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mycopic
收起左侧

[WEB] [Web] 平凡職業成就世界最強 12/8 後日談4 魔王&勇者篇 第三話 這裡就交給你,我先走一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23: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移过来这边看了~
发表于 2018-1-14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說到前騎士團長
WEB版是直接拿出格林機槍來掃場
文庫版就加多一句已死的團長說了一聲拜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ありふれたアフターⅢ 深淵卿編第二章 (AF3-16) プロローグ  序


聽見聲音。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響起了會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聲音。

黏答答,有如底泥般的聲音。

都已經,聽過幾千、幾萬次了。

就連今後的展開也一樣,我都明白。和聲音相同,都看過幾千、幾萬遍了。

不。正確來說,沒錯,就是回憶。

忘都忘不了的記憶。抹滅不了的記憶。

我的,令人感到厭惡的生存理由。內心原本的風景。

呼嘯的風在吹著。

被黑色墨水給塗黑一樣的黑暗所拭去。取而代之出現的是紅蓮的火炎――地獄的業火。

在染成紅色的世界中,〝那個人〟就在那裡。

就像是黑暗,或者是影子凝縮起來的身影。從無數迸裂開來的裂痕噴出宛如血一樣的紅色火焰,無止息地在燒盡四周。

裹上業火的雙手,隨手就拿著雙親的東西,染上火焰的眼睛和嘴吧就像在嘲笑一樣扭曲著。

〝那個人〟的嘴巴,微微地動起來了。

聽見到的聲音。

是聽過幾千、幾萬遍的〝那個人〟的聲音。

只能顫抖的我,被〝那個人〟的嘲笑貫穿了。

火焰噴起來。

將重要的人們都一個個一絲都不剩地消去,〝那個人〟伸出了手。

在滿是淚水的視野裡,映入著一雙被業火和影子所產生出來的手。

然後,希望和未来,甚至是溫暖的事物……像是要握碎那那一切一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夜半的寢室裡悲鳴迴盪開來了。

掀掉柔軟的被子,彷彿就像是彈起來的彈簧一樣彈跳起來的人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

就一般人來看她是一名美麗容貌的女性,現在卻是因為染上了恐懼而悲痛地歪曲起來。原本如蓬鬆的波浪般的金髮也一樣,都因為汗水而黏在臉頰和脖子上成了一副悽慘的模樣。

發出聲音來的只有慌亂的呼吸聲,和衣服相互摩擦的聲音。

而,就在這時候,房間的門被叩叩叩地敲響了。

「克勞蒂亞大人?」
「――唔」

面對在用很擔心的語氣在呼喚自己的聲音,這個房間的主人――克勞蒂亞・巴蘭博格哆嗦地在顫抖著。

但是,立刻就在大大地吐出一口氣來之後,就用袖子擦去弄濕著翡翠眼眸瞳的眼淚,將手放在胸前調整好呼吸後便回答了。

「我沒事,溫。只是稍微做了惡夢而已。對不起驚動到你了」

提醒自己要努力地以冷静又明亮的聲音說話。但是,對在她的房門前擔任護衛的人來說,是知道那是她不想讓人擔心所採取的做法。

不管怎麼說,都是已經持續好幾年的事情了。至少每個禮拜會發生一、二次。最多會出現三、四次。克勞蒂亞會在半夜發出悲鳴而跳起來。

原因,是眾所皆知的事。因為,那很不容易解決,對仰慕她的人而言是能夠理解的。

所以,〝至少〟,今晚擔任護衛人,才會用一如往常的聲音搭話了起來。

「您要不要喝點什麼呢? 正好,和安娜交班時有帶來香草茶,克勞蒂亞大人要不要一起來喝呢?」

肯定,那杯香草茶也是,無疑有使用能促進舒眠類的香草。

克勞蒂亞,面對護衛,同伴,以及等同於是家人的他們的關心,浮現出柔和的笑容來了。壟罩於心上的寒冷,應該要否定的情感感覺都緩和下來了。

「我的喉嚨正好有點渴了。務必,要讓我嚐嚐。謝謝你,溫」
「不客氣」

之後,克勞蒂亞就在整理好亂掉了的衣服,輕輕地擦拭過頭髪和盜汗後,就將正好過來一趟的安娜和溫一起請到房間裡面來了。

溫――溫・金曼,是一名將金髪梳成大背頭瘦瘦高高的青年。年紀是二十八歳。有著罕見的灰色瞳孔,其面容相貌堂堂。性格也很一板一眼,就因為有著很講究那種美徳的模樣,、也才會被同伴們稱為〝騎士〟。

