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WEB]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12/9更新263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12-2 22:28 编辑

17

 晚餐、在繁華街的攤販吃燴飯。
 就是海鮮燴飯、只能這樣表現、沒有其他說法了。
 話說回來這世界的飯真好吃。是只有這個地區嗎、還是只是恰好合俺的胃口呢、總之值得感謝。

 晚餐過後、繼昨天再次來到安南。有GOーGOーPAー在的複合設施。
 進去和昨天不同的GOーGOーPAー、偷看店內。
 發現那個不是GOーGOーPAー、而是像舞廳一樣的地方。舞者與客人一起跳著舞。
 針對不只是看跳舞、自己也想跳的客層的吧。
 俺就pass了。
 跳舞什麼的、在公司規定每年必須參加的夏日祭典、就夠了。
 話說回來、還是老樣子低音鼓很吵。
 偷看別的店、這裡好像是GOーGOーPAー。就進去了。
 音樂的音量、比昨天的更加大聲的店。
 坐下、點了麥酒。
 這間店也是、座位的桌子延伸成為舞台、舞者在眼前跳著。
 像是地下偶像的舞台、從舞台下往上看的鑑賞形式似的感覺、相當愉快。
 今天、就慢慢享受舞者的舞台吧。
 雖然是這樣想、
 但接連的來了、勸誘的狂風暴雨。
 真的是、不讓人好好的、欣賞舞台哪。
 首先、沒在跳舞的舞者來了。
 坐在隔壁請求了威士忌。
 點了後、威士忌放到桌上的瞬間、開始要求現在帶出場了。

(妳啊、才剛坐下而已吧)

 拒絕帶出場後、馬上站起來、離開了。

(喂、威士忌的費用、不是代替接待費嗎。還坐不到1分鐘耶)

 俺、三小啊這傢伙、的驚呆了。
 而且這傢伙、離開的時候、還態度惡劣罵說小氣。
 感到非常的不愉快。

 也有過分的傢伙啊、的想著時、下一個來了。
 這傢伙也是、威士忌放在桌上的瞬間、就開始要求帶出場了。
 又來了嗎、的在心中咋舌、拒絕了。
 這傢伙、不像剛才的傢伙丟了一句話就離開、而是接連的持續請求帶出場。
 明明飲料也沒喝完、卻要求續杯威士忌。
 指出了還有剩的事後、

「咦~、那麼多喝不完呦~」

(喝不完的話、就不要要求續杯啊!)

 總之、很煩。
 很煩很煩。
 簡直、像來到了惡德繪畫商法的會場似的。
 今天、是打算在GOーGOーPAー欣賞舞台的同時打發時間、等更晚的時候、再去別的地方看看的、卻搞砸了。
 也會有帶出場來一發、在那之後再去其他地方的意見也不一定。
 但是、俺已經三十多歲。
 已經不是取之不盡、像是蓋上蓋子也會滿出來那樣、充滿力量的中學生了。
 必須要溫存力量才行。
 話說回來、來到異世界稍微覺得可惜、的事情、其中之一。

(不是在中學生時期來的)

 就是這個。
 不只是體力、還有感性。
 喜歡的孩子坐在後面對於木製椅子的背後感到很在意的那個時候。
 對現在的俺來說、那個時候所持有純粹的、對未知的好奇心、已經不在了。
 某方面來說、已經成為大人了。
 嘛也好。會想到這些事、也是因為其他面滿足過頭了吧。
 因為這個部分被滿足了、才會開始在意其它的、相對來說滿足度較低的部分吧。
 所謂的慾望無窮啊。
 把這放一邊、待在這裡會讓人不爽、就離開了店。
 因為沒帶人出場就離開店的關係吧、酒促女郎臉上也沒了營業性笑容。變成討厭的氣氛。
 雖然可以去其它GOーGOーPAー、但是、總覺得對GOーGOーPAー產生了不愉快的印象了、就沒那個打算了。

 在繁華街到處閒晃。
 有和俺同樣、臉上貼著下流笑臉的男人們、在走著。
 有推測是職業的女性們、搖著屁股走著。
  有喝醉的男人們、向不是職業的女性搭話被罵著。
 有攤販。
 有在攤販吃東西的傢伙。
 有在攤販、甩著鍋子、料理中的男人在。
 也有土產店。
 繁華街的燈光明亮。
 人來人往、活力滿滿。
 是俺以前的地方、已經消失了的東西啊。

 比預定稍微早一點、到達了目的地。
 剛才、所想的、「別的地方」。
 那裡是喫茶店。
 當然、不只是喫茶店。
 從俺收集的情報來看、這裡是、「援助交際喫茶店」、的說。
 店名為「貝爾talk」。
 戰戰兢兢地打開門來看看。
 雖然有男女數位客人、但空蕩蕩的。聽說這裡晚一點才會正式開始。還太早了吧。
 就這樣離開店裡也有點那個、就收集一下情報吧。
 首先前往吧台的座位、坐在那裏。

