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49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6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翻译这么暖心的小说
发表于 2020-1-7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要怎么收藏帖子啊?
发表于 2020-1-7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redwarf 发表于 2020-1-5 19:22
很好奇的問一下,為什麼大家都可以確定4卷裏跟女孩對決的那位是爸爸的前隊友啊?
...

因為有看Web
发表于 2020-1-9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chaosfighter 发表于 2020-1-6 06:19
使得贝尔年轻时失去一直腿的敌人好像是魔王(所罗门72魔神)吧,难怪贝尔自我评价会降低了
另外安洁是不是 ...

贝尔看轻自己也算正常,断腿前的确战斗力就是E级并不高,而且前队友里其他三人都是天赋高的比起来就更降低自我评价了
但是贝尔的价值也不能单看战斗力,贝尔强在洞察力对局势把控方面,波尔多骚乱里也是靠贝尔第一时间发现赶去伯爵家支援,感觉像是那种单人时发挥一般但是放进团队里能让队伍战斗力翻倍的角色

PS:断腿后战斗力真一直在持续强化,然而归乡种田养安洁自我锻炼后自己以为变强(C)了而实际强度更高(A),并随故事发展后续实力还在继续提升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5 收起 理由
wdr550 + 5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9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AngryBird 发表于 2020-1-9 13:31
贝尔看轻自己也算正常,断腿前的确战斗力就是E级并不高,而且前队友里其他三人都是天赋高的比起来就更降 ...

我想问的反而是所罗门魔神跟安洁琳的关系,以及贝尔是不是越级打魔神了?
发表于 2020-1-9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chaosfighter 发表于 2020-1-9 15:47
我想问的反而是所罗门魔神跟安洁琳的关系,以及贝尔是不是越级打魔神了? ...

生肉倒还没看全,后面还有些在继续啃,目前为止得知的部分(感觉并没有剧透到什么但是可能有剧透性质所以白字处理下吧)
安洁跟所罗门魔王应该是有关系的,但是文里一直都是属于暗示存在联系而没给出过一次肯定句式,反派方也和白一样只是推测安洁可能是成功的实验个体却没有确信手段
贝尔目前还没跟魔王直接开干过,不过实力已经能打倒S级魔物,哪怕跟魔王打起来也算不上越级程度吧
发表于 2020-1-19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这种小说谢谢大佬
 楼主| 发表于 2020-1-20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五话


红发的少年以略带紧张的神色将手放到腰间的剑柄上。
蓝天之下,在广袤的草原对面,大量魔兽正集结成群,发出阵阵吼声。
少年这边则是男女老少各不相同的诸多冒险者,各自带着自己的趁手家伙,与魔兽对峙。不过要说的话还是年轻人居多。也正因为如此,来到这里的冒险者大多都是C级甚至更低的人。人数倒是不少。

这是一次大型联合讨伐委托。突然出现了大量人型魔兽,以至于地城里容不下跑到外面来。
好在其中并没有高阶魔兽,于是公会方面为了让低阶冒险者积累经验,决定召集C级及以下的冒险者和队伍组成讨伐队解决问题。

「喂,今天可别给我再偷懒了啊!」
「哦……」

红发少年被身旁的一位表情有些吓人的冒险者大声训斥,不由得低下了头。

他从本月初开始加入了某个冒险者的队伍。这也是一支新出道不久的队伍,当时正在公会募集队员。

红发少年已经换了好几个队伍。他自身的剑法还算不错,算是中坚水平,但因为生性慎重,所以在观察战况、事前准备及警戒等方面都做得比常人要多。

但是,射手或是魔法师之类的后排职业姑且不论,他毕竟是个剑士。冲在前线发挥作用才是他最大的任务。由于这种不协调性,少年无论在哪个队伍评价都不高,哪个队伍都呆不长。
现在的队伍也是如此。血气方刚的新手冒险者不愿意每走一步都停下来观察战况,应该说他们根本就没考虑过这种事情。当然,实际上低阶的委托倒是也有很多用不着什么战略,靠气势就可以直接突破。不管怎么说,像红发少年这样总要先观察敌方行动的人被旁人打上了胆小鬼的标签,而他在队内也已经开始遭受排挤。

公会派来的负责全体指挥的高阶冒险者引领讨伐队前进。魔兽们也吼叫着扑了上来。冒险者们兴奋地挥起武器,为了能多立点功绩而准备冲上前去。

「上啊!」

红发少年所属队伍的成员也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红发少年虽然也在跑,但还是稍慢了一步。
冲在最前面的队伍与对方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态势,战场瞬间陷入一片混乱。到处都传来武器碰撞的声音,流矢乱飞,魔法闪耀。怒吼声和悲鸣声此起彼伏。
红发少年没有冲得过于靠前。他主要是解决那些从其他冒险者死角冲出来想要偷袭的魔兽,同时努力试图把握周围的状况。

冒险者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干掉眼前的敌人上。因为都是些低阶魔兽,所以打倒它们也不需要费太多事,这也更促使他们不顾一切地往前冲。打倒的魔兽数目会与自己的升级紧密相关,也能给自己带来好名声。与统率严明的军队不同,在这里只需要由着性子来,结果就是一切。
也正因为如此,除了少年之外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异常。