在倒紅茶的安娜――安娜・福克,是一名有著栗子色辮子髮型作為特徵的女孩,年齡是十五歳。和頭髪同樣有著一雙棕色的眼睛,就像在體現她的性格一樣,總是閃耀著開朗。

一段時間,就以安娜為中心,克勞蒂亞和溫就以附和的形式在閒聊取樂著。

是溫暖的紅茶,和與同伴們的和樂讓心裡感到溫暖了嗎,克勞蒂亞的眼睛便睡眼惺忪起來了。

她原本就有著特徵是眼角下垂的眼睛,性格也與容貌一致會給人有一種文靜系的大姊姊的感覺。語氣很悠閒,顯得很大方,當那裡被睡意疊加起來時,就會因為外表和聲音的相乘效果而被說具有會發動發動起會很強大令人很想睡的特殊能力。

那樣的她如果睡意湧現上來的話,理所當然,任誰看了都會明白「啊,想睡了吧」。

雖然時間已經來到再過一個小時便會升起太陽,但溫和安娜都勸克勞蒂亞再去睡一下。如果有仔細看身為護衛的溫他們也正在被睡意引誘著。正很不起眼地在妨礙著工作。

正當克勞蒂亞,一想到早上的祈禱時間而覺得就這樣起身會比較好開始好~啦地在猶豫時,突然,溫的手機就傳來讓人知道有來電的震動了。

溫在確認過來電的對象後便進入到通話狀態。

「是我,溫」
『……是我阿齊茲。任務完成了。現在要去搭飛機』
「辛苦了。沒問題吧?」
『……沒有』
「這樣啊。詳細就待回來後再進行,照情況看來會和那個遺跡和遺物不同吧?」
『……是的。但是,很危險。資料,發送過去了。由管理部來應對』
「我明白了。一一確認過後,會先去傳達的」

一聽見前往某個國家的企業去進行搶奪情報任務的同伴平安無事,不只是溫就連克勞蒂亞和安娜都微微地鬆了一口氣。

溫就基於心理作用便用平穩的語氣問了一句「還有其他的事情嗎?」。然後,被稱作阿齊茲,聲音還很像個少年的男人就用稍稍猶豫了一下的口吻,將話語零碎地吐露出來了。

『……我拿到,回歸者的資料了』
「! ……是到達什麼程度的東西?」
『成員和家人的組成。是那件事後位在英國的詳細資料』

溫不禁呻吟了。

前者的情報,溫他們也有掌握到一定程度的情報。只是,關於後者,卻是在該國的情報部門的妨礙下收集情報就有著很不順利的實際情況。

該企業是如何拿到的雖然不清楚,但恐怕透過企業特有的管道拿到的吧,然而就在成功取得情報的同時就內心裡對意外所獲得的情報感到很歡喜。

「阿齊茲,你做得很好。我這邊會盡快詳查。他們的力量,還包含真偽在內都深不見底。回來時要十二萬分注意」
『收到』

之後,在經過二、三次的對話後,溫就掛斷電話了。

「能得到他們的情報了啊……再來,就祈禱能通往美好的未來就好了」

克勞蒂亞,讓頗具特徵的悠閒語氣之中蘊含著切實的同時零落地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說出來了。

在那次的騒動後,克勞蒂亞她們所渴求不已的情報。只是,即使傾注全力都了解不到全貌,就更別說是去接觸了。還不僅如此,更是造成重要的同伴受到損害的結果。

能受確切地取得被下達禁止接觸令所從取得的情報,就使得克勞蒂亞壓抑不住激動起來的情緒了。

「溫。這是最重要的案件喔。取得的情報的處理,可以拜託你要務必慎重嗎?」
「我明白。我會立刻去向長官報告。同時,也會預先提升警戒等級。完全不明白他們的手牌。何時會知道情報流出去了呢。被知道後,如果到我們這裡來的話……」

溫搖了搖頭。是回想起過去,嘗試去接觸之際,同伴們的身上所發生的事情了吧。安娜維持著同樣感到很頭痛的表情。

「我,已經很討厭了喔? 在開發中國家賣力地挖井,或是轉職成傭兵去當個絕對殺人魔的恐怖分子,再或是去把要將一名隸屬在某個地方的動物保護團體的流浪狗的飼主找出來而四處奔走的同伴恢復理智且帶回來的工作。都以為我自己瘋了吧」

面對真的很討厭,或者說臉皺得相當厲害的安娜所說的話,突然,就憶起在各種各樣的意義散發出很有志工精神和正義感的當時的同伴,就使克勞蒂亞和溫都在遙望起遠方了。

克勞蒂亞喝了一口香草茶來使內心冷靜下來後,就用一句「即使如此」和很憂心表情開口了。

「最近,〝那些人〟的行動越來越活躍了。正因如此我們就有必要去看清。他們是什麼人。以及,他們和我們是〝相同〟的嗎。在這種機會下會得到他們的情報,我想是有什麼意義的吧。就因為如此……」

微微地,克勞蒂亞微笑著說起話來了。

――說不定是主的引導吧?

