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ex0389
收起左侧

[WEB] [自翻web]難得被借予作弊能力轉移到異世界了 想要隨心所欲的生活 12/9更新263話(漫譯:异世界风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3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bdz007 发表于 2018-6-1 20:28
价值200金的治疗,不是治不好,但是真不便宜

你錯了 200金幣的是C級傷藥  C級病藥少說400金幣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8-6-6 20:57 编辑

21

 在杰安妮大廳的沙發、俺化成灰了。
 已經覺得、今天或許就會這樣一直站不起來了也不一定。
 從她那裡聽說了事情經過的接待員、也非常感謝這邊。
 俺燃燒殆盡的理由、也很容易想像的到吧、露出很抱歉的笑臉的同時、說了請暫時在這裡好好休息。
 就承蒙好意了、若非如此、亦已動彈不得了是也。
 就這樣俺、在接受其他客人訝異的眼光的同時、癱軟的坐在沙發。

 俺、在杰安妮大廳的沙發的期間、漸漸的side line也出勤了。
 昨天的爆發著底姊姊大人、也現身了。
 看到俺的樣子、哎呀哎呀、的露出驚訝表情出聲了。
 然後用挑釁的眼神看俺的同時、高高的翹腳。
 看到下面的三角形了。不對、是故意讓這邊看到的。
 然後用舌頭舔了嘴唇。
 她沒辦法接受昨天的結果的樣子。似乎渴望再戰。
 確實、就好像是3-0的展開但到了後半因為超時視為平手似的、能明白她的心情。
 但是、沒辦法。
 現在的俺、沒有能和那樣強大的對手戰鬥的氣力了。
 接待員到她的耳邊說悄悄話。
 恐怕、是在說俺陷入這個狀態的經緯吧。
 露出像是很可惜的表情後、停止了對俺的挑釁。

 一段時間後、氣力回復到某種程度後、俺離開了店。被接待員目送離開了。
 太陽還很高。
 啊啊、原來太陽、是這樣黃色的東西啊・・・

 今天已經沒有遊玩的心情了、回到了旅店。
 進行已經成為每日功課的藥水製作。
 現在以E級為中心、少許的F級、這樣的方式製作著。
 明天打算去公會賣的關係、D級也做了4瓶。
 然後、考慮了各種事。

(到娼館遊玩的熱情、也已經大幅冷卻了哪)

 剛轉移的時候、非常熱衷。
 衝阿衝阿的、像是珍惜每分每秒的去。
 雖然剛開始就好像是飢餓的動物一樣、但現在再怎樣也脫離了飢餓狀態、變得可以冷靜地享受了吧。

(回想起來、來到這個世界後、賺取了大量的經驗值、等級也大幅上升了哪)

 本來是素人童貞、每個月頂多玩1~2次而已、來到這裡後、每天、而且幾乎整天都在玩。
 不只是玩而已、還在學。
 從住宿小鎮的喪服未亡人開始、被溫柔的老師教導了。
 遊玩的寬度與深度也都變廣了。
 因為能用魔法解決、比起在日本的時候、可以做到輕裝享受。
 而且、因為文化與倫理的不同、也能和如果是日本的話相當困難的對象玩了。
 作為結果、毫無疑問、技術也上升了、內心也有了餘裕、然後作為人類也大幅成長了。

 轉移前的塔瓦羅、雖然不是惡人但是個有點偏頗的人類。
 也因此、有極端的遲鈍的地方、與微妙的纖細的地方在。
 雖然本人沒有自覺、但一般來說、並不是容易相處的人類。
 但是現在、以人性而言、塔瓦羅已經、終於充分成長到能與他人並列的等級了。
 可以抑制心情的波動、局部沸點較低的地方也已經填平了、成為了一個能安心與之對話的人物。
 職員時期的社長看到現在的塔瓦羅的話、會馬上升職成係長、變成了能安心託付的部下。那種程度的變化。

(王都是個好地方。離開旅店、去哪裡租個房子吧、開個藥水工房兼整體院也不錯哪)

 性慾被充分滿足了的現在、塔瓦羅開始產生了新的欲求。
 那就是、「為他人派上用場的喜悅」的欲求。
 這是因為治好教導輕巡的疾病一事、獲得了意料之外的充實感。
 確實被感謝的心情很舒暢、但在那之前、從治好病的充實感、可以感到活著的喜悅。
 理由、本人也不太清楚。
 或許是作為群居生物的、本能而來的什麼也不一定。

(明天、去公會的時候、商量看看房子的事吧)

 做了這個結論的塔瓦羅、繼續製作著藥水。


 隔天、俺一早就來到商人公會。為了販賣藥水哪。
 打開藥水包的蓋子、露出裡面的東西。
 公會的兇臉大叔、就在這個狀態一瓶一瓶的拿出來確認的同時、紀錄了數量。

「疾病治療藥(F)25瓶、異常狀態回復藥(F)25瓶、疾病治療藥(E)20瓶、異常狀態回復藥(E)20瓶」

 大叔、把顏色比較濃的1瓶拿在手中、像是很感嘆地繼續說。

「傷勢治療藥(D)1瓶、疾病治療藥(D)2瓶、異常狀態回復藥(D)1瓶、以上。太美妙了!」

 這幾天、拚了命的做了、合計接近100瓶。藥水包幾乎裝滿了。
 幾乎沒有做傷勢治療藥、因為單價便宜。
 最貴的是疾病治療藥、其次是異常狀態回復藥、然後最便宜的是傷勢治療藥。
 疾病治療藥與傷勢治療藥的話、其價差接近一倍。

「合計94瓶、金幣145枚」

 俺在領取單上簽名、把錢全都存到公會戶頭。

「哎呀~、對商人公會來說真是幫大忙了。有多少都會收購的、從今以後也要多多指教了」

 大叔滿臉的笑容。應該是賺了不少吧。
 但是、那也沒關係。俺也有賺、對方也有賺、俺覺得只要對方賺到的份還在常識範圍內就行了。
 然後、房子的事稍微商量看看吧。

「話說回來、稍微有點想要商量的事不知道可以嗎」

「好的、是什麼呢」

「其實、覺得想要租個房子、不知道能請您介紹嗎」

 俺開始說明。
 現在、是住在旅店。
 小一點也沒關係想租個房子、把那裡當成藥水工房兼自宅使用。

「哦吼、工房是嗎」

 大叔的眼睛、叮的發出光芒。是想到什麼了嗎。

「是非常重要的事呢。這邊就負起責任介紹個好物件吧」

 這麼說後、叫了深處位置的某人。
 抱著一本很厚的書的歐巴醬、過來了。

「是希望、寬敞的場所嗎?」

「不需要太過寬敞。但是作為工房、希望能有和寢室同樣寬敞的房間」

 俺的情況、製作藥水不需要工房。
 但是都已經報上藥師的名號開始製作藥水了、偽裝工作也是必要的吧。
 然後也打算兼作整體院的話、在那裏放個治療用的床也不錯。

「位置的話、治安好一點的、方便的地方就好了」

 聽了俺的希望、歐巴醬開始翻那本很厚的書。看來是負責不動產業務的樣子。
 從數個挑選出的單位中、選擇了其中一個。

「那麼、要是塔瓦羅先生方便的話、可以現在就帶路過去嗎」

 相當積極哪。
 問折扣的同時、拐彎抹角的問了這麼熱心的理由。
 大叔苦笑著回答了。

「好的交易對象、沒打算在這個城鎮落腳的話也會很困擾哪。介紹好的單位、希望能讓其不會改變心意的持續住在這裡、也是當然的吧」

 原來如此、可以理解。

 離開商人公會後、俺與負責不動產業務的歐巴醬的腳步、來到了作為第一候補的單位這邊。
 大叔的話、這之後在公會還有工作。

「哦~、日照很不錯的樣子哪」

 在巷子的交叉口、石造的3層樓建築物的3樓部分。
 1樓與2樓、各有2個單位在、只有3樓部分是1個單位。
 相對的、建物的寬廣度只有1樓和2樓的3分之2而已、剩下的3分之1是有土的庭園在。
 把這裡當第一候補、就是因為這個庭園。
 稍微有點想要修整庭園、的做做看。

