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WEB]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12/9更新263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02 编辑

12

 死者的(長老)大魔法師(巫妖)、可以吸收生者的生氣、變為自己的力量。
 被捕獲的生者、會漸漸的、在那性命到達盡頭為止持續地被吸收著。
 俺在、最後的最後變得像是被擠乾的牙膏那樣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死者(長老)好像比之前還要充滿生氣。
 雖然看起來很可疑、但死者(長老)不是死者的(長老)大魔法師(巫妖)而是人類才對吧。
 證據就是、俺雖然是只剩一層皮的程度、但還沒死沒有失去性命。
 如果死者(長老)是不死族的話、會吸收生氣到最後的最後吧。

「好了、這個樣子的話、可以聽進大姊姊的說教了吧?」

 就這麼倒在地毯上、眼球上下移動、表現出Yes的意志。
 順便一提死者(長老)、已經穿上補正裝備了、身穿洋裝、當然假牙也裝好了、水泥化妝也塗抹完畢、變成裝年輕的大姊姊模式了。
 那個手法、簡直可以稱作魔法了。
 雖然、俺從途中就沒有在看了。
 因為從頭看到尾的話、恐怕會因那可怕的偽裝技術、陷入再也不相信女性的狀態吧。

「你啊、內心已經腐敗了」

 死者(長老)坐在床上彎著腰的、俯視躺在地上的俺。

「付了錢做什麼都可以、才不是這樣的呦?」

「什麼戰鬥啊、勝負?笨蛋嗎?這樣子雙方會高興嗎?」

 從設計品味很好的袋子、拿出煙管、放入菸草、點火。

「你啊、是童貞吧?」

 俺用視線左右搖擺來否定。
 俺脫離童貞是22歲的時候、公司的前輩邀請一起去的、愛情賓館・THE・到府服務。

「是這樣嗎?從你身上、感覺不到女性的味道呢」

 如果死者(長老)說的童貞指的是素人童真的話、俺是童貞。
 因為是童貞、至今不曾和女性交往。
 當然也沒有約會的經驗。
 俺的那些心理上的動搖、似乎被死者(長老)發現了。
 深深地吐出菸草的煙、繼續說輕蔑的話。

「直說了吧。你啊、是個沒有價值的男人呦」

「因為沒有價值、女人就不會靠近。就算由你那邊接近、也會因為沒有價值而避開。當然、也不會有自然而然關係變好這種事」

 俺、拼命的表示否定的意志。
 到中學2年為止、都有可以普通的對話歡笑的女性同學。
 就是在公司、也有可以親近聊天的女性社員。

「要是你覺得有和你關係很好的對象的話、那也是你搞錯了呢」

「頂多是、表面上沒有問題的對象而已。實際上、做為一個男人來說對你完全沒有興趣、頂多是作為工作或客套話、的對象而已」

 死者(長老)把、俺的反論一個一個擊潰了。
 簡直像是被讀心了一樣。
 睜圓了眼睛看向死者(長老)

「簡單易懂哦、像你這種爛男人膚淺的思考。」

 話語銳利的貫穿胸膛。

「你以為人家、看過了多少男人啊。在裡面、像你這樣的無聊東西、有很多呦」

 感覺到了人生經驗的厚度。
 眼前纖細的裝年輕老太婆、看起來像是巨人一樣大。

「沒有做於女性對手價值的男人、開始花錢買女性。這種傢伙啊、大多、視野狹窄獨善其身。擅自覺得領悟到了什麼、只為了自我滿足而開始爆走」

 沒辦法反駁。

「不被對方當一回事的劣等感的反彈、就開始做蠢事、把女性當成物品對待」

 用手指敲菸斗、灰掉到菸灰缸。

「然後最惡劣的一點、是自己的人性是在水準以上、的錯覺。明明實際上各方面都是平均以下」

 從床上起身、靠近俺。
 低下腰、近距離窺伺著俺的眼睛。

「明白了嗎?你就是那樣哦。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為了自己方便擅自曲解、聽不進其他人的話」

 眼神好恐怖。

「公主哪、雖然看起來是那樣、其實是有良好教養溫柔的孩子呦。」

 公主・・・是指反派大小姐吧。

「雖然因為各種原因、在這種地方工作、但到現在以男人為對象的話都還因為緊張沒辦法好好的說話哦」

 居然、是那樣嗎。

「雖然看起來很堅強、相處的時候卻會非常的溫柔與溫暖、那就是那個孩子的魅力哦」

 比看起來弱的多、那就是原因嗎。

「還真是盡情的欺負了、那樣溫柔的孩子啊」

 臉咻地靠近了。那個臉上沒有表情。

「這就是回禮呦、請收下吧」

 這麼說著、死者(長老)吸了菸斗。
 被塞在菸斗裡的煙草、因為氧氣的供給而燒了起來。
 那個菸斗、在俺胸口的正上方、旋轉變為轉向下方。
 然後死者(長老)、用手指咚的敲了菸斗。
 灼熱的紅色珠子落在俺的胸口、皮膚與肉的燒焦了。

「喀啊啊啊啊啊啊啊!」

 胸口傳來著燒焦聲、俺慘叫了。然而、幾乎失去了所有生氣的俺的身體沒辦法很好的動。
 雖然想從燙的那裏逃走、光是讓身體發抖就盡了全力了。

「不會以為只有一個就結束了吧?你啊、對知道公主做了幾次過分的事嘛?」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死者(長老)塞入菸草、點火、吸氣、讓火珠落在俺身上。那樣、好幾次好幾次好幾次的重複著。
 死者(長老)的說教結束時、俺的胸口、留著好幾個燙傷的痕跡。

「這樣子的話。站不起來也沒辦法回去吧、去跟店裡說要延長摟」

 禮服翻過身、打開房間入口處的門。
 在那回頭、說了。

「想要復仇戰的話隨時歡迎。但是・・・」

 像是尖刺那樣冷淡的視線。

「那個時候、可不會像這樣玩玩就算了、請做好足夠的覺悟哪」

 俺只能發出嗚咿的聲音。
 就是那種程度恐怖的感覺。

(這樣還只是玩玩?別開玩笑了)

 看到內心折服的俺的樣子、死者(長老)輕輕地做了笑臉、從入口回到俺這邊來。
 然後、窺伺著俺眼睛的同時、在頭附近單膝著地。

「嗯哼、變成相當乖的孩子了呢。從現在開始、不管大姊姊說什麼、都要聽話哦?」

 溫柔微笑的同時、右手摩擦俺的腹部之上。
 眼睛和俺眼神交會。
 俺也、像是被魅惑了一般、無法移開視線。
 俺點頭了。

「那麼、從現在開始每周一次。・・・是呢、『純潔』曜日就要來玩哦?」

 點頭。

「要好好的、預約人家哦?也一定要延長時段。好嗎?」

 拼命點頭。

「好、做得好。這是獎勵呦」

 浮現出微微的、不至於產生龜裂程度的笑臉、右手停止撫摸俺的腹部之上、開始詠唱像是咒文的東西。
 從稍微聽到的單字、理解了是什麼咒文。是傷勢治療(F)。
 很快的魔法發動了、俺胸口的疼痛消失了。

「那麼現在開始。不再像之前那樣亂來、要當個好孩子呦?」

 這麼說的死者(長老)、親了俺的臉頰後、離開了。
 俺那混濁的意識中、覺得感動。
 迷惘的俺犯了罪。
 然後死者(長老)、嚴厲的責罰俺。
 然而、不只是那樣。
 死者原諒了、然後引導了。
 這樣子毫無價值的俺。
 甚至、治療了俺因為自身的罪孽而受的傷。

(聖女大人・・・)

