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50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2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大叔获得喵娘好感度10up
发表于 2018-12-13 0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外地是正常内容的小说。话说插图那个贝尔看着真是老……
发表于 2018-12-15 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wytdbrwqcc 发表于 2018-12-11 02:07
第二卷的时候老爸会去女领主哪里商量修路的人,虽然是使用了精灵的秘药,但是也击退了被召唤来的魔王,还 ...

兄bei 日文版看的吗 还是web版 这里我感觉是文库版
发表于 2018-12-15 18: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plpllian 发表于 2018-12-15 01:36
兄bei 日文版看的吗 还是web版 这里我感觉是文库版

看的是WEB但是就目前来看,两者的删改不大
发表于 2018-12-16 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大佬肝,這本小說,比其他龍傲天好得多
发表于 2018-12-16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mathfree 发表于 2018-12-13 00:41
意外地是正常内容的小说。话说插图那个贝尔看着真是老……

那可是偏遠的地方, 刻苦的生活容易讓自己看起來飽經風霜的樣子, 本身又不是養尊處優的貴族, 再說白種人通常容易外表比年齡老不是常識嗎??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话


还没到天亮的时候。但天空已经开始微微发白,地面与天空间的分界线已经可以黑白分明地看清楚。清澈透亮的空气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贝尔格里夫轻轻地起身,小心地避免吵醒睡在他身边的安洁琳。他将炉子里灰下面仍在缓慢燃烧的炭火挖出来,上面放上细柴,再在上面放上较粗的木头,然后吹了几口气,让火复苏。即使这样家里仍然很冷,哈一口气还能看到白烟。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睡在壁炉附近。大概是因为冷,俩人将毛毯重叠起来,关系亲密地抱在一起,发出安稳的鼻息声。看到她们睡得似乎很好,贝尔格里夫安心地长出一口气。
正当他轻手轻脚地做着散步兼巡逻的准备时,安洁琳揉着眼睛醒来了。

「爸爸……我也要去」
「吵醒你啦……再睡会儿呗?」
「没事……我想和你一起去」

安洁琳手脚麻利地穿上上衣,披上外套。
父女俩一起来到屋外。虽然家里也很冷,但外面的寒冷程度又更上一层。
安洁琳深深地吸了一口久违了的托内拉清晨的冷气,随后又将其缓缓吐出,白烟在空中慢慢地散开。

「……好清爽」
「哈哈,冷吗?」
「还好……很舒服」

远方的天空越发白亮,但是天顶上还有星星在闪闪发光。天空越是亮,就越发显得地上的暗色浓。没有风。空气似乎都堆积在天空底部呆坐不动。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
地上立着大大小小的霜柱,踩上去脚下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安洁琳似乎在享受这种感觉似的,故意大步踏上去。小的时候她也曾这样到处踩着霜柱走。
两人围着村子慢慢转圈。家家户户的院子角落里和路边上都还留有残雪,被夜间的冷气一冻再次凝固变硬。小河里的水也覆盖上薄冰。

安洁琳走在前面,一跳一跳地享受着踩碎霜柱的感觉。这让贝尔格里夫莫名地感到一种安心的感觉,虽然看着长大了,但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啊。

「好怀念啊……以前也经常这么做」
「是啊……每天早上明明很冷但还努力起来呢」
「嘿嘿……」

安洁琳蹦蹦跳跳地回到贝尔格里夫面前,扑进他的怀里。随后用脸蹭蹭他的胡须。

「扎扎的好舒服……」
「你干啥呢……」

贝尔格里夫一边苦笑一边抚摸着安洁琳。

两人来到可以俯视村子的小高台上。周围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枯草覆盖着周围的地面,而新芽也从枯草下面钻了出来。
从高处看下去,托内拉村非常安静。不过似乎已经有几户人家起来了,可以看到烟囱里升起做早饭的炊烟,也能听到羊儿咩咩的叫声和牧羊犬的吠声。
安洁琳一蹦一跳地向前跑出几步,随后转过身来。

「我喜欢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村子……」
「是啊……喂安洁,小心脚底下」

太阳逐渐升起,远处东方的山脊上射出炫目的光芒。阳光才刚一露头,原本昏暗单调的风景瞬间有了影子,生出立体感来。到处都可以听到鸟儿的鸣叫声,世界仿佛突然醒来一般。石头上的霜被阳光一照也闪闪发光。
两人并肩站立,眺望着慢慢升起的太阳。