「……!不好!」

红发少年跑到战场右翼。
一队魔兽在迂回了一个大圈之后,朝着讨伐队的侧面直冲了过来。

红发少年一边奔跑一边寻找着队伍的指挥官。但冒险者全都在各自为战,他很快就明白不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而且指挥官位置很远,即使想要告诉他,对方也根本听不到。

「——!这边!从侧面来了!」

即便如此,红发少年仍架起剑高声呼唤。附近的几个冒险者看向这边,顿时吃了一惊,赶紧架起武器迎击直冲过来的魔兽。虽然被抢了先手,但好歹是勉强阻止了这次奇袭。

那之后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间,战斗最终以讨伐队的胜利告终。肯定是说不上轻松获胜,但死者和重伤者都很少。有些伤员在痛苦地呻吟,但更多的人则是沉醉于胜利中,兴奋地吵嚷着。

红发少年以剑代杖撑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到头来,他自己应对侧面来的那些敌人也只是一开始而已,后来注意到这边战况的冒险者们也过来支援抢了风头。比他剑法强的人也有的是。这样的话,最后打倒魔兽的数目就成为了评判标准。指挥官忙于在前线指挥战局,红发少年的功绩因此无人知晓。

此时,少年所在队伍的队长一脸愤怒地走了过来。

「混蛋,你又一个人逃跑了?」
「不,我是……」
「闭嘴!我们队不需要没用的废物!限你今天之内滚出去!」

队长根本不听他的反驳,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少年耸了耸肩。
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在那个队伍里肯定也呆不长吧。自己的处世方式还真是笨得不行啊,他无奈地苦笑。

「喂」

少年正准备回去,此时有人突然朝他搭话。
转头一看,是一个一头枯草色头发的少年,年纪和自己差不多,正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头发多少有点乱,鼻子尖尖的,似乎显得很是强势。
红发少年略有些不安地游移视线,但周围再没有别的人了。

「……叫我?」
「是啊。你好厉害啊」
「呃……?哪里厉害了?」
「还问哪里……那个侧面来的奇袭啊。亏你能注意到」
「啊……算是吧」

突然被人这么正经地表扬,让他有些害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枯草色头发的少年咧开嘴,露出爽朗的笑容,拍了拍红发少年的肩膀。

「俺很看好你!你要不要加入俺的队伍?」

  ○  ○  ○  ○  ○

将斧头用力挥下,把木头劈成两半,发出干巴巴的声音。随后将在地面上滚动的柴火捡起扔到对面堆积如山的柴火堆上。

贝尔格里夫吃过午饭后就一直在默默地劈着柴。
燃料是过冬时候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物资之一。去年夏天砍下来的圆木如今已经晒干,需要将其劈成适合生火的大小。
对于那些人手不足顾不上准备柴火的家庭来说,村里也会给他们分配够过冬的燃料,不过柴火当然还是越多越好。想要过得暖暖和和的就要多烧柴火,多出来的这部分就得各家自己准备了。

贝尔格里夫将斧子扎在作为底座的树桩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米托和格雷厄姆将柴火抱起,运到放柴火的棚子里堆好。格雷厄姆一次能抱起好几根,而瘦小的米托则是一次一根。
米托抱着柴火,抬头看向格雷厄姆。

「爷爷……这个,烧掉?」
「……嗯」
「烧了就,暖和?」
「是啊……」
「爷爷,喜欢,烧?」
「不……倒也说不上喜欢」
「那是,讨厌?」
「……不,不是喜欢或者讨厌的问题」
「问题……」
「……接着搬咯,米托」

不知是不是下意识的动作,格雷厄姆抓着想要啃怀中柴火的米托的脑袋这样说道。一旁看着的贝尔格里夫会心地笑了。
最近米托也开始学着帮忙,有样学样地到处都要参与一下。大人们一边微笑一边担心,越发不敢把视线从他身上离开。他比起外表看起来更年幼,而且不知道是因为太瘦还是因为本来就不是人类,总之抱起来时非常轻。这些也更助长了人们对他的过保护。

不过这些工作大多由格雷厄姆主动承包了。格雷厄姆平时沉默寡言,与同样不怎么说话的米托在一起,有时会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话,让贝尔格里夫忍俊不禁。

大雨下了一天后停了,留下来的泥泞让人有些头疼,但秋天的工作还是重新开始了。
晒过几天太阳后,将干了的麦子收割下来,豆子也采收回来。麦子脱粒后摊开晒干,豆子则是要一粒粒地筛选,把被虫蛀了的或是太小的挑出来。

豆秸堆到一起,沤了作为肥料。一部分晒干后可以用来当壁炉的燃料。麦糠则是用于储存芋头和蔬菜,麦秆和碎豆子用来喂羊、喂驴。壁炉烧剩下的灰和家畜的粪尿会作为肥料回归田地。所有东西全都一点不浪费地利用起来,这是先人们代代传下来的经验。

劈柴告一段落,将劈好的柴全部放到棚子里垒好,贝尔格里夫长出一口气,抬头看向天空。
前些天的雨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晴空万里,秋高气爽。小虫和以虫子为食的小鸟飞过,黄雀在后的老鹰则是在空中画着圈子。

