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5571|回复: 2277
收起左侧

[WEB] [web][自翻]叹息的亡灵想引退(59起/12.9更至10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antanr 于 2019-12-9 04:12 编辑

书名   嘆きの亡霊は引退したい 〜最弱ハンターは英雄の夢を見る〜
----------------------------------------------------------------------
作者:槻影
web:http://ncode.syosetu.com/n6093en
录入/翻译:nantanr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内容简介

上一贴本想弄个目录,发现编辑完还得审核,然后又想不如发一楼,没经验瞎捣腾一番后,似乎就被删帖了。
好了,以上就是帖子消失的经由,现在重开一帖。
还是强调下,站内有别人转的1-58话。
会接着翻是因为Master是神,开个玩笑,只是起了兴致而已,绝不是因为觉得那什么的麻烦哦。

评分

参与人数 671轻币 +13842 收起 理由
翩翩少年 + 10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maxif + 15 工作辛苦
夜沫羽夏 + 10 工作辛苦
现充去死吧 + 12 工作辛苦
WHBwhb158 + 10 原创内容
沐思沅 + 10 工作辛苦
qtszq1 + 10 工作辛苦
19961125li + 10 赞一个!
731997838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ntanr 于 2019-8-24 15:25 编辑

59 秘传

无脸的木偶抱着巨大的木箱走了进来。这是西特莉经常用于劳作的木制哥雷姆——木巨人。
炼金术师为了弥补自己较低的身体能力,大多都会使役以哥雷姆为首的魔法生物。

看着很坚固的木箱中,能听到瓶子相互碰撞的咔嚓咔嚓声。

休息室里充斥着异样的气氛。虽说气氛确实很不妙,但由于西特莉占据在入口处,谁也无法逃出去。

本来只是来请人帮忙充填的,这个气氛怎么回事。搞得我也有点想逃出去了。
在不太舒坦的我的旁边,受害者第一号的缇诺紧贴着似地靠了过来。

「Master......我一直很在意......西特莉姐姐大人,那个............难道是,同性恋吗?」

眼角含着泪,肩膀颤抖着。也是,适当的触摸还好说,像那种摸法,当然会令人害怕吧。
居然会有青梅竹马的性癖被证实的一天,我前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不,我觉得不是的......大概」

「......」

「不要紧不要紧......大概」

「......」

虽然看了西特莉摸着缇诺时的笑脸,也让我有点难以断言但——大概对缇诺的兴趣是学术方面的吧。虽说那样也有点问题。
尽管听了我的回答,缇诺的表情也没有改变。仍旧咬着嘴唇,抱着我的手臂。
靠着我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因为是青梅竹马引起的问题,让我觉得非常愧疚。

在为了安抚而摸着缇诺的头时,西特莉利落地招呼着休息室里的成员,把人聚集在了一处。
看起来,明明不怎么来休息室,却记着氏族成员的脸和名字的样子。大脑的构造肯定不同吧。

在一脸困惑聚集过来的人们面前,西特莉拍了下手,摆出同性也会被吸引的笑容开口道。

后方不知何时出现的八具石制哥雷姆,整齐地排列着。
石巨人——众所周知比木制哥雷姆战斗力更高。虽然这么说,但与《足迹》的猎人相比,也不是对手。

「今天对在休息室的大家来说——非常的幸运。克莱伊说会给大家——安排非常有效率的不错的训练」

「不不不不,才没说过这么了不起的话哦!?」

冷不防地说什么哟。
对太过突然的发言,不禁吐槽起来。

训练是说的什么啊......我只是来拜托给宝具充填而已。
我这边是求人的立场。就算作为氏族Master,也不是说有权强制别人做什么。

「克莱伊的话先放一边——」

看没人有异议,西特莉伸出食指,像是要说悄悄话似地弯着身体。
可能是被那闪耀光辉的眼睛迷住了一般,听着发言的成员中的一人咽了下口水。

「要说到哪里不错,这个训练和平时的试炼不同——竟然......没有死亡的危险!」

「说......什么!?」

此言一出,刚才还情绪低落的人们嘈嚷起来。连紧贴着我的缇诺,也吃惊似地睁大眼睛看着西特莉。

还没跟上状况的似乎只剩我了。大家都起了兴致。

「......那个,希望别什么都说成是我的试练」

「休假中也没问题,也不需要做准备。也不花费时间并且——效果一目了然!接受这个训练的话,大家都能成为与露西亚酱同等的魔导师!本来,这是只在我们队伍做的秘传训练方法,但是这次就特别公开......给大家」

