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taroxd
收起左侧

[WEB] [Web 合翻][佐伯さん] 关于邻家的天使大人不知不觉把我惯成了废人这档子事 (2020.1.28 22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1 14: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oui003woui 发表于 2019-3-21 13:10
男主角除了不会做饭不太会打理物品(这点每个性别的人都会有不行的)以外是个非常有常识、说出去也做得到的 ...

女主有黑历史?
发表于 2019-3-23 23: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這部感覺不錯呢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9-3-24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4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与生日}

周向树和千岁寻求完建议后,总算选好了礼物,在真昼的生日当天以一副紧张的表情看着她的背影。\\

以车站前的可丽饼屋卖的特制可丽饼(冬日限定非常莓果特辑)为报酬,周说动了千岁帮自己忙买了个东西,并把这东西也加进了礼物……可现在周却苦恼着该在什么时候把这礼物送出去。\\

而那过生日的本人,正和往常一样做着晚饭。\\

虽然周不清楚菜单,不过真昼似乎是在做和食的样子,但怎么看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表现得跟平时一样自然。

从当事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生日的氛围。不如说那淡定程度,简直让人觉得她是不是根本就不记得这回事。\\

甚至到了晚饭端出来后也没有发生变化。两人在餐桌上虽有对话,但进餐还是一如往常。\\

周真的拿不定主意该什么时候把东西交给真昼,于是看向藏在沙发后面那放着礼物的纸袋,皱起了眉。\\

总之周先收拾好了餐桌。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真昼正坐在那刚好两人位的沙发上,看着似乎是自己带来的书。

就连看书的模样也美如画作,到底是不虚天使之名。\\

虽说周对要不要坐在真昼旁边有些微妙的犹豫……但一直退缩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周提起放在那里的纸袋,坐到真昼身旁。\\

真昼突然抬起了头。

大概是注意到了周的气息和纸袋摩擦的声音,真昼那焦糖色的双眼看向了周,然后又移向了周拿着的纸袋。

真昼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解。看来,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生日的事情。\\

「嗯,给你的」\\

周把纸袋推出去放在了真昼膝上,使真昼脸上更加茫然。\\

「这是什么」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是倒是……话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跟谁说过这回事」\\

真昼的眼里微微露出警戒的态度,但听到周说「你上次把学生证落屋子里了吧」之后,她或许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便恢复了平时的表情。\\

「其实,没必要在意的。反正我也不过生日」\\

那冷淡而透出排斥感的声音,应该不是周听错了吧。

真昼那眼神,如同对生日这词汇本身抱着忌讳感一样。\\

周明白了,原来如此。\\

明明是生日,她的态度却毫无变化,其原因,并非是不记得生日的事情。

因为生日很烦人所以故意忘掉的——应该说是这么回事。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用那种语调吧。\\

「啊这样啊。那就当作是平常受你照顾的回礼吧。权当我一厢情愿想要报恩」\\

周以「你不过生日也没关系,但作为感谢平日照顾的回礼是另一回事。这就当作我表达感激的心意而不是生日礼物」这个说法把礼物塞了过去。

每天都吃着这么好吃的饭,偶尔还来帮忙打扫屋子,虽然都是小事,但也实在是受照顾了。即便只是一点一点地,周也想要回报真昼。\\

周虽然很轻易地就退让了,但却执意要把礼物送过来,这让真昼有些混乱。她有些困扰地皱着眉,接过了礼物。

真昼的视线,集中在纸袋里面用另一层袋子包装的东西上面。\\

「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嗯」\\

看见周点头,真昼紧张地从纸袋里把盒子拿出来,小心地打开包装纸,解开缎带。

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慢慢打开礼物,周感到格外紧张。\\

里面放着的是树推荐的护手霜。因为是套装一起卖的,所以这个大盒子里还附带着一点小点心。\\

顺带一提这并不是那种带有香味的时尚品,而是以没有香味、适合家务、亲和肌肤、滋润保湿为卖点的东西。

周也确认过网上的评价,效果应该是不用担心的。\\

「抱歉,不是什么值钱东西。看你干家务手应该会干吧。虽然也有带香味的,不过那种你估计有了所以没买。听说这东西对皮肤好而且挺有效的」

「是实用品啊」

「要说的话,你更看重实用性吧」

「也是。谢谢你了」

看着真昼微微露出笑容,似是在说「你还挺了解我的嘛」,周也稍稍放松了嘴角。

看来印象不坏。\\

之后虽然还有一件东西……但要当面打开周还是觉得有些害羞,如果可以的话周还是想真昼回到家再发现那个东西。\\

可事不如愿,在把护手霜放回纸袋里的时候,真昼眨了眨眼,似乎是注意到了纸袋里还有一件东西。\\

「……是还有一件东西吗?」

「啊。呃,那个,怎么说。就是个来自于独断和偏见的附赠」

「附赠?」

「……附赠」\\

周撇开视线,只回答了这么一句。真昼歪着头搞不明白周的意思,但她觉得不如直接打开来得快,便从纸袋里把那东西拿了出来。\\

为了让那东西尽可能不起眼,周用了跟纸袋一个颜色的包装,还将其塞在了最底下,但果然这个大小还是很显眼。不如说真亏能在打开护手霜的盒子之前都没让她发现。\\

那东西的包装并非盒子,而是聚酯塑料袋。其大小,正好够真昼双手抱住。

看着她把那深蓝色的丝带小心地解开,周想着「我要不要先离开一下」的时候——真昼正好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她用两只手小心地把里面的东西提了起来,相当意外地眨巴着她那两颗大眼珠子。\\

「……熊?」\\

真昼说着的,便是那东西的原型。\\

那是一个不算太大,大概小学生抱着大小正适合的布偶。

布偶身上的软毛颜色很淡,与真昼的发色很相近。它的脸上透出天真的感觉,上面缝着一双乌黑、光亮、圆润的眼睛,眼睛里正映着真昼的身姿。\\

「都高中生了还玩偶啊」她说不定会这么想。\\

尽管如此,听了千岁「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女生总会喜欢可爱的东西」的建议后,周就选择了这个。\\