院子对面的小路上,格雷厄姆正牵着米托的手向前走。米托说想要去散步,所以他也陪着一起去。对面走来的农夫向他们亲切地打招呼,格雷厄姆也很客气地予以回复。
贝尔格里夫笑眯眯地眺望着这一景象,突然一阵凉飕飕的北风吹过,让他打了一个哆嗦。

「……冬天快要到了啊」

将斧子收好,开始整理田地。将已经枯死的夏季菜苗拔掉,把去年堆肥发酵的肥料摊开。过后再将其堆起来放到春天,到时候就可以用来种菜了。
贝尔格里夫不由得回想起以前。像米托这样已经可以自己走路倒还好说,当年安洁琳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只能用带子将她背在背上干活。
他不由得苦笑起来。动不动就开始怀旧,这应该是上了年纪的迹象吧。

说起来,上次在波尔多分开时候,安洁琳曾说过要在秋天时候回来,但至今还没有消息。连封信都没寄回来,让他多少有点担心。
不过要说的话,她上次回来时也没有事先联络,这次说不定也是一样。既然已经成了S级的冒险者,想来应该会有许多自己想不到的事情要忙吧。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自顾自地点点头。像这样解释给自己听之后,那份担心也多少化解了一些。

田里的活告一段落,贝尔格里夫直起腰来,正想着要不要去帮谁家的忙,此时对面有村里的年轻人跑了过来。

「喂——,贝尔叔!」
「哦,怎么啦?」
「玛丽他们进森林去了!然后抓住一头好大的鹿!现在正在杀鹿,说是让您帮把手!」
「唔,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头已经砍掉了。然后肚子剖开去了下水,现在正泡在河里放血呢」

不错,看起来年轻人们也已经成长得很棒了。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跟在来叫他的年轻人身后向村外走去。

村外就是河,当需要用大量水而井水不够用时就会来这里。
走到河边一看,去了头开了膛的鹿正泡在河水里。血水顺着河水朝下游流去。旁边有年轻人正在磨刀子。
玛格丽特站在河边,得意洋洋地挺胸抬头炫耀道。

「怎么样,贝尔!大家伙吧!」
「哦哦,这还真是了不得」

这是一头母鹿,大概也是在为了过冬积攒能量,看着有很多肉。这样一来可以做成好多干肉,秋日祭的餐桌上也能装点得更华丽了吧。

首先得把皮剥下来。小心注意不要伤到皮,好好鞣制后可以做成衣服或是毯子。
贝尔格里夫并不出手,只是在一旁慈爱地守望着年轻人们的成长,并适时发出指示。看着逐渐变为肉块的鹿,他在心中为其献上祈祷。

  ○  ○  ○  ○  ○

到了晚上,路上的路灯开始亮起,急着回家的人们在大路上来来往往。太阳落山后风也变得凉飕飕的,让人想要多加一件衣服。刚升起的略微发黄的月亮变得有些苍白,清冷的月光播撒在城中各家各户的屋顶上。
安洁琳白天的时候逛了许多店铺,买回各种各样的东西,为回乡做着准备。还有几天就要出发了。一边制定着完美的计划,一边整理行李。伴手礼自然是不能忘的。

换过衣服后,将买来的礼物全部摆开确认。安洁琳欣喜不已,心情激动,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嘿、嘿嘿……要回去喽……等着我哟,野越橘……」

看着安洁琳对着礼物一脸傻笑的样子,白皱起眉头。

「你这样子瞅着就像个神经病」
「吵死了,小白……可以回去的故乡就在那里……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
「说啥呢……」

这个蠢女人一扯到父亲的事情就越发的傻了,白这样想着,叹了一口气。
与白一脸厌恶的表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夏洛特脸上与安洁琳一样欣喜的笑容。可以感觉到她对于前往托内拉也非常期待。

夏洛特拿起用彩色毛线织成的围巾。这是她买来毛线自己织的。以前在卢克雷西亚时作为教养的一环所学会的技能,如今能以这样的方式发挥作用,这令夏洛特非常高兴。她笑嘻嘻地说道。

「姐姐!父亲他会喜欢这条围巾吧?」
「嗯……托内拉很冷,他肯定会喜欢的……下次也教教我怎么织吧」
「嗯!哎嘿嘿……」

白又叹了一口气。

「你这家伙的父亲就是那个红头发老爹吧?他到底哪里好了」

安洁琳和夏洛特一起转头看向白。那种仿佛要将人刺穿的锐利视线令白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

「小白……你只要见到爸爸的话就肯定会明白的」
「就是啊!他的手非常暖和的!」
「你就只见过他一两面而已吧……」

那种仰慕是要闹哪样啊,白心里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对于贝尔格里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多少产生了一点兴趣。但同时也对于要见到他这件事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畏惧。