对于那句话,大家都是半信半疑的表情。

露西亚·罗洁是广受认可的,帝都首屈一指的魔导师。就连十分轻视人类的『精灵人』的队伍——『星之圣雷』加入『起始的足迹』,也是因为有露西亚在。

谁都能成为与她同等的魔导师什么的,听着就只是开玩笑吧。我听了也觉得只是在开玩笑。
不如说,那样的训练方法,完全没印象。太过划时代了。
如果存在那样的训练方法,早就广为人知了也不奇怪。

西特莉对大家的表情感到满足似地点着头。

「遗憾的是,这是面向魔导师的训练,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但——接受训练后,作为魔导师的、猎人的力量会令人激动地提高的吧。当然了,不会进行强制。这里有不想接受的人吗?」

「ッ!?」

直接了当的询问,让聚集的队伍嘈嚷起来。

不是问接受的人,而是问不想接受的人么。

在最前面想提问的魔导师青年微微举起了手。是在休假中吧,并没有披着长袍,但能看到腰上挂着小小的法杖。

「......那个......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吗?」

「保证没有」

「真的会,有那么方便的训练存在?代价呢?」

不愧是猎人,近乎强迫般被聚在一起也不在意,还很起劲的样子。上进心真高。

对一脸怀疑地提出的问题,西特莉用手指搭着嘴唇,可爱地倾斜着头部。

「那个......是这样的。由于会导致魔力枯竭,不习惯的人会觉得难受。作为足迹的成员,大家都应该有经验的吧,我觉得是没问题的但......如果说有不行的魔导师的话,可能不接受会好点」

「那样的魔导师,这里才没有呢。使用魔法者,任谁都经历过魔力枯竭」

旁边队伍的女魔导师嗤之以鼻,无语似地说。从周围发出数个附和的声音。

「请安心,我会让枯竭的魔力立即回复的。魔力回复药由我提供。......顺便问下——那个......并不是,看不起人的意思但......因为魔力回复药太苦而喝不下的人有吗?」

对诚惶诚恐地提问,魔导师们面面相觑。一脸不服的样子。
喝得了魔力回复药是一流魔导师的证明。在这里聚集的都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的猎人。被那样怀疑也会想抱怨一句的吧。

「别瞧不起人了。虽然比不过你们,但我们也是现役的魔导师。区区魔力回复药也是喝过的。事到如今,才不会犹豫」

「十分抱歉。这样的话......我觉得,就没大问题了」

微微低下头道了歉,西特莉再次看了下聚集的人的表情。一脸认真地张开嘴唇。

「那么最后确认了。这个是......秘传训练方法。恐怕,现在拒绝的话就再没机会了吧。但实际上,也不是真在休假中做。虽然不强制,不过接受的话希望能坚持到最后。不想接受这个训练的人,有吗?」

虽然现在才说,但西特莉出乎意料地是个骗子。

因为比莉兹要温顺,容易被误以为人畜无害,但并非如此。她无论何时都会预设防线再行动。有着不说谎但会避重就轻的习惯,在青梅竹马中,最该留心的就是她所说的话。
尽管不太想回忆起来,但曾有一次因为表达与理解的差异,莉兹和西特莉打了场等同于厮杀的架。

比如说西特莉说了不会死,但不会说比死还难受。所以往往,在没说的事中就存在着重要的情报。

「......我......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放弃」

「!?真的好吗?明明难得的机会......」

一个有危机管理的魔导师微微举起了手,和队伍成员一起离开了。
西特莉微笑着不说话,目视着人离去。

默默地等了一段时间,似乎没有要离去的成员了。
西特莉像是品评留下的魔导师和其队伍的神情后,为了确认又一次开口。

「真的没有,其他不想接受的人了吗?看过后变得害怕是不行的哟?」

相互瞧了瞧后,谁也没站起来。
与露西亚同等这一宣传语可能不错吧。缇诺也战战兢兢地在我身后听着西特莉所说的话。

但是,真的会有那么高效的训练吗。
对于时常要背负彼此性命的猎人来说,『信赖』可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既是猎人实力的指标,也是信赖的证明的认证等级的降级,作为探索者协会对猎人的最大惩罚,也是因为这个要素。

