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Binarytree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門司柿家]因想当冒险者而前往大都市的女儿已经升到了S级(更新第45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8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個魔王讓我想到鋼鍊裡的人造人呢,不過,一章就解決魔王戰還真是乾脆俐落。
发表于 2018-9-28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zaphkiel 发表于 2018-9-26 00:32
让人想起某只被当成邪龙宣传的蜥蜴啊

是那只宅龙么,只吃草的那一只。。。名不副实也是因为有人在大力宣传啦。
话说我记得这一作原作也是轻小说,不过我只见到了漫画QAQ,层主有见过小说么。
发表于 2018-9-28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这个名字我决定入坑看看
发表于 2018-9-28 22: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ppysteei 发表于 2018-9-28 20:48
是那只宅龙么,只吃草的那一只。。。名不副实也是因为有人在大力宣传啦。
话说我记得这一作原作也是轻小说 ...

吧裡有阿,雖然名字完全沒有關連
「公爵大人討厭女人吧」裡其中一個翻譯小說就是
帖子叫「邪龍認定」
发表于 2018-9-29 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dr550 于 2018-10-1 16:16 编辑

多谢翻译君,小说真的很有趣,话说当年男主怕不是出门就遇上了魔王啊

道德还是利益1 发表于 2018-8-12 17:37
这部我很喜欢,剧情氛围十分的悠扬,给人一种治愈的感觉。
这部的战斗确实不是非常多,因为它的重点不是冒 ...

男主一直在打光棍吗

gnh07 发表于 2018-8-14 16:09
第二章有解释,男主断腿回家乡,其实一开始大家都看不起他,
但是男主活用他的知识为家乡做贡献,逐渐成 ...

那现在男主和以前的队友还有瓜葛吗

gnh07 发表于 2018-8-14 16:09
第二章有解释,男主断腿回家乡,其实一开始大家都看不起他,
但是男主活用他的知识为家乡做贡献,逐渐成 ...

层主问一下,我看生肉看到贝尔和他的枯草色头发的队友见面了,队友貌似说另外两人一直在寻找治疗男主腿的方法(看不太懂)问一下另外两个队友后面有出场吗
发表于 2018-9-29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Denl 发表于 2018-9-28 22:41
吧裡有阿,雖然名字完全沒有關連
「公爵大人討厭女人吧」裡其中一個翻譯小說就是
帖子叫「邪龍認定」 ...

额,角度这么刁钻的么,谢谢大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inarytree 于 2018-10-24 00:03 编辑

第十二话


积雪还尚未完全融化,露出斑斑驳驳的地面。空地上,两个人影正在相向舞剑。其中一方是红发,另一方则是白金色的头发,正是贝尔格里夫和萨莎二人。

春天终于造访托内拉村,在漫山遍野的野花终于开始绽放的同时,积雪也逐渐融化,露出原本的地面。
雪下的冬小麦探出头来,充分享受着阳光,努力抻长身子。
早春时节,伴随着积雪的融化,托内拉村也开始了耕作。
踩青、犁田、种芋头,当这些工作都告一段落时,就到了报春祭。在冬天未能充分活动的身体终于可以任意伸展,每个人都开始忙碌地工作。
【via百度百科:在北方,冬天播种的小麦,在开春前要用脚踩压一番,开春时才会长得更好,以后才会有个好收成,这就是“踩青”。慢慢地,人们开始把在春天外出游玩也叫做踩青。后来,人们更是用踏青代替踩青,踏青也不再有踩压冬小麦的意思,而是成了春游的另一种说法。】

贝尔格里夫也正在忙于春天的工作的时候,萨莎前来拜访,似乎是因雪融化而让道路终于可以通行了。
她似乎是有事前来,但来了之后却首先向贝尔格里夫低头拜托,请求他与自己再次比剑,贝尔格里夫苦笑着同意了。虽然冬天里每天也都有或多或少的锻炼,但毕竟没有能活动到能让自己满足的程度,所以他其实也早就想久违地充分活动一下身体。毕竟农耕和剑术相比驱使身体的方式还是有所不同的。

两人依然是剑不出鞘进行比试。
比起上次对战时,萨莎的动作更加洗练,每一击也更加沉重。重心移动也做得比以前更加灵活,只凭手臂挥剑的情况似乎也有所减少。
基于这些原因,上次对战时还能勉强对抗的贝尔格里夫逐渐陷入劣势,不由得也兴奋了起来。

