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taroxd
收起左侧

[WEB] [Web 合翻][佐伯さん] 关于邻家的天使大人不知不觉把我惯成了废人这档子事 (2019.12.11 2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7 0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时候不小心跳了一章
这次发现后补上了
到目前为止没发现有变废材的倾向
难道男主后期能做到躺着看着女主打扫吗233
煮饭能惯着,做家务总不能看着不帮忙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3 收起 理由
taroxd + 3 可以说作者标题党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7 00: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咦,原来味淋是甜酒的意思啊
发表于 2019-3-17 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楼主的链接,发现字很小

能有放大、缩小功能吗,我眼睛不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3-17 07:11 编辑
打光 发表于 2019-3-17 01:04
打开楼主的链接,发现字很小

能有放大、缩小功能吗,我眼睛不好

正常的 pdf 阅读器都有吧……

至少我这里浏览器的 firefox, chrome, Edge, 以及本地使用的 SumatraPDF, Adobe Acrobat DC 全部都有放大缩小的功能

评分

参与人数 51轻币 +577 收起 理由
キズナヒトツ + 11 工作辛苦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快乐蜗牛 + 11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tuxici + 12 工作辛苦
andrew2008e + 12 工作辛苦
雷雨交加 + 11 工作辛苦
ywyxwl + 12 工作辛苦
搬砖晓屹 + 12 工作辛苦
江洋1213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3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第一次的}

「……呼,终于变干净了」\\

结果,为了把周的屋子打扫干净花了一整天的时间。\\

整理地上的私人物品花了几个小时,然后还有洗衣服、清理灯具、擦窗户、弄吸尘器这一大把事情。等到全部弄完,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间了。\\