因此就算对方是同氏族的成员,在这样的场合撒谎的话对西特莉的评价又——说不定连对『叹息的亡灵』的评价——也会大幅降低。

确认了再也没人离去后,西特莉深深地点了下头。

「那么,赶紧开始吧。话虽如此,内容本身也没那么难,也不花费时间——总之,有人能先来协助下吗?」

听了这话,先前自信满满地断言喝得了魔力回复药的男魔导师走了出来。

西特莉从怀里取出怀表瞟了下,举起食指做出惯例的动作,用明朗的声音说道。

「首先是,给宝具充填。说来真巧,克莱伊正好有大量魔力耗尽的宝具」

......完全给忘了。我是来拜托给宝具充填的来着......

通过西特莉把魔力耗尽的『结界指』递了过去。

男魔导师在大家的注视下,用着怀疑的表情开始进行魔力的充填。
在一片沉寂中时间逐渐流逝。男性的表情从怀疑变得严厉。

「..................稍等一下。怎么回事,这个宝具,充填根本完不了!?」

「好啦,快充填」

「......ッ」

男性经过日晒的脸色明显变白了。额头也冒出了汗珠。
从自信满满的言辞来看,应该是高等级的魔导师,但对那样的魔导师来说,结界指的负担也是很大的样子。

「坐着要好一点哟」

「......啊,啊......」

在西特莉拉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了几分钟后,宝具的充填总算完了。
此时进行充填的男魔导师的嘴唇发青,指尖颤抖着。可能是头痛吧,拿手抵着额头,皱着眉。

西特莉捏起放置在桌上的结界指,满足似地点了点头后,边交给我边说。

「接着,充填完第一个后继续充填下一个——再下一个」

「!?什、什么,你说!?」

「等下。修比鲁到极限了。已经不行了!」

「不要紧。到极限的话会停止的。不会死掉的」

对队伍同伴的抗议不当一回事,西特莉带着不变的笑容递过去下一件宝具。叫作修比鲁的男魔导师呼吸断断续续地接下了,一直低声抱怨着再次开始了充填。

变得大喘着气。明显是魔力缺乏的症状。再接着充填的话,不久魔力就会枯竭了吧。

对捏着把汗注视着的人,西特莉不急不缓地开始了说明。

「这里稍微说明下。魔导师的实力与其魔力总量成正比。通常说女性适合当魔导师是因为女性的魔力总量成长容易。然后,魔力的上限,大都是从幼儿期开始成长,到十五岁停止。『精灵人』作为魔导师优秀是因为,他们的老化速度与人不同——魔力的成长期非常地长」

修比鲁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唇发出咻咻的呼吸声,像是脱力一样上半身躺到了桌子上。
握着戒指的手自然地打开,结界指就这样落到桌上。充填还没完成,但魔力已经用尽了。

西特莉拿起戒指接着讲解。

「然后——魔力总量的成长虽然在十五岁会完全停止,但得知了在特定时机也会增加的例外。那个量——大约是5%到10%。通常被称为『超回复』的,是什么时机,知道吗?」

对于这个问题,女魔导师战战兢兢地回答。

「魔力......枯竭......?」

「回答正确!魔力枯竭,然后回复的时候——上限值就会大幅提升!」

那一刻,大家都意识到了。
先前因西特莉的甜言蜜语变得兴致勃勃的魔导师们,脸色都变青了。是理解到言外之意了吧。

轻松的方法?有效率的?才没那回事。
确实魔力的超回复还算有名,但没人会甘愿尝试。因为对魔导师的负担太大了。确实不会死掉,但可能死掉了才比较轻松。

至少,谈不上是有效率的秘传训练。

「但,但是,魔力量得在回复时提升哦!?但回复时间——」

「于是乎,该我特制的魔力回复药登场了」

作为助手的木巨人从木箱中取出装有药水的透明瓶子,恭敬地递给西特莉。
像是溶入了墨汁般呈现黑色的药水。

......魔力回复药的颜色不应该是更好看的吗?

