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45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499496760 发表于 2018-9-15 14:33
两个老爷爷后边还会出场吗,如果后续不会出场的话音译就好了吧。一般找不到出处的都是作者坳出来的。 ...

还会出场,不过不多,基本是涉及到公会相关情节才会出来。
主要是其他名字都是挺常见的名字,唯有这两个诡异名字让我有点纠结,还是希望能找到来源。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88 收起 理由
cbz111 + 12 工作辛苦
古月今寰 + 10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10 工作辛苦
消逝离去 + 10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cisum003 + 12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1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完这一仗我就回老家见爸爸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stzh1983 发表于 2018-9-16 00:18
名字什么的只要不是有梗的直接音译就好了嘛

现在就是担心是不是有啥梗我没找出来……毕竟其他名字都挺常见,只有这两个没找到来源。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78 收起 理由
cbz111 + 12 工作辛苦
古月今寰 + 10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10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cisum003 + 12 认真回复
opzooncs + 11 认真回复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提醒,已经改了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8 收起 理由
cbz111 + 12 工作辛苦
万雷の喝采 + 20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cisum003 + 12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1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2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Binarytree 发表于 2018-9-16 21:24
还会出场,不过不多,基本是涉及到公会相关情节才会出来。
主要是其他名字都是挺常见的名字,唯有这两个 ...

感觉上就是作者自己坳出来的吧,チェボルグ拆开的话ボルグ就是常用的人名博格borg
ドルトス把ス去掉也是多尔多Dolto
发表于 2018-9-23 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看觉得蛮温馨的,不过不断各种意外发生真的让人审美疲劳、结局才能顺利回家吗……
发表于 2018-9-2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开坑,这种父女cp比较少见呢
发表于 2018-9-23 13: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女儿回家情节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18-10-23 23:59 编辑

第十一话


魔兽从洞穴中蜂拥而出。只不过等在外面的都是高阶冒险者的队伍,他们毫不费力地清除着这些魔兽。
这时候一个超大个头的魔兽从洞里钻了出来。
勉强可以说是人形,但更像是多个魔兽不自然地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异形的样子。在应该是嘴的地方冒出瘴气,如呼吸般接连喷发出来。冒险者们吵嚷起来。

「呃啊,那什么玩意儿啊……」
「呜哇,好恶心!」
「……受到扭曲的魔力的影响而让魔兽们都混杂在一起了么。咳……算了,只是个魔力不高的木偶而已」

玛丽亚一脸厌烦地将细长的手指指向异形魔兽的方向。

「笨徒弟,配合我。『雷帝』」
「哼,摆什么师父架子啊~」

米丽娅姆很不爽地架起魔杖,两人同时开始咏唱。

『黄道在天 光粒相连 其状若鞭 波动连绵 坠于地面 幻化阳炎』

两人身边浮现出若干半透明的几何图案,玛丽亚的指尖和米丽娅姆的杖尖上都放出光芒。魔兽的头顶上黑云聚集成漩涡状。
就在电闪雷鸣即将发作之际,安奈莎抓准时机架起一支铁箭射了出去。
箭刺入了异形魔兽的额头部位,而同时黑云中也迸发出激烈的电光,如同被吸引一般汇聚在箭上砸下来。异形魔兽身子抖了一抖,随后便四散粉碎。
玛丽亚以赞许的眼神看着安奈莎。

「咳……挺能干的嘛,安奈莎。不错的助攻」
「哈哈,我跟米莉在一起也挺长时间了啊」

安奈莎在有些害羞的同时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不停地射出一根根的箭,将试图偷袭前卫冒险者死角的魔兽解决掉。而玛丽亚和米丽娅姆也不断地放出魔法,将魔兽一一烧成黑炭。
安洁琳抱着胳膊看着这幅景象。

「那么,要怎么办呢……」

魔兽一波接一波,无止境似的接连涌出。虽然说现阶段是冒险者们占据着压倒性优势,但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且因为结界被解开,地城的魔力也在向外扩散。受魔力的影响说不定还会引来其它的魔兽。而持续战斗过后会累积疲劳导致动作变缓,这种状态下与魔王对战的话胜率肯定是会下降的。