「客廳、寢室、工房、廚房、厕所、浴室、儲藏室・・・很充分了哪」

 確認裡面看看、俺一個人住的話充分過頭了。
 不如說掃除好像很麻煩、比較擔心這點。
 床或櫥櫃之類的、附帶各種家具。這邊是西歐風格。
 走到庭院、也就是算是二樓的屋頂部分、環視周圍。
 可以遠遠的眺望王城。視野也很好。

 王都内的布局大致上來說、廣場在中心、北邊是王城、南邊是門、東邊是商店街、西邊是歡樂街。
 然後、商店街以南是中級住宅街、歡樂街以南是下級住宅街。
 相對的商店街以北是貴族街、歡樂街以北是上級住宅街。
 行政機關、是在王城內。
 然後這邊的位置、是下級住宅街的北部。雖然治安好像有點微妙、但和其他單位比起來、總合力是首位。

「嗯嗯、決定了。就麻煩選這裡了」

 順便一提房租是、每個月金幣15枚。
 雖然對於金錢的感覺還不太習慣、但跟其他單位比起來、差不多就這個價錢吧。
 俺決定了後、當場就交換契約了。
 每天早上都有打掃的關係、現在也可以馬上入住了。
 雖然有床但沒有床單和棉被等等、那也因為商人公會的殺必死、說好了今天內會運到了。

「旅店的預約到今天為止、明天早上、就會到公會領取鑰匙」

 和歐巴醬確認完細部事項後、就離開現場了。

(一轉眼之間事情就說完了。這一方面、也有異世界的感覺哪)

 俺、在新家附近的攤販吃午餐的同時、這麼想了。真的是很快就說完了。
 順便一提吃的東西、硬要說明的話、以麵包為主食的炸紅薯套餐、吧。
 真希望能注意一下氣氛。
 但是味道不錯。
 雖然覺得組合不太搭、但相當的好吃。

(好了、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午飯過後、就是美術鑑賞的同時健身的時間了。
 照順序來說、今天是席歐娜的魔法少女吧。
 但是、今天不打算去。

(俺、果物的話喜歡桃子。特別喜歡幼桃那未成熟咖茲咖茲的觸感)

 但是、的想了。

(前天、稍微吃過頭了哪。比起新鮮反而對那未成熟感到寂寞)

 俺想起了櫻桃的事。
 毎年初夏的時候、俺都會買一箱2kg的櫻桃。
 然後吃。
 當天早上、當天晚上、剩下的隔天早上繼續。
 除了櫻桃以外啥都不吃。
 肉也好於也好蔬菜也好。
 就只吃櫻桃。
 剛開始、好吃。

「咿呀、櫻桃、真是好吃!」

 的、叫的同時咖茲咖茲的吃。
 但是很快的、櫻桃那新鮮的甜味與酸味、就被青澀的味道取代了。
 然後後半、變成苦行。
 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吃。
 即使餓了、也不能吃其他的。因為那是自己決定的規矩。

「餓了的話、就吃櫻桃!」

「討厭的話就別吃!」

「但是、到吃完這些櫻桃為止、不准吃其他東西!」

 這是、俺自己決定的、自稱「櫻桃祭典」的規則。
 這樣1次後、整個產季都感覺不到櫻桃的魅力了。
 為何、會開始做這種事呢。
 小的時候、因為櫻桃的美味受到衝擊。
 但是、因為價錢很高的關係、很少有機會可以吃到。
 能吃到櫻桃的情況、通常如下。
 收到禮物、或是自己買的東西、不管哪個情況每人也只能分到2~3個。
 在這壓抑的環境下、

「成為大人的話、要只吃喜歡的東西。吃到討厭為止!」

 這麼想的結果、就是用櫻桃祭典實現了啊。
 祭典結束之後、就感覺不到櫻桃的魅力了。
 但是到了下個產季的話、又會心癢的湧上對櫻桃的思念、然後再次開催。

 嗯、思考相當脫線了、回到話題。
 魔法少女、最喜歡了。
 但是現在、已經飽了。
 再等一下、又會變得最喜歡了、所以稍待一會。
 以上

(今天、去席歐娜以外的店吧)

 這麼想的時候、注意到了。到了王都後、娼館只去了凱薩貝爾、席歐娜、還有杰安妮而已。
 王都的話、還有其他很多娼館在。

(這裡就先、開拓新的店吧)

 這麼想時、忽然的、湧起了在意的感覺。
 對於教導輕巡、那之後的狀態。
 如果復發的話、可就看不下去了。

(去看看過了一天的教導輕巡的情況吧。既然是負責治療的人的話、如果治療有瑕疵的話也要負起責任啊)

 然後俺、前往了杰安妮。
 雖然塔瓦羅沒有自覺、但這也是「為他人派上用場的喜悅」、對行動所造成的影響也不一定。

评分

参与人数 68轻币 +810 收起 理由
seannn + 13 工作辛苦
kuocchenry + 18 精品文章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ashou06157 + 10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Phil_Soss + 22 工作辛苦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3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sn-008 于 2018-6-3 18:34 编辑

感謝翻譯
終於買(租)房了吶,一直在想什麼時候才會開一間工房
話說賣那麼多藥水不會被懷疑嗎
发表于 2018-6-3 1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大分享,目前最關注的大概就這一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7:58 编辑

22

 推開杰安妮的門、進入大廳。
 和已經很熟的接待員、詢問教導輕巡的情況如何。

「多虧了您、非常有精神。似乎完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了、症狀也沒有復發的跡象」

 那樣的話、比什麼都好。
 對露出笑臉的俺、接待員像是很抱歉的說了。

「難得塔瓦羅大人、來這裡找她、但很不巧、正在招待其他的顧客中」

「啊啊、請不要在意。只是來確認治療後的狀況而已」

 回復之後、閃閃發光的、那樣子進行工作的話、沒有客人才奇怪呢。

「今天、就找其他孩子當對手吧」

 對俺的回答、似乎鬆了一口氣。

(爆發著底姊姊大人、不在的樣子)

 side line中沒有那個豐滿性感的身影在。
 是在工作中嗎、還是比較晚出勤嗎、是其中之一吧。
 看向雛壇。

(・・・?)

 被人看著。
 從某個女性那邊、被一直盯著看著。視線噹噹噹的飛過來了。
 感覺不到惡意。
 想來、是在暗示希望指名自己吧。
 波浪狀長髮的、漂亮的大姊姊。
 身材也很好。
 肌肉緊繃的樣子、然而該有的、也都有。形狀也很好。
 感覺的到成熟女性擁有的、芳醇的費洛蒙。
 但是、眼神很兇猛。
 是飢餓的野獸的眼神。

(哎呀?)