西特莉拿着滴管,挺着比姐姐丰满的胸部说道。

「因为是调配给露西亚酱用的——大概,修比鲁的话用几滴就能回复」

「等,等——」

修比鲁的队伍成员制止的时候已经迟了。
滴管吸取的特制魔力回复药,滴到因魔力枯竭而神志不清的修比鲁嘴边。

然后,刚才还像被打捞上来的鱼一样只动过一下的修比鲁大跳起来。非人般的举动让围着的队伍成员发出悲鸣,大举后退。

接着西特莉把脸靠近就这样横卧在桌上并抽搐着的可怜魔导师。
确认了翻着白眼的眼睛,扒开眼皮,轻轻地拍了下脸颊使头部倾斜后,从怀里取出怀表,看了下时间。

「仅用了三分二十秒就提升了一成的魔力。这就是,培养了露西亚酱的克莱伊设计,秘传的魔导师育成术。反复进行的话就能预料到力量会令人激动地提高。魔力量增加的话持续作战能力也会提升,也能分出更多的魔力习得新魔术。队伍支柱的魔导师的成长也能提高队伍全体的生存率。多么地有效率——太棒了!」

......没有设计过的记忆。

「但,但是,修比鲁的意识还没——」

对于看到太过残忍的训练方法,而声音颤抖着说话的女魔导师,西特莉指着后方的八具石巨人,满脸笑容地说道。

「不要紧,哥雷姆正是为此存在的。各位只需要想着给宝具充填的事就行了,之后的事就全交给哥雷姆们。虽然觉得不可能,但就算想逃......也逃不掉的」


评分

参与人数 307轻币 +4143 收起 理由
亲~亲 + 11 工作辛苦
翩翩少年 + 10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coffee2316 + 16 工作辛苦
ouyang9z + 13 工作辛苦
jacky04 + 13 工作辛苦
llllllnovel + 10 工作辛苦
ejdj + 13 原创内容
HJW5520 + 11 精品文章
NBA2018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ntanr 于 2019-10-11 22:43 编辑

60 差别

在拥有众多宝物殿的泽布鲁迪亚帝国,寻宝猎人的地位很高。

走遍人外魔境,充分吸收了玛那源的猎人号称有着一骑当千的力量。原本泽布鲁迪亚帝国就倾向于实力主义,因此只要成为拥有别称的高等级猎人,得到上级贵族的赏识也不稀奇。

罗丹家是泽布鲁迪亚历史悠久的寻宝猎人名门。

其起源是从,曾在帝都附近出现的等级10宝物殿——【星神殿】之主,令四面八方化为灰烬的异星之神,被寻宝猎人索里斯·罗丹讨伐掉后开始的。
而当时的泽布鲁迪亚帝国倾尽国力也对【星神殿】束手无策,为了表彰其功绩,当时的皇帝打算赐予尚是寻宝猎人的索里斯爵位,但被索里斯以自己仅仅是个冒险者为由,给谢绝了。
因其谦逊的为人,皇帝称赞他是猎人的模范,就赐予了『勇者』的称号。此后,能被允许在帝国自称勇者的就只有罗丹一族了。

亚克·罗丹就是这一族的后代,从幼儿期起就接受着成为一流猎人的教育。

索里斯·罗丹是无所不能的万能英雄。继承了其血脉的罗丹一族,每代都以在各领域拥有较高的才能为荣,亚克也不例外。

罗丹一族不依仗权势而以所继承的英勇血脉为荣。不知不觉中,亚克也被称作了曾赐予祖先的『勇者』。

罗丹在帝国是个特别的姓。从作为猎人开始活跃起,此姓就格外引人注目。
被贵族招待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远离权力是罗丹家的家训之一。但是,要作为寻宝猎人圆滑处事的话,也难以断绝同帝国上层的关系。

