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mycopic
收起左侧

[WEB] [Web] 平凡職業成就世界最強 2/16 後日談4 魔王&勇者篇 13話 諾卡莉ーー醬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1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樣看來,艾蜜莉一家出門接受保護的時候

『面對那樣的車隊,在某間房子前面的院子裡灑水的善良男性,在清掃道路的男性清潔員,帶著狗散漫的老人,在跑步的年輕女性――卻都是專注地在注視了。』

當初還以為這些路人是保安人員,現在看來已經是附魔了
发表于 2018-3-1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更新啦~! 後日談和本賺一樣好看呢
发表于 2018-3-11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感觉这次深渊卿面对的事会很大了 照文中说法,恐怕整个地球都有相当规模的人被附魔了
期待浩介的表现
发表于 2018-3-11 2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鲑鱼三明治改变了信仰的一群人——还有比深渊还要深渊的深渊卿终于进入地狱篇
发表于 2018-3-12 0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锁ip居然是政治问题,不明觉厉。。。。
发表于 2018-3-12 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囉!!
希望哪天後日談也能出單行本
发表于 2018-3-12 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更新譯文, 謎上加謎 有種世界要陷入地獄救世的浩介等的方向前進口!
发表于 2018-3-12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凤鸣雨落 于 2018-3-12 20:37 编辑

就被在櫃檯處一名持續在江已經被擦到閃閃發的玻璃杯長相很嚇人短髪的彪形大漢――伍迪店長給明快地拒絕了就被在櫃檯處一名持續的擦拭着已經被擦到閃閃發的玻璃杯而且長相很嚇人短髪的彪形大漢――伍迪店長給明快地拒絕了。(而且是分开玻璃杯和长相这两个形容词用的,的擦拭着是脑补的,毕竟“持續的擦拭着已經被擦到閃閃發的玻璃杯”是句话作者以前用过的【阿一去帝国公会套情报喝酒那里】
发表于 2018-3-13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后面也有翻译……看来开头留的楼不够呢
发表于 2018-3-14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好久,希望动画不要坑啊
发表于 2018-3-16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看到五卷,感觉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难道后面就是简单模式了么,哪位大佬透漏一下
发表于 2018-3-16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d87908533d 发表于 2018-3-16 21:13
现在看到五卷,感觉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难道后面就是简单模式了么,哪位大佬透漏一下 ...

所以這本書才叫成就世界最強,主角連之後大迷宮都是輕鬆通過
发表于 2018-3-17 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Dante730 发表于 2018-3-16 21:19
所以這本書才叫成就世界最強,主角連之後大迷宮都是輕鬆通過

說簡單模式又真的太超過了..  大致上來說就是100等集團去刷90推薦副本吧? 推圖有驚無險、打BOSS偶爾中破、敵方使奸計偶爾有人大破卻都能復活或補滿這樣?(整體寫的算精彩不然人氣不會這麼高喔~)
发表于 2018-3-17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xiao810731 发表于 2018-3-17 07:10
說簡單模式又真的太超過了..  大致上來說就是100等集團去刷90推薦副本吧? 推圖有驚無險、打BOSS偶爾中破 ...

應該是有人死去卻都能復活+升級吧,不過真的不是簡單模式嗎?(某冰雪洞窟表示抗議)
发表于 2018-3-18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Dante730 发表于 2018-3-17 16:30
應該是有人死去卻都能復活+升級吧,不過真的不是簡單模式嗎?(某冰雪洞窟表示抗議) ...

嚴格上說起來洞窟算路過採集點喔~ 敵人主要是神跟使徒還有魔族(笑).. 勇者(笑)應該算不到半個..?( ゚ω゚)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ycopic 于 2018-3-24 20:01 编辑

ありふれたアフターⅢ 深淵卿編第二章 (AF3-24) 保安局の未来は…


注:
"っ",為氣音類似倒抽一口氣的呼吸聲。
對話中有些"、"和","是中斷語氣長短的記號。頓號是接下一句話時中斷1秒,逗號是0.5秒。
這三個語氣音,可以參考戰鬥類型的動畫去對照,閱讀時可以增加臨場感。
----------------

