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50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0 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为冒险者的我膝盖中了一箭退休回老家后捡到女儿最终成为十里坡剑神

大概这个感觉?
发表于 2019-12-30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一部小说,大佬翻译的也很好,就是不知道还会继续吗,毕竟出错了好久,人走了也不奇怪
发表于 2019-12-30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漫畫來追小說
感謝樓主~
发表于 2020-1-1 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路過發現可以點進來了!!!!
之前好幾個禮拜都點不進來啊!!!!!!
之前還以為大大不更了,原來是系統出錯啊
真是為難大大了
发表于 2020-1-1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更新單行本版本
 楼主| 发表于 2020-1-1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场人物

贝尔格里夫
前冒险者。年轻时梦想破灭受伤回到老家,但心中某处仍无法舍弃作为冒险者的梦想。受到逐渐成长的女儿的触动,至今仍坚持锻炼。女儿给他起的外号『赤鬼』令他很头疼。

安洁琳
被贝尔格里夫从森林里捡回来,作为他的女儿被抚养长大。非常喜欢爸爸。S级的冒险者。人送外号『黑发女武神』。

米丽娅姆
安洁琳的队友,擅长使用魔法。AAA级的冒险者。

安奈莎
安洁琳的队伍中的统领者,弓箭手。与米丽娅姆出身于同一个孤儿院,也同样是AAA级的冒险者。

格雷厄姆
外号『圣骑士』,被人称为『活着的传说』的精灵族老年冒险者。追寻玛格丽特来到了托内拉。

玛格丽特
格雷厄姆的侄孙女,精灵族领地王族的独生女。言行粗野,但性格直率表里如一。

米托
在托内拉的森林里遇到的魔王之力的残渣。化为小孩子的形态,对贝尔格里夫等人非常亲近。缺乏感情表达但好奇心很旺盛。





前情提要

回到托内拉的贝尔格里夫遇到了外号『圣骑士』的精灵族老人及其侄孙女,之后努力和村民们与其搞好关系。
在这期间,村子附近有一股不稳定的力量蠢蠢欲动,众人为了应对这股力量而前往其发生地探寻,在那里救出了一名寄宿着魔王之力的奇妙的孩子。

「我是觉得这孩子没有危险」

贝尔格里夫决定抚养这个已经几乎失去了力量的孩子。

另一方面,安洁琳觉得父亲或许会寂寞,因此在奥尔芬为他寻找相亲对象。

「唔……这样的话就只能来帮爸爸找老婆了呢」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两个孩子,他们正是之前波尔多骚乱的主犯。
鉴于他们已经改过自新想要赎罪,安洁琳决定保护他们。
虽然被卷进追杀孩子们的袭击者所制造的事件,但她还是艰难地和同伴们共同击退了来袭者。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140 收起 理由
堀内爱理衣 + 15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工作辛苦
wzhhhh + 12 工作辛苦
mth950914 + 13 工作辛苦
petergoodooo + 16 工作辛苦
reimi + 15 工作辛苦
looking... + 11 工作辛苦
genuinearticle + 13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5 工作辛苦
落叶纷纷 + 18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第四十三话
 
 
这里似乎是地牢。冰冷且毫无生机的铁栅栏偶尔会发出吱吱的声音。
 
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有人在活动身体。
火把朦胧的微光照亮了石头制成的墙壁和地板。没有窗户的墙壁上伸出几条已经有些生锈的锁链。
 
其中的一条横在地上,另一头拴在某人身上。但此人却不是那种憔悴到无法动弹的样子。他光脚套一双拖鞋,两腿向前伸出,枕着自己的胳膊仰躺在地上,一顶宽檐礼帽盖在脸上。看起来像是在睡午觉似的,甚是悠闲。周围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似乎是装过蒸馏酒的空瓶子。
 
远处传来喀拉喀拉的铠甲相互碰撞的声音,很快栅栏外面出现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
 
「起来」
 
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看着像是队长的人大声喝道。但牢里的人只是翘起了二郎腿,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样子。身着铠甲的男人烦躁地踹了几下栅栏。
 