亚克一行,被赞扬攻略了【白亚花园】的『圣灵之皇』,来到了远离帝都的桑多莱茵侯爵领。

「这就是那个有名的『空之花』吗。真是漂亮的花......」

镇静下来后,披着深红外套的壮年男性凝视着花瓶里拥有透明花瓣的花束,发出赞叹声。
这是此次邀请亚克一行来的主人,桑多莱茵家的当家,那鸿·桑多莱茵。

是被册封泽布鲁迪亚帝国西方广阔领地的上级贵族的其中一人,有着承接过攻略其领内存在的宝物殿的缘由,因此交情不错。
泽布鲁迪亚的贵族中非常嫉妒被优待的猎人的人也不少。
尽管与这类人比起来桑多莱茵侯爵绝不是难以相处的人,不过因为对走遍人外魔境的猎人——曾经拯救了帝国的罗丹持有无法遏制的憧憬,每次有事就会发来委托,有点令人为难。

拥有透明无色花瓣的花束是宝物殿的产物。
有如玻璃制品般清澈透明,也有着普通花草般的质感,纤细的造型有着任何工匠也无法造出的美感。

「这是用玛那源构成的物品。并非宝具。在外界会无法长久维持形状的吧」

在【白亚花园】最深处大量生长着的花。与其神秘的外观不同,『空之花』并不具有任何力量,对于亚克一行的高等级猎人来说,不是值得采摘的东西。
这次会摘一些拿走,也只是作为抵达宝物殿最深处的纪念而已,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虽说,【白亚花园】并非一般猎人能够攻略的宝物殿就是了。
在没了玛那源的空气中就会消融,只能维持一时形状的『空之花』对贵族们来说,是拥有优秀猎人帮手的证明。

存在于宝物殿的物品除去一部分,都无法在外界长久维持形状。
在外界被称为『空之花』而大受欢迎的物品也不过是一时的幻影。时限到了就会消散无踪。

想起了某段时期,有在休息室里大量生长过一事,亚克不显露神色地在心里笑了笑。

对亚克说的话,不做应答的侯爵,只是摸着下巴眯着眼。

「真是虚幻啊。但是,正因如此,才显得美丽。啊,开满着这种花的花园——真想在死之前能够拜见一次」

......很遗憾会很难吧,亚克不做声地想着。

【白亚花园】不是猎人以外能够进入的环境。浓雾般弥漫着的花粉会侵蚀人的身体,而适应环境的『幻影』会隐蔽起来,虎视眈眈地觊觎着以花为目标的入侵者的性命。
虽说地形平坦很有利,但就算带着数百人的骑士团做护卫,也不可能走遍的吧。领域可不同。

「假设,这样如何。亚克。有着帝都最强之名的你来护卫的话——」

「阁下。那里不是阁下这样地位高贵之人该进入的场所。当然,是能打倒『幻影』但——环境不适合普通人。我们这次也是——多少费了些功夫的」

对立即作答的亚克,桑多莱茵侯爵遗憾似地低吟了一下,看起来不会强求了。是理解了自己的立场了吧。

泽布鲁迪亚不时会有,不做考虑的贵族带着私人兵队进入宝物殿,遇难的情况。
本来带着累赘探险的话难度就非常之高了。更不用说带的是护卫对象了。虽然对猎人来说这是卖贵族人情的好时机,但大多数情况下,救援对象早就死了。

接着,像是要改变话题一样,桑多莱茵侯爵甩了甩头。
摆出深深的,令人觉得亲近的笑容说道。眼神却难以置信地严厉。

「那么,亚克。那件事考虑好了吗?」

「......」

亚克多次被问及,是否要做桑多莱茵侯爵专属的寻宝猎人。
在泽布鲁迪亚帝国寻宝猎人是最强的手牌。就算有再多高等级的宝物殿,要是没有能把宝物拿走的有实力的猎人,将毫无意义。
因此,各个领地的贵族们都会积极地去争取优秀的猎人。亚克一行则是特别引人关注的对象。

专属即为贵族所雇佣的猎人。是根据一定的报酬最优先承接贵族委托的猎人们。

虽然会降低自由度,但对猎人来说不算坏事。
成为贵族的专属对猎人来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也能得到物质方面的优待。通过关系也可能获得优秀的成员。说不定也能获准进入到有限制的宝物殿里。
不用持续攻略危险的宝物殿也能获得一定的报酬,也是魅力之一。

