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52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7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雞捌號 于 2020-3-2 23:19 编辑

這話讓我有點小感動
像是總算進了主線的那種感覺
但是那時往後面又看了兩三話
果然沒那麼容易讓女主為老爸帶回故人啊
我一直覺得只要女主自稱是男主女兒
卡希姆一定會馬上飛奔去找男主的

----

撤回前言,有夠ez
发表于 2020-2-27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等着看一下插画是什么画风
发表于 2020-2-28 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要不是在新手村就遇见魔王。老爹起码也是个aaa级的大佬
发表于 2020-2-28 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大翻译,超级好看啊,好在意卡西姆什么时候能知道贝尔的事情啊
发表于 2020-2-28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wildterror 发表于 2020-2-28 02:19
所以。要不是在新手村就遇见魔王。老爹起码也是个aaa级的大佬

就潛力來說肯定沒問題
不過人生經歷不同結果也不一樣
以貝爾的能力比較像指揮或軍師型
說不定就會變成自身武力沒升高導致評價反而沒到這高度
 楼主| 发表于 2020-2-29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warrenchen 发表于 2020-2-26 05:34
一方面算是提前在51話更新前,感謝翻譯兼校對的樓主;
另方面也是有些僭越地,想跟各位讀友們分享一段蠻有 ...

感谢理解。

关于那两个名字的确是很让人头疼,我当初也考虑了很久。最后译成“白银”主要考虑第一是这人用的武器是长枪,然后一说到长枪就常想起古典小说里常说的“一杆亮银枪”、“银枪白马”等,第二是考虑这个作品的时代背景应该还是基于欧洲中世纪的,那个时候的人应该还没有认识到铂这种金属。非要说的话奇幻小说里常见的“秘银”倒是更有可能……

至于你说的西班牙语发音相近,我不懂西语所以也不好判断,而且日本人那外语发音你懂的。
作者倒是在第二卷后记中提过“本作很多名字出自音乐方面相关”,但我音乐方面也知之甚少,所以也没搜到什么结果……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6 收起 理由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warrenchen + 10 感謝认真回复
Teryer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2-29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20-3-1 00:11 编辑

第五十一话


热红酒喝着很甜,有一股让人很怀念的味道。虽说之前安洁琳当礼物带回来的红酒也很好喝,但只有像现在这样在奥尔芬的酒吧里品尝到的热红酒才是回忆中的味道。实际上的味道或许会跟当年有所不同,不过在这种唤起记忆的地方喝着这样的酒,这些已经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了。

贝尔格里夫离开公会后被带到了酒吧。这正是安洁琳非常喜欢且经常光顾的那家酒吧。这里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各色人士进进出出,自己也并不显眼,所以能够放松。只不过身为精灵族的玛格丽特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惊讶的目光就是了。
贝尔格里夫随便环视一下四周。
这种吵吵嚷嚷的喧嚣气氛让他非常怀念。当年现役的时候,他也常在这样的地方喝酒。虽然这不是他现役时代常去的店,但其实冒险者们聚集的地方大都是差不多的氛围。

「来,这就是安洁最喜欢吃的哦~」

米丽娅姆殷勤地推荐着刚刚端过来的烤鸭肉。表皮看起来烤得恰到好处,散发出很香的味道,肉看起来也很肥美。

「看着挺好吃的」
「哎嘿嘿~,在托内拉吃过的烤鸟也很好吃呢~」
「是说白菊鸟吗?」
「对对,就是那个~」
「那只鸟也有很多油呢」

说到这里,安奈莎扑哧一笑。

「米莉,小心帽子不要沾到油啊?要不要羊毛帽子?」
「噗!噗哈哈哈!也是呢!对吧,贝尔叔!」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笑着挠挠头。