「——! 嘿呀!」
「唔」

萨莎的一击将贝尔格里夫的剑打飞了。她的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但贝尔格里夫迅速伸出手去,抓住萨莎的手腕使劲一拧。萨莎不禁惨叫一声,手中的剑掉到地上。听到萨莎的叫声,贝尔格里夫才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放开手。

「抱、抱歉,萨莎小姐!一不小心就……没有受伤吧?」

萨莎虽然眼含泪花,但还是使劲摇摇头。

「不,这是我自己的失误……不愧是师父! 在战斗中,觉得自已要赢了而放松大意的一瞬间才是最危险的事吧!师父肯定是为了让我明白这一点才故意放水……在下萨莎・波尔多,还是不够成熟……」
「不、不是……不不不,我也是认真在打的……」
「下次我会不再大意,绝对会赢下一场的! 还请不要对我失望,师父……!」

萨莎还来不及擦干眼泪,就握住贝尔格里夫的手向他恳求。贝尔格里夫不禁苦笑起来,为什么她总是这么爱钻牛角尖呢。
不过要说的话,下次再战的时候大概就会被她彻底打败吧。那样的话误解肯定也就能解开了。

贝尔格里夫将萨莎招呼进家,给她泡上茶。萨莎一边品尝着香气四溢的茶一边平顺呼吸。贝尔格里夫又拿出葡萄干招待她,顺便闲聊起来。

「波尔多那边比这边春耕开始的应该更早些吧」
「是的,雪已经融的差不多了,各处都已经开始耕田和踩青了。因为魔兽的数目大幅度减少,我最近冒险者的工作也干的少了,更多的是协助政务相关方面」
「和平是好事情啊。不过为什么魔兽突然就变少了呢」

听到贝尔格里夫这么说,萨莎一脸惊讶地看向他。

「咦……难道您还没有听说吗?潜伏在奥尔芬近郊的魔王被消灭了,之前似乎就是受其影响魔兽才增多的」

原来是这样啊,贝尔格里夫表示理解。
虽说魔王居然真的存在这事让他有些吃惊,但也让他想起了冬之贵妇人说过的话。『那些连冬天都想要支配的家伙们』难道就是在说魔王吗?传说中的魔王可不止一个。这样的话,会不会陆续有其它的魔王复活呢。那样一来,这次说不定只是最开始的前哨战而已吧。

对着陷入沉思的贝尔格里夫,萨莎略带兴奋地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啊,讨伐队的阵容超豪华的!以『弑龙』玛丽亚为首,『白银』多尔托斯、『歼灭』切博格等都有参加,然后最后直面魔王将其干掉的不是别人,正是『黑发女武神』安洁琳小姐!我还以为您肯定已经早就知道了呢……」

贝尔格里夫吃了一惊。居然又是女儿的功劳。
安洁琳的名字与那些连自己都知道的大牛们并列在一起,这让他觉得非常高兴,仿佛是自己的功绩一般让人自豪,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不希望她去那些太过危险的地方。
父母心还真是复杂呢,贝尔格里夫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摸着自己的胡须。

「托内拉冬天里物资和信件基本都进不来……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知道。萨莎小姐,非常感谢」
「不、不不……早知道的话我就应该带份报纸过来的……」
「没啥,不用介意。魔兽的数量如果减少的话,那孩子应该也就可以回来了吧……说起来,您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是的。这次是作为姐姐的使者过来这边,是要转交这个」

萨莎递出一封信。信上的收信人是村长霍夫曼。贝尔格里夫有些纳闷。

「这似乎不是给我而是给村长的啊……」
「是的,其实是说要提出一份整修从波尔多到托内拉的道路的计划」

按照萨莎的说法,上次秋日祭时是赫维缇卡第一次来到托内拉,那时她就对于这未经修整的烂路大为惊讶,明明也是属于波尔多伯爵治下,这样的道路会让往来通行非常困难,而且万一出什么事情时也有可能会成为孤岛。
而且在秋日祭的时候,她们在这里品尝到的托内拉的奶酪和水果制品都非常的棒。如果街道能够加以整修的话,就能将其更方便地卖到外面来,也可以将更多的商品运到托内拉,总之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贝尔格里夫也觉得的确如此。如果街道能好好修整的话,即使到了冬天,物资和书信说不定也能送进来呢。
但是这不是贝尔格里夫一个人所能决定的事情。而且要说的话这信本来就是给霍夫曼的。