最重要的是,贵族的专属在探索者协会重视的『信赖』这一层意义上是近似最高位的。

因为强国,泽布鲁迪亚支配层的认可。光是成为专属就有可能提高等级。

但是,亚克平静地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感到很荣幸但」

「呒呣......罗丹不侍奉贵族吗。索里斯也真是立了个麻烦的家训呢」

「我们还有非做不可的事。还请宽恕」

初代的罗丹是与其英雄之名相符的人物,但似乎与权力层之间纠纷不断的样子。
无论什么时代都有着单凭力量也束手无策的事。于是乎,立下的家训恐怕是让罗丹的血脉悠久传承的理由之一吧。

不过,亚克不侍奉贵族的原因不止这点。
亚克还未实现自己的愿望。

贵族之中,像桑多莱茵侯爵一样认为亚克正是帝都最强的猎人,不乏如此主张的人。
虽说有些偏袒,但也绝对没错。
说到猎人,衰老的话就会失去力量。最强的猎人也不可能一直都是最强。才25岁的亚克前途十分光明。

但在猎人之间最强之名——被一分为二了。

桑多莱茵侯爵一脸低落地说出。在这几年间迅速被人所知的名字。

「『千变万化』啊」

「......」

「『叹息的亡灵』。常有耳闻。不论是威名,还是恶名呢。想不到,会有威胁到罗丹的猎人出现的一天」

真是晴天霹雳。本没有对手的。
来到帝都的猎人们,尽是扬名各方的人物。但是,在这之中亚克是鹤立鸡群的。
当然,光看力量比亚克强的人有。但是,那些都是不假时日能追上的人物。

曾几何时,亚克就只是向上看。仅此而已。

谁能想到。拥有最强的血脉,在最好的环境下做了最大努力的亚克的竞争对手,会在同世代中出现。

桑多莱茵侯爵说了,威胁到罗丹。这句话是错的。
罗丹的字典里可没有『畏惧』一词。

如果出现势均力敌的对手的话,只要堂堂正正,从正面迎击就行。倒不如说比起单方面起劲,那才是我所期望的。

思虑及此,亚克想起青年的容貌,用极不痛快的表情说道。

「但是阁下。他......『千变万化』打从心底就没有干劲」

「额......!?」

对于亚克声嘶力竭地一言,桑多莱茵侯爵露出一副难以形容的表情。

§ § §

不忍直视的光景。都让我不再在意当我椅子的石巨人的坚硬触感了。

把手指搭在倒趴下毫无动静的女魔导师的喉咙处,西特莉叹了下气,面有难色地投来视线。

扑鼻而来的酸臭味。
弥漫在休息室里。明明桌上都没有酒精味,魔导师们却像喝醉般趴着,石巨人正用着抹布清扫呕吐物。

我很了解西特莉这人。她聪明诚实又慎重。
然后,正如她起初所预想的一样,八个魔导师似乎是没法给我的宝具充填完的。

西特莉的训练无法言喻地险恶。
恐怕,作为魔导师长期活动的猎人们,也没经历过短期内的连续魔力枯竭吧。而且,西特莉的特制药水又进一步剥夺了精力。

「......嗯。让人困扰呢。连充填魔力的精力都没了。啊,当然,正如约定的一样还活着的哟?还有脉搏。无奈只有意识——还没恢复过来而已」

「嗯嗯......对了」

「魔力也确实在回复。药水是我们的队伍多次使用过的,不用担心。魔力上限也确~实增加了。无奈只有意识——还没恢复过来而已」

「喂,喂,没事吗!?挺住啊!!」

推开耸着肩的西特莉,刚才为止还呆呆看着的男性猎人,激烈地摇晃着一动不动的同伴的肩膀。
看着就像,在宝物殿探索中,无法相信同伴的死亡,紧紧抱着尸体的情景。

心好痛。要吐出来了。

「看起来他们清醒不过来没法给宝具充填魔力了。训练不足。虽然很遗憾,到此为止了呢」

看着遍地的尸体也无动于衷,西特莉淡然地说道。

准备的魔力回复药也只用掉了一瓶。应该说八人能用掉一瓶也很了不起了吧......

