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45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還以為父親會自己到城裡找女兒呢
大大翻譯辛苦啦
发表于 2018-9-2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爸是e级的 女儿是s级
发表于 2018-9-2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Binarytree 发表于 2018-9-1 00:00
不知道我这翻译什么时候才能追上……
原本想着每周尽量更一话,结果一加班计划就全乱了……
接下来 ...

同樣是社畜、日文程度就只是機翻的我,只能跟翻譯大大說加油了。
发表于 2018-9-3 0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新这一话突然有种瓦尔登湖的感觉
发表于 2018-9-3 09: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超过万字的长篇翻起来真的累人(点头
发表于 2018-9-3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的战力已经达到魔王级别了吗,真的是真·大器晚成
发表于 2018-9-8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一部小说,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8-9-9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啃完第二章生肉,贝尔真是个正直伟大的人,难怪女儿那么黏他
发表于 2018-9-14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预估女主角回家的希望渺茫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18-10-23 23:58 编辑

第十话


公会的地板是石头铺成的。墙上刷的石灰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如今已经弄脏,变成暗淡的灰色了。

一大早,安洁琳强忍着哈欠走进公会,却发现大厅里异常吵闹,似乎比平常人要多不少。
四下一看,有好多似乎都是没见过的生面孔。那些人以非常不礼貌的视线盯着安洁琳。安洁琳瞪了回去,有几个人青筋凸起站了起来,但他们身边似乎是其伙伴的人物在他们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就脸色发青地坐回了原处。

「那些家伙搞什么……」

安洁琳皱着眉头走向柜台。她在柜台前的人群里看到了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的身影,正要上去打招呼,此时柜台那边却传来一阵骚动。
她疑惑地定睛一看,在人群的对面,一位戴着很旧的军帽,披着长披风的肌肉发达的老人正抓住公会会长莱昂内尔的后颈将他提起来。莱昂内尔比平常显得更加的疲劳与憔悴,无精打采的胡须变得异常浓密,或许是因为睡眠不足,眼睛下面有着深深的黑眼窝。
老人以超大的声音说道。

「还真是不象样啊!!莱昂内尔!!你这家伙有没有点干劲啊!!」
「不是,切博格大叔,我这已经是相当的努力了啊……最近魔兽异常增多才是原因。还有你声音太大了啦」

看着莱昂内尔那副可怜的样子,旁边一位穿着宽松长袍的瘦高老人捋着他长长的白胡子叹了一口气。

「状况居然恶化到了需要将吾辈叫出来的程度,还真是可怜……不,应该说吾辈也应对此负有一定责任才是……」

安洁琳不由得高兴地跑上前去,轻巧一跳越过人群,落到两位老人面前。

「肌肉将军……!白银大叔……!」

两位老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安洁琳,脸上露出笑容。

「哦哦,安洁!很有精神嘛!!」
「那当然……你以为我是谁啊」
「噶哈哈哈哈!你小子还是没变啊!!」

被安洁琳称作肌肉将军的切博格老人将莱昂内尔扔下,放声磊落大笑,啪啪地拍了拍安洁琳的肩膀。他手劲很大,让安洁琳差点打了个踉跄。旁边的瘦高老人抓住了切博克的胳膊。

「喂,切博格,别用你那傻劲使劲拍安洁。会很疼的」
「啊!?什么!?多尔托斯,你说了什么!?」
「不要在别人耳边大喊蠢货!」
「哎呀,最近上年纪啦!耳朵越来越不好使啦!!」
「就算这样你也用不着大喊大叫吧!哎呀呀……安洁,看你精神就比什么都强」

看着没什么变化的两位老人,安洁琳露出了笑容。

这两位老人都是已经引退的前S级冒险者。岁数上来说都已经年近七十,但依然身体强健,精神矍铄,背不驼眼不花。
他们当了将近五十年的冒险者,大概两年前终于引退。那时候,已经作为冒险者显露头角的安洁琳与他们在不知不觉间成了忘年交。
在战场上展露出惊人实力的两位老将,在安洁琳的面前就像是两位慈祥的爷爷,像对待自己的孙女一样温柔地对待安洁琳,而安洁琳也非常喜欢他们。

