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mycopic
收起左侧

[WEB] [Web] 平凡職業成就世界最強 1/25 後日談4 魔王&勇者篇 第11話 攻擊人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典型的英雄救美情节,不过深渊卿中二又发作了,甚至还被人吐槽了
难道英雄救美的时候还要耍帅的吗
发表于 2018-2-4 20: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後宮+1 話說當她知道救她的是弒神魔王的右手是時會有什麼反應呢LOL
发表于 2018-2-4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回深淵卿我只給兩分中二度(死
发表于 2018-2-4 2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克劳蒂亚,当你见识过深渊卿的最终变身的话,就会觉得这姿势还算小意思的了
发表于 2018-2-4 2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9455 发表于 2018-2-4 21:37
這回深淵卿我只給兩分中二度(死

應該是因為還沒要打Boss吧,如果中二度只有這樣那他就不會叫深淵卿了吧
发表于 2018-2-4 2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hihsian 发表于 2018-2-4 22:16
應該是因為還沒要打Boss吧,如果中二度只有這樣那他就不會叫深淵卿了吧

越強越二,敬請期待中二大爆發吧……
深淵準備好了嗎XD
发表于 2018-2-5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字架祕寶...深淵的新裝備要入手了?
发表于 2018-2-5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鏡の國のアビィ  鏡之國的大修道院
應該是   鏡之國的深淵醬   
NETA  鏡之國的愛莉絲
发表于 2018-2-5 1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啃生的时候还以为19话的标题是异世界的aby....最后是卿的昵称
发表于 2018-2-10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佬!之前一直在贴吧看更新,总是上贴吧刷新看有没有更新,超喜欢月老婆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萝莉控真好 发表于 2018-2-10 00:35
谢谢大佬!之前一直在贴吧看更新,总是上贴吧刷新看有没有更新,超喜欢月老婆 ...

貼吧就不用想了,因為文章根本就貼不上去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57 收起 理由
a52363289 + 16 精品文章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虛幻飄渺 + 13 工作辛苦
深海之雪 + 1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0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阿一的中二……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ycopic 于 2018-2-13 09:18 编辑

原定2/18的更新,因農曆新年會在2/20放出

-----------------------
ありふれたアフターⅢ 深淵卿編第二章 (AF3-20) 遁走は十八番です  拿手絕活就是逃走


『人類。真是自大』

自己是上位者不容質疑,傲然的〝影〟發出聲音了。

同時,單手一揮,被分枝開來的業火之鞭便增加到十幾條,從四面八方朝著卿逼近過去了。就動態視力上來說全都是常人所不可能回避掉的速度。

咻啪地,就響起極小一聲毫不留情要將卿的身體撕裂開來的聲音了。

克勞蒂亞不禁就扯開嗓門。只是悲鳴呢,又或是嘆息呢。但是,不管怎樣那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隨著很沒有幹勁的呼嗡一聲,應該被切碎溶斷掉的卿不知不覺間就消失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黒色的短劍――苦無就出現空中。

那麼,卿在哪呢?

『愚蠢』
「沒那回事吧?」

一瞬間,卿就現身在〝影〟的背後。藉著替身之術,靠著第一擊就與一把苦無交換位置了。

只不過,〝影〟似乎瞬間就確定出卿的所在位置,刹那之間就做出攻撃了。伸長銳利的尾巴,頭也不回地就往背後貫穿過去。

腹部遭到貫穿卿,然而,卻是彎起嘴角笑了。

下個瞬間,苦無就再次從那名卿背後以貫穿的態勢飛過來。

到底並沒有料到襲擊者自己會被進行貫穿攻擊,在沒有被給予時間可以去擊落苦無下〝影〟就被刺穿了。

『唔!? 怎麼可能!?』

〝影〟顯露出動搖。那似乎是隨著遭受到攻擊這件事,而意外地身受了巨大的傷害的原因。

以深深刺著的苦無為中心,〝影〟的一部分煙消雲散開來。苦無,理所當然是處在火燙的狀態下。

就在遭到尾巴擊中的分身在因傷害而消失的同時,〝影〟就對著背後展開掃除一切的攻擊了。

究竟,能顯現出幾條呢。業火之鞭遠遠就超過一百條,將瓦礫狀的道路連根刨飛開來,粉碎起四周的建築物。下方支柱被破壞掉的建築物整個倒塌下來。轟鳴聲在震動著世界,粉塵飛舞起來。

然後,就聽見不知從何處所傳來的聲音。

――深淵流土遁術 奈落之回廊 (注:奈落之回廊,上面的小字是来たれ我が深淵の世界へ,前來到吾之深淵的世界)

隨即,

「咿呀!?」

響起了一聲與地獄的戰場很不搭的可愛悲鳴。

『你這傢伙』

〝影〟往抱著克勞蒂亞的左手看過去時就發出怒鳴,但為時已晚。

從地面下滑溜地現身出來的卿,就像從下面摟住一樣抱著克勞蒂亞。然後,哼地嘲笑的同時就發動深淵流空遁術〝萬影之陽炎〟。 (注:萬影之陽炎。上面的小字是深淵は常に偏在す,深淵總是不均勻)