真昼过来的时候还能见到的太阳现在已经完全沉了下去,由此可见两人到底忙活了多长的时间。\\

不过,也正因如此周的屋子才变得焕然一新。\\

地上打扫得十分干净,没有扔得到处都是的东西;窗户和窗沿也没有脏污;灯具也清理掉了灰尘,变得比以前更加亮堂。

周的房间也经过了打扫,所以地板上没有散落着东西,屋子里可以舒畅地休息了。\\

「居然花掉了一整天啊」

「毕竟乱成那样嘛……」

「那是你搞成那样的」

「您说的是」\\

面对天使大人兼救世主大人,周简直没法抬起头来,只得以毕恭毕敬的态度(想要下跪但被拒绝了)看向帮自己帮到这个地步的真昼。\\

而特意花费了一个宝贵周末来帮周打扫房间的真昼一边感叹了句「真是的」,一边扎好了垃圾袋。

虽然嘴上很毒,但她并没有显露出不悦,反而能看得出成就感。不过,她也有一点面露疲惫之色。毕竟让她义务劳动了一天,感到疲劳也是肯定的吧。\\

还让这样的她再去做晚餐就有些说不过去。

且不论晚餐有没有自己的那份,这种状态再让真昼干活就真的对不太住她了。\\

「我已经不想出门买菜了,晚饭干脆就点个披萨吧。至少今天就让我出钱吧,毕竟平常拿了你那么多东西」

「可是」

「不想和我一起吃的话,你自己带一块回去吃也可以」\\

真昼要是不想和周一起吃的话,那也没办法,让她自己带一块回去吃就行。

比起和真昼一起吃,周更多的是想要慰劳和感谢真昼,所以就算自己一个人吃也没关系。\\

「……不是这个意思啦。只是,披萨以前没有点过,所以有点吃惊」

「咦,没有点过么」

「……毕竟是一个人住所以没有点过……虽然有做过」

「居然会想要自己去做,太厉害了吧」\\

正常来讲,想吃披萨时都是点外卖或者出去吃二选一的。

特意从面团开始制作,会做这种费功夫的事情的人除了真昼应该没多少。\\

这真是擅长料理的人才会有的想法啊,周产生了这样的感想。\\

「点外卖什么的很平常的吧,我就经常点。你是那种连家庭餐馆都不会一个人去的类型吗?」

「根本没有去过」

「像你这样的很少见啊。我的话就算一个人也会去,爸妈懒得做饭的时候也会去。你爸妈不喜欢出去吃饭吗?」

「……我家的保姆会给我们做饭」

「还请保姆啊,挺有钱呐」\\

有钱人家的话那倒是可以理解。\\

真昼的举止很优雅,衣服和随身物品看着也很高级。

从这有品位的氛围和有教养的举止来看的话,不如说是那样也并不奇怪。\\

而她本人听到周这么说后,露出了薄薄的微笑。\\

「是呢,应该算是比较富裕吧」\\

真昼脸上的笑容,既非高兴,也非自豪,反而更近似于自虐,或者说是自嘲的表情。看见真昼这种笑容,周开始后悔自己的多嘴了。\\

以前提及父母的事情的时候她的回答也很冷淡,或许她跟父母关系并不是很好吧。

看上去,这是她不太想被提及的事情,所以周并不打算刨根问底。\\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两件不想被知道、提起的事情。不多过问,也是面对没那么亲近的人的一种礼仪吧。\\

「嗯,也能当作一次经验嘛。喏,挑你喜欢的」\\

周不再继续关于父母的话题,而是把披萨的广告拿给真昼看。\\

这家是周常点的店,也是周所知道的范围内,所有提供外卖服务的店里面味道最好的一家。\\

虽然肯定是比不上用专门的石炉烤制的,但可选的配料从标准的到小孩子喜欢的,各种各样的都有,想必肯定会有能对上真昼口味的吧。\\

顺着话题转换,真昼接过菜单,视线迅速地扫了过去。

带有通透感的焦茶色的眼睛,钉在了各种各样披萨的照片上。\\

平时不怎么浮现出感情的双眼,现在看起来却仿佛闪耀着活力。\\

(……难道说,她其实挺期待的)\\

不知是否是周多心了,真昼看起来好像有点兴奋,在看了一会儿菜单后,指着一种一般聚会时点的可以体验四种味道的披萨,告诉周「那就这个吧」。\\

真昼像是在窥视一样看着周这里。在周同意后,她的眼里微微泛出了光亮。\\

见到她那略显喜悦的表情,周带着一点点苦笑,用一只手拿起手机拨通了广告上写着的电话号码。\\

\vspace{2\baselineskip}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披萨送到了,真昼便立刻开动起来。\\

因为有四种口味,她似乎先烦恼了一小会到底要从哪种口味下手,最后决定从培根和香肠的披萨开始品尝。

不算意外地,真昼暴露出了大小姐的一面,小口地咬起了披萨。\\

虽然她是用手抓着吃,但进食的动作还是隐隐约约地流露出一股优雅风度,这恐怕是教育的成果吧。

但与此同时,周却又感觉真昼的举止透出一股小动物般的可爱感。\\

她细细地眯着眼看着拉出丝的芝士,放松的脸上带着笑意。这副样子看上去有种微妙的可爱。\\

平时的真昼看起来十分成熟,也让人感觉很稳重,而现在的真昼则表现出符合年龄的气质。

看着吭哧吭哧地小口吃着披萨的真昼,周产生了一股想要摸她头的强烈冲动。\\

「……怎么了?」

「呃,只是看你吃得津津有味」

「……请不要老盯着我看」\\

不过,她不满地皱着眉头的表情一点都不可爱。\\

「……怎么说呢,你还真是不可爱」

「不可爱也无所谓吧,不如说,如果我现在还是学校里的那副样子你也只会不舒服吧」

「那倒是。比起学校里的你,还是更习惯现在这样」\\

周跟真昼在学校既没什么接触,也没说过一句话。

只不过是偶尔能够看见那对每个人都同样和蔼的,天衣无缝的美丽笑容罢了。

而相对地,现在在眼前的她却不那么顾虑他人。\\

估计这才是真昼本来的样子,她在学校时则是进入了外出模式吧。\\

「对我来说倒是这边的样子更不容易累呐」

「不可爱的样子么」

「别记仇啊你……怎么说呢,学校里的你啊,完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主要是晚饭做什么和上课的内容吧」

「你还会装傻说相声啊」\\

周想表达的意思是真昼像是有什么隐情一样。然而真昼却照着字面意思回答了。

她本人似乎没有装傻的意思,用有些不悦的眼神看向了周。\\

「不是那个意思,是说看不到你的内心啦。所以说,比起在学校那样,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样子,还是现在这样,即便有些不大友善,但是能直率地表达自己的感情的样子比较容易相处」

「……学校的举止不行吗?」

「这是你的处世方法,我并没有觉得不行。但我在想,你这样难道不会累吗」

「没有。反正从小就这样了」

「根深蒂固啊」\\

若是从小的习惯的话,做出那样的举止也算是能够理解,然而这也表示,她是有意识地要作出『理想的好孩子』的样子,并且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