「可以點單嗎?」

 對著吧台深處的歐巴醬(*註1)、搭話了。
 與其說是飲料店的媽媽、不如說是廚房的歐巴醬似的氣氛。
 恐怕、不是招待客人而是負責飲料食物的準備工作的吧。

「好哦、要點什麼」

「那、來個麥酒吧」

 好呦、的馬上拿出麥酒。
 俺作為費用、拿出銀幣1枚。
 歐巴醬、為了找錢開始數銅幣。

「不用找了、大姊姊就用那些喝點什麼吧」

 歐巴醬露出稍微訝異的表情後、嘿嘿的笑了。

「怎麼了、看上人家?還真是有著相當奇妙興趣的客人哪」

 笑著、應付著歐巴醬的玩笑話。

「其實俺、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想說是不是該找個人教導下店裡的規矩哪」

 歐巴醬也笑了。

「是嗎。那麼、就不客氣地接受招待了呦」

 把從店的箱子裡拿出的找錢的銅幣、放到自己的口袋、弄了像是水酒的東西。
 自己的飲料費、只有那樣也不一定。

「那、想知道些什麼?」

「全部。因為來這種店還是第一次」

 真是麻煩哪、的說的同時、臉上是笑著的。好像打算奉陪了。
 因為客人很少、所以很閒吧。

「這裡呢、是男女相遇的場所。要是有在意的對象的話就去搭話、請喝飲料。談得來的話就一起離開。談不來的話、互相道別後尋找其它對象」

 嗯嗯的點頭。
 顧客、會去GOーGOーPAー之類的嗎?的問了、會、的回答了。

「應該知道吧、那邊帶出場時、必須支付出場費給店裡才行。這裡的話不需要。所以、這邊會比較便宜啊」

「咦~、那店裡的收入、不就只有飲料費了嗎」

「會從來店的女性那邊、收取飲料費以外的入場費」

「只有女性?」

「沒錯只有女性」

 以俺的感性來說、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女性免費男性收費才對嗎。

「女性、不會變得不來了嗎?」

「會來呦。因為能捕捉有賺頭的客人的場所、幾乎不多呢。除了這裡以外的話、就只有站著招客了吧」

「站著招客的、有嗎」

 站著招客、也就是指、在路上捕獲客人的阻街女郎了。

「這附近的公園有哦。但是、沒法遮風擋雨、時冷時熱、蟲子也很多、還有各種危險。被搶劫的事也發生過」

 被搶劫嗎。真可怕~。

「與那相比、這裡是天國了。所以這裡是、知道這就是那樣的場所。以那為目的的男人們來的地方。即使多少花點小錢、也是不錯的獵場」

「不從男性那裡收取入場費的理由是?」

「男性啊、在對女性搭話後會請喝飲料哪。而且、來這裡的男性、是稍微也好想要便宜一點玩的人們。如果女性的飲料費以外還要收錢的話、就會敬而遠之了也不一定哪」

 這麼說的歐巴醬、拿起空了的玻璃杯、偷瞄的看著這邊。
 好的好的、要續杯哪。請用請用。
 抱歉哪、的、歐巴醬笑了、又做了一杯水酒。
 這時、一個青年服務生來到歐巴醬的旁邊。並不是帥哥。
 似乎是來傳達桌子那區的點單的。
 看到俺後、小小的鞠躬了。