「哈——……好漂亮」

安洁琳吐出一口气,看着它慢慢地改变形状,终于升到空中,消失不见。她吸了一下鼻子,用手捂住露在外面的耳朵,随后又使劲搓手取暖。

「托内拉完全没有变呢……」
「是啊,没有变呢……大概从爸爸出生之前开始就一直都没有变化呢」
「嗯……让人很安心呢。奥尔芬太热闹了,让人眼花缭乱的」
「哦……在奥尔芬过得不开心吗?」
「……不是,这是两回事。我喜欢托内拉」
「哈哈,是吗……不过接下来也要整修道路了呢。会变成什么样呢……」
「修路?」
「波尔多伯爵她啊,说是要整修通到托内拉的道路。等到真修好的话,你想回来也能更容易吧」
「赛仑和萨莎她们家啊……」
「啊,对了。说起来,之前萨莎小姐给了我一百枚金币,说是作为救了赛仑小姐的报酬,我帮你存着呢」
「是吗……」
「你回奥尔芬时候带回去吧」
「不了……爸爸你拿着吧。我不缺钱」
「唔……是吗……那我就先帮你存着吧。需要的时候再说」
「嗯……对了,爸爸」
「怎么了?」
「你收萨莎当徒弟了吗?」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挠了挠脸颊。

「爸爸是没有这个意思啦……只是和她比试了两次而已。是她自作主张要叫我师父的」
「这样啊……」

安洁琳似乎莫名地高兴,紧紧抱住贝尔格里夫的胳膊。

「……强吗?」
「嗯?」
「我说萨莎」
「啊,很强啊。下次交手时候怕是就要输给她了」
「……不能输。在我打赢爸爸之前不许你输给别人」
「别说这种强人所难的话啊……对了安洁,你使剑时候的那些习惯要赶紧改掉啊?连爸爸都打不赢,将来要是碰上S级或是魔王之类的对手的话,实在是让我很担心啊……」

听到贝尔格里夫这么说,安洁琳噘起了嘴。

「魔王又没有爸爸这么强嘛……」
「喂喂,不是这样的吧……」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说起来魔王是什么样的啊?」
「嗯,那个……就像是这样,一团在扭动的黑影的感觉」

听见这句话,贝尔格里夫正在捋胡子的手停下了,随后他非常惊讶地眯起眼睛看向安洁琳。

「黑影……是什么形状的?」
「唔……姑且算是人型。不过很小,大概也就到我腰这么高吧」

贝尔格里夫忍受着再次出现的幻肢痛,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非常像。
但是,当时的那个虽然也是黑影,却是四脚的兽型。

「……大概是不同的东西吧……那个如果是魔王的话,我们如今……」
「……?怎么啦,爸爸?」
「嗯……啊,没什么。没事」

看到安洁琳正担心地抬头看着他,贝尔格里夫笑着摸摸她的头。幻肢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太阳终于升起,将各处都完全照亮。可以清楚地看到安洁琳的脸已经因寒冷而被冻得通红。手摸上去也能感觉到有些发凉。

「有些冷了啊……转完一圈早点回去吧」
「嗯……嘿哟」
安洁琳突然轻巧地跳到贝尔格里夫背上,随后开心地将脸埋进他的头发里。呼出的气息让他感觉痒痒的。

「我不在爸爸有没有觉得寂寞啊……?」
「那是当然啊。你能回来我很高兴啊」
「嘿嘿……我回来也很高兴……」

安洁琳满足地揉着贝尔格里夫的头发。

「哎呀呀……真的是一点没变呢……」

贝尔格里夫苦笑着,就这样背着女儿慢慢地走下高台。

  ○  ○  ○  ○  ○

阳光照进森林里面,鸟儿在林间的地面上跳来跳去,寻找着探出头来的虫子。早春时节各种生物都苏醒过来,树木也都生出柔软的新芽和枝条。
在一棵倒下的大树的阴影里,有一个小小的黑块。黑块还不到拳头大小,不断地摇动着,就好象在因寒冷而发抖一般。

一只鸟在树下和石头的背阴处寻找着猎物,不停地用喙戳着地面。鸟儿发现了黑块,于是也试着戳了一下,但黑块却突然黏了上来。鸟儿慌慌张张地拍动翅膀想要将其甩掉,然而黑块就这样很快缠到鸟儿身上,最终将鸟彻底包住,如同将其彻底融化一般吞了下去。黑块吞掉鸟儿之后相应地增大了一圈,仍是一副软乎乎的样子摇来晃去。看起来像是生物,却又没有手脚,也分不出头和身子的界限,完全是个球。

