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49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5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的翻译 大佬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20-1-25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安洁日常回不了家
发表于 2020-1-25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安洁日常回不了家
发表于 2020-1-25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jo2165 发表于 2020-1-21 20:15
剛快速看完
越看越有種魔王勇者的感想
以下反白

当时的魔神看起来是动物型,跟第一和第二章的人形并不一样吧?
发表于 2020-1-25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佬翻译
发表于 2020-1-25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樂!!!
发表于 2020-1-25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樂!!!
发表于 2020-1-26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佬翻译,顺便问一下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
发表于 2020-1-27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大公爵有什麽陰謀
发表于 2020-1-28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大大
发表于 2020-1-29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最后,赤鬼会将所有魔王全收了当孩子
 楼主| 发表于 2020-2-2 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20-2-2 01:49 编辑

第四十七话


下雨了。雨滴啪嗒啪嗒地拍打着地面,溅起无数小水花。地上到处都是小水洼,路上的行人们也都加快了脚步。

红发的少年站在路边商店伸出的屋檐下躲雨。
突如其来的雨让他身上都淋湿了,水从头发上滴下来,他用手擦了好几次。虽说现在是夏天所以还好,但湿掉的衣服捂在身上那种温乎乎的感觉还是让人很不舒服。
他手中的篮子里装满了刚采来的草药。少年瞥了一眼篮子,有些为难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将另一只手中的拐杖重新握紧。

雨终于小了一些。虽然还没有完全停,但至少不是那种瓢泼大雨的程度了。
少年缓步从屋檐下走出。尚不习惯的假腿每次撞击地面时身体都会摇晃一下,必须要拐杖支撑才能走路。

一群同龄人冒险者和少年擦肩而过,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嘲笑他。

「是那个万年草药收集家哎」
「太丢人了。我才不要变成他那样」

少年咬紧嘴唇,加快了脚步。但假腿实在是走不快。
突然,少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的名字,于是转过头来。
茶色头发的少年朝他跑了过来。红发少年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就转为亲切的微笑。

「好久不见了,你看着还挺好的」
「嗯……你也……」

话说到一半,他的视线落到红发少年的假腿上,顿时陷入了沉默。红发少年呵呵地笑了。

「大家也还都挺好的吧?不过你们的话应该是不用担心的吧」
「……你又怎么样呢?」
「你说我?如你所见,也就这样勉勉强强还行吧」

茶发少年嘴角抽动了几下,低下头去。

「咱……咱觉得你要是能回来的话咱是会很高兴的……肯定、肯定他们也会高兴的」
「喂喂,我可不想当你们的累赘啊」

红发少年苦笑着用假腿在地上敲了敲,发出嗒嗒的响声。

「都这个样子了,连当诱饵都做不到啊……你们已经升到B级了吧?离高阶冒险者就差一步啦。我不能拖你们的后腿啊」
「但……但是,那是……」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茶发少年,红发少年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别用这样的表情啊。只要我们都好好的不就好了么」
「但是,咱……你不在的话……」

红发少年有些为难地笑笑,示意自己手中的篮子。

「我任务还没完成呢。先回公会去了」
「唔……」

茶发少年低头不语,红发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再见啦。要好好的啊。帮我向那些家伙也带个好」

红发少年在听到回复之前就转身离开了。每次假腿撞击地面时,震动传到身上,他都会感觉到本已不存在的右脚隐隐作痛。
他很清楚,背后茶发少年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自己。握住拐杖的手上又加了一分力。

「……嫉妒又能怎么样呢。明明就知道自己的极限的吧」

他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嘟囔着。
站在茶发少年面前时,以及与他对话并想起以前的队友时,内心深处似乎都会有一种漆黑的感情伴随着隐约的疼痛缓缓地渗出。他将其强行压下去,挂上虚伪的笑容,然而他对这样的自己也已经早就厌烦了。

或许已经是时候了。

红发少年对于再次变强的雨势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朝着公会走去。

  ○  ○  ○  ○  ○

深深地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将其吐出。呼出的白烟漂浮在空中,像是有了实体一般。白烟简直像是在拒绝崩坏似的,以平稳的势头缓缓地融入空中。
早晨已经开始变得很冷了。
农耕工作大体上告一段落,只剩下一些零碎事情需要处理。夜里已经开始降霜,冬天的先锋似乎终于抵达了托内拉。风也越来越冷,差不多要开始下雪了吧。

