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漫画单行本插图/番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實力和煅煉外,還要看運氣的。。。
所以,老爹的情況也不能叫BUG 呀~!
发表于 2018-8-7 19: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老爹不科學啊
发表于 2018-8-7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焕鱼 发表于 2018-8-6 20:27
别人其实也能干掉,不过有可能有伤亡,所以直接招呼最猛的去,哪怕多出点钱。除非把高端战力的价位抬到不 ...

就是别人干不掉才要她去的啊,都明说a+的队伍失败了
发表于 2018-8-8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爹現在可是興趣使然的冒險者啊~
发表于 2018-8-8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证明兴趣使然的才是最强的,要变强总要牺牲什么,瞥隔壁光头
发表于 2018-8-8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爹斷腳後戰鬥力提升??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18-10-23 23:49 编辑

第六话


大理石柜台上的裂缝依然留在那里。安洁琳站在柜台前,皱起眉头。

「……没有委托?」

接待员以一副略带为难的暧昧表情微笑着。

「是的,现在暂时没有工作需要劳烦S级的安洁琳小姐的队伍……目前都是些AA级冒险者就能处理的委托」

当然,倒也不是说不能让S级的队伍来接这些委托,但是让尽量多的冒险者均等地获得工作机会也是冒险者公会的工作之一。而且从安洁琳她们至今为止的工作量来考虑,如今实在没有什么必要让她们去做这些低等级的工作了。更何况安洁琳手头也没有紧到非要去接这样的工作,倒不如说她的钱已经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的地步。

「有没有去托内拉方向的商队的护卫委托?」
「那种委托一般不会需要劳烦S级的队伍……」
「……那我可以休一个月的假吗?」
「不、那实在有点……如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啧……」

对于无论如何都想回家的安洁琳,接待员露出苦笑。
总之今天的时间似乎是空下来了。但是又拿不到长期的休假。这样的话也只能是跟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出去玩玩了。
正当安洁琳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到了柜台的裂缝上,眯起了眼睛。

「……我说,这个你们也该修一下了吧?我会照价赔偿的……」

接待员恶作剧般地嘿嘿一笑。

「这个嘛,公会会长决定要把它作为『黑发女武神』安洁琳小姐的传说之一而一直保留下去了。算是一种纪念吧」
「……是吗」

安洁琳虽然有点觉得『这家伙是故意找茬吗』,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回到正在大厅等待的安奈莎和米丽娅姆那里。

「哦,怎么样了?」
「有什么好委托吗~?」
「没有……说是没有需要S级的工作,所以今天暂时休息」

两人的表情略有一点惊讶。

「突然就闲下来了呢……」
「是啊……要怎么办呢?」
「总之我要先回去换衣服……」

原本以为要去出任务,所以是一身冒险者的装备。但穿着铠甲逛街实在不太舒服。安奈莎也点了点头。

「是啊,那就在常去那家酒吧碰头吧」
「嗯……回见」

安洁琳与两人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的家是在商业区的一角的一家小公寓里租的一个房间。其实按照她的收入,她完全可以去住更好的房子,但安洁琳在这方面没什么追求,像这样各种东西都伸手可及的小房间反而更容易让她觉得安心。

换过衣服后,安洁琳在床上坐下来。窗外已经完全是秋天的景象了。路旁的树染上了红色,透过窗户射入的阳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她躺倒在床上,拿起之前贝尔格里夫寄来的长信再次读起来。越读她就越是开心,难掩脸上的喜悦之情。
读过之后,她将信小心地叠好收到抽屉里,然后翻个身仰望着天花板。好想吃野越橘啊,安洁琳不禁这么想。以前在托内拉村的时候,每次到秋天都特别期待这个。贝尔格里夫如果带她去山里的话,每次都是先去摘野越橘。到现在她仍然记得山里面所有果树的分布地点。

来到城里后,虽然也能吃到腌制的或是晒干的野越橘,但果然还是缺少刚摘下来的那种强烈的酸甜味。那种会让人不由得缩起脸颊的酸甜劲,吃过一个就不由得会接连不断吃下去。
如果撒娇的话,爸爸就会苦笑着说『啊~』将果子直接喂到自己嘴里……她不禁沉浸在回忆中。