只不过,她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这些家庭环境相关的问题,周实在是无法去追问。\\

「……不过,有个能松口气的地方不也不错嘛?以结果来说是我帮你纾解压力了吧」

「……看着你那让人放不下心的样子我还真没办法放松」

「那可真是抱歉」\\

周动作夸张地耸耸肩,真昼则是有些开心地微微笑了出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27轻币 +1635 收起 理由
azureplatina2 + 110 工作辛苦
キズナヒトツ + 22 工作辛苦
mathfree + 10 工作辛苦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wondet + 11 工作辛苦
wang_wjs + 10 工作辛苦
jzz2 + 13 工作辛苦
a1974401129 + 10 工作辛苦
快乐蜗牛 + 11 工作辛苦
驱纹修也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7 1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请保姆啊,挺有钱的”前面是不是漏了一句真昼的话?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11 收起 理由
northingnor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晟天 发表于 2019-3-17 13:25
“还请保姆啊,挺有钱的”前面是不是漏了一句真昼的话?

抱歉,手滑误删了。马上补上

评分

参与人数 34轻币 +399 收起 理由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oohily + 10 工作辛苦
搬砖晓屹 + 12 工作辛苦
江洋12138 + 12 工作辛苦
MH61599 + 11 精品文章
qwertim8469 + 10 工作辛苦
erictam999 + 11 工作辛苦
宋的 + 12 工作辛苦
whisperer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3 编辑

\subsection{友人的来访}

自那次打扫卫生以来,周与真昼之间隔着的障壁似乎有略微变薄的迹象。只是两人的距离也并没有因此而靠近多少。\\

两人在学校依然像是陌生人,即使是在校外也顶多是分享晚餐的时候会寒暄几句而已。

就在前几天,周才被真昼提醒过要好好维持家中的整洁。虽说语气有些严厉,但周还是深切地感受到了真昼是位多么喜欢照顾人的少女。\\

也多亏了真昼的提醒以及她顺便给出的打扫建议,周的家里一直保持着刚扫除完毕时的整洁。\\

\vspace{2\baselineskip}

「哟,还真变干净多了啊」\\

树一听说周的屋子变干净,就在周末跑了过来。而看见这焕然一新的屋子,他不禁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真没想到会变得这么干净啊,明明以前乱成那鬼样。记得之前我也帮你收拾过,结果没两天又脏了呢」