「拖久了会对我们这边不利……大概吧」

安洁琳拔出剑来,向米丽娅姆和安奈莎喊道。

「你们两个,掩护我」

在听到回复之前,安洁琳就已经猛踢地面冲了出去。她不与魔兽对抗,而是以滑行般的势头瞬间冲到了地城入口附近。途中虽然有魔兽朝她袭来,但都被飞来的箭和魔法干掉了。
入口附近,切博格和多尔托斯正在放手大干。A级魔兽的尸体在他们周围遍布。与其说他们是在战斗,看起来倒更像是蹂躏。安洁琳叫住多尔托斯。

「白银大叔,这样下去没个结果……把杂鱼交给其他人,我们冲进去吧」
「有道理。你们几个!掩护!」

多尔托斯向背后聚集的队友们大声招呼。一声令下,他们迅速重组阵形,试图将入口处聚集的魔兽处理掉。应该说他们本领真是了得,虽然魔兽数目还非常多,但至少确保了一条可以冲进去的道路。

「魔兽们也太不象样了!!走了!!喔啦喔啦!!」

正准备再补上一下时候,切博格击出了一拳。手臂上的魔法术式发出光芒,强烈的冲击波将魔兽们都吹飞了。
安洁琳于是一口气加速冲进洞内,多尔托斯和切博格也很快跟了进来。

「……什么啊,这是」

冲进洞内的安洁琳不禁嘀咕起来。
这座地城本来是E级,内部原本都是像在土中开凿的洞穴的样子,但现在墙壁上却覆盖了一层黑色的奇怪的物质,而且到处还闪烁着青白色的光斑,像是活物的脉搏跳动似的。简直让人觉得像是跳进了神秘生物的体内一般。

切博格朝着跑在前面的安洁琳大喊。

「安洁——!让我打头阵——!!」
「先到先得……肌肉将军,难道你已经生疏了?」
「噶哈哈哈!!这下倒是我不象话了!!有趣!!」
「你们俩都不要大意,要来了」

魔兽从头顶和旁边的坑洞里相继出现。多尔托斯瞬间就刺穿了三头,随后又横向挥砍,将另外两头砍成两半。切博格也挥起拳头将魔兽打得粉碎。

「……大本营在哪里?」

安洁琳并没有与魔兽做过多的纠缠,而是一边眯起眼睛追寻魔力的气息来源,一边快速向前冲。两位老兵帮她防守,而她得以在前面领路。
但是不久他们遇上了岔路口,不得不停了下来。多尔托斯和切博格像是守护着安洁琳一般将周围的魔兽清理掉,而安洁琳则是在警戒着周围的同时集中起注意力。

快想起来,爸爸是怎么说的?地城的Boss的气息,是会让皮肤上有针刺一般的感觉的。
没错,的确是这样,多次潜入地城后就会很容易明白这一点。
但是这次冒出来如此多的强力魔兽,导致这份气息也很微弱。而且现在还是在战斗中,无法完全集中。

「这样可不行……会被爸爸笑话的」

安洁琳做了一次深呼吸,闭上眼睛。头脑中的思考全部停止,周围的喧嚣似乎不可思议地远离了。而感觉也相应地敏锐起来,感受着蜂拥而至的魔力气息,其中会让皮肤有针刺般感觉的是……

「……走这边!」

安洁琳猛地睁开眼睛,跑了起来。

似乎是选对路了,越往里走气息就越浓厚。
虽然路上有几个小洞穴,但再没有出现分叉路。毕竟原本只是E级的地城,地形不太复杂,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还差一点……?」

安洁琳嘟囔着。
就在这时,从侧面的墙壁上感受到强烈的魔力气息。她立即架起剑做出防御姿势。
同一瞬间,一只巨大的魔兽打破墙壁飞扑过来。它整体看起来像一只蜥蜴,但后肢很大很发达,牙和爪子也都非常尖锐,鳞片黑亮,似乎非常硬的样子。不过它没有用来飞行的翅膀。其体型显然比安洁琳还要高大,似乎是亚龙的一种。