太阳还没有升起,在清晨的山丘上,贝尔格里夫坐在石头上静下心来。
他半睁着眼睛,似乎什么都没在看,将视线投向远方,把意识集中到自己的呼吸上来。
冰冷的空气如针扎般刺痛着肌肤,但他逐渐连这些也不在意,最后似乎是连每一次呼吸都拉到非常非常长。
于是乎,他越发清晰地感受到体内的热度四处流动的感觉。肉体与空间的境界变得暧昧,仿佛自己的身体也可以改变形态似的。

按格雷厄姆的说法,当事象迁移变化之时,魔力的质与量皆会增加。
拂晓。
即是由夜晚向清晨变化的那个瞬间。
大气中的魔力在没有月光的黑暗中密度越发增大,之后在阳光照射下融化开来。而现在所做的就是要用呼吸法将这些魔力导入体内,这是他最近一直在做的锻炼。

据说达到最高境界的话,一次呼吸仿佛可以拖到近乎无限长。不过,贝尔格里夫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原本在练习空挥时,曾利用半冥想般的方式体会到全身的感觉,所以感觉本身很快就掌握了,但如今还正在加深这一点,要是能那么快就达到极致的话也就不用这么费功夫了。现在还只能算是站在起跑线上。

在离冥想中的贝尔格里夫不远的地方,玛格丽特和丹肯也同样坐在那里,但他们两人似乎无法完全集中,偶尔会扭动一下身子。
离三人稍远的地方,格雷厄姆正在踱步。他背上背着迷迷糊糊的米托。摇摇晃晃的感觉似乎让米托很舒服,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太阳的光终于照了过来,草叶上的白霜反射出闪闪光芒。
贝尔格里夫站起身来伸展身体。原本有些暧昧的身体与空间之间的分界线瞬间恢复原样,清晨的冷气让他身子一抖。

「好冷啊。回去吧」

玛格丽特像是早已等不及了似的站了起来。

「啊—……好难啊。那啥,贝尔,这事有啥窍门没?」
「我想想……大概就是别老想着要快点结束吧」
「唔呃……」

玛格丽特无言以对,脸上泛红。贝尔格里夫呵呵地笑了。

众人走下山丘,回到村里。
前不久还摇晃着金黄麦穗的春小麦田如今已经完全收割完成并又犁了一遍,现在已是一片茶色。这样子来年春天这里就可以种芋头和豆子。别的大田里冬小麦也已经种下去了。

各家各户都已经起床,慌慌张张地忙乱着。流水的声音和菜刀碰撞案板的声音从各处传来。
广场上,旅行商人和商队将帐篷的布拉起,开始陈列货物。

今天是秋日祭。
因为那场突然的雨,工作耽误了几天,所以旅行商们不得不像这样等待祭典开始,但这似乎也有一番乐趣。村子里稍微提前进入了节日的气氛,孩子们和年轻人们都非常欢迎。

贝尔格里夫一边环视四周一边朝前走,这时丹肯凑了过来。

「还真快啊」
「是啊。一转眼就这时候了……冬天也快到了」

按历法来看,一般都是从秋日祭开始大概过两周左右,厚厚的云层就会从北边飘过来覆盖整个天空,托内拉的冬天也就伴随着降雪开始了。奇妙的是每年几乎如此。所以托内拉的人们每年都会努力工作,争取在秋日祭前将工作都完成。
丹肯沉默了一小会儿,终于小声说道。

「实在有些难以开口,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
「嗯?」
「……在下也想着差不多该离开村子了」

贝尔格里夫略有些惊讶。

「怎么了,这么突然」
「哈……因为在这里过得非常舒服啊……所以一直都非常犹豫要不要出去……只是在下还有几个想要会一会的人物」
「……因为到了冬天就出不去了是吧」
「是的。当玛丽小姐她说要离开时,在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时候没能说出口……」
「哈哈,没办法啊……汉娜那边呢?」
「倒是和她商量过了……在下也觉得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旅行了」
「嗬……你跟人家说让人家等你了?」

丹肯有些腼腆地挠挠头。贝尔格里夫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别让人家等太久啊?」
「哈哈,在下会妥善处理的」

丹肯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样子要寂寞了啊,贝尔格里夫不禁想道。
回到家里,开始准备早饭。将昨晚剩下的炖菜热一下,把出门前预先醒好的面团放到铁板上烤。