「啰嗦」

「不是我要说你,你想想自己保持地板没有乱丢东西的最长时间是几天」

「你放心,破了纪录,保持两周有了」

「两周就算破纪录你能有点羞耻心不?」\\

听到树说着些「一般不会把东西丢在地上」的大道理,周微妙地皱起了眉头,但碍于树只是在亲切地阐述常识,周又不好拒绝他的好意。

说到底,在请真昼帮忙之前,周也给树添过麻烦,因此在这方面周也没法变得强硬。\\

看到周憋着说不出话,树愉快地笑了起来。\\

「不过既然变得这么干净,真想把小千也带来啊」

「别,为啥我得在自家都要看你俩撒狗粮啊」

「跟我客气什么嘛」

「别拿我家当约会地点」\\

自己是有多悲哀才非得看友人情侣狂秀恩爱不可啊。

一直看着这公认的笨蛋情侣秀恩爱,周希望他们也能够为设身处得为自己着想一下。\\

虽然知道树是在开玩笑,但作为天天看着那俩在眼前放闪的人,周还真有点笑不出来。

这种事情,希望他们俩在自己家里做就好了。\\

「玩笑先不提。都搞得这么干净,应该就不会再弄脏了吧?」

「我有在妥善处理」

「所以说你这家伙啊……算了随你吧。但还是养成把拿出来的东西放回原本位置的习惯比较好哦」

「你是我妈么……」

「周你也真是的,屋子不经常打扫可不行哦?」

「不但令人恶心口气还真挺像我妈,你好可怕啊」\\

树做作地捏着嗓子发出的假声让周直起鸡皮疙瘩。\\

明明没见过周的妈妈,树演得却还挺像,简直吓人。

况且树一个大男人还搞出一副娘娘腔的德性真的恶心得周想让他立刻停手。\\

看着周吐出舌头装做要呕的样子,树愉快地笑个没停。\\

「周你妈原来是这样的吗。我妈则是根本不管事的那种啊」

「要说我还羡慕你嘞。我妈是事情一件一件没个完的那种」

「关心儿子的妈不好么」

「那样只会让孩子没法独立……」

「但你的情况是因为你太不像话了,你妈没法不多管管吧……」

「啰嗦。就算这样老妈她也太爱管我闲事了」\\

大概是因为周是独生子的缘故,所以周的母亲十分关心他。

与溺爱不同,她是那种事事都要插手,什么都要操心的类型。周虽然谈不上讨厌,但是应付起来有些头疼。\\

为了上高中方便而决定一个人住在学校旁边的时候,她也是这个那个的说了一堆,时不时还会跑来突击检查,实在有够麻烦。\\

「好啦,这不也说明周被看得多重要吗?」

「这份爱好沉重」

「你就放弃吧。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有多么珍贵」

「明明自己就是个标准的反抗期孩子,亏你还能摆出一副经验之谈的口气啊」

「哈哈哈。毕竟牵扯到小千,我也没辙啊」

树因为女朋友的事情跟父亲有不少争执,由他来说这些实在是缺乏说服力。但说的内容本身也算是有几分道理,周也就姑且听了一听。

这家伙也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啊,周这么想着长叹了一口气,而树本人则一脸乐观,表情上完全没显出辛劳。虽说树以前也说过「敢妨碍我跟小千的都被马踢死算了」这种有些吓人的话吧。\\

「不管怎样,老爸那边我会想办法的啦。总之周你要好好过日子哦?」\\

看着树爽朗的笑容,周面带几分烦躁地回了句「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同时想到树说的内容跟某人简直是一模一样,而轻轻苦笑起来。\\

\vspace{2\baselineskip}

然而观看周的生活状况——其实并非树跑来的本来目的,他只是单纯想找周玩罢了。因此关于房间的话题很快便结束,两人一起玩起了游戏。

虽然当初是为了一周后的考试学习,但不知不觉间目的就变成了游戏。\\

「喂,你瞎浪费回复道具到时候可要没得用了啊」

「没事没事总归有办法的嘛」

「不是,说什么总归有办法啊你等级又没上去,到时候要出问题的……」\\

周烦恼着该怎么吐槽喜欢追求刺激玩法的树,而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顿时令周产生了别的烦恼。\\

「嗯?客人?」\\

树也把游戏调进菜单画面之后抬起了头。\\

他知道周很少告诉别人自己家在这里,因此会来的朋友也几乎没有。再说就算有客人应该也会因为被入口的门禁拦住而按响对讲机才对。\\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邻居吧?应该是有什么消息要传阅之类的」

「这样啊」

「我稍微出去下」\\

周好歹抑制住了自己抽动的脸部肌肉,瞒过了树后快步走向门口。\\

她按完门铃之后没有出声可真是万幸。\\

周也不做确认,直接伸手开门。为了避免让树看见,他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钻了出去,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真昼一如预想站在门外,看着周一反常态的举动而连连眨起眼睛。于是周竖起食指对她做出「嘘」的动作。\\

「……拜托小声点。树来了我家」

「树?」

「我朋友。过来玩的」

「啊,原来是这样」\\

真昼明白了周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是怎么回事,点了点头便不再追究这个问题,而是和往常一样把饭盒递给了周。

看样子她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里面装着的关东煮,在这个天气渐渐转凉的季节是再适合不过的菜色。\\

周心怀感激地收下之后,看着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递来饭盒的真昼,轻轻叹了一口气。\\

「……呃那个,我一直都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不过一直都没找到时间来表达我的谢意。抱歉」

「我也不是为了被你感谢才这么做的……不错嘛,屋子还能收拾到能招待朋友的地步」

「要我下跪磕头以表感谢吗」

「不是不是。千万别」\\

真昼一副像是在说「别弄得我像个坏女人啊」的无奈眼神,令周露出了苦笑。

毕竟面对她是真的没法抬起头,周说这话也是有几分认真的。受了她那么多照顾,就算下跪磕头也不为过。\\

而且从她那拿的晚餐量很可观,再这么当伸手党未免过意不去,所以周也打算找机会商量一下晚饭钱的问题。\\

「……那就这样,朋友来了你也不好说太久吧。我就先走了」

「……一直都谢谢了。树那边我不会说是你的」

「请务必这样」

「不过,就算我说实话他也不会信的吧」

「我想也是」\\

然而被这么坦率地肯定,也让周有点心情复杂。不过换做是周站在树的立场也绝对不会相信真昼会给周做饭这种事,只会怀疑这是周自己的妄想。

毕竟天使大人就是这种等级的高岭之花。\\

如果是高富帅姑且不论,自己这种又挫又懒的人能让天使亲自下厨招待,一般来说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都不可能吧。\\