「……好想回去啊」

一旦没事可做,思乡之情就变得越发强烈。只要闭上眼睛,托内拉初秋的风景就会浮现在眼前。开始逐渐变色的春小麦的麦田。毛稍微长长了一些的羊群,还有在后面追着的年轻牧童和牧羊犬。碎云漂浮在高高的蓝天上,森林逐渐被染成红色和黄色。到了夜里就会浮现出青白色光芒的灯火草。为了采山葡萄和木通果而登高时看到的大大小小的丘陵……
安洁琳就这么在床上仰躺了一阵,突然想起安奈莎她们还在等着自己。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啊……」

安洁琳一边叹气一边走出房间。

路上行人很多。
奥尔芬城人口很多,一方面得益于这里是交易要道,广阔的城镇里分布着各种各样的公会支部,另一方面这里也聚集了数量众多的冒险者。周边城镇的来往的人数完全不能与之相比。安洁琳刚来到这座城市时,也被如此众多的人数吓到了。
在人群中穿梭很困难,但还好酒吧不太远。不到一小时就到了。
虽然还是白天,但酒吧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吵吵嚷嚷喧嚣不已。不过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已经占好了位子,所以她也很轻松地找到空位坐了下来。

「安洁,看你表情好像相当不满呢~」

米丽娅姆咯咯地笑着。安洁琳很不爽地喝了一口水。

「我才不想要这种零碎的休息……」
「哎呀呀……难得的假期嘛」

安奈莎似乎有些为难地抓了抓脸颊。安洁琳则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要说假期的话,能让我回托内拉跟爸爸撒娇才算是假期……」
「那算什么啊……」
「想要撒娇吗~?那就我让你来撒娇吧。来给你抱抱。来来,过来~」

米丽娅姆坏笑着向安洁琳张开双手。安洁琳撅起嘴来。

「米莉你这样的怎么可能代替的了我爸爸……要是以为巨乳等于母性可就大错特错了」
「啊~安洁好刻薄~」

米丽娅姆嘟嘟囔囔地抱怨着靠回椅子上。平常她穿着宽松的长袍不太明显,但其实袍子底下可是有双峰挺立着的。

三人各自点了喜欢的东西,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打发时间。不过毕竟是冒险者,话题很自然地转向了魔兽方面。

「最近感觉魔兽非常活跃呢」
「是啊~。感觉以前魔兽可不会像这样接连不断地袭击城镇啊~」

最近一段时间交给安洁琳她们队伍的委托基本上都是去讨伐村镇附近出现的魔兽。有些更是已经开始对村镇进行袭击,需要立即赶往救援。
几年前可没有这么多像这样的事情。高阶的魔兽大多生活在远离人类聚居地的场所,如果想要获得这些魔兽的素材,或是想要开拓新的土地,才会去向高阶的冒险者提出讨伐委托。有的时候也会为魔兽设下悬赏金,而过去的高阶冒险者也有专门以狩猎这些魔兽为生的。若是灾害级魔兽的话,有时一次的讨伐收入就够半年的生活费。

但是如今,高阶的魔兽频繁在人类聚居区附近出没。所以安洁琳她们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
如果高阶的魔兽能乖乖地呆在边境地区或是迷宫深处的话,公会也就不用特地让S级冒险者驻留,只要以自己的步调去讨伐魔兽就好了。

安洁琳一如既往地带着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将她喜欢的煎鸭肉塞进嘴里。

「瓜乖地带在原处不酒豪礼…………(嚼嚼)」
「先咽下去再说话啦……」
「(嚼嚼)……(咽下)。这些家伙们乖乖地呆在深山老林里不就好了……非要特意跑到有人住的地方来,郁闷……!」
「……算啦,这样我们才有工作不是吗」
「但也太多过头啦……!」
「据说魔王复活了是真的吗?」

米丽娅姆舔掉嘴唇上沾着的酸奶,问道。

「魔王啊……」安奈莎以手托腮。「虽说令人怀疑,但魔兽最近越发活跃起来也是事实……」
「魔王……记得说是有好多个来着……?」
「啊啊,是说所罗门的七十二魔王吧。如果传说是真的的话……」

在大家代代相传的故事里,曾经有一位名叫所罗门的大魔导师。他精通所有的魔法和炼金术,创作出各种魔法术式和便利的魔道具。
然而他却因这强大的力量而被权力欲所吞噬,创造出了被人称为人造人(Homunculus)的不死的人工生命体,之后通过驱使这些人造人,他站上了这个大陆的顶点。但他晚年的时候却突然发狂,消失在了时空的彼端。而留下来的人造人因为失去了主人而开始暴走。据说这就是魔王。
魔王们进行了疯狂的破坏,毁掉所有他们能碰到的东西。杀死人和家畜,烧毁村庄,摧毁城镇。据说甚至有些国家因此而灭亡了。
结果,所罗门所遗留下来的贵重的魔法术式的资料和建筑物都被破坏殆尽。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所罗门自己毁掉了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