「别总开我的玩笑啦,当时不知道啊……」

夏洛特莫名其妙地歪着头。

「帽子?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不……总之就是有过一些事情吧」

正在大口吃肉的玛格丽特也抬起头来。

「话别说一半啊,吊人胃口。说来听听呗」
「嘿嘿,下次告诉你!啊,贝尔叔,赶紧吃别凉了~」
「嗯,谢谢」

劲道的鸭肉一咬立刻渗出油来。原来如此,如果是喜欢白菊鸟的安洁琳的话,的确是会喜欢这个呢,贝尔格里夫这样想道。

这个时候,有一群看着就不太正经的男人走进店来。

「喂,瞧瞧!精灵族的哎!」
「我×,真稀罕!头一回见!」
「哟哟,这下子有趣了嘿」
「我说,精灵族的小姐,要不要来一起喝一杯?我们请客」
「咦?可以吗?」

玛格丽特一脸高兴。安奈莎傻眼地抓住她的肩膀。

「玛丽,不可以接受这种人的邀请啊」
「咦,是这样吗?在托内拉的话……」
「这里和托内拉不一样啊,玛丽。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可以跟不认识的人一起走」

贝尔格里夫苦笑一声,随后转向前来搭讪的男人们。

「实在抱歉,这孩子有点不懂人情世故,今天可不可以放过她呢?」

男人们哈哈大笑起来。

「还带监护人的?喂喂,我说大叔你啊,都少了一条腿了还带把剑是想搞毛啊?还挥得动不?」
「嘿,仔细瞅瞅这一桌质量都不错啊。我说小妞们啊,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找点乐子?过来这边呗」
「喂,别碍事,大叔。哪凉快哪呆着去」
「好啦好啦,先冷静一下,这是在店里面,闹起来会给周围人添麻烦的」

贝尔格里夫试图说服这帮男人,而米丽娅姆则是一脸坏笑地将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吱呀吱呀地摇晃着椅子。

「啊~啊,居然找『赤鬼』的碴,小心会死得很惨啊~?」
「啥……?『赤鬼』……?」

男人们一愣,看向贝尔格里夫。其中一人突然像是受到惊吓般表情一紧。

「我、我、我听说过!据说是『黑发女武神』的父亲兼剑术师父……」
「说起来好像是假腿还有红头发……真、真的假的!他在奥尔芬的吗!?」
「不、不是,我没有那么了不起……」

安奈莎也一脸恶作剧般的笑容。

「想挑事儿也得学会挑对手啊?这个人可是超强的啊」
「不、安娜,等下」
「他这剑一旦出了鞘,不把对手杀光可是不会收回去的啊~?要花几秒钟呢喵~?」
「你、你这是说啥呢,米莉……?」
「我,我说!仔细瞅瞅这不都是『黑发女武神』的队友么!」
「我、我×!真家伙!是真的『赤鬼』!」
「抱歉打搅了——!」
「等、等下,我不是那么……」

男人们根本顾不得听贝尔格里夫讲话,慌慌张张地抱头鼠窜。周围目睹了这场骚乱的其他客人们全都面面相觑,窃窃私语交流起来。

「那就是『赤鬼』……」
「据说是比『黑发女武神』还要强……」
「今天好像看到公会会长还给他下跪来着……」
「而且会长那家伙哭得一塌糊涂哎……」
「是不是被捏住什么把柄了……父女俩都不是等闲人物啊」

贝尔格里夫缩起身子。看样子今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以一种扭曲的方式传开了。

「……这种引人注目的方式……真让人头疼。而且都说些有的没的……」
「哎嘿嘿,对不起。但是舒服多了~」
「没演变成更严重的事情,这不挺好的么。而且贝尔叔实际上也很强啊」
「没有那种事情……这可麻烦了……」

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将来怕是还会有更多麻烦。玛格丽特有些感动地看向贝尔格里夫。

「贝尔,你这还真出名啊!」
「不是的……」

周围的视线似乎越来越强,但现在再去想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先强打精神继续吃饭。