而且。

或許是這樣沒錯呢,溫和安娜也以同樣的點了點頭。

結果,那一天想睡都睡不著,克勞蒂亞便做起整理打扮,和二人一同展開今天一整天所要完成的活動了。

並不知道,〝他們〟之中的一人居然已經行動起來了。








位在日本,一棟很普通不過的房子。因為是在住宅區內所以四周就有許多相似的房子。就連停放在房子前面的停車位內的兩輛汽車也一樣,仔細看類型都是休旅車和小轎車。

因為特徵非常不起眼所以那棟房子才有辦法融入在住宅區內的景象之中,只不過,會因為住在裡面的人而顯得有些特殊了。

正確來說,是那個家的次男。

門牌上所記載的姓氏是――遠藤。

沒錯,作為回歸者中的一員,自同伴口中得到〝最強的不起眼人類〟〝那傢伙最近真的連自動門都完全沒反應了〟〝你這傢伙,明明都有兔耳姐姐的女朋友了,為什麼還對金髪美少女出手看我不宰了你〟等稱讚的男人――遠藤浩介的家。

浩介現在,就待在二樓自己的房間內,在將旅行要用的行李裝進國中入學時所買來很喜歡的帆布背包內。

因為並不是特別一板一眼的性格,所以沒有把要替換的衣物都放入適當的數量。

「嗯~那個,就這些了吧? 之後就放進寶物庫內就行了」

浩介,顯露出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稍微在想事情的舉子。

重要的行李就放在阿一讓給他的寶物庫內就好本來就沒有必要用到帆布背包,但要前往海外手裡空空的就會覺得怪怪的。出入國門時,肯定是會被機場的職員們投以可疑的目光的。

在人前拿出想要的東西時使用寶物庫就要很小心,因此將一定程度的東西都放在帆布背包內就是必要事項了。

「話雖如此梵蒂岡啊……首先就得進到義大利的羅馬,不過,那個地方是第一次去,還真有點緊張啊」

想起一些忘掉的東西,又再次適當地放入到帆布背包裡面。

「即使去到國外也不會有語言障礙雖然幫了大忙,但……反正都決定要去觀光了。……和拉娜」

一想到兔耳美女又是個很可愛的年長女朋友,就使得浩介就露出滿面的靦腆笑容。

刹那間,感受到一股寒氣而嚇了一跳。就在與分身共享視野的能力前方,就有著目不轉睛將純色眼睛看過來的艾莉醬……

「咳哼。好了! 準備都完成了! 出發吧!」

切斷共享視界! 切斷! 切斷! 我什麼都沒看到!

正妻(本人自稱)拉娜・哈烏利亞的「作為老大的右臂的浩君也一樣,不論在世界的何處都必須要有七名妻子喔!」這種想法,姑且,有歸納在第二名妻子這個立場的艾蜜莉醬,偶爾,會相當病嬌。

稍早之前所發生過的事件――狂戰士事件。

自幼時開始便作為一名天才而走在滿是研究的人生的她,就被因意外而誕生下來的怪物所牽連到的這場事件中,使她對浩介抱持起強烈的愛慕之情了。同時也是第一次。

她的思念很強,毫無疑問是認真的。

因此,就連在得知初戀的對方浩介都有了拉娜這名女朋友後最終都沒有要死心的意思,在拉娜本人也很歡迎的情況下,也還為了護衛便與浩介的分身同住在葛蘭特家而加深起交流,便使得她的思念就隨著日子被強烈地孕育起來。