贝尔格里夫拿着信站了起来。

「总之,我们先去村长那里看看吧」

霍夫曼正在耕田,一边哼着歌,一边驱赶驴子拉着犁在田中前进。

「喂~村长」

听到贝尔格里夫的呼唤,霍夫曼停下手中的活走了过来。

「哦,贝尔! 怎么了?」
「有点事情。这是波尔多家的萨莎小姐」

伴着贝尔格里夫的介绍,萨莎低头行礼。

「在下是萨莎・波尔多。请问您是托内拉村的村长吗?今天在下作为姐姐赫维缇卡・波尔多的使者前来拜访」
「领、领主大人的妹妹? 这、这还真是失礼了……」

眼看霍夫曼准备跪下,萨莎急忙阻止了他。

「不用这样!不用这样!我不是来摆架子的!」

看到这样的光景,贝尔格里夫笑了。

「村长啊,上次我就觉得了,你这膝盖是不是也太软了点?」
「唔……俺、俺们乡下人就这样啦」

霍夫曼缩起他那大块头的身体,不好意思地说道。萨莎也哧哧地笑了。
包含萨莎在内,波尔多家的三姐妹虽然都是贵族,但对平民却从不摆架子。
波尔多家祖上原本就是当地豪门,是与农民们共同努力开拓波尔多周边地区的开拓者的后代。当这一带被列入公国版图后,他们被授予了爵位,但其气质并未改变。她们三姐妹也经常在政务间隙巡视领地,有时似乎还会与农民们共同劳作。不过托内拉实在是太过偏远了,以至于她们直到前不久才首次来到这里。
虽然有着这样土气的一面,但是她们的举止却非常优雅。这种两面性让她们有着容易亲近却又难以接近的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


让领主的妹妹站着说话实在不太好,于是霍夫曼将他们领到家中院子里的圆桌旁。
院子一角,堆起来的积雪形成了一座小山。几个小孩围着小山正在玩耍,似乎是霍夫曼的孙子们。

「喂~孩儿他妈! 有客人! 泡最好的茶来!」

霍夫曼朝着家中大喊,随后请萨莎坐在院里的圆桌边。空中浮云流动,风吹得肌肤还有些冷,但阳光还是很暖和的。
霍夫曼一边读信,一边嗯嗯地点着头。

「原来如此,修路啊……这还真是帮大忙了」
「您这样说真是让人高兴,还请务必协助」
「好啊,乐意之至!贝尔,没问题吧?」

贝尔格里夫喝了一口端来的茶,点了点头。

「应该不是坏事。不过,做决定之前还是跟村里人说一下比较好」
「哦,是呢。要不然过后闹出什么麻烦就头疼了! 萨莎小姐,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反对,但还是要跟大家先说一下,您看这样可以吗?」

萨莎脸上浮现出爽朗的笑容。

「当然!请慢慢商量吧!……话说这茶真好喝啊!」
「哦,是吧!?这是庭院里采来的兰特叶子做成的茶!里面还加了晒干的榆树花来调味的!」

被萨莎这么一夸,霍夫曼也兴奋起来。贝尔格里夫也笑着继续喝茶,的确是很好喝。兰特叶子做成的茶贝尔格里夫自己也经常泡,但加榆树花这点倒是让他略有些惊讶。
短暂的畅谈之后,萨莎要回去了。早春时节波尔多也是很忙的。
分别之时,萨莎一脸兴奋的表情,握住贝尔格里夫的手使劲挥动。

「那么师父! 这次就此告辞了! 我一定会继续努力,争取下次能让师父认真应对!」
「那个,萨莎小姐……所以就说……」
「那就再会了!下次再来拜访!」

萨莎骑上马,飒爽离去。她本人就是AA级的冒险者,所以似乎也就不需要护卫。贝尔格里夫叹了一口气。

「虽说是个好孩子啦……」
「喂,贝尔,要忙起来了! 今晚就赶紧召开村民会议吧! 哈哈哈!」

霍夫曼兴奋起来,似乎是遇上了托内拉有史以来最大的事件一般。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抚摸自己的胡须。
算了,这些就交给霍夫曼和凯利他们就好。午后还要教小孩子们练剑呢。

