着讴歌生命者所特有的余裕。

“……太好了……!”

还活着。
那个少女、还活着。
光是这样的事实就让人高兴……实在是高兴得,让要紧紧抱住了少女。
还活着。
还活着。
仿佛要用尽全力确认这个事实一般,要紧紧地抱住少女。

“……那个啊~。我知道你很不安,也很害怕。不过也差不多可以松开了吧?”
“欸”

这句话瞬间让要清醒了下来……同时脸色瞬间发白。
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用言语来描述现在发生的事的话,正所谓“突然抱住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幼的女孩子。”
问题大了。正所谓案件。

“啊、不是。这个”

要留着冷汗,寻找着辩解的词语。
没错,这是有原因的。这是有令人信服的原因的。
汇集成语言的话,没错……是“看见活生生的在梦中遇到的女孩子,而感动得不禁抱了上去”。
不行。这种话听了的话从各种意义上都不行。
说到底,那样SF的发言究竟谁会当真?
像巨龙之类的怪物什么的。

“……哼!”
“噫!?”

背后的肉被狠狠拧住的痛苦强制中断了要的思考,身体为止抽动。
抱住少女的手臂中也当然为之放松,少女趁机从要的手臂中脱出,手指戳向要的额头。

“首先先冷静下来。好,深呼吸”
“啊、那个、这个”
“深呼吸。好、吸气”

再次额头被戳,要慢慢地将空气吸入肺部。
随着稍稍的潮湿……以及浓郁的绿色香味和空气一起吸入肺部的同时,要的思绪多少产生了一些余裕。
绿色的香气。
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一般的这种浓厚的香味。
街道那种混凝土丛林之中所不可能有的,这种香味。

“好、呼出来”

听从少女的声音、要慢慢地将气吐出。
思绪冷静下来的同时“性骚扰”3个字浮现在要的脑海中,不禁害怕了起来……不过当看到眼前的少女的瞬间,这种词瞬间就被吹出了脑海。

“冷静下来了吗?”
“诶、啊……啊啊”

注视着要的少女的双瞳是、红色。
及肩的秀发也是如同燃烧的火焰般美丽的红色。
比起“美丽”更倾向于“可爱”的少女,节制地说也正所谓“美少女”……就连让人觉得不该存于现实的赤发和双瞳,在那份楚楚可怜之前也只不过是些无所谓的细节。
而、少女的服装。
厚重的布衣和仿佛用惯般的革铠。
虽然正如梦中所见,但仔细一想,这是不可能有的服饰。
但就连这套打扮,都仿佛是为少女量身定做般相符相称。

“那个……不好意思”
“嗯、怎么了?”
“这里……是哪里?”

没错、少女的后方……以及包围要的四周的,怎么看都是森林。
而他们正处在一条没有铺装、露出土层的小道上。
令人遗憾,无论如何搜寻记忆,要都没有想出自己怎么会跑到“森林”里。
正因此、要提问了……但少女歪了歪头“哼~”地想了想,在要面前伸出了一根手指。

“回答之前先问一下。你还记得你的名字是什么吗?”
“欸?啊……要。新堂要”
“シン……シンドゥー・カナメ?那就是名字吗。不是记忆丧失就安心了、新堂。叫你新可以吧?我是艾”
“啊、不对不对!”

打断少女的话、要摇了摇手。

“要才是名字。要・新堂 该这么讲才对吧?”

注意到犯了这种常见的错误,要哈哈地干笑了两声。
要经常看到日本人向外国人做自我介绍时在“family name”上出问题……不过实际自己遇到的时候,果然还是相当得不好意思。
不过少女并没有觉得有趣,明显地皱了下眉头。

“……明白了、要是吧。我的名字是艾”
“啊—!”
“哈啊!?”

对要突然打断自己,少女十分地不满,但看到要所指的地方,少女也和要一样“啊—!”了出来。
在那里有着2只比人的头稍大的“什么”,正要把袋子打开。
那、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正所谓“妖精”吧。
半透明的四枚翅膀、小孩子一样的体型。
而那身体发出青绿色的光一闪一闪、脸上有着2只复眼和长有奇妙形状的牙的嘴。
硬要说的话,如果把虫子做成人类小孩的外形的话就会这样吧?

