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cqwt
收起左侧

[WEB] 【WEB小說】【自翻】【コーダ】異世界轉移從女神那獲得祝福! ~不、我有異能所以不用了~【01/31更新至00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看了开头就感觉.....又是一部异世界+战斗数值化的小说....这种类型的小说 除非剧情十分出彩 否则很容易平庸
发表于 2018-1-17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终于自杀了 发表于 2017-12-27 10:03
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这本书的感觉?是不是有一本情节差不多。全班被召唤,男主上来就拿钱走人的。 ...

盾之勇者成名录
发表于 2018-1-17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題材很常見啊 這類的小說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welldonepig 发表于 2018-1-12 05:52
找到大老了,多謝翻譯
嘛啊...再次翻到63得進度那邊大概要多久啊?(想多積點在看 ...

我過年的時候有很多時間翻,希望那時可以翻到063(055-063本來就是我翻的,只是重潤一下)
发表于 2018-1-18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題材不算新穎,不過內容到目前還可以,希望不要到後期爛尾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005 第5話 殺的覺悟和逃出村莊
譯者:cqwt

---前言

(無)

---正文

我們要在哥布林之森做的事全部都完成之後,在回村子而走出森林時,櫻開口向我請求了件事。

「仁君,差不多是時候了,也請讓我殺死魔物。」
「這麼突然。怎麼轉變心境了?」

是終於有覺悟了吧!如果是那樣的話,櫻比我想的還要有膽量啊⋯⋯。

「是的。現在我只是在做誘餌。這樣真的有幫上忙嗎?老實說,我認為這樣只是在仁君自己就可以處理的情況上硬增加一個額外的工作而已。」

老實講的話是那樣沒錯。把轉讓給櫻的狀態值加到我身上的話,戰鬥就會更輕鬆了吧!即便不那樣做,就算以我現在的狀態值去和將軍們戰鬥,我也是不會輸的吧!不過大概會要花比較久的時間就是了。

「自己說了什麼都會做、不想毫無用處,但實際上卻是完全沒有幫上忙。所以即使是一點點,我也希望能幫上點什麼。」

原來如此。並不是有所覺悟了,而是比起對殺死魔物的抗拒感,更厭惡自己沒有幫上忙,所以決定忽視內心的糾葛了啊!那的確也是跨越內心障礙的一種方法。

「雖說如此,現在我的能力也強化了,我也可以殺死魔物了吶⋯⋯」

得到<生殺予奪LV2>之後,就算是屍體也能奪取能力了,我殺死魔物來獲得經驗值和技能的效率變的更高了。只是這個能力,必須由我來殺死魔物,如果讓櫻殺死的話,就不得不放棄經驗值或技能了。當然,我會放棄經驗值。

「好、所以,請讓我嘗試幾次。為了在警急的時候,能馬上應對。一般的時候當然還是會交給你來做。」

原來如此,雖然由我來擊殺的效率比較好,但是實際上我也會有做不到的時候。那種情況時,有沒有獲得經驗值也沒有差別了。

「知道了。那我來奪取技能讓對手弱化,櫻來做最後一擊。朝肚子上來一拳。」
「不、沒辦法打肚子啦。」

沒辦法啊。但是打肚子很強啊!
【cqwt:為什麼這樣糾結要用腹パン啊!】

「我是打算先用魔法遠距離攻擊來打倒一次,然後再用仗直接擊倒一次。但是空手就有點⋯⋯」

有了武器卻特意用空手殺死魔物,沒有這麽做的必要吧!

「所以、那個⋯⋯」
「怎麼?」

因為說的含糊不清的所以我反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不是像哥布林那樣的人型魔物比較好⋯⋯」

原來如此,的確,會很抗拒一上來就要殺死人型魔物。誒、想到這裡才發現一件大事。
那個、我只有和哥布林打過啊?
一邊驚訝著至今為止只和哥布林做過對手,一邊回答櫻。

「知道了。看了地圖,也有發現哥布林以外的魔物,放心吧!」
「是、那麼我會先用魔法在一段距離外攻擊來打倒,下一次再用仗打倒。之後,以哥布林為對手,也是用魔法和仗各一次,合計四次,可以這樣協助我嗎?」

原來如此,意外的有好好思考過了呢。用魔法和直接攻擊來慢慢的習慣。
如果不是人型的話,比較不會有所抗拒,就是說循序漸進吶。要問為什麼我能一上來就朝肚子來一拳的把哥布林打倒了?別在意這種小事。
雖然本來是應該要和各種敵人反覆練習比較好,但是是覺得那樣會給我添麻煩,所以是想只用最少的四次就好了吧。