「人家的兒子」

 這麼介紹後、把2杯麥酒放在吧台。兒子把那些放到托盤上、就回去了。

「聽說這裡、不是與職業的、而是與素人(*註2)相遇的店、看來不對哪」

 聽俺說後、歐巴醬做出、該怎麼說明呢、的表情。

「這要從怎樣算是素人、怎樣算是職業說起了」

 歐巴醬繼續說。

「在娼館或GOーGOーPAー招不到客、想再賺一點而來到這裡的傢伙也有。這是職業的哪」

 嗯。

「以前在娼館或GOーGOーPAー工作、但不做了、或者被炒了、而來這裡的傢伙也有。因為是原職業的、這也算職業的吧」

 俺一個勁的點頭。

「雖然原本是職業的、但現在已經金盆洗手。然後、有了別的工作並且結婚了。但是、偶然需要錢的關係、而來這裡的人也有」

 這算是職業吧?職業嗎、不、嗯~。

「平常是在工作、或者是學生、因為想要零用錢而來的也有」

 OL、或學生嗎。是素人吧。不對、要是養成習慣的話就算職業了吧。

「也有離家出走的女孩想要生活費而來、也有人妻為了返還負債而來」

 歐巴醬喝下水酒。杯子變空了。

「明白了嗎?身分或理由各自不同。但在人家來看、作為代價要求金錢的時間點、全員都是職業的哪」

「說的也是。正是如此」

 俺覺得能接受了。
 歐巴醬、像是要求續杯那樣、晃著杯子。
 好的好的知道了呦、請用請用。
 俺、繼剛才之後、再次把歐巴醬的水酒費放在吧台。

「你啊、是好男人呢、要愛上你了呦」

 是哦~、多謝~。

「機會難得就告訴你吧。裡面最惡劣的是。以犯罪為目的來的人們」

「犯罪目的?」

 歐巴醬點頭、聲音稍微變小了。

「在愛情賓館淋浴的時候、把值錢的東西拿走。然後、為了讓人沒法追來、把衣服鞋子等藏在某處」

「真過分」

「知道間好店所以一起去喝吧、被帶去後、在那裏被胖揍一頓。然後、全身被剝光」

「嗚哇」

「邀請來自己的房間、呆呆地跟去。然後、在那之後」

「在那之後?」

「不知道、被當成奴隸賣掉了嗎、還是被殺了嗎。總之、在那之後就行蹤不明了」

 俺用手覆蓋住臉。
 雖然覺得治安很好、果然還是夜之街啊。
 危險隨時在你身邊。

「要怎樣注意安全比較好?」

 你啊、是住在哪裡呢?的被問了、老實回答是瑞士火腿。
 歐巴醬、嗯、的點頭了、住在很好的地方呢、的好像理解了什麼。

「帶出場的話、途中不繞到其它店、直接帶到你的旅店去。好的旅店的話能做的壞事不多、首先沒有身分證明書的傢伙、根本不能進去」

「還有沒身分證明書的人在啊」

 連極度身分不明的俺、都能取得了說。

「有哪、有過前科的傢伙、或是想進行犯罪所以故意不帶的傢伙」

 原來如此。

「為了來一發使用愛情賓館的事、盡量避免比較好。然後、女方的房間的話絕對不行。因為剛才說的、全都是實話呢」

 女方的房間・・・、對俺來說、那是求之而不可得的充滿憧憬的話語。
 那個姑且不論、想要便宜玩的傢伙的話、在節省愛情賓館費用這點、是很有魅力的提案也不一定。

「沒有抓到犯人嗎?」

 歐巴醬左右搖頭。

「持續一段時間、那女的很可疑、的開始引人注目。不久後、就不會在店裡露臉了呢」

 其它的話、呢、歐巴醬稍微思考後、說了。

「說是大商會的秘書之類的、在工會工作之類的、拿出各種頭銜想讓人信任的要特別注意。因為全都是假的」

「全是假的嗎」

 覺得不能認同啊、要是有各種原因的話那種人會來也不奇怪吧。

「這不當然的嗎。光是事先強調這些東西、不就該覺得很奇怪了嗎」

 歐巴醬、用手指叩叩的輕輕敲著吧台。像是訝異俺的警戒心太低了。

「下次、去白天的公園試試。會有帶著小孩的小哥來搭話哦」

「小哥嗎?」

 歐巴醬點頭、模仿那個帶著孩子的小哥的聲音。

『僕是擔任本國騎士團一員的騎士。今天是假日所以和孩子一起來此。你是旅人對吧?有對雙方都有好處的事可以聽聽看嗎?沒錯、這事不是旅人的話就不行。所以說・・・』

「還真盡是、謊話的味道啊」

 俺就像聞到物理性的味道似的、皺起眉頭。
 對吧?的、歐巴醬點頭。

「你啊、並不是沒有錢吧?住在好地方、雖然是為了打聽、卻在人家身上大方地的花錢」

「嗯、嘛、還過得去吧」

「那麼、去娼館或者至少去GOーGOーPAー玩比較不會有麻煩呦。這裡是想要便宜玩的傢伙來的地方。雖然便宜、也會有相應的風險」

 不要在這裡玩、去別的地方玩。
 以歐巴醬的立場來考慮、不是能輕易說出口的話吧。
 或許、真的很中意俺也不一定。

「會來到這裡的女性、就像剛才說的是職業中較落魄的。找不到客人甚至被炒得、有各種相應的理由。那麼好好的去店裡找的話、女性的質量絕對會比較高」

 正確的論點啊。

「像你想的那樣的半職業或素人、技術很差、也沒有心理準備。途中覺得沒興趣了的話、會鬧憋扭或是不幹了、說被殘酷對待的叫衛兵來裝成受害者的也有」

 俺很驚訝。

「這也太慘了。只有男的被衛兵抓走、被當成犯罪者對待是嗎」

 想起原本世界的新聞、不寒而慄。

「不是、不至於那樣。衛兵也不是笨蛋。男的那邊、只要說和女的是在這裡相遇的話、就會來這找目擊者」

「然後、有在這裡見到女的的證言的話、這裡就是這樣的店。衛兵也很清楚、對於這種麻煩事也習慣了」

 原來如此。

「女的會被斥責、男的會被解放。但是、難得來玩的、這樣不是很掃興嗎?」

 嗯嗯確實很掃興。

「所以說、稍微有點錢的話、還是到好一點的地方玩比較好」

 俺深深的點頭。
 這時、想起剛才讓人不快的GOーGOーPAー就說了。

「也有這樣的店哪」

 歐巴醬笑了。

「必須加速客人的流轉、店裡是這樣教育的吧。不這樣的話、舞者會被店裡罵的吧。沒辦法很快的被帶出場的話、就滾去其它店之類的呢」

「這樣的經營方式、會有客人來嗎?」

 俺覺得很憤慨。
 但是、歐巴醬、稍微有點愣住的表情。

「要是有打算馬上選人帶出場的話、不是很不錯嗎。恐怕、比起其他店出場費會比較便宜才對」

「咦?」

「這樣的店、有著比店的空間更多的舞者。要是不接連的被帶出場的話、店裡就會被沒被客人帶出場的舞者坐滿了吧」

 哈啊~、的俺很驚訝。沒想到這一點。也沒有問出場費。

「最近、有倒掉的GOーGOーPAー。想來恐怕那裡是、吸收了倒店的舞者、暫時的變成那種狀態吧」

 歐巴醬、變成稍微有點認真的表情。

「為了救濟舞者。不考慮商業方面的事、把不需要雇用超過所能容許人數的這點。無視掉。或者說、雇用好的捨棄差的、店全體的人數不變。這樣還比較聰明的多、事實上這麼做的店也很多」

 但是哪、的繼續說了。

「成績不好的舞者也要生活。然後要改變生活的習慣、也需要時間。所以、好的不好的全部接收、雖然是暫時但雇用所有人的店就出現了」

 俺也做出認真的表情、催促繼續。

「這種情況、大概是和倒掉的店有交情、或者說、只是人太好的店長開的店之類的、人家是這麼想的哪」

 俺感嘆了。
 學到了。
 即使是同樣的事情、換個角度、就能看到如此不同的東西。

「非常感謝大姊姊。今天真是受益良多」

 雖然很少請收下吧、的給了1枚銀幣。
 歐巴醬、咻~的輕輕吹了口哨、大大的眨眼了。

「你啊、真的是個好男人哪。這次提前說一聲的話、關店之後可以陪你一晚上呦」

 哎呀、您真是太客氣了。請容在下拒絕。
 俺對歐巴醬揮揮手、離開了店。

譯註1:歐巴桑(おばさん)是大嬸的意思 這邊的是歐巴醬(おばちゃん) 算是大嬸的親暱稱呼版本

譯註2:素人是非職業的意思 通常翻做外行人 但總覺得好像有一點點不太一樣 像前面素人童貞也是 翻成外行人童貞的話總覺得怪怪的 所以就直接沿用素人兩個字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0轻币 +235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六无先生 + 10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ar2016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9 2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获得了更多经验,成长了啊,加油啊XD
发表于 2018-5-30 06: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作者好像從風俗業出來的,感謝分享。
发表于 2018-5-3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就是日本惯用套路么,我还没成年,警察叔叔!
发表于 2018-5-30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0389 发表于 2018-5-29 19:41
17

 晚餐、在繁華街的攤販吃燴飯。

素人應該大家都懂,哈哈哈哈哈
男生應該是沒有不懂得。
发表于 2018-5-30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看看这部龙傲天有什么不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6-6 20:56 编辑

18

 離開援助交際喫茶店「貝爾talk」的俺、環視街道。
 和歐巴醬深入交談後、到了不錯的時間段。路上的行人也增加了。

(哎呀、再那樣下去可不行)

 雖然之前警戒心完全鬆懈了、但多虧了歐巴醬、知道了危險隨時都在你身邊的事。
 然後、再次認識到了安全與遊玩的質、都是用錢買的事。
 離家出走妹子屬性、或為了還錢而賣身的人妻屬性、俺都很淡薄。
 就像歐巴醬說的、暫時以娼館或GOーGOーPAー為主吧。
 首先是安全、安全優先於一切。
 要是安全動搖的話、在那之上的生活或工作、全都會動搖。
 然後會在公司掉下去、在周圍引起事故、這可是親身體驗。

(・・・想起來了。俺在最後引起了自己死亡的災害了哪)

 俺在心中、對社長與同僚深深地低下頭。
 重新打起精神、往新的娼館去了。
 店名是、「杰安妮」。
 聽說這裡也有side line。會是怎樣的東西呢。

 杰安妮的大廳。
 雖然正面的慣例的雛壇、但side line只有在左手邊的牆壁。
 不像席歐娜、不是兩側都有。

「哦哦・・・」

 俺不自覺的出聲了。因為被side line的魄力壓倒了。
 俺還以為、所謂的side line、就是像席歐娜那樣、穿著模特兒服的年輕未成熟的孩子們並排著。
 但是這裡不同。
 服裝不是洋裝、而是華麗的模特兒服。這點沒有不同。
 但在椅子翹著腳椅子、挑戰性的看著這邊的她們、每個都是超級甘油炸藥。
 當然不會太胖、但也不可能瘦過頭。
 胸部咚嘎咚嘎(*註)的、然後腰就像絞緊一樣的細。
 然後在屁屁那邊、豐滿而膨脹著。
 那個身體曲線、簡直像凶暴的虎頭蜂一般。
 雖然大腿也有很多份量、但完全沒有多餘的肉。手也相同。
 一定不管去做什麼運動、都會留下很好的成績不會錯、就是會讓人如此確信的身材。
 那個威容的魄力、要舉例的話、・・・戰艦、沒錯、超弩級戰艦啊。

(原來如此、side line的話、就是那個店、吸引目光話題的、像是招牌一樣的東西哪)

 俺挽起手腕、嗯嗯的一個人接受了。
 但是、沒有打算選這邊的side line。要說為何的話、

(從聽到的來看、戰艦的話、自己沒有能承受那主砲的裝甲)