再怎么说男的一个人跑去买这东西实在是非常害羞,周便以车站前的可丽饼为报酬让千岁陪着自己去买了。

结果从挑选到打包周一直在被千岁笑嘻嘻地看着,说不定其实一个人去买羞耻感还会少一点。\\

「……我觉得女孩子会喜欢这个」\\

周挠着头,不知是在跟谁解释般嘟哝了一句。\\

这种事周实在是不擅长。

说到底,给异性送礼这件事,除了小时候送给母亲以外,周就没有干过。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会去做这种事情。\\

从男的那里收到这么可爱的玩偶会不会让她受不了啊……周偷偷瞄了眼真昼,看到她正紧紧盯着熊的脸不放。

真昼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呆呆地望着布偶熊。\\

「嗯,不喜欢的话扔了也行」\\

「如果不喜欢的话那也没办法」周想着,玩笑般地说了一句,结果真昼却皱着眉刷地把头扭了过来。\\

「我不会做那种事情!」

「嗯、嗯。看椎名的性格我想应该也不会的」\\

真昼的否定比预想要强烈,令周一边退缩一边点了点头。而真昼则再次看向手中的熊布偶。\\

「……我不会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会好好珍惜」\\

真昼纤细的手腕,像是要将其拥入怀中般,紧紧抱着熊布偶。

那姿态看上去,既像是孩子不愿喜欢的玩具被拿走,又像是母亲慈爱的拥抱。

可以说的,便是她极为珍重地抱着布偶这件事。\\

仿佛能配以啾的音效一样,真昼紧紧把布偶抱在怀中,并稍稍垂下眼帘看着它。\\

那脸上的表情,既不是平常的那种冷淡的表情,也不是被周的脱线惊呆时的表情,而是心安的、柔和的、泛着慈爱的、爱惜的表情。

她那天真无邪的纯洁微笑,美丽又惹人怜爱,让周不禁屏息。\\

(——不该看的)

望见这样的表情,周不由自主地会对此产生意识。\\

让顶级的美少女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还被自己看见了这一事实,就算没有恋爱上的喜欢,也足以让周心跳加速了。\\

真昼那珍惜地抱着布偶,露出淡淡微笑的姿态,已经可爱到不论谁看见了大概都会着迷的程度。就算是知道自己无欲无求的周也差点入了迷。\\

为了确认自己脸上积蓄了多少热度,周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脸。手上传来了比平时更加明显的热感。

由于自己害羞得太过明显,所以周用真昼听不到的声音骂了一句「……靠」。\\

幸好,真昼正紧紧抱着熊布偶,把半张脸埋进里面,因而并未注意到周。

那副模样也是一样地可爱,让周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发出怪声的冲动。\\

「……这么喜欢的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周想着说些什么,于是挤出了这么一句,真昼则稍稍把眼睛露了出来。\\

「……我是第一次,收到这种东西」

「咦,以你的人气这算是日常贡品吧……」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这带有稍许无奈的声音与表情,反而让周安心了下来。这大概是因为不再需要直视那样的表情了吧。\\

「……我没有告诉过别人过我的生日。因为不喜欢生日,所以我从来都不说」\\

真昼在断言「不喜欢」之后将视线移向了布偶熊。

她看着布偶的眼神很安详,与嘴中的话语截然相反,让周莫名觉得不太自在。\\

「一般,不认识的,或者没什么关系的人送我礼物我也觉得可怕,所以不会收」

「我送的倒是收了啊」

「……藤宫又不是不认识的人」\\

真昼小声地回答着,然后把脸埋进布偶里仰头看向了周。周则开始后悔自己直视了她这件事。\\

她那无意中向上看的眼神,还有放松下来的、与年龄相应的天真感流露出来的表情,实话说,相当令人怜爱。

那可爱令人不自觉地产生了想要摸摸头的冲动,于是周在不经意间把手伸向了真昼的头,然后慌忙用力收了回来。\\

「……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

不知是注意到了周一瞬间动了的手,还是察觉到了周那几近爆发的急躁感,真昼咚地歪了歪头。

仅是这样,周的视线便差点被夺走了。美少女这种生物还真是可怕。\\

但是再怎么说,直接回答因为可爱所以看呆了,周还是会感觉羞耻,而且就算说了周也确信真昼只可能回答「啊?」\\

而且,如果那样说的话周在各种意义上都会死亡,所以还是决定把这个冲动深藏于心。\\

「……谢谢你,藤宫」\\

周撇开了脸,而真昼纤细的声音再一次传进了他的耳中。

\psline

※娇化输出 20\%

评分

参与人数 130轻币 +1584 收起 理由
梦幻家园 + 13 工作辛苦
暗黑总帅 + 15 工作辛苦
厄里斯 + 10 工作辛苦
zx2kks + 11 工作辛苦
飄風之雪 + 12 工作辛苦
OCEANNN29 + 11 工作辛苦
栗悟饭和龟派气 + 13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Snow.mAple + 12 工作辛苦
拉芙缇拉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4 编辑

\subsection{友人的窥探}

「我说周啊,和送礼那位进展顺利?」\\

东西是一起去买的,要说当然也是当然,第二天千岁就来嘿嘿地笑着窥探起周的八卦了。\\

在别的班级的千岁放学后跑到了周的班里来,这还没什么问题。可是这种类型的笑脸周实在不想应付,巴不得现在就跟他们说句拜拜。\\

「既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也绝对没有那种情节」\\

至少周并没有怀着恋爱感情,也不是因为有什么想法才送的礼物。

真昼收到礼物是很高兴没错,然而根本不存在千岁期待的那种情节。\\

「哎呀你想想,就没什么人能让你那么上心吧。这么看关系肯定不浅,还是女的,八卦八卦咋了啊」

「我们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树也帮着千岁说话,周没办法只能矢口否认。

真昼开心是开心了,可还有这些麻烦事儿,所以周才想尽量不跟人商量的。\\

周可不愿意填饱这俩人的好奇心,所以回答得很冷淡。树把手撑在嘴边,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一样。\\