會隨著比例,病嬌的等級也會向上提升。

自稱,第三名妻子,或許真的連第七位也……而,稍微去想像自己的未來,浩介就微微地哆嗦起來了。

完全沒有辦法像某魔王那樣能非常隨心應手的自信。

在某魔王一句「你,能分身,倒不如說比我還要更沒問題吧」時,就被一邊笑呵呵地一邊這麼說了。

浩介在想。那傢伙,真的完全不能和他去討論關於戀愛方面的事啊。

「好了,也有要前去搭飛機的時間,差不多該出發了」

揹起帆布背包走出房間。而,就在這一瞬間,

「哇!? 浩哥,你在啊!?」

纖細嬌小的女孩在嚇一跳的同時也還一蹦一跳起來了。

「我在啊。從早上就一直在啊。剛才還一起吃過飯吧」
「? 有嗎? 嘛,算了」

用很習慣的模樣結束對話的嬌小女孩――遠藤真美。戴著眼鏡,雙馬尾辮這種固定造形的浩介的妹妹。年齡是十三。是國中一年級文學社的社員。

雖然有著很不起眼的印象,但卻是一個很活潑又能言善道的開朗少女。

「話說,浩哥。為什麼會有那件行李」
「啊啊,我想正好等一下要去一趟義大利」
「啊啊,這樣啊。去義大利――什麼!? 為什麼要去義大利!? 那樣子好像是稍微去一趟便利商店而已,會不會太遠了!? 太過突然了!?」

很出色的吐槽起來的同時,真美醬還弄好歪掉的眼鏡。

而,突然就有一名戴眼鏡的青年將那附近的房間門打開來,就探出頭來了。

「真美? 為什麼妳會自己在那邊吵鬧?」
「才不是一個人好嗎。我也在吧。欠揍喔,大哥」

啊,你在啊……有著一張面容長得很相像的人就是遠藤宗介。今年迎來成年的浩介之兄。隸屬於法學院的大學生。

雖然遠藤家常會去家族旅行,而是兄妹倆就這麼認為了,但浩介卻認為那肯定這副眼鏡的關係。

是有試著戴上在百元商店所買來的平光眼鏡,但周遭的辨識率卻沒有比平時要來的更高。自從妹妹發出不符合形象的破滅的大笑以來就不會再去戴了。

妹妹和哥哥「浩哥,要去義大利!」「誒? 什麼時候?」「等一下!」「什麼!? 才想要他順便去一趟便利商店! 看上去的樣子是不會去太遠的地方的啊!? 會不會太倉促了!?」耳邊傳來似曾相似的互動同時,浩介便下樓來到客廳了。

「父親,可以打擾一下嗎?」
「哼~哼嗯♪ 哼哼~嗯♪」

釣竿就在客廳的地板上一字排開,中年男子――遠藤英司正心情很好地在進行保養。年紀四十九歳。是在市政府住民課工作的父親。順便一提,興趣是釣魚,和某搞笑黑皮膚的藝人○夫先生一樣皮膚都曬得很黑。 (注:○夫先生,指的是藝人梅宮辰夫)

辰○先生――不對,英司在連兒子的呼喚都沒有注意模樣下持續在保養釣竿。

因為是經常會有的事情,於是浩介就搖了搖父親的肩膀再次搭話了。

「噢喔!? 幹什――麼,是浩介啊。怎麼了,揹著那種行李。是要出門嗎?」

嚇了一跳而哆嗦的同時,看見站一旁的兒子,就使英司像是沒什麼事情一樣在納悶了。

浩介也已很習慣的樣子沒說什麼,就這麼繼續說起話來。

「嗯。因為我要去一趟義大利,想要開車去機場」
「啊啊,去義大利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等一下等――等,真的給我等一下!? 義大利!? 義大利是那個披薩很吃的國家吧!? 你好像只是要去一下便利商店怎麼會去那麼遠!?」

雖然是最長的,不過,吐槽的內容卻是既定模式。

聽見英司的聲音,就使得在餐桌上與記帳本對峙的浩介的母親――遠藤美里忽然抬起頭來。

「等等,親愛的。不要突然就大聲起來啊。不要讓我算錯啊。義大利啊披薩啦……披薩,不行喔。M尺寸的一個就要二千元以上了吧? 最近雖然有很多買一送一,即使如此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就不准浪費!」

將精明的眼鏡往上推的同時美里媽媽(四十九歳)就表示斷然拒絕。她是在市政府的市民税課工作。她對錢管得很嚴。 (注:眼鏡的造型就是監獄學園中白木芽衣子所佩戴的那種款式)

「不是啦,美里。是浩介他啊,說等一下要去義大利」
「誒? 浩介? 話說回來,義大利!? 等一下!? 為什麼會用像是要去附近的便利商店的樣子在說啊!? 太突然了吧!?」

遠藤家,對便利商店或許有著很不尋常的關心。

這時候宗介和真美也下樓來到客廳了。家人都到齊,是為什麼什麼事情呢在逼問浩介。

雖然浩介常被遺忘,但家人的關愛卻是或時真價實的。縱使,很習慣突然要出遠門,但卻曾有過一次失蹤。再怎樣都會擔心吧。

浩介苦笑的同時,就對是基於――魔王,阿一的委託而要稍微去調查一下進行說明了。就如剛才說的那樣,已經給予一定程度的委託費,不,對滿是平民感覺的浩介而言是存進了一筆會令人感到很敗興等級的金額所以就有傳達不用擔心出國費用的意思。