经过多次激烈的锻炼,白现在可以比以前更加抑制住魔王的力量了。按照玛丽亚的说法,除非是要与相当强的敌人战斗,否则应该是没问题了。
原本白平时为了自卫会自动展开透明立体魔法阵,而现在为了抑制魔王的力量,他被要求尽量不使用这些。毕竟白自身的魔力量并非特别多,而如果一直依赖魔王那强大的魔力来组建术式的话,就会无意识地一直连接着体内魔王的魔力。就算意识到的时候可以抑制住,但也肯定没法一天二十四小时一直都想着这些事情。
其实要是时间更充裕的话,还是希望能教授他更有效率地组建魔法阵的方法,可惜时间不够了。白虽然不太高兴,不过倒也没有什么非要战斗不可的理由,所以也就乖乖服从了。

安洁琳原本以为视情况有可能在白的锻炼结束前都无法离开奥尔芬,不过现在这样就可以放心了。去了托内拉的话,需要战斗的情况会比在奥尔芬少很多,也就没有使用魔力的必要了。
而让安洁琳也同时有所期待的是,白那种别扭的性格在平稳的日常生活中应该也可以逐渐得到软化。这样的话到时候他说不定也肯叫自己一声姐姐了。

至于夏洛特这边,倒是没有必要太过着急。
卢克雷西亚本国现在正处在混乱当中,他们不太可能专门派追兵到公国最北端的托内拉来。

没有进行自卫魔法的训练让人稍有些担心,不过至少还有米丽娅姆在,虽然她不善于教导别人,但至少基础阶段应该还是能教得了的。
虽然说只是利用了魔王的宝石的力量,但夏洛特毕竟是有过使用魔法的经验的。再加上她本来就受过教育,所以只要从玛丽亚那里借几本魔导书的话,应该还是可以自行进行一些基本练习的。最起码的,在救援到来之前能够守护自己就已经够了。

总而言之,安洁琳也以她自己的方式对于此次回乡进行了种种考虑,当然,她自己可以见到贝尔格里夫这件事才是最让她高兴的。
明明早春时候才刚回去过,但思乡之情逐渐膨胀,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控制不住了。

这次她不打算自己准备马车,而是要利用公共马车。
快到秋日祭的时候,会有商队和旅行商人前往托内拉,到时候搭他们的便车,就可以在秋日祭时回到托内拉。

「完美的计划……我自己都畏惧我自己的才能了」

安洁琳不由得用鼻子哼起了歌。
接下来要对礼物进行筛选分类。买的时候觉得「这个不错」就顺手买下来了,过后才发现买了很多。肯定是不可能全部都带回去,所以必须从中选出比较好的东西来,这也是一种乐趣。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白天的时候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没有一起行动,这时候也过来了。她们俩这次也一起去托内拉。为了讨论详细计划,她们之前就说好今晚在安洁琳屋里集合。
两人进入房间,看到地上摆满了礼物,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傻眼地笑了。

「呜哇,这还真是夸张啊」
「这次可不是自己的马车了啊~?这些你都要带上吗~?」
「现在正在挑选……你们俩也来帮忙」
「是这样啊……」
「好嘞~鼓起劲好好选吧~」

于是四个女生开始吵吵闹闹地进行礼物的取舍选择。
米丽娅姆经常陪着安洁琳一起疯,倒是已经见得多了,但平常总是退后一步在旁边吐槽的安奈莎居然也凑到一起,这让白有些惊讶。

「喂……喂,安奈莎」
「嗯?怎么啦,白?」
「……连你也想去见那家伙的老爹吗?」
「你说贝尔叔?这、这个嘛……嗯,倒也是想见的。怎么说呢……感觉跟贝尔叔在一起会让人感觉莫名地安心呢」

安奈莎害羞地笑笑,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白无奈地摇摇头,默默地靠在墙边。

  ○  ○  ○  ○  ○

男子戴上帽子,以锐利的目光紧盯住莱昂内尔。

「那我就先行告退了。还请千万不要想着蒙混过关啊」
「是、是的……」
「一切拜托了」
「……好的」

男子一翻斗篷,走了出去。此人是奥尔芬领主的使者。屋门啪嗒一下关上了。目送客人离开的莱昂内尔抱头哀叹。

「为什么……为什么时机这么差啊」

在一旁抱臂沉思的多尔托斯有些为难地捋着自己的胡须。

「……这下子可没法假装不知道了啊,莱昂内尔」
「啊——,真是糟透了。安洁小姐她已经马上要出发了吧?就算要说也该是再早一点的时候啊……」
「要是能再晚几天也好啊……对方行动还真快」

多尔托斯叹了一口气,将视线移到桌上放着的一封信上。信本身是稍早之前寄来的,而这次的使者则是为了特意确认公会是否有收到信件而来的。切博格有些焦躁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

「这做的事情也太小家子气了!领主这混蛋也只顾着讨人欢心,不象话!这是要搞哪样!」
「用不着那么大声音也能听到」
「啊!?什么!?多尔托斯,你说什么!?」

莱昂内尔咬牙切齿地趴到桌子上。

「啊啊,真讨厌啊……但是不说又不行啊……」
「没有办法。虽说很过意不去,但总不能为了安洁一人牺牲整个公会吧」

多尔托斯一副打心眼里厌恶的表情,长叹了一口气。

「但是啊,上次魔王骚动就给她添了那么多麻烦,这次又……」
「都说了没办法了吧。这次也算是吾辈取了下策,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的」
「该死,就算这样安洁她也很可怜吧!」