接著,就和克勞蒂亞一起與位在稍遠之處的空間強制交換座標位置。當然,被捲入空間轉移的〝影〟整隻手的一半就被切斷,緊接著就連立刻往卿施放過去的攻撃也砍落在虛空中。

卿,撥掉〝影〟那隻抓著的手,就以公主抱抱起克勞蒂亞了。

『那是吾的母體。人類!』
「你,〝如同影子一樣〟對吧?」

轟鳴。

在注意到克勞蒂亞被搶走而看過來的瞬間,以自由落下的速度水平降落下來的卿就朝〝影〟的側面一個踢擊直撃過去了。

――深淵流體術脚撃之型 重墜焔撃腳 (注:小字是深き闇に堕ちるがいい,墜落到深深的黑暗之中就行了)

藉由重力魔法〝黒渦〟加上水平方向自由落下,在直撃的瞬間,抬升起數倍的體重を提高破壞力的同時,更加靠著腳上的付與魔法裹上炎屬性魔法的技能。

是剛才,才想到的技能! 當然就連命名也是!

「呼嗯。雖然是第一次使用的技能用起來卻很不錯。只是……技能名還要再檢討一下吧」

〝影〟整個就撞進正側面已經倒塌掉的建築物去了。

啪答一聲就在在一瞬之前〝影〟的所在位置上降落下來的卿,就嘀咕出那些話來了。看來好像對命名不是很滿意的樣子。另外,好像有必須與哈烏利亞的族人開會才行。

巴爾德菲爾德的鼻祖! 輪到你出場了!

「啊、啊啦? 咦? 二、二個人? 是不同人? 但、但是同樣……不如說,是剛才的力量」

克勞蒂亞大人處於大混亂中! 。翡翠色的眼睛正在旋轉著。

會這樣也是正常的吧。就算蒙面起來了,但從打扮到氛圍都一模一樣。

而且對於宿敵,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影〟的強大的她來說,能從那位〝影〟的手上輕鬆地搶回自己,最終,還將應該一切的物理攻撃都無效化的〝影〟一腳踢飛出去。而且,還是用能貫破建築物的力道。

結果,在混亂的同時所得到的結論就是,

「啊啊,果然,您就是御史大人――」
「妳好,我是魔王的右臂」
「誒!?」

陷入在神的御使,卻自稱是邪惡爪牙的異常事態中。克勞蒂亞大人的眼睛再次咕嚕咕嚕地旋轉起來。

而,就在這時候,〝影〟就從穿透過去的建築物的對面,如理智產生動搖一樣轟響起咆哮了。同時,無數的閃光就在建築物上奔竄起來。宛如是被無數的雷射撫過而切斷開來的景象。

茲茲茲地,建築物就開始很有自覺地偏移開來。

「雖然妳處在混亂中但沒有時間了。説明以後再說。現在就閉上嘴,被我救下來就行了!」
「誒? 啊,好、好的!」

重新抱起坦率地高速在點了點頭的克勞蒂亞的卿,就開始一口作氣返回來時路了。

「拖住他!」
「「了解!」」

一名分身就躍到卿的前方打頭陣,而發出砰的聲音現身出來剩下的二名分身,就朝倒塌下來的建築物的對面能看見到的〝影子和業火之塊〟衝過去。

克勞蒂亞「分、分身!? 是東洋的神秘!?」並且整個眼睛就睜得大大的。是意外地對次文化很熟悉呢。亦或是,就立場上對關於神秘方面很了解呢。

希望就不要再出現第二名廢妮莎了吧。卿的心中強烈地希望她是後者。

而,這時候,當看見在讓壓力與厭惡感大增起來的〝影〟,就使得克勞蒂亞以忽然回過神來的模樣大聲說話了。

「請等一下! 那個,〝聖十字之鑰〟! 如果不取回來的話!」

看來,似乎是相當重要的東西。

然而,要取回來是不可能的。其證據就是,克勞蒂亞激烈地咳嗽不止,同時還少量地吐血了。

原因就一點。就是這個異界的血風。它的有害物質正在侵蝕克勞蒂亞。是什麼原因雖然不得而知,但在被那個〝影〟拘束起來的期間似乎就不會受到影響,自從搶回來後不久便確實地在累積起傷害。

有必要盡快,很清楚必須要從這個異界逃離出去。

而且,那不只是克勞蒂亞。倒不如說,與在某種保護之下的克勞蒂亞不同,卿已經是在相當長的時間下,處在血風的影響下了。

克勞蒂亞,就連被抱著的同時都還像是在懇求一樣在仰望著卿的臉,接著就注意到那件事了。雖然呈現黑色難以分辨,但蒙面的嘴角已經在變色。而且,現在,從墨鏡的間隙中還流下了一道鮮血。