「……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什么?」

「每天这样给我做晚饭你图什么」\\

一般来说劳力也是要算钱的,免费给晚饭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要是立场反过来周肯定也不会做的吧。

尽管周并没有期待「她对自己有意思」这种概率不到万分之一的事件,却也好奇得无法自已。\\

听到周的问题,真昼少许抬起头做出思考的样子,接着表情不变地回答道「只是我的自我满足」。\\

「这也并不是多困难的事哦。对我来说做两个人的份比做一个人的更轻松,也可能单纯是我喜欢招待他人吧」

「意思是你喜欢做饭?」

「这或许也是一个原因。而且你不会产生麻烦的误会,只会单纯地表达感想,这让我感到很轻松。再说你那饮食习惯我看着就难受,所以到最后还是我的自我满足」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所以说,你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就当作是天上掉下来的幸运就好了」

「好的好的」\\

真昼似乎也不想再说下去,彬彬有礼地致意之后留下一句「那我就先走了」便往自己的家走回去了。\\

(……真的是这样吗)\\

感觉这理由不至于免费提供晚饭啊,周这么嘟哝了一句后,也同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vspace{2\baselineskip}

「谁?」

「认识的邻居,分了点吃的过来。我去放到冰箱里,游戏先别往下打啊」

「啊,抱歉BOSS我干掉了」

「喂你过分了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16轻币 +1425 收起 理由
Snow.mAple + 10 工作辛苦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wondet + 11 工作辛苦
a1974401129 + 10 工作辛苦
jzz2 + 26 工作辛苦
快乐蜗牛 + 11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tuxici + 12 工作辛苦
欺骗者 + 36 工作辛苦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7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麼辦,我覺得這本超好看的
发表于 2019-3-17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觉得你前一天是在群里看到我们对话了(
发表于 2019-3-18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这种1对1的好像不会太拖,希望能看到赶快交往
发表于 2019-3-18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稍微看了下这作的章节名,这种慢慢发展感情的狗粮作真棒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ScubaLeon 发表于 2019-3-18 00:32
一般这种1对1的好像不会太拖,希望能看到赶快交往

还真挺拖的,得到第二章结束呢(
不过交往前后的主要区别也只有他们同学知不知道了。两人的狗粮之前之后都是一个味(

评分

参与人数 21轻币 +251 收起 理由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tuxici + 12 工作辛苦
andrew2008e + 12 工作辛苦
江洋12138 + 12 工作辛苦
j02760 + 12 工作辛苦
erictam999 + 11 工作辛苦
苍瞳猫 + 16 赞一个!
悠夏2024 + 11 工作辛苦
northingnor + 11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8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硬核排版 单单markdown就够了吧
发表于 2019-3-18 1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主的名字我看到第一眼想到的是椎名真白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3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与老套展开}

周和真昼初次发生对话的那座公园,就在放学回家时会经过的路上。

周所住的公寓比较适合较少的人数,要容纳整个家庭有点勉强,所以公寓里小孩很少。附近的公寓也都是大同小异。

建在离此不远处的这个小小的公园,也因此酝酿出一股寂寥的氛围。\\

正是在这样一个小孩子们不会来玩的、冷清的地方——周看见了大概是放学后正在回来路上的真昼。\\

「你在这干什么呢」

「……没什么」\\

真昼在长椅上一动不动端坐着。看到周的身影,她微微眯细了眼。\\

这回与上次不同,因为互相认识,周也好搭话,但这么做之后真昼的回答却很僵硬。

她的口气并不像是在警戒,而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没什么的话就不要露出一副走投无路的样子坐在那里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