  ○  ○  ○  ○  ○

马车咔嗒咔嗒地摇晃着。虽然到处还都残留着积雪,但周围已经充满了春天的气息,路旁随处可见吐出新绿的植物。
马车是只由一匹马拉着的单驾马车,牵着缰绳的是安奈莎。后面牵着的大车上,安洁琳和米丽娅姆坐在大堆行李中间。
米丽娅姆一边咬着晒干的南方水果,一边非常高兴地说道。

「空气好棒~!感觉好~舒服啊!」
「哼哼,是吧……这附近的空气很干净呢」
「就是啊~。奥尔芬的空气果然还是不太好呢……那个装嫩的老太婆要是来这种地方的话对肺也会好些吧~……」

米丽娅姆下意识地嘟囔着,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移开了视线。安洁琳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米莉你果然还是很喜欢玛丽亚婆婆嘛」
「才才才才、才不是!谁要管那种老太婆啊!」
「哼哼,就姑且当是这样吧……给你,安娜」

安洁琳笑着将果子递给牵着缰绳的安奈莎。

「嗯,谢谢,安洁。话说真的是很花时间啊。而且路也很差不能走太快」
「是吧~但是没事,慢慢走就好」
「也是啊。反正也不需要着急……啊,不过安洁应该想急着回去吧?」

听到安奈莎的话,安洁琳摇了摇头。

「已经没有什么来绊住我了……现在休假没有期限限制,所以感觉非常自在呢。嘿嘿,突然回去,爸爸他会吃惊吧……」

距离消灭魔王已经过了一个多月。
之前前去讨伐魔王的时候,奥尔芬的雪已经开始融化了,但托内拉这边的雪还积的很深,更何况肩膀上还受了伤,所以安洁琳虽然想尽早回去,却也只好一直等到雪化及伤口痊愈。如今雪终于化了,安洁琳索性自掏腰包买了一辆运货马车,装上小山一般的礼物,邀请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一起同行,终于踏上回家的旅程。

那之后灾害级的魔兽又出现过几次,但都被老兵们轻易地解决掉了。大概那就是剩余的残党了,从那之后大家又回到了正常节奏的生活,而离开的冒险者们也慢慢回来了。
莱昂内尔从帝都叫来的之前的伙伴也都到了。他们虽然没有赶上最重要的魔王讨伐战,不过还是与多尔托斯和切博格等人一起参与了公会的改革,帮了莱昂内尔很大的忙。
虽然还是处在试验阶段,不过公会正在慢慢发生改变,奥尔芬的冒险者公会不再是由会长一人负责发号施令,而是经由共同商议的方式决定各事务的方针与对策等。因为这样,奥尔芬的公会逐渐摆脱了中央公会那种只重视既得利益的方针,不过来自中央的压力依然不小,问题仍然堆积如山。

不过,安洁琳对于这些事情已经没有兴趣了。奥尔芬和周边地区的威胁已经解除,可以毫无顾虑地去见贝尔格里夫了,对于她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总之,大概八天前她们从奥尔芬出发,经由波尔多前往托内拉,如今已经是最后一段行程。到目前为止没遇上什么麻烦,今天内应该就能到达了。
安洁琳背靠在行李上,双手枕在脑后。天空湛蓝,阳光温暖,让人有些昏昏欲睡,但马车偶尔会碾到石头,震动又让她清醒过来。
和煦的春风带来春天的气息。路边的植物萌生出新芽,那鲜亮的绿色似乎让人能直接感受到它的香气。

「呐~安洁,薄荷水放哪儿了~?」
「嗯,给」
「米莉,也给我点」
「好嘞~。安洁呢~?」
「……我先不用了」

米丽娅姆拔开薄荷水的瓶塞,一股透彻心脾的味道飘散开来。米丽娅姆喝了一口,然后将瓶子递给安奈莎。安奈莎也喝了一口,随后呼地长出一口气。

「终于要见到安洁的爸爸了……好期待啊」
「但是『赤鬼』听起来感觉好恐怖啊~……会不会只对安洁一个人温柔啊?」

米丽娅姆开玩笑似的故意这么说,安洁琳听到后噘起了嘴。

「爸爸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对谁都很温柔,而且非常的强」
「哈哈,能让安洁琳这么说的人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啦……哦呀」