吐血、鼻血、血涙。如同救世主出現的他也同樣,就處在這個會侵蝕人類的環境裡。

但是,即便如此,只有那個是絕對不能被搶走的。倒不如說,就算要捨棄克勞蒂亞自己的生命也一樣,只有那個……

「不用擔心」
「誒?」

與直到剛才為止的從容態度不同,能感覺得出來是用稍微疲憊的聲音所說出來的話語。只是,會令人感到很不可思議又安心的聲音就朝克勞蒂亞說起話來。

卿,為了不讓環抱克勞蒂亞的肩膀的手會稍微滑落且讓她掉下去便將人固定住後就將手掌朝向上了。

用力拉近過來,克勞蒂亞就呈現出脖子被抵住的姿勢。也因為那種特殊的立場,沒被年紀相仿的男性抱過的經驗,她很清楚不是那種情況的同時還是不禁心跳加速起來而屏息了。

只是,就在緊接而來所發生的事情下,就變得更加屏息了。

「我的手腳有點不乾淨。面對那種畫的很粗糙的傢伙,這麼漂亮的飾品就覺得和他很不搭而不由得就出手了」
「那、那是」

戒指在放出淡淡的光芒。在手掌上啪地在綻放出光芒且出現的東西,正是克勞蒂亞在尋求要奪回,具備了既古老又藝術性之美的十字項鍊――〝聖十字之鑰〟了。

看來,深淵先生。在施放踢擊時,好像就動了什麼手腳將〝聖十字之鑰〟給掠奪過來了。克勞蒂亞被搶走而被激怒,就趁隙順手牽羊。確實,正如自己所告知的那樣手腳很不乾淨。

「那個是〝什麼〟,我是不知道,但……如果它很重要的話,下次就不要被搶走吧?」
「會、會的。非常、謝謝您」

輕輕地伸出手去拿〝聖十字之鑰〟的克勞蒂亞,重新將它帶在自己的脖子上後就在胸口像是緊抱一樣緊握住,便將道謝的話語說出來了。

然後,重新「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呢」地,悄悄地如同在窺伺一樣在仰望著卿。

但是,就連那種舉動,也隨著迫近而來的事態而不得不結束了。

「嘖。被幹掉一個了啊。再一次,拜託囉,我!」
「雖然比預料中還要棘手,就交給我吧。我」

咒罵起來的同時,卿便召喚出分身。沒錯,留下來拖住〝影〟的二名分身,已經有一名被消滅了。

因為,已經消耗掉相當多的魔力為了節約流向分身的魔量就很少,而且,雖說是處在將魔力消耗量大的技能給封印起來的狀態,但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會被消滅,再怎樣都不可能不會感到戰慄的。

面對再次朝那裡,衝入血風的風暴裡來的卿,山寨餓鬼們都「獵物回來了!」地感到歡喜且蜂擁而至。

對上如同濁流般在逼近的山寨餓鬼,打頭陣的分身就以會受到傷害的覺悟進行衝鋒。以兩手上在發光的小太刀進行斬飛,用炎屬性魔法來掃蕩。

「我有問題要問妳,妳有封鎖那面鏡子的出入口的手段嗎?」

本體的卿,也是處在兩手都有東西的狀態,一邊不讓四周靠過來以魔法和感應石的操控來發射所有的苦無,一邊在向克勞蒂亞詢問。

雖然提問的很突然,但克勞蒂亞還是明確地點頭了。

「為此,才需要〝聖十字之鑰〟」
「原來如此。手腳不乾淨,偶爾也會派上用場」

就連空中也都有有翅膀的山寨餓鬼會襲擊過來。射出苦無來擊落、完全活用分身、使用多種多樣的重力魔法,在連續施放許多種類的魔法下,再怎麼說,為了要能長時間在這種環境下,持續萬全地能使身體強化和活性化。

魔力,剩下二成就會耗盡。

很不湊巧,雙手沒空,隨著山寨餓鬼毫不間斷的襲撃,與正在壓制住〝影〟的分身的控制下,面對要喝下恢復藥就使得意識就快要被抽離開來了。

但是,如果能回到原來的世界,克勞蒂亞就能封印住傳送門。回復晚一點也沒關係。現在速度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到達就是卿的勝利!

「哈哈,很久沒遇上修羅場了。不壞!」

打頭陣的分身被物量擊潰了。

朝撲過來的山寨餓鬼,使用技能〝影舞〟來當成跳台。

飛越過去的同時,召喚出分身。以火遁焚燒著陸地點上的敵人來確保逃脫路線,同時順便就以土遁將四周的變成流沙來進行阻礙。

自己則是用技能〝木葉舞〟,將揚起來的沙粒當成立足點進行奔馳,靠著幻影與重力魔法的混合技〝傾死之影〟來伸出無數的手臂,以一紙之隔來迴避一切突破過去。

無論如何都想要吃上一口吧。

山寨惡鬼們就在勢不可擋的卿的前方,密集起來形成一道人牆打算以物理性阻擋下來。

飄浮在空中的苦無,就在卿的眼前排列成一道圓陣。有如格林機槍的槍身所形成的圓陣就開始順時針高速旋轉起來了。直到燒燙起來為止。宛如,馬戲團的火圈。

只是,理所當然地,那並非是為了潛伏著的猛獸所做的。

而是為了挖掘。

――深淵流火遁風遁混合陣 鳳凰大翔破 (注:小字是深き闇止めること能わず,阻擋不了深沉的黑暗)

如砲彈般飛出並旋轉起來的火圈,便毫不留情地就以形成龍捲狀的火焰漩渦和風刃,以及苦無本身的高速旋轉在挖開山寨餓鬼的人牆。

應該說開出一條名為山寨餓鬼的隧道這種東西,就在它垮下來前的一瞬間卿跑過去了。

「……好厲害。非比尋常的力量……」

克勞蒂亞,不禁就忘我地注視起來。感嘆的言語,是無意識下吐露出來的。

但是,緊接著,克勞蒂亞注意到了。咳哼一聲,雖然是很小一聲的咳嗽聲,但卻能聽到那是從抱著自己在奔跑的青年的口中所發出來的。

仔細一看,比起剛才蒙面染上顏色的面積變大了。很明顯,他又再次吐血了。

克勞蒂亞感到丟臉了。

自己,才應該是〝保護方的人〟。但是,卻只是被公主請多多指教被抱著,只能眼睜睜看著幫助她的人在受傷前進著!