切博格的外号是『歼灭』,不过安洁琳喜欢称他为“肌肉将军”,而他也正如这个称呼所描述的那样,满身都是经过锻炼的肌肉。
他似乎曾经是埃斯特加大公国的军人,因此才一直戴着那顶已经很旧了的军帽作为纪念。从破损变短的袖口中可以看到,他的双臂上刻满了包含魔法术式的刺青。他利用那强韧的肌肉和注入魔力的拳头粉碎了无数的魔兽,是一位颇有实力之人。

而多尔托斯也如其外号『白银』所描述,使一杆亮银大枪。虽然他看着瘦,但那副身板却有着超出常人三倍以上的力量,正常情况下需要两个大男人才能拿起来的长枪他可以单手轻松挥舞。其枪法在埃斯特加大公国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倒在他枪下的魔兽亡魂不计其数。
安洁琳挂在切博格的胳膊底下悬了起来。

「你们俩都要回归了吗?」
「正是如此!这帮小年轻实在太不象话了!!」
「没办法啊。魔兽如此频繁出现,吾等也不能只是袖手旁观了」

听多尔托斯这么一说,切博格豪迈地笑了起来。

「噶哈哈哈哈!!你找什么借口呢!!我可知道,你早就想好好大闹一场了!!」
「吵死了切博格。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
「哎嘿嘿……好高兴……话说你们俩当初为什么要引退啊?明明就还这么有精神」
「为了疼爱我那可爱的曾孙子啊!!但是他最近居然跟我说爷爷好烦!!都不肯陪我玩了!!所以就闲下来了!!」
「我说你声音就不能小点儿吗……吾辈只是单纯的累了而已。虽说冒险者不是个能干一辈子的工作……但是事到如今也逃不掉了」

安洁琳满足地露出笑容。
说不定大厅里那些没见过的家伙都是公会新挖来的人呢。上周才刚刚催过他,这活干得还挺快嘛。安洁琳不禁对莱昂内尔刮目相看了。

「会长,你这次工作倒做得挺快呢……谢谢啦!」

被切博格扔出去的莱昂内尔翻了个身,仰卧着发出「哈哈……」的无力的笑声。

「嗯……有一半是因为安洁琳你的催促吧,但是大叔其实也相当努力了啊……动用了相当贵的水晶通信,和领主交涉以后好不容易把这次的事情作为奥尔芬城的委托让他接受,终于通过了申请可以调动军队,虽然只有一点点……总之,拜这些所赐,最近职员们全都没有回家,忙到头昏眼花,公会的预算也全用光了。连大叔的钱包都空了啊……明天开始要怎么办啊」
「……虽然很想说你早点去做不就好了,但已经过去的事情就没办法了,姑且原谅你」

莱昂内尔一骨碌爬起来,板着脸噌噌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但是你想啊,这可是百年一遇的魔兽大发生啊?所谓公会间的工作调剂完全就是只有个空架子,紧急时候要怎么做连中央公会都没有个指导方案,完全都不知道要怎么做啊……而且谁能想到事态会演变到这一步啊?中央那帮家伙头脑又非常固执,你不做他会骂你不做,你做了他也骂你说做的不对,大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啊」

多尔托斯有些吃惊地眯起眼睛,捋着自己的胡须。

「这可不能成为你工作拖延的理由啊,莱昂内尔」

莱昂内尔叹了一口气。

「我也知道自己很无能啦……但我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在努力啊」
「非要自己强撑而不去依靠他人,这正是汝不足之处。直到被安洁批评才来找吾辈,实在是令人遗憾……」
「不,我姑且也有联络在帝都的老朋友啦。不过从帝都来这边最少也得一个月……不,现在这个情况都快两个月了还没到……」
「所有才说要早点行动啊,还是说你有了地位以后也学会明哲保身了?」
「太难了啦,多尔托斯先生……你看我这累的都没人形了,饶了我吧……」