像是讨厌太阳光一般,黑块又蠕动着钻进了朽木的阴影里。虽然看不到有嘴之类的器官,但它似乎仍在嘟囔着什么。

『哪里……?我……为什么……这、里?我……是谁?主人……主、人……?主人……是谁、来着……?』

黑块继续来回摇晃,像小火苗一般不停地晃动着。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只野兔跑了过来,好奇地看向树荫处。黑块突然如离弦的箭一般跳了出来,粘到野兔身上。野兔受惊四处乱蹦,但却被黑块塞住了嘴,堵住了眼睛,很快整个身子都被黑块吞了下去。
黑块又大了一圈,轻微地抖动着,随后其中一部分膨胀起来,形成了鸟翅膀的形状。

『我……是鸟……?不、对……』

那个看起来像翅膀的部分慢慢地改变着形状,逐渐变成了胳膊的样子,而其前端也分叉出手指来,成了手的形状。

『手……人、类……?我……』

又过了一段时间,黑块终于变成了人型。有了头,有了手,有了脚。不过大小也就只相当于人类婴儿一般。它似乎是还不习惯站立,一直没有站起来,只是四脚着地趴在地上,躲在朽木的阴影里瑟瑟发抖。

『好寂、寞……』

  ○  ○  ○  ○  ○

「稻草和炉火和……还有什么呢~?羊毛?干豆子吗?」
「嗯,是呢。都是些在奥尔芬很少闻到的味道……但是总觉得能让人很安心呢」

米丽娅姆和安奈莎两个人披着毛毯,紧贴在一起坐在壁炉前。
太阳已经升起,阳光从紧闭的门和窗的缝隙间射进来,将屋里照亮。夜里变冷的屋顶和墙壁似乎因热胀冷缩而相互摩擦,偶尔能听到吱吱的声音。
父女俩还没有回来。留在家里的两人虽然起来了,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而且又很冷,所以总之就先继续这样缩在壁炉前不肯离开。

乡下的屋子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的味道。她们明明是在奥尔芬城里出生长大,但却对这些味道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怀念的感觉。大概是体内流淌的血液中早已刻上了祖先的记忆印记吧。
或许是因为冷,米丽娅姆又窸窸窣窣地往安奈莎身边凑了凑。她的猫耳也伏在头上,安奈莎淘气地笑了。

「嘿嘿,耳朵冷了是吗?需要羊毛帽吗?」
「讨厌~!害我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要笑!」

两人说着,咯咯地笑了。

贝尔格里夫那耿直却又有一点不通世故的性格让两人很有好感。他每次看向安洁琳时,那种作为父亲的温柔的视线也都被两人看在眼里。的确,安洁琳会爱慕这样的父亲,会想要见到他,这些也就都不难理解了。
米丽娅姆笑嘻嘻地看向安奈莎。

「有爸爸真好啊~。开始有些羡慕安洁了」
「是啊……嗯,的确是呢」

她们俩是在教会的孤儿院长大,抚养她们的就是教会的修女。修女虽然也有严厉的时候,但实际上给予孩子们的爱并不亚于普通母亲给亲生孩子的爱。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也都对此相当感激,如今也仍然非常喜欢修女。但这毕竟只能提供亲情中母性的一面,对于她们俩来说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她们并不清楚有父亲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有时会有些慈善家来到孤儿院表示要收养孤儿当养子。对于两人而言,女性姑且不论,那些有钱的男人实在无法让她们产生好感。与其说那是父性,倒更像是在寻找玩物的感觉。当然,对于这样的家伙们的申请,修女也会坚决地予以拒绝。
但是对于见面还不足一天的贝尔格里夫,她们却的确感受到了父性。贝尔格里夫一个人将安洁琳养大,他身上无疑也存在着母性的一面,但毕竟他是个大男人,尤其是在与安洁琳比试时,在斥责她的坏习惯同时为她的成长所高兴的那副模样,的确展现出作为一个父亲的一面。这与母性所带来的那种温暖怀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接触到未知事物的这种感觉让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多少有些困惑,但却绝不讨厌。倒不如说这更促使她们去想象『如果有父亲会是怎么样』。

「啊~啊,如果贝尔叔是我爸爸就好了……好想像安洁那样撒娇啊」
「说什么呢……」
「哼哼~,安娜也是一样的吧~?我可是知道的哦」
「才、才没有那种事情!我才没有想过要骑大马什么的……」