 那是對自身冷靜的評價結果。

(因為俺的主炮、頂多是輕巡洋艦搭載的等級、而且還是舊型的)

 看著在side停泊、巨大的艦隊群。

(能對其露出獠牙的對象、沒有啊)

 這麼判斷的俺、從像是超級盃出現的啦啦隊那樣的人們前面通過、前往雛壇。

(要找的話、該找適合俺的對手、同樣輕巡洋艦等級的。那樣的話就能挑起一場好戰鬥了吧)

 眼睛在雛壇上打量著。
 那裏的是、把女性用軍艦為例的話、重巡洋艦、輕巡洋艦、還有輕空母停泊著。
 以俺個人分類來說算是驅逐艦的女性的身影、沒有。
 一瞬、認為是驅逐艦的艦有一隻、但仔細看的話是輕空母。

(要選哪個呢・・・、避開看起來可怕的比較好、像是隔壁看起來像神經病的)

 在那裏面、視線停留在1隻輕巡洋艦上。清純而文靜的印象、似乎很溫柔的船艦。

「選那個孩子 麻煩了」

 傳達給接待員。
 於是、接待員、哦哦、的發出聲音後回答了。

「會選上那個孩子眼光真好呢。不過比起其他孩子會稍微貴一點、這樣可以嗎?」

 聽了後、還不到會感到在意的差額。俺點頭後問了。

「雖然沒有關係、但比較貴的理由是啥?」

「對工作的態度、真摯、誠實、然後技術、全都是一流的」

「那還真厲害」

「是作為在這裡的眾人模範的存在、對見習的孩子們來說的話、也可以說是教官」

 看來俺中了相當的大獎的樣子。因為期待俺鍋爐的內壓也上升了。
 離開接待員身邊、前往深處櫃台支付的俺、沒能聽到接待員最後碎念的那句話。

「是連side line都怕的、魔鬼教官哪・・・」


 數小時後、俺終於俺成功的把自己的身體運到旅店、趴倒在床上。

(太美妙了)

 這麼說就已經盡力了。
 全都是一流的、也可以說一舉一動、都沒有半點空隙。
 全部都很美、全部都有意義。多餘的舉動、連一點也沒有。
 從視線到重心移動、指尖的動作為止、全都感到心意相通、就像是日本舞蹈那樣的工作風格。
 那個、已經不是play了。
 是達到藝術領域的舞蹈。
 俺、只是用我的身體鑑賞著而已。
 太太太太、太美妙了啊。
 她非常的美麗、而且非常的溫柔、時常感覺的到對工作嚴厲的一面。
 那是對自己自身的嚴厲啊。

(作為教官的話、會是可怕又嚴厲的教官吧)

 稍微有點同情。
 但是、作為教官的嚴厲、有多麼嚴厲都和俺沒關係。
 俺、只是感嘆、享受其工作風格而已。

(俺、是顧客的立場真是太好了。有錢真是太好了)

 真的是、不管在哪個世界賺錢都是很重要的、再次有了實感。
 真的、有賺錢用的作弊能力真是太好了。
 對石像感到感謝。
 想起了石像、就把腦中的書、再一次打開來看看。
 或許有漏看的地方也不一定、的這麼想了、雖然精疲力盡了不想進行太複雜的思考、而且、在擺腰的意思上動彈不得。

 即使不把書打開、也能一直感覺到存在於腦中。
 現在就把它打開來看吧。
 第1頁、是第一天看過的內容、寫著關於魔法的借予和所持品等等。
 即使重讀一遍、也沒有什麼特別漏讀的地方。
 翻頁看看吧。

(阿咧?)

 那裏的是、俺看不懂的文字、密密麻麻的寫了什麼。
 小小的一絲不苟的文字、填滿到將近第2頁的最後了。

(第2頁、應該是白紙啊)

 這是不會錯的。還記的很清楚。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搞不懂。嘛也好)

 暫時保留、的、在腦中決定了。
 感覺馬上就要睡著了、決不決定又怎樣呢?雖然湧上這樣的心情、也馬上消散了。
 俺全身被很舒服的疲勞感包圍、落入了睡眠的世界之中。

譯註:咚嘎(ドッカン)算是類似爆炸的狀聲詞 以英文來說大概就是boom的感覺 順便一提之後還會出現幾次 另外這邊side line的敘述根本是在婊地味子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9轻币 +222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六无先生 + 10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ar2016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31 15: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奇後面還有多少型式的描述,感覺作者真的很厲害。謝謝大大的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16 编辑

19

 早上、俺在旅店的床上醒來。
 昨晚、睡得很熟。
 果然、適度的運動、與良好的睡眠息息相關。
 話說回來、今天是、「慈悲」曜日(*註1)。
 也就是說、明天是、「純潔」曜日了。
 「純潔」曜日。
 沒錯、在阿瓦克艾爾賽的死者的(長老)大魔法師(巫妖)死者(長老)

「到店裡來預約人家」

 的、指定了的曜日。
 當然、沒打算去。洗腦也已經解除了。
 但還是很害怕、以防萬一施展異常狀態回復(A)在自己身上。
 不使用S、是做為發生什麼的時候的保險。
 換個話題、這個世界、有7個曜日。
 「純潔」之類的「節制」之類的「慈悲」之類的、比原本世界還要麻煩。
 俺、雖然自稱為藥師、實際上和觀光客差不多、和曜日沒什麼關係。
 所以、只是隱約記得。
 順便一提、商人公會與冒險者公會、是全年無休的。
 對俺來說是幫大忙了。裡面的人、一定是輪班休假的吧。

 早餐過後、今天也開始制定一天的預定。
 好好的計畫、是為了過充實的一天、所必不可少的。

(席歐娜的side line、是不可或缺的)

 首先、從最重要的事項開始檢討。
 魔法少女的話、非得繼續對決不可。
 那個節目、成為忠實觀眾了、在俺心中已經是既定事項了。

(杰安妮也是。昨天的教導輕巡、簡直是至高的存在)

 俺想起了昨晚、一個人點頭。

(總有一天、也要對side line停泊的戰艦群、發起挑戰不可哪)

 不用說、這並不是有勝算的戰鬥。
 但是、凡事都要體驗一下。
 即使輸了、也不會失去性命。
 不可能像在公園會被搶、或是去女方的家會遭遇到不測那樣、潛藏著很不妙的危險。
 貝爾talk的歐巴醬不也說了嗎、不要因為興趣而去追求危險的體驗、有錢的話、去貴一點的店玩、這樣。
 像高級店那樣可以保證安全的地方的話、去那邊盡情地賺經驗值就好。

(暫時、以這兩間店為主、輔以GOーGOーPAー的形式吧)