“我的行李!喂—!”

一看到少女跑过来,虫妖精们就嗡地扇着翅膀逃走了……重视地抱着剩下的行李和附近掉落的别着长剑的腰带,少女向要这边扭过头。

“……艾丽莎”
“欸?”
“我的名字。艾丽莎……只是艾丽莎。请多关照,要”
发表于 2017-3-29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來不錯  標記一下  等量多點再來
发表于 2017-3-29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性马克……话说的确,妖魔看多了还是正统派的稳
至少在打发时间的意味上
发表于 2017-3-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一下把(论标记的重要性),希望后期很好玩(看)
发表于 2017-3-29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性标记(跟风) 等过几天再看
发表于 2017-3-29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统的WEb值得期待下 感谢楼主的翻译啊 辛苦了
发表于 2017-3-31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战略性跟风, 希望后头好看, "正经性格的主角"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名字

“只是……艾丽莎?”

总部不可能姓“只是”。
简单来看,应该“艾丽莎”就是全称……接下来艾丽莎的话,也肯定了要的推测。

“是啊。没有家名什么的,也没出名到有外号的程度。没有别的什么展现自己的手段。一定要有个称谓的话,也就是“冒险者公会、拉楠王国扎鲁库支部的艾丽莎”了。不过我又不是那里的职员,这么讲也有些微妙啊。”
“冒险者……”

重复着这个单词,要更加确信了。
之前虫妖精一样的怪物。冒险者这个单词。艾丽莎腰间腰带上咔嗒作响的长剑。
所有这些要素,都只指向一个事实。
意识到的瞬间,要心跳加快,混乱过头的思绪反而让要冷静了下来。
不过嘴边依旧控制不住,只发出了“啊”“哦”这种意义不明的音节。
没错,必须问清楚。这里、……这个地方究竟是何处。

“那个、所以……艾丽莎、小姐”
“艾丽莎就可以了哦”
“那个、那么……艾丽莎。这里是……”

艾丽莎“啊啊、这样啊”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拉楠王国修涅依鲁男爵领的边境吧。姑且问一下,你是贵族大人?”
“欸、啊、不。倒也不是。”

要只是个和贵族无缘的平民。
更何况……在这个“可能是异世界”的地方。

“那、商人或者骑士吗……“新堂”这个家名并不是王国风格呢。和帝国的风格也不像……啊、是联合那边的吗?”
“那个……”
“啊、抱歉抱歉。我一直在说不好开口吧。你说吧。”

伸了伸手后沉默下来的艾丽莎确认了一下腰带的状况,坐在行李袋上,看向了要这边。
虽然被那可爱的脸庞盯着看十分害臊……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毕竟这里是异世界的话,要就完全是无依无靠了。
如果在这里被艾丽莎丢下不管的话,要恐怕只能在这种连位置都不知道地方徘徊了。
再加上如果再出现刚才虫妖精那样的怪物的话,要就只能乖乖当饲料了。

“我……那个、估计啊”
“嗯”

对着点着头催促着的少女,要慢慢地……但、确实地说出口。

“我想我是从这里以外的别的世界来的……”
“也就是说不是王国人吧?那是哪里的人?”

看样子对方还没有理解到。
嘛,就算说“不同的世界”,对不了解“异世界”这类幻想系单词的人来说,怕也只会感觉到意义不明吧。
不过就算这么说,不能让对方理解的话,所有的事都进行不下去。

“那个……怎么说好呢。我是来自地球上一个叫日本的国家”
“不知道啊……嘛、应该就是联合的哪个国家吧”
“不是那个联合里的”
“嗯—?”