据说,最终魔王们由获得女神维也纳加护的勇者们进行了封印,现在正沉睡于大陆的各个角落。而根据传说,正是由于这些魔王所发出的魔力导致了魔兽的出现。

「嗯,毕竟是传说,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有些地方魔力很强倒是事实……」
「也是啊~。到处都有封印魔王之魂的祠堂之类的东西呢」

据说魔王总共有七十二个。大陆各处都有分布着供奉魔王的祠堂,但毕竟只是用来封印灵魂而不是将其作为信仰的对象。
从这个话题开始,谈话又逐渐转向那些崇拜魔王及魔王的制造者所罗门的邪教,据说最近他们也比较活跃。

「坏事情全都扎堆出现啊……」
「那些人是想要复活魔王吗?」
「好像是呢。真是的,净给人添麻烦」

安奈莎不耐烦地这么说着,而安洁琳也嗯嗯地点头表示赞同。

「如果魔王之类的真的复活了的话工作又会增加的……更没法休息了……」
「……不不,问题不在这里好吧」
「呵呵,安洁的话怕是连魔王都能干掉呢~」
「没道理打不赢……我可是『赤鬼』贝尔格里夫的女儿,『黑发女武神』安洁琳啊」

安洁琳和米丽娅姆叽叽喳喳地吵闹着。按现在的情况来看,魔王搞不好真的复活了,想到这些安奈莎不由得背上一凉。
就在这时候,一名公会的职员气喘吁吁地冲进了酒吧。

「啊,果然在这里!」

安洁琳皱着眉头瞪着职员。

「怎么了?」
「那个……奥尔库斯近郊的平原上出现了地龙……很抱歉打搅了你们的休息,不过能不能请你们尽快出动呢?」

三人相视苦笑一下。现在可没空调侃魔王什么的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214 收起 理由
Fung0207 + 12 赞一个!
zslaila + 13 工作辛苦
chtholly423 + 13 工作辛苦
mly040550 + 12 工作辛苦
1261545787 + 13 工作辛苦
crinimal + 26 精品文章
應丿龍 + 11 工作辛苦
HURRA + 11 精品文章
初之影 + 13 工作辛苦
horry0531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w12220128 发表于 2018-8-7 00:45
請問一下
樓主有固定的更新時間嗎?

没有……请不要对一个动不动就996的社畜指望太多……
我只能说我尽量努力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82 收起 理由
00-Raiser + 16 我很赞同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LadyKiller + 10 工作辛苦
a735616397 + 10 工作辛苦
qq171130973 + 10 工作辛苦
a12316122 + 11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9 00: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96的时候,周末完全就是一条咸鱼...
发表于 2018-8-9 00: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平衡树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笔耕不辍,表示十分佩服
发表于 2018-8-9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公會是真的很像黑心企業一樣, S冒險者娘無法回家 變成現實的社畜了!!! 想家的可憐女兒啊!
发表于 2018-8-9 0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剛開始打醬油龍就跑出來了,難怪休不了假
发表于 2018-8-9 0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分享,這女兒大概是在魔獸出現最頻繁的都市居住吧。
发表于 2018-8-9 09: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填了前面的坑啊,毕竟高阶怪接连冒出来怎么都不应该是常态
发表于 2018-8-9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凛冽 发表于 2018-8-9 00:47
平衡树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笔耕不辍,表示十分佩服

不是二叉树兄嘛
发表于 2018-8-9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由社畜翻译的社畜物语,真是可怕
发表于 2018-8-9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要不要乾脆把她老爸接過來...........
发表于 2018-8-9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lz为什么不把坑都先占好呢,虽说可以用只看该作者就是了。
发表于 2018-8-9 1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OTTFFENT 发表于 2018-8-7 00:44
可能是老爹人太好 ,功勞被隊友搶去所以才沒升級,結果隊友越級打怪害老爹援護時失去一條腿
被隊友捨棄( ...