 俺哭了。
 哭著哭著、感覺到俺的內心與掉落的淚水一同被淨化了。
 感覺連靈魂都被淨化了、不會錯的。

 盡情地流淚之後、從地板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了。
 移動到鏡子前面、看著胸口。
 燒傷的痕跡、雖然已經變成不是新傷了、還是留著明確的痕跡。
 F級的魔法、可以堵塞傷口、消除大部分的疼痛、卻沒辦法連傷痕都消除的樣子。
 慢吞吞地穿上衣服、離開房間。
 前往櫃台、支付延長費、關於反派大小姐的事向店裡的人道歉。
 然後、為了請他們轉交給死者(長老)與反派大小姐的小費、放了數枚金幣。
 雖然以小費來說是相當高的金額、接待員卻、豪不訝異地收下了。
 俺在搖搖晃晃的同時離開店、前往了旅店。

评分

参与人数 24轻币 +309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22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30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4 1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笑点,不过能把OO当做日常生活,男主也是一个强者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05 编辑

13

 勉強回到旅店房間的俺、仰倒到床上。
 眺望著天花板、想起剛才的事。
 雖然剛開始對死者的話感到憤慨、同時也理解到那正中紅心。
 因為正中紅心、所以才惱羞。不願承認。
 但是現在、被折服的心中、死者(長老)的指摘漸漸地滲入進去了。

(・・・啊啊、正是如此)

 俺覺得、即使辛苦也必須重新審視自己。
 覺得即使不願承認也必須承認。
 然後、覺得想要成為、為他人著想、尊重他人的人類。
 燙傷的痕跡、就留著吧。
 使用上位等級的傷勢治療魔法的話、恐怕痕跡就會消除了吧。
 但是、覺得為了引以為戒必須留著。
 覺得應該在總有一天成為自己可以接受的自己、的那個時候再消除才對。

(從今天開始、就只使用疾病治療與異常狀態回復吧)

 做為每天的功課、剩餘魔法的使用。
 即使身體沒有特別的異常、也覺得魔法數量就這麼殘留著太可惜了、每晚都對自己施展傷勢治療・疾病治療・異常狀態回復(A)。
 然而、從今晚開始、只使用疾病治療(A)與異常狀態回復(A)就好。

(疾病治療(A)!・・・・・・異常狀態回復(A)!)

 連續發動了魔法。
 發動異常狀態回復(A)時、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俺心中的霧一口氣消失了。
 在有霧的時候不會注意到、但現在明白了。覆蓋著濃濃的霧。
 然後心情也轉換了。
 自我貶低的心情、對死者崇拜的心情、冷冷的、被吹飛了。
 為什麼會那樣子的思考呢、現在的話無法理解。

 說起來、被好幾次燙傷程度的惡劣行徑、俺可沒做。
 首先對反派大小姐來說、沒有造成任何傷勢。
 頂多是在她想休息的時候、在她的山與山之間、連續突擊而已。
 她或許會很難受也不一定、但那也是常有的事。
 拚了命的賺錢後、才終於來到朝思夢想的這間店。
 然後珍惜時間、狼吞虎嚥。
 這樣的客人要多少都有、中級店以下的話這種的還比較多。
 KO的事情也是。

「今天一定要幹掉她」

 說這種話的同時、重複的研究又研究、磨練技巧、最後把店的女孩子KO後感到喜悅的人、也是要多少都有。
 把店的女孩子KO的事、對男人們來說是作為武勇譚的存在、也是作為勳章的存在。
 KO經驗的有無、對男人而言、就像童貞與非童貞、素人童貞與非童貞的差異那樣、會給予人生偏差值影響的東西。 

 接下來是對死者(長老)時、俺的行為。
 雖然對於高傲的態度採取強勢的行為、跟其他客人比也沒有太過分才對。
 「只為了自己享受進行單方面的行為」也是、理所當然的。
 又不是來這裡搭訕的。
 娼館、是容許這種享樂行為的遊樂場。
 俺的人性云云也是多管閒事。
 就算人性很惡劣、也只是那傢伙擅自覺得不爽而已。
 確實被指出的部分也有所自覺、覺得有值得反省改善的點。
 這點是感謝死者(長老)的。
 但是、對她們來說、客人的人性啥的、並不是比付錢還要更重要的事。

(替反派大小姐報仇?)

 不對、沒有什麼好報仇的。
 雖然只是俺的直覺、她本身只有、「好累啊、真慘、那個客人太強了」這種程度的感想不是嗎。
 話說回來那個感度的話、被KO也是常有的事吧。
 俺沒有厲害到那種地步。
 才在住宿小鎮覺醒、剛從這間店出道而已。

(因為死者(長老)對俺的態度不爽)

 不對、理由太薄弱了。
 讓客人受到複數的燙傷、即使進行治療也不是能被原諒的行為才對。
 要是進行客訴的話、即使是異世界也會有問題的吧。
 以目前為止的經驗來說、能明白這裡絕不是那麼野蠻的世界。

(擔心俺的人性?)

 沒這回事。
 擔心沒見過人的人性、必須用傷害的方式進行矯正而捕捉並造成燙傷?
 要是有真心這麼這麼想的人在的話、那傢伙就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他人的狂信者了吧。
 於是、用消去法剩下的只有一個。

(錢、是嗎)

 為了抓住搖錢樹。
 就是這個吧。
 恐怕死者、持有某種洗腦的力量。
 但是、不是能從零的狀態把對方單方面洗腦、那麼強力的東西。
 所以、才玩弄策略。
 首先是、為了尋找獵物而準備誘餌。
 俺的情況、就是反派大小姐了。
 反派大小姐與死者(長老)、應該不是一夥的吧。感覺只是容易被KO、剛好可以起到做為誘餌的作用而已。
 恐怕、這間店裡、除了反派大小姐以外還有好幾個KO體質的孩子才對。

 然後是、獵物。
 客人中、對技巧自豪、為武器自豪、對耐久力自豪的人、一定存在。
 那樣的人遭遇到KO體質的孩子的話、自然會演變成跑出『完全勝利』的字幕的情況。
 『完全勝利』者再來店時、就提出KO的事情來挑釁。
 這時感覺良好的男人、就會簡單的上鉤了吧。像俺那樣。
 然後、到體無完膚為止的打趴。
 否定男人的一切、用暴力使內心折服。
 大概、要在這邊進行洗腦的話。內心折服的對象的話會比較容易吧。
 然後確定對手墮落了後、溫柔的搭話、治療傷勢。
 男人被死者(長老)原諒、認同、治療了傷勢後、就完全的心醉了。
 這是為了讓洗腦、更加深一個階段。
 最後、約好定期的指名自己、獻上供品的事。
 就是這麼回事吧。雖然是推測、但大概沒有錯。

 對於這個答案感覺到的、不是憤怒而是恐怖。
 俺只是剛好、擁有異常狀態回復魔法。
 俺只是偶然、把異常狀態回復魔法施放在自己身上。
 俺能解除洗腦、真的、說是由於機緣巧合太好了也不為過。
 要不是這樣的話、到錢用盡為止、或者說一輩子、就這樣維持被洗腦狀態了。
 俺可沒有異常狀態耐性、那一類的東西。
 只是除了擁有恢復系魔法以外、平均能力是在平均值以下的人類。要是稍微遇到敵人的話、一擊就會被幹掉了吧。

(要逃。越早越好)

 俺心意已決、要搭乘明天前往王都的巴士。
 鞭促生氣所剩不多的身體、開始準備。
 F・E級的藥水的製作、打包行李。
 順便一提胸口的傷痕、施展傷勢治療(S)漂亮的消去了。