面对歪过头来的艾丽莎,要“姆”地哼出声。
也就是说、双方前提性的常识就完全不同。
以要的常识来对话的话,肯定不管多久都说不通的吧。

“……我是从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国家来的哦”
“恩恩。我所不知道的国家也是有一大堆的,不过算了。从我看到的情况来看,你是从空中掉下来的,你还记得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吗?”
“欸、从空中……”

从空中掉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高度掉下来的,真亏自己能安然无恙。
这么一想,要的脸一下就煞白煞白的……同时、要注意到了艾丽莎那得意地表情。

“是我救了你哦。可是连魔法都用了哦、可得好好谢谢我哦”
“欸、啊、非常感谢”
“嗯、很好”

面对重重地点了点头的艾丽莎,要也不禁跟着点了点……就这样,稍许的沉默支配了全场。

“那、还记得吗?”
“啊、那个”

虽然对“魔法”这个单词有点小心动,不过要还是先把它扫到脑海的角落。

“……虽然不记得从空中掉下来的事。不过我还记得,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正在一个像落穴一样的地方往下掉”
“落穴?”

没错,落穴。
虽然用来描述那个地方可能在表现上有些不同……但估计说万华镜对方也不会懂,自己也想不出别的描述方法。

“嗯。周围都被亮闪闪的景象一样的东西所包围……我在那里一直往下掉。一开始还是比较和谐的景象一样的东西不停的闪……现……”

试图描述当时场景而拼命组织辞藻的要注意到眼前艾丽莎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后,不禁停了下来。
艾丽莎的表情相当得认真,毫无一丝刚才那放松的痕迹。

“要。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吗?”
“诶?啊、嗯……”
“再说一次,不许说谎。是认真的吗?”

面对艾丽莎仿佛包含杀气的厉鬼气势,要惊慌地不停点头。艾丽莎随之抱着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沉默了下来。

“艾、艾丽莎……?”
“……无限回廊”

对小心翼翼地搭话的要,艾丽莎嘟囔道。

“放言自己是从只有神明和灵魂才能进入的地方到来的狂人吗……除此以外就只有“被选中的人类”这种可能了啊。要……你究竟是想当哪个呢?”
发表于 2017-4-1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標記收藏,既期待看到精彩的小說又怕受到斷更的傷害
 楼主| 发表于 2017-4-1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限回廊

无限回廊。那是在神话中经常出现的“名场景”之一。
英雄在此预知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死者在此回顾自己曾犯下的罪行。
亦说这是神曾经降临在地上时为选定“应获得救赎之人”而建造的场所。
正所谓是“英雄”和“圣人”传说中不可或缺的插曲,因而自称“看到了自己所该前行的命运”的呆瓜也时有所见。
甚至就连王族和贵族这种了不起的家伙之中也有说着“虽然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存在”将其作为自己行为正当性的根据使用的人存在……不过、这种高不可及的事对艾丽莎来说倒是没什么所谓。
不过问题就在于艾丽莎眼前这个叫要的男子,他简直就像亲眼目睹一般地描述着。
而且大多数人说辞都是“在无限回廊中上升”或“走动”,但他偏偏说是“落穴”和“落下”。
这简直说的就像……是从“无限回廊的前方”到来一样。
不管怎么说,牛皮吹到这种地步的人艾丽莎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
毕竟自称是从只有神与灵魂才能进入的场所,“持有着肉体”,“从回廊的前方”到来。就算以牛皮来说,也实在是过头了。
正因如此,反而莫名地让人觉得这可能是实话。要确实困惑的样子使艾丽莎把“吹牛皮的狂人”这种舍弃不掉的想法暂时按捺在了心中。

“……那个、我没有说谎”
“嗯”
“也不是疯子……也没有说自己是被选上的人类的意思哦。不过、我说的是都是真的。而且……”
“而且?”

在那个“景象”中,你。
即将脱口而出是,要沉默了下来。
真红鳞片的巨龙。
那种话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会信。
而且,要更加害怕着,如果说出来的话,说不定就会被扔下不管。
为了保护自己,你即使知道赢不了也向龙挑起战斗什么的。
听了这种话,又有谁会愿意把要带在身边?