然而現實是老爹隊友後面都有出來www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18-10-23 23:51 编辑

第七话


托内拉村正在为了过冬而做着繁忙的准备。
村子里种的板栗、胡桃、柿子、苹果、梨等作物都迎来了收获的季节,一部分是收获后就吃掉,但大部分要晒干或是煮过之后保存起来,苹果也可以用来酿苹果酒。春天种下的小麦也到了收割的季节。贝尔格里夫带人从山里采来的野越橘和山葡萄也都晒干贮藏起来。
宰掉几头老山羊和绵羊,将它们的肉做成肉干和腌肉。从河里钓上鱼来,制成鱼干和熏鱼。挖出土豆存进地窖。将豆子收获后晒干。对准备要播种冬小麦的麦田进行深耕。准备过冬用的柴火并分配给各家各户。将为冬天的羊群准备的牧草晒干储藏。

当这些工作都告一段落的时候,村里教会前的广场上会举行秋日祭。为了向主神维也纳表达丰收的喜悦与感激之情,并请求其保佑大家能够平安度过寒冬。同时大家也都相信冬天里祖先们的灵魂会回到家来,因此这也同时有着迎接祖先之灵的意思在里面。

莫里斯神父大声喊道。

「哎!再稍微低一点,快撞到门梁了!不行不行,再歪的话要撞到旁边了!啊!小心!」

人们正试图将维也纳的神像从教会的礼拜堂里搬出来,运到广场上。神像是石头雕成的,又大又重,需要好几个大男人才能搬得动。而教会的入口又比较窄,为了不撞到门上,每年都要像这样折腾一番。神像本身倒是很少有损伤,但入口处的木质门框却常常会被撞出坑洼甚至折断。
而今年因为刚刚翻修结束,所以莫里斯神父比往年更显得神经质,不停地发出指示。
每当神像发生倾斜或上下震动的时候,莫里斯神父都会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声,周围围观的村民都不禁笑了起来。贝尔格里夫也微笑着看着这幅场景。几年前,还只有三十多岁的他也曾负责过搬运神像的任务,不过最近几年这活都已经交给年轻一辈了。

贝尔格里夫如今也是村里的重要人物。他自己主动要干的活姑且不论,至少这样的力气活是不会再分配给他了。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们需要一个能发挥干劲的场所,而且老一辈要是太多管闲事就没法让年轻人继承这个村子,会导致村子无法正常运转,貌似就是这样的理由。
而且不光是这里,贝尔格里夫等人还在其他很多地方有工作要让年轻人也参与进来。

在神像与入口碰撞了若干次后,人们总算将神像运了出来。乳白色的神像在深秋的阳光照射下反射着光芒。这应该是莫里斯神父每天精心擦拭的结果吧。

「今年也到了这个时候了呢,凯利」
「哦,还真是快啊!今年的仓库也是装得满满的,这下子冬天就不用担心,可以放心享受了。真让人心情舒畅啊,哈哈哈哈!」

凯利挺着他的大肚子笑了起来。
对于在北方生活的人们来说,冬天是一个严酷的季节。每天有一半以上时间空中被厚厚的云层覆盖,寒风凛冽,一旦下了雪连外出都很困难。
但是,如果做好充足的准备的话,冬天也是个非常快乐的季节。
平日里辛勤劳动,都没时间好好聊聊的家人们可以坐下来,悠闲地度日。晴朗的夜空里星星在天上闪耀,比夏天更加美丽。如果下了雪的话,孩子们往往不顾寒冷,穿着薄衣就在外面吵闹嬉戏。所以,在秋天的这个时候,大家都为了过冬努力地做着准备。不,不止是这个时期,或许可以说一整年都是在为能够度过冬天而做着准备。

这时候,一个壮硕如熊的大个子男人走了过来。他脸上皱纹很深,头发也已经花白。男人看着广场的样子,豪爽地笑了起来。

「今年的准备也很顺利呢!」
「哟,村长,需要帮忙吗?」

听到贝尔格里夫的话,村长霍夫曼又笑了。

「啊哈哈哈,喂喂,贝尔!你都一把年纪了,只要看着那帮小伙子就够了!管得太多的话他们可是长不大的!」
「虽然是这样啦……但是很闲啊」
「都这把年纪了,不忙也没啥问题吧!闲的话就去好好享受吧!」

霍夫曼笑着拍了拍贝尔格里夫的后背。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摸了摸胡子。的确,像这样不找点儿什么事情做就安分不下来,感觉简直像个小孩子似的。
霍夫曼是两年前去世的前村长的儿子,比贝尔格里夫大八岁。
明明已经五十岁了,但完全不显衰弱。壮硕的体格以及表里如一的磊落性格,令他受到村民们的爱戴。在贝尔格里夫刚回到村子里那会也没有嘲笑他,而且当时正经对待他的也正是霍夫曼和凯利。因此贝尔格里夫一直对霍夫曼心存感激。