「你打算这样子到什么时候」
「就一直这样呗。到死为止都这样就得了」
 
牢里的人以一种悠然自得的口气如此说道。这声音听起来是个男人,声音略尖,但却有些嘶哑。身着铠甲的男人傻眼地抱起双臂。
 
「真是个可悲的家伙……这样也算是大魔导之一吗?」
「别人擅自取的称号与我无关」
 
牢里的男子一脸不耐烦地坐起身来,将之前盖在脸上的帽子重新戴好。
 
从相貌看来他大概四十岁左右。身板精瘦,只穿一件皱皱巴巴的长袖衬衫和一条裤子。帽子下面伸出的暗淡的茶色头发长过肩膀。浓密的胡须似乎好久没有打理,乱糟糟地覆盖着他粗糙不平的脸的下半部分。
 
「做了一个梦啊」
 
戴帽子的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嘟囔道。声音里带着一些欣喜的气息。
 
「梦到以前的事情……咱和那些家伙还都很年轻……咱是最小的一个。那个时候还真是开心啊」
 
戴帽子的男人这样说着,以手抱膝叹了一口气,呼出的白气漂浮在空中。身着铠甲的男人哼地笑了。
 
「沉溺于过去的幻想吗……曾经的英雄也堕落了啊。算了,反正对我们来说这样反倒正好」
「英雄啊……」
 
戴帽子的男人呵呵地笑了。不是因为愉悦,而是自嘲式的笑容。
 
「蠢死了……」
 
身着铠甲的男人皱起眉头。
 
「哼……算了,出来,殿下要见你」
「不想去啊」
「你说什么?」
「没那个心情。啥~都不想干」
 
戴帽子的男人说着,将胳膊放到膝盖上,随后将下巴架到胳膊上。
身着铠甲的男人青筋暴跳,用脚尖咚咚地敲了敲地面。他身后的士兵们一起架起武器,对牢里的男人进行威慑。
 
「……别给我胡扯八道。你要再敢用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的话」
「再用这态度的话?」戴帽子的男人以锐利的目光盯着士兵们。「再用这态度你想怎么样?就凭你们几个能把咱怎么样?」
「……你以为做不到吗?」
「要试试吗?会死哦?」
 
戴帽子的男人冷笑一声,竖起一根食指转了一圈。四周的魔力突然开始像漩涡一般盘旋起来,明明没有窗户,却吹起了一股强风,让士兵们的斗篷不停的翻动。士兵们全都屏住了呼吸。
身着黑色铠甲的男人嘴唇紧闭,死死盯着戴帽子的男人瞪了一会儿,随后咂了一下舌,抬了一下下巴示意身后的士兵。士兵们解除了架势,转身离开,粗暴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远处。
 
戴帽子的男人有些无聊地伸出食指又挥动了一下,脚上的枷锁突然开了,喀拉一下掉到地上。随后用两根手指将其捏起来扔到远处。
他呆呆地看向天花板。火把投射出的影子在天花板上摇晃。
 
男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用手指将眼角浮出的泪珠擦掉,随后有些寂寞地叹了一口气。
 
「……珀西、萨蒂……贝尔……你们都还好吗……」
 
他这样嘟囔着,将帽子拉低遮住自己的脸。
 
  ○  ○  ○  ○  ○
 
即将迎来收获的春小麦逐渐变成金黄色,穗子越来越重,在风中随风摇摆。
贝尔格里夫用手触摸一束束的麦穗,确认着重量和饱满度。稍微拽下一点来,剥掉壳放在手心里仔细观察,麦粒饱满圆润。今年的收成似乎也不错。看来可以期待一下收获的喜悦了。
 
最近从山里采到的东西也增加了。
山葡萄、野越橘、木通果、蘑菇、还有各种果实和香草。运气好的话还能采到天然蜂蜜。平时他总是一个人进山的,不过到了这个时期常常是带着年轻人们一起进山。而且自从丹肯来了以后,他和丹肯也教授了年轻人许多与魔兽对抗的手段,如今年轻人们也可以自行进山了。
 
秋日祭即将到来,全村上下都非常忙碌。苹果酒的酿造刚刚结束,接下来还要收割春小麦、播种冬小麦、收获豆子、生产干货和腌制品、储存燃料、为家畜准备冬天的草料……需要做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完全没有机会休息。村民们为了能在冬天里享受悠闲充裕的生活,如今都在拼命努力工作。
贝尔格里夫除了打理自家的田地以外,还会去帮助村里的其他人,丹肯也是一样。
 