 GOーGOーPAー的話、安南以外也有、那邊也想去試試看。
 問題在中午之前吧。
 要賣藥水的話、有必要去商人公會。
 但是、間隔數日錯開日期比較好吧。
 總是每天去賣的話、引人注目又不自然。

(而且目前、俺一個人遊玩度日的份、已經足夠了哪)

 所以、在中午前很閒。
 做運動鍛鍊身體・・・是不需要的吧。
 每天、都有做柔軟體操與舉重訓練、已經認真地完成了。

(嘛、暫時在王都觀光就好了吧)

 觀光膩了的話、到時在考慮吧。
 俺決定了後、為了在王都散步、離開旅店出發了。


 危險的地方的話、沒打算去。
 接近繁華街的公園、晚上姑且不論、白天的話沒問題吧、的去看了一下。
 在那裏、有池塘、步道與涼亭、涼亭裡面有老爺爺們、正在玩卡片遊戲。
 悠閒的風景。
 接近廣場經過冒險者公會前面的同時、偷看了一下裡面。
 沒有進去。
 對名為「冒險者公會」的存在很有興趣、但現時點來說對俺沒用。
 就算進去、被肌肉滿滿的大叔纏上的話、也無法對應。
 所以就只有遠遠的眺望、忍耐了。

 因為徒步移動的關係吧、已經過了相應的時間。
 也流了汗。

(好、差不多該吃午飯了、之後與魔法少女一決勝負吧)

 俺這麼考慮後、前往聚集了攤販的一角。


 吃完飯後、推開席歐娜的門。
 然後、眼神銳利的確認著side line。
 包含在胸部或腰、衣服的某處附著的號碼牌。
 已經不會像昨天那樣動搖了。不動的心。正所謂三十而不惑。
 然後俺、告訴接待員魔法少女們的號碼。
 們?、沒錯、是們。
 俺、對天然與僕子(*註2)、二人進行了指名。

「複數指名是嗎・・・」

 接待員、稍微有點驚訝似的說了。

「不可以嗎?」

「不是、當然可以。實際上、複數指名的顧客、也有很多」

 暫時把話停在這裡後、繼續說了。

「2人的話、費用是雙倍。但是、時間與1人時相同是維持2小時。這樣也可以嗎?」

 沒問題、的俺回答了。
 接待員看俺的眼神、稍微、往好的方向改變了。
 看來、剛才露出驚訝的表情、是沒有想到、俺是那麼有錢的客人吧。
 就算以2人為對手、時間也是2小時。
 考慮到錢的事的話、各1人、合計4時間的享受方式比較好吧。
 因為即使對手有2人、自己的身體也只有一個。

(但是、這可不是商業買賣)

 俺這麼想。嘛、對對方來說是商業買賣就是。

(這是浪漫啊)

 正義的英雄是少年們的憧憬對吧。
 但是、反派怪人也是、讓男人的浪漫發癢的存在啊。
 男人的話不管是誰、都該對征服世界這個詞、感到過心動才對不是嗎。
 然後所謂的反派怪人、是在計畫征服世界的組織的最前線、為了絕對無法勝利的戰鬥、用盡全身全靈的持續挑戰、熱血而且崇高的存在。
 絕對無法勝利?
 沒錯、怪人是不被允許勝利的。
 不管在對決中占據了怎樣的優勢、不管如何接近勝利、即使只差半步、也絕對無法獲得勝利。
 為何呢?
 那個原因、是觀眾的話都懂吧。
 不管魔法少女遇到怎樣的危機、即使手心出汗、即使淚流滿面、觀眾還是、連一丁點都不覺得會輸。
 只有胸口心跳加速、會怎樣從這裡逆轉呢、這樣的期待感。
 那個期待、基於商業考量、絕對不會被背叛。所以、怪人無法獲勝。

(啊啊、是多麼崇高、又多麼奮鬥努力的存在啊)

 俺想到、明知由於神之理(預告)不被允許勝利的同時、即使如此、也要賭上一切、絕不放棄的戰鬥的怪人的內心後、流淚了。
 在俺心中反派怪人、已經昇華到等同於英靈的存在了。

(您們絕對不被允許獲得的勝利、就由俺作為代替、在這個世界獲得給您們看)

 俺、想要達到怪人們無法達成的夢想。
 因此、魔法少女1人的話完全不夠。
 怪人們的主要對手、最近的話最少也是兩人一組。
 單人的話、只到昭和時代為止吧。
 即使打倒了單人、也無法告慰俺所知的英靈們的心。
 俺、牽著未成年的魔法少女2人的手、上了樓梯。


 首先、和輕飄飄的天然魔法少女對決。
 這段時間、僕子魔法少女、就讓她在沙發見習。
 與天然的勝負、理所當然的是俺單方面優勢。
 來到異世界後累積了高密度的經驗、成為一線級的怪人、三十路的面前、魔法少女中也是下段班的天然、根本抵擋不住。
 順便一提僕子也是下段班。
 為何、2人都是下段班的呢。
 那是因為、既然是2人、也就是說一對多的戰鬥。
 就算是魔法少女、以接近畢業的上段班作為對手的情況、俺也會擔心。一個不小心會輸了的事。
 俺為了更加慎重、不是中段班而是選了更下面的。
 只是剛出道成為魔法少女、會讓人這麼想的少女們。

(這樣的話、根本不可能會輸了)

 俺、就像是感到自己的作戰順利的反派那樣、高興著。

 接下來、天然的服裝、確實是妖精風格、輕飄飄蓬鬆的東西。
 簡直像、被妖精之國的居民委託、從怪人手中守護妖精之門的魔法少女似的。
 天然、已經被逼到相當的劣勢了。
 即使是被逼迫、妖精服也沒有凌亂。
 那是有理由的。

(果然魔法少女、就該穿著像魔法少女的服裝哪)

 也就是怪人的方針的關係。
 雖然妖精服沒事、但衣服以外的部分持續受到攻擊。
 感覺到、在沙發看著這樣的戰鬥的僕子的視線。陣陣發抖。
 在天然瀕臨敗北之前。
 守護她所守護的妖精之門的東西、已經、不在了。雖然妖精服還是維持原樣。
 怪人、已經向著門中、慢慢的開始侵入了。
 這時、僕子行動了。

「僕來做你的對手!」

 看到天然要被給予最後一擊、展現出為同伴著想的騎士道精神了吧。
 王道的展開啊。

「如妳所願!」

 俺不執著的從天然那裡離開、一口氣撲到僕子身上。
 正如所預料的。
 為何、俺要指名僕子呢。
 那是因為、雖然僕子看起來也不錯、但不只是如此。
 天然陷入危機的話、僕子會為了幫助而介入、正是因為期待這樣王道的展開啊。
 然後期待王道展開的俺、真正的心願是、

(把前來協助的僕子、幹掉)