「喂,凯利,有商队来了,把他们带到哪儿啊?」
「什么?他们往年都是到太阳快落山才过来的,今年还真早啊。广场上现在还乱七八糟的,让他们先等等,等地方腾出来再说」

在托内拉举办秋日祭的日子里,来自各处的商队、旅行商人、流浪艺人等都会聚集而来。一方面是他们喜欢凑热闹,另一方面托内拉的商品也因质量出众而闻名,所以他们会带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凑过来,与村民手中的商品做物物交换。而村民们也很喜欢听旅行商人们讲述旅途中的故事,听着流浪艺人的故事与歌声,兴高采烈地看他们翩翩起舞。

霍夫曼前往村子的入口,而凯利则是指挥广场上的年轻人们整理出空间,给商人们留出摆摊的地方。
好不容易平安运出来的主神维也纳像被放在一个坚实的台子上,孩子们在周围装饰上鲜花,并供奉上果实与羊肉。祭典的准备工作似乎都在顺利进行着。

无事可做的贝尔格里夫开始在村里散步顺便兼巡逻。魔兽和野兽并不会因为村子里要搞秋日祭就不会来捣乱。
不过自从他消灭了冰猎犬后,这附近一直都非常平和。所以虽然说是巡逻,但气氛并不是十分紧张,贝尔格里夫的心里的弦也没绷紧。
不过他还是认真地巡视了整个村庄,等他回到广场,商队已经都来到了这里,开始卸下货物搭起帐篷,有些急性子的人已经拿起商品在向周围的村民开始宣传了。流浪艺人和吟游诗人演奏起轻松的音乐,孩子们则是盯着各种珍奇的异国商品眼里放光。
明明准备还没有完成,但村子里已经完全是节日的气氛了。不管到了什么年纪,这都是极好的感觉,贝尔格里夫这么想着,脸上露出微笑。

他向附近的商人们搭话,递上野越橘和山葡萄,和他们闲聊起来。商人们平日里四处巡游,对于冒险者的的情况和社会动向等各种情报都很敏感。从他们那里或许能打听到一些关于安洁琳的事情。
一个上了年纪的商人抽着水烟袋,一边吐出烟圈一边说着。

「啊,你说『黑发女武神』啊!她可以算是奥尔芬周边地区的守护神了啊!托她的福,最近去那边时候非常放心呢,真得谢谢她啊」
「话说只有三个小女孩的队伍还真稀罕啊。要说的话不只是奥尔芬周边,整个公国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冒险者了,真是了不起啊」
「不光是在公国里,连帝都那边都有人在聊关于她们的事情呢」

托内拉和奥尔芬、波尔多等都是埃斯特加大公国的一部分。
因为领土过于广大,所以将其分为几个部分,分封给像波尔多伯爵这样的地方领主治理。而公国的直辖地埃斯特加城则是位于奥尔芬城更往南的位置。
而埃斯特加公国也只不过是统治大陆西北部的罗德西亚帝国的一部分而已。

听到女儿的风评很好,贝尔格里夫非常满足。
所谓冒险者,通常都是些漂泊不定、性情粗暴之人。而且因为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所以优先顾及自己的利益也是常事。因为这种事情频频发生,日复一日,即使不是这样的人也会被贴上类似的标签。当然升到S级以后应该是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了,不过贝尔格里夫果然还是非常在意女儿的评价如何。
当然,他并没有跟别人说那是他的女儿。像上次萨莎那样的骚动他可不想再来一次。若是引发莫名其妙的事情就麻烦了。

贝尔格里夫一边眺望着广场,一边品尝着美酒。这时,一名蓝色头发的女商人匆匆来到他的身边。

「呃,您好」
「嗯?啊,您好,有什么事吗?」
「抱歉冒昧地向您搭话,请问您莫非就是『赤鬼』贝尔格里夫先生吗?」

贝尔格里夫张着嘴愣住了。又是赤鬼。

「啊,嗯,我是贝尔格里夫没错……」

女商人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

「果然如此!之前听安洁琳小姐说起的时候,我就猜您肯定是有一头漂亮的红发!上次我被强盗袭击的时候是您的女儿救了我,将他们全部都赶跑了!」

贝尔格里夫有些惊讶。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听到了安洁琳的名字。

正当他想问问详细情况的时候,村子入口的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似乎还有喀嚓喀嚓的铠甲碰撞的声音传来。而那声音正直直地朝着广场过来。
仔细一看,只见一队穿着整套轻甲的人们护卫着一辆双驾马车,正朝着这里走过来。而广场上聚集的人们也都一副困惑的表情面面相觑。