如沸騰一樣,地板上的水冒出驚人的氣泡。

刹那,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可怕的尖叫聲便蹂躪了整個房間內。

「――唔!?」

不可視的衝撃往浩介襲來。抓住利特曼教授的頭的那隻手就被強制性地,一口氣被吹飛到牆壁那裡去了。

大量的書塔崩垮下來的同時,就以會將牆壁撞出龜裂來的力道使整個背部劇烈地撞了上去。

「噗哈っ」

肺部裡面的空氣被強硬吐出來,使浩介喘不過氣來。

單膝跪地著地。視線往上抬時,就看見如提線人偶一樣以奇怪的動作站起來的利特曼教授,和無數在牆壁上跑來跑去的影子了。

彷彿就像皮影一樣,有著難以形容的形態的影子就用很驚人的速度在牆壁間交錯,

「唔啊っ」

正側面,再次受到衝撃。浩介就被看不見的存在打飛出去,再次撞在牆壁上。

(怎麼回事!? 有什麼東西在!?)

有某種東西在。無數數量的什麼。但是,看不見樣貌。只有影子,就倒映在牆壁上。

掉落在地板上的同時,浩介就憑著直覺往側面一躍。一瞬間之前的位置上便噴起水花,又再度使整個人陷沒在背後的牆上。

孤注一擲,浩介,便抓準時間朝牆上的影子擲出苦無了。但是,苦無只是插在牆上,對影子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衝撃由正下方而來。心窩被向上一頂,浩介的身體彎成く字形浮在半空中。意識到時,就有衝撃緊接著就從正上方而來。浩介在沒有時間呼吸的情況下就被扣按在地板上了。

緊接著,整隻腳像是被抓起一樣被拉起,就這麼用很猛烈的速度被扔出去。

飛過去的前方是一面很堅固也很古老的巨大書架。從肩膀上產生激烈的衝撞後,歷經歲月的木頭就因為衝撃而碎裂,和大量的書本一起崩落下來了。

「呼嗯。雖然能顯界,但……只有影子嗎。話雖如此,已經能干涉至物理性的影響。要完全顯界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吧」 (注:顯界,是這裡的專有名詞。界字在這裡有意象、概念體的意思)

炯炯地發出紅光的眼睛,在看向已經毀損掩蓋住浩介的書架和書山的同時,利特曼教授便自言自語起來了。

是傷得很深嗎,浩介沒有站起來。

利特曼教授在發出鼻音後,便拉動了下顎。於是,在牆壁及天花板、地板上跑來跑去的一部份的影子就往浩介的方向集中過去。

彷彿,就像是鬧鬼現象一樣,書架就被移開,大量的書就飄浮在空中。然後,被埋在書下面的浩介也一起浮起來了。

「唔っ,噗っ」 

以脖子部為支撐點被抬起似的,雙手就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的浩介便痛苦地在喘氣著。是在抵抗吧,放出去的魔力雖然隱約地在發光著,但抓住脖子的力氣並沒有減弱。頭部流出來的血,一下子就從太陽穴滑落下來。

「っ,泥、你っ,到底、是誰啊っ」
「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樣,只是一名大學教授,同時也是研究者」
「只是,研究者? っ,別、別開玩笑了」