「姆,又是南雲學長……」

真美不知為何就以很微妙的表情在發出碎碎念。對她而言,魔王阿一是不共戴天之敵。

是為什麼呢。

雖然會使話題稍微改變,不過,天之河光輝有個妹妹。她從小就和雫有往來。相當地仰慕。

總之就是,魂之姐妹的存在。

而且,她和真美同年,還是就讀同一所學校的朋友。

也就是說,是魂之姐妹。

只是,真美不知為何,顯露出來的微妙表情不是出作為學妹的那種敵意,就是因為好幾次都目擊到那位某學妹醬就朝魔王阿一直衝過去,狠狠地被疼愛一番後就隨手一扔,或是被綁起來景象。

……稍微有點心動了是秘密。遠藤家的真美醬,說不定具有與某廢竜小姐相同的素質。

英司也同樣,用和真美相同的微妙表情開口了。

「……那個,不會有問題吧? 之前,在英國也有過很辛苦的經驗吧?」
「嗯,嘛,辛苦歸辛苦。就因為當時南雲的委託才使得打算對我們出手的神秘組織遭到毀滅,在狂戰士事件的事情上是我自己決定要參與的,會辛苦可說是自作自受喔」
「但是啊。……父親,雖然很感謝南雲君,但是……就算是他的委託……浩介,你明明都好不容易才平安歸來,就不能不要參與有點危險的事情嗎?」

身為父親,當然是會說出理所當然的意見。即便沒有說出來,感覺美里也是抱持相同的意見光看表情就能明白了。

浩介,面對在擔心著的雙親稍微將表情放送下來的同時,只是,還是用很堅決的語氣說了。

「確實啊,好不容易才回來,也能實現將來的目標,我才會想要去做點什麼的啊。但是呀,我在托塔斯有學到了。――不講理,就是不要去思考對我們有利的事。如果想要貫徹對自己有利的話就不能被牽著鼻子走」
「浩介……」

雖然是自己的兒子,但對英司也好美里也好,都還是會說出一句「為什麼?」並且對可憐到存在感很稀薄還很不顯眼的浩介,總會感到擔心。

偶爾都會將自己的家人置於意識之外。一段時間就會有可能是被詛咒了,要讓他去接受一下驅邪。有了一種急病亂投醫的感覺。

但是,一看見用會令人感到屏息的強烈眼神在注視自己的兒子時,或者說,被認為浩介已經是有了不會去依賴父母的想法了。

不,其實,自從他回來之後就明白了。

在異世界的壯烈經驗下,讓兒子已經變成一名大人了。已經,是自己伸手所不及,浩介一個人,或者說有同伴的話,是什麼事情都能辦到的吧。

總覺得,英司和美里顯露出一股很感傷的氛圍。而且,對哥哥要出遠門而露出有點感到寂寞表情來的真美就不由緊閉起嘴角使得客廳變得很安靜,但是,被長男用「咳」的一聲的感覺打破寂靜了。

「不管浩介要去哪裡做什麼都無所謂吧。反正,又會被美少女或美女給包圍的啊!」
「啊,大哥? 幹嘛,我又不是要離家出走啊?」
「你閉嘴! 你懂當哥哥的人的心情嗎!? 被弟弟介紹的女朋友是一名超讚的美女更還是真正的兔女郎姐姐的心情嗎! 而且你這臭小子! 還在介紹後的幾個月後,這次是有了比你小的金髪美少女和現役捜査官的冰山美人系的美女!? 這可是后宮啊!? 都有后宮了啊,你這臭小子!」
「才、才不是,艾蜜莉和凡妮莎,還不是那種……」
「又來了! 又來了啊,你這個渾蛋。反正這次,又會如拉娜小姐所說的那樣,在世界的某個地方得到七名妻子之一的誰吧!? 哥哥,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話是會精神崩潰的,半年左右都不會給我回來就好!」