 是飾品嗎?
 看到她帶著髮箍之類的裝飾的樣子、形狀像是動物的耳朵。
 戴在成熟的女性身上、那樣的反差也有相輔相成效果、變得很可愛的感覺。

(機會難得、就指名她吧。雖然眼神有點恐怖)

 為了指名她、向接待員搭話。
 於是接待員、小聲的、在俺耳邊悄悄話。

「塔瓦羅大人、非常感謝您的指名。但在那之前、請容在下確認一下」

 是什麼呢的想了、催促繼續。

「萬一、您不知道的話、・・・她並不是人族」

「?!」

 看到俺驚訝的樣子露出了、果然、的表情。

「她是、人狼」

(終於來啦、幻想生物)

 來到異世界、知道有人族以外語言以來、就做好了會遭遇到的覺悟。
 但沒想到會在娼館遭遇、意料之外啊。

「如何呢?」

 已經做好了覺悟。沒有什麼很大的問題的話、就繼續指名吧。

「因為人族以外是第一次、可以詳細說明嗎」

 於是接待員說明了。
 滿月之夜的話、會狼化。
 今天的月齡的話、不會狼化。
 沒狼化的狀態、身體能力比人類極端的高、但其他與人族無異。
 有耳朵與尾巴。
 雖然有個體差、整體來說、熱情且有拘泥於勝負的傾向。
 這樣子。

(和人類沒有太大差別的樣子。沒想到、那個耳朵是真貨啊)

「原來如此明白了。沒有關係、就請指名她了。・・・話說回來、為什麼她、會像那樣子盯著這邊看啊?」

 對俺的問題、接待員露出困擾的表情。

「嗯~、那個啊、恐怕是、發情期吧」

「發情期?」

「是的。忽然就開始了的樣子」

「這樣子出勤、也沒關係嗎?」

「這點沒有問題。喜歡發情期、特地指定時期預約的客人也有很多」

(是因為發情期、所以才一直看著異性的俺・・・嗎、哎呀?俺以外也還有其他男的說?)

 俺環視周圍。男的客人還有5~6人在。然而、視線固定在俺身上。

「為何、只看著這邊啊?」

「那個也是、有理由的・・・」

 接待員一個嘆息後、開始說了。
 人狼、和教導輕巡關係很好、很擔心她身體不舒服的事。
 於是人狼、用盡自己所有人脈來尋求治療法、但至今都無法治好。
 然後被俺治好的事、從她那裡聽說了。
 已經、誰也都無法治好了吧、人狼這麼想的她的身體、被俺治好了。
 而且還是一次搞定。
 因此、人狼的、「追求優秀的遺傳因子的本能」啟動了的樣子。
 然後俺出現在眼前、受到強力的本能引導、無視週期一口氣發情了、的樣子。
 的樣子、也就是說、因為到剛剛為止都沒發情的關係、所以只是接待員推測大概是這麼回事。
 但是道理是說得通的、恐怕沒錯吧。

「那個・・・、不會搞出人命吧?」

 不安的問了。

「那點沒問題哦。這邊有萬全的對策了。請盡情享受吧」

 聽到這個回答就安心了、俺前往櫃台。
 支付終了後、人狼衝過來了、・・・一口氣的被擄走了。
 她用單手抱住俺、然後夾在腋下、呼吸狂亂的衝上階梯。
 看起來很瘦、居然有這種力量。
 捕獲到獵物的喜悅與興奮、全都表現在臉上了。

「抓到好男人了!抓到好男人了!」

 還說出那樣的台詞。
 好男人、沒有被這樣說的經驗哪、有點難為情、又有點高興。
 但是、俺的力量是石像借予的東西、不會遺傳哪。
 這點、稍微覺得有點抱歉。

(不對、不會演變成懷孕的狀況、所以沒有必要在意遺傳什麼的吧)

 在想這些事的時候、到達房間了。
 她進入房間後、溫柔地把俺放在床上、回到門邊上了鎖。

(喂、還沒點飲料耶!)

 平常的順序被跳過了。
 上鎖後、身體慢慢的往這邊移動。
 眼睛的光芒、非比尋常。
 呼吸也很狂亂、非常快。
 嘴角、稍微垂著像是口水的東西。
 她已經、看不到俺以外的東西了吧。
 就這樣、有了單方面被蹂躪、的覺悟了。
 和席歐娜、俺與僕子魔法少女正相反的形式。
 然後、被抓回巢穴的獵物、與飢餓的人狼的戰鬥開始了。


 約1個半小時後
 俺坐在沙發、喝著冰茶。
 人狼、正倒在床上。
 戰鬥結束後、俺覺得口渴、打開房門的鎖、向經過走廊做為服務生的孩子點了飲料。
 當然人狼的份也點了。不過因為倒下了、沒辦法喝。

 以結論而言、輕易的獲勝了。
 原因、想來是因為她以俺個人為對象、引起發情期所導致的吧。
 剛開始、就只以俺為目標。
 在俺作為對手的時間點、身體與心都已經準備調整到了瀕臨爆發的狀態了。
 就像氣球、膨脹到極限為止的狀態。
 之後只要用針刺一下、就會爆炸了。
 實際上、真的只是用針刺一下、就爆炸了。
 要是針就這樣刺著的話、會像炸彈連鎖爆炸那樣、變的炸個不停了。
 一~直就這樣爆炸著。
 就算這麼什麼都不做也是、爆炸、爆炸、不斷爆炸。
 這段期間、俺就只是維持著從背後刺下去那樣。
 人類的話撐不住的吧、不愧是人狼、壓倒性的耐久力、承受住了連續的爆炸。
 ・・・持續了1個半小時。
 然後現在、就算是人狼也已經力盡了。

(這個、俺、不會被罵吧。不對、這應該不是俺的錯吧)

 看向床上。

(暫時、沒辦法工作了吧?)

 喝完冰茶的俺、在床邊多放了點小費。
 然後自己去淋了個浴、整理好服裝、為了說明狀況前往樓下。


 俺現在、在廣場以東的商店街、進行著櫥窗購物。
 為了明天搬家做準備、正在確認著、什麼東西在哪裡有賣之類的。
 雖然說有附家具、雜物和消耗品也是必要的。
 話說回來、關於杰安妮的事、接待員聽了俺的話後、笑了。
 沒關係的樣子、發情期的話、偶而會如此。
 只是、以個人為目標發情到這種地步、連續持續的保持那種狀態、並不常見的樣子。
 特地選在發情期指名的客人、似乎也說過是為了享受這種樂趣的樣子。

「好、這樣差不多了吧」

 俺、在服裝店確認著、這麼說了。
 內衣褲姑且不論、其他幾乎只有一套衣服。再怎麼說心情上也接近極限了。
 有能放的地方了、就買個幾件吧。
 太陽也傾斜了、去吃晚飯吧。

评分

参与人数 65轻币 +779 收起 理由
seannn + 13 工作辛苦
kuocchenry + 18 精品文章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3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抓回巢穴的獵物
結果抓人的反倒成了獵物wwww
发表于 2018-6-4 0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炸彈連鎖爆炸,這敘述也太好笑了。
发表于 2018-6-4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0389 发表于 2018-5-31 19:59
19

 早上、俺在旅店的床上醒來。

"譯註4:hold(ホールド)就是指用腳夾住對方的腰不讓拔的動作 前面那大主教式就不清楚了 用搜尋搜到的 可能大主教式這部分有誤也不一定 順便一提下一行的hold沒有大主教式(だいしゅき)"

這裡的大主教式應是指英文的 the missionary position, 根據中文維基說明:
正常體位(日語:正常位、通常位),或稱傳教士體位(英語:the missionary position)、男上位(the man-on-top position),是描述行房時的身體位姿,通常一方維持背部臥躺著,其伴侶與之面對面調情、性交或為其他性動作的行使.  