「……嗯。我说啊周」

「咋了啊」

「你是送你邻居了?」\\

在这种时候,树的高情商和敏锐的直觉就让周觉得特别麻烦。\\

「……你为啥这么觉得」

「你活动范围里认识的人,还说是受了照顾,那只能是邻居了吧。想想你又不是当地人,又和女生没什么交流。最近人还给你饭吃了,然后你就感恩了不是」

「你说是就是咯」

「唔唔……我说周,感觉你最近脸色好得不行啊」

「啊,我也这么觉得」

「那人给你送饭是不是挺频繁的啊。所以你就送个生日礼物感谢一下?」\\

因为说得实在太准,周拼了命才让自己的脸没有抽搐。

一连串推测准得简直就像在现场看到一样,所以周有时候才会觉得他很可怕。树虽然看上去轻浮,实际上很认真而且观察细致,其实还挺受欢迎的。不过周希望他这些优点能只对千岁发挥出来。\\

「你还真敢这么乱猜啊」

「又不知道真相,不就只能脑补了。所以,到底是啥情况?」

「你就猜吧」

「小气的家伙」

「小气~」

「啰嗦」\\

不管他们说什么,周都不准备老实交代。\\

万一说漏嘴了一点点,那最后要是不彻底交代清楚的话——树先不说,现役女高中生这种热爱八卦的生物是不会停止追问的吧。

世界上存在着这种跟恋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都能硬扯上恋爱的神奇生物,简直是麻烦得不能再麻烦了。\\

「真是的」周叹了口气,收拾东西背起包准备回家。

这是战略性撤退,也是为了回避他们的烧心攻击。\\

「拜拜了,你们就甭管别人闲事秀你们的恩爱去吧」

「不用你说也会的哦?」

「……\ruby{阿树}{\jpfont いっくん},我们去跟踪看他和那女的见面吧……」

「哪有你那样在人面前说的,再说压根没你们想的那码子事,跟来也顶多跟到大门口」

「切」\\

虽然千岁嘟着嘴唇很可爱,但是眼神却一副认真样。\\

看千岁这样子,不开玩笑她真做得出来。周瑟瑟发抖地丢下这俩人,快步离开了教室。\\

\vspace{2\baselineskip}

「……好危险」

「什么危险?」\\

周回到家后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接着真昼很好奇地问道。

真昼买完菜便来了周家里,但现在这时间要做晚饭还太早,所以两人正一起稍微休息着。而周的自言自语好像是被真昼听到了。\\

顺带一说,今天的她和以前一样。

昨天那笑容是半点都见不到了。她这平时的表情甚至让人怀疑昨天的事情是不是在做梦。

这样才是正常的,不如说周希望她这样。要是再让她摆出昨天那种表情,周感觉自己心脏会发痛。\\

「啊,怎么说,就是礼物这事,让树他们八卦了」\\

周补上一句「因为之前找树他们商量的」,叹了口气。真昼似乎是记住了树的名字,像是全都明白了一样吐了口气说「啊原来如此」。\\

「毕竟,都是藤宫看上去就不会买的东西」

「倒不是这个意思啦」\\

周想送女性礼物,这件事本身似乎就让他们觉得周不可能会做,所以他们才会有恋爱之类的怀疑吧。

实际上,双方都没有感受到酸酸甜甜苦苦的这种恋爱所伴随的味道和感情。\\

「是我自己的事情。真是的,他们瞎想个什么劲」\\

确实,真昼那么可爱,那时也的确有想摸摸的欲望。这一点周不否认。\\

然而周觉得是个青少年都会这样,说到底周只是再次体会到真昼是个超级美少女然后心跳了几下而已,这哪可能是恋爱感情。

就算喜欢她的人格,周也没想过要和她成为这样那样的关系这种夸张的事情。\\

悄悄瞄上一眼,她那端正的美貌还是一如既往。

然而,周却没有昨晚那样的悸动。他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并不是喜欢上了真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要是让真昼知道了周在看她,不知道她会说什么。于是周把视线移回到手机上,忽然看见聊天App的图标上攒起了几个表示未读消息的数字。\\

周心想着「大概是树吧」,便打开App,结果新消息那儿的名字却在周的预料之外。\\

看到志保子这个名字,周皱起了眉头。

这是周为数不多的三位女性联系人之一。

具体来说,就是千岁、真昼,还有——母亲。\\

「有什么事啊」周这么心想着,打开了她的私聊界面。上面写着周不擅长对付的兴致高涨的文章,内容大概是考试怎么样、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之类的事情。\\

周不擅长应付千岁,就是因为家里人有个和千岁差不多的人……不如说是等千岁年纪大了大概就会变成这样。尽管周不讨厌她,也恨不起来,但就算是亲生母亲,性格上也是会有些应付不来的。\\

『你爷爷寄水果来了,也给你分一点。礼拜六会寄过去,那天下午你就呆在家里啊!要是拒收或者不在家的话可饶不了你哦?』

「自说自话就把我日程给安排了……」\\

虽然这周六并没有特别的打算,呆在家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这种事情不该早点联系的吗。\\