安洁琳虽然接下了魔兽的突袭,但并没有完全顶住它的势头,整个人被弹飞了。不过她顺势打了个滚,轻松着地。

「唔……碍事……」
「噶哈哈哈!!居然搞偷袭,这还真是有意思啊,你个蜥蜴混蛋!!」

切博格笑着将亚龙揍飞。不过亚龙也只是被向后打飞了很短一段距离,随后便嘎嘎地咆哮着瞪向切博格。那副转动的大眼睛似乎并没有对上焦点,更显得疯狂。它的嘴里也隐约泄漏出瘴气。
切博格愉快地笑了起来,将头上的军帽重新戴好。

「哦哦!!这家伙似乎有点骨气呢!!喂!这货交给我!!呐!?没问题吧!!」
「随你便!安洁,我们走」
「肌肉将军,小心啊……」

留下比自己还大的亚龙与切博格互殴,安洁琳与多尔托斯继续向深处前进。此时她听到旁边传来哈、哈的喘气声,于是朝身边看去,发现多尔托斯似乎开始稍微有点喘了。他把手放在自己胸前,略有些痛苦似的揉搓着。

「啧……还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白银大叔,没事吗……?」
「没啥,这种程度而已。用不着担心我,安洁」

多尔托斯微微一笑。安洁琳皱起眉头。

「大叔……那个好像是所谓的死旗哦?」
「……那是啥玩意」
「最近看的书里写的……」
「……搞不懂你们年轻人」

多尔托斯叹了一口气。
两人继续一边清理魔兽一边向深处进发。气息越来越浓,而皮肤上魔力造成的针扎般的感觉也越来越强。虽然说以前也有多次同S级魔兽交手的经历,但这次与之前的感觉都不一样。
这样的对手还是头一回,这让安洁琳不禁浑身颤抖起来。不是因为恐怖感,而是注意到自己正在期待与强敌碰面的那种兴奋感。

「……嘿嘿」

重新握紧手中的剑,将冲过来的魔兽砍倒。血液在沸腾。

突然间,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房间。安洁琳不由得停下脚步。
如同大蛋壳一般的球形顶棚扩展开来。但是墙面上一如既往地覆盖着奇妙的物质,如同脉搏般闪烁着青白色的光芒。
进入这个房间以后就再没有魔兽了。到处充满了异样的氛围,皮肤上感受到魔力引发的强烈的针刺般的感觉。

在房间正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那个”看着像个黑影。似乎是人形的,不算大,像小孩子一般坐在地面上,摇摇晃晃,左右摆动。

「那个就是……魔王?」
「安洁,不要大意。有一股奇怪的气息」

多尔托斯不敢大意,架起枪来。
黑影一边摇摇晃晃,一边似乎在嘟囔着什么。安洁琳眯起眼睛仔细倾听。

『主人——……主人,你去哪儿了——……好寂寞……好寂寞……』

“那个”在不停地嘟囔着。
安洁琳有些纳闷。的确这股扭曲魔力的中心就是“那个”。但依目前所见,它似乎没有什么危害的样子。它给人以相当纯洁的印象,简直纯洁到可怕,而这反过来又让人感觉到相当的异常。

安洁琳不由得向前踏出一步,向“那个”搭话。

「呐……你为什么这么悲伤呢……?你说的主人是谁……?」
「安洁!!」

多尔托斯的怒吼声响起。
安洁琳突然背后一凉,立刻向旁边跳开。回头一看,“那个”已经跑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

『好寂寞……好寂寞……再多杀一些的话,就能见到吗……?』

骨碌一下,在黑影似乎是脸的部位出现了眼睛,死盯着安洁琳。那瞳孔是纯黑的,充满着疯狂的气息,似乎盯着看就会被吸进去一般。
就在这时,多尔托斯以惊人的气势“唰!”的猛刺一枪,“那个”正正吃了一枪,被打飞了。多尔托斯咂了一下舌。

「没刺穿吗……魔王果然不是盖的呢」

“那个”被打飞后没有做出任何受身姿势,软塌塌地落到了地面上,随后又慢慢地起身左右摇摆。随后像是天真的孩子在找妈妈那样伸出双臂,似乎是希望有人能将其抱起来一般的姿势。
安洁琳呼地吐出一口气,架起剑来。

「抱歉,大叔……刚才走神了」
「嗯……要来了」

两人同时分向左右两侧跳去。
黑影朝着安洁琳飞扑过来。比狼之类的魔兽要快好多。原本应该是脸的地方没了眼睛,只看见一张血盆大口,嘴里排列着许多锋利的牙齿。
但是只要不大意的话,对于身为S级冒险者的安洁琳来说也并非特别令人惊异的速度。虽说周围纠缠扭曲的魔力令人忧郁,但还没到让人行动变迟缓的地步。