「知道了。但是,如果在進到下一階段時感到辛苦的話,要跟說出來喔!雖然明白妳想要努力的心情,但是我不希望妳勉強自己。」
「好的。非常感謝!」

在地圖上確認了一下敵人的位置。

「喔、前面有史萊姆。用魔法的話就能簡單的打倒了呢。」
「史萊姆啊。根據遊戲不同也有不同的種類,是哪種類別的呢?可愛型?恐怖型?」

雖然特徵沒什麼差別,但是依據物體外觀的不同,感官上可以有很大的差異。我詳細的確認了一下之後告訴了櫻。

「一般的恐怖型。整個都是黏液。」
「嗚哇⋯⋯」

不是可愛的水滴形。

「嘛、比起可愛型的,這樣比較沒有心理抗拒比較好吧⋯⋯」
「是⋯⋯」

強制讓女孩子和黏液魔物戰鬥的我。變態?不、並沒有硬逼她⋯⋯。
走了五分鐘左右,我們看到了史萊姆。
那個史萊姆真的只能說是一團黏液。來確認一下狀態。

>出現野生史萊姆

史萊姆
LV2
技能:<吸收LV1><分裂LV1>
備註:水色的黏液狀魔物。

我、能分裂嗎⋯⋯。奪走技能之後我的狀態欄就會增加<吸收>和<分裂>了。首先是先把我的手臂扯掉。然後從那裡慢慢的長出身體、手腳和臉⋯⋯。

「怎麼了嗎?突然恍神?」
「哈!」

聽到櫻的聲音,我從腦中真正的異世界,回到了這個名為阿庫斯的異世界。

「不、想像了一下我從被切下來的手臂那再生的樣子。」
「那是什麼可怕的事!」

在我的想像中我分裂了100個人以上。相當恐怖⋯⋯。

「還有、沒辦法打那傢伙的肚子⋯⋯」
「是肚子的問題啊⋯⋯」

Q:我能分裂嗎?還有、史萊姆的肚子在哪?
A:無法分裂。那是種族固有技能,其他種族就算入手了也幾乎無法使用。
史萊姆不存在稱為肚子的部位。

我們一邊隨便的閒聊著一邊靠近史萊姆。櫻則是暫時拉開了一點距離。史萊姆改變身體的飛躍了過來。立刻閃避、開始搶奪能力。
史萊姆的衝撞,某種意義上算是看到了幻想作品的基本動作,我正在心裡感動著。
雖然史萊姆來回衝撞了幾次,但是我全部都避開了。用劍來擋的話好像會讓牠受傷的樣子。
老實說,只有一種攻擊方式,不是很強。我在避的開的程度內盡量奪取牠的能力。嗯、比起一開始,動作明顯的變差了。

「櫻!能力奪走了,用魔法給牠最後一擊!」
「好的!」

我喊道後櫻就開始詠唱了。敵人已經被弱化了,所以告訴櫻用球系魔法就可以了。整整五秒後,詠唱結束了。

「火焰球!」

動作緩慢的史萊姆被火焰球打中了之後,HP就這樣變成0了。櫻的初次討伐就這樣的結束了。

「辛苦了。如何?」
「意外的沒有問題⋯⋯。接下來是用仗殺死對手。」

語調也很堅定、表情也沒什麼變化。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附帶一提,跟幫助老師說的一樣,我沒辦法使用<吸收>和<分裂>。但是姑且還是試了一下,指不定我也可以用。

「知道了。附近還有一隻史萊姆,所以這次就和那傢伙做接近戰吧!」
「好的。」

用地圖確認了之後,我們朝附近的史萊姆靠近。同樣的奪取能力後交給櫻做最後一擊。

「嘿咿!」

用杖一擊就了結了史萊姆,牠像崩潰那樣的倒下了。

「這次也、沒問題⋯⋯」

比起之前的,表情相當辛苦的樣子。姑且是沒有問題,但之後的哥布林是關鍵啊。

「接下來,對哥布林用魔法?」
「好的、我覺得沒有問題。」

反正就算不尋找,哥布林也會自己出現,所以我們就朝村子的方向去了。不出所料,走還沒五分鐘就出現了。因為已經習慣奪取哥布林的能力了,所以我保持著2m內的距離、輕鬆的奪走了全部的能力。

「火焰球!」

火焰球命中了哥布林,奪走了全部的HP。
櫻在原地蹲下,並垂下了頭。

「接下來是最後的了,要去嗎?」
「請、請稍等一下。」

果然在這裡受挫了啊。沒有打算勉強她,所以就先讓她稍微休息了一下。五分鐘之後,她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請再讓我繼續用魔法殺死幾次。」
「知道了。稍微等一下啊。」

我用地圖尋找哥布林比較多的地方。

「走吧。這邊哥布林比較多。」
「麻煩你了。」

我們前往的方向有好幾隻哥布林。櫻殺了三隻之後,已經能平靜地做到了。

「那、接下來就是確實的用杖殺死哥布林了喔!」
「好的,我們走吧。」

櫻用力的握緊了仗。
我靠近了哥布林,像之前一樣的奪走了能力。

「櫻!去吧!殺了牠!」
「是!⋯⋯嘿咿!」

哥布林被打中了一下。哥布林當然是死了。終於,親手殺死人型魔物的櫻,凝視著自己的手。

「怎麼了?累了嗎?」
「是的,手上還殘留著殺死人型魔物的觸感,稍微有點不舒服。很難習慣這個感覺。」
「嘛、就我來看,很難馬上習慣它,而且也不是什麼值得去習慣的東西。現在的樣子來看,大概就是在關鍵時刻能動起來的程度。」
「是的。那部分已經可以冷靜的應對了。」

終於有點自信了吧。那樣的話,就能稍微安心點了。
正想著那樣的事的時候,櫻突然開口問到。

「有一件事想問一下⋯⋯」
「什麼?」
「是的。是那個說話方式。剛剛在我攻擊的時候你用了『去吧!殺了牠!』這樣的命令語氣。仁君跟我說話的時候,似乎是勉強的用溫柔的語氣呢!我想剛才才是你普通的說話方式吧,那事實上呢?」

剛剛說出來了啊!嘛、就是那樣。雖然不是說絕對不會用的程度,但是和櫻說話時的語氣,與其說是客氣,不如說是為了讓櫻放下警戒而特意使用的語氣。

「啊——、沒錯。雖然不是說絕對不會用的程度,但平常不會用那樣的語氣。」
「這樣啊。那個、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用普通的方式跟我說話呢?」
「好嗎?那、稍微失禮一下⋯⋯咳哼。這樣可以嗎?我用普通的方式說話。立馬來換一下,不過我認為這不是對其他班級的女生該使用的語氣,不會稍微有點嚴厲嗎?可以嗎?」

櫻不知為什麼的臉紅了。然後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我說道。

「可、可以的。那就麻煩你這麼做了⋯⋯」
【cqwt:原來妳是M啊!】

總覺得有什麼觸動到了櫻的心弦的樣子。反正我也樂得輕鬆,對櫻就用這種語氣吧!