「怎么了吗?」\\

真昼似乎是听到了周的自言自语,用平常的表情看着周这边。\\

「嗯,老妈说礼拜六下午要把爷爷给的水果寄来。大概是苹果之类的吧」

「你会削皮吗」

「……削皮器能削吗」

「削是能削……不过会削掉厚厚一层,有点浪费营养呢」\\

「我妈也会这么说」这个感想还是咽到心里吧。\\

「大不了连皮啃就是了」

「真粗野啊」

「毕竟麻烦嘛」

「真懒啊」\\

由于真昼那一如既往的直白意见,周只能露出苦笑,耸耸肩不管了。

真昼虽然一副无语的样子,不过还是认可地说了「反正进到胃里都差不多了」。\\

「对了,不知道烂掉之前吃不吃得完,椎名你要一点么?」

「那我就不客气了。毕竟水果那么贵\footnote{日本的水果是真的贵。}」\\

真昼的发言有些成家之后为生活奔波的感觉,不过要说的话她一直就是这副样子。\\

「周六是吧,我那天就先做点午饭顺便当做回礼了」

「明明是我一直受照顾啊」

「没事,反正给你做饭我也不讨厌」\\

真昼轻轻地发出一声微笑。

她的微笑让周想起了昨天的事情,让周莫名觉得尴尬。于是他微微错开眼睛,简单回了一句「……那就拜托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12轻币 +1331 收起 理由
梦幻家园 + 13 工作辛苦
暗黑总帅 + 15 工作辛苦
厄里斯 + 10 工作辛苦
zx2kks + 11 工作辛苦
飄風之雪 + 12 工作辛苦
OCEANNN29 + 11 工作辛苦
栗悟饭和龟派气 + 13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Snow.mAple + 12 工作辛苦
拉芙缇拉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4 编辑

\subsection{安息之地敌人来袭}

周打算在接过礼物之后立刻将其送给真昼,这或许是一个失算。\\

听到门铃声和「\ruby{周~}{\jpfont あーまね}」这充满俏皮的高声时,周就掌握了所有情况并抱住了头。\\

\vspace{2\baselineskip}

真昼周末来做午饭的提议原本让周求之不得感激涕零,以为这是上天的恩惠。

事实上,真昼做的培根意面也很好吃。浓酱和黑胡椒的刺激相得益彰,美味得不得了。\\

并不是真昼有什么过错。是的,不是真昼有什么过错。\\

有错的是被千叮咛万嘱咐要呆在家,结果还没注意到这事的自己——以及这位超爱惊喜,会做出奇葩行为的,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女性。\\

「……那个,藤宫?不是快递……」

「不是。这是老妈拿着钥匙穿过大门直达了……」\\

回想起来,错误还是在于把这千方百计想来视察的母亲说的话给当真了。

那母亲,不搞点事是不可能的。\\

「……咦,你母亲?」

「估计是我妈来看我日子有没有好好过吧……不事先通知是因为怕我会想办法蒙混过去吧」

「哦……」

「你这副赞同的样子让我心情很复杂啊,不过现在这不重要」\\

问题是现在在这里的真昼该怎么办。

要是母亲在大门外,只要让真昼立刻回家就好。然而,既然母亲已经到了家门口,便没法让真昼回家了。

话虽如此,就这样把母亲领进门的话,她肯定会碰上真昼,然后产生子虚乌有的误会吧。真昼肯定也不希望这样。\\

就在周烦恼着如何是好的时候,门铃声的间隔越来越短了。\\

(——啊真是的)

「……抱歉啊椎名,先到我房间去一下吧。拜托了」

「咦,嗯、嗯?」

「这个你拿着,我想办法把老妈支到外面去,之后你就回家吧。真的抱歉不过拜托了」\\

实在是迫不得已,周只好选择隐蔽的方针。\\

虽然真昼做了午饭,不过已经收拾干净了,这一点没有问题。

鞋子藏鞋柜里就发现不了,她带到家里来的毯子之类的私物让她拿进房间里就好。\\

真昼在房间里这段时间,只要周在母亲大致粗查一遍之后求着做饭吃,她应该是会答应的。至于房间的视察,周打算全力拒绝来应付过去。

故意要求母亲做冰箱里的食材做不出来的料理,然后一起去买菜,在这期间让真昼逃离——这就是预定的计划。\\

周告诉真昼「没有其他办法了」,递给她多出来的的钥匙并认真恳求后,真昼虽然困惑着还是嗯地点头同意了。\\

另外,不用储藏室是因为,现在这个季节没空调还是很冷的。

周的房间有空调还有软软的座垫,这样她就不会坐在空空荡荡的地板上,弄得腰疼身子冷了吧。\\

「……那就拜托你了。我现在去应付老妈……」\\

面还没见,周已经觉得很心累了。当周到门前的时候,真昼也静静走进了周的房间。\\

确认真昼进去之后,周不情不愿地开了门。\\

「哎呀周你可真是慢。看你这么精神就好,还以为你睡着呢」\\

很快映入眼帘的,是暑假以来就没见过的母亲。

明明是自己母亲,她的容貌上却体现不出年龄,还挂着家里常常见到的那副笑嘻嘻的表情。虽然说,体现不出年龄的不只是外表,还有行为也是一样。\\

「行了行了精神着呢您就回去吧?」

「你就这么对你妈的吗……好歹我也是花了几小时才过来的,连点慰劳都没吗?」

「远道而来诚为感激,请回吧」

「还说这种话啊。这么不可爱,和修斗一点都不像呢」

「男人要什么可爱啊」\\

虽然周发出了呕吐的声音,母亲——志保子并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呵呵地笑着就当成是叛逆期接受了。\\