 隔天早上、阿瓦克城門外、搭乘馬車的地方。
 俺在這裡、搭乘前往王都的馬車。
 幸好、今天有班車、也有空位。
 搭上巴士之後、在開動之前、也擔心的不得了。
 如果現在死者(長老)出現、「哎呀、把人家放在一邊、想去哪裡呀?」的、伴隨著邪惡的微笑、前來搭話的恐怖事發生的話怎麼辦啊。
 幸好、死者(長老)沒有出現。
 目前來說、沒有必要再來阿瓦克了吧。
 回想起來、雖然遭遇到危險的事、也是個好經驗吧。
 從今以後要更慎重、而且愉快、的度過。

「別了、阿瓦克」

 碎念後、把椅子的背椅調低、進入睡眠的姿勢。

 被死者奪走的生氣、沒辦法馬上回復。
 俺所持有的魔法、傷勢治療、不會回復體力。
 當然、疾病治療與異常狀態回復也不會回復體力。
 並不是施展魔法後可以持續24小時有精神的行動、那樣有著危險氣息的魔法。

 傍晚、到達住宿小鎮。
 在巴士上、幾乎都在睡。
 進入旅店、這裡也被問了關於吃飯時女性的事、雖然很可惜、這次只好拒絕了。
 在澡堂好好的泡、慢慢品嘗美味的食物。
 把最近發生的事、自我歸納後寫在日記上。
 昨天的事等等、要寫的事情有很多、一轉眼時間就過去了。
 在日期變換前製作藥水。
 對自己施放的魔法中的異常狀態回復、以防萬一用了S級。
 然後鑽入被窩中、睡了。

 隔天也是、從早就在巴士上睡。
 肚子餓了的話、就喀茲喀茲的吃從旅店拿到的類似三明治的東西。
 啃水果喝牛奶、睡不著的時候就閉目養神。
 然後傍晚、到達王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51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原创内容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5 0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居然没有夜生活…
发表于 2018-5-25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翻译,
其实WEB系的R18小说,还是有着一种很浓重的一般向H文的感觉的,看多了小黄文就能了解了
其实也可以说是口味减轻版的黄油?
发表于 2018-5-25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死者大法師吸乾了...,居然用格鬥技的寫法來寫H文,笑死我了。
发表于 2018-5-25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死者的话倒是在一定意义上也没说错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5:48 编辑

14

 到達王都。
 馬車在城牆的外側、門的旁邊停下來、然而城牆好厲害。
 高度是蘭德班恩或阿瓦克的一倍以上、這不是有10m了嗎。
 而且那樣、向左右長長的延伸。
 離城牆近這點也有相乘作用吧、視覺情報被許許多多的城牆填滿了。
 和那了不起的城牆相襯的城門前、有許多等待入場的人們。

(這樣的話、不是得要花相當多的時間嗎)

 先做好覺悟了、不愧是王都。
 結果等待的人很多、處理的人也很多。
 拜此所賜、比預想要早很多的進入都內了。
 這裡的入場審查也是、沒什麼特別的。
 通過城牆厚度份的隧道、腳踏進了王都之中。

 初次見到的王都的街道、太厲害了。
 首先、道路很寬。
 跑著橫越就會喘氣了的寬度的石板道路、向著廣場與其深處的王城、筆直延伸
 其次、人很多。也很有活力。
 往哪看都是人。不只有人、小型的哥雷姆馬車之類、四隻腳在那裏咖搭咖搭的前進、運送著人或是貨物。
 然後建築物很大。
 從正面看到的王城、是設置了許多高塔的莊嚴姿態。
 道路的兩邊也有3~4樓高的石頭堆砌而成的建築物排列著。

「礙事!快走開!」

 後面傳來叫聲、同時背上、被推了一把。

「唉、啊、抱歉」

 對著意外的風景、不知不覺站著發呆了。
 我回頭、馬上道歉後、移動了。
 因為是走出城門之後的地方、後面都堵塞了。
 真丟臉。
 完全暴露是鄉下人了。
 想說已經習慣現代日本的高大建築物了、稍微太大意了。
 說起來並沒有、那麼值得驚訝的東西吧。
 但是、一旦進入這個城鎮中、和俯視那樣看到的感覺、完全不同。
 人來人往、現役的城鎮街道的魄力、被那壓倒性的感覺吞沒了。

 重新打起精神、首先前往商人公會。
 雖然是可以稱作傍晚的時間、王都的話應該還開著不是嗎的期待了。
 在艾爾賽發生了很多事、花費了相當多的關係、必須要去賣點藥水。

(位置恐怕是、廣場的周圍吧)

 推測了一下。
 蘭德班恩、阿瓦克都是類似的作法、王都也是、門-廣場-王城排列成一直線、在那中心應該縱橫著大的街道才對。
 剛才、走出門之後看到的景色也是、那個的佐證。
 然後、商人公會與冒險者公會等主要設施、大多是面向廣場建造的才對。
 這麼想了、就往廣場方向移動腳步、在廣場的前面有個很大的看板在。
 看了一下、是廣場的地圖。
 現在地、王城、各政府機關、各種公會、大型旅店等等、親切地畫的淺顯易懂。
 不愧是王都。
 確實連走到這裡的途中、也有所在大馬路的名字或是巷弄的名字的看板、立在那。

 到達了商人公會。幸好、還開著。

「抱歉。希望能收購藥水~」

 對招待的人搭話了。
 聽到俺的聲音了吧。比起招待的人更快的回話、「歡迎您的光臨」的說的同時、兇臉大叔從深處做了個笑臉過來。

「不知道您要賣怎麼樣的藥水呢?」

 好厲害的笑臉啊、這個大叔。
 可是、包含了許多大猩猩與鬥牛犬要素的那張臉、非常恐怖。
 笑臉也很恐怖。不對、兇臉與笑臉的反差反而變得更恐怖。

「那個~、這個、傷勢治療、疾病治療、異常狀態回復藥水的、F和E級的說」

「好的就是這些嗎。請讓我拜見吧」

 大叔、嗯嗯的把一瓶瓶拿到手上仔細的看。
 那個手法、感覺到專業的氣氛。

「讓您久等了。全都是良品。購買的金額請看這邊」

 這麼說著、拿出了記載金額的板子。
 金額、與蘭德班恩和阿瓦克大不相同。
 F級沒有太大的變化、E級較高。
 傷勢治療藥(E)是金幣1枚、疾病治療藥(E)是金幣2枚、異常狀態回復藥(E)是金幣1枚銀幣5枚。
 整體來說都高、傷勢治療藥的話是兩倍。
 是需求的差異嗎、還是說買的人比較有錢呢、或是說有其他理由嗎。

「那麼麻煩・・・」

 ・・・您收購了、的說完之前、忽然工會內有了騷動。
 眼前的大叔睜圓了眼、看向俺的後方。
 大叔馬上站了起來、臉上浮現比剛才強一倍以上的營業式笑容、向俺的後方搭話了。

「這不是迪魯瑪諾大人嗎、非常歡迎您的大駕光臨」

 像是都要覺得耳朵癢了似的甜美聲音。當然、是在大叔能發出的範圍內就是。
 變成搓著兩手的動作。搓手這點在這個世界也一樣啊、的在奇怪的地方佩服了。
 回過頭去、那邊有個消瘦的壯年男人站在那。
 穿著像是很貴的服裝。
 然後、嘴角彎曲著。以相當的角度向著右上。

「要是您有貴事的話、應該由這邊前去拜訪您才是」

「嘛、想說偶來也要來露個臉」

 嘴角彎曲、對於大叔的低姿勢、像是理所當然地接受了。

「那麼、請往裡面。為您帶路」

 裡面也有接待室吧、重要人物用的。
 明明還在與這邊的對應途中、卻要離席了嗎!的、想了但沒說出口。
 商業的世界也是弱肉強食。強者優先是理所當然的吧。
 即使這樣也有所謂的禮儀在吧、在大叔心中、是有把那禮儀一腳踢飛也在所不惜的價值的人物吧。
 對這種感覺不妙的對象做出、像是「喂!好好排隊啊!」之類吐槽的事、俺做不到。 只能在不失禮的程度、觀察著而已。