這種體位才能用 hold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43 编辑

23

 晚餐後、俺正在GOーGOーPAー續攤。
 安南以外、GOーGOーPAー在歡樂街的各處都有開店。
 不如說安南才是特殊的。那裏是像是大人的購物中心那樣的、複合設施。
 參考了援助交際喫茶店「貝爾talk」的歐巴醬的話、適當的打發著來賺業績的舞者的同時、享受著舞台。
 裡面也有很纏人的舞者、雖然一直應付著也很麻煩、但因為以人狼為對手沒消耗什麼體力的關係、總會有辦法的。
 不去安南是因為、雖然已經明白原因了、但最後的印象很差所以想避開。
 今晚目標是舞者。
 原因是、今天是住在旅店的最後一晚。
 搬家之後、基本上不打算帶人回去。
 治安或最近聽到的事也有關、但主要的原因是洗衣服。
 旅店有提供床單類的洗淨服務、但自己的房子的話可就沒有了。
 非得自己洗不可。

 現在所在的店名為、「咖ー波」。
 俺正在這裡的櫃台位子上、讓沒在跳舞的舞者、揉著肩膀。

「嗚哇、好舒服」

 這個舞者、擅長馬殺雞、的自稱了、就試著讓她揉肩膀看看。
 不只是說說而已、還滿行的。
 不會痛也不會太輕、很舒服。
 對於自己肩膀這麼僵硬的事、感到吃驚。

「帶出場的話、還有更多種類的、馬殺雞可以做哦」

 揉肩膀的同時、從背後用胸部壓在俺的背上、姆妞姆妞(*註)的動著。
 但是、重複著累積經驗值升級的俺、那種程度已經不為所動了。

(說起來俺、也在小時候幫忙揉肩膀、然後被誇獎過)

 祖父、是在做整體師的。
 話雖如此、是在退休後幾乎是自學的學會後、把自家的一部分改造開業的等級而已。
 客人也是、幾乎都是附近的爺爺奶奶。
 然後還是孩子的俺、經常看爺爺然後模仿學了起來。
 之後時而、幫家人揉肩膀後、好厲害好厲害的、被誇獎了。
 想起那些事的同時、接受著馬殺雞、考慮著今後生活的計畫。

(定期的拿藥水去給商人公會收購、確保定期的收入)

 這是基本的。
 不打算直售。全都經由公會。
 為了避免麻煩事。

(要是有想要治療的對象的話、謊稱是整體、使用魔法治療。不收錢)

 魔法的治療、再怎麼說、都只是拿來自我滿足的東西。
 不收錢是因為、收了錢就變成工作了。
 給你錢給我治、要是變成這樣的話也很困擾。
 魔法的治療、頂多是、俺的好意而已。
 治療不喜歡的對象的打算、完全沒有。
 俺在這個世界、沒有為了錢去做不喜歡的事的必要。
 嗯、太美妙了。這裡也要對石像致上謝意。

(要假裝是整體的話、某種程度的技術也是必要的吧)

 有誰、有在收弟子的嗎。
 但是、不想做那種麻煩事、在那樣自我墮落的思考的時候、閃過一道電光。

(這個舞者、的馬殺雞技術、相當擅長哪?讓她教的話、就可以有不錯的樣子了不是嗎)

 反正治療、是用魔法進行的。
 只要有個樣子、形式上看起來像一回事、就可以了吧。

「明白了、帶妳出場呦」

「真的嗎!?」

 馬上和舞者進行價格的交涉。
 短的還長的。
 是旅店、還是附近的愛情賓館。
 條件確認後、決定金額。
 順便一提長的情況、會因為夜深而變便宜。
 因為到早上為止的時間、變短了。
 雙方都可以接受後、到店裡支付出場費、前往俺住宿的旅店瑞士火腿。

 瑞士火腿的俺的房間。
 俺們現在、互相輪流的馬殺雞著。是健全的那種。
 作為小費增加的條件、接受了指導。
 她曰、技術不好也不壞、就是這樣。
 明明稍微有點自信的、真可惜。
 嘛、自信的根據、只是小時候被家人稱讚的事而已、也是當然的吧。
 最低限度、覺得至少有個樣子了後、學習會就結束了。
 然後俺、不健全的那種馬殺雞、也好好的享受了。


 早上。
 今天、是比平常還要清爽的早上。
 實際上早上、請她作為對手一戰了。
 天剛亮的時候、隔壁的房間傳來酣戰的氣息、而醒了過來。
 從牆壁的另一側聽到的、聲音與震動。
 聽到那個後、微妙的變得想要一戰了、就開始性騷擾了。
 途中她也醒過來了、真沒辦法哪、的感覺當了對手了。


 早餐後、與她道別、俺前往商人公會。
 為了接受新家的鑰匙。
 藥水工房、整體師、各種想做的事也能做了。
 從住在旅店的旅人、變成租房住在王都的居民了。
 稍微安頓下來的、生活試試看。


 從商人公會接受了新家的鑰匙後、去商店街、買完了各種東西。
 現在、正為了讓新家多多少少住的更舒適、而奮鬥中。
 家具和窗簾等已經有了、不但之前有在定期打掃、連棉被等都由公會附送了。
 所以雖然說是奮鬥中、也只是稍微改變房間的布局、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花費了一定程度的時間、在中午前大致上安定下來了。

 眼前的道路有攤販開始擺攤了、就在那解決午餐。
 吃飯的同時仰望我家、考慮著。

(在庭院、種點什麼吧。花、或是果物也不錯哪)

 嗯、的想到了。

(不對、既然是藥水工房的話、應該種點可以當藥水材料的東西看看吧)

 俺所做的藥水、是傷勢治療藥、疾病治療藥、異常狀態回復藥三種。
 雖然各自的材料不同、但共通的主原料、是藥草。

(嗯。種藥草試看看吧。市場或是商人公會有在賣種子或是苗也不一定)

 吃完飯後、馬上去到商人公會、商量了。

「藥草的苗是嗎」

 歐巴醬稍微偏著頭。和負責不動產業務的歐巴醬、是不同的人。

「這麼說的話、印象中賣藥師用的器具的店、有在賣的樣子」

 但是、的停了一下後、繼續說。

「只是、因為是研究用的、會比較貴也不一定」

「研究用・・・是嗎」

 是在研究什麼呢、的想就問了。
 歐巴醬、正確的解讀了俺的話中的疑問、就說明了。

「是人工栽培」

 啊啊是這樣啊、藥草沒辦法人工栽培的嗎。
 確實、要是能在田地大量收穫的話、就沒有委託冒險者採集的必要了啊。
 看到俺理解了表情、歐巴醬這次似乎搞錯了。
 眼裡、浮現了稍微驕傲的表情。