贝尔格里夫环视家中。
要说的话,如今已经习惯了这种有很多人一起的热热闹闹的生活。玛格丽特和丹肯。吵闹的两人一下子不在了,家里怕是会变得很安静吧,他不禁苦笑。格雷厄姆和米托和自己都太过安静了。
米托从背后跑过来,爬到他的背上。他比起装满芋头的筐子来说要轻不少,光着的脚冰凉凉的。

「爸拔……」
「哦哦,脚好凉啊,米托」

贝尔格里夫笑着握住米托的脚。米托将脸埋进贝尔格里夫的头发里,深吸了几口气。

「爸拔的味道……」
「你这是干嘛呢……好啦,要吃饭啦」

虽然是与往常一样的餐桌,但似乎是因为有两人即将离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悲伤的气氛。
玛格丽特将薄饼泡进炖菜里,随后大大地咬了一口,感慨颇深地眯起眼睛。

「很快也要跟这种味道分别了啊……啊,总觉得好像已经过了挺长时间的」
「哈哈,一旦过去了就会感觉像是一转眼的事情啊,玛丽小姐」
「也是啊。怎么说呢,这里比西部森林好像更有故乡的感觉呢……那啥,贝尔」
「嗯?」

正在给米托擦拭嘴角的贝尔格里夫抬起头来。玛格丽特有些腼腆。

「感觉……发生了好多事情呢。俺要是没来这里的话怕是要吃不少苦头呢……」
「哈哈,你的话肯定会有办法吧」
「是、是这样吗……?不过果然还是,像这样的冒险者常识之类的东西,肯定会搞不明白的吧。说不定会被人骗……」
「呵呵,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学习吧?不过,至少有你在我还是很开心的,玛丽」
「嘿、嘿嘿……」

玛格丽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脸,随后啪地拍了一下大腿。

「好嘞!等俺找到那个叫萨蒂的族人,俺就把她给你带回托内拉来!」
「喂喂……不用这样」
「你害羞个啥劲嘛!」

玛格丽特笑着戳了戳贝尔格里夫,他只得无奈苦笑。
格雷厄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别太得意忘形了,玛格丽特……南边跟这村子里又完全不一样了。太忘乎所以的话脚下会栽跟头的」
「知、知道了啦,真是,伯爷爷你这老顽固……」

贝尔格里夫和丹肯笑了起来。玛格丽特红着脸噘起嘴来。

吃过饭后,众人各自出门朝广场走去。
人群已经开始聚集,在流浪民族快活的音乐声中,年轻人们正把教会的主神维也纳像运出来。莫里斯神父一直安静不下来,在周围来来回回转悠,时而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声。引得围观的人们都大笑起来。这是每年司空见惯的光景了。

玛格丽特牵着米托的手到处乱晃,看到旅行商人摆出的种种商品,眼里放光。似乎是些在精灵族领地都没见过的商品。而商人们也被这位年轻的精灵族人吓了一跳。
贝尔格里夫在广场上转了一圈,顺带寻找有没有可以带玛格丽特一程的旅行商人或是商队。来到托内拉的商人们虽然应该都不是坏人,但玛格丽特毕竟是精灵族的人,普通人有可能会对她产生莫名的恐惧。
他想着要是能有认识的人就好了,不过要是只有一面之交程度的人也没办法。

说起来,之前安洁琳说要在秋天时候回乡,结果一直都没回来。
这个时候还不回来的话,今年应该就不会回来了。虽说她说过要吃野越橘什么的,不过应该是又有工作要忙了吧。

他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踱步,突然有人喊着「贝尔格里夫先生!」朝他搭话。
转头一看,正是去年见过的蓝发女旅行商。她微笑着走了过来,低头致意。

「您还记得我吗?去年在这里……」
「哦哦,还记得。记得小女是受您照顾了……看您这样子也还挺好」
「谢谢!我这边也受了安洁琳小姐很多照顾呢……嘿嘿,太好了!您还记得我让我很高兴。听说贝尔格里夫先生在波尔多似乎也相当活跃呢!」

蓝发商人笑着握住贝尔格里夫的手。贝尔格里夫苦笑着也回握住对方。

「这还真是不敢当……也没到可以说活跃的地步……话说您那边有听说我女儿的消息吗?她之前说过秋天时候要回来,但是……」
「哦呀,是这样吗?唔,我也是自去年那次之后就再没见过她了……实在抱歉」
「啊,没事没事,不用在意……」

这样说着,贝尔格里夫突然想到刚才的事情。

「话说您秋日祭之后准备去哪里?」
「准备经由波尔多前往奥尔芬。这里的羊毛制品在那边很受欢迎呢」
「唔……有个不情之请,您的马车上还有坐人的空位子吗?」
「您说马车?没问题的。不管怎么说,出远门时候经常是要雇护卫的,所以总是留着地方的」