眼看,眼鏡大學生的宗介哥哥就快要因嫉妒而流出血淚了。

在浩介和拉娜的拜託下,阿一在幾次前的〝開門〟時就有叫來拉娜。

為了前去與浩介的家人見面,便拼命地在灌輸哈烏利亞流奥義〝The・對日本人的普通言行〟的拉娜,順利地就被接納成為遠藤一家次男的未婚妻了,但是……

直截了當的說,拉娜是美女。有著八頭身的姣好身材,出眾的雙丘,更有著美女系的外表的同時包含惡作劇在內也很惹人疼愛,而且還有一對會蹦蹦跳跳的兔耳和兔尾。

因為年紀已經二十二歳,對宗介來說看上去就是一名〝兔耳的大姊姊〟。

那樣的她,就壓抑起哈烏利亞的性質(厨二病),穩重地以大和撫子般的氣質和言行進行寒暄了。

理所當然,

「沒有她的歷程=年齡。宗哥是嫉妬鬼」
「妳很吵耶,妹妹!」
「上個禮拜也是向小組裡的學姊告白,結果陣亡了。真傷心~」
「為什麼妳會知道!?」

在這樣的感覺下,宗介哥哥便在嫉妒與悲傷中度過了。

當然,以弟弟的壯烈經驗,會變成那種狀況是能理解的。才有意願給予祝福的心情。

但是,只不過。

如果女朋友只有兔耳大姊姊的話,還勉強可以。

弟弟,真是豈有此理,更再度帶來金髪美少女和冰山美人系的美女,結果那二個人也得到兔耳大姊姊的認同成為第二、第三位妻子。

姑且不論有點怪怪的冰山美人系的美女,在金髪美少女的堅強下拼命地「我很喜歡浩介!」的宣示後,就連家人也都有想接納她的主張……

是拼命學習過了吧,因為是用很生澀片語般的日語在拼命地宣示,途中還慌慌張張地加入了動作和手勢,只是,是感覺到想說的幾乎無法傳達出去嗎就在流出眼淚來的同時~就特別,擊中宗介哥哥的好球帶了。

當然,那種努力的動力源,一切就是對弟弟浩介的思念很深的緣故。

因此,作為她無法當一名大學生的真實心情,就「可恨啊啊啊啊啊啊不管哪一個,都羨慕死我了啊啊啊啊啊」了。

順便一提,英司和美里,則是擁有難以接受擁有複數情人極其普通日本性質的道德觀感的人,所以也才會極為中意拉那,對於艾蜜莉(+凡妮莎)的存在則被認為是面有難色,但是……

面對慌慌張張拼命在主張的身影就好像史二人的胸口一緊,最終還是接受下來了。

當然,真美也接受下來。對很喜歡書、輕小說多少都進入到御宅圈子裡的真美,好像很憧憬能夠當親哥哥的真實后宮的對象。

特別喜歡,作為現役國家保安局捜査官的凡妮莎。好像有了共鳴和憧憬的感覺。

每次偷偷摸摸地與凡妮莎講悄悄話時,面對不知道為什麼妹妹的眼睛會閃閃發亮,那種眼神就使得浩介感到很不安。如果,廢妮莎對妹妹產生不好的影響……就會有不惜去動用〝賭上村民的驕傲〟的覺悟。 (注:賭上村民的驕傲,是NETA金田一的台詞)

閑話到此為止。

浩介,對哥哥和妹妹的互動苦笑以對的同時,就再次,將視線往英司看過去了。

「嘛,總之,如果南雲會收拾一切的話即便如此也沒關係,不過,如果那傢伙說〝去做〟的話,而且如果那件事關係到我和同伴的話我是會採取行動的」

的確,浩介雖然做出無可奈何這種舉動,但他的表情總覺得可以窺見到驕傲和自信。

――魔王的右臂

雖然不知道是誰說出來的,不過,卻是同伴冠以浩介的稱號之一。因為是那個南雲一的妻~子們以外最能夠仰賴的男人,實際上,不論在何種狀況下而不知不覺所闖出來的結果。

來自同伴的信任,以及自己所拿出來的時間給予了浩介驕傲與自信。那張臉無疑,不是一張孩子般的臉龐而是一名男性的臉。

橫眼看著真美用很小聲的聲音「浩哥,如果露出這種表情的話要我成為她們之中的一人也是可以的」地在嘀咕著,和「我都聽見了喔。……沒、沒有變成社會人士的人就只有我」在嘀咕的宗介,英司和美里就在互看過彼此且露出苦笑來後,就相互點了點頭了。

「我明白了。機場啊。馬上出發吧。機票已經拿到了嗎?」
「在網路上買好了喔。還有三個小時,馬上出發會來的及」

面對一邊在收拾起整組的釣竿一邊在詢問的英司,浩介道謝的同時回答了。

「這樣的話機會難得,母親也來送行吧」
「啊,這樣子我也要去! 因為如果只有浩哥要去義大利旅行,我們回來時也能順便去哪裡吧!」
「浩介。給可憐的哥哥一點零用錢」

美里和真美立刻就開始去做準備。然後,宗介哥哥終於拋棄自尊要起零用錢來了。

姑且,是來自魔王的委託賺到的一些前就放在家裡所以就無視了。

就這樣,正當準備好的遠藤一家就一起坐上還有貸款的休旅車時……

茲嚕茲嚕茲嚕茲嚕茲嚕茲嚕茲嚕

「咦? 好奇怪啊……」

遠藤家的休旅車無法發動引擎。宗介哥哥半睜著眼說著。

「沒有裝上電瓶吧? 昨天的夜釣很長的時間都用在燈光和暖氣上了」
「唔~嗯,我是以為沒問題的啊」

引擎不管怎樣就是發動不了。英司從車上下來打開引擎蓋。一起下來的真美就因為突然所聽到聲音和抬頭一看就整個人愣住了。

嘎啊! 嘎啊! 嘎啊!