莱昂内尔失落地垂下头。
大厅里,职员们正在大声说着什么。似乎是在给那些新来的人下指示。那些人或是点点头或是捏响手指,离开了大厅。

柜台周围聚集的大概三十人左右,似乎都是AA级以上的冒险者。有些最近一直没见到的S级冒险者和他们的队伍也在。他们之前也是像安洁琳那样东奔西走,所以一直都没什么见面的机会。还有两位S级冒险者不见了踪影。大概是因为对奥尔芬已经失去好感而离开了吧。
高阶冒险者间基本也都互相认识,安洁琳也与一些人打了招呼。
其中大概有十位老人的身影。他们都是当年切博格和多尔托斯队里的人物。都是些年过五十六十早已引退的人,但身体却都保持得非常硬朗,从那挺拔的身姿就可以看出他们还都充满活力,看来曾经的那些高阶冒险者真不是吹的。

米丽娅姆和安奈莎也来到了安洁琳的身旁。她们看到回归的冒险者不禁瞪大了眼睛。

「早啊安洁……好夸张的阵容……」
「早~。感觉好厉害~」
「你们俩早……这下就更可靠了」

安洁琳兴奋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多尔托斯捋着胡须问道。

「那么,需要吾辈要做些什么事情?如果只是作为灾害级魔兽可能出现时的对策,让吾等在此待机的话可是敬谢不敏」

莱昂内尔噌噌地挠着自己的脑袋,撇了撇嘴。

「才不会那么浪费呢。这人都到齐了,我正要说原因呢」
「原因……?已经搞清楚了吗?」
「昨天才刚查明的,还不太确定」莱昂内尔耸了耸肩。「我也不想相信啊,说是魔王什么的」

冒险者们一下子炸开了锅。关于魔王复活一事,其实最近街头巷尾都在传,但大家都没轻易相信,毕竟这只是传说中的故事。
安洁琳探身向前。

「这是真的吗……?」
「所以说了还不确定啊。我能调查到的就仅此为止了,现在正在由别人确认」
「……?会长你亲自去调查了?不是查文献而是去了现场吗?」
「算是吧……你想啊,职员们都是普通人,也只能是把查文献的工作交给他们。现役的冒险者也都忙得够呛,只能大叔我亲自出马了啊。但是动不动还得跟中央公会那帮大人物或者领主进行交涉,还有各种申请手续要处理,所以进展就比较慢啦……」
「但是,也可以派低阶的冒险者……」
「不不不,说不定有可能会出现灾害级魔兽啊,怎么可能派低阶冒险者去呢……有些安全的地方倒是可以派他们去,不过现在这个状况下这种地方也不多啊」
「但是……那就趁高阶冒险者有空的时候……」

莱昂内尔苦笑着挠了挠脑袋。

「我说安洁小姐啊,调查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搞定的事情啊……光是四处奔波消灭魔兽已经让你累得要发火了,再去让你调查还不得把大叔我给吃了。而且说实话也已经有些冒险者因为生气而离开了啊……」
「……那就让公会的教官之类……」
「需要教官指导的都是些F级或者E级,最高不过D级的人,所以教官里最高的也就是A级而已。这次调查至少需要出动AA级或者更高的人,所以也不行啦……而且要说的话那些高阶的人都是天才类型的,也不善于教别人呢」
「啊,那就找埃斯特加或者其他地方的冒险者来支援……」
「安洁小姐……委托这个东西啊,提出者是要付钱的哎。个人提出委托就个人付,城镇提出委托就城镇付,如果我们公会提出委托的话就要动用公会的预算了啊? 但是现在为了能留住你们这些高阶冒险者,不得不给你们发固定工资,还动用预算增加了每次消灭魔兽的委托费用,所以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再去其他公会请高阶冒险者了啊。其实最开始也请过一小段时间,但后来预算不足了他们就拜拜了。冒险者就是这样的人啊」
「但、但是、都是兄弟公会吧……?你跟他们好好说说,打个白条之类……」