「知道了。話雖如此,櫻也是相當努力了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不擅長的戰鬥也習慣了吧?」
「不、還沒能獨自殺死魔物,我想還不能說是習慣戰鬥了。」

那麼說也對。那稍微改變一下方向吧。

「那樣的話,這次就由櫻自己去戰鬥吧!一隻的程度,不奪去能力也辦得到吧!今天有點晚了,所以這次就⋯⋯」
「啊、就是那樣。也經歷一次單獨的接近戰比較好呢!」
「加油喔。我也沒有殺過人吶。就當作像是要殺人那樣的努力吧!一起加油了。」

在我那樣說了之後,櫻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

「門檻不會太高了嗎?雖然說之前有這麼說過,但是真的要殺人嗎?」
「啊啊。與我為敵的話是絕不會放過的,其中也包含殺掉這個選項。一開始打算用盜賊之類的來練習。下一個目的地附近就有盜賊了。」
「附近有盜賊嗎!?地圖上還能知道那種事啊⋯⋯」

根據地圖的顯示,在接下來要去的城市附近的森林裡,聚集了大約10個左右的盜賊。幾乎全員都在同一個地方,是藏匿處吧!之後就去粉碎他們。

「啊啊、預定要去打倒那些傢伙。」
「好的。雖然稍微有點不安,但如果是仁君的話就沒問題了!」

櫻紅著臉害羞的說到。注意到著時候,櫻對我的信賴度和好感度已經變得相當不妙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們趕緊回到村子。避不開的魔物就由我來瞬殺掉了。
趕在日落前回到了村子,之後我們立刻去賣魔石。

「齁喔、厲害吶!這不是哥布林.將軍的魔石嗎?這個等級的魔石的話,一個就值五萬了喔!」

我把魔石交給了中午的那個老婆婆,她吃驚的這麼說到。
沒花多少功夫就賺到五萬真是太棒了。竟然有普通哥布林50倍的價值。將軍的劍因為我要使用所沒有賣掉。治癒士的是4000、巫師和魔法師都一樣是3000、騎士則是2000。其他的魔石也一起賣掉,總共剛好七萬。這樣就有足夠的旅費了!

到日落前還有不少時間,我們打算在這之前盡量多做些準備。和櫻討論之後,我們決定了下一個目的地是距離這剛好一天路程、稍微大一點的城市。也包含試著習慣野營等旅行會發生的事。

「兩個人用一個帳篷就好了吧。一人一個太佔位子了。」
「好的。沒關係。」

現在住的也是兩人一間的房間,不過昨天我們兩個馬上就睡著了,什麼事都沒發生。睡帳棚的話,會大大拉近我們的距離吧!櫻也像是已經習慣了的樣樣子,毫無感覺的欣然接受了。

「睡袋、保存食品和——⋯⋯」

我們兩人買了各式各樣的東西,行李多到不行。結果才花三萬左右就全部買齊了。回到旅店吃完晚餐後,我向大叔開口說到。

「請給我兩個水桶。」

我們終究是生活在現代日本的高中生,實在是沒辦法兩天不洗澡。至少也想要能擦個身體。雖然也是可以用<水魔法>來淋浴,但也沒辦法直接在外面裸體啊⋯⋯。
我們交替的在房間裡擦拭身體,另一個人就在一樓喝飲料等著。為了避免不小心進到房裡,所以把門鎖給鎖上了。
嗯。多餘的意外只會讓我們信賴關係崩潰。還不到要著急的時候。

「晚安——」
「晚安⋯⋯」

今天稍微睡的早了點。當然沒有忘記在睡前把掠奪到的狀態值和技能分配給櫻。附帶一提,給櫻的能力,只是我所有的能力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櫻覺得,把藉由我的能力而得到技能或狀態值轉給她,這樣不是很好。
嘛、雖然這麼說,但櫻現在的能力對普通人來講,已經是破格的高了。本人對於「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跌倒的次數變少了」這件事感到高興。櫻桑、是會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跌倒的孩子啊⋯⋯。而且是「變少了」啊。不是「不會了」啊⋯⋯。

隔日,我看向窗外,外面人山人海的。確認了一下地圖,原來是有四個從王都來的士兵。

「櫻、外面有從王都來的士兵。」
「怎麼會⋯⋯。難道是出來找我們的嗎?」

那個可能性不低。為了慎重起見而要看到屍體⋯⋯。或是和被奪走能力的士兵有關。

「稍微再看一下情況。如果目的是要找到我們的話怎麼做?」

幾名士兵的話,也不是打不倒吧。從地圖上來看,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倒。但是也沒必要特意擴大這場騷亂。幸運的是,昨天就已經做好出行的準備了。就這樣立刻前往下一個城市也沒有任何問題。

「以我來講,為了不被發現,我認為應該要馬上離開這個村子。要全滅他們不是難事,如果櫻希望的話,我也可以把他們都殺光⋯⋯」

我想要趕快離開這個村子的理由有幾個。現在就離開這個村子的話,追兵就很難再追上來了。雖說如此,但如果還是在王國內,那仍舊有再派遣追兵的可能。因此我想儘早離開王國。
而且,在這個村子交易魔石這事,很可能會暴露出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們也沒有封口⋯⋯。那樣的話,我們手頭上有很多錢,和有能打倒魔石值五萬的魔物的力量這事,就會暴光了吧!
反省了一下,為了賺取每日所需的費用,在離王都這麼近的村子毫無隱藏的使用力量,搞不好造成了這次的失敗。為了封口,我也只好殺掉那些士兵了。

「戰略性撤退,拜託了。」

櫻的眼神看起來有些膽怯。不行不行。我似乎露出殺氣了。

「總之先去一樓搜集情報吧。」

我們做好旅行的準備,以能立刻離開村子的狀態下到一樓,向大叔詢問。

「早安。我從窗戶看到好像來了一大群人,是怎麼了嗎?」
「喔、早!那個啊、王都的士兵不知道為什麼來了。」

那個已經知道了。想知道的是再深入一點的情報。

「那樣啊。很常有士兵來這個村子嗎?」
「不會、沒有那種事。這個村子離王都很近,所以是會有官員來這裡。但是、很少像這次這樣只有士兵過來。這種情況,大多是來這附近搜查某人的。」