「那我进来了?」

「等等,没说让进吧」

「这边可是拿我和修斗的钱租的?」\\

被这么一说,周也没有了反驳和拒绝的余地,只得不情愿地推开大门把志保子迎进家里。

当然,为了不让志保子去寝室,周若无其事地靠在寝室那边走路,将她引导到客厅的方向。\\

「我说啊妈,要来就先说一声。都这么大了」

「哎呀,要是不突然袭击的话,不就看不到儿子有没有好好过日子了么?」

「唔……你看没问题吧,都收拾好了」

「还真是,吓着了。周你在家啥都不会,其实意外地挺能干嘛。真没想到啊」\\

志保子到了客厅环视了一圈,好像赞赏着一样感慨地点着头。\\

当然,收拾好是多亏了和真昼的共同作业,能保持清洁则是靠着真昼的建议和提醒。以上基本都是真昼的功劳,然而现在这没法和志保子说。\\

「皮肤也挺好的,营养也有好好摄取呢」

「……嗯」\\

周稍微移开了点视线,因为这也是托了真昼的福。\\

「菜也有好好做呢……咦,看上去是两人份的?」\\

志保子用涂着指甲油的手指指着餐具的部分。

午饭是两个人吃的,盘子当然也是两人份的。这里是周粗心没注意到,不过志保子眼神也真是好。\\

「因为朋友来了」\\

周并没有说谎。

尽管周不那么确定,不过两人已经建立了接近于朋友关系的交情,周说的这句话应该不算有错吧。虽然说性别没讲出来。\\

周强忍动摇淡淡地做出了回答。志保子回了一声「哦~」好像没接受这套说法似的,又把目光放回了客厅。

总算,勉强糊弄过去了,然而周差点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算是合格吧……简直好得不像是一个男生自己住嘛」\\

志保子观察了一阵,重复了几次质疑和答复之后,阐述了总评。

某种意义上,这个评价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大部分事情都有真昼掺和进来。\\

「没发生什么会让妈担心的事对吧」

「是啊,真是吓了一跳。明明在家里时你还啥都不会的,看来是成长了啊」

「……我也是会成长的」\\

周心里自嘲着「哪来的脸这么说」,并做出了回答之后,志保子也笑嘻嘻地称赞了「你也努力了呢」。

因为不是自己的功劳,周心里感到有些隐隐的不好受。\\

然而,由于不可能说出实情,周只能忍着求她回去。\\

生活检查姑且算是做完了吧。

或许不用求做饭也能回去了——周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最后就是检查房间了呢」\\

然而志保子最后投下的炸弹让周不禁瞪大了眼睛。\\

检查房间,也就是私室……寝室的检查。

理所当然的,真昼现在就在里面。要是被发现的话,周很容易就预测到,自己的下场将会比当初设想的两人见面还要凄惨。\\

「喂搞啥啊,就算是是妈也不能进」

「哎哟,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正常来说男高中生的房间总有一两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还承认了啊」

「是啊承认了所以别进来」\\

这里必须尽全力阻止。就算面子丢了,真昼的存在也必须隐藏到底。

现在,要是周房间里的真昼给看到了,志保子毫无疑问会一厢情愿地朝着愉快的方向想入非非。这种事无论如何都得避免。\\

就好像固执地不让通行一样,周挡在门和志保子中间说着NO拒绝着。志保子很快就看出房间里藏着什么东西,说着「有秘密不告诉妈了,你还挺像个样子嘛~」而笑嘻嘻地逼近过来。\\

周抱着「虽然有些对不住,但如果到了关键时刻,就算稍微来点硬的也一定要拒绝」的打算,正与志保子对峙着。\\

然而,房间里却发出了哐镗的一声。\\

「周」

「嗯」

「藏着什么啊」

「……和妈没关系」

「这样啊,懂了懂了」\\

志保子嘿嘿的笑容变得更浓了。

这种笑带着不容拒绝的压力。每次看到这种笑容,周都会非常不适,并且反抗的精力也会被削减掉不少。

这已经成了习惯,改不掉了。\\

趁着周支吾时的破绽,志保子把手摆到了门把手上。\\

现在再后悔也为时已晚。\\

为了确认刚才的那声响,志保子从周的旁边绕了过去,打开了房间门。\\

门前看到的是——背靠床边,膝盖上抱着坐垫的美少女。

而且她还眼睛闭着,重复着规律的呼吸……简单来说,就是正在打盹的真昼。

评分

参与人数 106轻币 +1298 收起 理由
暗黑总帅 + 15 工作辛苦
厄里斯 + 10 工作辛苦
zx2kks + 11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飄風之雪 + 12 工作辛苦
OCEANNN29 + 11 工作辛苦
栗悟饭和龟派气 + 13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拉芙缇拉 + 11 工作辛苦
苍瞳猫 + 16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4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被气势压倒}

打盹这事本身是常有的。

身处于开着空调的暖和房间,又是刚吃饱了午饭的时候,光这两条对打盹来说已经是充足的环境了。

虽然周涌现出「正常来说会在男人房间睡着吗」的疑问,不过真昼姑且是把周认定成了无害生物,说不定是不小心睡着了吧。\\

这也怪不得真昼。不出声傻傻待着也挺无聊,而且总有些事是没办法的。\\

周抱头烦恼的原因,是真昼在母亲志保子过来的时候遭到目击,而且还是在这个状态下。\\

百分之百会被误会的。

要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周自己也肯定会误会,觉得两人关系已经好到能进房间还大意到打盹的程度。\\

周脸上抽着筋瞄了母亲一眼,发现她看着真昼的眼神十分灿烂。周还听到了「哎呀哎呀可以可以」这样的心理活动,大概是错觉吧。\\

「哎呀真是的,找了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周还真是不能小瞧啊!」\\

志保子「呀」地发出了一道不符合这年龄的高亢声音,让周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她不但完全误会了,而且还进入了兴奋状态。