「等等,烏鴉的數量會不會太多了? 感覺好恐怖……」
「哇,好噁心」

宗介也同樣仰望起來,在那裡就有一大群的烏鴉在飛來飛去。明明不是陰天,也還不到傍晚,卻總覺得天空有點昏暗。

「吶,親愛的。要用我的車子來充電嗎?」
「這樣啊……。稍微等我一下。我現在,去把電纜拿過來」

英司打算要繞道遠藤家的休旅車後面去拿出工具箱。而,往那裡橫越……

喵~~

「……黒貓」

黒貓先生,目不轉睛地在看了看遠藤爸爸後,便在再次鳴叫一聲後便離開了。

「吶,要不要,做母親的車子去? 雖然會有點擠,不過,回來時會少了我」

浩介在努力讓心裡冷靜下來的同時就建議快點出發。

這麼說也沒錯,於是英司就看向美里。美里點頭,就將手放在自己的轎車的門上。然後,

「啊啦? 討厭啊,氣都漏光了!」

仔細一看,一顆前輪都扁掉了。看來是有壓到什麼東西而在昨晚氣就漏光了。

「哎哎……等一下。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移動手段會全滅――」

我弄弄看! 是想要這麼說吧。浩介。

只是,那句話卻被打斷了。

就因為啪這種聲音。

所有人的視線就看向聲音的產生源頭――浩介的腳下。

很出色地斷掉了。鞋帶。兩隻腳都如此。

「「「「「……」」」」」

――嘎啊! 嘎啊! 嘎啊!
――喵~~

真美,用意外嚴肅的表情對著浩介說話了。

「……浩哥。你不會死吧?」

如果就這樣出發的話。

浩介的太陽穴滴落下冷汗了。

英司和美里,以及宗介也同樣,都投以在說「果然還是放棄吧!」的表情。

浩介默默地讓寶物庫發光。出現的是一雙備用的鞋子。這次不是要綁鞋帶的款式,而是要繫上皮帶的鞋子。

「吶,浩介――」
「父親,不必說了。不講理,就是必須去對抗!」

――嘎啊! 嘎啊! 嘎啊!
――喵~~
――嘎嚕嚕嚕嚕嚕嚕嚕

不,這已經不是不講理這種情況了……

於是,就將想這麼說的家人放著不管,露出凜然表情來的浩介就騎上美里的淑女車。

然後,

「那麼,我走了!」

以翹起單輪的樣子要奔馳起淑女車的浩介,在被無數烏鴉和黒貓,還有不知何時出現的野狗狂吠的同時,就一邊被黏呼呼的風吹拂一邊離去了。

恐怕,在路上就運用起不會被認知到不起眼的〝E・T〟爆走起來了吧,即使沒有開車也能勉強來得及。

「浩哥,不會有事吧」

用淑女車,展開一段非常不吉利之旅的英雄…… (注:這裡是NETA 我的英雄學園裡某個會騎腳踏車趕赴現場的英雄)

在真美不安的聲音下,就連英司和美里及宗介也都同意地點頭了。

<AF3-16  完>
附圖,大背頭


備註:
據作者說,深淵卿篇是10話的長度,但就作者之前的尿性要有上看15話的心理準備
另外,有書友說到想看到多一點關於蕾米亞的劇情,這個意見很好我會找時間去向作者建議,昨天去反應他寫錯句子的事情就忘了
本篇是本作品第300話,昨天到晚間11點為止共洗了15頁的祝賀,會日文的朋友建議你可以去作者小說家的頁面去和他互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65 收起 理由
lzlz59876 + 15 工作辛苦
sar2016 + 13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941231 + 10 工作辛苦
a52363289 + 16 我很赞同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ZhYF1111 + 15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天风之朱雀 + 15 工作辛苦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4 21: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賭上村民的驕傲...深淵卿篇歡樂滿點的神器又要出現了嗎www
发表于 2018-1-14 22: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被比黑暗还要黑暗的命运喜爱的深渊卿
发表于 2018-1-14 2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内容来判断,之前雫篇像开头的希亚的那个学妹,估计就是某勇者的妹妹,这么看来向魔王挑战的精神是家族的遗传了——然后深渊卿的这个妹妹还蛮内行的,竟然可以想到成为哥哥的后宫这么奇葩的事——然后这篇的时间线应该就是在修学旅行前,所以估计可以看到深渊卿大战阴阳师的剧情
发表于 2018-1-14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出门就是黑暗的开场?果然深渊卿这个调调是没办法变的了。
好奇这次又有什么中二举动,就像上次的三文鱼(物理)
发表于 2018-1-15 08: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喔喔喔!果然番外比正篇好看系列!
发表于 2018-1-15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深渊卿出远门会不会一次性得到第4位至第7位的妻子呢?