切博格气呼呼地抓起信来又看了一遍,随后又将其扔回桌子上。信件虽然已经开封,但信封上的封印仍清晰可见。

怀抱利剑的大鹫。
那正是统括帝国北部的大公爵——埃斯特加大公家的纹章。



评分

参与人数 19轻币 +266 收起 理由
莉莉斯 + 13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工作辛苦
mth950914 + 13 工作辛苦
Teryer + 15 工作辛苦
lamiyas817 + 12 工作辛苦
gothiclo + 16 工作辛苦
genuinearticle + 13 很给力!
reimi + 15 工作辛苦
tn607596 + 12 赞一个!
Antz7766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21 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开始提到贝尔大叔年轻时的事情了
其实像贝尔大叔这样谨慎也是好事,毕竟不是那种RPG迷宫系的幻想世界,死了或者肢体残缺就没办法恢复了,只有活下去才能变得更强,这大概是很多现实系异世界作品都会提到的事情吧
可惜贝尔大叔运气差……
发表于 2020-1-21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去见贵族了么
发表于 2020-1-21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慘,為了貴族無聊的儀式,又見不到爸爸了
发表于 2020-1-21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chaosfighter 发表于 2020-1-9 15:47
我想问的反而是所罗门魔神跟安洁琳的关系,以及贝尔是不是越级打魔神了? ...

你一定敢兴趣的话,以下反白
女儿就是魔王,石锤了,而且女儿诞生还牵扯到另一件事情,整个事件比较戏剧性。
父亲是不是那时候碰到魔王一直没有石锤,但由各种侧面剧情来看基本是了


发表于 2020-1-21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及分享。
剛才得知原作已經完結了...
WEB最終篇是十一篇,共155話。

從作者的結語看來是暫告一段落了,連續五天日更。
有點期待後日談..雖然作者已經把梗鋪好了。
发表于 2020-1-21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剛快速看完
越看越有種魔王勇者的感想
以下反白
女兒就是吃掉爸爸腳的魔王,精靈媽媽也知道,但不敢說出來,女兒恢復記憶時,還想起爸爸腳的味道,整個崩潰,想要消失變回魔王,最後在爸爸的父親之力下,終於回來

发表于 2020-1-22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完全不够看啊
发表于 2020-1-23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憐的安潔,返鄉計畫又要破滅了
感謝翻譯
 楼主| 发表于 2020-1-24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20-2-2 01:51 编辑

第四十六话
 
 
安洁琳身上释放出令人胆寒的强烈气场,让公会的办公室似乎提前一步进入了冬天。莱昂内尔自不必说,就连多尔托斯和切博格也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屏声静气。
 
「……你再给我说一遍」
「所、所以说,安洁小姐……这不是我们,是埃斯特加大公他……」
 
咚!安洁琳使劲跺了一下地面,莱昂内尔缩成一团不住地发抖。
 
「开什么玩笑……!不管是大公还是什么,他没有权利把我强行拉过去吧!」
 
安洁琳将手里握着的信纸狠狠地扔到地上。莱昂内尔「咿」的一下缩得更小了。多尔托斯为了缓解局面上前一步。
 
「安洁,稍微冷静一下。这不是莱昂内尔的错」
「跟谁的错没关系,白银大叔……!现在要是去了埃斯特加的话就要到冬天了!那我就回不了托内拉了……!野越橘在等着我啊!」
 

 
 
安洁琳如哀叹般跪到地上,双手抱头。
周围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众人面面相觑。
 
一切都要从前几天送到公会的一封信说起。
莱昂内尔光是看到信封上的印鉴就已经吃了一惊,再看到内容更是吓了一跳。信封上的印鉴表明这封信来自于统治帝国北部的大贵族——埃斯特加大公,而具体到其内容,则是为了表彰安洁琳讨伐魔王的功绩,要在深秋的舞会上为她授予勋章,因此需要她来一趟公国首都埃斯特加城。
 
这当然让莱昂内尔十分为难。安洁琳正在准备回乡,即将前往托内拉一事大家都知道,而且那种不同寻常的开心的样子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再加上上次魔兽骚动时曾把她强行留下,感觉对她有所亏欠,所以越发难以说出口。
 
但对方毕竟是帝国的大贵族。如果无视授勋优先考虑回家的话,就算是强如安洁琳怕是也不能轻易了事。
莱昂内尔试图假装不知情,把这事糊弄过去,但经历了种种波折,变成了不得不告知安洁琳的状况。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安洁琳一脸愤怒地走近莱昂内尔,啪地把手撑在办公桌上。
 
「总而言之,我不会去的……!大贵族的授勋什么的……我才不管!」
 
莱昂内尔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道。
 
「我知道我也没资格拜托你……但还是求求你了啊安洁小姐……毕竟是埃斯特加大公家,要是他们发火大叔们就真的完蛋了啊……」
「哼!反正你也就是丢掉头上那顶乌纱帽而已吧……!」
「到时候怕是脑袋会跟乌纱帽一起掉了吧……大叔我还不想死啊……」
 