「不用、在這裡就行」

「要迎接迪魯瑪諾大人的話、在這邊實在有點・・・」

「這裡是收購櫃台對吧?今天就是來賣藥水的。在這裡有甚麼問題嗎?」

「哈、哈啊、那麼失禮了請往這邊」

 大叔、幫嘴角彎曲拉了椅子。

(不愧是、大叔)

 俺對大叔的對應感到感動。
 首先、邀請偉大的先生前往接待室。然後被拒絕。
 再次邀請。再次被拒絕。
 再繼續邀請的話、會變成無視對方的意見。

(兩次邀請、然後撤回請求。是對於立場比較高的麻煩對象、不失禮數的慣例對應方式了)

 這種人的話、第一次就撤回請求、會稍微覺得不高興。
 邀請第三次的話會、沒聽到俺說的嗎!、的怒吼。
 相當的麻煩。

「那、那麼、請讓在下拜見、迪魯馬諾大人所製作的藥水吧」

 聽到大叔的話、嘴角彎曲、用下巴向後面的男人送出信號。
 是負責拿行李的弟子吧。男人把、拿著的白木的細長箱子、慎重的放在櫃台上。

「准你確認了」

 賊笑的同時、嘴角彎曲像是很偉大的說了。恐怕真的是很偉大吧。
 大叔誠惶誠恐的打開白木箱的蓋子。
 從打開的空隙那邊、漏出淡淡的赤色的光。

「哦哦・・・」

 大叔、半張開嘴巴的看著藥水。
 不只是大叔、其他的職員與客人也是、大家不知道什麼時候都聚在這邊、盯著看。
 當然俺也在看。
 看到這個樣子的嘴角彎曲、像是非常得意的樣子。

「・・・請讓在下鑑定一下」

 大叔拿出單邊眼鏡。
 是魔法道具吧、嘟嚷著咒文詠唱後、玻璃發出微微的光。
 把它裝在右眼、戴上白色手套、靜靜的拿起藥水。

「這是、C級・・・不會錯」

 周微開始發出、哈啊~的感嘆的嘆息。
 確實那個光的顏色與強度、是傷勢治療藥(C)吧。隱約有印象。
 嘴角彎曲表情一臉得意。

「那麼、價錢是多少?」

 大叔到處拿出各種資料、計算了。
 這麼說來、收購價格表只記載到E級為止哪、的想起來了。
 俺也非常有興趣。那麼、是多少呢。
 大叔、說出了計算完的金額。

「是金幣200枚」

 周圍產生很大的騷動。俺也騷動著。

(疾病治療藥(F)的2,000倍?!)

 俺作出睜大雙眼超訝異的表情、看著嘴角彎曲的臉。
 就這樣看著俺與周圍的臉、聽著搔動聲、嘴角彎曲看起來非常爽的樣子。

 嘴角彎曲、在充分的享受職員與客人的尊敬與羨慕後、心情很好的回去了。
 支付當然是、用公會卡。

「剛才真是失禮了」

 大叔回到俺前面、這麼說了。
 恐怕、是對於優先嘴角彎曲一事的道歉吧。嘛、只是形式上的東西吧。

「沒關係的。反而覺得、能看到那樣的東西真是太好了」

 聽到俺的回應、像在說「那樣就好」的點頭了。

「C級藥水、可是傳說級的呢」

 俺稍微誇張的說了。再怎樣也算不上傳說級吧、但是對誇張一點的反應會感到高興的人比較多、所以這麼做了。

「沒有沒有、再怎樣也不至於說是傳說級、但是少見的好東西這點、是不會錯的」

 大叔雖然在苦笑、但不像有不高興。
 話說回來、的俺改變了話題。

「私是從蘭德班恩來的、在蘭德班恩D級藥水、由於不常出現的關係、沒有辦法交易。這點在王都也相同嗎?」

 問問看想知道的事。
 也許能把D級藥水賣掉也不一定。

「不是、D級的話、雖然高價、但說不上稀有。本公會也有、一定的數量在流通著」

 這麼說後、把D級藥水收購價格表拿出來了。
 傷勢治療藥(D)是金幣10枚、疾病治療藥(D)是金幣20枚、異常狀態回復藥(D)是金幣15枚。
 不錯、相當不錯。不對、應該說好、非常好。
 3種類各賣1瓶的話、光是這樣就有金幣45枚的收入。
 哎呀、雖然也可以全部賣疾病治療藥就好、不過該說是為了平衡嗎、總之是俺的喜好問題啦。
 現在也沒有金錢上的困擾、沒打算存必要以上的錢。
 但是難得來到王都、做為遊玩的資金、希望能先擁有一定程度的金錢。
 明天或後天、把D級藥水各一瓶、拿來賣吧。
 俺制定了這樣的計畫。
 之後一如往常、得到了旅店的介紹後、離開公會。

评分

参与人数 21轻币 +247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精品文章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0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5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极答案42 发表于 2018-5-25 09:32
死者的话倒是在一定意义上也没说错吧…………

部分算是对的,不过她没资格指责主角啊,主角至少还是花了钱的,也没虐待妹子,她自己不但玩弄、虐待客人,还洗脑把客人当提款机,自己做的事比主角恶劣得多了还来指责主角,这不怪主角解除洗脑后感到寒心
发表于 2018-5-26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想一个问题,男主这生产能力是否远高于当时的生产能力呢,如果他拿太多出来卖,价格不就……
发表于 2018-5-26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來那個死者 大法師很明顯就是洗腦慣犯了...看接待員豪不訝異的收錢就知道有鬼了
发表于 2018-5-27 1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楼主翻这部剧情满有趣的,就稍微去web瞄一下,后面还混了机人要素(骑士魔法?)...(*´-`) h的情节描写是战斗向,各种必杀技跟异能,看的也很有趣!期待楼主后续翻译XD 虽然看男主跟登场很多女角h,但很好奇作者会不会当中选一个当女主呢?或后宫?或干脆一直是素人童真呢?
发表于 2018-5-27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赚了钱就嫖娼,真是超级现实享乐的主人公啊

水龙敬的漫画绝对是最好的炒作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09 编辑

15

 在從廣場往西延伸的道路走著、途中、轉向北方、馬上看到旅店了。
 旅店的名字是「瑞士火腿」。
 中等規模大小、似乎很乾淨的建築物。
 接受商人公會介紹時、附上了比較安全而且乾淨、然後可以帶人回來、的條件後、被介紹了這間旅店。
 進去裡面、付錢、被帶路到房間。
 因為可以帶人回來、還想像說會有點陰暗的樣子、但不愧是公會介紹的價錢有點高的旅店、有一點高級感覺的商業旅店那樣的氣氛。
 相當好。

 放下行李、外出了。
 夜之街的情報、已經從旅店老爹那裏入手了。拿到做好的旅遊手冊了。
 不愧是可以帶人回來的旅店、真懂。於是給了相應的小費。

 首先是娼館。
 前往的店名是、「凱薩貝爾」。
 要說為什麼選凱薩貝爾的話、是因為這邊的大廳有併設著餐廳。
 也就是、可以在吃飯的同時慢慢選的意思。
 這種讓男子心發癢的狀況、不能不體驗一下。