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哥哥的血泪和脆弱的精神....................请节哀顺变.......................
发表于 2018-1-15 1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qazxsw1993 发表于 2018-1-15 09:58
这次深渊卿出远门会不会一次性得到第4位至第7位的妻子呢?

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哥哥的血泪和脆弱 ...

只少開頭組織的女性,9成會進後宮了吧……
发表于 2018-1-15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淵卿從第一步開始就是直奔深淵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對支持本作品的讀者來說算是悲報
動畫要延到2019年才會放送,小說第8卷也延後一個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112 收起 理由
Hㄇ + 15 工作辛苦
a52363289 + 16 原创内容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天风之朱雀 + 15 工作辛苦
jasonchoo9999 + 13 工作辛苦
虛幻飄渺 + 13 精品文章
深海之雪 + 1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5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受不了那些一天到晚要挖別人事情的團體 深淵卿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表于 2018-1-15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mycopic 发表于 2018-1-15 14:00
對支持本作品的讀者來說算是悲報
動畫要延到2019年才會放送,小說第8卷也延後一個月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悲报吧,大概。今年4月白狐还有部SG0在,如果平职真的要在今年4月播,恐怕就要做祭品了。错开了反倒是好事,虽然不一定会像SG0那样全力以赴,但是也应该能有80%的资源去做动画。就是会让我们再等上一年会有点小不爽。不过总比拍成烂片要好多了。
发表于 2018-1-15 2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等一年的时间,只能希望他能够可以出,要不然不要变成有生之年就好
发表于 2018-1-16 0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qazxsw1993 发表于 2018-1-15 09:58
这次深渊卿出远门会不会一次性得到第4位至第7位的妻子呢?

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哥哥的血泪和脆弱 ...

应该有一个应该是在修学旅行大战阴阳师后才会遇上
发表于 2018-1-16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mycopic 发表于 2018-1-15 14:00
對支持本作品的讀者來說算是悲報
動畫要延到2019年才會放送,小說第8卷也延後一個月

毕竟18/1和18/4阵容都太强了,直接撞上爆肝工程师和自了宫也不明智,延期是明智的策略
发表于 2018-1-16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mycopic 发表于 2018-1-15 14:00
對支持本作品的讀者來說算是悲報
動畫要延到2019年才會放送,小說第8卷也延後一個月

這樣也好,畢竟同期也有命運石,與其雙管齊下造成一方質量低下,還不如專心做一個來的好。個人認為後日談才是真正主線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因在這裡 作者的自己提到的https://mypage.syosetu.com/mypag ... 41/blogkey/1935125/

アニメ延期の理由につきましては……

ありふれた公式HPにアップされていたアニメ告知用のキービジュアルが、さりげなく変更になっているあたり、察しの良さでは訓練されている疑いすらある「なろう民」の皆さんならお分かりになってしまうかなぁ~と。

あと、ここ数ヶ月、アニメ用のシナリオとか絵コンテとかいろいろ送られてくる度に白米は自室でのたうち回っていたり……げふんっげふんっ。

簡單說,就是動畫公司給他的分鏡和腳本跟作者本人要的落差太大
而他很掙扎是要直接在4月撥還是打掉重練,最後為了對自己的作品堅持 (平職的小說家推薦率跟點讚是累計破億的)
很怕拿出爛的動畫砸了自己的腳,因而延至明年才會放送
隱約有提到他好像也會去監督動畫版的形貌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102 收起 理由
a52363289 + 16 精品文章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天风之朱雀 + 10 工作辛苦
jasonchoo9999 + 13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11 工作辛苦
虛幻飄渺 + 13 工作辛苦
swyswy11 + 11 赞一个!
深海之雪 + 1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7 16: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7位妻子? 月 希雅 废龙 香织 雫 爱子 莉莉安娜(王女)蕾米娅 这不是8个吗? 原人妻没被算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2 21: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