「對、關於藥草的人工栽培、本王都的王立魔法學院的研究是最頂尖的」

「果然是人工栽培嗎。雖然有聽過傳聞、居然到了這種地步嗎。不愧是王都啊」

 俺、嗯嗯的點頭。
 傳聞什麼的、根本沒有聽過。
 但是、俺姑且、是作為藥師前來接觸的。要是不知道的話會很奇怪吧。
 所以在對方有點自傲的時候。像是很佩服的嘟嚷讓對方高興、對方也就不會抱持著奇怪的疑惑了吧。
 附和著像是很高興的說著的歐巴醬、知道了關於王立魔法學院的藥草人工栽培的、各種情報。

 來到商人公會告知的店。
 到達的是、『藥師的店安迪爾』。進去裡面、禿頭大叔出現在商品架前面了。

「想要藥草的苗是嗎」

 俺傳達了是商人公會介紹的事。
 禿頭大叔、親切的帶路到店的裡側。

「在這裡有的」

 店的裡側有著四坪左右的田地、那裏排列著整齊的藥草。
 根據禿頭大叔的說明、藥草在採取後、會漸漸的保持藥草的形狀、變化成普通的草的樣子。
 到完全失去藥效為止、大約是一個禮拜的時間。
 這個店的話、是定期向冒險者進行採取委託取得後、種在這個田裡保管著的樣子。
 要交給魔法學院的時候、是用長方形的盆栽種植著三株的狀態交付的樣子。

「那麼、請給我9株」

 俺就下單了。
 順便一提買的藥草是、接近失去藥效的便宜貨。
 本來製造藥水就不需要藥草、也沒有打算進行人工栽培的研究、有著藥草形狀的沒有藥效的草、也已經足夠了吧。
 其他、買了一些在店內看到的小東西。
 木製的試驗管架子數個、玻璃製的灑水器、燒杯等等。
 打算在藥水工房內、做為裝飾品放著。
 當然、是為了製造氣氛。
 蒸餾裝置、玻璃管複雜的交錯著的正式的器具等等、雖然在櫥窗裡面也有、但因為價值金幣數百枚、就只是看看而已。
 為了把買的東西送到家裡、與行李一起共乘了、寫著很大的『藥師的店安迪爾』的哥雷姆馬車。

 在田裡種完藥草的苗、把家裡整理了一會兒、就出發去玩了。
 今天打算去席歐娜。
 有想要測試的東西。


 俺現在、在席歐娜的大廳。
 想要試的其中之1、就是這裡的雛壇。
 老是找side line、一次也沒有試過這裡的雛壇。
 這也是沒辦法的吧。這裡的side line太過耀眼了。
 讓人吞口水的年輕女性穿著女性向時尚雜誌登場的那樣的服裝、露出纖細的大腿坐在椅子上。
 就算盯著看、也不會有任何人有意見。反而會露出微笑。
 太炫目啦。
 要從這裡的side line前面突破前進到雛壇、是至難的工作。

「所以今天、一定要去雛壇」

 俺為自己增添氣勢後、開始前進。
 ・・・但是、辦不到。這次也到達不了。
 在網球裝迷你裙前屈膝、在途中就指名了。
 盡力的通過了長靴&熱褲&露背裝的前面、然後就到此為止了。
 因為side line價格比雛壇來的高、通常對於指名會有點猶豫。
 「總有一天要指名side line」、正因為客人會這麼想所以才是side line。
 但是、俺的場合、沒有收入的問題、完全不需要忍耐。

 指名後馬上和她進房間。
 想試的另1個是、馬殺雞。昨晚、舞者所教的那個。
 但是、眼前的她、太過年輕又纖細了、與其說是馬殺雞、不如說只是在撫摸。
 要是接受了素人假裝整體師的用力馬殺雞的話、毫無疑問會受傷的吧。

(撫摸撫摸撫摸)

 讓她趴著、撫摸著她未成熟的幼小身體。
 溫柔的、像是在觸摸水果賣場的桃子那般。
 既然是馬殺雞、當然是隔著衣服的。

(撫摸撫摸撫~摸、撫~摸撫摸)

 這次讓她仰躺、性騷擾的繼續撫摸。當然、是隔著衣服。
 是因為會癢吧、扭動身體、用手輕輕地想要阻止。
 不管她、繼續用雙手撫摸。

(撫摸撫摸撫摸撫摸撫摸撫摸)

 時而、手會摩擦到硬硬的東西。
 是僵硬的地方嗎、肯定不會錯。
 身體起伏、後仰、輕輕地抓住俺的雙手手腕。
 嗯、在揉軟的時候、稍微會有點辛苦哪。
 這也只能請她忍耐了、也是沒辦法的吧。
 無視那脆弱的抵抗、時而翻過來、繼續撫摸。
 持續撫摸了1個小時、已經趴在那邊動彈不得了。滿臉通紅。
 她本來緊張而僵硬的身體、已經自然的放鬆了。

(嗯、馬殺雞成功了哪)

 俺與滿足感一同、從她腳邊的位置、眺望著趴著的她。
 被網球裙包覆的、瘦小的同時形狀良好的屁屁很有魅力啊。
 與還沒冷靜下來的呼吸、一起大幅的上下起伏。

(嗯、很好)

 像是在鑑賞美術品那樣、仔細的看著。

(不只是看著鑑賞而已、還能到下一個舞台去、也是這個世界的優點之一哪)

 俺在對於來到世界的事情感到感謝的同時、屈膝著靠近她的腳邊。
 感覺到俺接近的氣息與氣氛的變化了吧、蠕動的想往頭的方向逃走。
 但是、腳和腰都使不上力。幾乎沒有移動。
 請稍微等一下之類的、稍微休息一下之類的、說著這些意思的話。
 但是、很抱歉。
 對於這種狀況有著十分、不對十二分地了解後依然突進、是最近的my・favorites(我的最愛)哪。
 俺溫柔的、從她的背後伸出了手。

譯註:姆妞姆妞(むにむに)是柔軟變形的狀聲詞 請原諒我想不出來要怎麼翻

评分

参与人数 60轻币 +729 收起 理由
seannn + 11 工作辛苦
kuocchenry + 18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genius_tom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4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越看越眼熟原来就是水龙敬那本那本
发表于 2018-6-5 0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無力化後再攻擊?主角愈來愈厲害了。
发表于 2018-6-5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入坑,感谢楼主无私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6-14 11:45 编辑

24

 俺在接近店的餐廳、解決晚餐。
 該說是義大利餃嗎、吃了加入了漂亮的餛飩的湯類食物。
 還是老樣子合胃口。
 剛開始、不習慣湯上散布著的香草的味道、把它吐掉了、但現在相反、已經少不了這個了。
 雖然味道完全不同、但以日本的說法大概像是藥引那個位置的東西吧。

(剛才、雖然幹得還不錯、但還想進一步學習哪)

 回想著剛才的side line的同時、這麼想了。
 堅硬尚未成熟的幼桃、經過了適度的馬殺雞促進成熟後、甜味增加果肉也變得柔軟了。
 把臉靠近深吸一口氣、芳醇而濃厚的香氣經由鼻子深處通往肺腑。
 忍不住想要吃吃看、味道很新鮮、非常多汁。
 非常非常的美味。

(既然立志成為整體師、不更詳細的明白女性的身體怎麼行)

 俺這麼想了。
 有誰嗎、有好的老師在嗎。
 首先心裡浮現的、是住宿小鎮手把手教導的喪服未亡人、但她不在這裡。
在阿瓦克那個方向。
 然後俺、沒有打算接近有死者在的阿瓦克。

(沒有人嗎・・・)

 傷勢或疾病、異常狀態等、是用魔法治療的。
 所以、俺所追求的馬殺雞、不需要治療效果。
 能作為魔法使用時的煙霧彈、那樣就好了。
 但是難得要進行整體了、希望能讓人感到舒服、感到舒服的話、對於蒙混使用魔法這件事不是也有幫助嗎的想了。
 也就是說、接受馬殺雞感到舒服的之後、身體不舒服的地方治好了。
 就會覺得、這真是有效的馬殺雞啊。
 就不會注意到、是魔法之類的東西了。

(精通這一類的東西、會願意教導的人・・・・・・啊!)