安洁琳看向多尔托斯和切博格。但是两位老兵也是一脸愁容,眉头紧锁。安洁琳有些悲伤地眯起眼睛。
 
「白银大叔和肌肉将军也是同样的意见吗……?」
「……问题出在大公家的信上。如果只是对你说让安洁你自己去的话,那还可以找借口,不管去还是不去,都可以说这是你自己个人的想法,而吾等也可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这信是写给公会的,要求公会将你派到公国首都去,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了,安洁」
「唔……!」
 
安洁琳咬紧嘴唇。不知对方是故意还是偶然,但在如今的情况下,如果强行拒绝的话公会怕是会被连带问责。
虽说冒险者公会应该不至于被整体解散,但如果以莱昂内尔为首的领导层全部被撤换掉的话,怕是又要回到之前那种依附于中央公会的旧模式。
这并非是安洁琳所期望的,而且这样子感觉很对不起莱昂内尔他们。不管怎么说,安洁琳还是很喜欢奥尔芬的公会的。
莱昂内尔有些惶恐地开了口。
 
「如果只是这封信的话我们也想着要蒙混过关……但是似乎领主那边也收到了确认的信件……刚才他们还专门派人来特意确认这件事啊」
 
多尔托斯像是劝诫般说道。
 
「贵族乃是重视面子之人,安洁。我们虽说是S级冒险者,但其实地位上与一般人并无不同。邀请一般人却被拒绝的话,对方怕是也不会有好脸色吧。更何况这次是来自大公爵的邀请,让他挂不住面子的话怕是不会轻易收场的」
「……但是,讨厌的东西就是讨厌啊。冒险者都是热爱自由之人,不是吗,大叔?」
「唔……」
 
多尔托斯有些为难地伏下视线。
此时,切博格噌噌地挠挠头,大声说道。
 
「喂!怎么全都这么没出息啊!!都到这种情况了!那种东西全都都拒绝掉就好了嘛!」
「咦!?等下,您这是说什么呢,切博格先生!?」
「有什么不好的!!那个臭小鬼太嚣张了!如果那些家伙觉得不爽了要来找麻烦!那就把他们全都干掉不就好了!管他是大公家还是什么家!杂鱼来再多也不可能胜过我们!!」
「不、不、不、不可能的吧!!您说是吧,多尔托斯先生!?」
「不……仔细想想倒也不是不可能。有吾辈和切博格在,玛丽亚也可以拉出来,战力方面不见得会比大公家的军队差。借此机会让他们见识一下双方力量差距的话,也可以很好地展示今后奥尔芬的公会的独立性……」
「不是不是不是!你们是想把奥尔芬变成战场吗!而且要说的话大公家算是切博格先生的老家吧!肯定会有很多问题吧!?」
「这个嘛,总会有什么办法的吧!?」
「嗯,应该会有办法的」
「不会有啦!!」
 
看着莫名其妙地充满干劲的两位老人,以及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脸色铁青的莱昂内尔,安洁琳朝前探出身子。周围人突然热情高涨,反倒是莫名地让她的头脑冷静了下来。
 
「好吧……我去就行了吧?」
「啥!?什么!?安洁,你说什么!?」
「我会去埃斯特加,所以不要战斗了……」
「安、安洁小姐……」
「虽然跟大公家的军队战斗也很有意思……但不用做这种事情也可以,而且若是做了,爸爸他会生气的……」
 
切博格颇有些遗憾地双拳相击。
 
「什么啊,这多无聊啊!!还想着好不容易能大闹一场了呢!!」
「不是这个问题吧,切博格先生!」
 
莱昂内尔叹了一口气,以乞怜的目光看向安洁琳。
 
「谢谢你啦,安洁小姐……还有,抱歉啊,上次明明就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没事……又不是会长你们的错……我快去快回……」
 
安洁琳唰地转身,捡起刚才扔到地上的信,随后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莱昂内尔长出一口气,多尔托斯和切博格则是皱起眉头。
 
「哎呀呀,安洁这也长成大人了啊!」
「的确如此。该说是高兴呢还是寂寞呢……不过埃斯特加大公那家伙,着实令人不悦。若是要授勋的话早就该做了」
「这点非常同意啊……总感觉背后有什么政治意图呢……作为公会也该做些什么来支持安洁小姐才好啊……」
 
莱昂内尔这么说着,挠了挠头,转身看向多尔托斯和切博格。
 
「话说,让您二位也帮忙演戏实在是抱歉啦。不过也多亏这样安洁小姐也冷静下来了……」
「……啥?」
「咦……?咦,那个,刚才不是在开玩笑吗……?我说?」
「…………」
「等下!不要突然沉默啊!为什么移开视线了啊!」
 
  ○  ○  ○  ○  ○
 
安洁琳气冲冲地回到大厅,夏洛特有些诧异地上前迎接她。
 
「姐、姐姐,怎么啦……?」
「……天知道怎么回事」
 
安洁琳扑通一下坐进椅子里。
对面坐着的白从书里抬起头来。
 
「你发什么脾气啊」
「……去托内拉要延期了」
 
听安洁琳这么一说,夏洛特惊讶地跑到她身边,抓住她的衣服。
 
「为、为什么!?明明明天就要出发了……」
 
安洁琳仍是一脸的不愉快,将手里攥得皱巴巴的信递给夏洛特。
夏洛特快速浏览了一遍,吃惊地瞪大双眼交互看向安洁琳和手中的信。
 
「大、大公家来的?姐姐,你要去吗?」
「……虽然不想去,但拒绝的话会给公会的人和其他冒险者添麻烦啊」
 
白啪嗒一下合上书,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
 
「对于你这个恋父狂人来说,还真是了不起呢」
「吵死了小白……野越橘……刚摘下来的野越橘……」
 
安洁琳脸上到刚才为止的愤怒表情一下子转变为沮丧与绝望,整个人趴到桌子上。
夏洛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轻轻地摩挲安洁琳的后背。
 