尋找我們的可能性增提高了。這樣就確定了我們得要趕緊離開。

「逃走嗎?」
「趕緊離開。」

我和櫻小聲的交談道。看來沒有吃早餐的閒暇了。我只好拜託大叔打包了點現成的料理。真沒想到會沒時間吃早餐,所以昨天已經付了這餐的錢了。這樣、就完成退房了。

照著地圖,從士兵看不見的位置出了村子。和王都那時不同,這次有做好準備,情況會比那次好得多吧!
結果、什麼事都發生的離開了村子。這國家的士兵、水準太低了。
你說有地圖是作弊?事到如今才知道?
村子都出來了,我們就毫無顧忌的走回到了道路上。雖說是道路,但並沒有鋪設什麼,只是沒有長草的馬車道而已。

「要今天去打盜賊嘛⋯⋯」
「啊、有預定要去呢⋯⋯」

因為是盜賊啊、盜賊喔!在劍與魔法的世界中,這是必定的套路啊!問了幫助老師,被盜賊掠奪的東西是屬於打倒盜賊的人的。

Q:怎麼處置這個世界的盜賊?
A:盜賊是指用暴力來掠奪他人財產.生命的人。被襲擊的話,不管是反擊還是殺害對方都沒有罰則。被盜賊強奪的東西(在當事人不在該處的情況下),其所有權歸討伐盜賊的人所有。也有的盜賊會被冒險者公會懸賞。

Q:冒險者(公會)是什麼?
A:冒險者是指討伐魔物或盜賊的人。承接並執行搜集魔石或素材等委託、然後收取報酬的職業。要成為冒險者,必須去所謂的冒險者公會,即冒險者的互助組織進行登錄。大部分的委託都會先向冒險者公會提出,再由冒險者承接。

也有很多盜賊退治的委託人就是公會本身。即使是事後才報告,只要能證明是你討伐的,就能拿到報酬。不過、在討伐者的身份被公開後,也會有原所有者(或其遺族)來交涉返還被盜賊奪取的寶物的情況。
也就是說,有機會遇到就算付錢也想拿回東西的人。所有權當然是歸冒險者所有,所以也有拒絕對方的請求或是抬升費用的可能。說句不好聽的,這跟「可以對話的盜賊」沒有兩樣。
總之怎麼說都行。

「盜賊很難刷到,但確實是敵人。」
「好過分。那樣說太過分了。」

櫻雖然那樣指責我,但似乎也不是認真的樣子。嘛、能聽懂對我的玩笑話了吧!我們的距離變得相當近了呢。
而且,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掉寶率那種事。魔石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幾乎沒有什麼是看機率的。

「盜賊的話,即使殺了也不會心痛。而且還可以入手盜賊搜刮的東西⋯⋯。完美!」
「我想我還是沒辦法下殺手⋯⋯。不過,可以的話,請讓我幫忙⋯⋯」
「啊啊、妳就跟著吧。讓妳看看我不知不覺升到LV7的<身體強化>的厲害!」
「我也托你的協助升到LV5了呢!持有這個的對手很多,升的很快呢!」

即使是LV5,已經是可以瞬殺現代日本體育選手的力量了。要從盜賊手裡逃跑,沒有難度。但是櫻桑時不時會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跌倒⋯⋯。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個大問題。即使說是自從來到異世界之後,最大的危機也不為過。

「「保存食品實在是太難吃了!」」

就是那樣。在道具屋買來的保存食品,雖然營養但實在太難吃了。坦白講我不會再吃這東西了。與其說是保存食品不如說是野戰口糧。
對生活在現代日本的我們來說,美味的飲食是必備的東西啊。我們找到被稱為角兔的長著角的兔子魔物,我瞬殺之後奪取了<跳躍>和魔石。從幫助老師那獲得了這個能吃的回答之後,就用小刀支解了(我),然後用<火魔法>烤來吃。

角兔
LV3
<身體強化LV1><跳躍LV2>

「料理、會做嗎?」
「對不起、我不會⋯⋯」
「我也是⋯⋯」

據說角兔相當美味,但我們之間飄蕩著沉重的氣氛。在異世界初次感受到死的危險是因為糧食問題啊⋯⋯。

「家政課上戰戰兢競的料理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媽媽、謝謝妳一直以來的美味料理。所以要是能回去的話,請教我料理吧!」

櫻桑——。不要逃避現實了——。

「總之、烤肉還是能做的。吃飯的問題之後在想吧!但是、之後、絕對、要好好想出辦法!」
「嗯。認真的、想辦法⋯⋯」

我們彼此的牽絆變強了,眼神中寄宿著覺悟。在糧食問題上⋯⋯。

*************************************************************

進堂仁
LV7
技能:<劍術LV4><槍術LV3><棒術LV5><盾術LV1><火魔法LV1><水魔法LV1><風魔法LV1><土魔法LV1><雷魔法LV1><冰魔法LV1><闇魔法LV1><回復魔法LV2><呪術LV1><憑依術LV1><統率LV2><鼓舞LV2><身體強化LV7><跳躍LV2 new>
異能:<生殺與奪LV2><千里眼LV-><???><???><???><???><???>
裝備:哥布林將軍之劍

木之下櫻
LV4
技能:<棒術LV5 up><火魔法LV1><水魔法LV1><風魔法LV1><土魔法LV1><雷魔法LV1><冰魔法LV1><闇魔法LV1><回復魔法LV1><身體強化LV5><跳躍LV1 new>
異能:<???>
裝備:哥布林魔法師之杖

---後話

(改稿紀錄,略)