“而、而且……”

就算这样,不说的话也感觉有点过于卑鄙(玩弄心机)……要还是准备说出来。
必须说。可是,又不敢说。
说出来后,眼前的少女——艾丽莎会怎样看待自己呢。
要害怕得不得了。

“你、”
“等等”

就算这样,要也坚持地说出……但、这时艾丽莎遮住了要的嘴。

“大致明白了。我、发生了什么事吧”
“……”

看着惊讶的要,艾丽莎叹了口气。
怎么看都不像“要骗人”的表情。
虽然“看到了你即将遇到的厄运”是骗子的常用手段,但大多都会接着“我知道该如何回避它”的说辞。
但、正要以“厄运”开头的要却没有往下接话的意思。
不如说,那个反应怎么看都像是“不知道回避方法”而迷茫的人的反应。

“要。我判断不了你说出来的话是否是真的,估计在其他地方说也会被当做诈欺师看待吧”
“呜……”
“不过、我确实看到你是从什么都不存在的空中掉下来的”

如果没有看到那种不可思议的景象的话,艾丽莎肯定会把要所说的事当做妄想和牛皮而置之不理吧。
但,现在她看到了。
只有艾丽莎知道,无论去哪里,被谁听到也不会去相信的要的“真实”。

“要、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是从无限回廊的“前方”过来的吗?”
“……我不知道那个叫无限回廊的地方,而且我知道也只是在意识到之后就已经在往下掉了……”

要的说辞实在是乱七八糟分辨不清,但却有着难以置信的说服力……艾丽莎轻轻叹了口气。

“是吗。那、要今后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是……”
“如果要的故乡在无限回廊的“前方”的话,我是没法把要带过去的。顺带一提,依场所不同,根据你刚才说的话,你说不定还会被逮捕哦”
“欸……”

看着被惊讶和迷惑占满的要的表情,艾丽莎真心地摆出困扰的表情。
她彻底地理解了……“放着这家伙不管的话,绝对会破灭的”
最糟的情况,被诈欺师说些七七八八的事而被骗……这种末路简直一目了然。
虽然艾丽莎也不是那种善心和余裕充足到会帮助每一个遇到的陌生人的好人,但姑且也是有着“救了对方”的缘分。
而且……万一要说的是实话、在这里帮助要或许也是某种必然。

“啊——要、我这里有一个提案”
“欸、是、是什么呢”

双腿并在一起跪坐在地上的要的坐姿莫名得有些漂亮,艾丽莎稍稍有些无言……不过、干咳了声后继续说了下去。

“现在的要,嘛,正所谓没工作没住所的人呢”
“唔咕”

正中红心,要毫无辩驳余地。
现在的要不仅无职且住所不定,更是可疑人物的代表范例。
而且还是个想着“在这里被艾丽莎抛弃不管的话”这种事的软弱男。
对着因自我厌恶而低下头的要,艾丽莎“所以说”地继续说道。

“在要能某种程度自立之前,我就先帮帮你吧”
发表于 2017-4-2 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這本原文的章節,除了序章後就都沒分割節數嗎?
看完只能儲存網址&樓層,卻無法記錄看到哪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4-2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obluecrystalo 发表于 2017-4-2 02:36
請問這本原文的章節,除了序章後就都沒分割節數嗎?
看完只能儲存網址&樓層,卻無法記錄看到哪章。 ...

没有,既没序号也没分章节,毕竟是web版,长度和剧情流向没有特意被限定。
发表于 2017-4-2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看不出會怎麼展開吶...先做個標記~
 楼主| 发表于 2017-4-2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后的打算

先帮帮你。
听到这句话,要瞬间松了口气,同时也痛感到自己是多没出息。
虽然现在除了依靠艾丽莎以外别无他法是事实,但这份事实也分外凸显出自己是多没出息。

“怎么样?”
“那……个”

但是,毕竟关于在这个世界的生存方法,身位这个世界住人的艾丽莎肯定是大前辈。
在这方面感到“害臊”肯定是自己搞错了,要这样纠正自己的想法……默默地向等待这边回复的艾丽莎用力点了点头。

“虽、虽然我可能会碍手碍脚,但还请多多关照。”
“就是因为会这样才要帮你的,不用说多余的话。俗话不是常说“嘴不牢靠的家伙钱袋的口也紧不到哪去”吗?”
“没、没听说过”
“那“嘴和门一样,都是开不了才有意义”也行。话说的太多可是会降低自己的价值哦”