利特曼教授,視線就往浩介擲出苦無的方向看去。隨即,苦無就擅自被從牆上拔出飄浮在空中。與之配合,映照在天花板上的影子就慢慢地往利特曼教授那邊接近過去。

恐怕,並不是利特曼教授具有念動能力,而是不可視的存在收到命令在運送吧。

將被送到手邊來的苦無拿起來,仔細地端詳的同時,利特曼教授就以像是在繼續授課一樣口吻說起話來了。

「哎呀,是真的。我,只是想知道而已。神和惡魔、天國和地獄。那些概念,到底,是從哪裡被產生出來的呢。我,想知道起源。只是想知道那些而已」
「惡、魔……」

浩介,回味起一個關鍵詞了。沒錯,在那面鏡子的對面的世界所遭遇到的存在也好,現在,折彎自己的脖子那看不見的存在也好,啊啊,原來如此,確實就是惡魔。

即使是在未知的異世界,也會有未知的生物。那個啊,就是作為地球人的概念所熟知的〝地獄〟和〝惡魔〟。

「可是,你。記錄這種東西,是會因每個朝代的當權者的需要而被創造,被竄改。深入去考察及解釋後,它的真實與否又有誰能證明呢」

用如同是在看路旁石子的眼神,利特曼教授便掃視一遍散落在整個房間內的書籍了。用炯炯地在發出紅光的眼睛,看著泡水,或是在戰鬥的波及下變成慘不忍睹的書籍。

浩介推測。這種狀況,以及利特曼教授的言行。那個,就是在故事裡偶爾會聽見而實現出來的結果。

「原來如此、啊。你,把靈魂,賣給惡魔了啊」
「是買下了真實。可以說是合理的交易吧」
「那個、合理的交易……是從而得知的?」

連繼續掙扎都沒有,像是放棄了一樣用空虛的眼神看向利特曼教授的同時浩介詢問了。

利特曼教授,回看了浩介的眼睛。

「請告訴我你的起源」

這個,好像也同樣是交易這東西。如果想知道自己的知識,就要告訴他浩介的能力的秘密。

「……好啊? 只是……話先說在前面。說完以後,我可不想就這麼被殺」

為了探求,對手的男人才會將靈魂賣給惡魔。浩介的條件,並沒有讓利特曼教授產生猶豫。

「好吧。那麼,你。所謂惡魔,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你知道嗎?」

我知道,將想要吐露出來的心情打住,浩介用視線來傳達否定的意思了。

「你,是人類啊。惡魔就是人類的悲慘下場。只不過,附有,異世界這個名詞的但書呢」

這些話,浩介在像是在哪裡有聽過。面對浩介瞇起眼來的模樣,感覺是在懷疑自己一樣的利特曼教授,就以無論如何,都要披露出自己的知識而感到很高興一樣彎起嘴角來繼續說話了。

「我們人類,稱之為〝地獄〟的世界,正是具有與稱呼為〝地獄〟相呼應的情況,在過去是被自然發散,而現在則是與當前的地球所發展起來的都市所相連起來的世界」

原本,〝地獄〟就是和〝地球〟重疊在一起的異世界。雖然有著世界之間的隔閡,不過,會因偶發性而對彼此的世界造成的某種影響――而出現神隠、超自然現象、UMA等等――近似這種程度的世界。

而且,比地球還要更為發展的另一個世界的住民,就注意到地球的存在了。

「奇蹟、魔法、魔術……在沒有火的地方會有煙。被那些概念所產生出來的火種,沒錯,就是穿越過世界的他們所擁有的技術。你,明白了吧。地球也同樣,在很遙遠的過去,在被稱作是古代的時代中,也存在奇蹟或魔法。只不過是地獄的住民所帶來的」

魔女是實際存在的。魔法使也是確實存在。傳說的武具、被選上的勇者們、英雄也是實際存在的。就連神話中的幻獸和怪物也同樣,都確實存在。

一切,都是藉由地獄的住民們所行使出來的〝神之魔法〟造成的。

「神的……魔法嗎?」
「沒錯,就是如此啊,你。地獄的住民們、惡魔,對過去的地球人來說是引發奇蹟――正是,所謂的神」

確實,對只擁有原始技術的人們來說,會使用魔法的人就等同於是神吧。況且,如果被授予那項神技,可以說被崇拜也會隨之而來。

對地獄的住民來說,是與異世界交流的一環呢,還是具有支配的慾望呢,這點雖然不知道,但總而言之,魔法這種技術被地球人得到的結果,就使得地球也同樣急速地發展起來了。

便是所謂的,超古代文明。

「但是,你。過度的力量會造成身體的毀滅,不論哪個時代都是如此。你明白嗎?」 (注:最前面一句,其實是跟最後面一句對接。中文語意會怪怪的很正常)
「我、明白。所以,才會被分開吧?」
「沒錯,被分開了。被分成神和惡魔。地球人和異世界人」

並非很明確的二分法。在地球這一側會有異世界人,而在異世界人那一方也會有地球人。

但是,跨越二個世界,而爆發出戰爭來好像是事實。

結果,等同於神技的力量,就讓異世界往〝地獄〟轉變而去,敗者們就被關進那個世界裡面了。

「所謂惡魔,就是在戰爭中敗北的異世界人,以及站在異世界方的地球人們的悲慘下場。詳細的部分我的理解力雖然還無法追上,不過,為了在那個終末的世界活下去,他們便編織出只需靠靈魂就能活下去的方法」