曾经的朋友们如今都不知去了哪里。当然,他倒是也有想过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能见到,但一开头就碰了一鼻子灰让他有些灰心。
不过倒是知道了他们各自都非常活跃。他们四散分开这件事也让他很是在意,但个中缘由却也无从知晓。贝尔格里夫对此进行了一番思考,但始终想不出一个正面的理由。如果其中也涉及到自己的话,果然还是要找到他们好好谈谈才好。

莱昂内尔表示要集合公会全部力量协助搜索。贝尔格里夫十分惶恐地拼命推辞,但莱昂内尔也罕见地不肯退让。最后还是贝尔格里夫做了让步,接受了他的协助,但加上了不妨碍公会正常业务的前提条件。

「贝尔叔当年现役的时候,有这家店吗?」

对于安奈莎的问题,贝尔格里夫抱臂思考了一下。
跟他当年现役的时候相比,城市的样子变化很大。有些原来有店的地方现在没了,有些原来没有店的地方出现了新店,他曾经常去的那家酒吧现在也没了。
当年为了购买道具而在城里四处奔走,所以记住了各种道路,但那时候的记忆如今已经很模糊了。
贝尔格里夫苦笑一下。

「……不好说啊。已经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了,记不太清楚了。街道也变了不少呢」
「二十五年前的话,是有的」

身后传来声音,众人回头一看,酒吧老板正站在那里。

「只不过当时是由我父亲在经营」

老板说着,将一盘醋腌芜菁和一盘煮灌肠放到桌上,随后盯着贝尔格里夫上下打量。

「……你就是那个黑发女孩的父亲吗」
「是啊。看起来小女跟您关系似乎很好……」

老板叹了一口气。

「……我是觉得找老婆这事不该交给女儿,还是自己来做比较好」
「啥……?」
「算了,这也不是我该插嘴的事情……」

老板走回柜台,留下贝尔格里夫张着嘴愣在那里。贝尔格里夫回过神来,嘟囔了一句。

「……都已经传得这么广了?」
「连、连老板都知道了……为啥?」
「安洁这家伙,到底想什么呢……还是说她找老板商量来着?」

米丽娅姆和安奈莎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玛格丽特窃笑不止。

「安洁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啊。越来越想见见她了哎」

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

「看来有不少人需要去解释啊……」

白冷笑一声。

「不是你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吗?」
「我也没说让她这么做啊……真是头疼」

贝尔格里夫无奈地放弃思考,慢慢喝着已经变温的红酒。

吃过晚饭,众人离开酒吧。冬天的冷风让因酒而火热的脸颊感觉很舒服。
贝尔格里夫原本是想先找到安洁琳,再由她给自己安排滞留奥尔芬期间的住宿,然而安洁琳如今已经去了公国首都不在此处。他原本以为是失算了,不过还好安洁琳走之前把钥匙寄放在了安奈莎她们那里。

「她说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放在我们这里」
「唔……」

虽说她肯定没可能提前预想到现在这种状况,不过倒也正好。在奥尔芬期间就先决定住在那里了。正好也可以在安洁琳回来之前帮她打理房间。

在安奈莎等人的陪伴下,贝尔格里夫和公寓的管理人打过招呼,进入了房间。
点上油灯,屋里亮起朦胧的亮光。
确认他们平安进屋后,安奈莎等人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那,贝尔叔,明天见」
「晚安~」
「哦,谢谢你们俩了。玛丽,要好好听她们俩的话啊」
「知道啦!晚安,贝尔!」

送走三人后,贝尔格里夫重新检视一下整个房间。
房间很小,基本没什么东西。有一块似乎是厨台的地方,旁边有个架子用来放餐具和食材;一张餐桌,周围围着四把椅子;一个放衣服的衣橱,一个小书架,一个用来归整冒险相关道具的架子和盒子,一个小沙发,还有一个带抽屉的小书桌和配套的椅子,仅此而已。
睡觉的床虽然还算大,但作为一个独自生活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缺少装饰。不过这也似乎可以说是有安洁琳的风格,贝尔格里夫想到这些,微笑了一下。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白和夏洛特搬到安奈莎和米丽娅姆那里去住,所以这房间有一段时间没人使用了。有一些像是为回乡准备的礼物杂乱地堆在墙边,但整体来说还是很整齐的,除了最近积的灰尘外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
贝尔格里夫放心地点点头。