正当他在脑袋里考虑着各种各样的活计的安排时,米托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抱住他的腿。他那长长的头发因为剪刀无法剪断,所以直接束在脑后。
 
「爸拔……」
「嗯」
 
贝尔格里夫将米托抱起。
 
「怎么啦?爷爷呢?」
「爷爷,那边」
 
看向米托所指的方向,格雷厄姆正和玛格丽特相向架起木剑。即使是平日里总是毫不谦逊的玛格丽特,在面对格雷厄姆时也能明显看出有些紧张,她以认真的表情摆好架势,紧盯对手寻找机会。
 
这对精灵族的师徒如今已经完全习惯了托内拉的生活。虽然他们并不是打算长住此地,但如今因为米托的存在,格雷厄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打算离开这里了。
而玛格丽特在经历过上次一连串的骚动后,深感自己的实力仍有不足,因此一边请格雷厄姆重新锻炼自己,一边和贝尔格里夫一起进入森林,学习探索地城的基础知识。
即使是已经非常熟悉的事物,换一个角度观察就能发现完全不同的内容。虽说她从小在森林里长大,但从精灵族视角所看到的日常生活的森林,和从冒险者视角看到的作为探索对象的森林又有几分不同,玛格丽特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差异。
 
她原本就是粗野且常常行动不加考虑的人,平时在村里也生活得热热闹闹,但如今也会去思考一些事情,最近也会看到她一个人在村外的平原上散步。那种时候那副像是在烦恼的表情,配上精灵族原本就端正的容貌,看起来很有种空幻的感觉。
 
另一方面,贝尔格里夫自己则是不像以前那样频繁挥剑锻炼了。虽然每天早上和傍晚的空挥仍会继续,但现在更多的是进行冥想和呼吸法的锻炼。自己如今已经四十三岁了,锻炼身体不会直接地反映到实力上来,这是已经得到验证的。不顾一切地锻炼的话,最多也只能是让身体的衰弱减缓而已。而且要是想要像年轻时那样强行驱使身体的话,大概只会落得更坏的结果吧。
 
格雷厄姆所教授的人与剑之间的感应,以及更有效率地调动体内魔力的方法,让一直感觉停滞不前的贝尔格里夫终于能够更进一步。
从动之剑转为静之剑,从旁人来看或许没有什么不同,但贝尔格里夫自己却的的确确地感受到了变化。
 
这还真是讽刺啊,贝尔格里夫这样想道。
当初作为冒险者战斗时,感觉自己作为前卫的才能已经到了尽头。
但是丢掉了一只脚后,自己不得不改变挥剑的方式,反倒是以这样的方式开花结果,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格雷厄姆的木剑啪的一下击中了玛格丽特,在一旁观看的贝尔格里夫呵呵地笑了。玛格丽特明明就已经很强了,但对上格雷厄姆时简直就像是刚学剑的初学者一般。
米托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指向他们俩人。
 
「爷爷和玛丽,吵架?」
「这个嘛,和吵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但是,好像很疼……」
「没事,只是有点疼的话没问题啦」
 
贝尔格里夫把有点滑落的米托重新抱好。
 
「好啦,接着工作吧。米托,你要怎么办?跟爸爸来?还是跟爷爷呆在这边?」
「和爸拔一起……」
「嗯,好嘞」
 
贝尔格里夫抱着米托,顺着田埂向前走去。周围的田地里可以听到有人在唱播种歌和耕作歌的声音。
 
春天种下的芋头必须都挖出来贮藏起来。芋头是和麦子一样重要的主食之一,在寒冷的托内拉也能很旺盛地成长。
把锹铲进土里再挖出来,将露出来的芋头放进筐子。虽然是习惯了的工作,但是必须一直蹲着,过一会儿就需要站起来伸展一下腰腿,不然没法一直干下去。
 
贝尔格里夫在挖芋头的时候,米托坐在一边,视线不停地游移。似乎是有小虫子在来回飞舞,而他的视线正在追踪着这些虫子。
 
突然,一只蟋蟀跳了出来。
米托看到后用手唰地将其抓住,放进嘴里嚼了嚼吃了下去。
贝尔格里夫正好用余光看到了这一切,他皱起眉头来到米托身边。
 
「喂,米托」
「嗯」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准乱捡东西吃吗?」
「姆」
「你以为我没看见吗?这可不行啊」
「唔……」
 