 在凱薩貝爾的大廳、吃著龍蝦料理。
 好吃、老實說、至今沒吃過這麼美味的東西。
 充滿全身的多汁。配上蒜頭醬汁的味道讓人更無法抗拒。
 但是、雖然很好吃、蒜味相當重。
 在有女孩子的店拿出蒜味料理是怎樣?早知道就點別的了。
 嘛也好、這也沒辦法。
 肚子也飽飽的了、差不多該把看上的她叫出來了。
 這次、是為了追求治癒而來。因為發生了各種的、可以說是慘事啊。
 選的她的容姿、稍微有點樸素(*註1)。
 身高普通。
 胸圍的話、雖然不小、也不到強烈主張自我的地步。
 腰身也是雖然很細、但不像沙漏那樣勒緊似的細。
 臀圍(*註2)也是、和胸圍差不多。
 臉蛋也很溫和、沒有化妝。
 然後、雖然只是吃飯這段時間看到的、周圍許多人都被指名離席了、她卻沒被指名的一直留著。
 連比她晚進場的女孩子、都比他早被叫出場了。
 對接待員、是已經有預約了嗎?的問了、卻不是這麼回事。
 總覺得、坐在那裏的樣子有點可憐。
 這樣的話、如果指名會很高興也不一定。
 因為這個理由、選看看。

 指名之後、變得非常高興了。
 不是吚呀吚呀地尖叫的高興、是好像很開心「謝謝」的向著這邊展露笑容、荒蕪的心就像是被塗上護手霜似的被治癒了。
 到了房間後、就這麼穿著衣服、做著一點點的性騷擾來享樂。
 像是中學生那樣、雖然只是偷看裙底或是稍微碰到胸部那樣的性騷擾、但是非常快樂。
 雖然死者造成了心裡創傷、但尊重對方之類、一同享樂之類的話、並沒有說錯。
 那個反省、現在正在活用著。
 接受裸足膝枕的同時、手在性騷擾時被捏了、再怎樣都還沒到下個階段哦似的、溫柔的捏了。
 嘛、時間也還很多、就順著她吧。


 做完了該做的事的俺、與平靜的充實感一同、在夜之街走著。
 很快樂、非常好的感覺。
 果然、在阿瓦克的俺搞錯了。
 那個時候像是在追趕什麼似的、與停下來就會被甩開似的焦躁感一起遊玩著。
 那樣真的快樂嗎、怎也不這麼認為。
 誰輸誰贏之類、沒有需要比較的對手也沒有比較的必要。
 只要俺感到快樂、那樣就好。
 那時候的俺、心中的某處、和同學或同事的現充比較了、而在經驗或技術上追趕著也不一定。

 接下來到的地方、是「GOーGOーPAー」。
 不是店的名字、是店的種類。
 娼館、是在大廳設置雛壇、女孩子排列著。
 然後男人們選擇後、前往單間、在那裏享樂。
 的那種風格。
 GOーGOーPAー則不一樣。
 想起旅館老爹那裏聽到的說明同時、俺進入店裡。
 不對、不是店、是複合設施。
 複合設施的名字、是「安南」。
 然後在安南中、有好幾間的GOーGOーPAー在裡面。
 然後、GOーGOーPAー以外、餐廳、舞廳、愛情賓館之類的也有。
 順便一提廁所是共用的。

 俺進入在安南1樓的GOーGOーPAー。沒有看見店名。
 雖然在店外也聽得很清楚、裡面響著很大聲的音樂。
 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什麼魔法、曲子不間斷的流淌著。
 音樂的種類、在日本也聽過類似的東西。
 要說明的話、在店外的話只能聽到低音鼓的聲音。以上、說明結束。

 進入裡面後、在入口附近窺伺店內的樣子。
 在中央有個很大的圓筒型舞台、複數的女孩子正在跳著舞。
 舞台的外圍是作為吧台、椅子則是包圍著舞台四周。

(一半以上、有人坐了呢)

 座位上的男人們、單手拿著飲料看著跳舞。
 就這樣站在入口附近的時候、酒促女郎過來了、被帶路到座位上。
 在椅子就座、點了飲料。
 眼前的女孩子鏘鏘的跳著、音樂也很大聲、點單不能很好的傳達給酒促女郎。
 終於傳達成功後、很快地拿麥酒來了。順便一提是小費制。
 喝麥酒的同時、看著舞。
 「試著跳看看」似的感覺、各自隨心附加動作舞著。
 服裝也是、從像是泳衣的到像是制服的都有、各式各樣。
 剛才的酒促女郎過來了、向俺搭話。
 因為聲音很吵聽不太清楚、就靠在耳邊說。

「有中意哪個舞者嗎?」

 的聽到了。
 要是指向中意的舞者的話、跳舞結束後、就會叫來陪坐的樣子。
 順便一提舞者、會不斷交換。
 沒跳舞的時間、會在客人的旁邊一起喝、或是到裡面休息的樣子。
 嘛、跳舞很花體力哪。

「不用叫來沒關係」

 對酒促女郎這麼說了。
 酒促女郎回去了後、現在沒在跳的舞者過來了。

「可以坐在旁邊嗎?」

 這麼問了。
 雖然還想稍微、發一下呆看一下跳舞、但拒絕也有點那個、嘛也好吧。

「可以點飲料嗎?」

 ・・・總覺得理解了。
 好哦、的回答後、舞者叫酒促女郎過來、點單了。
 點的是威士忌加冰、從菜單來看、價格是上階中的下段程度的東西。
 順便一提俺的麥酒是中階的下段。
 不久、一個小玻璃杯送過來了。
 當然、買單與小費都由俺負責。

「從哪裡來的?」

「喜歡誰?」

 在說著這些事、適當地敷衍的時候、稍微感到違和感。
 雖然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威士忌、卻怎麼看都不像是威士忌。
 怎麼看舞者都完全沒有喝醉的預兆。

「稍微、想喝一口那杯威士忌」

 聽到俺說後、不行呦~、的讓玻璃杯遠離俺。

「那個、真的是威士忌?」

 舞者笑著的同時、是威士忌、威士忌哦的說了。
 俺把小費塞給舞者、

「一點點就好了、想試味道」

 的在耳邊悄悄話。
 大概、被店裡的人聽到會不太妙吧。嘛、雖然音樂很吵所以大概聽不到。

 真沒辦法哪、的感覺、舞者讓俺試喝了玻璃杯裡面的東西。
 果然不是威士忌啊。
 要說類似的東西的話、對了、是麥茶。
 從舞者哪裡聽說了、如果是舞者點威士忌的話、就會送這個來的樣子。客人點自己的飲料的情況、就會送真正的威士忌。

(原來如此)

 俺環視店內。
 客人的隔壁大多、坐著舞者。
 一個人坐著的客人、只是像剛才的俺那樣剛來的、或是有關係好的舞者的傢伙吧。
 像那邊的客人、正在向舞台上跳舞的舞者、揮著手。

(這個店只有飲料費、沒有陪酒費)

 偷瞄的、看著坐在隔壁的麥茶女。被拋了個媚眼。

(接待客人的女孩子的費用、就是這個批了威士忌皮的麥茶吧)

「哪、可以再點一杯嗎?」

 嗯、也好吧。稍微還有點想打聽的事也知道了。
 像這樣子、經過一定時間的話、就會被要求追加了吧。
 要是說不行的話、恐怕舞者就會離席了。
 但是這樣的話會被店裡視為、「只付自己的飲料費、卻欣賞舞者跳舞的小氣傢伙」、不會錯。

 拿加點過來的促酒女郎、對麥茶女說了什麼。老樣子因為音樂太大聲、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和酒促女郎說完話後、麥茶女像是很對不起似的對俺說了。