同時,地獄上所狂吹的血風――被稱為〝嘆息之風〟,似乎就是以魂魄為起點而能夠形塑出暫時的肉體。

話雖如此,〝地獄〟,原本就不適合具有肉體的人持續存在下去的世界。因此,就會像那些山寨餓鬼們那樣,肉體就會經常處在不完整之下的醜惡。就連思考能力也是,有一定程度人的靈魂會如同人類的狀態而特別優質,但一般人卻只能依照本能去採取行動。

「那個,就是他們試圖要降臨的理由哦。如果能在地球上顯界的話,就確實地維持住肉體。如此一來,很自然地,靈魂的格就會提升,而使他們可以再次恢復思考能力吧」
「只是、要這樣嗎? 不、不對吧?」
「嗯。〝那一位〟,是打算要了結過去的夙願。換言之,就是要統一並支配二個世界。想要克勞蒂亞・巴倫貝格,為的就是要用她來變得完整而成為強大的存在。像過去那樣,〝那一位〟就能像是輕取一樣,抑制住王們的回來吧」
「王、們? 那是――唔啊っ」

雖然浩介打算在詢問下去,但卻被猛力地勒斷脖子而中斷了。

「呼嗯 。雖然不是沒有意思再繼續在授課下去,但惡魔們都很焦急啊。就到這裡吧。整個人接受了惡魔的意念,我終究只是個協助者。可沒有能夠命令他們的地位喔」

好了,就來說說你的真實吧。

利特曼教授的眼睛,以孕育出來的瘋狂在訴說著。這應該說是真實狂嗎。為了滿足探求心而將靈魂賣給惡魔,地球會如何都不管且明確地下定結論的他的眼神,就使得跨越過無數次修羅場的浩介,感到不寒而慄了。

因為,

「感謝你的授課。我的真實就是……要實際去體驗啊」

剛才的話,就這麼原封不對回敬回去。同時,砰的一聲浩介便消失。理所當然地,就出現在利特曼教授所拿著的苦無的位置那裡。

「疾っ」
「唔!?」

即便說是惡魔,似乎也沒辦法捕捉到可以跨越空間的浩介。在利特曼教授眼前出現的浩介使出了空中迴旋踢,捕捉到他的臉而把人給踢飛出去。

飛過去的地方是,浩介暫時隱藏起身影的巨大書架。然而,利特曼教授並沒有朝那裡激烈地撞了上去。

「總之,沉默吧」

失去書本的書架空隙,便爆炸似的被吹飛開來。現身出來的是,另一名浩介――分身。

沒錯,以倒下來的書架來隱藏自己之際,浩介便創造出分身並讓他貼附在書架裡面。分身也認真起來真心去隱形,而且在本體的浩介並沒有放出魔力來強調自身的存在之下,才能賭上一賭而順利地躲藏起來。

隨著那名分身砸下去的後腳跟,使飛過去的利特曼教授遭到擊落。從水平方向飛去的直角墜落。利特曼教授在地板上就像一條被抓上來的魚一樣彈起來了。

惡魔,行動了。牆壁及天花板上,無數的影子奔跑起來。實際上,房間內就有好幾名惡魔在場吧。因為不可視,才感受不到他們的氣息。或許,是因為顯界還不完全,反倒才變成會使人感到棘手的狀態吧。

盡管如此,直到剛才,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在說話呢。當然,就是為了要套出利特曼教授的知識這個目的了。

但是,最主要的理由,就是為了要打破這個棘手的狀態。為了拖延時間,在沒有適性下要花時間才能發動……

「――〝絕禍〟!」

為了行使神代魔法!