安洁琳压低身子,握紧手中的剑,斩向冲过来的“那个”。
简单到令人吃惊,“那个”完全没有躲避,吃下了这一剑。但是没能斩断,只是将其打飞了。

「唔——!!」

多尔托斯以猛烈的势头对于被打飞到空中的黑影追加枪击。枪尖如流星雨般连续刺了过去。
连“那个”也无法抵挡如此强烈的攻击,被打飞出去老远,撞在墙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黑影滑落到地面上,随后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主、人……好寂、寞……』
「粉碎吧!!」

多尔托斯绷紧身体,贯注全身的力量刺出一枪,可谓是必杀的一击。
“那个”重重地吃了一枪——本以为是这样的。

「唔!」

多尔托斯吃了一惊,瞪圆了双眼。“那个”居然用牙接下了这一枪。尖牙紧紧咬住了枪尖,而且还在继续加力。银枪正嘎吱嘎吱地发出如同悲鸣般的声音。
此时安洁琳从侧面一脚踢过来,正中“那个”的头部,将其踹飞。“那个”松开了枪,在空中转了几圈后,重重地撞在对面的墙壁上。

「白银大叔,没事吧……?」
「抱歉,安洁。没想到居然它能把镀了魔力层的枪咬出裂痕来……」

枪尖上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长年相伴的老伙计遭遇意想之外的伤害,多尔托斯不禁眉头紧皱。
安洁琳上前一步。

「接下来交给我……大叔你先退下休息一下吧」
「唔……吾辈实在太不中用了」

多尔托斯一边调整着急促的呼吸,一边退到后面。
“那个”再次飞扑过来。大张着的血盆大口咬住了安洁琳的剑。安洁琳朝着“那个”肚子上使劲一脚将其踹飞。
紧接着她追上几步,朝着飞到空中的黑影,使出全身力气猛地刺出一剑。多尔托斯瞪大了眼睛。这正如刚才他所做的那样,是完全释放全身劲道的一击。

但是,这样也没能贯穿“那个”。
安洁琳不禁啧了一声。“那个”因为这一剑的威力再次撞到墙上,随后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明明看起来受了很大的伤害,但下一个瞬间却又以同样的速度朝着安洁琳飞扑过来。

“那个”的行动似乎逐渐变得越发灵活起来。简直就像是在与安洁琳的战斗中想起了该如何行动一般。而安洁琳也相应地加快了动作。战况逐渐演到无法用枪的多尔托斯很难插手的激烈程度。

接近,远离,随后再次接近。
每当那锋利的牙齿掠过身体时,安洁琳都会感到一阵凉意。
对方手上的攻击也令人恐惧。明明是连爪子都没有的平平的手,但每次交错时都让人汗毛直竖。那似乎是高密度魔力的聚合体,要是直接吃下一击的话恐怕会把整条胳膊都打碎吧。
上一次感觉到有性命危险是什么时候了?
这反而点燃了她的斗志。
挥舞剑的胳膊,踩向地面的腿脚都比自己的意识更抢先一步行动。越是加速,周围物体的运动就似乎显得越慢。而能够跟上自己的速度的,唯有眼前的“那个”。

在来回了数十回合后,安洁琳再次用剑将“那个”打飞。无论怎么砍都砍不断,似乎是完全没有成果。
对方是不是也该疲劳了?不知道。
但是它每次被剑击中后步伐似乎都是摇摇晃晃的,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
安洁琳也开始有些喘了。
血从细小的伤口中流下来。
但是,绝对不能放弃。而且自己始终回不了家,说起来这家伙才是元凶。
就是这个家伙挡在我和爸爸之间捣乱。
这么一想,怒意再次涌上心头。

“那个”仍然一直在嘟囔着什么。与战斗完全无关,就像是完全没看到安洁琳他们那样。

『想见、你……主人……你去哪里了……巴尔,就在这里啊……?』
「……虽然不知道你想见谁,但我可是有想见的人啊」

安洁琳静静地再次架起剑来,集中精神。
体内的魔力快速流转,如同心脏将血液泵向全身一般,伴着呼吸的节奏在体内到处游走,到达指尖,甚至是剑尖。魔力将手与剑连为一体,剑也因这种感应而放出光辉。