虽说来的时候是搭了商队的顺风车所以省掉了这份支出,女商人笑着解释道。

「贝尔格里夫先生,您也是要出远门是吗?像您这样厉害的人,我也很乐意请您同乘呢」

女商人这样说道。说起来,当初和赫维缇卡的亲卫队搏斗时她也看在眼里。
贝尔格里夫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不,不是我,是有别的人想请您捎带一程。她的剑法比我还强」
「咦……」

听到说比贝尔格里夫还厉害,女商人瞪大了眼睛。

「这么厉害啊……请问是哪一位呢?」
「呃……喂,玛丽」

贝尔格里夫环视四周,但是人太多了一时找不到玛格丽特的身影。他有些为难地挠挠头。

「抱歉,原本应该是在附近的……」

蓝发女商人也露出苦笑。

「人比较多呢……」
「喂——,玛丽?」

贝尔格里夫一边呼唤着玛格丽特,一边在广场上来回寻找。女商人也跟在他的后面。走了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摊子前非常热闹,而玛格丽特也正牵着米托蹲在摊位前。这个摊位的内容是抽奖,台面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奖品。

「这个吗……不,这个吧」

从箱子中伸出许多根线,玛格丽特从中选了一根,慎重地抓住抽了出来。抽出来的线另一头被染成了红色。摊主喀拉喀拉地摇晃着手中的摇铃。

「好嘞,恭喜你啊,精灵族的小姐」
「哇!这个要给俺吗?谢谢你!」

抽奖得到的奖品是一个看起来就很廉价的金属挂饰,而玛格丽特则是非常欣喜地接受下来。即使是这样的东西,对于不通世故的精灵族公主来说看起来也像是宝物。她身边的米托一边啃着手上的肉串一边看着她。
玛格丽特马上将挂饰戴上,笑嘻嘻地看向米托。

「嘿嘿,米托,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
「话说那个肉是人家送给我的哎……好吃吗?」
「好吃好吃」
「喂,玛丽」

贝尔格里夫呼唤着玛格丽特并朝她招手。玛格丽特牵着米托的手走了过来。她表情很快乐,脸颊泛红染成了桃色,看起来非常享受秋日祭。当然她现在能跟米托处得很好也让人很是欣慰,贝尔格里夫无奈地笑了笑。

「怎么了贝尔,有啥事?」
「还有啥事,我知道你玩得很开心,但首先得赶紧找能带你去奥尔芬的人才行啊」
「啊,对啊……抱歉」
「呵呵,你向我道歉也没啥用吧?小心又惹格雷厄姆生气啊?」
「唔,呃……」

一旁的蓝发女商人甚是吃惊,交替看向贝尔格里夫和玛格丽特。

「精、精灵族……?咦?是这个人吗?」
「啊?你谁啊?」

玛格丽特眯起眼睛看向女商人。女商人战战兢兢地看向贝尔格里夫,眼神里满是求助的表情。贝尔格里夫苦笑一声。

「玛丽,别用这种像是吵架的态度。这个人是旅行商人」
「旅行商人……啊!莫非你是要去南边!?坐马车吗!?」
「咦,啊,是的」
「啊,那啥,能不能让俺也搭一程?俺剑法保证没问题,可以给你当保镖的,好吧?」
「哈,呃……那个……」

女商人带着有些为难的笑容看向贝尔格里夫。

「这位就是比贝尔格里夫先生还强的人……?」

贝尔格里夫点点头。

「她虽然言行举止有些粗野,但绝对不是坏孩子。与其在那边雇几个冒险者,她绝对更能保证旅途的安全」
「这、这样啊……呃……好吧!出发定在两天后,没问题吧?」
「好嘞!谢谢啦!俺叫玛格丽特!请多关照啦!」

玛格丽特高兴地抓住女商人的手,使劲地晃了晃。
突然出现的精灵族人让旅行商人有点吓到,不过玛格丽特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她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米托也一脸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她们。
玛格丽特甚是兴奋,抓着女商人不停地问这问那,比如南边是什么样的地方,旅途会是怎么样的之类,女商人也都苦笑着一一认真回答。贝尔格里夫在一旁露出微笑。