奥尔芬公会也有帮周围其他公会处理过工作,安洁琳也接受过此类委托。莱昂内尔尴尬地挠挠脸颊。

「姑且也是有说过啦……但是冒险者一般都是等级越高就越不爱妥协啊。搭上性命白干活谁也不愿意啊?咱们这边有时候是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所以让安洁琳你们去帮忙,实在抱歉啦」
「你那有付酬金所以也还好……但是,虽说冒险者是那样,你们各兄弟公会之间也应该都有联系吧……?看在情面上帮助一下之类……」
「公会之间的横向联系其实意外的弱啊,虽说也有部分原因是源于中央公会的政策问题,总之对于那些根本不知道能不能遵守的约定,还是金钱来得更实在啊。毕竟那些有地位的人更看重既得利益和自保啊。而对于冒险者来说追求最多的到头来还是钱,在地方公会预算也被缩减的情况下,这种不一定有成果的工作都不太愿意干呢……说起来,就算是付了工资还是有很多人离开了呢,大叔我真的好受伤啊……」
「那……你就一直是一个人去……?」
「……算是吧。拜此所赐,好几次我得一个人跟灾害级魔兽对战啊,而且最近半年来都没怎么睡过好觉,真的是累死人啦……我当年现役时代也没这么疯狂过啊……」

莱昂内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力地笑了笑。

「但是啊,输给安洁琳以后重新开始的锻炼居然还能派上用场,这可真是没想到啊……」

安洁琳有时候会找莱昂内尔想要抱怨,但大部分时候莱昂内尔都不在,安洁琳之前还以为他只是假装不在,所以非常恼火,但看来他似乎是一个人去调查魔兽发生的原因去了。同时他还要独自承受来自冒险者、中央公会以及领主等人的不满与牢骚,并进行妥善应对。怪不得上次把他叫出来时候他就是一副相当疲惫的样子。

平时的话,现有公会结构还能勉强维持机能,但遇上这种异常事态就就几乎瘫痪。然而毕竟是经历了很长的和平时期,由既得利益和明哲保身导致的已经相当固化的制度很难完全颠覆,在魔兽大规模持续发生的情况下,莱昂内尔就被夹在中间,如风箱里的老鼠般两头受气。即使是这样,他仍几乎凭一己之力好不容易找出原因,可以说不愧前S级冒险者之名。

这个人虽然经常偷懒,工作完成很慢,但却始终会优先考虑那些没有力量的人,是个笨拙又温柔的人呢,安洁琳不禁这么想。她的脸稍稍有些泛红。

「……你早说不就好了」
「唉呀……感觉说出来就像是在找借口一样,实在不太好,所以就……不过这回还是说出来了啊……」
「但是,你也并非什么都没做是吧……?上次我那么自以为是对你说教,现在想起来就像傻瓜一样,真不好意思……会长,对不起……」

看着安洁琳垂头丧气地低下头,莱昂内尔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

「哈哈,算啦安洁小姐,你没有任何错误,我无能也是事实啦……而且要说的话,会那样子对我发怒的也只有你啦。普通人对公会有不满的话通常是什么都不说就默默离开了。不过上次你是真的生气了对吧?那次让我下定了决心,也算是推了我一把呢,谢谢啦」
「姆唔……」

切博格大笑着将手放在安洁琳垂下的头上,使劲地揉了揉。

「嘎哈哈哈!!好啦安洁!!比起无聊的大人来说还是勇往直前的孩子更能改变世界呢!!要不是你催促的话我们也不会在这里了!!莱昂内尔!!你自己一个人乱来之前为啥不早点找我们!!是不是你不适合当会长啊!?」

多尔托斯也赞成似的点了点头,温柔地轻轻拍了拍安洁琳的肩膀。

「就是说啊安洁。都是因为这家伙采取对策时一再拖延,才会招致如今不得不亲自出动的事态,可谓他自己的失态。居然会让冒险者心灰意冷逃离公会,正常是绝无可能的,正是因为他平日怠于工作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被两位老兵如此斥责,莱昂内尔再次失落地垂下头。

「您二位太过严格啦……本来现在国家和中央的公会系统就是一个有缺陷的空架子啊……不管跟他们说多少次,中央公会那帮大人物和领主都只会推卸责任,还总是削减地方预算……大叔我也不过就是个前S级冒险者而已,你们要我怎么样啊……要我去和那帮满肚子坏水的老狐狸们斗,这负担太重了啊……」
「哦!?啥!?莱昂内尔,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啦!走啦!一边走我一边跟你们解释,赶紧出发吧!」

莱昂内尔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气鼓鼓地走出屋外。
老兵们豪迈地大笑起来,跟在后面。安洁琳她们也都一起出了屋。