「喂,那不是波尔多伯爵家的家纹吗!」
「领主大人驾到有什么事情啊?」

贝尔格里夫看着停下来的马车,心中不由得想到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一位大概二十岁刚出头的女性走下马车。她身穿一件以淡绿色为基调的裙子,大概是为了方便旅行,裙子非常轻便,装饰很少。白金色的头发编起来盘在脑后,容貌端庄十分美丽。虽然看起来给人一种爱争强好胜的印象,但眼神中却有一种亲切且沉稳的感觉。不过贝尔格里夫却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似的。

「说到波尔多家的人……」

贝尔格里夫心中讨厌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时那名女性正朝四下打量,似乎略带一点羞涩。随后又以严肃的表情大声呼唤。

「惊扰各位实在抱歉,我在找一个人」

大家再次面面相觑。这是要找谁啊?村长霍夫曼匆忙走上前去,低头致意。

「在下是村长霍夫曼……那个,您看上去似乎是波尔多伯爵家的人……」
「啊,抱歉没有提前通报。我是赫维缇卡・波尔多。前些天家父去世,因此现在我继承了他的爵位」

霍夫曼慌忙跪下。

「不知新领主驾到,有失远迎……」

而赫维缇卡也急忙上前扶起霍夫曼。

「不不,不用这么正式,其实我也不习惯摆领主的架子的」

赫维缇卡虽然十分温柔,说出这些话时脸上也带着非常让人容易亲近的笑容,但那一举手一投足都显出非常优雅的气质,给人一种虽然亲切但不能随随便便轻易接近的氛围。原来如此,果然是有着成为领主的器量,贝尔格里夫不禁这么想。
霍夫曼以一副老实的表情看着赫维缇卡,随后紧张地开口询问。

「领主大人亲临,不胜惶恐……但是我们村里并没有藏匿罪人啊」

赫维缇卡张着嘴愣住了,随后又噗哧笑了出来。

「啊哈,没事,我不是来追查罪人的。我来这里是希望能与『赤鬼』贝尔格里夫先生见上一面」
「哈?你找贝尔?」

村民们的视线向贝尔格里夫集中过来。又是『赤鬼』。贝尔格里夫像是感觉很不舒服似的缩起了身子。蓝发女商人则是一副赞许的表情发出「唔哇」的声音。
察觉到众人视线所聚集的方向,赫维缇卡潇洒地朝贝尔格里夫走过来,以一副仿佛闪耀着光辉的表情抓住他的手。

「请问您就是贝尔格里夫先生吗?」
「……是、是的」
「令爱拯救舍妹于水火之中,深表感谢」
「啊,那个,没事……」

贝尔格里夫决定听天由命,带着一副为难的表情笑了笑。不知道是因为紧张感还是什么原因,感觉幻肢痛似乎又开始发作了。赫维缇卡则是咯咯地笑了起来。

要说到波尔多三姐妹,其实在这附近都是相当有名的。
三女赛仑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已经展示出内政方面的才能。次女萨莎武艺高强,大家都说她将来成为S级冒险者也是迟早的事情。
然后就是长女赫维缇卡。
文武双全又具有领袖气质,据说她不准备招倒插门女婿,而是要以女伯爵的身份继任领地,可谓巾帼不让须眉。而如今她似乎也真的当上了女伯爵,成为了领地的统治者。
而这样的赫维缇卡如今正站在自己眼前,握住自己的手对自己微笑。除了苦笑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

不过贝尔格里夫在赫维缇卡的亲切的笑容背后,感受到一股似乎是瞄准了猎物的敏锐的视线。她特地来到这里肯定不是单单为了说一句谢谢。
她将贝尔格里夫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一番,随后再次莞尔一笑。

「看您的样子似乎是有在经常锻炼呢。而且听说您的剑技十分了得」
「啊,不……那个……承蒙夸奖……」

明明是比自己低一头的女性,但却有一种被对方压倒的感觉。是不是那些器量大的人物仅凭面对面相见就可以吞噬对方呢,这让贝尔格里夫产生一种微妙的钦佩感。
赫维缇卡眯起了眼睛。