「――主會祝福救助者。惡者喲,留心吧。會守護我的是神的愛。會擊碎汝的是神的憤怒」
「! 這是……」

卿,不對,翡翠色的光芒以克勞蒂亞為中心綻放開來了。彷彿就像是球體般在閃耀著的翡翠之光,從被接觸到的一角開始在將山寨餓鬼們彈開來,或是將其消滅。

「……這樣啊,一直所感受到的不協調感就是它啊。果然,妳是知道托塔斯的吧?」
「托ー、塔斯?」

卿雖然伴隨著確信一問了,但回應而來的卻是大吃一驚的表情。

但是,這股力量……而,就在卿打算多加詢問之際,刹那,就因被託付去拖住〝影〟的分身消失而將話語打住了。

由於魔力残量剩下一成就會耗盡,所以幾乎很少去傳輸魔力,攻撃手段也就只有讓魔力裹在小太刀上這種狀態下實在說起來是很無奈的事。

然而,面對以非常驚人的速度在追上來的〝影〟的氣息,到底是從容不了的。

現在,不是去消除疑問的時候。要以確實回到原來的世界為最優先!

吞下疑問的卿,取而代的就是做出平時的「呼」了。

「呼,好骨氣。幫大忙了」
「您,才是我的護身符。下級惡魔般的東西,我是一步都不會讓他們靠近過來的哦」

即便全身各處被灼燒,在血風的影響下很明顯衰弱下來,克勞蒂亞的眼裡所寄宿著的光芒,反而變得更強了。

面對毅然的神情,使卿做出要比平時還要多次的「呼」了。

接著,就在四周召喚出二名分身。這次不是派出去拖住〝影〟,而是以鐵三角的隊形一鼓作氣去衝破山寨餓鬼的濁流了。

醜惡的壓力從背後很強烈地在逼近過來。山寨餓鬼們毫無止境地蜂擁過來。

賭上性命所展開的實境捉鬼遊戲,姑且不提,終於是能看到終點了。

「看到囉!」
「那是……」

透過群聚起來的山寨餓鬼的間隙,捕捉到〝鏡門〟了。山寨餓鬼們雖然拼命地不斷往前衝,但陸陸續續都化成塵埃勉強地抵擋下來。

看見的是,有如枯草色的極光一樣在晃動著的光。乍看之下雖然是一面很不可靠在晃動著的光之簾幕,但覆蓋住整面鏡子被展開來的它卻是讓所有的山寨餓鬼都靠近不了。

並且,從枯草色的極光内側所穿過來的箭、子彈、投擲用的短劍等等,不斷地在射穿山寨餓鬼在將其消滅著。

「看來,妳的同伴似乎都在等妳回去吧?」
「是的,是這樣沒錯」

一瞥看向含著眼淚的克勞蒂亞,同時卿就在内心裡苦笑著。

姑且,卿的苦無也有在極小的範圍內在進行突刺,展開守護鏡面的結界(從内側穿透,從外側遮蔽的類型),或許這些是沒有意義的

「我姑且問一下,那道極光般的光芒,是就算我們去觸碰也不會有事的類型嗎?」
「嗯,那是當然的囉。那是長官所行使出來的〝聖滅之光〟。只會消滅惡者的守護之光。對人類是沒有效果的哦」
「太厲害了。那麼,就這麼一鼓作氣殺過去吧!」
「是!」

驚人的咆哮聲從背後轟響開來了。那彷彿,就像是確信會被逃掉而感到懊惱的聲音。

克勞蒂亞,越過卿的肩膀在注視背後了。感到懊惱的,就連她也一樣。到目前為止的修練是為了什麼而累積起來的。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它,雖說是隨著背叛而從第一擊開始就幾乎處在被封殺狀態,但如果不做點什麼就要撤退就……。

壓抑住膨脹起來一樣的負面情感,搖了搖頭。現在要活下去。而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為了不讓這個世界的住民進入到人類界來就要去盡最大的努力。

但是,總有一天,一定……

「っ,避開!」
「收到!」

貫通所有在礙事的山寨餓鬼,業火之鞭有如雷射一樣紛紛到來了。是〝影〟的掙扎。它,有著很強大的威脅性。

左右兩側的分身,立刻就往後方一跳。像是要將本體與射線重疊起來一樣排列成一直線。

――深淵流土遁風遁混合陣 天衝之峰龍 (注:小字是来たれ暗き深淵の龍。過來吧黑暗的深淵之龍)

將一把小太刀刺進地面後,一瞬間大地就隆起來了。像是要直衝天際一樣把四周的山寨餓鬼都打飛起來,同時形成一道厚厚的大地之壁。

――距離〝鏡門〟還剩下五十米

大地之壁,僅只有擋下業火之鞭幾秒鐘的攻擊。

牆被粉碎,如槍般伸過來的業火之鞭貫穿分身使其消滅了。

――深淵流重遁術 奈落之魔手 (注:小字是我が魔手により沈め深き闇へ。透過吾之魔手沉入深沉的黑暗)