米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
从这些地方来看,米托他果然不是人类。
还不仅仅是虫子。他有时会在吃饭时把盛菜的盘子也一起吃掉,院子里的树叶、枝条甚至小石头也会嘎吱嘎吱地吃下去。虽然每次看到都会说他,但因为还是个小孩子,这种习惯总是很难改正。
 
村民们都只当米托是个普通的被遗弃的孩子,所以都很疼爱他。但如果他们看到了这幅光景的话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如果能用一句「真是个怪孩子」带过的话倒还好,但要是将他当成一个莫名其妙的存在而避讳的话就头疼了。
所以贝尔格里夫对于米托的这些部分也一直很是担心,从不让他单独跟其他孩子一起玩,也不会将他交给除格雷厄姆、丹肯等知情人士之外的人照顾。
 
肯定不可能一直这样隐藏下去,将来有一天要暴露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眼下诸如此类的烦恼还有不少,但除了乱吃东西以外米托倒是完全无害的。他天真无邪,好奇心非常旺盛,十分可爱。虽然稍微有点缺乏表情,且言行比起外表略显幼稚,但村民们还是很疼爱他的。
 
「……虽说只能是顺其自然了」
 
贝尔格里夫嘟囔着,将挖出的芋头放进筐子里。
偶尔瞟一眼旁边的米托,他正闭着眼睛来回左右摇晃。
 
「喂——,贝尔大哥——」
 
丹肯大步走了过来。贝尔格里夫抬起头来。
 
「怎么啦?」
「快到午饭时间了。凯利大哥问我们要不要来一起吃」
「哦,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啊……」
 
抬头一看,太阳已经接近天顶了。筐子里也已经摘了不少芋头了。
 
「嗯,走吧。米托,过来」
 
被贝尔格里夫一叫,米托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贝尔格里夫将装着芋头的筐子放在田边,抱起米托。
 
  ○  ○  ○  ○  ○
 
有些黯淡的灰色墙壁下,众多人影来来往往,甚是喧嚣。奥尔芬的冒险者公会总是非常的热闹。
 
「预定的托内拉相亲会好像要以失败告终了……」
 
在公会的大厅里,安洁琳趴在桌子上,嘴里嘟嘟囔囔。对面坐着的一个男人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你是在弄什么,不过节哀顺变吧」
「……埃德先生,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老婆候选人?」
「不,我不知道。而且要说的话老婆候选是什么意思啊,你应该是找老公候选人吧?」
「又不是给我找……是给我爸爸……」
 
这个被称为埃德先生的男人听到安洁琳的话歪起脑袋。
 
「你家老爹没有老婆的吗?」
「嗯……我是他捡来的……」
「嚯」
 
被称为埃德先生的男人饶有兴趣地点点头。
 
男子的全名叫埃德加,头发是接近黑色的焦茶色,剪得很短,一块大头巾将额头全部包住。他曾是莱昂内尔队伍中的一员,也是上次莱昂内尔从帝国首都叫回来的人之一。他在帝都仍是现役冒险者,等级是AAA。即使在来到奥尔芬的公会后,也同时在前线杂事和后方交涉等方面同时活跃,不挑工作,从各个方面支撑着莱昂内尔。
因为他跟安洁琳的行动范围基本上不重合,所以他来这里后只是简单地打过几次招呼聊过一些闲话而已,像这样坐下来慢悠悠地跟他聊天还是头一回。
 
安洁琳一直在策划为贝尔格里夫找老婆的活动,但她擅自认定的候选人全都对此不感兴趣,所以已经开始有些灰心丧气了。安洁琳自己虽然似乎还没有放弃,但她也不是说谁都可以,然而让她觉得「这个人还不错」的那些女性全都表示拒绝,这让她感觉一筹莫展。
 
原本期待着「说不定能有个妈妈了」的安洁琳甚是灰心,最近不管见到谁,她都如祥林嫂般嘟嘟囔囔抱怨个不停。
埃德加灭掉手中的烟,喝了一口花茶,开口说道。
 
「安洁你的老爹是叫『赤鬼』来着?应该跟我算是同一代的人吧」
「埃德先生,你多大?」
「今年四十啦。和里奥一样。啊~啊,我也上年纪了啊……」
 
埃德加说着,身体整个靠在椅子背上。又叼上一根新的烟。
远看的话他似乎还显年轻,但听他这么一说的话,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眼角已经开始有皱纹,头发也混进了几根白发,让人觉得果然是开始变老了呢。
 