「抱歉、跳舞的順序到了。要稍微去跳一下」

 俺、好哦、的點頭了。

「馬上就結束了一定要等哦。不能讓其他孩子、坐在這邊哦!」

 好像被認定是獵物了。
 這裡、對她們而言是狩獵場。
 俺們這些客人、是從入口到店內隨機生成的獵物。隨機生成的數量少的話、就必須爭奪了、這在哪個網路遊戲都是相同的吧。
 在這裡、不會有、「不愧是俺、麥茶女迷戀上俺了」的想法。
 過著沒有受歡迎經驗的人生至今的俺、不會湧出那樣的想法。

 接著、麥茶女在俺面前的區塊舞著。
 是快節奏的舞蹈。
 看到那個樣子、俺明白了威士忌之所以用麥茶代替、的另一個理由了。
 麥茶女、在跳舞的時候一直針對俺這邊。
 那個服裝、是腋下也好腿也好全體都有很多空隙的設計、還穿著迷你裙。
 當然、跳舞的時候可以看到內衣褲。不對、是故意要讓人看到的舞著。
 是黑色高叉的。
 跳舞的不只是麥茶女、有7~8個人舞著。服裝也好舞蹈也好各式各樣。
 麥茶女的右邊、沙灘排球裝在舞著。
 左邊的話、網球裝在舞著。
 俺再次看向、那個網球裝。
 在那裏的是。白色的裙子底下、是那個、過去在昭和時代席捲學校的同時、現在已經消失身影的那個。
 「過去比較好」這樣的話、不是老年的痴呆話、儼然作為事實具現化在此。
 是Blue Mountain(*藍山)。

 網球裝配上Blue Mountain、是俺的要害之一。
 高叉什麼得怎樣都好。
 露出的大小與魅力、並非絕對成正比。
 俺比起寫實派更喜歡印象派。
 就像是俺的目光被吸引那樣、一個勁的盯著網球裝的舞蹈看。

 麥茶女跳完後、回到位子上時。很生氣。

「沒在看私、盡是在看隔壁的孩子(*註3)!」

 就算這樣說也很困擾啊。俺又不是、你的女婿。
 咿呀咿呀的騷動一會後、居然說出了不知道的事。

「帶出場的話、就原諒你」

「帶出場?」

「不知道嗎?」

 不知道、的回答後、被告知了。
 帶出場、是指、可以把舞者帶到店外共舞的樣子。
 客人、要是有中意的舞者的話、可以進行帶出場的交涉。
 舞者、會因為金額或喜好、做出回答。
 交涉成立的話在離開店時、要在店裡付出場費。這和付給舞者的不同。
 店外共舞的費用、雖然有行情但要視交涉而定。
 方案有長有短、短的話一發、長的話到早上為止發數無限制。
 店外共舞的場所的話、安南併設的愛情賓館、或是客人的旅店。當然、費用全由客人支付。
 原來如此、學到了。

「那、如何?要帶出場嗎?」

 麥茶女期待滿滿的看著。
 對她來說俺是、「有機會」的客人吧。
 因為俺、優柔寡斷的、一直接受她死皮賴臉的要求請喝威士忌的關係吧。

「不要」

 雖然很冷淡、但在這裡不明確的表達意思的話。反而會讓人有所期待、要是妨礙到她下次的狩獵就不好了。
 忽然她的臉上蒙上一層陰影。

「口亨!」

 瞪了俺、威嚇後、粗暴的離席了。
 你是貓嗎。

「隔壁、可以就坐嗎?」

 看到麥茶女的狩獵失敗了吧、下一個獵人來了。是網球裝。

「跳舞的時候、有看著私對吧?」

 盯著看了呢、主要是在看Blue Mountain。
 坐在隔壁後、招待了威士忌價位的麥茶。
 會被說與麥茶女差別對待也不一定。但要是麥茶女是獵人的話、這邊也是獵人。
 對於盯上的對象態度不同、是當然的。
 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的同時觀察著。
 並不是美人。要說美人程度的話、剛才的麥茶女還比較高。舞者中來說是平均以下吧。
 但是、和中學時代的同學、稍微有點相似。
 這很重要、非常重要。
 回憶補正的關係、不久前還優柔寡斷的俺、馬上提出了帶出場的交涉。
 馬上談妥了、俺向店裡支付了出場費、在入口處等待。
 不久後網球裝就來了。
 已經換好衣服、不是跳舞時的服裝了。
 像是在蘭德班恩或阿瓦克、有點貧窮的少女們穿著的衣服那樣。退色了、袖口或邊緣磨破了。

「哦哦、便服也很可愛呢」

 俺、先誇獎了。
 網球裝、有很在意自己便服的樣子的可能性存在、雖然想說要先趕跑不安。稍微、有點太刻意了也不一定。
 害臊的牽起網球裝的手、往俺的旅店、瑞士火腿去了。

 進入瑞士火腿。
 網球裝、被旅店的人要求拿出身分證。和俺所持的公會卡很類似。
 根據旅店的人的說法、不管是怎樣的職業、沒有身分證的話就不能工作的樣子。
 要求網球裝拿出來的話、誰把誰帶回來之類的都會有正式的紀錄、用來保障雙方的安全的樣子。
 確實、自己的房間讓其他人住的話、會有傷害・偷竊等風險。
 但是那個、對被帶回來的人也一樣。在別人的房間和別人一起住的話、就會如此吧。
 有這樣的規定的話、可以稍微緩和雙方的不安也不一定。

 被櫃台叫去的不只是網球裝、俺也被叫去了。
 為了支付帶人回來的費用。
 還以為帶人回來的費用包含在住宿費裡面了、好像不對。因為網球裝的眼神中、也出現「就是那樣哦」似的氣氛的關係、馬上就支付了。

 到達房間了。
 因為和網球裝說好的是長的方案、從現在到早上為止都是自由時間了。
 網球裝很快地去淋浴了。
 俺沒有像網球裝那樣的跳舞、晚餐後在凱薩貝爾洗過澡了所以沒有那個必要。
 稍等一會後、網球裝裹著浴巾出來了。
 俺稍微的、商量一下。

「跳舞時穿著的服裝、現在有在嗎?」

 有、的說了。
 衣服是花錢向店裡借的、但清洗必須自己做的樣子。
 然後今天、因為和俺的長的契約的關係、沒有帶回家就這麼帶著來了。

「可以、稍微穿來看看嗎?」

 咦~、雖然做出這樣的反應、還是穿了。
 然後俺、要求擺出各式各樣的姿勢、盯著看了。
 要求長的方案、這就是理由。
 短的話因為只有一發的契約、會變成對方想快點一發結束的展開。
 但是長的話就和發數無關、就可以自由的使用時間了。
 對對方來說、發數少的話負擔也會比較小吧。
 那之後俺、

「坐在隔壁、為了重綁鞋帶抬高右膝的同時、被看到的姿勢」

「體操坐的時候、稍微兩膝併攏防止走光的樣子、但其實可以看到三角形的姿勢」

「為了拿遠處的東西伸長手腕的同時、為了保持平衡自然的抬高後腳、然後被看到的姿勢」

 等固執地要求擺姿勢、讓她驚呆了。
 但是俺啊、成功的回憶起往日中學時代的時光、感到大滿足。
 然後、回憶終於迎來了中學的畢業典禮、俺邀請網球裝前往球場。
 熱情激烈的對打還擊之後、對著對方區域最深處的角落、全力的進行扣殺了。
 充分的把心情注入了、裡面相當濃厚的一發。

 俺、並沒有通宵的做、就這樣心情舒暢的睡了。

 隔天早上、和網球裝一起去早餐的餐廳。是自助餐形式的。
 這樣有點害羞、雖然剛開始是這麼想、但完全沒有這回事。
 因為周圍都是這樣。
 這邊和那邊的桌子、都看的到和像是職業的女性一起吃飯的情景。