对面过来一个骑着马的少女,安奈莎稍微放慢了马车的速度,往路边让了让。
马上的少女同样点头示意了一下,与马车擦肩而过。就在此时,她偶然朝马车里看了一眼,随后将马拉住,绕回到马车前面来,以响亮的声音说道。

「还请留步! 马上不便行礼,还请多多包涵! 请问车里那位,那漂亮的黑发黑眼……莫非是『黑发女武神』安洁琳小姐吗?」

安洁琳惊讶地点点头。

「是我……您是哪位?」

少女轻盈地从马上跳下,一脸爽朗的笑容走过来。

「啊哈,果然如此!在下是萨莎・波尔多!舍妹赛仑承蒙救助,感激不尽!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您……」

少女正是萨莎。她正好在从托内拉回来的路上,见到憧憬之人十分感动,眼里放出光芒。
但是安洁琳脸上的表情却消失了。

「……赛仑的姐姐?」
「正是! 在下同为冒险者,对安洁琳小姐的事迹颇为——」
「是吗……原来就是你啊……」
「咦」

安洁琳从马车上跳下。
她身形摇动,以幽灵般的步伐慢慢逼近萨莎。周身布满令人畏惧的斗气和压迫感,甚至连杀气都有释放出来。萨莎虽有AA级实力,但仍感受到本能的畏惧,后退了几步。

「安、安洁琳小姐……? 这、这是怎么了……」
「居然敢无视我,强娶我爸爸,好大的胆子……但是,别以为能轻易成为我的妈妈……」
「您、您这是说什么呢!?」
「别想给我装傻……你想把爸爸强行带到波尔多去,这件事我可是知道的……」
「不、不是,误会了! 那不是我,是我姐——」
「哼、哼哼……哼……不需要找借口。你有没有真正理解爸爸的优点,就让我来好好确认一下吧……!」
「是、是要做什么啊!?」

安洁琳紧紧抓住萨莎的肩膀,死死地盯着她的脸。那表情如同恶鬼一般。萨莎被吓得发出「咿」的轻声惨叫。S级冒险者原来是这么恐怖的吗。
安洁琳缓缓开口。

「……第一问……爸爸喜欢吃的东西是?」
「咿……咦? 吃、吃的东西吗? 贝尔格里夫先生喜欢的?」
「正是……赶紧回答」
「不、不知道啊! 我只是和他一起喝过茶,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啊!」

听到萨莎呼喊般的回答,安洁琳哼地以嘲笑似的表情说道。

「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吗……听好了,爸爸他最喜欢的是把羊肉和栗球果放在一起炖。盐要稍微多放一点,再加入晒干的牛至来调味……然后把薄饼泡进去一起吃……顺带一提,我也非常喜欢这个」
「安洁,稍微冷静一下,傻瓜」

安奈莎在安洁琳头上敲了一下。安洁琳眯着眼看向安奈莎。

「干什么?我现在很忙……」
「好好听人家说话啊……你们这对话根本没对上」

安洁琳纳闷地歪着头。米丽娅姆在马车上科科地笑着。
萨莎拼命地解释,总算是勉强解开了误会。安洁琳意识到是自己太过武断,脸涨得通红。萨莎则是仍止不住地发抖,蹲在地上。安奈莎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没事了吗?那个人只要一涉及到父亲的事情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是、是的。还好……」

萨莎深呼吸了几次,总算是恢复了平静。米丽娅姆将薄荷水递给她,富有清凉感的水让萨莎感觉清爽起来,于是她低头表示谢意。

「非常感谢,托您的福算是平静下来了」
「没什么,主要也是因为我们这边的傻瓜太失礼了。喂,安洁,别在那边生闷气了,赶紧来给人家道歉」

安洁琳仍是一脸不愉快的表情,向着萨莎低下头。

「对不起……」
「不、不用这样,只要误会能够解开就好……」
「话说,萨莎也是冒险者呢~。以前倒是有知道有人放弃贵族身份做了冒险者,但一边保有贵族身份一边做冒险者的的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听到米丽娅姆的话,萨莎似乎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脸颊。