以第二名分身為中心,形成超重力場。業火之鞭雖然紛紛到來,但都被宛如是從奈落爬出來的魔手抓住,像是被拉進去一樣往地面落去。

從魔力残量來看,雖然只能發動二次重力魔法,不過,盡可能保存下來是有價值的。

第二名分身被壓倒性的物量之鞭切碎了,不過,

――距離〝鏡門〟還剩下三十米

看見在〝鏡門〟的對面,穿著一身修道服和法衣的人們都驚訝地睜大著眼睛了。

「っ,來了! 光靠沒有神器的我的結界,是抵擋不住那道攻撃的!」
「只要能彈開森羅萬象就足夠了」

前方最後一名分身正在殺出一條血路。

業火之鞭紛紛到來。浩介迅速地一個轉身,就以倒退走的方式邊跑邊展開苦無。發動了空間遮斷系的結界。

――距離〝鏡門〟還剩下二十米

足夠了。爭取到距離了!

「這雖然是現學現賣,不過,魔王說――」

反轉。然後全力跑起來。同時,打頭陣的分身也翻轉。在擦身而過時,本體和分身一齊哼的一聲笑了。 (注:嗤う,中文雖然是笑這個意思,但是帶有不屑的感覺)

――距離〝鏡門〟還剩十米

〝影〟飛快地迫近過來。在那之前就躍出去的最後一名分身,模仿起本體的卿的嘴形說了。

「自爆,很浪漫的」

突然光芒就爆炸開來。驚人的爆風徹底地橫掃了四周一帶。就連直衝而來的〝影〟也無一例外。

不管怎麼說,最後的爆炸就是所有往注入到分身裡去殘存魔力加入了炎屬性魔法造成的

雖然沒有如四周的山寨餓鬼那樣被消滅掉,不過,應該是能逼得追趕上來的他不得不向後退。

再次發出了咆哮。伴隨著有如會汙染人的精神一樣的尖嘯聲一起,展開了最後的攻撃。如同在索求克勞蒂亞一樣,業火之鞭伸長而來,但……

「不好意思啊,跟蹤狂。是我贏了」

――距離〝鏡門〟……零

卿,就抱著克勞蒂亞跳進〝鏡門〟了。像是要保護她一樣抱住,在原來的地下房間內滾動著。然後,便跪著在看手臂裡的克勞蒂亞。

克勞蒂亞回以發出強烈光芒的眼眸,明確地點了點頭後,

「在主的名字下,遭到虐待之人的城堡啊。以堅固的門扉斥退邪惡之人吧」

這麼祈禱起來的同時便將〝聖十字之鑰〟舉起來了。〝聖十字之鑰〟放出強烈的光芒,像是共鳴一樣〝鏡門〟也在閃耀。

接著,如水銀般的流體就從浮雕中溢出,就在覆蓋住鏡面的瞬間――

『終結之日近了! 通道已經連接上了! 給我等著吧! 吾之母體――』

遮蔽掉可怕的尖嘯,鏡子就回到只會映照出地下空間和人們的樣貌下了。

寂靜充滿了整個地下房間。地下房間內雖然有好幾位穿著修道服,或是法衣的人們,但他們所有人,都還在屏呼吸在凝視著〝鏡門〟。

眼前竟是不可言喻的危機狀態。似乎還沒有馬上拾起,它已經離去的真實感。

「嘎噗,唔」

打破那種令人感到害怕的體驗的寂靜的,就是一聲苦悶的聲音。

忽然他們的視線就移動起來,看向一名全身咻地在冒著紅煙,呈現出趴著的狀態的陌生青年――浩介。

看來回到人類界後,托〝鏡門〟關上的福,在侵蝕浩介的紅霧似乎都霧散了。

然後,浩介自身就處在魔力枯竭的咫尺狀態,與侵蝕所造成的傷害下而痛苦著――

「御、御使大人,您沒事――」
「嗚,幹嘛『實行不講理』啊。痛死啦,技能名稱也很痛啊。產生出滿滿新的痛點了啊」

那個地方有個比起外傷,更是受到心理創傷所苦悶著的青年。

自爆,好像很浪漫。但是,根據自爆的種類,好像也只會有痛楚這種感覺。

在看見位在趴著的身影的前方,悄悄地橫躺下來的克勞蒂亞也同樣,與浩介相同在冒著紅煙而身體苦悶的同時還很擔心地在搭話就不知道不同於在感到痛苦的人在想什麼,「……怎麼了?」地一句,將習慣的口氣轉變成疑問句了。