「如果你那么想见TA的话……就不要磨磨蹭蹭的,赶紧去见啊……!」

安洁琳脚踢地面向前冲去。“那个”也亮出全部獠牙向安洁琳冲过来。
交错。然后重重挥下一剑。

『主……人……』

肩头好热。似乎有血喷出来的感觉。但胳膊好像还没掉下来,只是使不上力气。这一击注入了太过多的力量。
安洁琳喀哒一下跪倒在地上。在即将倒下的时候,多尔托斯过来撑住了她。她因使出全力而大口喘气,随后勉强抬起头来。

「白银大叔……那家伙呢……?」

多尔托斯温柔地微微一笑,用下巴示意。
安洁琳越过肩头看向后方。
“那个”被砍成两节,横躺在地上。其肉体咕嘟嘟地冒着泡泡,让人觉得像是沸腾一般,随后开始溶解。同时周围充盈着的那种扭曲的魔力也似乎开始消散。墙上之前覆盖着的奇妙的物质也开始褪色并失去了光芒,逐渐崩解。
安洁琳看向多尔托斯。

「……赢了?」
「嗯,是我们的胜利。干得好,安洁」

安洁琳松了一口气,彻底放松下来。她摇摇晃晃险些摔倒,多尔托斯连忙将她抱住。很快,他的怀中传出『黑发女武神』熟睡的呼吸声。

  ○  ○  ○  ○  ○

冒险者们都离开后,废弃的地城再次恢复了平静。
在“那个”的残骸旁边似乎站着什么人。那人身穿一件带兜帽的纯白长袍,个子很高,仿佛是突然从黑暗中浮现出来一般。
看着早已化成一滩黑水的“那个”,穿长袍的人啧了一声。

「不成器的家伙……」

声音低沉,似乎是个男人。这个男人将手伸到水洼上方,开始咏唱些什么。手上浮现出光芒,在水洼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黑影刺溜溜地从水洼中站了起来。随后水洼像是被完全吸入黑影一般,完全消失了。“那个”左右摇晃,随后注意到了穿长袍的男人。

『主人……?主人——』

“那个”伸出双臂,摇摇晃晃地接近穿长袍的男人。然而,那个男人却一副烦躁的样子,粗暴地将“那个”一脚踹开。

「蠢货!你看我像所罗门吗!」

黑影在地上滚了几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主、人……?在哪里……?巴尔……就、在这、里哟……?』

穿长袍的男人啧了一声。

「够了。恢复力量之前你就静静呆着吧」

随后他伸出手去。只见“那个”突然浮到空中,缩成一块黑色宝石,落到男子的手心里。男子将其揣进怀中,嘟囔着。

「是不是有点太过着急了……?不,应该是小看了奥尔芬的公会呢。还以为他们都是一群无能的废物,没想到居然能查到这里来……而且还有那个叫『黑发女武神』的家伙……算了,反正什么都还没开始呢」

穿长袍的人转身离开。

  ○  ○  ○  ○  ○

安洁琳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公会的医务室。旁边坐着的安奈莎和米丽娅姆脸上都是一副非常担心的表情。安洁琳刚刚睁开眼睛,米丽娅姆的泪水就突然溢出眼眶,哭着抱了过来。

「安洁——!太好了——!我差点还以为你要死了——!」
「米莉,你太夸张了……话说肩膀好疼……我说了好疼了!」
「好啦,米莉,她都说了疼了」

在安奈莎的劝说下,米丽娅姆抽泣着不情愿地放开安洁琳。

「但是,还好你没事……居然真的打倒了魔王啊」

安奈莎苦笑着这么说,但她的眼泪显然也浮着泪花。
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呢,安洁琳不禁心生疑问。不过肩上的伤口只是包上了绷带,衣服并没有换。肩头上的伤仍在隐隐作痛,疲劳也还没有完全消除。
一问才知道,自己似乎是在从地城回来的路上在马车里睡了一路的样子。虽然天色有些变暗,但还没到第二天。而且医务室旁边的大厅里吵吵嚷嚷的,其他冒险者们似乎也都留下来在说着什么。