「是的,普通的贵族的话,是很鄙视冒险者这种低贱职业的……我这样的应该是很少见的吧」
「你是AA级对吧?再加把劲应该还能升级呢~」
「我还差得远呢! 至少要先能让贝尔格里夫先生使出真本事来,我才有可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冒险者吧」
「贝尔格里夫……是说安洁的爸爸吧?萨莎你跟安洁的爸爸有比过剑吗?」

听到这个,萨莎突然眼里放光。

「是的,正是如此!正是安洁琳小姐的父亲『赤鬼』贝尔格里夫先生! 我也有拜他为师! 他的剑技真的非常了得! 虽然右脚是义肢,但完全感觉不到,而且他还反过来活用这一点,自己创造出一套完全不合常规的动作! 他挥剑时不是只动手臂,而是使用全身的力量,所以非常快也非常重! 而且他还非常具有战术眼光! 刚才我请他和我交手的时候,他故意放水接下我一剑! 随后在我因打飞了师父的剑而得意忘形的时候他拧住了我的手! 战斗中即使获胜时也不能大意! 今天他教会了我非常有意义的东西! 下次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争取要让师父能使出真正实力!」

萨莎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让安奈莎有点吓退了。米丽娅姆则是非常感兴趣地听着。

而说到安洁琳的话,她再一次无声地慢慢逼近萨莎,死死抓住她的肩膀。刚才的那份恐怖再次侵染全身,萨莎不由得僵住了。

「……萨莎!」
「是、是的!」
「我刚才误解你了,还希望你能原谅……你是同志啊……!」

安洁琳这么说着,带着一副感动的表情紧紧抱住萨莎。

「哦……哦哦……! 您、您认可我了吗,安洁琳小姐……! 在下萨莎・波尔多,为了能早日追上您将会更加努力……!」

萨莎感动到泪流满面,也反过来紧紧抱住安洁琳。于是两人抱在一起转起圈来。
安奈莎愣在一边,忍不住吐槽。

「怎么说呢……果然还是没对上的感觉」
「嘿嘿,萨莎好有趣~」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后终于道别,安洁琳一行人再次踏上返回托内拉的道路。

路边逐渐出现已被开垦的土地。绿油油的麦苗正从正在融化的雪下面探出头来。仿佛是要将整个冬天都被压在下面的积怨全部发泄出来一般,小小的叶片正努力地朝向太阳生长着。
再有一会就到托内拉了。越是接近,安洁琳心中的怀念之情就越是膨胀。

「马上要到了……」
「哦~好大的田地呢。好漂亮」

安奈莎心情很好地做了个深呼吸。米丽娅姆像是要故意捉弄安洁琳一般笑着问她。

「安洁,马上就要见到你的爸爸了哦~现在心情怎~么样啊~?」
「非常高兴……! 活着真是太好了……!」
「说什么呢……」

安奈莎有些傻眼,抽了马一鞭子,稍微加快了些速度。
从马车上看到的风景,与离开时候相比似乎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与同龄孩子们一起嬉戏的平原,贝尔格里夫带自己走过的小路,捡过橡子的树林,当这些景物一一飞过眼前时,安洁琳的心中突然一紧。
自己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寂寞。那份寂寞已经被填补了。

但是同时,一种奇怪的不安涌上心头。
风景没有变化,但是贝尔格里夫呢?
对于安洁琳来说,在奥尔芬没有人能代替贝尔格里夫,但是对于贝尔格里夫而言,如果有人可以代替安洁琳又会怎样呢?
现在他也似乎是有了萨莎这个新的弟子。她的年龄与安洁相仿,性情活泼开朗,又非常可爱。她对贝尔格里夫是如此的仰慕,以至于那么入迷地讲述他的事情。被那样仰慕着,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反感吧。
而且要说的话在托内拉应该还有别的小孩子。如果是贝尔格里夫的话,他肯定会像对待自家孩子那样疼爱他们吧。

而且还听说那个波尔多女伯爵有对他逼婚。
赛仑和萨莎都是美人,她们的姐姐想必也是非常漂亮吧。
虽然贝尔格里夫似乎是拒绝了,但说不定只是因为自己?
因为贝尔格里夫的责任感很强,所以有可能是自己成为了他的绊脚石,导致他没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不是自己不在了,他也不会觉得非常寂寞?
对于自己回来这事,如果他没有因此而感到非常高兴的话?
他的心中会不会对自己已经有些疏远了呢?