005 第5話 殺的覺悟和逃出村莊


回到目錄樓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26 收起 理由
Hㄇ + 15 工作辛苦
a320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0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櫻在這一話的覺悟我覺得很好,
只是明明身體強化都五了還能在啥都沒有的地方跌倒是什麼奇設定啊XD
发表于 2018-1-30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咦?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1-31 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006 第6話 發現盜賊和退治

---前言

(無)

---正文

我們為了克服難吃的保存食品的問題而盯上了角兔後,確保到了大約兩餐的份量(四隻)。保存食品雖然難吃,但是為了獲取必要的營養,不吃也不行。因為實在沒辦法,所以我們在吃了保存食品以獲得必要的營養後,再吃角兔肉來換換口味。
雖然稱不上是料理,但因為這個世界上有<火魔法>和<水魔法>,把肉分切來吃這種簡單的做法,並不是難事。<水魔法>能變成飲用水,而<火魔法>可以當夜燈用。
另外<土魔法>在我們的旅途中也幫上了不少忙。具體來說就是廁所啦。製作土壁來遮住身體,結束後再用土魔法埋起來就好了。細節就不說了。櫻會哭出來的。
總而言之,托魔法的福,讓我們的世界旅行輕鬆了不少。

馬上就要入夜了,我們正在做野營的準備。結果,我們還沒到達盜賊的據點。因為糧食的問題,我們在狩獵角兔上花了不少時間。
讓櫻一個人對付路上的哥布林,看來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了。這樣就幾乎不用再擔心櫻戰鬥方面的事了。

另外,出現了一些新的魔物和技能,我來介紹一下。

狂暴野豬
LV4
<身體強化LV1><突進LV2>
備註:野豬的魔物。小心牠的突進。

長牙狼
LV3
<身體強化LV1><咆哮LV1>
備註:牙齒發達的狼魔物。

哥布林.弓箭手
LV4
<身體強化LV1><弓術LV2>
備註:拿弓的哥布林

跟這些傢伙的戰鬥,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地方。硬要說的話,就只有哥布林.弓箭手是第一個有遠距離攻擊手段的敵人。因為<身體強化>也提高了我們的動態視力。所以就用劍把矢擊落了。
另外兩隻雖然能吃,但是比角兔難吃許多。明明是野豬⋯⋯。是因為發狂了吧。
帳篷裡準備了我們兩人的睡袋。因為是只有兩個人的旅行,如果還要安排輪值的話實在會相當辛苦,所以我就用上了隱藏的招數。用地圖設定了敵人靠近時的警報。在睡前先把附近的敵人全部消滅,然後設定了如果有敵人靠近到1km以內,就會發出警報。這樣雖然不能熟睡,但也能爭取到一點時間吧。
我們兩個在睡袋裡就只是睡覺而已,不要期待有色色的展開。
不論如何,在有魔物的地方,睡在睡袋裡是錯誤的。
大概有三次左右,閒晃的史萊姆(不睡覺)被我的探知吸引了過來,都被我瞬殺了。於是我就調整成以史萊姆為限,靠近到10m內才會發出警報。

大致上,我們的旅行相當順利。

「我想今天去打盜賊」
「好的」

隔天,我們一邊討論著對付盜賊的方針,一邊前進著。

「基本上,活用地圖的優勢,我認為要奇襲」
「問一下,據點是怎樣的地方?」
「是洞窟吶。那個洞窟好像是森林的一部分,同一個區域。所以也能知道內部構造」
「有辦法在洞窟裡奇襲嗎?」

的確,在道路受限的情況下,是不容易奇襲的吧。

「不會、要是能知道敵人的位置的話,就能掌握發動攻擊的時機,這樣不管有多少人都能奇襲了」
「原來如此。地圖真是外掛呢!」
「沒錯啊。就算是盜賊也想不到會有那種東西吧!」

有外掛技能當然就要好好的使用囉!

「盜賊當然是由我來殺,櫻打算做啥?」
「這次的對手,不是魔物而是人類吶。我沒辦法殺害對方的。我可以只負責回復、支援和牆壁系魔法就好嗎⋯⋯」
「好。那樣就可以了」

嘛、也有因為要奪取技能,所以要制止櫻的內情就是了。
我們進入了盜賊所在的森林。這裡不只會出現哥布林,也會出現普通的森林動物和魔物。也會看到普通的豬打倒了魔物這樣稀奇的景象。魔物和普通動物的不同之處,基本上是看有沒有魔石。持有魔力塊的魔石那方,能力當然會變高吧。而能打到那樣的魔物的豬、真的是豬嗎?

我們到了盜賊的秘密據點附近。盜賊總共有十個人。順便一提,我能知道是盜賊是因為這些人在地圖上被標示著「強盜殺人者」或「盜賊」。看來好像沒有被冤枉的傢伙,殺光他們也可以吧。
注意了一下盜賊的技能,有好幾個我沒有的技能。

<斧術>、<格鬥術>、<暗殺術>、<開鎖>、<恐嚇>、<偷竊>、<拷問>、<魔物調教>、<夜目>、<狂戰士化>

嗯、很多骯髒的技能吶。另外,我最在意的是<魔物調教>。是俗稱馴服技能的東西呢。有兩個人持有這技能。

盜賊A
LV6
<魔物調教LV2>以下省略

盜賊B
LV8
<魔物調教LV2>以下省略

而且兩人合起來就能升到LV3了。想要拿到這個。看了一下地圖,還有其他在意的事。關在盜賊寶物房中的魔物。

羽毛龍
LV2
<龍魔法LV3><飛行LV1>

羽毛龍是有著白色羽毛翅膀的龍種。討人喜歡的樣子相當可愛,不過是非常罕見的種族。被盜賊發現時,就會被抓來賣。這隻大概是幼體。但是、他們持有<魔物調教>,所以應該是馴服狀態吧。雖然剛才說有十個盜賊,但實際上還有一隻馴服狀態的黑牙狼坐在秘密據點的入口,就像看門狗似的。