「没事吧,姐姐……?」
「……谢了,夏儿。但是没法去托内拉了」
「那……我和白要怎么办啊……?」
「……我正在考虑这个」
 
安洁琳眼含泪花抬起头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把夏洛特和白留在奥尔芬的话,除了托内拉外应该是没有比这更安全的了。可以得到公会的全面协助,回归的S级冒险者们也都非常可靠。
相对的,埃斯特加是完全未知的土地。万一遭遇突然袭击,不管是能逃去的地方还是能依靠的人物全都没有。虽然被袭击的可能性很低,但万一太过自信而大意了,导致两人丧命或是被带回卢克雷西亚的话,那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安洁琳闭上眼睛,耳中只听到公会中人来人往嘈杂的脚步声。她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站了起来。
 
「去找安娜和米莉商量一下吧……」
「我、我也去!」
 
夏洛特握住安洁琳的手,安洁琳也回握住她,随后用下巴示意白也一起来。
白一副略带笑意的表情站了起来,这让安洁琳不满地噘起了嘴。
 
「……看到姐姐为难就让你这么高兴吗,小白」
「不要叫我小白。哼,你就好好动用一下你那近乎为零的智商吧」
 
白呵呵地笑着这样说道。安洁琳的拳头砸到他的头上。
 
「你要是还有空间转移魔法的话……!」
「……已经没了的东西就别强求了」
 
安洁琳拉着夏洛特的手走出公会。
 
白天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路边传来艺人演奏音乐的声音,很是热闹。
安洁琳穿过人群之间的缝隙,顺着大道朝前走去。为了防止走散,她紧紧握住夏洛特的手。夏洛特有些不安地对安洁琳说道。
 
「姐姐,没事吧?我觉得用不着勉强自己非要去埃斯特加……」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的话肯定就拒绝了,但现在不能这样」
 
夏洛特伤心地低下头。她原本也非常期待这次跟安洁琳前往托内拉的行程。
 
一大早开始的那种激动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安洁琳气得咬牙切齿,这该死的埃斯特加大公,她想要做些什么作为报复,却又什么都想不到。
如果遇上相同的状况的话,贝尔格里夫会怎么做呢,她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
 
「爸爸他才不会搞这些无聊的复仇……」
 
对啊,怎么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就如此消沉呢,我可是爸爸的女儿啊。
安洁琳这样想着,猛地抬头挺胸。
 
「要加油啊,安洁琳……」
 
她一边这样自言自语,一边加快了脚步。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的家位于商业区的一角。这里离教会的孤儿院比较近,去市场也很方便。因为临近贫民窟,所以房租也相对便宜。
敲了敲门,说声「是我!」,很快一脸惊讶的安奈莎开了门。
 
「安洁啊,怎么啦?」
「出问题了……」
 
安奈莎以手扶额皱起眉头。
 
「……总之先进来吧」
 
家里各种东西七零八落,乱七八糟堆的到处都是。有还没洗过的餐具,也有洗完还没叠起的衣物。看样子是忙于旅行的准备而完全忽略了家务事的样子。
里面的屋子里,米丽娅姆正坐在旅行包前沉吟。
 
「姆~……要怎么办才好喵~……」
「米莉」
「哎呀?安洁,怎么啦?出发是明天吧~?」
「这个嘛……」
 
听过安洁琳的说明,两人也呆住了。
米丽娅姆气呼呼地噘起嘴。
 
「这不完全是贵族们胡闹嘛!说什么授勋,安洁讨伐魔王都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啊!是吧,安娜!?」
「嗯……但是也没办法啊。毕竟对方是大公,也不能放人家鸽子啊……真亏你能做出这个决定呢,安洁」
 
安奈莎有些佩服地轻轻拍了拍安洁琳的头。安洁琳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已经是大人了……虽说对你们俩很抱歉」
「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啊……」
「嗯……好想见到贝尔叔啊……」
 
两人也能明显看出非常沮丧,但她们也明白将大公家的召唤置之不理是很危险的,于是也只好不情不愿地放弃了托内拉之行,开始重新商量今后的安排。
泡上一壶花茶,众人围着桌子坐下。
 
「坐马车去埃斯特加的话,就算不绕路也要大概半个月……哪怕去了立刻回来也得一个月了……」
「肯定不可能去了就回来吧。应该要在那边呆几天的」
「夏儿和小白呢?一起带过去?」
 