广场正中响起一片欢呼声,主神的雕像终于平安地在台子上立起来了。
伴随着喀啷喀啷的声音,村长霍夫曼牵着马走了过来。马儿身上披挂着装饰华丽的马具,后面拉的马车里则是装满了麦穗、芋头、野果等各种秋天的硕果。这匹马正是当初安洁琳回乡时留下来的,不过贝尔格里夫也用不着,于是就放在霍夫曼那里了。如今它也在托内拉的各处田地里发挥着作用。

孩子们开始用马车里的花和作物装点神像的四周。流浪民族的音乐越发响亮,越发欢快,四周的人们开心地牵起手来,缓缓地在神像周围形成一个大圈跳起舞来。说起来,去年这时候赫维缇卡也来参加来着。感觉这一年过得好快。
虽然每天似乎都是一如既往的重复,但却又像是挤了许多事情进来。
春天时候安洁琳她们回到家乡,随后又跟她们一起去了波尔多,回来后又遇上丹肯,之后格雷厄姆和玛格丽特出现,森林里出现异常并遇到米托……贝尔格里夫回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还真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呢……」

贝尔格里夫用假腿在地面上咚咚地敲了几下。太阳早已爬得老高,因早晨的霜而湿润的地面如今也已经完全晒干了。

玛格丽特还在与女商人聊天,于是贝尔格里夫带着米托在广场上转悠。人们开心地相互祝酒,快活的谈笑声此起彼伏。他偶然看到丹肯和汉娜正并排坐在广场一角,两人似乎正开心地谈论着什么。
贝尔格里夫苦笑了一下。明明就已经关系那么好了,何必又非要特意再出去旅行一次呢,他不禁这么想。不过要说的话,丹肯也在以他自己的方式朝下一个目标前进,应该是要在心中做个了断,所以他告诫自己还是不要说多余的话了。

他又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作为冒险者,为了完成委托而来往于各个村庄城镇,潜入不同的地城。和伙伴们聊天,运送货物,时常要与来袭的魔兽、野兽或是强盗战斗。每人都有自己的分工,有成功也有失败,回想起来每天似乎都活得很精彩。

米托拉了拉他的手。

「爸拔,爷爷」
「嗯」

格雷厄姆正静静地坐在广场的角落里。他坐在树荫底下,并不显眼。贝尔格里夫带着米托走到他身边,格雷厄姆抬起头来。

「很热闹啊」
「哈哈,每年都是这样啦」

米托飞扑到格雷厄姆身上,向上一直爬到他的肩头。

「爷爷,好高……」
「……唔」

贝尔格里夫在格雷厄姆身边坐下,注视着祭典的情形。已经是看惯了的光景,但这也正让他觉得多了几分怜爱。
不过也的确是有某种缺了什么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刚回到村里那会儿,仍对冒险者有所留恋的时候的类似的感觉。
是对冒险的憧憬吗?不,不是。只是对过去的回忆。他开始觉得,对于将一切全都抛弃了的过去的自己,没有好好做个了断是不行的。所以到了现在才会总像这样莫名地想起以前的事情。为了能够向前,不可以再回头向后看。

「……贝尔」

格雷厄姆开了口。贝尔格里夫歪过头去。

「怎么了,格雷厄姆?」
「看你似乎在烦恼些什么……」

贝尔格里夫瞪大了双眼,随后有些为难地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被你看穿了啊」
「……方便的话说来听听吧,吾友啊。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谢谢了……」

贝尔格里夫稍微考虑了一下,像是在挑选用词一般,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开始讲述。

  ○  ○  ○  ○  ○

戴帽子的男人从仰躺状态缓缓地坐了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转动几下肩膀。没什么肉的身体里,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地牢里照不到阳光,所以也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牢里充满冰冷的空气,但这个男人却只穿一件很薄的衣服,光着脚只穿一双拖鞋。然而他却寒颤都不打一个。
男子捋了捋胡须。他似乎很无聊。

「……真是不愉快的梦啊」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伸伸腿看向天花板。火把的亮光投射出的影子如活物般不停地跃动。活动一下肩膀,可以听到骨头嘎巴嘎巴的响声。
完全静下来的话,可以隐约听到上面传来的喧闹声。最近似乎是要举办舞会。众多来宾被招待到这里,在这个绚丽夺目的空间中,装扮华美的人们来来往往。

简直让人想吐,男子嘟囔道。那些身着华丽衣装的家伙们,内心却完全是漆黑的,男子如此嘲笑他们。冒险者倒还要好得多。

原本期待着能看到过去而入睡,但造访他的却是噩梦。明明只是在梦里见到的东西,醒来后却似乎觉得鼻腔里还留有鲜血的腥臭味。
在辉煌的日子过后,拼命获得了强者的地位,然而这却将他卷入争斗的每一天。精神极度疲惫,越来越厌世,男子不禁冷笑起来。