黑牙狼
LV7
<身體強化LV3><咆哮LV2><咬擊LV2>
備註:長牙狼的黑色上位個體。

雖然在這個世界上,能具體的看到技能的只有我,但是普通人也會有「總覺得滿擅長這個的」這樣的預感。雖然沒有技能的概念,但是令人意外的,人們能明白自己能辦到的事。
話題稍微說偏了,如果有馴服狀態的魔物的話,搞不好是無意間使用了<魔物調教>技能。儘管把羽毛龍拿去賣的話非常值錢,但為什麼沒有把牠馴服呢⋯⋯。

幫助老師給了答案。羽毛龍的馴服條件是要LV3才行。

也就是說,只有我能馴服。打倒之後再奪走技能。在奪走技能後再賣掉牠。雖然考慮了各種處理方式,但我最後還是決定馴服牠然後讓牠成為夥伴。理由是,條件太齊全了。沒有被訓服的稀有魔物、周邊合計起來的話,有剛好能馴服牠的<魔物調教>等級。這不就像是神在叫我去訓服牠嗎?雖然我不信仰女神就是了。
而且我自己對馴服也有點興趣。根據幫助老師的訊息,被馴服的魔物會對飼主抱有一種類似親切感的東西。搞不好會是這個世界的居民中,第一個可以信任的對象。這第一個是魔物也不要緊⋯⋯。

「櫻、不要用大範圍魔法。特別是在據點深處時」
「你看到了什麼嗎?」
「可以被訓服的龍。附贈的盜賊持有馴服技能」
「是被當成商品而被抓住了吧。也有不想傷及寶物的意思吧!」
「就是那樣!」

我們隱藏身姿的靠近了據點。黑牙狼是能用氣味來辨識敵人位置的魔物。所以我設定了讓地圖顯示出牠的索敵範圍,然後我們在那個範圍的邊上完成了準備。
因為是在洞窟中,所以需要比之前更注意武器的運用。就算狀態值上升了,也不能忘了人是很容易死的。

準備完成,終於要襲擊盜賊據點了。就像基本戰術那樣,由我一人特攻,然後櫻在別的地方跟隨上來。坦白講,以狀態值來說,就算只有我一人也完全沒有難度。用<生殺予奪>來奪取狀態值的成長率遠高於一般累積經驗值升級。

「風彈」

戰鬥開始。從黑牙狼的感知範圍外,靠著地圖來調整方向,我發射了風彈(雖然威力低,但是擊中時不會發出大聲響)來打倒看門狗黑牙狼。連盜賊都可以馴服的黑牙狼,是沒辦法承受雖然只是LV1但是會根據我搶奪來的魔力而強化的魔法的。
因為我非常安靜的進攻,所以盜賊都沒有注意到,沒有人出來外面。
我隻身一人的進入了洞窟。櫻也躡手躡腳的跟在後面。根據地圖,好像有兩個盜賊在聊天的樣子。我就那樣悄悄的靠近了他們。

「⋯⋯城裡的貴族大人好像想買下羽毛龍的樣子」
「真的嗎?打算出多少?」
「1000萬G喔!頭子超爽的!」
「可以期待我們能分到不少吶!」

羽毛龍⋯⋯不會給你們喔⋯⋯。

「唉、差不多該回崗位了」
「也是。被發現在這裡偷懶的話,會減少能分到的份啊!」

這些傢伙是在這偷懶閒聊嗎?趁著這兩個盜賊轉身準備離去時,我拔出了劍斬殺了其中一個盜賊。盜賊因為背向我所以反應遲了,我給了一記袈裟斬就不管他了。HP變成0了。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初次的殺人,就這樣草草的結束了。沒想到我竟然沒有任何感覺。也許狀態值的抵抗會影響精神的強度也說不定。

「敵、敵襲——!」

另一個盜賊開始大聲的呼叫同夥。哎呀、多餘的考察之後再做。我立刻奪取了屍體的技能。同時趁著戰鬥中的空隙奪取能力。這樣一來光是打倒的雜魚的份就能在戰鬥中變強了,就算是出老千也得有個限度啊!

「咕、艾爾弗雷德的仇——!」

他話說到一半,就拿小刀刺向我。有兩點我想講一下。
第一、被我殺掉的那個盜賊的名字未免也太帥氣了點。哪來這種有著英雄般誇張名字的盜賊啊!以盜賊為對手,不會一一看你們的名字啦。稍微有點吹噓了。
第二、好不容易有機會呼叫同夥,為啥要拿比對手還短的東西突刺啊!要爭取時間的話,不是應該有效利用數量的優勢嗎?

「哼!」

在彼此以劍對陣時,突然一閃,盜賊就倒下了。這種程度的對手,我一擊就能打倒。
實際上這傢伙持有的<魔物調教>技能,已經被我穩穩的奪走了。只剩下另一個人的⋯⋯。
從深處出來了四名盜賊。都是拿著武器的臨戰姿態。嗯、意外對應的很快呢。

「艾力克斯和艾爾弗雷德竟然都被幹掉了⋯⋯」
「你這傢伙、冒險者嗎!」

---譯註
艾爾弗雷德(アルフレッド,Alfred)
又譯阿佛烈,是9世紀英國著名的國王,有Alfred the Great的尊稱。

艾力克斯(アレックス,Alex)
亞歷山大的暱稱。作者故意給兩個小賊大帝的名字。
---

盜賊們的雙眼飽含著殺氣,手中的武器正對著我。過了不久,其餘的四人也到了。

「頭子!艾力克斯和艾爾弗雷德都被幹掉了!大概是冒險者!」

被稱為頭子的人是個身高將近2m的彪形大漢。武器是被稱為戰斧的巨大斧頭。

多魯古
LV22
<身體強化LV4><恐嚇LV3><夜目LV2><偷竊LV3><斧術LV4><狂戰士化LV1><格鬥術LV2>
「怨恨的大斧」

怨恨的大斧
分類:大斧、詛咒
稀有度:稀少級
備註:根據同種族的殺害人數而強化

這是什麼恐怖的效果啊⋯⋯。除了盜賊之外毫無用處的武器啊。啊、確認了一下詳細資訊,所有者改變時,強化的量好像會重置的樣子。
那個盜賊頭子一邊警戒的瞪著我一邊開口說到。