一邊盡力處在維持住意識的情況下,面對在擔心自己的克勞蒂亞,使浩介的心理創傷有了一種好像稍微治癒了的感覺。

她一定是療癒系的大姊姊……。在想那種傻事的同時,在感受著她的善良,而吐露出一口能救了她真是太好了的安心之氣了。

然後,就抱起疲憊的心理創傷,將蒙面拉下來的浩介就開心地笑起來開口了。

「我已經沒事了。妳弟弟也是」
「――啊」

這句話,就使得克勞蒂亞就察覺到浩介為什麼會來救她了。同時,一想到在昏過去之前就倒下來的弟弟就陷入在絕望的狀態而使血氣都退去了。

但是,馬上就又安心下來了。

浩介就以趴著狀態,而且克勞蒂亞就處於躺下來的狀態下的緣故,現在的浩介的臉就只能看到克勞蒂亞。

在那樣的浩介的溫柔表情,與極近距離的關係下透過墨鏡也能隱約地明白眼神的氛圍,就使得克勞蒂亞也毫無根據地安心下來了。

浩介的話語,是實話。

在那份巨大的安心感下,繃緊起來的緊張感就斷開來,極度的疲勞和巨大的傷害快速地在奪走她的意識了。

而且要進行抵抗,憑現在的克勞蒂亞是辦不到的。因為,眼前,有著一名連名字都不曉得的救援者,更還飄散出一股溫柔的氛圍。

像是包容一樣的壓倒性的安心感。

到底,已經好久都不曾感受到這麼平靜的感覺了吧。

明明全身都感到很痛苦,卻不能睡著……

明白的同時,克勞蒂亞就以沒有比這件事還要更令人感到安心的表情失去意識了。

浩介,對著無力~地鬆開力氣的克勞蒂亞微微地笑著的同時,就從寶物庫內取出回復藥來喝了。

而,就在這時候,

「應該,是要向你道聲謝謝的吧。本來的話」

是充滿威嚴感的低沉之聲。「啊~,說起來我是處在被梵蒂岡的The・可疑的人們包圍起來的狀態」地一句,多少,就流起冷汗將視線轉往聲音的方向。姑且,再把臉抬起來之前蒙面也要恢復原狀。

在那個地方的,是一名穿著神父的法衣年約七十五歲左右的老人。

話雖如此,光靠好幾道被刻畫在臉上的皺紋就能判斷出來,筆直的背膀和銳利的灰色瞳孔,一頭滿是白色大背頭的頭髮,讓人看見他時會覺得更為年輕。雖然穿著聖職者的衣服,卻似乎可以感受到一股身經百戰的軍人的感覺。

他,就處在單手拿著一本打開來的書的狀態下。很罕見地,那本書看起來是用金屬板做成的。並不是,裝訂這個意思,就連內容物也同樣是由五片左右的金屬薄板所重疊起來的樣子。

雖然好像非常重,但他就沒有感到難受而用單手拿著。

沙沙地響起了微弱的腳步聲。

浩介的氣息感知,傳來這個地方已經有好幾個人好像是要把自己包圍起來一樣在移動著。對外的唯一通道,也已經被堵住了。

「然而,你是什麼人呢,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認為理由正漸漸地從不是該去道謝而是必須要處以判罪才行。……那麼,你。有打算要老實地解除武裝,接受居留嗎?」

好了,應該怎麼做才好呢。

老實說,想知道的不如說是浩介這邊,原本的任務也來調査這個的。是有透過協商,如果可以順便將情報毫不保留透漏給對方也沒關係的意思。

光是看克勞蒂亞和阿齊茲,就可以知道他們不是多壞的人。

話雖如此,眼下的這種狀況。

或許,姑且不論克勞蒂亞所稱呼為長官在眼前的這名老人,就連四周的人們現在也都在放出就快要襲擊過來的殺氣。

縱使浩介將克勞蒂亞從異界那邊帶回來,是侵入者的事是不會改變的,而且,他們相當多的同伴都還是被大量的入侵者給殺了。

加上,為了治療阿齊茲少年而將人給運走,雖然他現在不在這裡,不過,這樣一來叫做奧馬爾的人是背叛者應該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因此在他們的心中應該還充斥著疑神疑鬼的想法。

更加上,雖說是將人帶回來,克勞蒂亞卻處於渾身是傷的狀態……

到底,會怎麼看待自己所說的話呢。

去問,他們又會回答到怎樣的程度呢。

從〝拘留〟這句話來看,體現出來的不是〝商量〟而是〝審訊〟所以期望就很低,假設就算很順利也會被耗費掉相對應的時間。

而且,重要的問題就是解除武裝……

身分不明、目的不明,而且威脅度巨大。

是真的很想去配合他們先將武裝解除下來的這項的要求,雖然浩介也是能夠接受,但神器要被調查,再怎麼說都有困難。

〝鏡門〟〝聖十字之鑰〟。以及克勞蒂亞的能力,與在撤退中所說出來的〝神器〟這句話。

他們……恐怕是具有一定程度可以去調查神器的知識和技術。

(因、因為沒有南雲的同意,向梵蒂岡方面交出神器……做不到! 感覺還會遭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能呼應商量的壞處太過巨大了。

是對沒有回答在思考的浩介感受到不平穩的感覺了吧。或是,在主張要盡快用武力壓制呢,四周的人們的殺氣更進一步地增強了。任誰都是處在將武器拔出來的臨戰態勢下。

火大……也有這種感受吧,不過,也可以感受到一股緊張的弦就快要斷開來的危險性。

浩介,尷尬地在笑著(因為蒙面所以看不出來)的同時詢問了。

「我不會解除武裝,也不要被拘束起來。就來喝個茶平靜地商量吧。如何?」

回答就是被回以倍増的殺氣! 「你這傢伙在說什麼啊!」這種心聲都蜂擁而至! 