 想到了。想起來了、不如說為何至今都沒有想到呢、都要對自己感到疑惑了。

(不是有教導輕巡在嗎。她的技術極端的高。對於男性對象使用的技術、她自己是女性、會比其他人更了解不會錯)

 俺對自己的點子感到滿足、飯後、馬上前往杰安妮。
 為了拜託教導輕巡啊。


 到了杰安妮後、馬上問接待員、教導輕巡在不在。
 雖然結果在工作中、但不久後時間就結束了。
 俺進行了接下來的預約。幸好、下個時間段沒有預約。
 但是、再接下來已經被預約了。
 還真是相當忙啊。
 在大廳喝像是紅茶、・・・總之就叫紅茶吧。喝著紅茶的同時等待著。
 這裡的喫茶區、離雛壇較遠離side line比較近。
 從side line那裡、承受著相當程度的注目。

「・・・咦、那個嗎」

「居然・・・那個哪」

 一點點一點點的聽到了、從side line之間對話的碎片來看、對於俺用馬殺雞把教導輕巡嚴重的身體不舒服治好這件事、獲得了好評的樣子。
 雖然爆發著底姊姊大人不在side line、但幾乎有同等級魄力的她們那邊傳來的視線、老實說坐立不安了。

「讓您久等了」

 聽到接待員的話、有種得救了的感覺。
 馬上從位子上站起來、前往櫃台。
 在櫃檯、教導輕巡已經用笑臉等待著了。

(感覺非常撫媚呢)

 剛結束工作的她的樣子、是汗水或是淋浴的殘渣嗎、看起來是濕潤的。
 對於太過艷麗稍微感到怯場的同時、前往房間的方向。
 緊緊地貼著俺右腕的她的氣氛、有著至今沒有的親密度。

 到達房間後、喝飲料的同時稍微說了些話。
 俺和她都剛結束工作。雙方都稍微休息一下比較好吧。

 從她那邊、聽到對於治好身體不舒服的感謝的話語。
 從俺這邊、說出確認那之後身體狀況之類的話語。
 然後她、身體狀況從來沒這麼好過非常開心、的回答。
 至今已經重複過好幾次的對話、這次又同樣的交流了、那之後、俺開口請求了。

「希望能教導馬殺雞」

「馬殺雞、是嗎?」

 她愣了一下。

「塔瓦羅大人、不是馬殺雞的達人嗎?誰也沒辦法治好的私的身體不舒服、1次馬殺雞就治好了啊」

 俺、擺出稍微認真的臉、說明了理由。

「那個馬殺雞、是身體各處有名為『穴道』的指尖大小的點、適度的壓迫可以用來調整身體的狀況」

 想起整體師的祖父說過的話的同時、適當地說著。

「哪裡有病痛的事、可以經由各處的穴道的僵硬程度來判斷。然後治療也是、在必要的穴道以必要的強度進行刺激來達成」

 她也露出認真的表情、聽著俺的話。
 是因為自己的身體不舒服、是用怎樣的方法治療的呢、能知道其中的一部分了的關係吧。
 但是對她很抱歉的是、這些說明全是瞎扯的。

「但是、普通的狀態的話、人的身體會無意識地用力、某種程度的繃緊著。這個狀態的話、觸診尋找穴道的位置、以及只給予必要的穴道必要強度的刺激、都會很辛苦。不只是筋力方面、還需要很高的集中力」

 她點頭。

「老實說、要進行馬殺雞的話、1天1到2人就是極限了」

 但是、的俺接著說。

「最近、知道了一件事。對方的身體適度地放鬆的話、尋找穴道與控制刺激的強弱等、都會簡單許多」

「感覺可以明白」

 她同意了。

「這邊的問題是、並不是、只要單純的放鬆力道就好。刺激穴道的話、普通當然、會有反應。然後俺、確認那個反應的同時刺激下一個穴道」

 用飲料潤了潤喉嚨。

「也就是、睡著之類、失去意識的對象的話、沒辦法進行馬殺雞。因為沒有反應哪」

 原來如此、的她同意了。

「理想的狀態是、身體放鬆的同時、反應又很靈敏。換個說法的話就是敏感了」

 嘛、的她瞪大眼睛。看來她注意到了、為何俺來找她教導的理由。

「在對方的熱水沸騰的同時、施以馬殺雞。在施展的期間、熱水的溫度不會下降的持續沸騰。俺想習得這樣的技術。習得的話、就可以對更多的人施展馬殺雞了」

 我同時、居然想的到這種說法啊、的臉紅了。
 臉紅的同時、繼續說。

「要學到這種技術、據俺所知、沒有比妳更好的老師了」

 俺牢牢的、盯著她的眼睛看。

「因此、希望能借予力量」

 她、接受了俺虛偽的說明了吧。嫣然的、微笑了。

「好的、要是私可以的話、很榮幸」

 那個笑容、讓俺的心被罪惡感苛責著。
 其實、在考慮說法的同時、還有另一個方案、在腦中。
 那是、猛烈的直球的拜託的方法。

(妳啊、對於性感馬殺雞很行吧。也教教俺怎麼做吧、沒關係吧。之前、都把妳的身體、治好了不是嗎)

 嗯、就像這樣子、完全沒錯。

 很快的、老師的實戰講習開始了。
 老師自己成為了教材、如同字面上的犧牲自己來授業。
 對老師來說、這就如同赤裸裸地說明自己的弱點一樣、應該相當害羞吧。
 但是、在那之前、還有著對工作真摯的態度、所以在臉頰紅潤的同時一個一個的、仔細地說明著。
 當然、俺、依照說明、持續的觸碰著。
 碰那裡、碰這裡、滑動、雙擊、拖曳・然後・放開。
 簡直像、迎來了美人講師的、中高年向的電腦教室一般。

「嘶~~~!」

 拖曳・然後・放開的似乎稍微太強了、老師發出不成聲的聲音的同時、飛來斥責的視線。
 對那樣濕潤的視線、咕嚕、的吞了一口口水。這可不行啊、不認真的接受講課的話、老師的嚴厲可是有名的哪。
 老師把手把腳的授業、暫時持續著。
 滑鼠滾輪咕嚕咕嚕的回轉、溫柔的點擊了、似乎切換到振動模式的老師、忽然劇烈震動。像是收到了簡訊似的。

「・・・・・・」

 老師、在低下頭的同時、用幾不可聞的小小聲音、宣布到了休息時間了。
 但是、最近的俺、有正因為是休息時間而更想學習的壞習慣。也就是說、my・favorites(我的最愛)症候群。
 看到俺冷靜不下來的樣子、正確地察覺的俺的心情的老師、