「很好……看来是有整理过呢」
「姐姐她原本就不是那种东西很多的人,父亲!」

夏洛特抓着贝尔格里夫的衣角这样说道。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摸摸她的头。

「看起来是这样呢……话说,夏儿你在这边真的好吗?我是觉得女孩子们在一起……」
「和父亲一起就好!」

贝尔格里夫话还没说完,夏洛特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玛格丽特去了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家。最开始是提议按男女分开的,但夏洛特坚持要跟贝尔格里夫在一起,于是就这样跟他一起留在这边了。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看向白。

「……要怎么办才好啊?」
「别问我」

白非常冷淡地如此回答,随后躺到沙发上。
贝尔格里夫苦笑一下,抱起床上的被子到窗边抖掉尘土。

「安洁在的时候,你们三个人是怎么睡的?」
「白他一直是睡沙发!我和姐姐在床上睡!」
「唔……」

这样的话,那现在就该是自己和夏洛特一起睡床上。虽说这样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他瞟了一眼白的方向,看到他以胳膊为枕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仰躺着。这让贝尔格里夫很是在意。

「……白,我来睡沙发吧,你和夏儿到床上一起睡」
「啊?」

白一脸厌烦地看向贝尔格里夫。

「搞什么啊……多管闲事,大叔」
「别这么说啊。年纪轻轻的总是这样子睡会影响身体发育的」
「管他呢。而且要说你那身板沙发根本睡不下吧」
「啊……也是呢」

白轻笑一声。

「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吧。大叔你傻啊」
「……唉呀呀。那就三人一起睡吧」

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悄悄地跟夏洛特耳语了几句,随后径直走到沙发前,唰一下将白抱了起来。白有些惊慌。

「你、你干什么!」
「太轻啦。你平常有好好吃饭吗?」
「吵、吵死了!放开!」
「好好」

贝尔格里夫将白扔到床上。啪的一声,白趴在了褥子上,随后拿着被子等在一旁的夏洛特将被子盖到他身上。

「抓住啦!」
「混蛋!你干什么!」

白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贝尔格里夫在他额头上噔地弹了一下。

「总说脏话可不好。嘴上跑偏了心也会被带歪的」
「所以那又怎么样!」

贝尔格里夫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在白的头上使劲揉了揉。

「今晚就乖乖地在这边睡吧」

  ○  ○  ○  ○  ○

地牢的铁栅栏前面立着一个人影。人影很瘦,有些驼背,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戴着兜帽。

「喂……喂『碎天』!」

他以沙哑的声音呼唤着。牢里躺着的卡西姆一脸厌烦地坐起身来。

「一个接一个的烦死人了……」
「闭嘴!你这家伙要在这种地方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赶紧出来把『钥匙』拿到手!」

卡西姆呵呵地笑了。

「咱才不管。不是早就说过跟你们断绝关系了么?」
「开什么玩笑!我说过我这边力量不够了吧!再磨蹭下去就要被施魏茨他们超过了……!」
「咱才不管你这些」

卡西姆再次躺下。披着黑斗篷的男子紧咬嘴唇,随后脸上浮现出略有些令人不快的笑容。

「……这样好吗?你这是在否定自己存在的基础。你不是因为有要做的事情,才没有选择死亡的吗?否定该做的事情,你活着的理由又在哪里?你想要否定自己一直做到现在的事情吗?在这里给贵族当走狗,难道你想说这就是你活着的意义吗?」

卡西姆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可惜,是吧。的确是这样呢」
「是啊,正是如此!完成某种事情才有存在的价值,这是你自己说过的吧!」

但卡西姆却并没有看向穿着黑斗篷的男子,只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很明显他不是在和男子对话。