浩介「考慮到你們的狀況我是可以體會你們的心情的喔! 我,姑且,可是有叫了你們同伴的性命吧!?」地,在主張著。

他們的緊張感沒有受到動搖。也有好幾個人的眼神都浮現出困惑。

浩介不答應,〝長官〟也能理解吧。雖然看起來極為冷静,但他的眼神卻看得出正隱藏著憤怒的火焰。

自制心雖然很了不起,但就他來看,講再多都沒用,而且大量的部下被殺害,作為聖域的梵蒂岡還被隨意地搗亂了。似乎要就這麼歡迎歓迎~身分不明的入侵者的,是不可能的。

「很遺憾。你的能力雖然是威脅,但看來現在是相當疲憊的模樣。就來好好地利用這個機會吧。察覺到我們的狀況,就希望你老實一點去照做」

〝長官〟忽然就單手一揮。

隨即,金髪的青年――即使是在他們之中放出來的殺氣也是格外強烈的,浩介的記憶裡被稱作是溫的青年就單手拿著細劍緊逼而來。

(啊啊,真是夠了。明明我這邊都很累了!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我可不會老老實實地就解除武裝的喔! 我是為了不要被懲罰!)

浩介,並沒有在發出激烈的舉動和狂亂的殺氣的他們的面前陷入長考。是在爭取要讓回復藥發揮出一定程度效果來的時間。

傷得很深,雖然還有三成的恢復率……

「嘛,足夠了」
「什麼!?」

細劍的劍腹被揮過來。面對以它為立足點跳起來的浩介,使得溫以在訴說不敢置信的模樣吐露出驚愕的聲音。

「不會讓你逃走的!」

栗子色辮子髮型的少女――安娜,使用雙手上的拐撲了過來。

如果是在空中的浩介感覺就會像是一具屍體吧。理所當然,浩介輕鬆地就避開來。將空中的塵埃當成立足點做了一個前空翻。

「哎!?」

在飯傻的聲音下,安娜醬穿過了誰都不在地空中。用在訴說「那太犯規了吧!?」的表情在看著浩介。

「抱歉啊。如果願意坐下來談談的話,彼此,讓腦袋更加地冷靜下來好嗎?」

說出那些話時,就往盯上落地的瞬間襲擊過來的二名男性,施展出只會給人是怪物的感覺的空中迴旋踢將人給踢飛出去,浩介就一溜煙地往通道跑過去了。

「停下來!」
「老實一點!」

擋住通道去路的是二人一組的男性。雙方都是禿頭沒有眉毛。因為長得很相似,是禿頭兄弟檔嗎?

總之,隠形全開。

「啊?」
「咦?」

以滑壘的要領輕鬆穿過,出色地分擔說出疑問句來的光頭兄弟的腳下。

浩介的隱形如果是一般人即使人就在眼前也不會被注意到。即便是受過戰鬥訓練的人也一樣,會隨著情況不同而處在〝就算被看見也無法立刻行動起來〟的狀態下。

注意到眼前有雜草在晃動而一起沒有提高起意識的情況下,發生了應該能應付的事情時大腦卻會跟不上。

「你們在幹什麼! 巴克斯,布魯斯!」
「對、對不起」
「剛才是怎樣!?」

就連在溫的怒吼下才回過神來也一樣,光頭兄弟還在因奇妙的現象而動搖著。在長官的「別讓他逃了!」這句更加憤怒的聲音下才轉過身去,追在浩介的身後。

「總覺得……那個人,很奇怪!」
「我懂!」

面對安娜如悲鳴般的聲音,溫也非常同意。

視線的前方就是浩介在奔跑的背影,但就連從背後用飛行道具去狙擊,就不知道為什麼都瞄不準。豈止如此,如果沒有強烈去意識的話,就連剛才追上去也一樣都會忘了是在追什麼人。