尽管周很在意真昼那如同身处困境的表情,可真昼却并未道出个中缘由。\\

虽说和真昼有约定,出了家门就不扯上关系,但现在周看着真昼一副困扰的样子,便不自觉地搭话了。

真昼或许是不太希望周来多管闲事吧。\\

既然不想说就算了——周这么想着,看向一脸僵硬的表情的真昼,突然发现她上衣沾着几根白线——准确来说,是几根白毛。\\

「话说你的校服上有毛啊。是跟狗还是猫玩了么」

「才没有在玩,不过是救了一只在树上进退两难的猫罢了」

「这么老套的吗……啊我明白了」

「嗯?」

「在那坐着,绝对不要动啊」\\

周听完真昼的解释后,总算搞清楚了为什么她要一直坐在长凳上。他深深叹了口气,暂时离开了那里。\\

真昼一定会乖乖地停在那不动吧。

不如说她是动不了才更加准确。\\

这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逞强——周一边感叹着一边去附近的药店买来了湿布、绷带,再去便利店买来了咖啡用的冰块。回到方才真昼所在的地方,发现她果然还在那里一动不动。\\

「椎名,把裤袜脱了」

「啊?」\\

周直截了当地说完之后,真昼发出了冰冷到极点的声音。\\

「呃就算你发出那种声音……这样吧,我会转过去不看你的,你就拿我的衣服盖着脱。总之先冷却下伤处再贴上湿布」\\

周摇了摇手上提着的购物袋,顺带表明自己没有看人脱裤袜的奇怪癖好,而真昼的表情则明显僵住了。

看来是猜中了。\\

「……为什么会知道啊」

「只有一只脚鞋子半脱着,而且两边的脚踝大小还有微妙的区别,另外还一直不打算站起来。跑去救猫却把自己的脚扭了,真是老套」

「啰嗦」

「好好好。行啦把裤袜脱了,脚伸出来」\\

虽然是一看便知的事,但真昼似乎是没料到周会发现,所以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不过,她老实地接过了衣服盖在了膝盖上,应该是打算按周说的做吧。\\

周转过身去不看真昼,把从便利店买来的冰块放进塑料袋里,并往里面灌进了水。

他扎上了口子不让水漏出来,然后从书包里掏出毛巾包上,现场做出了冰袋,接着慢慢地把身子转回来。\\

真昼则照着周所说的脱去裤袜露出裸足。

无论是没有多余脂肪、紧致而柔软的光滑脚部曲线,还是脚踝那不自然的肿胀,统统都一览无遗。\\

「看起来肿得不算严重,但乱动的话估计要恶化啊。总之,先冰一冰受伤的地方吧,虽然可能会觉得有些冷。等不那么痛了再给你贴上湿布,你好好静养」

「……谢谢」

「下次的话一开始就老实地拜托别人嘛。我也不是想着卖人情才帮你」\\

不如说是周这边想帮忙解决几件事,才能多少还上些那日积月累的人情。

真昼把脚放上长凳,冷敷着脚踝。虽然她脸上的表情没变,但已经没了拒绝周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坐着。\\

「不那么痛了吗?」

「……算是好了一点」

「那就给你盖上湿布吧……别把我当成变态啊痴汉啥的生气啊?」

「我才不会对恩人说那么失礼的话」

「那就好」\\

周再次强调了自己没有不好的想法之后,蹲到真昼脚的位置,把湿布贴在红肿的脚踝上。

姑且问了一下有多痛之后,她说能站起来也能走路,但为了伤情不恶化才老实地坐着。总之还算是在轻伤的范畴吧。\\

周贴上湿布,用一起买的胶带固定好后,突然发现真昼正低头看着自己。

「意外地还挺能干的嘛」

「嗯,处理受伤还是可以的。虽然做饭不行」\\

周稍微开玩笑地耸耸肩,真昼则微微地笑出了声。

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是一脸僵硬。如果这样能让她稍稍放松下就好了。\\

看着态度稍稍缓和的真昼,周松了口气,从包里取出一条校服裤子。\\

「给」

「嗯?」

「别用那种表情啊。腿都露在外面了吧。又不能贴着湿布穿裤袜。这条我没穿过,你放心」\\

缠上了胶布的脚踝大了一圈,就这样穿上裤袜有些不太好,再说看上去也有些不自然。为了避免着凉和内裤走光,还是穿条裤子比较好。

真昼似乎是明白了周没有别的意思,便坦率地接过了裤子。\\

确认真昼穿好了裤子之后,周拿过刚才借出去的校服上衣,脱下现在穿在衬衫外面的大衣递给了真昼。\\

「给,穿上这个」

「所以为什么啊」

「你想让人看见你被我背着的样子吗」\\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受了伤的人自己走回去,而且周最开始便是这么打算。