「今日来此有一事相求」
「呃……」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贝尔格里夫先生,请您务必来我们波尔多家任职」

来这一手啊。
贝尔格里夫突然有种无力感。大概是萨莎把被自己打败的事情添枝加叶向姐姐宣传了一番,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想到领主居然会亲自前来。
不管怎样,他是没有那个意思的。这负担对于自己而言太重了。贝尔格里夫苦笑着默默摇了摇头。

「实在是非常抱歉,但我没有离开托内拉的打算。我已经四十二岁了,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而且我如今也帮不上什么忙」
「您这就太谦虚了。萨莎好歹也算是波尔多周边数一数二的剑士,而您却能轻而易举地将她击败,贝尔格里夫先生的这份力量,我无论如何都希望能纳为己用」

虽说并不是「轻而易举」,不过现在问题不在那里。

「不是,我们做过冒险者的人,性格上实在不适合去做公务员。劳您亲自前来实在过意不去,但还请容我拒绝」
「请您务必通融一下」
「不……」
「待遇什么的都可以谈」
「就算您这么说……」
「拜托了,请成为我的东西吧!」
「实在抱歉……」

在经过反复交涉无果后,赫维缇卡以一副很可爱的表情「姆姆」地撅起嘴唇。

「原来如此,看来您的头脑顽固程度不输肌肉的硬度呢」
「天生如此,实在是非常抱歉」

赫维缇卡嫣然一笑。
看样子她似乎终于要放弃了,贝尔格里夫长出一口气,就在此时,

「那么,我只能用强迫的方式带您回去了」
「……啥?」
「各位!拜托你们了!」

赫维缇卡一声令下,至今为止都在她背后待机的身着轻甲的部下立刻上前,将贝尔格里夫围在中心。似乎是赫维缇卡的亲卫队。他们的目的似乎只是捕获贝尔格里夫,所以也并没有拔出武器。周围看热闹的人被吓到了,纷纷退开距离。
贝尔格里夫愣住了,而亲卫队则是逐步逼近。这让他感觉有些微妙的好笑,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不光是围上来的亲卫队,连赫维缇卡和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也都满脸惊愕地看着正在大笑的贝尔格里夫。

完全是小孩子嘛。
说什么新任领主,说什么女中豪杰,到头来还是个二十岁的小女孩嘛。这让贝尔格里夫不禁笑了起来。那样的话,自己当好大人就好了。不过是陪小孩子玩玩就好。

一名亲卫队的队员飞扑过来,贝尔格里夫唰一下躲开。队员撞到了自己人,吵嚷起来。贝尔格里夫则是调整好身体,摆开架势。

「都这个岁数了还要玩捉鬼啊」

贝尔格里夫面对冲过来的亲卫队,或躲、或闪、或将他们扔出去,以让人觉得完全不像是假腿的流畅的行动持续应对着。对于并没有杀意的对手,应付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过了将近一小时,亲卫队的人全都精疲力竭,动弹不得。赫维缇卡半张着嘴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副完全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的表情。而贝尔格里夫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他调整了一下气息,看向赫维缇卡。

「总而言之,任职一事还请容我再次拒绝」

赫维缇卡失望地低下头。

「完全是我输了呢……」

看来这下她终于是放弃了。贝尔格里夫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但是下一个瞬间,他的手臂突然感受到某种柔软的东西。他一惊之下转头一看,却发现赫维缇卡正紧紧搂着他的胳膊。

「这样的话……就只能由我来成为贝尔格里夫先生的东西了呢!」
「……啥?」
「小女子不才,还请多多关照……」

赫维缇卡似乎因害羞而显得脸很红。抱住胳膊的手上稍微用了一点力,那压上来的丰满的胸部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非常的柔软。完全出乎意料的展开让贝尔格里夫目瞪口呆,思考完全停止了。
而观众们也吵嚷起来。

「哎?咦?贝尔叔这是要入赘波尔多家吗?」
「好厉害!倒插门啊!」
「不对,是领主大人要嫁过来吧!」
「哈哈,秋日祭要变成婚礼庆典了!」
「这还真是厉害啊!」
「我说,拿酒来!」
「莫里斯神父在哪儿!」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马蹄声。数名骑马之人闯入现场,惊得周围观众四散逃窜。
一匹马停在贝尔格里夫面前,一位戴眼镜的少女从马背上飒爽跳下。正是波尔多家的三女,赛仑・波尔多。