「就连是不是活着,都不清楚啊……」
「……?你说什么?」
「会原谅咱吗。咱也是以咱的思考方式考虑了很多啊。到处去调查,拼命去战斗,但是……」
「搞什么……你在说什么……?」

卡西姆看向穿黑斗篷的男子。

「咱也累了啊」

这时候,台阶的方向传来喀嚓喀嚓的铠甲碰撞声。男子慌慌张张一翻斗篷。

「总之你赶紧给我出来!这样下去我跟你没完!」

穿黑斗篷的男子沉入了脚边的影子里。卡西姆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一帮身穿铠甲的士兵走了过来。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看着像队长的男人有些诧异。

「……刚才有谁在吗?」
「我跟墙上的影子说话,不行吗?」

卡西姆满不在乎地说道。身穿铠甲的男子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殿下召见你。出来。这次容不得你拒绝」
「嘿。公子哥找咱这样的废人有啥事啊?」
「闭嘴。赶紧出来」

男子指挥手下的士兵打开铁栅栏上的门。一名士兵惊讶地瞪大双眼。

「队、队长……这家伙,脚镣……」
「哼……本来就不是能被关在这种地方的人。他会呆在这里完全是他自己的兴趣」

男子一脸嘲笑的表情。卡西姆也呵呵笑了。

「兴趣啊……算了,怎么样都好」

男子一抬下巴做出指示,两名士兵从两侧将卡西姆抱起,就这样拖着他走向台阶。男子露出冷笑。

「……失去活着的意义的话,英雄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算了,就让我们好好利用一下吧」

士兵们很快离开,地牢又重新被寒冷和寂静所包围。

  ○  ○  ○  ○  ○

清晨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帘照进屋里。
安洁琳在被窝里窸窸索索磨蹭半天,最终还是爬起身来。长长的头发被压得乱糟糟的,睡衣的衣角也很凌乱。
昨晚上了床之后,不知怎么的总是平静不下来,辗转反侧之间天都快要亮了。不过记忆很是模糊,大概最后还是睡着了吧。

来到大公的公馆,遇到维拉尔并感觉很不舒服,随后又被人各种换衣服,又跟莉泽洛特聊天,还被她带着去见了一个名叫卡西姆的莫名其妙的男人。刚睡醒脑袋里迷迷糊糊的,让人觉得这些似乎都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

「……如果是梦的话就别来埃斯特加,至少让我回托内拉啊」

这样的话就可以见到爸爸了,安洁琳这样嘟囔了一句,再次将脸埋进枕头里。柔软的枕头让脸埋得比平时更深,柔软的布接触到皮肤那种细腻的感觉让人非常舒服。

「唔……软乎乎的」

虽然波尔多家公馆的床也很柔软,但却是能让安洁琳睡得很舒服的那种柔软。这里的床柔软程度更上一层,但太过柔软反而让人有些心神不宁。奥尔芬的家里的床很硬,托内拉老家的床只是直接在稻草上铺上毛毯而已。习惯了这些以后,太过柔软的床反倒是睡起来感觉不舒服。
对于睡惯了这样柔软的床的贵族来说,硬的床上他们应该是睡不着的吧。安洁琳不禁觉得,身体的习惯还真是恐怖呢。

她没打算睡回笼觉,只是在床上滚来滚去,享受着被子的触感,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早安,安洁琳小姐。您醒了吗?」

安洁琳慢悠悠地爬起身,从床上下来。

「起来了……」

女仆们听到回复进入房内,其中并没有吉尔梅妮娅的身影。安洁琳开始思考,她现在怎么样了呢,现在大概是在公馆里收集各种各样的情报吧。
看着有些发呆的安洁琳,女仆们咯咯笑了。

「您休息得还好吗?」
「……说实在的,不算好」
「哎呀呀……要给您拿早餐过来吗?」
「嗯,行…拜托了」
「那在此之前先来换衣服吧」
「得先梳头才行呢」
「来来,请坐到这边,安洁琳小姐」
「哈啊……」