说着,艾丽莎站起来,打开口袋……从中拿出了一把带着鞘的匕首,将其从鞘中抽出半截看了看。
然后重新收回鞘中,向要丢了过去。

“呜、哇哇!?”
“嘛,虽然不算贵重,但也不是什么便宜货。姑且先拿着吧”
“欸、拿着是……”
“以防万一的意思。刚才的wing你也看到了吧?”(原文ヴーン 姑且音译成近似的英文,实在想不出怎么翻译,有好主意的也说说看)

Wing……对这个词要一时摸不到头脑,但立即注意到了这指的就是刚才的虫妖精。

“那个虫妖精,是叫这个名字的啊”
“妖精精精——?你这话,被真货听到了可是要气得跳脚的啊”

还有真货啊、要脱口而出之前,两眼之间就被艾丽莎的手指戳住。

“听好了,要。那个叫wing的是怪物(monster)的一种。怪物这个词有说明的必要吗?”
“那个……是袭击人的奇怪生物的意思吗”

要听到怪物后首先想到的是哥布林和史莱姆,不过,刚才的虫妖精……wing看起来相当可怕。要说那些家伙会袭击人类,也算是能毫无疑问地接受吧。

“基本就是这个意思。说到底怪物指的就是在地下城里产生的生物。顺带一提,我这次的工作也和这方面有关……嘛、总而言之关于wing的知识也算是必备知识的一部分”

这么说着,艾丽莎把手挂到腰间的剑上。
默默地移动到保护要的位置上,向四周扫视。
看到艾丽莎的样子,要不禁紧张得屏住了气。

“wing的引诱是来自死亡的引诱。那些家伙胆小的很,基本不会出现单独一两只行动的情况。如果有这样的家伙出现,试图引诱你过去的话,绝对不可深追。因为……”

嗡……。就像震动的声音一样……。如同蚊虫的扇翅声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且不止一个。一、二、三……几个声音互相重合,就是这样令人不快的重奏。
同时传过来的,还有什么东西互相咬合一样的声音。
注意到的时候,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逃走的,但前方已经出现了两只wing的身影。
而离那里稍远的地方,也有一只wing试图藏在在树木之中般漂浮着。

“深追的前方,有着它们的狩猎场在等着你。那些家伙最少也会五只一起行动……被埋伏的wing偷袭而被吃掉的家伙,可不止一个两个”

仿佛在开玩笑般轻浮地说着,艾丽莎一口气拔出剑来。
伴随轻快的声音拔出的剑看上去并不锋利……但也映射出了久经磨砺的铁色光辉

“唧呀呀呀呀呀!”
“唧呀、唧呀呀!”
“唧唧呀呀呀!”

一只wing伴随着仿佛悲鸣般的惨叫飞了过来,随后另两只wing也跟着飞了过来。
那悲鸣般的叫声和刺耳的翅膀扇动的声音向要传达着、唤起了要心中“会被杀掉”这种类似恐惧的感情。
但与此同时,手中匕首的存在感也愈发强烈,唤起要“必须战斗”的情感。
要开始拔出匕首……但与“必须战斗”的情感相反,抖得像筛糠般的手只是不断地让匕首发出咔嘁咔嘁的噪音,并不能好好地将其从鞘中拔出。

“呜、呜哇哇……”

奇怪、要心里想着。
明明这么用力地拔,匕首却完全拔不出来。
有什么、有什么做错了吗。
安全装置。不、哪门子的匕首才会装那玩意。
有什么、有什么拔不出来的原因吗。
带头迫近过来的wing的头部,伴随着耀眼的银光被斜向劈开。

“冷静下来、要”

剩下的两只wing,跨越流出着绿色体液倒下的同伴尸体,飞了过来。

“唧呀呀呀呀呀!”
“唧、唧呀呀!”