(真是、沒辦法哪)

 的、露出像是看著讓人頭痛的學生那樣的微笑、容許了插入USB的事了。
 在俺慢慢的插入USB的時候、在俺耳邊、小聲的說著注意事項。
 也就是說、CPU使用率已經達到100%的狀態的話不能再增加負荷了、不然的話PC恐怕會當機的樣子。
 所以、必須十分的注意。這對PC來說是相當辛苦的事的樣子。
 老師的PC、是老師自己確認了工作管理員、勉強沒問題的樣子、也就是說不要太亂來的話還可以使用的意思。
 俺故意讓USB插錯缺口、參雜了若干的性騷擾的同時、到根部為止仔細地插入、在裡面把垃圾ZIP檔案(*註)解壓縮了。

譯註:垃圾檔案原文クソ思い 本來還想說是kuso的意思 結果翻下一話發現變成クソ重い 發音相同估計是這話選錯漢字了

至於クソ重い指的就是windows之類作業系統會有很多沒啥用卻會大幅浪費容量的垃圾檔案

评分

参与人数 51轻币 +622 收起 理由
kuocchenry + 18 精品文章
Sfiction + 14 工作辛苦
楊蔥 + 12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genius_tom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5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種描寫方法實在是太有趣了,很想看教導輕巡是甚麼樣子的插圖。
发表于 2018-6-5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龙敬  +异世界  = 社保
发表于 2018-6-5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usb,pc,zip。。。。。。这作者真的强
发表于 2018-6-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bigcat 发表于 2018-6-3 22:57
被抓回巢穴的獵物
結果抓人的反倒成了獵物wwww

我就知道,总有一天,猎人会成为猎物
发表于 2018-6-6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window31 发表于 2018-6-5 14:55
這種描寫方法實在是太有趣了,很想看教導輕巡是甚麼樣子的插圖。

額亨  看我簽名區就有漫畫拉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ex0389 于 2019-1-8 18:20 编辑

25


 授業終了後、老師與俺、在沙發喝著冰茶。
 因為是剛進這房間時點的東西、冰都已經融化了、變溫了。
 即使如此對火熱的身體來說還是值得感謝。
 雖然還有時間、但老師的PC怎麼說也到了極限了、正在休息著。
 垃圾ZIP檔案的解壓縮、怎麼說也是意料之外的樣子、老師忍耐結束後、充分的受到責罵了。

「明明接下來還有工作、這樣會很辛苦」

 老師眼睛濕潤的這麼說後、掐了俺。

 真是太強了。痛苦又舒服、不愧是老師。
 商量關於下次授業的事情的時候、

「其實、最近、有稍微身體不舒服的女孩在」

 老師這麼說了。
 作為授業的一環、希望能診斷那個女孩。

「好呦。要是可以治好的話、到時就當場治好吧。」 

 當然是OK的。

「但是、那個時候、可以請老師也同席嗎?」

「咦?」

「接受老師指導的同時、給患者小姐馬殺雞。若不這樣的話、恐怕無法期待技術的提升吧」

 看情況、老師沒打算同席的樣子。
 俺、老師、患者小姐3人一室的光景浮現在腦中、迷惘著的樣子。
 在患者小姐的眼前、由老師告訴俺患者小姐的弱點、然後聽到那些的俺持續攻擊患者小姐的弱點。
 那個狀況、就算是伴隨著醫療之類的東西、對於像是暴露患者小姐祕密的行為、老師還是會感到猶豫吧。

「當然、患者小姐、老師、兩個都會一起指名。不但會好好地付錢、也不需要治療費」

 以治療為生計的人的話、絕對不會提出的條件。
 但是俺不一樣、俺的本業是賣藥水、治療只是興趣。
 對於破格的條件、老師稍微考慮後、接受了。
 恐怕、付錢給患者小姐這件事、很有效果吧。
 到了老師會因為擔心而找俺商量程度的身體不舒服的話、最近應該會沒辦法好好地賺錢才對。然後那會導致、生活拮据。
 即使是現在、也應該需要錢才對。
 老師、在那之後還有工作、就預約了明天午後第一個時段了。

 離開杰安妮、回到新家。
 幫庭院的藥草灑水、製作E級、F級各種藥水。
 已經不是住在旅店了、所以可以不用擔心變成行李的製作了。
 F級藥水、不是放到藥水包、而是放在試管架子上。作為裝飾品。
 紅、藍、綠、薄薄的三色藥水放了好幾瓶、感覺做出了像是藥水工房的氣氛了。
 不過沒有實際參觀過藥水工房、所以只是俺的感覺而已。


 早上、起床了。
 第一次在新家的早晨。
 睡得很香甜。醒來感覺也很清爽。果然每天適度的運動是很有效的吧。
 時間還、是可以說是凌晨的時間吧。
 打開窗戶向著街道的方向看、太陽終於開始探出頭來了。
   從3樓的窗戶往下看、路上幾乎沒有行人。
 開著窗戶、讓空氣流通。涼爽的舒服感。
 走到屋上作為庭園的地方、看著藥草的樣子。
 雖然說是庭園、種植的只有9株藥草而已、在那之外的部分、就只有露骨的土而已。
 藥草們、相當的沒有精神。
 都已經飄著哀愁的感覺了。

(昨天、才剛買的而已哪)

 要是忽然枯萎的話、也很可惜。
 俺、稍微想起了些事。
 做為測試、把昨天買的玻璃製灑水器裝了水、然後把試管架上的傷勢治療藥(F)混進去。
 然後對9株的藥草、平均的灑了。

(說了藥草、移植到沒有魔力的土地的話、接下來就會變成普通的草)

 想起了藥師的店安迪爾的、禿頭老爹的話。

(那樣的話、給予作為魔力之塊的藥水的話、會因魔力而回復成藥草、說不定生命力也會增加、而變得有精神才對吧) 

 這麼想了。
 反正就這樣放著的話、到傍晚就枯萎了吧。
   要是這樣就能變精神的話、也值得開心。
 機會難得、就把試管架上的疾病治療(F)與異常狀態回復藥(F)數瓶開封、和水混合後灑在藥草上。
 把空的藥水瓶放回試管架。嗯、總覺得很有工房的樣子了。

 就在做這些事的時候、太陽升起了、行人也變多了。
 販賣早餐的攤販、也開始營業了。
 俺下了樓梯走出巷子、為了買俱樂部三明治。
 外帶回家、馬上、與剛泡的熱咖啡一起吃了。
 對沒打算煮飯的俺來說、從早上就開了的攤販值得感謝。
 與其說討厭煮飯、不如說是因為煮飯的過程或飯後的產生的要洗的東西、有機垃圾的處理之類的很麻煩。
 流理臺一個不注意馬上會有黴臭味、在日本住公寓的時候也是、少不了漂白水之類的藥劑。
 處理有機垃圾什麼的、不管怎麼說都不想幹。


 為了買東西離開家的俺、前往了服裝店。
 買了普通用、與稍微外出用的服裝。
 新家連可以走進去的大壁櫥都有、終於可以買衣服了。
 之後、寫了偷懶了一段時間的日記、在家的附近探險記住地理環境的度過了。