就算是儿子带了女朋友来,一般也不会那么高兴的吧。

然而现在志保子就是这么高兴,理由肯定是因为她喜欢可爱的东西没错了。\\

确实,真昼有一副任何人都会承认是美少女的外表。

她睡着时没有防备,平时的假面也取了下来,更重要的是,表情和动作无法遮掩的容颜清晰可见。

无比端正的那副容颜,现在正处于安详而放松的状态。\\

虽然周已经见得习惯了,然而每次看见真昼时都还是觉得她美貌极品、非常迷人。\\

那天真无邪的睡脸没有防备,可爱到让人不禁想去摸摸。

抱着周的垫子睡得香甜的那个样子,强烈勾引起周不太想大大方方说出来的那类欲望。\\

像那样的,连已经看惯的周都赏识的美少女,在志保子眼里是儿子的女朋友(暂定)。

恐怕是这点让她情不自禁兴奋起来了吧。\\

「莫非不让妈进来是因为女朋友在里面?不知不觉你也成了个男的啊」

「才不是咧!从头到尾都不是!既不是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别的!」

「哎,不用找借口的哦?只要你挑的,妈都不反对」

「哎所以说不是这个问题!不是交往关系啦!压根就不是!」

「说啥不是的,房间都进来了哇」

「还不是您老人家来的这么突然啊!就算只在客厅您不也得误会嘛!」

「最根本的问题是,周要是没这意思的话,根本不会把女孩子领进家里来,女孩子没这意思的话,也不会跑到对方家里去的哦?」\\

被志保子这么一说,周使劲思考着反驳的论据却难以觅得。\\

正如她所说,周基本上把家当成自己的领域,不怎么愿意让别人进来。

虽然一开始让真昼进来是因为没拗过她那架势,不过在那之后,即使不考虑做菜这事,说到底也是因为周中意真昼的性格才会像这样把她放进家里来。\\

(要说喜欢的话,确实是喜欢没错啦)\\

对周而言,就算不考虑外表的因素,也是挺喜欢真昼这个少女的。\\

她有着学校里不表现出的,辛辣、耿直,同时却不坦率的矛盾性格;她看似冷淡无情实则爱照顾人;她说话一针见血;她被出其不意的时候会慌乱地露出与年龄相符的样子;她极为偶尔地会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如今,周已经觉得以上这些全部都是真昼的魅力了。\\

尽管这样的感情算不上是恋爱,但至少周认为她是很有魅力的少女。\\

「虽然我作为朋友很喜欢她,但可别把对异性的喜欢全当成恋爱了。再说,这家伙也没这意思」\\

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甜蜜到能让周老实赞同志保子的说法。说到底,要是真昼被误会成对周有意思,她也会不乐意吧。\\

「这可说不准哦?你才是,该不会觉得自己能理解女孩子复杂的心情,就有些自以为是了?」

「要怎么说才明白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啊……椎名,求求你起来吧……」\\

就算千言万语都已说尽,志保子也是不停把话题引向恋爱的方向。周只能烦恼地按住额头。

周希望真昼能快点起来,认真的。\\

「嗯……」\\

或许周的许愿起了效,又或者是她被吵醒了。\\

真昼缓缓抬起合着的眼皮子,发出甜甜的声音抬起脸来。\\

亚麻色的头发顺着肩膀滑落下去。

焦糖色的眼睛朦朦胧胧水汪汪的,那副样子毫无防备,甚至让周不好意思直视。\\

可能是意识还微妙地没有完全觉醒,真昼睡眼惺忪地仰视着周,让周微微错开了视线。\\

「椎名,睡着这事先不说,现在我被误会了,来帮忙解释一下」

「误会……?」

「我说咱家女朋友啊,你名字叫什么?」\\

真昼思考着那句话的意思,显得还是软绵绵的。志保子则毫不客气地靠近过去,露出了老好人一样笑嘻嘻的表情。

面对这无忧无虑的笑容和亲善的眼神,真昼好像还在刚醒来的混乱中,肉眼可见地惊慌失措着。\\

「呃,那、那个」

「初次见面的时候,互相报出名字是很重要的呢!」

「呃,椎、椎名真昼……」

「哎呀小真昼,名字好可爱呀!我叫志保子,别客气直接用名字喊我就行」\\

真昼在气势所迫之下不禁报上名字,然后往周那边看了过去,好像在说着「藤宫,救救我」似的。然而周自己还巴不得别人来救他,因为实在是帮不上忙所以摇头拒绝了。\\

因为是自家的老妈,所以周很清楚,她一旦失控起来就停不下来的。\\

看她对真昼兴致勃勃的样子,大概是想和真昼做一次彻底的交流吧。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真昼这个最要紧的人正在困惑着。\\

「那、那个,母亲\footnote{母亲:日语原文为 {\jpfont お母様},是一个可以称呼对方母亲的敬称。}」

「噢!已经认我当妈了啊!」

「藤宫!」

「我和周都姓藤宫,对吧周」

「妈啊椎名为难着呢」

「周,女朋友不用名字喊可不行哦?」\\

因为志保子实在不听人说话,周皱起了眉头,但志保子却没有介意的样子。看她这嘿嘿笑着的样子,该说她是胆子大呢还是脸皮厚呢。\\

「那、那个,志保子」

「什~么?」

「我、我和藤宫——」

「你说哪个藤宫?」

「……周、周君不是那种关系」\\

听到志保子这做作的话,真昼明显一副狼狈样但还是努力试图否定着。

因为志保子的催逼,真昼犹犹豫豫地喊了周的名字,并窥视了周那边几眼。志保子则由于成功让真昼喊出名字而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噢,那就是今后会变成这种关系吗」