渐渐变强的羽音仿佛要掩盖住其它所有声音一般……但,在那之中,艾丽莎的话语也更为响亮。
仿佛其它所有声音都跪俯在艾丽莎的声音之下般的彻底。
那自然只是区区的错觉……但即便如此,要的颤抖也多少的镇定下来。

“有我在。所以、不要怕”

耀眼的二连斩击,将那两只wing切开,打落至地面,其中还有动作的一只被艾丽莎一脚踹飞。

“唧呀呀呀呀!”
“呀呀呀唧呀呀!”

是瞄准了这个时机吗。
亦或是,本打算让同伴争取更多时间来进行夹击吗。
正好从背面的树木阴影中,两只wing袭击过来。
一只高,一只低。
恐怕是经过思考后觉得这样就可以躲开艾丽莎的剑吧。

“看好了,要。这些家伙只懂得无脑冲锋,除此以外什么都不会。因此才会发出没有必要的响声来进行威吓。所以”

艾丽莎的剑,向wing刺了过去。
被恶心地刺成串的wing被艾丽莎往旁边一甩,被刺穿的尸体不偏不倚地撞向低空前行的wing。

“唧呀呀呀!?”

被同伴尸体砸中的wing滚落在地面,但即便如此,它还是勉强飞了起来。

“只要这样做就好。好了,剩下的一只就是要的任务了。还是说,还在害怕?”

如果要问还不害怕的话,肯定会回答“害怕”。
手上有的,只有一柄匕首。
如果被那个满是尖牙的嘴咬到的话,光这么想,身体就抖得停不下来。
就算这样,要还是拔出了匕首……向着浮在空中的wing,用颤抖的手架了起来。

“……害怕。好可怕啊”

手脚全都在抖,就连心脏也激烈地跳个不停。
杀也好被杀也罢,自己活到现在从未想过这些事。
就连不去杀的话就会被杀,这种简单至极的觉悟都定不下来。
虽然已经快要哭了出来,要还是拼命地架起匕首。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唧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恐怕从旁边来看这跑法逊的要死,但即使如此要也跑了起来。
架起匕首,向着飞散着体液向这边飞来的wing冲去。
散发着青绿色光的身体令人恶心,有着两只复眼和奇妙形状牙的嘴着实令人恐惧。
但、就算这样……和那只赤龙相比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匕首、刺入了wing的脸中。
两只复眼的中间、人类所谓的眉间。
匕首刺进去的并不深,但要就这样用力将匕首向“下”甩去。

“唧……”

脸部开裂的wing的身体随之砸向地面,就这样发出什么地方被折断的响声不再动弹。
以人类而言应该形容为“脖子断了”……但作为虫子的wing是否可以这么描述,要并不清楚。

“辛苦了、要”

对看着Wing的……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杀掉的“怪物”的尸体,杂乱地呼吸着的要,艾丽莎砰地拍了下肩。

“感觉怎么样”
“……想哭、还想吐”
“是吗。那还挺有天赋的嘛”

能感到害怕是才能。
感受不到这点的人,是彻底的不适合拼上性命的工作。
就算能依存于同伴,也只有心气渐渐自大,不会有大成。

“嘛、即便在这里和wing打起来也赚不到什么钱所以很不喜欢这种遭遇战的……不过作为要的练习来说算是正好。这也算欠我一次了哦、要”

对着这么说着将剑收入鞘中的艾丽莎,要只能无力地微笑着回应她。





*24点前及时赶上~ 话说翻译的时候才觉得作者真的好啰嗦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绛红叶.Hayabusa 发表于 2017-4-2 20:33
目前看不出會怎麼展開吶...先做個標記~

毕竟作者略啰嗦,以剧情来讲大概百来话可以算是一个大段,现在370话才3个大段加开个头,所以想看展开的话以我这速度怕是要等得有点久
发表于 2017-4-3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diedwar 发表于 2017-4-3 00:04
毕竟作者略啰嗦,以剧情来讲大概百来话可以算是一个大段,现在370话才3个大段加开个头,所以想看展开的话 ...

速度倒是没啥 只要稳定有药吃←重度小说中毒者
发表于 2017-4-3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围观几话…………目前感觉来说,还是比较水的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6-25 09: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