 中午、到最近中意的餐廳、把類似油炸什錦炒麵料理、加了很多醋的吃了。
 吸到加的醋的蒸汽、導致了數回的咳嗽。
 然後、終於接近約定的時間了、前往杰安妮。
 今天、要對輕巡教導老師身體不舒服的同事、在老師的指導下進行馬殺雞。然後、偷偷的使用治療魔法、加以治療。
 因為有預約了、接待員、馬上帶路把俺帶到櫃台。
 在那裏支付兩人的金額、老師也出來迎接了。只有老師一個人。
 和老師一起、前往房間。
 同事那位、已經在房間待機著了。

「這次、您的御指名、非常感謝」

 受到來自同事那位的打招呼。
 看起來身體狀況就不好。
 好像很辛苦的表情、眼睛下面也有黑眼圈。
 因為感到同情、馬上讓她趴在床上、詢問症狀。

「持續著激烈的頭痛與暈眩、晚上也幾乎睡不著」

 雙馬尾、似乎很認真又有點強硬的容貌。腰很細但胸部豐滿。比老師還要大了1圈吧。

「老師的症狀也是相同的嗎?」

 俺問了老師。
 要是症狀相同、是傳染病也不一定。

「不對不一樣。私的情況是全身疼痛、與同時感覺到倦怠感」

 老師這麼回答了。
 那樣的話、傳染病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吧。
 這裡就趕快治好、然後好好的、讓她當馬殺雞的練習台吧。
 俺在老師的指導下、手指像鐵筆那樣動的同時、發動了魔法。

(傷勢治療(F))

 雖然有發動的感覺、但沒有傷勢。

(疾病治療(F))

 繼續發動。
 很意外的、這也沒有感觸。似乎也沒有疾病。

(異常狀態回復(F))

 雖然有明顯的手感。但要完全治好的話還不夠。

(異常狀態回復(E))

 這樣就完全治好了。不會錯。
 不是疾病、而是異常狀態的樣子。
 俺問了雙馬尾。

「如何、有稍微輕鬆點了嗎?」

「・・・嗯、感覺變得輕鬆很多了」

 她在把枕頭放在下巴下面的狀態回答了。
 對露出明顯安心的樣子的她、老師也高興的微笑著。

「老師、對於她的治療、現在才要正式開始。必須放鬆身體、讓反應變的靈敏不可」

 俺用認真的眼神、看著老師。
 現在說的、全都是假話。雙馬尾的治療已經結束了。
 但是、老師、用認真的表情點頭回應了。
 要讓雙馬尾的治療成功的話、必須加上自己的指導。認真這麼想的眼神。
 然後老師、開始指導俺的馬殺雞了。

(好厲害)

 感嘆著。
 依照老師的指示、輕輕觸碰雙馬尾的腋下。
 只是這樣、就有很強的反應。
 老師只有指示。
 實際上觸摸雙馬尾身體的、是俺的手指。
 即使這樣、還是俺決到至今為止沒有體驗過的程度的反應。

 點擊、雙擊、滑動、這邊那邊的持續觸碰。
 反應漸漸變大了。
 然後、忽然的滑動(*註)。
 瞬間的震動著。
 那個滑動、也不是普通的滑動。
 老師、正確的洞察雙馬尾的感覺、上滑、下滑、右滑、左滑、往那個時候最有效果的方向、進行滑動的指示。
 兩手雙擊、長按、兩手縮小畫面。
 然後開始右手右滑、左手左滑。
 這麼做後、開始激烈的震動。

(咦咦?!)

 接下來的指示、讓俺心臟撲通了一下。
 但是老師的指示是絕對的。不能不做。
 首先是左手、放大放大的放大畫面。然後左手、就這樣保持著。
 接下來是右手、稍微的縮小畫面。
 然後在縮小畫面的狀態、右手上下左右的滑動滑動滑動滑動。
 因為對方激烈的震動著。保持縮小的手勢有點難哪。
 好幾次、聽到像是野獸那樣的絕叫。
 順便一提雙馬尾是人族、不是人狼。
 但是老師、還是繼續做出指示。所以俺、不能停止滑動。放大那邊也繼續保持。
 野獸的聲音變的粗暴、呻吟、咆嘯著。
 好幾次好幾次、長長的咆嘯著。
 那個咆嘯、聲音漸漸大到俺的鼓膜都痛了、然後忽然、變成非人非獸、奇怪的聲音、並且急速的減弱了。
 俺的周圍已經稀哩嘩啦的了。連俺的臉都整個濕了、把眼睛打開都很辛苦。
 往上偷瞄了雙馬尾的臉、兩顆眼珠都滑動到上面去回不來了。

「老師!這樣沒關係嗎」

 俺覺得恐怖的提問了。

 微妙的、想像不到會是人的動作的巨大脈動開始了。

「沒關係」

 那個表情是、不放過雙馬尾的一舉手一投足的、嚴峻的表情。
 老師的動作監視能力、極端的高。
 恐怕是全力使用那個能力、讓雙馬尾勉勉強強留在現世的那條線邊上吧。
 擔心雙馬尾性命的俺、正要問這要持續到何時的時候、注意到很重要的事。

(不妙!結束的判斷、是由俺來做的!)

 老師、並不知道治療是何時結束。
 所以、只要俺不做出完成的宣言、老師就會盡己所能的維持在極限的最高狀態吧。

「老師!完成了!治療成功!」

 慌慌張張的宣言了。
 老師露出、終於、的放鬆了的表情。


 結束了治療的俺們、一起喝著檸檬蘇打。
 俺與老師在沙發、雙馬尾則是在床上坐起半身的狀態。
 喉嚨相當的渴。
 特別是雙馬尾、水分是必要的。
 俺強硬的、把蘇打與其他冰茶或水之類的推過去。
 失去水分到那種程度的話、不趕快讓她補給是不行的。

「但是、剛才的馬殺雞、真是不妙啊」

 雙馬尾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態、對於頭痛與暈眩漂亮的消失了感到驚訝、深深的感謝了。
 在那之後、開始描述對於剛才馬殺雞的感想。

「真的、離極樂淨土只差一步了的感覺」

 老師露出溫柔的微笑的同時、聽著雙馬尾的話。

「說不定、已經回不來了也不一定、一瞬間都這麼想了」

 對、私也這麼覺得。
 到了相當極限的狀態、都覺得要去彼岸了。

「話說回來、好像是異常狀態的感覺呢、有什麼頭緒嗎?」

 對俺的問題、雙馬尾、嗯~、的呻吟了。
 和剛才的獸聲不同、是威風凜凜又可愛的聲音。

「要說有沒有頭緒的話・・・沒有・・・吧?」

 也就是原因不明的異常狀態是嗎。

譯註:前面的滑動是スワイプ(swipe) 後面的滑動是フリック(flick) 雖然不重要姑且註明一下
然後回文有人覺得這話難懂 所以改錯字順便註明一下 智慧型手機放大螢幕的手勢=撐開的手勢 縮小的手勢=捏住的手勢
至於撐開哪裡捏住哪裡就不要問了 要回答可能要加上閱讀權限才行


评分

参与人数 47轻币 +583 收起 理由
楊蔥 + 24 工作辛苦
a00441234 + 11 工作辛苦
riricoco74 + 11 工作辛苦
brandon3505 + 11 精品文章
qweasd870515 + 15 工作辛苦
f13022001 + 13 工作辛苦
genius_tom + 15 工作辛苦
xxdarkkradxx + 13 感謝翻譯
liu2535956355 + 10 工作辛苦
仿為 + 1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6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这个并没有直接描写,在分类上不算18X吧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1 07: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