「大家都在吗……?」
「嗯。除了玛丽亚婆婆因为喉咙疼回去了」
「那个爱装嫩的老太婆还真是薄情!」

米丽娅姆忿忿不平。安洁琳笑了。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但可以很容易地想象出玛丽亚内心深信「安洁琳肯定没问题」的那副身影。
虽然肩膀还很疼,但站起来不成问题。安洁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在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的陪伴下走出医务室。

大厅里,参加了魔王讨伐战的冒险者们有的围坐在桌边,有的靠在墙边,都在各自说着什么。似乎是在就公会今后的发展坦率地交换着意见。
看到安洁琳出现,冒险者们兴奋起来。他们纷纷站起,举起各自的武器,不吝赞美之词。

「安洁琳!黑发女武神!」
「杀死魔王的勇者!」
「奥尔芬的守护神!」
「……不要这样啦,感觉怪痒痒的……」

安洁琳羞得满脸通红,扭扭捏捏地扭动着身体。
切博格笑着将手放到安洁琳头上,使劲揉了揉。

「噶哈哈哈!!居然打倒了魔王,还真有你的,安洁!!居然没赶上,被你抢了先,我也真是不象话呢!!」
「肌肉将军……肩膀很疼,饶了我吧……」
「嗯!?什么!?安洁,你说什么!?」
「切博格先生,安洁小姐她肩膀上有伤,请您不要太过粗暴」

莱昂内尔将切博格的手拿了下去,随后向安洁琳低下头,深深地鞠了一躬。

「安洁小姐,这次真的是非常感谢。作为奥尔芬的公会会长,我向您表达最诚挚的感谢。之前诸事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这次正因为有您的活跃,奥尔芬城以及冒险者公会才得以平安无事。无论怎样表达我们的谢意都不为过。等全部事情尘埃落定后,我们定将准备谢礼——」

安洁琳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打断了莱昂内尔的话。

「会长这么一本正经真让人不舒服……别这样」
「咦、哎……」

冒险者们放声大笑,像是在故意揶揄莱昂内尔一般。莱昂内尔苦笑着挠挠头。

「那好吧,就按往常那样……总之呢,接下来把剩余的灾害级再清理一下就基本结束了。多亏了安洁小姐你把魔王解决掉,多谢啦」
「这样啊……那就是说,还会有一些残留工作?」
「不,这个嘛……呐?」

莱昂内尔看向冒险者们。多尔托斯抱着胳膊点点头。

「那些就交由吾等来处理。所以说安洁啊,你早就想要的休假终于可以实现了,想休多久就休多久,没人能拦你了。说起来,根本就没有必要专门请假了」
「但是……」
「噶哈哈哈!!不用在意,安洁!!其实就是我们还没闹够呢!!说出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啊!!」

对于切博格的话,引退组的老人们都笑着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大家都要临时回归了」

听到安洁琳这么说,莱昂内尔点点头,随后耸耸肩。

「就是这样。顺带还想在各位的帮助下,对于公会制度进行彻底的改革……像中央公会那样衙门作风的空架子是不行的,这次真的是切身体会到了……必须让奥尔芬的公会作为独立的地方公会构筑全新体系……可不是偷懒的时候了啊」
「那是自然。不知何时还会再次发生类似事件。莱昂内尔,虽然一度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但汝未曾逃避,努力重振,还算是有些骨气。吾等也将好好从旁监视,直到改革完成为止」
「多尔托斯先生,那样的话你索性就直接来代替我当会长呗……像我这样的无能之辈,继续干下去也没啥意义啊」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汝就负起责任做到最后吧。而且若不是汝试图独自一人背负责任的话也不至于如此惨痛的失败啊」

听到这些,切博格豪爽地笑了。

「你装什么帅呢,多尔托斯!!你只是因为被魔王伤到了枪,为了发泄怨气而想要大闹一场是吧!!我可是清楚的很呢!!」
「啊~吵死了,你这肌肉不倒翁……」
「啊哈哈,算了……但是,接下来会很忙啊。关于城镇的防卫之类的问题必须跟领主大人好好商量商量啊……话说这次把预算也全都花的干干净净了,必须先想办法筹款呢……啊~啊,公会会长本来应该是个给无能之人的挂名闲职啊……各位,你们真的会来帮助我的吧?」