「呃,那、那个,不是」

「哎呀我真是的,是不是当电灯泡了」

「那、那个,让我好好说清楚!我和周、君,不是那种关系,只是在一起吃饭,那个,就是因为周君不会做饭」

「你能当个好老婆呢,小真昼。咱家这周啊家务活不会干还得一个人过日子。如果是那样的话务必要支持他啊」

「啊,那个」\\

周觉得,真昼已经尽力了。

然而,要顶住志保子这势头把事情说清楚,这种事情大概是做不到的吧。\\

定期来家里,亲手下厨做菜,一起在桌前吃饭,听到这些的时候,志保子的眼神变得更灿烂有气势了。

事已至此,周是阻止不了志保子了。能阻止的大概只有父亲修斗了吧。\\

「……椎名,放弃吧。我妈一兴奋就不听人说话的」

「怎么这样……」\\

周已经到达大彻大悟的领域,只能早早放弃解释,默默看着失控的母亲。

评分

参与人数 94轻币 +1106 收起 理由
暗黑总帅 + 10 工作辛苦
MH61599 + 13 工作辛苦
zx2kks + 11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飄風之雪 + 12 工作辛苦
OCEANNN29 + 11 工作辛苦
栗悟饭和龟派气 + 13 工作辛苦
拉芙缇拉 + 11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苍瞳猫 + 9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oxd 于 2019-11-5 13:54 编辑

\subsection{天使大人感到羡慕}

「话说周还真找得到这么漂亮一女朋友啊,妈都吓到了」\\

两人同时闭口不言。周是因为疲于否定,而真昼则是由于不知所措。

志保子将这一沉默视为肯定——不如说是不管两人怎么说都会被她视为掩饰难为情的肯定——以毫不掩饰好奇的眼神盯着真昼。\\

「怎么样,小真昼你看周有在好好过日子吗?」

「嗯……那个……至少死不了人吧……」

「你倒是说点好话啊」

「可是一开始那时候房间那么脏」

「要不要那么严格,现在有保持干净吧」

「那不是因为我有帮忙打扫吗」

「那个,嗯,我是真的很感谢你啦,饭啊打扫啊什么的」\\

在这些方面周对真昼是抬不起头的。

正因为有她在,周才得到了现在舒适的生活,即使要下跪谢恩,周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但由于真昼不喜欢,所以周并不会真的这么做,不过周是有打算在平日里尽可能努力以慰劳真昼的。\\

只是,志保子把这段发言往不太好的方向理解了。\\

「我说周,不只是这次,平时也一直让真昼帮忙啊,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孩子……听那个说法,难道你们是在同居吗?」

「不是!怎么样才能想成那样啊!只是住在隔壁啦!」

「哎呀,那就是命运的邂逅呢!真好啊周,能有个这么漂亮能干的姑娘照顾你」

「漂亮能干是没错啦但是命运的邂逅什么的我有意见」

「多浪漫啊不挺好么」

「我说的不是这意思!是说我们根本就没在交往!」

「哎哟哎哟」\\

志保子肯定以为周是在难为情,而周的脸则是真的快要抽筋了。\\

母亲总是将事情一厢情愿地解释成能作为自己美好妄想的食粮的那种东西,而不知被这样的母亲烦恼了多少次的儿子,发出了这几个月以来最沉重的叹息。\\

至于被这惊人的气势压倒的真昼,则是交替看着周和志保子,明显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小真昼小真昼,虽说这可能是咱做家长的偏袒自家孩子,周啊虽然嘴巴毒而且不坦率,不过他其实很诚实很绅士的,你可以当作买到了件好货哦。但因为他还没有女性经验,这一方面就需要小真昼好好把握了」

「说啥呢赶紧闭嘴吧妈」\\

后半部分的补充相当多此一举。\\

「我说的不都是事实嘛。倒是周之前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啊,明明长得和修斗一样外表也还不错的。还是因为太土了吗」

「要你多管」

「给小真昼看看你帅的一面如何?」

「不给而且这家伙也没想看」

「又来了又来了。啊,要不小真昼把他打扮成你喜欢的样子?只要打扮起来的话周也挺好看的」\\

真昼看着志保子笑嘻嘻地推销着周,或许是因为束手无策,露出了个含糊的笑容。

能让那个沉着冷静的天使大人畏缩到如此地步,在某种意义上,志保子或许非常厉害。\\

「妈,椎名她真的很困扰啦。话说你赶快回去吧」

「让母亲回去,你还真是长大了啊。不过打扰了你和女朋友甜蜜时间也是事实,我差不多也该告辞了吧」

「真的赶紧回去吧」\\

周已经疲于坚决否定,而真昼想必也被志保子这兴致搞得很心累吧。\\

往真昼那边一看,她似乎也稍微有些疲倦。

这也是当然的。她基本上是个文静的姑娘,却被迫参与到了这情绪高涨得连亲儿子都会感觉到累的对话当中来了。\\

周在心里做下稍后慰劳她的决定,同时对着志保子往门外甩着手。志保子则回了一个微微不满意的表情。

即便如此,志保子也没说要留下,应该是姑且顾虑到了这边的意思。虽说这顾虑明显是在错误的方向上。\\

「啊,小真昼也交换下联系方式吧。咱家周的生活方式之类的各种事情,之后都跟我说说」

「哎,好、好的……?」\\

在最后,志保子还建立起了这让周想要求饶的联系,使周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真昼无可奈何地顺着这势头用手机交换了联系方式。

毫无疑问,这样一来志保子也会开始多管起真昼的闲事吧。\\

(真的抱歉了)\\

看着志保子满面笑容地握住真昼的手嘱咐着「周就拜托你了」,周便决定稍后给父亲发条消息说「求求你把妈控制一下吧」。\\

\vspace{2\baselineskip}

「好累啊……」

「抱歉来了阵台风」\\

尽管志保子的滞留时间不长,但两个人已经精疲力尽,正并排坐在沙发上。

周坐得很沉,捂着脸,长叹了一口气。真昼虽然坐得有些拘谨,但平时挺得直直的背也比往常要弯曲。\\

「真的抱歉,误会没解开就让妈回去了」

「没事,毕竟没有什么损失……」

「啊损失还是有的……看我妈那样子是中意起椎名了……估计之后会管你不少闲事……」\\

在这一点上,周由于给真昼添了麻烦,所以真的很对不起她。

首先是儿子的女朋友(误会),再加上志保子喜欢可爱的东西,恐怕志保子对真昼中意得不得了,会想好好地关照她吧——甚至会到多管闲事的等级。\\

「志保子真的很重视藤宫呢」

「说好听点是这样,说难听点就是缠人……」\\

虽然这和溺爱还是不一样的,然而志保子对周的疼爱也并非周的所愿。

因为也有周太邋遢的过错,所以周并不太好提太多意见,但即使如此周也觉得她管得太多了。\\

周对母亲很感恩也很重视,但坦率来讲,他同时也觉得很麻烦并且希望保持距离。\\

「……真好啊」\\

周看着低声细语的真昼。\\

「哪里好了」

「你母亲,虽然这么热闹但是挺温柔的」

「那该叫又吵又过度干涉吧」

「……就算那样也好啊」\\

真昼不是在客套,而是真的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她用几乎要消失的轻轻淡淡的声音嘟哝了一句,然后垂下了眼帘。