【骑大马:原文“肩車(かたぐるま)”,指一个人骑在另一个人脖子上的动作,搜了一下各地叫法似乎都不一样,所以姑且选了个看着最通俗的名字……】

说到一半,安奈莎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来,只见米丽娅姆一脸坏笑。

「你看吧~」
「吵、吵死了!」

安奈莎气呼呼地鼓起脸颊,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伸手在米丽娅姆头上拍了一下。正在这时门开了,安洁琳走了进来,两手都抱着柴火。

「我回来了……你们俩都起来啦?」

安洁琳吐着白气来到壁炉前。她的脸因寒冷而染得通红,原本就略带稚气的面容越发显得年幼。

「嗯,起来了。你起得真早啊」
「算是习惯吧……以前在托内拉时候每天早上都要和爸爸出去巡逻」
「贝尔叔呢~?」
「在做空挥呢。这也是他每天的习惯……」安洁琳将拿回来的柴火又往火上添了几根,脱了外套拿起剑,看向两人。「要来吗?」

两人对视一下,也都迅速站了起来。
院子里的白霜反射着太阳光闪闪发亮,而从地面升起的晨雾遮挡了部分视线,让人无法望到远方。

贝尔格里夫正在挥剑。他脱掉了外套和上衣,身上只穿一件单衣。身体上可以看到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旧伤。他左脚略退一步站稳,双手持剑从上方挥下。持剑站立时的姿势看起来非常自然放松,但挥下的一瞬间却会展现出非常惊人的气势。挥剑时不光是使用手臂,而是将腰背力量全部用上,充分活动身体关节,发出全力一击。
站直,挥剑,回位。贝尔格里夫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认真地挥着剑。这样持续二十年以上不间断地练习,已经让他达到了一种非常熟练的境界,只不过从旁人看来就只是在连续挥动而已。

安洁琳也脱掉上衣跑了过去,站在贝尔格里夫身边开始同样空挥。她的动作完全一样,速度上或许还要比贝尔格里夫快一些。看到这幅光景就不难理解,安洁琳的确是师承贝尔格里夫呢。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也钦佩地看着这一切。安洁琳那猛烈而又迅速的剑法,原来全都是发源于此啊。
米丽娅姆凑到安奈莎耳边说道。

「贝尔叔他右脚是假腿吧~?真厉害啊……」
「是啊,太厉害了。如果没有早早引退的话应该已经是S级冒险者了吧……真可惜」

终于结束了挥剑的贝尔格里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身上散发出阵阵热气,似乎也多少出了一点汗。贝尔格里夫注意到旁边的两人,抬手向她们打招呼。

「哟,早啊」
「早上好」
「早上好~,贝尔叔」

贝尔格里夫用手巾擦着汗走过来。

「很冷吧?睡得还好吗?」
「是的,比想象的要暖和……」
「但是早上真的很冷呢~。到底还是北方啊」
「哈哈,是呢。但是你们能睡好就好……米莉,你不戴帽子耳朵真的不冷吗?」
「噗噗……噗哈哈,没问题的!嘿嘿」

一脸认真的贝尔格里夫让米丽娅姆和安奈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贝尔格里夫则是有些迷惑地穿上上衣,打开地窖的盖板,从中翻找储藏的蔬菜,同时向刚刚结束挥剑的安洁琳发出指令。

「安洁,你去把锅里水烧上我好煮芋头……还有把昨天剩下的炖菜加点大麦一起煮上」
「好——」

安洁琳将上衣搭在肩上进了屋。贝尔格里夫从地窖中取出几个芋头放进旁边的篮子里。看着他的身影,安奈莎不禁出声问道。

「那个,安洁爸爸就没有想过要重新回去当冒险者吗?」
「嗯?也是啊……刚回来这里那段时间倒也不是没想过,但是安洁来了以后就再没想过了。光是养小孩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现在呢?贝尔叔你这不是超强的嘛!回归的话肯定能作为高阶冒险者大放异彩的哦?」

听到米丽娅姆的话,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挠挠脸颊。

「没有那种事情啦,我还差得远呢……而且啊,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大概已经没法回到那种冒险者的生活模式了吧。虽然说那样也有那样的乐趣,有伙伴,有梦想……就像你们现在这样」说到这里,贝尔格里夫笑着耸了耸肩。「信不信由你们,但我当年也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啊」