 這個啊。
 俺、想要這麼做啊。
 王道的話、有人來幫忙的時間點就輸了。
 接下來、只能爆炸然後扔下台詞離開而已。
 但是這裡不一樣。
 這個世界的話、不適用其他世界的(預告)
 這時、天然已經沒有了、僕子來幫忙那時的餘裕了。
 這是因為、穿著熱褲的僕子已經被蹂躪了。被俺。

---
「真的非常感謝您」

 接待員有禮貌地打招呼。用比昨天更深的角度敬禮。
 這樣俺也、加入了高1級的客層了吧。
 蹂躪了僕子後、禮貌的給了天然最後一擊。
 然後喝了一杯飲料、稍微考慮後、再一次跟僕子。
 然後放送時間結束了。
 俺下到大廳、為了離開店前往門邊。
 在那裏、接受了接待員的敬禮。

 滿足了追求的浪漫的俺、在接近廣場的咖啡廳休息著。現在是冷卻時間。
 在舒適的放鬆的同時、眺望著忙碌穿梭與站在廣場、辛勤工作的人們。

「・・・勞動真偉大啊」

 嘟嚷了像是故意惹人不高興的台詞。
 俺真是討人厭的傢伙啊、的有了自覺。
 但是、這份優越感真爽。

 ・・・哎呀、就在舒適放鬆的途中、睡著了的樣子。
 該不會夜幕低垂了吧、的確認後。好像還沒問題。
 多虧了稍微睡一覺、體力也同時回復了。
 接下來、難得轉移到異世界來了。開始下次冒險的旅程吧。
 俺從椅子上慢慢地站起來、伸了個大懶腰。


 到達了杰安妮。
 今天下定決心、要指名停泊在side line的戰艦了。
 與魔法少女正相反的存在。
 正因為相反、現在、才要指名。
 因為緊張、而吞嚥口水。她們發出的性感・氣場、就是這種程度的東西。
 指名的是、穿著像是混雜了啦啦隊女郎與時間巡警風格的服裝、短髮的姊姊大人。
 太腿豐滿的感覺真厲害。
 挽著手腕、在廊下走著。

「・・・・・・事」

 被咬耳朵了。好像是說讓你見識一下真本事的樣子。忍不住震撼了。


 2小時後、俺在繁華街的餐廳、吃著中華風的什麼的同時、回想了。
 姐姐大人的真本事好厲害。
 一撃、身體就好像變得破破爛爛的了。
 體育系女子的真隨、感覺見識到了
 結果來說最後勝負是平手收場、但那個真的是、偶然的產物。
 從剛開始就覺得沒有勝算了、但在最後的最後、簡直是終點線之前、那個發生了。
 結果那個是什麼呢、即使到現在也不明白。
 但是、有什麼、戰艦的艦內致命的什麼、被俺命中了。
 姊姊大人讓俺看到的、到那時為止壓倒性的餘裕、一瞬間就吹飛了。
 然後、在可以說是驚慌失措的時候、大爆發了。
 在那之上、大破着底了(*註3)。
 同時輕巡塔瓦羅、也被捲入爆炸中被炸沉了。
 爆炸的瞬間中了傳教士位hold(*註4)、就這樣嘎吱嘎吱的緊密連結在一起、一起沈船了。
 剩下的30分鐘、兩人也一直維持著hold的狀態動彈不得。
 這樣的感覺。

 依照預定、這之後打算去GOーGOーPAー、但很遺憾的只能死心了。
 雖然還有燃料、彈藥卻用盡了。
 俺往母港瑞士火腿、慢慢的回頭、航向了歸途。

譯註1:一星期中文是分作星期一~星期日 或禮拜一~禮拜日 日文則是分成"月水火木金土日"等七個曜日
         這邊純潔曜日翻成星期純潔或禮拜純潔感覺都很怪 所以就沿用曜日了
譯註2:僕子(ボクっ子)是僕娘的年幼版 就是說不用女性自稱詞 而是用僕這種中性自稱的女性 通常來說可能有外貌也中性的屬性(但不一定)
譯註3:大破是指船艦受到嚴重損傷 著底是指沈船 因為主角後來給她取了個爆發著底姊姊大人的外號所以沿用大破著底四個字
譯註4:hold(ホールド)就是指用腳夾住對方的腰不讓拔的動作 傳教士位(だいしゅき)則感謝89樓的仿為大大補充

         那是體位的一種 也可以說是正常位的另一種說法

评分

参与人数 16轻币 +205 收起 理由
里森 + 15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Luminosity + 13 工作辛苦
q12345672567 + 13 感谢翻译
bluesfly39 + 12 工作辛苦
夢魘§ + 12 工作辛苦
sar2016 + 11 工作辛苦
arl_ofdg + 1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3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接下来几百话都是这样的剧情吗,这作者还能那么多种描写方式??
发表于 2018-5-31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幼女双飞,男人的浪漫啊
发表于 2018-5-31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kirla 发表于 2018-5-31 21:30
幼女双飞,男人的浪漫啊

兄弟!三年血赚,死刑不亏(o゚ω゚o)
发表于 2018-6-1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绝对是歌舞伎一番街的无料案内所出身。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36 编辑

20

阿瓦克、艾爾賽的雛壇。

「真的、沒有指名嗎?」

 擁有像是人體模型般美麗的女性、正在向接待員確認。
 這是因為數日前捕捉到的搖錢樹、到了指定的日子卻沒有來預約。

「啊啊、沒有錯、沒有指名」

 接待員也一臉困惑。
 因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被死者(長老)捕捉到的客人、會定期的指名死者(長老)、持續對死者(長老)進貢。
 死者(長老)就是藉此、在這個阿瓦克的高級店、艾爾賽、持續的位於No.1的位置。

「真奇怪哪、難道死了嗎」

 死者(長老)這麼說。
 不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是接近王都的中核都市、也是有可能會意外身亡的距離。
 然後死者(長老)、對自己的洗腦有著絕對的自信。那是因為、有著至今未曾被打破的實績的關係。

「嘛、沒有的話也沒辦法哪」

 這麼說的死者(長老)、轉身到雛壇的深處、回到中間最高的地方。不讓給任何人的、死者(長老)的指定席。

(真的死了也不一定、或者有什麼理由遲來了也不一定)

 死者(長老)這麼想。

(死了就死了那也沒辦法、要是來遲的話、用那為理由要求要求進貢更多就好了哪、就這麼辦)

 死者(長老)做出這樣的結論後、就不再考慮這件事了。
 1棵搖錢樹枯萎的話、再捕獲新的搖錢樹便是。而且、現在搖錢樹也還有很多。



王都、瑞士火腿、塔瓦羅的房間

 今天也是清爽的早晨。
 一直不變的、從窗簾的空隙射入的朝陽、讓房間出現了光的絲帶。 
 打開了窗戶、早晨特有的清澄空氣流進了房間。
 大大的深呼吸。
 今天也要加油。