黑色漩渦的禍星,在房間的中心被創造出來。花了二分鐘以上的詠唱好不容易才發動起來的魔法,毫無缺憾地發揮出它絕大的效果來了。

書也好、備品也好、地板上的水也好,以及看不見的存在的惡魔們也好,將一切都拉進去,吞沒。

重力魔法〝絕禍〟,和〝黒天窮〟相同可以將周遭拉進去,往內部吞沒掉的魔法,但與最終奧義的〝黒天窮〟不同的是,並沒有辦法去消滅掉被吸入進去的東西。只能壓縮。

大部分的生物,在那個時間點上會被壓死是沒有問題的,但惡魔他們因為沒有完全顯界幾乎只是靈魂的他們能否壓死就顯得很微妙了。

所以,為了慎重起見,便預先適當地放入了炎屬性魔法。

「啊~,痛死了。真是的,就自己跳進去被幹掉。出色地被燒盡吧,惡魔們」

對應該為了跨越世界之隔,而將使用來當作通道的〝水〟給蒸發掉,都做到這種地步,就不會再出現新的惡魔了吧。

「唔っ、嗚っ」
「嘿咻,可別打自殺的主意喔?」

使出腳跟落的分身,將利特曼教授拘束起來的同時,便去確認嘴裡是否有異物,有沒有在哪裡放入藥劑了。果然,就在懷裡發現到一盒裝有錠劑的小盒子。

浩介,迅速地就取出〝賭上村民的驕傲〟,打算要在惡魔的低語讓利特曼教授發瘋前,就使靈魂傾向我方。

上次,就是在〝賭上村民的驕傲〟完全發揮出效果之前就被排擠掉了。

惡魔的低語,對接受它的人來說具有強烈的暗示和洗腦效果,在魂魄魔法已經完全起作用的情況下應該可以打消掉才對。至少,除非有遇上像被稱為〝那一位〟具有異常力量的惡魔那樣,具有強大能力的個體。

「但是,惡魔的起源,怎麼看都和從南雲聽到的和艾希特有關話題很類似啊。艾希特原本的世界應該已經毀滅了,應該是沒有關係才對,但……」

如果,根源的起源是一樣的話神代魔法就可以說……

浩介,姑且,就在利特曼教授的意識上設下保護,,將〝賭上村民的驕傲〟,垂掛在他的面前了。

而,就在要搖~啊搖~之前,

「你,可以把心力放在我身上嗎?」
「不好意思,我可不會讓你拖延時間的哦」
「沒必要去拖延。事情,已經正在發生起。你,回歸者喲。我們,並沒有天真地在看待你們。是與梵蒂岡同等之上在警戒。實際上,你們很有威脅性,但是,你。在一般人的注目下,到底是沒辦法去判別、應對的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

利特曼教授,扭曲著被浩介用迴旋踢給踢出滿臉鼻血的臉說話了。

「同伴、家人。還有……艾蜜莉・葛蘭特是你很重視的人吧?」
「っ! 給我睡吧!」

用最大効果,去發動〝賭上村民的驕傲〟。瞬間便捕捉到意識,就這麼已失去自我的狀態固定起來。

緊接著,便立刻與分身連接起意識……

那一瞬間,反倒是從分身那邊傳來緊急的消息了。

那就是現在,正遭受到襲撃這件事。







時間稍微回溯。

艾蜜莉她們,在接到浩介的電話掌握了梵蒂岡的特異事態,和引發的現狀後,保安局的主要成員就在局長室內集合了。

現在,亞倫便與巴納德為首,要留在局裡面的各課室的主任級人員,就瑪格塔妮絲局長不在期間要出國的安排彼此在協商著。

艾蜜莉她們,就孤零零地坐在一旁注視著局員們慌亂的模樣。

「以上。還有什麼問題嗎?」

不久,協調像是結束了,瑪格塔妮絲局長那麼說的同時便環視部下們了。任誰都坦率地在注視著局長。好像沒有問題要問的樣子。

「很好。那麼,就請你們做好各自的職責」
「「「「「Aye,ma'am (是,長官)」」」」」

是一群被好好訓練過的女王的狗兒們。葛蘭特家,同樣都在心裡認為,是給人這樣的印象。

協調雖然到此為止了,但不知為何,局員們都沒有人離開房間,而是就露出笑臉來往葛蘭特一家――基本上,是往艾蜜莉那裡集中過去了。

像強襲課的主任巴納德・貝茲那樣,許多課員都是從事於粗暴的工作,面對壯漢們用笑臉聚集過來的景象,就使得艾蜜莉的臉頰微微地抽搐了起來。

「葛蘭特博士。好久不見」
「隊長先生。好久不見了」

姑且不論凡妮莎,和在住家四周的護衛官們,強襲課的巴納德平時就不太可能會去接觸到。事實上,這是自狂戰士事件以來,艾蜜莉和巴納德所進行的直接對話。

其他局員們就更不用說了。唯一,就只有護衛官們的主任和同僚,有直接,好幾次談過話。

明明不太有接觸到的機會,面對局員們相當友善的氛圍雖然使艾蜜莉顯露出困惑,但……他們會靠過來的理由馬上就得到判明了。

「話說回來,深淵那傢伙沒事吧? 有說過話了吧?」
「深淵先生。是不是又再次捲入到意外的事件裡了呢? 真是厲害啊!」
「艾蜜莉小姐。深淵他什麼時候會來呢?」
「卿長怎樣? 如果願意幫忙,我現在就飛過去一趟……」
「我們這課也都準備好了喔?」