两个人都笑了。
贝尔格里夫拿起装芋头的篮子站起来准备回屋。这时候米丽娅姆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了口。

「那个~……贝尔叔」
「嗯? 怎么啦,米莉」
「那个啊,能不能请你稍微摸摸我的头呢~?」
「哦……倒是没问题……」

贝尔格里夫一脸莫名其妙地将空着的手伸出去放到米丽娅姆的头上,随后以非常温柔的动作轻抚她的头。
虽然手心因老茧而粗糙不平,但那只似乎能包容一切的大手非常温暖,让米丽娅姆露出一副感动的表情,衣服下面的尾巴也来回摆动。

「唔哈……这就是……」
「……这有什么意义吗?」
「是的!非常感谢!嘿嘿……这就是爸爸啊……」

贝尔格里夫一边抚摸着米丽娅姆,一边一脸诧异地看向安奈莎。安奈莎苦笑着说道。

「哈哈……这家伙,有时候就是稍微有点怪……」

听到安奈莎的话,米丽娅姆不满地眯起眼睛。随后她脸上立刻浮现出恶作剧般的表情,看向贝尔格里夫。

「贝尔叔贝尔叔,可以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倒是没问题啦……」
「嘿嘿,那个啊,请你陪安娜玩骑大马!」
「让安娜……骑大马?」

贝尔格里夫仍是一脸诧异地看向安奈莎。安奈莎一下子愣住了,随后立刻脸色通红,使劲地摆手。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用!真的不用!」
「……她好像是说不用哦」
「嘿嘿,她只是在害羞而已啦~。好啦,赶紧爽快点骑上来吧!」
「呃……要怎么做才好?」
「真的不用!真的不用啦!」

贝尔格里夫困惑地站在当地,而安洁琳却突然悄无声息地从家里闪出来,从背后紧紧抓住了安奈莎的肩膀。

「……你是打算当我不存在吗?」
「唔咦!?不、不是!不是我是米莉她!」
「你说什么呢~,是安娜自己说想骑大马的吧」
「不、不是!我那只是想想而已」
「……想骑我爸爸的话,就先打倒我吧……」
「都说了不是啦——!」

看着吵吵嚷嚷的少女们,贝尔格里夫茫然地挠了挠头。

「……真搞不懂年轻人们在想些啥」




评分

参与人数 14轻币 +221 收起 理由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looking... + 12 工作辛苦
HURRA + 10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Fung0207 + 24 赞一个!
楊蔥 + 24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44 工作辛苦
[厭丗]Mè + 10 工作辛苦
horry0531 + 13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9 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骑我爸爸的话,就先打倒我吧……」...我去面壁思過,感覺上多了兩個女兒,不過大女兒會吃醋
发表于 2018-12-19 0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以前男主的腳是被魔王...
发表于 2018-12-19 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蛮有趣的,謝謝大佬肝,這本小說的父女关系挺有意思。
发表于 2018-12-19 0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就是說父親年輕時遇到魔王逛新生村這種不合理現象才丟了腿的啊。。。另外那謎之黑影。。該不會女兒也是這樣來的吧
发表于 2018-12-19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她父親是生活在最終迷宮前的少年到新手村被魔王打爆
发表于 2018-12-19 1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骑我爸爸的话????
发表于 2018-12-19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天看这个暖暖的,安洁琳这个醋劲有点大
发表于 2018-12-19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喂喂喂…想騎我爸爸必須先打到我…紅鬼(笑)…你女兒根本想父嫁吧…這年頭哪有想上個男人還要先打到他那S級的女兒
发表于 2018-12-19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暖心的翻譯~~孤兒期待好父親的感情 也覻出這作品的暖暖意
发表于 2018-12-19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看到安潔說想要騎她老爸的時候還真的想歪了一下…(面壁
然而繼續期待後面的劇情,希望老爸能做回冒險者展現實力!
发表于 2018-12-19 17: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女儿醋劲是真大,后面甚至会吃男人的醋,不过这儿应该是开玩笑的。女儿恋父是有的,而且很严重,但这俩的互动还是父女互动,离男女间互动差距比较大。男主和女儿的真实实力对比反正你们后面马上就可以看到了
发表于 2018-12-19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心里暖暖的。
真的好喜欢这样简单温暖的剧情,感谢翻译,然后继续期待后面的剧情。
发表于 2018-12-19 2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被魔王咬的,而且还能活着回来也是蛮厉害吧?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2-24 16: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