 吃完飯後、要分開的時候、把小費給了網球裝。
 長的費用、在昨晚進入房間的時間點就給了。這邊的話基本都是先付錢制。所以、要是不在那邊付錢的話、對方是絕對不會脫的。
 網球裝沒想到除了費用以外還會獲得小費的樣子、吃了一驚。
 然後說了、明明是長的卻只來一發、不就代表不滿嗎的想了的樣子。

「沒那種事。非常滿足呦」

 看到俺賊笑的下流笑臉的時候、唐突的抱了過來、給了一個濃厚的親吻。
 然後、要再指名哦!的、笑著揮手離開了。
 俺是一個好客人的樣子。
 順便一提、吻是早餐的味道。

譯註1:原文地味 有樸素 土氣之類的意思 因為主角給這妹子取了個地味子的綽號所以註明一下 以後出現地味子就是她
譯註2:原文"腰周"(腰圍) 可是前面就出現"ウエスト"(腰身)了 這邊再出現腰圍很奇怪

          而且腰圍和胸圍一樣的話也和前面說瘦矛盾 所以估計是原作者打錯就改為臀圍了

譯註3:日文的"子"包含了小孩子或女孩子兩種可能的意思 通常指後者但不一定 如果原文沒註明(例如"女の子")
          就一律譯為孩子 請自行依照前後文理解是指哪種吧


评分

参与人数 21轻币 +246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wyswy11 + 1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8 09: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不是剧透了以后土妹子还会登场
发表于 2018-5-28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哇,看到这个真心感觉不是财主的话这花费还真的是很高啊……
发表于 2018-5-28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后感觉:“作者,你是夜店大神吧?”
发表于 2018-5-29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隨心所欲.....不是緃慾嗎這書 = =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6:20 编辑

16

 因為昨晚沒有製作藥水、就從現在開始做了。
 E級藥水各6瓶合計18瓶、D級藥水各1瓶合計3瓶、總計21瓶。
 F級藥水賺不了多少錢、就不做了。
 然後對自己、施展了傷勢治療(B)、疾病治療(B)、異常狀態回復(B)的魔法。
 並沒有受傷或生病才對、以防萬一。
 B級魔法1天可以使用6回、現在用掉一半也不會有問題。而且、還有A級魔法3回與S級魔法1回留著。

 把藥水放進藥水包、前往商人公會。
 去收購櫃檯進行委託、和昨天相同的兇臉大叔來了。

「今天也是要來販賣呢。而且還是E級、非常感謝」

 把放在桌上的、18瓶E級藥水一瓶瓶的拿起來、心情很好的說了。

「其實、希望這些也可以麻煩收購呢」

 俺在說的同時、慢慢把3瓶的D級藥水拿出來。
 大叔的眼神銳利、然後變嚴肅了。

「這些是、D級藥水哪」

「是啊、王都的話好像有需求的樣子、私也覺得要認真的去處理了」

 蘭得班恩或阿瓦克的話、買得起的人不多、拿某種程度出來賣的話馬上就會飽和了吧。
 實際上、蘭得班恩與阿瓦克的商人公會、D級藥水沒有紀載在收購價格表上面、是以時價每1瓶都要各自進行交涉才行。
 每次、進貨的話都要去找需要的客人、不然就會變庫存、量太多的話就要用拍賣的方式處理的樣子。沒辦法說有安定的需求量。

「明白您的意思了。請務必讓這邊收購」

 話說回來、的大叔繼續說道。

「要認真的開始處理了的意思、是說還有其他的意思是嗎?」

 眼睛閃閃發光、有的話會買呦、這樣的意思強烈的傳達過來了。

「真的非常抱歉、現在手頭上的那些就是全部了」

 並沒有說謊。其他真的1瓶也沒有。只是、馬上可以做出來就是。

「但是、有可以入手的方法、今後、認為可以某種程度的定期提供」

「所謂的定期、是怎麼樣的周期呢?」

「是呢、雖然要看情況而定、每週1次的程度吧。雖然覺得數量也會有增減、但認為不會低於3瓶」

 這麼回答後、大叔、馬上站了起來、伸出了右手。似乎想要握手。
 俺也馬上站起來、進行握手。被強大的力量牢牢握住、上下搖擺了。

「塔瓦羅大人、在這之後也會繼續相處、還請您多多指教」

 感覺像是獲得了新的大客戶的、業務員那樣的熱誠。

「好、好的、這邊才要請您多多指教」

 每周販賣D級藥水、稍微做過頭了哪、的想了。
 但是覺得、還在常人的範圍內不會錯。

 F級冒險者忽然討伐了龍、把素材帶到冒險者公會、公會會長慌慌張張的出現、當場宣布升格成S級、
 然後對公會長、擺出很意外的表情、

「俺、不想引人注目、這樣會很困擾」

 跟那樣的比起來並不顯眼。怎麼說呢、覺得、還沒偏離常人的感性之外吧。

 交易結束後、離開公會。
 因為D級也賣掉了、有金幣72枚的收入。
 胸口好熱。
 錢包好熱。
 這樣的感覺、非常好。相當的幸福。

 離開商人公會在廣場外緣稍微走幾步路的地方、聚集了許多人。是在冒險者公會的前面。
 該說是人聲鼎沸嗎、興奮得大聲說話的人有很多。

「喂聽說了嗎!不愧是多魯帕哦。真行啊」

「那傢伙很厲害!真的很厲害!」

「『堅牢』之名不是鬧著玩的啊」

「礦山小鎮的人們也得救了」

「沒想到居然打倒小型沙羅曼蛇(*註1)・・・」

「什麼時候回來呢?新的英雄大人」

 把話的碎片組合起來、也就是。
 某個礦山在挖礦的時候、與底盤崩落同時、坑道出現了1隻的小型沙羅曼蛇。
 小型沙羅曼蛇會對周圍散佈火炎與熱氣的關係、出現的時間點、就有許多礦工犧牲了的樣子。
 小型沙羅曼蛇在礦山內定居、在坑道內徘徊著。
 因此、礦山內迷宮狀延綿的坑道全部、都變得不能採礦了。
 於是、從冒險者公會接受討伐委託的隊伍、漂亮的宰了小型沙羅曼蛇。
 那個冒險者隊伍的領隊、名為多魯帕、隊伍的別名為、「堅牢」。
 討伐結束的冒險者隊伍、正與小型沙羅曼蛇的屍體一起、向著王都移動中。
 以上。

 魔物嗎。真的存在啊、這個世界的話。
 俺是從做為地方中核都市的蘭德班恩開始、同級的阿瓦克、然後是王都、都是沿著中心地區的主要街道附近移動的關係、沒有遇到過魔物。
 沒有轉移到邊境地區真是太好了。
 沒持有戰鬥技能的俺、沒辦法那麼簡單、存活下來不會錯。

 話說回來、話中稍微有點訝異的是、關於冒險者的等級。
 成為現在話題的多魯帕、是D級的冒險者。
 雖然說是D級、在冒險者中算是相當上位了。
 上位是D、中位是E、下位是F的樣子。
 那麼S、A、B的話又是如何呢、光是C已經是英雄或以上的傳說級了。
 順便一提多魯帕、會因為這次功績升上C級、也不一定、的樣子。

 俺對武戲沒興趣、當話題轉到多魯帕是如何拯救礦山與礦山小鎮對於被拯救一事是如何感謝的時候、俺就從冒險者公會前面通過了。

 貫通廣場的南北、從門通往王城的大道、本身就是做為官方的道路。
 王家婚姻祝賀的遊行、或是騎士團的出陣式、凱旋式、總之政治上的・儀禮之類的東西、幾乎都是在這條大道上進行。
 相對的貫通廣場東西延伸的街道、是做為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街道。
 廣場的西邊的話、有住宿設施或歡樂街、東邊有市場或商店街、與工房之類的排列著。