 為了有意義的度過午前的時間、積極的在王都散步。
 做為打算要家鄉化的場所。記住地理位置不會有壞處。
 昨天只是經過的公園、今天就慢慢走看看。

「呦、午安。你是旅行者嗎?」

 突然、被搭話了。
 回過頭、那裡是穿著整潔的年輕男人、正笑著說話。

「僕、在這個王都擔任商人公會主任的職務。啊啊、今天是沒有輪班的」

 明明什麼都沒問、自己就開始說了。臉上嘿嘿嘿的。

「你是旅行者對吧?實際上僕在公會是負責魔石交易的、但是現在稍微遇到了點麻煩哪」

 這麼說的時候、男人、露出有點困擾似的表情。

「有高質量的魔石便宜賣出的交易、為了公會而大量購買了。但是、公會的魔石購買數量、沒注意已經到達到當月購買上限這點是失算了哪」

 男人、做了個耶嘿的表情(๑´ڡ`๑)。

「啊啊、真的是、公會買太多的話、會對市場的流通產生問題啊、這是公會內部的決定、只存在於公會內部的政策。你不知道也是當然的呦」

「麻煩的地方在、已經跟對方說好要全部買下了、但公會剩下額度只能購買其中的九成而已了」

「所以哪、希望你可以買下那剩下1成。嗯、這麼高品質的魔石能便宜買到、是因為公會才辦的到。普通是不可能的哪。對方也是、說不是公會的話就不打算賣。是因為信任公會的關係哪」

 擅自的喋喋不休。
 順便一提、俺一語不發。

「對方知道僕是公會的主任。所以、有僕的介紹的話、即使不是公會本身的你、也可以買魔石哦。這是特別對待哪」

 特別、是用重音強調的。

「嗯~、但是這個、說起來是僕的失誤啊、所以你買的單價、用公會買的單價再減1成就好了呦。差額的1成、由僕支付」

 然後男人、一瞬間浮現出痛苦的表情後、嘿嘿的笑了、對俺眨眼 (*ゝω・*)。

「啊啊、不用擔心呦。確實1成是很傷、但僕是公會的主任啊、那種程度的金額還拿得出來哦」

 才沒有擔心咧。

「對你來說、買的魔石拿到王都外賣的話、就能賺大錢了」

「對對方來說、能把公會賣給信任的公會、也是幫了忙」

「對僕來說、可以把自己的失誤從帳面上消除。雖然要破費有點傷哪」

 說到這、又笑著眨眼(*ゝω・*)。

「如何、是不錯的事吧?不是像你這樣的旅行者的話是不行的。必須要到離王都有點程度的城鎮販賣才行的關係哪。而且這件事、只到今天為止哦。對方也有資金流轉之類的問題、不在今天之內想點辦法是不行的哪」

「是你才特別跟你說這些話的哦、因為覺得你是非常值得信用的人物的關係呦。啊啊、不需要謙虛呦。僕明白的。誰值得信任誰不值得信任哪。因為僕是在公會工作的關係。看人的眼光是必要的、僕對自己的眼光有自信哦。明白了嗎?明白了哪。那麼、就帶路摟、一起去對方那邊吧」

 這麼說的同時、想拉俺的手腕。
 俺就、・・・全力的奔跑逃走了。
 怎麼想當是詐欺啊。
 可疑的味道、都要讓人喘不過氣了。
 萬一、假使如同字面上有萬分之一機率是真的、俺也沒有到王都外賣魔石賺大錢的必要。
 手頭上有必要的金錢了、不夠的話隨時也能賺到。
 公園、連白天都很恐怖啊。
 如同貝爾talk的歐巴醬所言啊。
 要是有戰鬥系的作弊能力的話、這裡就假裝被騙跟過去、像時代劇那樣、替天行道、之類的也不錯、但是俺沒有那樣的能力在。
 跟著犯罪組織走什麼的、是自殺行為啊。


 在廣場休息平復喘息、一眨眼就到中午了。
 最近、午前的時間流逝速度、驚人的快。
 在接近廣場的餐廳、以俺的理解來說、吃了菲力牛排、馬鈴薯泥、沙拉的午餐。不知道正式的料理名稱。
 還是老樣子很好吃。
 為了午後做準備、把飽腹度抑制在八分飽。


 準備進入杰安妮。
 怎樣也忘不了前天的教導輕巡啊。
 那至高的一品(*註1)、想要再一次的品嘗。
 這麼想著、進入大廳、很快的指名。

 正好、這個時間已經出勤了、也沒有接受其他的預約。
 順便一提、昨天的爆發著底姊姊大人、還沒有出勤的樣子。


 進入房間、拜見和上次同樣的卓越技量的時候、有讓人覺得奇怪的地方。
 時而、露出很痛苦似的表情。
 怎麼說呢、
 身體不舒服但不想讓工作的質降低、所以勉強著。
 雖然為了不被注意到而努力著、即使如此還是稍微表現在臉上了。
 這樣的感覺。

「那個、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對俺的問題、好像很驚訝的樣子。
 露出了懊悔的表情。
 因為這個人是工作之鬼、所以沒辦法原諒自己的不中用也不一定。

「真的非常抱歉」

 似乎打從心底抱歉的低下頭。
 那個太過在意的樣子、讓這邊也有點慌了。
 然後、聽了她的說明。
 曰、一段時間之前就一直持續的身體不舒服了。
 即使如此為了不讓工作的質下降、而盡力了、力有未逮真的非常抱歉、這樣。
 也就是前天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完全沒有注意到。
 這次是第2次了、俺也稍微有點餘裕的關係吧。
 俺、嗯~的考慮著。

(她的工作太美妙了。讓俺、有了女性居然是如此美妙的東西、的實感)

 然後、不可能只有俺這樣、的想了。

(因為她、知道了女性的尊貴、理解了女性是應當被尊重的存在的男人們、應該有很多吧)

 這樣的她、被身體不舒服所苦。
 就連作為一流的她、都表露出來程度的不舒服的話。恐怕是相當的痛苦吧。
 而且、還是從一段時間之前開始的。

(照接待員所說。她、是作為在這裡的眾人模範的存在、對見習的孩子們來說的話、也可以說是教官)

 她、不只是獨善其身而已。
 對於工作的態度與技術、傳授給同僚或是後輩、是作為教學引導的存在啊。
 這樣的她、正在痛苦著。
 恐怕、就這樣放置不管的話、會繼續的進行工作、直到動彈不得為止也不一定。

(放這不管、這樣好嗎)

 不好。
 怎麼可能會好。
 失去了她的話、不只是對這個世界的男性諸君們、連對女性也是非常大的損失。

(幸好、俺有治療魔法在。傷勢、疾病、異常狀態回復、使用這三者的話、治癒她應該是可能的才對)