深淵卿很受歡迎。局長小姐,揉起了眉間來。說是會善盡職責,嚴肅地點頭的部下們,卻馬上就深淵深淵地在逼問民間人士了。頭會痛也就是這樣來的吧。

「嚯喔~。浩介相當受歡迎呢。不愧是,艾蜜莉所看上的男人啊」
「等等っ,奶奶! 妳在外人面前說什麼――」
「不是嗎,艾蜜莉。母親,覺得相當自豪。浩介君,已經和親息子差不多了」
「就是說啊。做父親的,雖然一半感到安心,一半卻有著複雜的心情」

面對意料之外,在國家保安局的局員們中很有人望且是女兒所思慕的人,就使得葛蘭特一家全都情緒高昂起來了。

「那,深淵就是我們,不如說是英國的英雄了吧!」
「好羨慕一起戰鬥過的巴納德啊」

巴納德的話使所有人都同意似的點了點頭。

看來,對他們來說,浩介是英國的英雄的樣子。最近興起的美國漫畫英雄,英國也同樣不遜色的! 如果有可以叫做是鋼○人或是蜘○人的幫手,不管怎樣我們的美國○長,就是深淵卿! 類似這樣的主張。 (注:這裡的キャプ○ン,是キャプテン・アメリカ/ Captain America,日文口語上會把美國省略掉)

聽到這句話,就使得在椅子上的艾蜜莉變得更加嬌小了。好像感到很不好意思在害羞的樣子。英雄會有女主角相伴。自己就是那種角色,稍稍地在妄想而變得嬌小的同時,還因為感到很羞恥而噗嚕嚕地在顫抖著。

面對艾蜜莉那如同小動物般的身影,聚集起來的壯漢們在露出暖烘烘的表情來的同時,就以「真不愧是,女主角!」的感覺興奮起來了。

這下子,終於是使他們的女王額頭上浮出青筋來了。那目光,如「給我差不多一點,去工作」地在訴說著。

實際上,瑪格塔妮絲局長,就飄散出一股冷空氣來開口了。

「……你們。說,是會盡到自己的職責――」

然而,在那句話要說完之前……

黃金色的電光,就在局長室的中央奔竄開來了。

「――!?」
「っ、局長!」

亞倫,很快地就往瑪格塔妮絲局長的所在位置介入進去。巴納德他們也同樣拔出手槍站在艾蜜莉她們葛蘭特家的前面了。

面對前方不尋常的現在,任誰都都僵硬著不動,也是有他們是被鍛鍊出來的精銳,但最主要的就是托深淵卿這個前例的福吧。

黃金色的電光更加激烈地奔竄著,不久便形成了一個閃耀著光芒的球體。

緊接著,那股光芒便突然爆炸開來。不由得,就使得瑪格塔妮絲局長她們庇護起眼睛來。

在光芒收束後……

「「「「「――」」」」」

任誰都無言了。即是面對不尋常的現象都能確實展開行動的她們,就連瑪格塔妮絲局長,也不敢微微地動一下。動不了。微微地張著嘴巴,只能睜大的眼睛。

在她們的眼眸中映入著一個物體。

那是,一名,有著美麗這個概念的,完成形。

「……大家好,是我」

第一句話,卻很有喜劇效果。

沒錯,在空中出現的,就是讓一頭金色頭髮飄盪起來的――月大人。

頭髮也同樣,裹上了一層黃金色的光芒,並且背上還浮現出一道光輪,更還是成人版的月大人!

從浩介那邊轉移走後,並沒有直接進到裡面來,而是在部分轉移過來後便特意變成成人版且換裝完成,在思考過種種演出後,月大人才抓準時機登場的!