来到换衣镜前的安洁琳被女仆们围住,被她们伺候着整理头发换掉睡衣。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所以就完全由着她们来了,但这样子果然还是不习惯。与其说是不愿意,倒更像是觉得不好意思。

换过衣服之后就是早餐。虽然早餐比较简单,但仍透出一种高贵感。首先面包就不是平常那种烤得很硬的面包,而是暄腾腾软乎乎的白面包。配上半熟的鸡蛋和热过的蔬菜,切成薄片的烤熏肉,还有似乎是用南瓜做成的有些稠乎乎的汤。
安洁琳毫不客气地将其一扫而空,一边喝着饭后的茶一边向女仆问道。

「今天也要换衣服吗……?」
「是啊。昨天已经决定了大体的方向,所以今天要彻底做到最好呢。安洁琳小姐的皮肤也很漂亮,头发也很顺滑,很有打扮的价值呢。跟您说句悄悄话,您这样子甚至不输贵族的大小姐哦?」
「是、是吗……?」

安洁琳扭扭捏捏地脸上泛起绯红。被人这样说倒不是不好,不过总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她已经习惯了作为冒险者被人称赞,但像这样子作为一个女孩子被人称赞让她感觉心里痒痒的。
昨天和女仆们一起热热闹闹地折腾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然而像这样冷静下来再想想,就会越发地让人觉得难为情。

接下来,安洁琳又像昨天那样开始不停地换衣服。看起来女仆们不是用特别亮的配色,而是选择了比较平稳的色调。看着自己的样子不停地变化,某种意义上来说倒也挺有意思的,但这么不停地脱了穿穿了脱果然还是会很累。这跟与魔兽作战相比又是一种不同的疲劳。

快到中午的时候,裙子终于决定好了,女仆们将安洁琳从头到脚打扮得非常华丽,十分满足,随后吵吵嚷嚷地离开房间去做午餐的准备。
安洁琳深深陷进沙发里,浑身脱力。

「话说……贵族每天都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她自言自语道。

「倒也不是呢」
「呜哇!?」

突如其来的答话声,让安洁琳吓了一大跳,转身看向旁边。女仆打扮的吉尔梅妮娅正面带笑容站在沙发旁边。安洁琳叹了一口气。

「不要吓唬我啊……」
「连我在这里都没有注意到,看来真的是累得够呛呢,嘻嘻」
「嗯……明明就还有体力的,为什么呢?」
「因为那种高贵感吧。低贱之人感受到那种感觉后就会累积疲劳呢」
「……总觉得好像没法把这句话完全当成玩笑呢」
「必须要学会应对之术呢,嘻嘻」

吉尔梅妮娅笑着泡了茶放到安洁琳面前。

「好啦,先休息一下,已经到中午了」
「嗯……午后要做些什么?礼仪礼法?」
「是啊。然后还得背会献给主神的祷词。毕竟是很重要的仪式呢」
「唔,祷词……咦!?还有那种东西吗!?」
「骗你的,没有。不过鞠躬行礼的方式和走路的姿势至少是要学会的呢」
「别吓我啊……连走路的方式都要学?」
「那自然啊,穿着这么高级的裙子,总不能在大公殿下的面前还大剌剌地那么随便吧。要很淑女地,慢慢地优雅地一步一步走,嘻嘻」
「……那种的根本就不适合我啊」
「嗯,我知道。不过稍微有一点不太对的应该也可以被容忍吧,安洁毕竟是个冒险者呢」
「要这么说的话,那索性就用原来的样子……」
「这种话对我说没用,要对维拉尔小少爷说才行啊,嘻嘻」

吉尔梅妮娅恶作剧似的行了一礼。安洁琳也不禁笑了。
随后便是午餐。软软的煎蛋卷、蒸芋头、烤鸡腿肉、撒了香料的蒸河鱼等等,完全不同的菜单让安洁琳不由得啧啧赞叹。

安洁琳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亏得他们能弄出这么多不同种类的饭菜来。味道已经很好了,就算不花这么多钱,弄一样的菜单也已经很好了啊。