「你是冒險者吧?為啥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變成普通討伐委託的話,應該會準備相應的人數啊⋯⋯」

冷靜的分析著現狀。為啥?普通來講,同夥都被殺了,不是應該直接襲擊過來嗎?
這種說法有許多錯誤的地方,讓我來訂正一下吧。

「雖然對你的想了這麼深入感到抱歉,但我不是冒險者,只是個旅人。因此這不是討伐委託,也沒有其他人。」
「有這種事!是誘餌,你安排伏兵了吧!是想用那種顯而易見的謊言來引誘我們上鉤吧!」

盜賊頭子用一臉詫異的表情回答了我。
雖然的確像是謊言,但是事實啊(除了有櫻在後面之外)。而且在這種只有一條路的洞窟是要怎麼埋伏兵啊。

「雖然是真的⋯⋯。嘛算了。即便不是委託也打算打倒你們就是了⋯⋯」

我也架起了武器。盜賊頭子用像是看到奇怪的東西那般的目光看向我並宣言道。

「沏、搞不清楚狀況的白痴啊。隻身一人來到我們面前、還殺了我們的同伴,別想活著回去了啊!我要殺了你!」

盜賊頭子的宣言一結束我就衝了出去,我原本打算砍了盜賊頭子,但是因為他揮動了大斧,所以我停了下來。
盜賊頭子反覆的揮動著大斧。但是動作沒我想的那麼草率啊。大斧橫揮而來時,在我迴避之前就有手下攻擊過來。而正想著要攻擊手下的時候,手下就會趕緊迴避,然後大斧就會朝我揮來。
大斧也沒有固定的揮動方式,有時用盡全力的揮來、也有時是只做最小幅度揮動的牽制。

「喔啦喔啦、逃來逃去的膽小鬼啊!剛才的勢頭去哪啦!」

要配合他的挑釁嗎?這傢伙講話雖然苛薄但是完全不能大意。我原本懷疑他在狹窄的洞窟內用大斧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但豈止是火力支援,他還能完美的配合手下的動作。
盜賊頭子分別的使用著牽制和全力攻擊。我非常佩服他這顛覆了傳統大斧用法的戰術。真是的、我沒想到盜賊也會team work。

「你們明明是盜賊,戰鬥方式卻很狡猾啊。最近盜賊流行team work嗎?」
「⋯⋯盜賊有戰鬥技術這有問題嗎?盜賊練習team work這有問題嗎?盜賊但腦子好這有問題嗎?我們就是那樣的盜賊,所以才能從小規模成長至此啊!」
【cqwt:盜賊也是要努力的啊!】

看來team work是這個盜賊頭子主導的。中心當然就是盜賊頭子了。但是、這個盜賊頭子頭腦相當好,而能讓盜賊這樣魯莽的人聽從他,也是因為他相當有魅力吧!

這之後,這樣的膠著狀態持續了一會兒。比起盜賊頭子的牽制、和手下打帶跑的戰鬥方式,我缺乏決定性打擊的手段。不過我也對我自己的迴避能力相當有自信,所以不會被正面直擊。
不管是以多人為對手還是對人作戰我都是第一次,老實講是稍微有點小看了這事。盜賊到現在都維持著完美的連攜⋯⋯。
在持續著膠著時用上一個隱藏的手段,戰況應該就會向這邊傾斜了吧!綜上所述,我一邊維持的近戰一邊開始詠唱雷魔法。

「什麼?這傢伙是魔法使?」
「而且在近戰中詠唱!」

看來是讓盜賊手下們大大的吃驚了。但是、真不愧是盜賊頭子。立刻發出了指示。

「你們這些傢伙、魔法又怎樣。詠唱途中迴避能力也會下降啊!快打中他、阻止詠唱!」

但是遲了。雷魔法LV1魔法雷彈五秒的詠唱結束了。對著為了阻止魔法而比平常還要晚脫離的盜賊,我彈開他的劍,製造出空隙⋯⋯。

「雷彈!」

雷魔法擊中了。在他身體被痲痺而動作變得遲緩時,我補上了斬擊。這樣就從八對一變成七對一了。

「可惡、又被幹掉了」

盜賊頭子焦急的吐出了這句。但終究是沒有逃跑的選擇,所以只能繼續攻擊下去。但是一度改變流向的戰況是沒那麼容易再次改變的,盜賊手下被我陸續的打倒了。連著殺了三個人,在剩下四人的時候,盜賊頭子喊叫道。

「你們!我來對付!閃開!」

盜賊手下們對那句話露出吃驚的表情,但還是立刻依照指示退到洞窟的牆邊。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盜賊頭子的眼睛充血了,就連肌肉也啪啪的膨脹著。看來這就是盜賊頭子技能中的<狂戰士化>了。理性降低、戰鬥力上升。

「咕哩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盜賊頭子用和之前完全比不上的速度衝了過來。但那是壞招啊。我會和盜賊們苦戰,是因為有戰術和team work啊。光有強度但捨棄戰術的話⋯⋯。

「嘿!」
「啊啊啊⋯⋯」

不是對手。

磅噹。在我用斬擊打出了一支漂亮的安打之後、盜賊頭子倒下了。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作為王牌的<狂戰士化>也輸了,在盜賊頭子被打倒之後,手下們也終於放棄了的逃出洞窟。但是我還沒打倒持有<魔物調教>的那個人,所以來不能放跑你們。我急忙的追了上去,不過⋯⋯。