  ○  ○  ○  ○  ○

来到屋外,阳光照在大家的身上。最近一直很厚的云层今天没有出现,风虽然还有些凉飕飕的,但阳光让人感到很温暖。马路上正在逐渐融化的雪还留有薄薄的一层。

大家在莱昂内尔的带领下出了城,分乘马车朝东行进。城墙上守卫的士兵数目比平常要多,看得出领主的军队似乎也开始行动了。安洁琳看到这些,很不爽地噘起嘴来。

「……领主出动军队也太慢了」
「因为调动军队要花很多钱啊。所以从结果上来说就让委托全都堆到公会这边来了。就好像防卫魔兽完全是公会的工作似的」

安奈莎这么说着,米丽娅姆也点点头。

「至今为止都这么勉强撑过来了呢~。结果这种时候行动慢了就让人头疼了呢」
「嗯,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东部国境那边火药味很浓,所以还得在那边分出一部分力量。但就算是这样,要真让魔兽把国家毁了岂不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吗」
「就是说啊……但是,到今天为止了。不管是魔王还是什么东西,看我把它们全部干掉……!」
「哼哼,让人跃跃欲试啊……但是老爷爷他们也在,可能会被抢先啊~」
「怎么能输给他们……要让他们看看现役冒险者的志气」

按莱昂内尔的说法,奥尔芬近郊的一个废弃地城里似乎聚集了大量的魔力。
原本以为是个相当高阶的地城,但资料显示那里原来只是一个E级的地城。因此最开始只派了一队低阶冒险者对其周边进行了调查,却始终无法获得结果,反而拖延了调查时间。

聚集的魔力顺着地脉传播,到达各个地热活动较为剧烈的地方,涌出地面后对周围魔兽产生影响,从而引发了以灾害级魔兽为首的魔兽大量出现,从目前观测结果来说似乎就是这样了。
安洁琳以手托腮,噘起嘴说道。

「魔力居然还会顺着地脉传播啊……以前都不知道呢……」

听到安洁琳的话,米丽娅姆也是一副很复杂的表情。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这样啦~只能说魔王的魔力真的是很厉害呢」
「是个强敌啊……会是怎样的对手呢」
「什么样的对手都无所谓……只要将其击溃就好」

看着始终非常淡然的安洁琳,安奈莎不禁叹了一口气。

「就是因为好像真的能做到才吓人啊……」

马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处丘陵连绵的地区。在其中一个较大的山丘上有一个横向的洞穴,就是那里面连接着地城。
但是那个地城在很早以前就失去了核心从而被废弃了,因此附近的冒险者通常都不会去接近那里。

而这次就是要潜入这个地城,讨伐其中那个引发魔力聚集的原因,据说那很有可能是魔王。
马车停下,冒险者们从车上下来。
安洁琳揉了揉长途摇晃坐麻了的屁股,皱起眉头观察地城的入口。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异常的情况,这里面真的有魔力在聚集吗?

这时她突然看到,入口对面有人正站在那里。那人一头并不鲜亮的灰色长发,穿着厚厚的外套,戴着围巾,显得有些臃肿,完全看不出身体的曲线。
莱昂内尔快步向那人走去。

「怎么样了,玛丽亚女士?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不过里面的确是聚集了一股异常扭曲的魔力。但是似乎有人张开了结界让魔力不泄漏到外面来。话说这结界相当有水平呢。正因为这结界所以魔力和魔兽都没有出来」
「果然啊……那么,地脉呢?」
「因为结界的原因,多余的魔力有很多都顺着地脉泄漏出去了。所以才引发了如此多的魔兽的活跃。真是的,居然把楚楚可怜的少女一个人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咳咳,咳咳」

那人一边咳嗽着一边不高兴地转过脸来,是一副妙龄少女的面容。虽然看起来容颜端正,但却似乎缠绕着一种慵懒的气氛。作为一名女性,和莱昂内尔站在一起就能看出来她个子非常的高。
安洁琳高兴地朝那位女性跑过去。

「玛丽亚婆婆……!」
「咳咳咳咳……嗯?安洁吗?你这孩子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婆婆,你还好吗?身体没问题吗……?」
「怎么可能没问题啊。咳。都这样还非把我拉出来,你们故意欺负我一个小姑娘」