即便是用絕世這個形容詞,都還嫌不足。神的造形,不,倒不如說是女神本人的降臨,在場的任何人都感到呆然且這麼覺得。認真演出一番的成年版的月大人,在各種層面意義上,就給人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
「月、月姐姐?」

相對於沒有解除僵硬狀態的局長室,響起了誠惶誠恐般模樣的聲音。艾蜜莉,像是在窺伺一樣注視起月來。

月,有如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解除掉魔力光和光輪,便輕飄飄地落地了。黑色連衣裙風格的輕飄飄衣裝,蓬鬆地伸展開來。蓬鬆的頭髮也輕飄飄的,彷彿使人就像迷失在夢中世界。

以巴納德為首,任誰都呼耶~地迷戀上月大人的尊榮而拋出了靈魂。

面對那樣的他們,使「作為魔王的正妻為了不被小看,第一印象天元突破作戰!」確信成功的月大人,呼地喘著鼻子擺出勝利之姿了。

然後,將視線往艾蜜莉那邊移動過去後,

「……嗯。艾蜜琳,久違。剪頭髮了?」
「我沒有剪」

嗯地一聲,月大人不知為何就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個,月姐姐。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是來接艾蜜琳的。還有……」

月的秋波,向瑪格塔妮絲局長炸裂開來。但是,在那裡的人卻是和英國結婚被稱為是鐵娘子且是守護國家的要員。忽然間在回神過來之後,馬上就以凜然的樣子佇立著,然後就面向月了。

「初次見面。我是,夏隆・瑪格塔妮絲。國家保安局的局長。妳,就是〝魔王的夫人〟沒錯吧?」

以對待長輩的慎重語氣,但是,在絕對不謙遜的態度下,使瑪格塔妮絲局長面臨意外之外的邂逅。雖然展現出毅然的態度,但亞倫等人,卻是看穿瑪格塔妮絲局長顯得相當緊張了。

彷彿,就像是去參加與其他國家的領導人層級,如果一步走錯就會招致慘劇的國家安全上的緊急會議時一樣的氛圍。

那份緊張感,使得其他的局員的眼睛都清醒過來,同樣地都佈滿著緊張感。

在充滿緊迫感的房間之中,被投以話語的月,

「……確實! 我是月。是魔王的正妻的女人!」

充滿凜然,若無其事地擺出姿勢來了。單手插腰,另一隻手就在眼睛前方擺出橫向的V字的手勢。重心微微地傾斜。以一副認真的表情。

彷彿,就像是某個地方來的偶像所擺出來的姿勢。表情與其說是閃亮這種感覺,倒不如說是很正經八百。

痛感支配整個寂靜的場上了。滴答、滴答地秒針的聲音清晰地迴盪開來。

就在誰都動彈不得的情況下,靜靜地解開姿勢的月,

「……艾蜜琳,走樣了。該怎麼辦才好?」
「為什麼找我啊!?」

艾蜜莉被求助了。為什麼要自爆啊! 如果感到後悔的話一開就要正常地去應對! 只是這樣在說著。確實,在看見朝虛空投以微妙的視線的月的側臉後,也能看見像是在顯露感到後悔的感覺。

對月來說,最初的演出上便確信給予對方「魔王的妻子,果然很出人意料啊!」這種印象了。

所以,要是這樣瑪格塔妮絲局長如果採取小看人的態度,就會用冰山美人的月小姐模式來冷漠以應,要是不是那樣而是採取有很有禮貌的態度反而就要解除掉對方的緊張似的,是有想過但……

結果卻相反,使得氣氛一冷,内心裡,有了丟臉到不行而顫抖起來的感覺了。才不由得去向艾蜜莉求助。

總覺得,房間裡的視線在往艾蜜莉集中過來。

哆嗦地打了一個寒顫的艾蜜莉,急急忙忙,驚慌失措地讓視線彷徨起……

突然就盯著局員們看。然後,

「偶、我是艾蜜莉! 是魔王的得力助手深淵卿的妻子! 將要成為那樣子的女人!」

手插腰,橫向的V字掛在眼前,單腳默默地彎曲起來っ!!

淚眼,整張臉紅起來的同時擺出姿勢來了。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姑且,就覺得和月一起自爆就好了吧。

要死就一起死吧! 月姐姐!

似乎,可以聽見那樣的心聲就從噗嚕嚕在發抖的艾蜜莉醬那邊傳來。

氣氛一~沉使整個局長室鴉雀無聲了。但是,和破壞氣氛的月不同,氣氛顯得就像是待在暖房中一樣很溫暖。對於艾蜜莉醬的貼心,大人們都顯得很溫柔!