 因為石像曰、是這個世界的最上位魔法、的關係哪。
 決定了要治療她的俺、開始考慮那個方法。

(給藥水是不行的。現在、手頭上沒有、也想要避免在別人眼前做出藥水瓶的行為)

 太過引人注目了。
 會變得非常麻煩的預感、直衝天際。

(『其實僕是魔法使哦。看、疾病呦治好吧~!』、這也不行)

 要是被知道有治療系的魔法的話、會每天都有病人或傷患衝過來、「治好我!治好我!」的被強迫吧。
 會像在黑心的勞動環境工作的醫生那樣。遊玩的閒暇也好、睡眠的閒暇也好、視情況而定連吃飯的閒暇都沒有吧。
 真心來講、老實說、沒有公開這件事的、勇氣吧、
 俺、沒有打算、把這個世界的疾病一掃而空什麼的。
 因嚴重的病或傷而苦的人們、也不覺得、有想要救治。
 會想要救治的、只有對俺個人來說有關聯或有價值的人、而已。
 判斷基準是、俺的心情。得失等等若干要素也包含在內。
 現在來說、不需要更多的金錢或名聲。
 所以、報酬或榮譽、不會放在俺計算得失的、天秤的一端。
 人道、博愛、奉仕的精神、也都沒有。

 所以、沒有打算做模仿醫生那樣的事。

(在魔法發動的同時、不讓對方知道有發動魔法、這樣就行了也不一定)

 幸好、俺的魔法、是無詠唱即時發動的。
 要適當蒙混過去的話、總會有辦法的吧。

「稍微失禮了、可以趴在那邊一下嗎?」

「哈咿(*註2)?」

 對俺的要求、她稍微偏頭不解。
 嘛、這樣是當然的吧。
 俺即興的編造理由、開始說明。

「那個哪、身體不良、是因為身體有些許歪斜而導致的可能性存在。私有若干的心得、可以的話能讓私試試看嗎?」

 是從整體師(*註3)的祖父那裡、學來的。
 當然、俺沒有什麼心得。
 小學生的時候、模仿學習看到的馬殺雞、被家人稱讚的程度而已。
 她稍微考慮一下後、答應了。
 但是表情、感覺的到不安。
 嘛、當然的吧。來路不明的客人、說了「讓私試試看」這樣的話哪。
 恐怕她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導致沒辦法完美的工作的事情而自責的念頭、與想抓住救命稻草的想法2者相乘、而點頭的吧。

「好的、放輕鬆、・・・慢慢的吸氣」

 俺、在雙手碰觸她兩肩胛骨的內側的同時、像很有一回事的說著。
 腦中浮現的、是公司定期健康檢查時的X光攝影。
 看準她吸滿氣的時候、俺發動了疾病治療(F)。

「?・・・好的、慢慢的吐氣」

 稍微感覺到違和感。魔法毫無疑問發動了、也有治療的手感、卻沒有治好的感覺。
 應該要穿過去卻停下的感覺、這個、沒有治好的感覺、就是違和感的正體吧。

(和藥不同、魔法的話、可以感覺的到、治療的觸感啊)

 原來如此啊、的接受了。
 至今為止施展在自己身上沒有觸感、是因為沒有生病呢、或者是魔法的等級高過頭、導致觸感很薄、兩者之一吧。

「好的、再一次吸氣」

 俺、在一次在同樣的時機點、這次發動了疾病治療(E)。
 雖然有比剛才更大的手感、還是沒有治好的感覺。
 E級都不行嗎、相當頑強哪。

「感覺輕鬆多了。非常感謝您」

 吐氣終了後、她這麼說了。
 自己也有改善了的實感吧、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臉上也稍微紅潤了。

「治療還沒有結束呦ー。再一次、請吸氣吧」

 俺再一次發動魔法。這次是疾病治療(D)。
 雖然有相當的手感、但還差一點、還沒有治好。
 到底是什麼病啊。太頑強了吧!

「很、很好、再來1次吧。好的、這次閉上眼睛、・・・好的、就這麼閉著眼睛吸氣」

 這次用疾病治療(C)。她的身體、一瞬間發出淡淡的光。

(果然。藥也是這樣、用在自己身上時也是、C以上身體會發光哪)

 讓她閉上眼睛、是正確答案。
 不愧是C級、這次有完全治好的感覺了。
 以防萬一也試著使用傷勢治療(F)和異常狀態回復(F)看看、兩邊都是穿過去的感覺。
 很好、似乎沒有其他異常。

「以上終了。如何呢?」

 她慢慢地起身、身體的各處輕輕的動動看。
 然後忽然、表情啪的變明亮了。

「感覺非常好!非常感謝您!」

 她的周圍閃閃發光的。身體處於最佳狀態了吧、都感到眩目了。
 兩手在胸前交握敘述著感謝的話語的她的臉、因為喜悅與興奮而紅潤。眼睛也濕潤著。
 俺、太好了太好了的嘿嘿笑著的同時、她、靠了過來。

「那麼、剛才的後續、就繼續進行吧」

 這麼說著、看到了如花盛開的笑臉。
 然後俺、接受了完全回復的她、包含了感謝的心意、渾身的大殺必死(註4)。

譯註1:一品是一道菜的意思 不過翻一道菜感覺怪怪的 所以沿用一品
譯註2:這邊其實是はい 通常翻譯"是的" 但這個字其實用途很廣 這邊的意思比較接近"你說啥?" 所以音譯成哈咿這樣
譯註3:整體師算日本特有職業 雖然類似按摩師 但包含中醫的整骨也在業務範圍內 所以還是有點不同
譯註4:殺必死(サービス)大家應該很熟 以防萬一註明一下 就是服務的意思 不過個人比較喜歡"殺了必定死"這個翻譯(咦

順便一提顏文字都是我加的(包含之前之後其他話的部分) 原文沒有用顏文字

评分

参与人数 75轻币 +920 收起 理由
seannn + 13 工作辛苦
kuocchenry + 18 精品文章
楊蔥 + 24 工作辛苦
里森 + 15 精品文章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Sfiction + 14 工作辛苦
ashou06157 + 10 辛苦了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Antz7766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这位病的很重是一般的话大概就没救了
发表于 2018-6-1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坦 发表于 2018-6-1 19:34
看来这位病的很重是一般的话大概就没救了

价值200金的治疗,不是治不好,但是真不便宜
发表于 2018-6-1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很好奇异世界有没有性病。。。。。。。。
发表于 2018-6-1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某種意義上來說很厲害呢 這作者......
发表于 2018-6-2 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價值200金的治療,不是治不好,但是真不便宜


如果是價值200金的治療
一般沒有治好的把握的話是沒有人會拿出錢來治的
會猶豫很正常
发表于 2018-6-2 1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是重症,居然要用到C級的治療。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6 05: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