嘴上虽然说的不好听,但看起来似乎并非如此,玛丽亚温柔地摸了摸安洁琳的头。随后她注意到了跟在后面的安奈莎和米丽娅姆。

「喂,小鬼们,有没有好好干啊?居然要把我叫出来,干劲不足啊。咳,咳咳——咳!」

玛丽亚正说着,突然咳得非常厉害,似乎是喉咙里有东西卡住了。安奈莎吃了一惊,赶快跑过来拍拍她的后背。

「玛丽亚婆婆,不要太逞强啊……您都这岁数了」
「咳……吵死了,我还是朝气蓬勃的六十八岁啊」
「六十八岁就不能叫朝气蓬勃了,老太婆!」

米丽娅姆在一旁指着她毫无顾忌地大声笑了出来,玛丽亚对其怒目而视。

「吵死了,你这蠢徒弟!跟师父怎么说话呢!咳——咳咳!」
「啊哈哈,这是你平常成天欺负徒弟的报应,活该~」
「你这小鬼……咳!咳咳!喀——!」

玛丽亚又一次很厉害地咳嗽起来。安奈莎慌忙再次帮忙拍拍她的后背。米丽娅姆则是在一旁愉快地笑着。

她是三年前引退的前S级冒险者。她曾在米丽娅姆刚出道那会儿当过她的老师,是一名拥有『弑龙』、『灰色』等诸多外号的大魔导师。她曾消灭了诸多凶恶的魔兽,并开发了若干实用的魔法术式,因其种种伟业,她的名声在公国甚至整个罗德西亚帝国都非常响亮。
因为其强大的魔力而使得肉体停止了老化,虽然已经六十八岁,但依然是一副年轻的容貌。但是她曾经在讨伐S级魔兽“咒龙”的时候被溅出的血沾到,受到了强烈的诅咒。自那以后她的身体就被疾病所侵蚀,始终感觉身体发冷,动不动就发作的疼痛和咳嗽总是不停歇。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她作为帝国数一数二的大魔导师的事实。

这时候多尔托斯和切博格也过来了。多尔托斯捋着胡须,表情略显惊讶。

「怎么,玛丽亚,汝也被叫过来了吗」

玛丽亚轻轻地啧了一声,眯起眼睛。

「多尔托斯啊……算了。真是的,把一堆老不死的糊涂蛋都集中起来是要闹哪样,咳咳!」

看着仍在咳个不停的玛丽亚,切博格大声说道。

「玛丽亚!!你那装病还没好啊!!不象话啊!!」
「早就跟你说了不是装病!!去死吧你这肌肉不倒翁!咳!咳咳!」
「哎!?什么!?玛丽亚,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赶紧去死!!还是说现在就让我来杀了你吧!!」
「那个……我们可以继续了吗?」

被正在叙旧的老人们挤到一边的莱昂内尔以一副腻烦的表情说道。老人们笑笑,以手势示意他继续。莱昂内尔叹了一口气。

「呃……总之,也请玛丽亚女士确认过了,这里面凝聚着大量的魔力,而且也确认了魔力有顺着地脉扩散开来。所以我们认为能把这里解决的话,最近的魔兽大量出现就能告一段落了」
「要怎么做呢……?有作战计划吗?会长?」
「唔,总之应该就是像普通地城那样朝着最深处前进就好了吧?原本就是E级的地城,所以应该也不会太深,但是受魔力的影响,里面的魔兽等级可能会有所上升……不过现在这里有这么多高手在的话……」
「磨磨唧唧太麻烦啦!!总之把它们全都揍飞就好啦!!」
「咦,等……」

莱昂内尔还来不及制止,切博格已经挥起了拳头。他身上的披风华丽地飘起,手臂上的魔法术式刺青放出光芒,就这样朝着地城所在的小山头打了下去。
瞬间爆发出强烈的冲击波,山头被轰飞了将近一半。飞到天空中的碎土块如雨点般哗啦啦地落下来。

「啊,结界消失了……咳咳」

玛丽亚嘟囔着。
与此同时,通向地城的洞里飘出不祥的瘴气,而魔兽也如泉涌般出现。原本应该只是个E级的地城,但一眼看去几乎都是B级、A级甚至更高级别的魔兽。
莱昂内尔不禁抱住脑袋。