艾蜜莉醬靜靜地變小了。雙手抱頭,臉就埋在膝蓋裡。不要看我……。似乎可以聽見那樣的心聲。

在艾蜜莉的犧牲下,房間內的氣氛恢復了。月,重新眺望起瑪格塔妮絲局長。

用不快地,被公認是不快的眼神,在觀察瑪格塔妮絲局長。

沒錯,不快的眼神,是月的註冊標記。說到底,是正常狀態。

然而,對第一次見面的瑪格塔妮絲局長來說,應該是不清楚那件事才對。倒不如說,面對被貌美的女性投以不快的眼神的景象,使瑪格塔妮絲局長咕嚕地吞了一口口水,而讓誤解爆發開來了。

「偶、我是瑪格塔妮絲。是和英國結婚的鐵娘子! 被,被如此指稱」

面對局長,拼命地讓步,使所有全局員都哭了! 到底,並沒有若無其事地,就將手放在腰上擺出大致的樣子! 如果為了守護國家,羞恥和自尊都可以拋棄,真正的鐵娘子就在那裡了!

月,雖然顯露出「誒,突然間是在做什麼呢?」類似感到驚訝的表情,不過,總覺得,連瑪格塔妮絲局長也同樣,似乎是很努力地在讓被月所破壞掉的氣氛恢復過來吧。

噗哧地笑出來後,

「……嗯。請多多指教,瑪格塔妮絲。我,也招待妳來家裡吧」

正妻大人認可了! 我們的局長,得到認同了! 使局員們一起哇地喧鬧起來!

艾蜜莉,對現實解除了抱頭○防的狀態,用不可置信的表情在看著瑪格塔妮絲局長。 (注:カリチュ○ガード,是東方幻想鄉 紅魔蕾米莉亞的防禦技"抱頭蹲防"這項技能的NETA)

面對那樣的艾蜜莉,瑪格塔妮絲局長便用像是失去了什麼的明亮表情,微微地豎起一個大拇指了。艾蜜莉,面對局長的犧牲精神,哭出來了。

接著,露出微妙明亮感的瑪格塔妮絲局長就和亞倫他們一部分的局員,以及帶著葛蘭特家,就隨著月轉移到日本了。

之後,「魔王的正妻,真的很不得了啊! 在各種意義上!」地,使局員們都大騷動了起來。更一部份,還「如果成為魔王的下屬,說不定,就可以再次在附近見到那個人……」地,使得有了退休意願的人們都擺出單手握緊的樣子了。 (注:マジやばかった,是小林家的妹抖龍中康娜的經典台詞。而月的姿勢就是在模仿康娜)

面對失去了什麼的局長大人,使局員――特別是主任們被魔王的妻子在各種意義上給奪去心神了。

國家保安局的未來,最終……

另外,為了演出雖然是讓浩介的分身在保安局外待命了,但對完全沒有前來接人的月「啊~,很好。常有的事,常有的事啊」地在嘀咕的同時,便有氣無力地進到保安局,被巴納德告知月她們已經回國去了,就露出死魚眼向月聯絡了。

有點難為情的月便慌張地回來,順利地,將人給回收了。

對第二度見到月的局員們來說,對卿的好感度更往上提升了則就不用說了。只不過,浩介整個人卻很感到悲傷就是了。

----------------------------------
附圖:
月大人對保安局內的人員所擺出來的姿勢


抱頭蹲防


------------------------
1.作者文末提到,雖然沒有如利特曼教授所言去襲擊艾蜜莉她們。但是,會被襲擊的事態並沒有改變
2.週3會上傳除錯版,並提供文字檔下載
------------------------
2018-03-23
修正部分錯字,語順問題
------------------------
2018-03-24
作者對第一節最後幾段做了改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22轻币 +289 收起 理由
into + 10 工作辛苦
云影敏筱 + 15 工作辛苦
sar2016 + 13 工作辛苦
lzlz59876 + 15 工作辛苦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ZhYF1111 + 15 工作辛苦
夜之零时 + 13 工作辛苦
a52363289 + 16 我很赞同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天风之朱雀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18 1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可愛的孩子~~((溫暖的眼神
发表于 2018-3-18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帮恶魔恐怕要作死了,月也在的情况下去袭击
不过没想到恶魔早就关注阿一他们,甚至比梵蒂冈更加注意
发表于 2018-3-18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看这回那货又要怎么作死,感谢翻译
发表于 2018-3-18 2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恶魔的情况和艾希特一样的话,那么月不就是他们最理想的凭依对象了吗?(作死)然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2-19 21: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