 然後俺、來到了商店街。
 難得的異世界、難得的王都、而且有錢又有閒。
 不好好享受觀光和購物怎麼行。

 有賣藥水的店在、去偷看了一下。因為是同業、對種類、價格之類的會感到在意。
 也進去了魔道具店。雖然對名為魔法道具的東西很有興趣。但是很貴。
 以原世界來說、就像是賣車那樣的感覺。
 非常便利的道具、對工作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吧、跟食材或是雜貨、價錢差了3~4位數。
 寫作item box、念做LEXUS。這樣的感覺。
 也偷看了服裝店。內衣褲姑且不論、外觀來說要穿名為旅人之服的東西到什麼時候啊的想了。
 雖然有考慮在這條街上買衣服來穿、但仔細一想。沒地方放。
 因為是住在旅店、以旅行為前提生活著的關係。
 也有看到生活雜物、這也是、如果有自己的房間或家的話是必要的東西、但住在旅店的話就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東西了。
 也繞到書店去了。感到很煩惱。雖然很想要、但拿著旅行的話也太重了。去租書來看就足夠了吧。
 不知不覺間時間過去了。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
 順便一提午餐、在商店街有個排很長的店在、就去排隊吃了。是像是義大利麵的東西。覺得、很好吃。

   從生活街往西行、通過廣場進入旅店。
 到處閒逛買的消耗品與文具、還有借來的書與包包都放在房間後、往歡樂街出發。
 首先是娼館。

 來到名為「席歐娜」的店。
 最近、設置了名為side line的東西的店家增加了的樣子、這個席歐娜也是其中之一。
 side line是啥小?雖然這麼說、但凡事都要嘗試看看、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總之要體驗一下。
 進入店裡、馬上就是大廳、深處有雛壇。一如往常。
 但是、大廳的兩側、靠著牆壁並排著椅子、其中一半左右坐了女孩子。
 據接待員所說、那就是side line的樣子。
 和雛壇不同、在大廳的一側(side)並排著所以叫side line、就是這麼回事吧。
 有一半的椅子沒有人坐、是因為時間還早得關係吧。夜晚的話、女孩子們大多出勤後、就會如字面上的排成線(line)狀不會錯。
 問了接待員、雛壇與side line的不同點在哪。

「您看不出來嗎?」

 接待員笑著回答了。
 既然這麼說的話、就看向儲壇與side line進行對比。
 首先、穿的服裝不同。
 雛壇、大家都一樣是洋裝。雖然顏色形狀有若干差異、但都是類似的東西。
 另一方面side line的話、穿著時髦的衣服。像是時尚雜誌的讀者模特兒穿的衣服那樣。當然、每個人穿的都大不相同。
 接下來是臉。side line的那邊化妝比較濃。
 俺、因為和死者一戰的後遺症、對於化妝後像是畫中描繪的美人、會感到抗拒感、哎呀・・・?
 仔細看後、雖然side line化妝很濃、但年紀卻很輕。
 年輕的孩子畫了濃厚的妝的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長。和裝年輕正相反。

(咦咦咦咦咦ー?)

 仔細看的話、很年輕、非常年輕。
 乍看之下、覺得模特兒體型的孩子很多、看來、好像是年齡的關係。
 苗條纖細的手腳、纖細的腰、加上單薄的胸與臀部、也就是說還未成熟的意思。
 身高也很低。
 side line全員的平均身高都很低、不說的話都沒注意到。

「原來如此啊」

 看到俺深深的點頭、接待員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您意下如何呢?雖然比起雛壇、費用稍微高一點」

 聽了金額、和雛壇的差價是銀幣3枚。對俺來說金錢方面沒有問題。
 但是俺、卻感到懊惱。
 問題、存在於俺的心中。

(這裡是異世界所以沒關係。這裡是異世界所以沒關係)

 在心中重複碎念、聽著自己的話、說服自己。
 在腦中、法律條文、倫理道德之類的行成漩渦攪拌著。
 對於那些自制的東西、叱責了自己。

(不是已經決定要在異世界生活了嗎?俺!)

(要被原來的世界束縛到何時啊!)

(入境就要隨俗!這裡可不是保持著原世界的倫理道德觀、還能活著的那樣天真的世界啊!這裡!)

 不對、對俺來說還真是超天真的世界。
 而且現在的局面、也不是生死交關的情形。
 但是、有時候人類啊、非得自欺欺人不可、為了成就大業。為了提升人生的偏差值。
 俺、沒有和女性交往過。
 當然、小學國中高中都是、10歲出頭到10歲半的輝煌時代、都沒有女朋友。
 接吻也是、在這之上也是、更之上也是、沒有經驗。
 人生的偏差値、好低啊、俺。
 或許誰也不會在意也不一定、但對俺來說這是非常大的疙瘩啊。這個部份。
 但是!
 在這個side line可以體驗到啊!
 對俺的人生來說!
 有非常、非常大的意義在啊!

 俺要成為惡。
 為了應所當為之事、俺不惜染上邪惡。
 即使最後、會被星期天早上登場的魔法少女們打倒、也會接受自己的命運。

 下定決心的俺、告訴了接待員。
 side line之中、出色的魔法少女的號碼。
 然後這裡是、魔法少女與染上邪惡的三十多歲(*註2)男子的對決、從平日下午4點起長達2小時的節目開始了。


 放送終了後。

(呼~)

 俺在店附近的咖啡店、單手拿著類似焦糖瑪奇朵的飲料、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魔法少女・・・、最棒了)

 在魔法少女登場的節目、為什麼敵人在魔法少女要使用大招時、總是發呆著等待呢、這種槽點常常出現不是嗎?
 然而、這裡可是現實哦。
 也就是說、要是有槽點的話、突進去便是。
 還有、魔法少女要是遭遇到危機、總是有不知道哪裡來的人相助、對吧?
 但是這裡完全是密室、不會有什麼人來的、這裡。
 就是這樣、2小時好好的、享受了節目了。

(發現了、一間好店呢)

 就算只為了這間店、也有暫時停留在王都的價值了。
 不對、王都的店很多、考慮到多樣性的場合、沒有離開王都的理由。
 雖然有打算一個城鎮一個城鎮的旅行、環遊異世界看看。但那打算要延期了、就算要無止盡的延期下去、也覺得那樣也不錯。
 來到異世界、收下了、可以讓傷勢或疾病痊癒維持健康的魔法。
 那個魔法、還給予了輕鬆賺錢的手段。
 賺到的錢、也有可以愉快使用的用途。
 而且、因為魔法什麼的、不需要日本必須的裝備、因此海底火山在海中噴火OK的浪漫也辦的到。
 多虧來到了這裡、才知道就連魔法少女都合法。
 當然、魔法少女也是、不需要裝備的海底火山海中噴火都OK。
 異世界最棒了。真的最棒了。
 俺、用焦糖瑪奇朵潤了潤喉嚨、再一次、深深的嘆息。

(稍微、在街上走走吧)

 然後、到哪吃個晚飯吧。

(吃完晚飯後、再去玩)

 俺興奮期待的、想著那之後的事。

譯註1:沙羅曼蛇又有沙羅曼達 火精靈 火蜥蜴之類的翻譯
         雖然因為小時候玩過的電玩所以選用沙羅曼蛇的翻譯 但這只是音譯 其實不是蛇
譯註2:三十多歲原文三十路 因為後來主角自稱為怪人三十路 所以事先註明一下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33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Shenhonghe + 13 原创内容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ar2016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9 1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东京儿童健全法案警告XD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0 01: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