「姐姐!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赛仑满脸怒气逼近赫维缇卡。赫维缇卡眨了眨眼,有点为难似的笑了笑。

「我说赛仑,我只是来邀请贝尔格……」
「反正你肯定是想把人家强行带回来是吧!?」

说中了。赫维缇卡尴尬地笑了笑,越发抱紧了贝尔格里夫,似乎想要蒙混过去。赛仑见状撅起嘴来,抓住赫维缇卡的后颈将她拖离贝尔格里夫。

「把她关进马车里去!」
「是!」

看起来像是赛仑护卫的男人们将赫维缇卡塞进马车。简直都搞不清哪边才是姐姐了。赛仑转向贝尔格里夫,低头行礼。

「给您添麻烦了……您就是贝尔格里夫先生吧?」
「喔」

贝尔格里夫终于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赛仑低下头,慌忙回礼。赛仑以一副十分抱歉的表情皱起眉头。

「在下是赛仑・波尔多,承蒙令爱救命,还助我在父亲去世前赶回去见他一面,实在是感激不尽。但是……贝尔格里夫先生,还请原谅家姐的无礼」
「没事没事,我倒是不在意啦……」
「实在是非常抱歉……家姐平常总是很受人尊敬的,但唯独对人才的狂热这一点上……每次听说有优秀的在野人才就会飞奔过去……」

简直就像个想要玩具的孩子嘛,贝尔格里夫不禁苦笑。赛仑继续说下去。

「虽然从结果上来说是让领地有所发展,但像这样把不愿意的人一而再再二三地强迫带过来……姐姐!你有在反省吗!?」
「我有反省啦!赛仑,放我出去吧,我保证再不这么干了!」
「不行!这次直到回到家之前都不许你出来!居然对恩人的父亲这样……真是的!」

对于怒气冲冲的赛仑,贝尔格里夫也劝她「算了算了」,安抚她的情绪。

「我是真的不在意啦……不过要是能别再这么做了我就非常感谢了」
「实在是抱歉,让您费心了……好了,各位!别再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们回去!」

赛仑利落地发出指示,准备返回。贝尔格里夫有些犹豫,与霍夫曼商量了些什么之后,他向着已经骑上马的赛仑开口了。

「现在出发往回走的话晚上要露宿野外了吧」

赛仑回过头来。

「是的,但是没办法,因为是我们这边不请自来……」
「今天晚上正好是村里的秋日祭,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一起来参加呢?」

赛仑惊讶地推了推眼镜。

「哎……但是……」
「如果领主大人能赏光参加的话,我们也脸上有光啊。是吧,村长」

话题抛到霍夫曼这边,他也立刻兴奋地高声回答。

「就是说啊!虽说是个邋遢地方,还请务必赏脸!」

外围人群中传来「村长你才是最邋遢的那个吧」之类的喝倒彩声,引得众人哄堂大笑。霍夫曼吊起眉梢怒吼。

「吵死了!……啊!失礼……」

霍夫曼缩起身子躲到贝尔格里夫背后。赛仑噗哧笑了出来,从马上下来。

「那就承蒙各位好意了?」
「有个条件。请把赫维缇卡小姐也从马车里放出来吧」

赛仑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就无奈地摇了摇头,向着马车方向挥手示意。马车车门打开,赫维缇卡走下马车,开心地快步跑了过来。

「贝尔格里夫大人!谢谢您救了我!」
「哈哈,不用这么夸张……」
「何等的慈悲为怀……果然还是请您来波尔多家……」
「姐姐!」
「开、开玩笑啦,赛仑……」
「真是的……你要再这样我就再把你关进马车去!」

赛仑气鼓鼓地牵着马向前走。赫维缇卡悄悄凑到贝尔格里夫跟前对他低声耳语道。

「其实她平时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呢」

贝尔格里夫笑了。

在满天的星光照耀下,楚楚可怜的波尔多家的女儿们也参与进来,秋日祭想必会相当热闹吧。
冬天马上就要到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3轻币 +286 收起 理由
add0212 + 13 工作辛苦
Doroshi + 12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赞一个!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mm78452373 + 13 工作辛苦
mly040550 + 12 工作辛苦
1261545787 + 13 工作辛苦
晓柒crazy + 10 工作辛苦
crinimal + 13 精品文章
591763 + 18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6 04: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