「火焰牆!」

他們被洞窟中出現的火之牆阻止了腳步。

「什麼鬼!?」
「這之後,禁止通行!」

是櫻啊。看來有跟上來。
我砍向失去了逃跑路線的盜賊們。不一會兒功夫,三人就躺到了地上。

「呼嗚、這下就全部都打倒了」

這次得到的東西是一場重大的戰鬥。不單只是技能和狀態值而已。沒想到被盜賊教育了戰術的重要性。
但是、大致上可以說和之前的作戰計畫一樣吧!首先、我以封印一部分狀態值和技能來和盜賊對戰。這樣做是有幾個理由的。
因為我的能力的關係,我的狀態值在今後也會持續的提升吧。但是、狀態值提升而得到的力量,並非我的實力。封印我的能力並且不要過度的單純使用數值上的力量,有必要考慮做些提高實力的訓練。話雖如此,同時進行初次的殺人和訓練的戰鬥,有優點也有缺點吧。
再來是羽毛龍的事。既然羽毛龍將會成為我們的夥伴,那就有必要給牠一些能力。要是讓被奪走全部能力的羽毛龍去戰鬥的話,我是無法接受因缺少能力而造成戰力降低的。如果能藉由平時的限制而預先習慣的話,以後還會增加夥伴,所以就算個人戰鬥力下降也沒關係吧。

「託櫻的福,在沒讓馴服技能逃掉的情況下解決了」

櫻有好好跟上⋯⋯。為了不讓盜賊逃到洞窟外,拜託了櫻阻止他們的腳步。這次我們的勝利條件也是全滅對手。盜賊頭子原本是預定最後再打倒的,但是因為<狂戰士化>的關係所以先打倒了,因此才會變成讓盜賊手下有機會逃跑的情況。老實說,櫻沒有參與這邊的戰鬥真是太好了。

順便說一下,櫻現在⋯⋯。

「喔嘔嘔嘔嘔嘔嘔」

正在洞窟的角落嘔吐著。那邊的、是不會說妳這樣很噁心啦。有不少被劍砍斷的部分相當噁心,在戰鬥的緊張感退去後,我深刻的意識到了。說起來,我身上也被濺到了不少血。渾身沾滿血的少年和嘔吐中的少女,哪邊會有這種需求吶?
櫻奄奄一息的向這邊發言道。

「嘿嘿嘿⋯⋯。但是除了那個之外我什麼都沒做就是了呢⋯⋯嗚、喔嘔嘔嘔嘔嘔嘔嘔」
「別勉強了」

我奪走了所有屍體的技能。平安無事的、<魔物調教>升到LV3了。<狂戰士化>不是我目標的戰鬥風格,所以決定封藏。
雖然<恐嚇>也不是說絕對用不到,不過<偷竊>這技能就先封藏吧。如果變成要仰仗這個的話,那就糟糕了啊。

總之、櫻這次確實有幫上了忙。要是盜賊跑到洞窟外的話,確實會造成不少麻煩。

「總之辛苦妳了。就算只有那個、這次也的確要向妳道謝沒錯」
「太好了。就算是我也幫上忙了呢!」
「嗯嗯、沒錯。今後也拜託啦!」
「是的!」

終於回復了的櫻,向我露出了笑顏。但是嘴角稍微掛著點那個喔。
我把那個丟進用<土魔法>挖出來的洞裡,在上面覆上了土隱藏起來。我用<水魔法>包覆身體,吸收掉身上的血,把衣服弄乾淨。為了盡可能的弄乾水氣,所以做了用<火魔法>和<風魔法>把衣服弄乾這樣亂用魔法的事。就算是LV1也可以操縱沒有攻擊力的簡易的水和火。攻擊魔法不是魔法技能唯一的用處。
順帶一提,也有被稱為<生活魔法>的技能,用這個好像能一瞬間把身體和衣服弄乾淨的樣子。總有一天要拿到這個!

---後話

(改稿紀錄,略)

006 第6話 發現盜賊和退治


回到目錄樓
发表于 2018-2-2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标题来看好厉害的样子
发表于 2018-2-3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小地圖能看到敵人位置就算了,第六話出現的功能還能在小地圖標示出會被敵人發現的範圍
作者到底認為千里眼有多萬能啊
发表于 2018-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小說不錯看,等進度中,期待大大的貼文
发表于 2018-2-3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好像是我见过的最长的标题了,看书看书
发表于 2018-2-3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男主技能真的太BUG了,能設定預警也能測出對方偵察範圍,好用過頭了啊啊啊XD
是說那隻羽毛龍我腦補成那個人後來漫畫裡的萌龍了,完美抱枕get= =+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喵丫月 发表于 2018-2-3 12:28
感謝翻譯~
男主技能真的太BUG了,能設定預警也能測出對方偵察範圍,好用過頭了啊啊啊XD
是說那隻羽毛龍我 ...

下一話前言就會告訴你原因了 XD
发表于 2018-2-5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翻譯~
我還蠻喜歡這類型的 好期待後面的發展
希望男主 女主 感情修成正果
发表于 2018-2-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解體技能開掛後新娘增加了:公車上全部人轉移,主角拿了錢被趕出去了(這部最接近你說的)
盾之勇者成名錄:不同世界的四個人被召喚,全部人都有拿錢,只是男主被仙人跳然後逃走。
金色文字使:和三個同學同學一起轉移,然後男主直接拿錢離開。
異世界魔法太落後:和金色文字使差不多,不過這部的國王非常明理。
平凡職業成就世界最強:整個班級轉移,但是主角是被陷害脫隊的,不是拿錢走人。
发表于 2018-2-12 21: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外挂简直是贴心小棉袄 打扰了 千里眼了解一下
发表于 2018-3-7 2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問是棄坑了嗎 還蠻有趣的
发表于 2018-3-7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盾勇是嗎?他不是被人陷害,所有錢和裝被偷走了才被趕走嗎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6 19: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