一望而知,她的表情忧郁而昏暗。仿佛一碰就会崩坏的那副样子,无论谁看到都会觉得柔弱。\\

真昼表露出的柔弱与虚幻,看上去绝不仅仅只有疲劳。这样的她似乎感受到了周的视线,忽然抬起头轻轻地微笑了。

真昼恢复了往常的表情,仿佛在说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然后罕见地把身子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小真昼,啊」

「……怎么了啊,突然来这么一句」

「不是……只是感觉好久没有人叫我名字了。一般都是叫姓的」\\

没人用名字称呼那个人气爆棚的天使大人,令周感到有些意外,不过这应该是周围人都觉得用名字称呼真昼太过惶恐而不好意思吧。

因为她在学校是天衣无缝的天使大人,周围人不敢那么随便叫她。

还有,用外号称呼她的人倒是不少。虽然她本人讨厌得要死。\\

「要是没有好朋友的话,也就爸妈会叫了吧」

「爸妈才不会呢,绝对的」\\

真昼以冷淡的声音做出了秒答。\\

周不由得往真昼的脸看过去,却发现她的表情上没有任何的颜色。

她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脱落下来,甚至可以视作无机物一样。或许缘于其端正的美貌,周甚至误以为眼前是个人偶。\\

然而这也只是一瞬。真昼注意到周的视线后,收起了这张无表情的脸,眉毛低了几分,像是有什么困扰一样。\\

「……总之,就是很少见了」\\

小声嘟哝了一句后,真昼轻轻吐了一口气。\\

周早就已经看出来,真昼和父母相处得不好。\\

触及父母的话题时,真昼偶尔会露出冰冷的表情。「没和父母出去吃过饭」「讨厌生日」,从这些发言就很容易想象她的家庭环境有问题——然而,周哪里能想象出,父母连她的名字都不会喊呢。\\

『……真好啊』\\

方才的那句细语,究竟是以何种心情编织而出的呢。\\

「真昼」\\

自然地,周说出了他未曾叫过的名字。\\

真昼焦糖色的眼睛啪地眨了一下。

或许是因为出其不意,真昼像是在发呆一样,显露出了隐藏于平时的态度和表情里的某种稚嫩。用茫然自失这个说法来形容她,大概很贴切吧。\\

「叫个名字谁都可以吧」

「……说的也是」\\

周生硬地补了一句之后,隔了一会儿,真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那微微安心的笑容,在周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周君」\\

自己的名字被小声叫了出来,让周心里的涟漪更大了。\\

到刚才为止,或许是因为真昼只有面对志保子才这么叫,所以周没怎么挂在心上……然而,像现在这样,被真昼面对面叫出名字之后,周胸中就翻滚起了一些痒痒的、让人心焦的东西。\\

「在外面请不要这么叫」

「……这种事情知道的啦。倒是你别在外面说漏嘴了啊」

「知道的。这是秘密嘛」\\

周无法直视一脸微笑的真昼。\\

于是,周简单地回了一句「噢」,假装要改变姿势而往旁边看去,逃开了她的笑脸。

评分

参与人数 83轻币 +1053 收起 理由
MH61599 + 13 工作辛苦
寄生性脑膜炎 + 13 工作辛苦
OCEANNN29 + 11 工作辛苦
栗悟饭和龟派气 + 13 工作辛苦
拉芙缇拉 + 11 工作辛苦
tsaims01 + 12 工作辛苦
苍瞳猫 + 9 工作辛苦
キズナヒトツ + 11 工作辛苦
wondet + 11 工作辛苦
jzz2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24 1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大佬牛皮,辛苦了
发表于 2019-3-24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有点意思···
发表于 2019-3-24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畫面好亮,我快看不見了 (つд⊂)
发表于 2019-3-24 17: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画面亮可以开夜间模式,只不过分不清字的颜色

评分

参与人数 1轻币 +2 收起 理由
taroxd + 2 他的意思是被闪光弹闪着了吧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24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哇好甜好甜,甜过头了……nice啊母上好助攻
发表于 2019-3-24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太甜啦啊我要受不了了。。。。
发表于 2019-3-24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不想让别人触碰的事情,是不言语中会透露出蛛丝马迹的,"嘛~""嗯..."之类的大概就是极限了,所以说天使还是心底里无意识的想让别人关心自己的(别打,讲究派已经自己自爆

吃糖,好甜
某的心已经在某个写得很明显的1XX话了
发表于 2019-3-24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糖好甜好好吃啊
竟然這麼快就見家長了
发表于 2019-3-24 2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好甜的啊
发表于 2019-3-24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uen1994 于 2019-3-24 21:49 编辑

原來已經要出文庫了,插畫家是 畫狗糧漫畫 白聖女與黑牧師 的 和武はざの

除了汪汪汪汪之外,還可以說甚麼呢?
发表于 2019-3-24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甜好甜的
好期待下一顆糖~~
发表于 2019-3-24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以为是幻想系的点进来
久违的吃了口校园系的糖
挺甜的,好吃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30 03: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