不久,便輕易地離開原本寬廣的空間了。浩介的身影一瞬尖,就消失在柱子的對面那邊,不過,馬上又能捕捉到正在往階梯跑上去的身影。

「我要進行拘束! ――捉起流逝吧。以高貴的神殿之爐來提煉,有如被洗淨七次的銀」

隨即,安娜所持有的其中一枝拐就裹上淡淡的光芒,從尖端發射出光之鎖了。

面對從背後逼近而來的險惡氣息,一瞥將視線看過去的浩介,

「怎麼看都是白崎拿手的〝縛煌鎖〟,感謝啊,臭傢伙!」

除了〝鏡門〟和〝聖十字之要〟外,果然還有特殊兵器。

往階梯跑去在路途上的浩介,就被像是要綁人一樣逼近過來的光之鎖給纏繞住了。

「捉住你了! 怪人先生!」
「誰是怪人啊! 妳這個辮子拐醬!」

浩介先生砰地一聲就消失。只留下吐槽的餘韻在階梯上,一次性替身神器的小時頭就滾動起來。因為是用完就丟,鎖以在使用後就會只會是個到處都會有的石頭而已。

「什!? 消失了!? 是去哪裡了!?」
「っ,果然,那個人也是被神器所選上人嗎……」

溫他們困惑道停下腳步了。同伴中的一人,有一名扛著一具很古老連射式的十字弓有著一副東洋系五官刺蝟頭的特徵的青年,啊的一聲就手指過去發出聲音了。

「不是階梯! 是在電梯那邊!」

很快地看過去時,就看見以、三角跳的要領在往上奔去的浩介。

「李! 動手! 別殺掉了喔!」
「了解! 只是,多少會受傷就原諒我吧!」

這麼一說使用十字弓被叫做李的青年,就以浩介為目標射出金屬箭了。

「嘿咻!」
「什麼啊!?」

破風飛翔起來的箭,就遭到單邊在將小太刀刺進牆壁裡在固定身體的浩介,以另一把小太刀擊落了。

驚人的本領雖然使李悲鳴似的發出驚愕之聲,但哪能放跑啊地就馬上進行連射起來。一切,都用避開要害的軌道所射出去的李的本事,確實,是一流的。

只是,飛過去的六枝箭,盡數都遭到單把小太刀擊落,或是被斬裂開來的浩介,很理所當然地就是在他之上的存在。

「到底,子彈就沒輒了吧?」

剛才的光頭兄弟之一,布魯斯這個人就架起古老的步槍了。

順便一提,從那聲槍聲來看如果步槍在城市中是不常被使用的話,十字弓和步槍――就他們的工作,是誰比較優秀就常常會和李產生衝突。

話雖如此,現在就沒有必要去顧慮。可以五連射的步槍,布魯斯毫不客氣地就連射了。

當然,全部都被砍落了。

「「「「「「「……」」」」」」」

似乎包含從後面追上來的〝長官〟在內,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了起來。

姑且,是以重力魔法做出將子彈對上刀刃的小把戲而使出〝偽子彈斬〟,不過,對根本就不知道那種事情的他們來說,確實是會去懷疑自己的眼睛的景象吧。 (注:本話中包含這個NETA,我懶得查了)

「逃跑是我所持有的獨特主張。那麼,有緣還會再會的」

叮的一聲,將小太刀收進背上的刀鞘內的浩介,指這麼說了一句後便一口氣往牆上奔馳而上,就這麼往地面上消失了。

之後,就只留下還愣住的他們。








出現在地面上的浩介,暫且,就上來到聖・保羅大聖堂的圓頂飽覽全景了。

然後,就對還默默地在冒著黑煙的梵蒂岡國內的慘狀皺起臉來了。

看來,不只是梵蒂岡圖書館,似乎就連美術館和教堂,政府廳舍方面都發生了爆炸。

在襲擊而來的假遊客已經都撤退下,在可見的範圍內只看的到以不知所措的樣子在避難的觀光客,和發出怒吼的同時在進行避難誘導、滅火活動的職員們。

當然,在那些害怕的觀光客中,未必就沒有那群襲擊者,但……

「還真是過分啊……」

浩介不禁就嘀咕起來。而,突然間直覺就在低語了。

使用墨鏡上的望遠機能,將視線移向觀光客在流出去的梵蒂岡的外面。

然後,就發現了。

「那傢伙是……」

在梵蒂岡外,正好就在可以看見圖書館的位置的建築物的屋頂上,有個眼熟的男人的身影。那個男人,似乎偶爾會使用雙筒望遠鏡在觀察是區內的情況。

「為什麼沒有前來? 在那種地方做什麼?」

當號介將疑問說出口時,男人突然――像是失望一樣垂下肩膀了。然後,在確認過時間後,便再次,視線看向還非常混亂著的梵蒂岡國內,更還隱約地笑著轉過身了。 (注:這裡的笑同樣是帶有不屑意思的笑容)

「……就試著去跟蹤一下吧」

浩介,將墨鏡和蒙面拿下來後,就脫掉破破爛爛的上衣,從寶物庫內取出新的上衣來穿了。

接著,就從圓頂上跳下來,去追上那名男人了。

是阿齊茲少年,在梵蒂岡外的據點稱他為〝勒達先生〟的同伴。

------------
附圖
修道服




キャソック,男性神職人員穿著的法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x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224 收起 理由
angel4897 + 10 工作辛苦
into + 10 工作辛苦
云影敏筱 + 15 工作辛苦
sar2016 + 13 工作辛苦
lzlz59876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工作辛苦
a52363289 + 16 精品文章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ZhYF1111 + 15 工作辛苦
george801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1 21: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某三無背心少年:自爆……那個可是痛得要命的
发表于 2018-2-11 22: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次深渊卿受到的最大伤害完全在心灵上——然后既然有一堆神器,那么可以想象得到可以任意生产这些的阿一肯定会被当做神
发表于 2018-2-11 2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观看来又变大了,这些神器估计也是用各种神代魔法制造的,然后之前给阿一干掉的神据说是从某个快毁掉的世界逃跑的,所以这些神器估计就是那个家伙的同乡制成的——话说世界观弄得那么大,基本已经可以出新篇了
发表于 2018-2-11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是成功救回后宫的同时还顺利的跑了。很像浩介的作风
看来这个梵蒂冈的人很有可能跟托塔斯有关系
发表于 2018-2-11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作者是当真想让浩介组满各种后宫 这次是修女属性阿~

感谢翻译~
发表于 2018-2-12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很不错啊  这个小说    感谢楼主分享 期待继续更新  膜拜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0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他們的那些魔法武器有可能是托塔斯飄流過來的。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6 06: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