莱昂内尔叹了一口气。安洁琳则是满足似的笑了。

紧张感没了之后就感觉肚子饿了,安洁琳想着去吃点什么。
她正准备迈开步子前往常去的酒吧时,切博格开口了。

「说起来啊,安洁!!」
「怎么了?肌肉将军」
「我听莱昂内尔说了哦!亏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有逃避呢!!负担应该很重吧!?普通的冒险者怕是早就觉得不爽跑到别的公会去了!!就连我也说不定会这么做呢!!」

多尔托斯也点了点头。

「嗯,接连不断的讨伐任务,对于作为自由人的冒险者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呢。更不须说汝想要回家去见父亲吧?其实无视那些委托径自回家也并非不可啊?此次虽说是公会面对史无前例的事态,但做法却也太过强硬,即便无视那些委托,作为冒险者的评价也定然不会下降」

听到这两人的话,莱昂内尔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也是啊……虽然说我自己都忙到不可开交了,但这次完全是我这边不好呢」

安洁琳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

「因为……那样的话最难受的不是公会而是一般人吧?比如酒吧的老板,比如安娜和米莉她们住过的孤儿院里的人,比如点心店的店员们……作为有能力的冒险者就是应该帮助弱者,爸爸是这么说的……而且如果我舍弃奥尔芬回家的话,爸爸他也一定不会夸奖我的……」

多尔托斯、切博格等一众冒险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大家都似乎是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声仿佛要撼动整座建筑物一般。

「真是不错的理由啊!!安洁!你还真是有个好父亲啊!!」
「这还真是……哎呀呀,这才体会到吾辈的器量还是太小啊……」
「……原来安洁小姐能留在公会里都是多亏了她有个好爸爸啊……大叔我以后在安洁小姐和她爸爸面前可是抬不起头了……」

老兵们和会长都笑了。
安奈莎也是一副感动的表情抱着安洁琳的头来回抚摸,米丽娅姆则是再次哭着抱了上来。

看着沸腾起来的冒险者们,安洁琳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高声大喊。

「没错!我爸爸他真的很厉害!他就是人称『赤鬼』的贝尔格里夫!『赤鬼』贝尔格里夫!给我记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8轻币 +220 收起 理由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阿特雷特 + 15 工作辛苦
Fung0207 + 12 赞一个!
古月今寰 + 10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11 工作辛苦
mary875xd + 11 工作辛苦
應丿龍 + 11 工作辛苦
alex0389 + 16 工作辛苦
雾谷 + 16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499496760 发表于 2018-9-22 12:21
感觉上就是作者自己坳出来的吧,チェボルグ拆开的话ボルグ就是常用的人名博格borg
ドルトス把ス去掉也是 ...

这样看来和直接音译好像也没区别……姑且先放着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3 收起 理由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0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5 08: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几章会出现真正的所罗门?所谓魔王跟72魔神是不是一样的东西
发表于 2018-9-25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儿这晚期了吧。。爸爸被逼着要努力了
发表于 2018-9-26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想起某只被当成邪龙宣传的蜥蜴啊
发表于 2018-9-26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罗门?所以以後要PK72魔神了?話說巴爾是哪一個?所罗门系列沒研究啊
发表于 2018-9-26 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Mirter 发表于 2018-9-26 01:19
所罗门?所以以後要PK72魔神了?話說巴爾是哪一個?所罗门系列沒研究啊

是七十二魔神裡的第一柱 原本是迦南那邊的主神 過去基督教為了確立自身的正當性而吸收了部份其他宗教的神明 其中有些是被當成聖徒(望向斯拉夫那邊的佩龍) 而巴爾則是相反 被基督教吸收後成為了異端的惡魔
发表于 2018-9-26 0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老爸的外號越傳越遠(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
发表于 2018-9-26 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現在叫所羅門的好像都很會搞事呢...
发表于 2018-9-26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女主終於可以回家看爸爸了呢
发表于 2018-9-26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老大會 = =
話說這黑幕,.....按套路來說,就魔族了吧??
這世界觀對亞人如何定義的??
看到博格啥的,俺就只想到哥殺......
发表于 2018-9-27 10: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女武神的爸爸應該一直打噴嚏吧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2 03: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