「虽然很好吃……但总有一种浪费的感觉。这公馆也是,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大吧……」
「这些都是所谓的宣示力量啊」
「力量?」

正在喝着饭后茶的安洁琳有些不解。吉尔梅妮娅点点头。

「就是那种,你看我能凑出这么多种东西哦,或者,你看我能准备出这么豪华的东西呢,这样子。财力当然与力量也是直接相关的。安洁你想,当你刚进公馆时候是不是有种畏惧的感觉?豪华也是可以产生出某种威严感的呢,嘻嘻」
「……的确如此」

更不用说这里是大公的公馆。是对于普通贵族都可以产生威压的房屋,对于安洁琳自然更是难以战胜的强势压力了。

「……说不定比那些难对付的高阶魔兽还麻烦呢」
「习惯就好,习惯。这是心理的问题呢」

吉尔梅妮娅嘿嘿一笑。随后她盯着安洁琳从头到脚细细打量。

「话说回来,这还真是不错的裙子呢。发型也很不错,变得可爱多了」
「是、是吗……?」

安洁琳有些不好意思地抓起裙角。这是一条以蓝绿色为基调的裙子,色调协调柔和。装饰虽然不算多,但关键地方都有点缀,让人不觉得冗繁却又显出豪华。肩膀露在外面这一点让人有点静不下来心来,不过也没办法了。
头发上半部分编到一起,打理出一个充分利用头发长度的发型。绑起来的部分插上了一个轻巧的发饰,站到镜子前,连安洁琳自己都有一瞬间差点分不清这是谁了。

「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爸爸他看到了会夸奖我吗?」
「嗯。安洁的爸爸肯定也会看呆的。或许还会感动到哭出来呢」
「是、是吗……哎嘿嘿」
「说不定会有贵族来求婚呢,那样的话你怎么办?嘻嘻」
「不要,绝对不要」

安洁琳鼓起脸颊。感觉要是真的嫁进贵族家里的话,自己一定会窒息而死的。
总之,先不管礼仪礼法,现在想要稍微转换一下心情。安洁琳这样说着,想要去公馆里稍微逛一逛。




吉尔梅妮娅微微一笑。

「为了以防万一,也必须要记住公馆的地形呢」
「倒不是这样……说起来,有什么追加情报吗?」
「大公本身没什么问题。虽然总是板着脸,但应该是个聪明人。不过大公家的几个公子哥倒是需要注意,长子似乎不是笨蛋,所以千万要小心。次子是个笨蛋,所以也说不好他会做什么。庶出的三子有些莫名其妙」
「……莉洁呢?」
「那个大小姐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呢。不过她的未婚夫可能需要稍微注意一下,嘻嘻」
「这样啊……」

安洁琳松了一口气。莉泽洛特继续保持那份单纯就好。虽然没有担心过她,但如果那份天真烂漫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的话,自己怕是会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安洁琳伸展一下身体,转动肩膀。

「好啦……去视察敌情吧……」
「请容在下陪同,大小姐。嘻嘻」
「……感觉你好像挺开心的啊」

两个人咯咯笑着走出房间。




评分

参与人数 23轻币 +308 收起 理由
[厭丗]Mè + 11 工作辛苦
billy6881 + 10 工作辛苦
柳叶柯 + 12 工作辛苦
l99o1213 + 13 工作辛苦
Fung0207 + 26 工作辛苦
gothiclo + 16 精品文章
zorrocheng + 11 工作辛苦
wdr550 + 20
looking... + 12 工作辛苦
reimi + 14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1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安潔的裙裝,便想到安潔跟米莉亞姆、安奈莎、夏洛特和瑪麗格特,
一起穿上裙裝出現在貝爾面前的情景,一定很有趣!