安洁琳使劲摇了摇头。

「……爸爸才不是那样的人……!」

但是不安并没有消失。
越是接近村子,心中的不安就越是膨胀。明明是曾经那么想要回来的托内拉,现在却突然莫名地生出想要逃离的心情。心中烦闷不已。

马车进了村。
正在工作的村民们都用惊奇的眼神看着马车,当他们看到安洁琳时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也有人向她搭话,但安洁琳一直低着头,完全没有去看。

「安洁,要朝哪边走?」

安奈莎问她。安洁琳一惊,抬起头来。那熟悉且令人眷恋的景色映入眼帘。

「……那边」

马车朝着安洁琳指示的方向前进。

很快来到一栋房子前面。安洁琳提心吊胆地朝那边看去。
房前的院子里有很多孩子。他们似乎正拿着木剑练习挥剑。而贝尔格里夫正在旁边以温柔的目光守望着他们。
胸口被揪紧。眼泪似乎要溢出眼眶。

安洁琳战战兢兢地走下马车。
有一个孩子注意到了安洁琳,指向这里说着什么。贝尔格里夫也看向这边。他的皱纹似乎是增加了,头发的颜色似乎也稍微变浅了一些。
但是还是一样的。一样温柔的眼神。

「……!那个……!」

安洁琳下意识地跑上前去,冲进院子里。随后站在贝尔格里夫面前,大声说道。

「我……我! 我很努力了! 升到了S级! 还消灭了好多魔兽! 那个、那个、还帮助了有困难的人! 之前还打倒了魔王……嗯……我,努力了……」

安洁琳语无伦次,想说的话完全组织不起来。此时一只大手轻轻地放到了她的头上。那是一只因长年持剑和握锄而长满老茧粗糙不平的手,正怜爱地慢慢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之前的紧张感顿时全部烟消云散。

「长大了呢」
「……嗯」
「头发也长长了。挺好看的」
「……嗯」
「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差点都没认出来是谁呢」
「……嗯」

自己为什么会怀疑这个人呢。泪水夺眶而出。
贝尔格里夫微微一笑。

「欢迎回来,安洁琳」
「……我回来了,爸爸!」



评分

参与人数 18轻币 +198 收起 理由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阿特雷特 + 15 工作辛苦
萌道了 + 5 赞一个!
Fung0207 + 12 赞一个!
古月今寰 + 10 工作辛苦
genuinearticle + 7 工作辛苦
白夜零 + 11 工作辛苦
mary875xd + 11 工作辛苦
應丿龍 + 11 工作辛苦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到此结束,女儿终于回家了。
明天开始要陪父母出门旅游,所以假期这几天都不会再更新了,祝各位国庆假期过得开心。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4 收起 理由
菠萝的海426 + 13 工作辛苦
opzooncs + 11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鬼智谋正 发表于 2018-9-29 01:36
多谢翻译君,小说真的很有趣,话说当年男主怕不是出门就遇上了魔王啊

第四章里女儿帮忙找回来一个,另外一个还没音讯

评分

参与人数 3轻币 +33 收起 理由
opzooncs + 11 工作辛苦
quau06 + 12 工作辛苦
ancientkaa + 10 御疲樣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算能回家了,太不容易了(望天
发表于 2018-10-1 23: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終於見到爸爸了(撒花
发表于 2018-10-2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还有么,真是太好了。从现在的行文看下来就这样结束也不是不可以XD。
发表于 2018-10-2 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 女兒終於回家莉薩也成了女兒一起 算父親的粉絲了...苦笑, 看到這份暖心的過程, 終於暫時離開社畜的冒險公會好好休息!!!
发表于 2018-10-2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完了(撒花)
发表于 2018-10-4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见面了,看看接下来怎么发展
发表于 2018-10-4 23: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終於見到老爸了
发表于 2018-10-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終於回家了(恭喜)不知道父親的終身大事怎麼解決,感覺女兒會向公司面試一樣把有意思的女生一一淘汰
发表于 2018-10-6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翻译,感觉这篇还不错
发表于 2018-10-14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覺翻譯
女兒終於回家見到老爸, 真是太好了
发表于 2018-10-14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知道爸爸的能力,女兒會覺得幻滅嗎?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2 22: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