反正要回的地方也基本是一样的,周来带真昼回去既有效率也对伤情有益。\\

「啊,抱歉,能背着我的包么。毕竟背着包就没法背你了」

「就没有不背我的选项吗?」

「我说,扭着脚了就老实点咯。要是没人就算了,既然这里刚好有双好脚就好好利用下啊」

「脚吗」

「怎么,比较喜欢用手吗。你是想要我把你横抱着回去?」

「你有抱着我回家的力气吗」

「你是在小看我么……虽说确实没有自信」\\

抱起真昼本身是没什么问题,但要抱回公寓就实在有点吃不消。再说这么做太容易引人注目了,能不做还是不做为好。

周也明白真昼只是开个小玩笑,所以没有因为被看不起而生气,而是笑着想既然真昼还有精神开这种玩笑,应该没什么问题。\\

「穿好了就戴上帽子背上包。还有,你的包等我背起你来之后再提上,我要背着你没法拿」

「……麻烦你了」

「没事啦。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没丢脸到丢着受伤的人不管回家的地步」\\

周弯下腰把背对着真昼,真昼便小心翼翼地将身体挪到周的背上。

即便套上了大衣,穿了那么多层衣服,碰触到的真昼身体仍感觉十分纤细娇弱。\\

周确认真昼的两手已经以不至于勒住自己的程度抓紧后,慢慢地背着真昼站了起来。\\

该说是果然吧,真昼的身子很轻巧。

尽管真昼总是对周说这个说那个的,但她身体却纤细得让人担心有没有好好吃饭。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她的个子本来就比较娇小吧。\\

微微传来的甘甜香味,和着真昼不安地紧紧抱住自己的状况,令周不禁浮想联翩,但他拼命保持着不为所动的样子踏上了归途。\\

背着人这事本身多少还是会吸引路人的目光,但多亏真昼埋着头遮起了自己的脸,周并没有太受注目,算是得救了吧。\\

「好嘞,就到这儿吧」\\

把真昼背到了家门口放了下来后,周打算到此为止,于是很爽快地走开了。

真昼能扶着墙自己站起来,受的伤应该不算太重吧。所幸从明天开始都是休息日,静养几天的话应该能恢复到走路不成问题的程度。\\

「今天就不用管我的晚饭了好好静养吧。要不你也靠营养补品对付过去?」

「不用了。还有之前做好的剩着」

「那就好。再见」\\

不必担心饭的问题真是幸运。她能够不需要走动就再好不过了。

看着真昼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周也摸出了自家的钥匙。\\

「……那个」

「嗯?」\\

周因为突然被搭话而看向真昼,真昼则是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包,怯生生地仰视着周。

那双微微摇晃的眼瞳让周感到有点疑惑。真昼的视线徘徊着仿佛有些为难的样子,但最终还是好像下定了决心似地直直注视着周。\\

「……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谢。帮大忙了」

「没事啦,反正是我自己想做的。那么,照看好自己啊」\\

对周来说要是真昼太过介意的话也会有些困扰,所以周轻轻地带过了话题。看见真昼低头行了一礼后,他就打开了自家的门锁。\\

突然,周发现自己的大衣和裤子还在真昼那,但转念一想反正真昼过几天就会还回来的吧,便没有回头走进了家门里。

评分

参与人数 92轻币 +1082 收起 理由
Snow.mAple + 10 工作辛苦
wondet + 11 工作辛苦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jzz2 + 13 工作辛苦
a1974401129 + 10 工作辛苦
快乐蜗牛 + 11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tuxici + 12 工作辛苦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若…… + 15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19 00: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来说女主受伤被男主发现不应该是这样的剧情的
不过作者不走大众道路也好
只是弄得女主逞强过头+男主神观察了
发表于 2019-3-19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更新,也比较有趣
发表于 2019-3-19 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男主的觀察力有點道破表啊
這點細節竟然都看的出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9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3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与班上的王子大人}