……咦?為何多了個女裝白?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7 收起 理由
Binarytree + 2 还惦记着呢……
warrenchen + 5 我很赞同,這畫面頗幽默 (傲嬌偽娘?).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1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作者的敘事方式總會給人足夠的想像空間卻又不顯的賣弄,就像是順著水流般的順暢感,整體的觀看體驗非常舒服~
发表于 2020-3-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雞捌號 于 2020-3-2 11:51 编辑

突然想到,有些狀況下的『......XX、です』用『...、是也』好像效果不錯
雖然不能通用,但是用於前文是肯定句的情況好像挺有效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用得太精準好像就不太對味了........嗎????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0 收起 理由
Binarytree + 10 感谢建议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2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卡西姆失去了生存的動力...
希望不要在與貝爾再會之前就死了啊~
发表于 2020-3-2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男主?炼铜它不香吗?
发表于 2020-3-2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卡西姆身上估计也绑着一个,然后加上白和米托。。。所罗门幼儿园?
发表于 2020-3-2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orckingdom 发表于 2020-3-2 15:16
卡西姆失去了生存的動力...
希望不要在與貝爾再會之前就死了啊~

剧透———基本会往好的方面发展
发表于 2020-3-3 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反白的事怎么能叫剧透,从法律的角度说,明明知道做了会产生危害,也完全有能力不去看,看了那就是当事者的过错。
反倒有些作品我还蛮喜欢剧透的,比如游戏人生,魔禁系列,原因无他,看着太累然而作品本身情节走向扣人心弦,这时候找个剧透还是很不错的,或者说想要剧透还不见得有。
或者有的时候作品看看得没有动力了,就像拷问姬,党争番,合格线左右徘徊的冒险谭,好歹是对自己的过去有个交代。啊,谁谁谁在一起了,谁又死了,感叹一声回去接着干活也是极好。
最后有些作品剧不剧透无所谓了,最近的女神大人,天使大人,狗粮作品还关注剧情?另外是单元剧那种,魔女之旅,奇诺之旅,透了又怎样?最后那些经典作品,剧情介绍一抓一大把,平时也有耳濡目染,这样再去接触作品就是为了作品背后的那些黄金精神了。
不过这部作品是连续剧,情节就像红酒一般绵延悠长(51话,红酒还能喝热的?),意犹未尽,本人直接去原网站看机翻了,但实在是别扭,人物一多看着实在头大,也对语言能力要求很高(u1s1,碎天的机翻是天盖破碎,我感觉这个更霸气,也有日语转中文那种新鲜的感觉,像帝王切开,夜露死苦那种),所以解了毒还是要老老实实回来的。
最后,安洁好小,我是说脚。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0 收起 理由
Binarytree + 5  
wdr550 + 5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3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happysteei 发表于 2020-3-3 01:49
反白的事怎么能叫剧透,从法律的角度说,明明知道做了会产生危害,也完全有能力不去看,看了那就是当事者的 ...

劇透甚麼的就不多說了。做的人應該有甚麼心理準備,受的人也就心安理得。互相尊重,相安無事。

然後熱紅酒可以網搜"vin chaud"或"vin chaud rogue",我到了歐洲才知道的東西,通常加肉桂,各地區加的不同,大多是香草類的。避寒用的。蠻順口的,搭無花果、橄欖或栗子羊肉湯吃,還蠻好的。:]
還有熱啤酒跟熱白酒呢。這兩種我沒喝過就是了,聞起來就不合胃口。

而卡希姆的異名翻成碎天,或許氣勢上沒那麼,呃,霸氣。
不過剛出爐的第七冊Book walker 特典有提到異名的由來,正文也有提到一點。
我個人是覺得,碎天跟天蓋破碎帶出來的故事,滋味是不太相同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5 收起 理由
Binarytree + 10  
wdr550 + 5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3-3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告那边说过一段时间LK的PC端会关一下。
发表于 2020-3-3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下一话会搞事呐
发表于 2020-3-4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辛苦,感谢????
发表于 2020-3-4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作辛苦,感谢翻译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3-29 2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