「那你老爹多大啊?」
「今年四十三……」
「唔——虽然大一点,但还算是同一代人吧。是说他也有当过冒险者吗?」
「嗯……」
 
安洁琳喝了一口茶。埃德加给烟点上火,视线来回游移陷入思考。
 
「……『赤鬼』啊。果然还是没有印象呢。他真的在奥尔芬当过冒险者?」
「嗯」
「……唔」
 
埃德加抱臂沉吟。他虽然努力地试图从记忆中进行搜索,但这原本就是安洁琳自己创作出来的外号,他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印象。
安洁琳眨了眨眼。
 
「埃德先生那一代人里,有哪些人比较有名……?」
「我们那时候?嗯,要说的话,倒是有很多很强的家伙,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霸王剑』吧。里奥虽然也是S级,但就因为跟那家伙是同一个时期,所以都被他的光芒遮盖了。不过要说的话,那家伙很早就离开奥尔芬了,跟他没什么交集啊」
「去帝都了?」
「唔,好像听说他离开罗德西亚了呢。据说也没去卢克雷西亚或是提尔迪斯,而是去了东部联邦之类的。不过毕竟都是些传言,而且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在哪儿呢」
「他和我爸爸比谁强……?」
「不,这就不知道了……话说你老爹有那么强吗?」
「比我强……」
「……那还真是了不得」
 
埃德加挤出一声干笑,挠了挠脸颊。
对于安洁琳的实力,奥尔芬周边的冒险者没有不知道的。她干掉魔王的事迹也已经广为人知,对于有点本事的人,只要稍微跟她比试一下就能很清楚地明白她的实力不是盖的。就算把公国全部的冒险者都算上,安洁琳的实力也绝对是排在前列的。
 
会让这样的安洁琳所盛赞的男人。而且或许是因为安洁琳的鼓吹,就连复归的前S级老兵们也对其有很高的评价。这就让人对其越发地产生兴趣。
埃德加有些不可思议地以手托腮。
 
「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会一直呆在北部边境呢……」
「他在守护故乡……有爸爸在托内拉就能放心……」
「……你的故乡莫非是跟精灵族开战了吗?」
 
这时候柜台那边有人叫埃德加的名字。埃德加应了一声,随后跟安洁琳以「再会」道别,站起来去了柜台那边。
 
安洁琳将剩下的花茶喝掉,靠回椅背上。
她无所事事地朝周围看去。来接委托的冒险者和来提出委托的委托人们进进出出,公会今天也很热闹。既然有这么多人,那自己多等一会儿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安洁琳这样想道。
 
她现在正在申请休假。
虽说和上次魔兽大量出现时不同,想要休假不需要任何顾虑或是心理负担,但作为独立公会重建过程中的一部分,各种规章制度也进行了整顿,对于已经到了S级的冒险者来说,想要休假时至少在形式上是不能口头打个招呼就了事的,所以她现在正像这样在大厅里等待办理手续。
 
安洁琳有些无聊地双手揉来揉去。
夏洛特和白暂时寄放在安奈莎她们那里,跟临时休息的埃德加的聊天也结束了,现在完全无事可做。但是也不好来回乱折腾,只好这么默默地坐着。
 
这时候就只能依赖想象力。
拿到假期后要回托内拉去。是要在冬天来临之前返回奥尔芬呢,还是等过了冬以后春天再回来,这些等到时候再决定就好。
提出的休假申请姑且是写了请两个月的假,但其实她完全没打算遵守。而且不遵守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回到托内拉的话,首先要向爸爸介绍夏洛特和白。爸爸肯定会吃惊的,但他也肯定会很热情地迎接他们。和爸爸在一起的话夏洛特就不会寂寞了,而白的别扭脾气肯定也能改掉吧。
 
然后要进山去,采集野越橘。还有山葡萄、木通果、蘑菇也都采一些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捉到白菊鸟。
回去时候芋头的收获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春小麦的收割呢?如果已经收割完了的话,就可以用新磨出来的小麦粉烤面包了。揉好的面团撕碎成小块煮熟也不错。有羊肉的话,配上各种蔬菜和栗球果一起……
 