安洁琳摇了摇头。
 
「和奥尔芬不一样,那边没有伙伴,也不熟悉当地地形,风险太大了」
「但是……但是没有姐姐的话……我」
 
夏洛特有些不安地抱住安洁琳的胳膊。安洁琳叹了一口气,轻抚夏洛特。
 
「就算是我,一个人的话也不可能全部守得住啊……上次也害得罗塞塔小姐受了伤」
 
夏洛特低下头去,将安洁琳的胳膊又搂紧了一些。
 
罗塞塔修女还没完全恢复,但伤已经基本好得差不多了。她本人虽然对这次的事情一笑带过,不过安洁琳和夏洛特还是有很强的责任感,经常去探望她。
那次袭击虽说是突发的意外事件,但安洁琳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就算自己再强,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总是有限的。所以,依靠别人也是很重要的。这次的事件让她有了这种自觉。
 
正因如此,这次不能把夏洛特和白也一起带去。如果只是单纯的观光倒还好,但这次去是为了授勋,所以肯定会有很多时间不能在一起。
安奈莎敲了敲桌子。
 
「我和米莉呢?虽说一起去应该也没什么用」
 
毕竟信上只说了邀请『黑发女武神』安洁琳。而且实际也是安洁琳一个人把魔王干掉的。就算是队友,能否列席似乎也很微妙。
 
「但是你们俩也一起来的话,就可以带上夏儿和小白了吧……?」
 
听到安洁琳这么说,安奈莎面露难色。
 
「不好说啊。上次的袭击是奇袭的近身战吧?我们倒是有自信不至于被干掉,但同时还要保护别人的话可能就有点困难了」
「就是啊~。安洁你还可以感觉得到杀气,我们可是搞不明白啊,而且这和护卫商队也不一样」
「唔……」
 
的确,两人是弓箭手和魔法师,比起在前线作战来说更擅长在后方支援。战场上和旅途中的护卫姑且不论,日常生活中的护卫她们是不如安洁琳的。更不用说对手是来路不明的邪恶组织、卢克雷西亚的贵族以及教皇厅的净罪机构,这跟普通的强盗或魔兽相比难易度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安洁琳深深陷进椅子里。
 
「……那要怎么办啊?」
「倒不如把夏儿他们留下,由我们两个代你陪着他们比较好。虽说公会的人也可也以帮忙,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工作……还是说你会觉得寂寞?」
「才不会寂寞呢……你以为我是谁」
「啊,对了。要不索性由我和安娜带上夏儿和小白去托内拉怎么样~?这样一来之前的准备就不至于浪费了,而且也能见到贝尔叔」
 
米丽娅姆开玩笑地这样说着,但她看到安洁琳的表情后就愣住了。大粒的泪珠从安洁琳眼中涌出并不断落下。
安洁琳用手背擦掉泪水,吸着鼻子呜咽道。
 
「太过分了……唔……!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哇—!抱歉抱歉!我是开玩笑的!我们怎么可能把安洁一个人丢下去托内拉呢!好啦,乖孩子!」
 
米丽娅姆慌慌张张地轻抚安洁琳的头和后背。夏洛特似乎也被安洁琳感染,眼里隐约有些泪花。
安奈莎叹了一口气。
 
「米莉,你啊……」
「我、我都说了抱歉了!我哪里想到她会哭啊……」
 
安洁琳又抽泣了一会儿,终于平静了下来,眼睛和鼻头和脸上都是红红的。她噘起嘴,胳膊撑在桌子上,以手托腮。
 
「……那我就一个人去,你们都留在奥尔芬」
「这样也好。轻装上阵,结束了立刻就能回来」
「……不许偷跑去托内拉。绝对不行。明白了吗,米莉……?」
 
安洁琳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抓住米丽娅姆的猫耳揉来揉去。米丽娅姆有些为难地眨巴着眼睛。
 
「啊呜~都说了只是开玩笑啊~……」
「夏儿和白这样子可以吗?」
 
对于安奈莎的问题,夏洛特客气地点了点头。白仍是靠在墙上一声不吭,大概算是默认了。安奈莎也点点头。
 
「好吧,那你们俩人就暂时先住在我们这里吧。虽说家里有点乱……」
「我、我也会帮忙打扫啦,安娜!」
「哈哈,谢啦。那,安洁,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反正旅行的准备都做好了。只是礼物不带了」
「这样啊。也是呢」
 
米丽娅姆有些自暴自弃地站了起来。
 
「好嘞~,去酒吧吧!就平时那家!今天要好好喝一场!」
「……米莉你请客?」
「唔呃……好、好吧……没问题哦?」
 
安洁琳似乎恢复了一点精神,咯咯笑着站了起来。
窗外充满了黄昏时的火红色阳光。
 
 

评分

参与人数 13轻币 +187 收起 理由
莉莉斯 + 39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赞一个!
Antz7766 + 13 我很赞同
gothiclo + 16 工作辛苦
genuinearticle + 13 赞一个!
mth950914 + 13 工作辛苦
2046169 + 12 精品文章
Teryer + 15 工作辛苦
reimi + 10 工作辛苦
howardliu0510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25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翻譯大大!新春愉快!身體健康!
发表于 2020-1-25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翻譯大大!新春愉快!身體健康!
米麗好壞,讓安潔哭哭了
发表于 2020-1-25 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這部乾脆叫父親的魔王收集日常好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2-21 20: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