「喂,你小子咋成了这种全年短裤的元气系啊」\\

周一的体育课上,周感觉有些忧郁。原因是周不擅长运动,还有在这冻人的天气里,他却被迫只能穿着膝盖长的运动衫。

到了这个季节,长袖运动衫已经成为了主流,而周的膝盖下面都露了出来。所以他在周围人中间有些显眼。\\

「才不是嘞。忘带了而已」

「你还真是个笨——」

「啰嗦」\\

周在周末没有遇上真昼,所以还没拿回自己的长裤,于是就变成了这样。然而,周没法跟树这么说,只能说是忘了。

被笑话周还能忍着,但树嘿嘿笑着啪啪地拍他背时,他还是还手了。\\

听着树没新意的喊疼,周无奈地轻叹一口气,看向了别处。\\

刚刚他们正在操场上跳高,不过女生也是在上着需要使用操场的体育课,所以操场上有女生的身影。而且由于两班合上的原因,操场上的人相当多。

那边是在进行田径类的竞技,她们似乎正在等候,所以就在看着周这边上体育课。

「门胁君加油——!」\\

一般来说体育课男女上课地点是分开的,现在女生在使得男生这边嘈杂起来……而女生们看着的是周的同班同学,有名的帅哥门胁优太。\\

周没怎么跟他说过话,但周知道他待人和气、学习也好,而且一年级就成了田径社的王牌选手,在女生间十分有人气。

对周来说不过是想着上天也会造完人啊的想法,但是对其他男生来说这就不那么有趣,有不少人露出略微苦涩的表情。\\

「哦哦——那边好厉害啊」

「是呢」

「没兴趣么」

「反正实际上没啥关系不是么。就算是同学但也没怎么说过话。怎样都好啦」\\

周觉得,反正门胁对自己也没什么危害,既然互相没关系,老实说怎么样都无所谓。\\

尽管周理解自己的想法是少数派,不过他还是不至于跟其他男生一样到嫉妒的程度。

不如说因为门胁不管哪方面都很完美,周反而觉得连嫉妒都没有意义。\\

「周你一直是这样嫉妒心很淡呐」

「怎么,要我说『如此受欢迎真是羡煞我也』么」

「你不是那种设定吧」\\

周冷眼看向咯咯笑着的树,然后望向一脸沐浴在女生声援里一脸爽朗笑容的门胁。

以男性的视点看,门胁也是体型匀称、相貌帅气,简直就像是王子大人。实际上他的外号就叫王子,因为一眼望去找不到可以算作缺点的缺点。\\

面对女生们热情的眼神和高亢的声音,门胁微笑着招手回应,周甚至钦佩地觉得他是个善于社交的人。\\

「哎呀,王子大人这么熟练真是厉害啊」

「是呐。那种笑容我可没办法做到」

「女生们也很兴奋啊」\\

树的话因为有爱得不行的女朋友千岁在,所以对其他女生基本就是毫无兴趣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在说着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

而千岁看起来似乎也对门胁毫无兴趣,想必树对门胁也没什么想法吧。\\

(王子啦天使啦,这学校还真是不少外号超羞耻的人在啊)\\

说起来天使大人,也即是真昼,她有好好静养么。

周末她似乎没有再出门的样子,应该是在安心养伤,就是不知道伤好得怎样了。\\

正好另一个班就是真昼的班,周悄悄地扫视了一下,便见到那姿容端丽,在人山人海之中仍旧显眼的少女正位于操场一角。\\

她没换上体操服,也不在上课的人群里,大概是在观摩吧。

真昼静静地坐着,吸引了许多男生的目光。\\

虽然距离很远,但周和真昼对上了眼神。看见周尴尬地偏开了眼神,真昼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

而因真昼这笑容对着周——不如说是对着男生们的集团,同学们说着「刚才她对我笑了?」「才怪是对我吧」骚乱了起来。\\

「这可是好机会啊,得向椎名同学展现自己的优点」

「哪能让王子把好处全占了」\\

微微一笑便引起这么多反应,该说是厉害还是说只是他们太单纯了呢。\\

「……真是单纯啊」\\

树似乎也想着同样的事情,嘟囔了一句。周也不禁笑了出来。\\

「毕竟关系到学分,我们也差不多该努力一下了吧」

「咋了,周你也因为天使大人在看所以有干劲了么」

「才不是。我不早说了没兴趣么」

「嘛,也是。你还真是对啥都没兴趣啊」\\

看到树又开始嘚瑟地说起女朋友的好,周便随意地敷衍几句,然后再次看向真昼那边露出了苦笑。

评分

参与人数 85轻币 +1031 收起 理由
Snow.mAple + 10 工作辛苦
wondet + 11 工作辛苦
1018865834qq + 10 工作辛苦
andrew2008e + 24 工作辛苦
a1974401129 + 10 工作辛苦
快乐蜗牛 + 11 工作辛苦
ossh1234 + 12 工作辛苦
xiyutong + 16 工作辛苦
若…… + 15 工作辛苦
FattyCow + 13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2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