「哈啊——……好期待啊」
 
安洁琳一个人嘿嘿地傻笑起来。一个年轻冒险者组成的小队带着诧异的表情从她面前经过。
 
在想象的森林中畅游过后,柜台那边终于传来了喊她名字的声音。安洁琳站了起来。
尤莉微笑着将文件递了出来。
 
「好了,确认过没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
「嗯」
 
安洁琳没怎么看就唰唰地签好了字,将文件交还给尤莉。都到现在了,奥尔芬的公会应该不至于会再陷害自己,这点信用还是有的。但是等了这么半天就只是要签个字而已,这让她多少有点不爽。
 
「各种手续还真是麻烦……」
 
尤莉有些为难地点点头。
 
「抱歉啊,对于公会来说其实完全不是问题,但出资的贵族那边总是会抱怨说『你们万一把最强战力放走了怎么办』之类的,我们这样做也是不得已啊」
「哼……我也是个大活人啊。又不是专杀魔兽的机器。该休息时候就得休息嘛」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种牢骚就由里奥来处理吧」
 
安洁琳想象着莱昂内尔脸色铁青的模样,咯咯地笑了。
 
「会长也太胆小了……」
「呵呵,里奥他原本就是胆小鬼啊。不过也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样才活下来呢」
「嗯……爸爸也说过某种程度的怯懦是必要的……尤莉小姐,你也一起来托内拉玩吧」
 
尤莉有些为难地笑笑,轻轻地拍了拍安洁琳的头。
 
「这话就不提了。祝你假期过得开心,安洁妹妹」
「唔……」
 
就连不提相亲,只是邀请她去托内拉玩的话题也被这样搪塞过去了。安洁琳不满地噘起嘴,但也肯定不能强行把人家拉去。她只好无奈地转身离开,走出公会去往常去的那个酒吧。
 
风儿已逐渐染上秋天的气息,但阳光里还残留着夏日的味道。
 
 

评分

参与人数 21轻币 +258 收起 理由
柳叶柯 + 10 工作辛苦
looking... + 12 工作辛苦
堀内爱理衣 + 15 工作辛苦
Teryer + 15 工作辛苦
mth950914 + 13 工作辛苦
be123 + 15 工作辛苦
petergoodooo + 16 工作辛苦
love033011 + 11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工作辛苦
panpanguin + 10 這文筆看幾次都覺得好讚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 感谢大佬的翻译
发表于 2020-1-1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非是跟精灵族开战了吗? 233
感觉写日常的时候更有趣~
发表于 2020-1-1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的一年,感謝更新^_^

終於又可以回家鄉了,而且看來隨著過去夥伴的登場,老爸過去冒險者時期的故事也要慢慢揭露囉~
发表于 2020-1-1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翻譯,還有新年快樂
发表于 2020-1-1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佬讓我們有書追!!
祝這樓的大家新年快樂
发表于 2020-1-1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的新年禮物
期待父女相遇
发表于 2020-1-1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為大佬獻上祝福~~感謝翻譯!!
啊~好想知道後面發展~~
看插圖  竟出現,貝爾大叔以前ˊ夥伴,好像還跟安潔交手!!
而且大叔也跟工會高手,切磋下,這太讓人期待啦
发表于 2020-1-2 0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贝尔以前的队友感觉都是神仙啊。。包括他自己。。
发表于 2020-1-2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卷的封面讓我一直想到精靈少婦媽媽跟負責帶小孩的人類爸爸
這樣想想瑪格麗特也是不錯的老婆候選?
发表于 2020-1-2 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開新的了 真棒
发表于 2020-1-2 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发表于 2020-1-2 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OTTFFENT 发表于 2020-1-2 00:49
四卷的封面讓我一直想到精靈少婦媽媽跟負責帶小孩的人類爸爸
這樣想想瑪格麗特也是不錯的老婆候選? ...

嘛,虽不中亦不远兮。

都怪自己耐不住性子硬啃了后面………
发表于 2020-1-2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隊友看來也不是簡單腳色....
貝爾對自己評價真的太低了
安潔吹歸吹,但實際上說不定真的配得上這稱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2-29 11: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