「你搞什么啊,切博格大叔……」
「噶哈哈哈!!不用麻烦了不是正好嘛!!喂,魔王给我滚出来!!」
「等下,切博格,可不能被汝抢了功劳」

切博格笑着挥舞拳头,将来到眼前的魔兽揍飞,随后径直向洞穴冲去。紧随其后的多尔托斯也解下枪尖上的布套,眨眼间就将离得最近的几只魔兽刺了个对穿。到刚才为止的那副慈祥老人的样貌已经消失,完全显示出武者的风范。看起来他们非常高兴。
两位老人意气风发地冲入魔兽群中,毫不费力地将其一一解决。曾隶属于他们两人队伍的老人们也跟了上去,以惊人的本领屠戮魔兽。明明都是一群老人,却都非常有活力。大家全都干劲十足,似乎都在享受着与魔兽的战斗。

看着目瞪口呆的现役冒险者,莱昂内尔无奈地摇了摇头,啪地拍了一下手,大喊道。

「好~嘞,敬老大会现在开始啦!为了让老头子们更好地活跃,就由我们来给他们打下手吧!」

听到喊声的冒险者们回过神来,苦笑着架起武器。



评分

参与人数 28轻币 +556 收起 理由
add0212 + 13 工作辛苦
Doroshi + 12 工作辛苦
路易撒冷 + 12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赞一个!
591763 + 18 工作辛苦
liu2535956355 + 15 工作辛苦
mm78452373 + 52 工作辛苦
缺唔噶撒糕 + 12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44 工作辛苦
LadyKiller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本话出现的两个人名的翻译有些不太确定,希望能跟大家集思广益一下。

首先是“チェボルグ”这个名字,应该是作者自己造的,Google能搜到的都是出自这部小说。用翻译引擎强行翻译成英文的话基本都是“Chebog”或者“Cheborg”,能搜到比较接近的就是法国的城市名——瑟堡(Cherbourg),但是看日文wiki上瑟堡是写作“シェルブール”,有着很大区别,不知道还有哪个词是比较相近的。(就在准备发这帖之前又去搜了一次,发现多了一个结果,似乎是某日本人的游记,里面倒是用了チェボルグ作为シェルブール的另一种说法,不过孤例也不太好参考……)

其次是“ドルトス”,倒是能搜到很多结果,不过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某手游里的小怪名字,该游戏的中文wiki也是直接音译了事。去掉手游相关结果后在wiki上能搜到荷兰有条河名叫“ドルトス・キル川 ”,对应的英文wiki里显示该河的英文名字是“Dordtsche Kil”,国内有人的游记中直接将此河称为“多德雷赫特河”,但“多德雷赫特”对应的原名应该是“Dordrecht”,似乎也差一些。

现在这两个名字暂时都是直接按日语发音音译成“切博格”和“多尔托斯”,如果有更好的意见欢迎提出。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116 收起 理由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阿特雷特 + 15 工作辛苦
cbz111 + 12 工作辛苦
古月今寰 + 10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10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cisum003 + 12 工作辛苦
a12316122 + 11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0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5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老爷爷后边还会出场吗,如果后续不会出场的话音译就好了吧。一般找不到出处的都是作者坳出来的。
发表于 2018-9-15 18: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快可以见到父亲了
发表于 2018-9-15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連前兩個s級的退休老爺子都出馬, 看來對上魔王又沒有勇者, 也許是非常不簡單的任務, 好一個爆肝公會!
发表于 2018-9-16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什么的只要不是有梗的直接音译就好了嘛
发表于 2018-9-16 00: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家都不好惹
发表于 2018-9-16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S级的老人家都复出,这节奏是准备打魔王了吗? 女主角何时回家呀XD
发表于 2018-9-16 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話說都70了~~~老人也太強了吧~~
发表于 2018-9-16 1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比年轻人厉害系列
发表于 2018-9-16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為了見到父親我連魔王都殺給你看,話說這王國不行啊,連魔王都出來了還在拖拖拉拉,難怪冒險者要跑路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2 04: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