他原本以为,只要有力量的话,就可以找回那些与同伴一起度过的日常。

「结果最后到达的却是这里吗……哈啊……」

男子抱膝长叹。
为了填补心中的那份空缺,他尝试过各种事情,但到了如今,他已经觉得怎么样都好了。但即使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话又会有一种很强烈的空虚感。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当年还是低阶冒险者时的那份记忆,始终在记忆中散发着鲜明纯净的光芒。有时候他甚至想过一死了之,但每次都是这份记忆将他挽留了下来。

「咱几个到底要为你做些什么才好啊,贝尔……」

男子抓起身旁的酒瓶,但里面已经一滴酒都没有了。他将瓶子扔了出去,瓶子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嘭的一声裂成碎片。
男子无聊地伸出一根指头,指向碎片的方向。下一个瞬间,瓶子的碎片全都浮到空中,咔嗒咔嗒地组合起来,重新恢复了瓶子的形状。然而男子一放下手指,空中的瓶子就再次变回原来的碎片,落到地上。

「……已经碎掉了的东西,就算再组合起来也不行了啊……」

男子将礼帽重新戴好。

此时,远处传来小小的脚步声。铁栅栏对面出现一个人影。她一头焦茶色的头发,看起来是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少女,身上穿着一件干净漂亮的裙子。在这冷冰冰的只有石头的地牢里,她的身形显得格格不入。
戴帽子的男人一脸无奈。

「你又来了啊……被人发现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哦?」
「大家都很忙,谁也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哦。公馆里为了准备舞会忙成一团。太烦人实在受不了」

银铃般的嗓音非常优雅,仿佛没有一丝杂质。
男子叹了一口气。

「和你的未婚夫呆在一起不就好了嘛。这里可是很冷的啊?」
「你这不是更冷吗!穿得这么薄!」
「咱是特别的。你小心会感冒的啊?」
「只是一小会儿没问题的。转换心情也是必要的。我说,再给我讲故事吧。就讲你以前去龙的洞穴的故事就好了哦」
「……你拿一瓶酒来的话咱就给你讲」

少女唰地站起身来,抓住裙角啪嗒啪嗒跑向台阶的方向,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

「我马上就拿过来!你不许睡啊!」

随后她就登上台阶离开了。
戴帽子的男人一脸不情愿地躺倒下去,将礼帽盖在脸上。




评分

参与人数 13轻币 +250 收起 理由
genuinearticle + 13 精品文章
hwdh + 10 工作辛苦
wdr550 + 100
莉莉斯 + 13 工作辛苦
gothiclo + 16 很给力!
Fung0207 + 12 工作辛苦
wangbaisen1990 + 15 工作辛苦
lamiyas817 + 12 春节不忘翻译,辛苦了!
kanonxzo + 12 感謝翻譯!辛苦了!
zorrocheng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2-2 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warrenchen 发表于 2020-1-21 19:53
感謝翻譯及分享。
剛才得知原作已經完結了...
WEB最終篇是十一篇,共155話。

看作者的活动报告,他说暂时是不会有番外之类的了。

另外本月中发售单行本第7卷。

(总觉得贝尔画得越来越年轻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8 收起 理由
gothiclo + 16 工作辛苦
airlauyo + 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2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大大翻譯
发表于 2020-2-2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啦?花嫁结局?
发表于 2020-2-2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麼感覺47話裏的前隊友會是後面劇情主線啊~
发表于 2020-2-2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洁前往大公处或许会跟贝尔的前队友汇合?
发表于 2020-2-2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chaosfighter 发表于 2020-1-25 21:37
当时的魔神看起来是动物型,跟第一和第二章的人形并不一样吧?

這部作品魔王有72個
後面還會出來好幾個
到結局是沒有全部出來啦
发表于 2020-2-2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贝尔是不是在波尔多的那次喝了太多精灵灵药的原液以至于整个人都年轻化了……
之前打一场或者干干活就腰酸背痛的描写到后面越来越少了
加上现在增强魔力的锻炼持续下去的话会不会变成米丽的师傅那样……
发表于 2020-2-3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jo2165 发表于 2020-1-21 20:15
剛快速看完
越看越有種魔王勇者的感想
以下反白

想大佬剧透一下,安洁什么时候找到妈妈,谢谢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2-21 11: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