宝具完全没充填完。结界指的充填连一半都没有。
说到底持有的魔力能给结界指充填的魔导师,除去修比鲁也只有两人。
因此就让剩下五人给其他宝具进行充填了,虽不至于没用,但看这样子,在露西亚长期不在时,我得事先准备好别的充填手段了。

「?那又怎么样啦?你虽然......没有骗人」

抱起吐着白泡的同伴,茶色头发的猎人瞪着西特莉。对于那个视线,西特莉眨了几次眼觉得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西特莉并没有恶意。不用说,也没打算弄搞魔导师们。她从以前就是那样的家伙。

「十分抱歉。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但是,大家都接受了的,魔力也确~实增加了,正可说是『没有问题』」

声音虽然很温和,却有不容置喙的魄力。
环视像是带有杀意视线的其他成员后,西特莉露出愧疚的神情。

说到底,这次的训练(?)本人不接受就没法进行的。

虽然对看到修比鲁倒趴下,变得不安的魔导师们。
嘴里说着是为了成长,为了队伍,痛苦只是一时,不会死掉的,想方设法一个接一个地哄骗的,的的确确是西特莉。

但是,下定决心的终究是本人。

虽然以那样的说法,在大家面前被说成是为了同伴的话,立场上也会让人觉得难以拒绝,但那就先不管了。

猎人行事得敢作敢当。看了西特莉的所作所为,应该没有会恶言相向的吧。且不论心中——是怎么想的。
况且是本人说了为了队伍来做的,旁观者没法去阻止。

到头来,虽说很可悲,但她一直被称为《恶劣之极》也是自作自受的。

「太,太过分了......说,说起来,那个药水真的是,魔力回复药吗!?仅需几滴就能让魔力完全回复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对用颤抖的声音发出抗议的成员,西特莉像被伤到一样眼角下垂。

看不出是加害者的勾起人保护欲的表情,让现在才露出弑亲之仇般眼神的成员动摇了。
看不出是猎人的体形,像在颤抖的声音也令与她熟识已久的我,多少觉得抱歉起来。

「真过分……居然怀疑我的药水。只不过用了点稀有的素材后改变了稀释率而已,但确实是魔力回复药。虽然很贵重……但要拿去研究室调查也可以」

木巨人从木箱中取出一瓶药水。西特莉把它倒入比一般猎人用的瓶子要小一圈的小瓶里,轻轻摇晃后放在了大家面前。

乌黑的液体过于纯净反而不会认为是毒药。

「本来,魔力会完全回复是......尽管很难开口......那个......因为大家的魔力太,少了。露西亚酱可是......用一瓶也回复不了的。虽说,性能低的魔力回复药确实是味道要好些,所以下次会准备更为合适的药水的。如果有下次的话......」

看着被领回各自的队伍,尚未恢复意识的魔导师们,西特莉眯起眼。
说不定的话......虽然只是我的猜想,但对给了时间也没有恢复迹象的魔导师们,感到失望了吧。

「明明能这么简单就变强,想不到连四轮都没坚持下来......」

西特莉的声音中没有了平时的温柔。

确实,光听手段会觉得简单。
但是,在最前线淡然与幻影厮杀的猎人,鲜有完全丧失意识的经历。何况,现在却有八个人都没了意识。肯定是难以想象的难受吧。

看着那些充填魔力的牺牲者们,比起哀伤先涌起了不安感。

露西亚最初就显露了魔导的才能。恐怕我们『叹息的亡灵』初期成员的六人中,最富有才华的就是她了。
因此,虽然完全没意识到过,但以现在看到的惨状来看......说不定露西亚也在我所看不到的地方吃过苦吧。

刚来帝都的时候,我持有的宝具仅有一个——带着只能略微提升点体力都不值得拿的宝具,需要的魔力也只是少量的一点。
给我的宝具充填的从一开始都是由露西亚负责。对于不断增加的收藏,露西亚从来没露出过不情愿的表情。

想起露西亚冷淡的声音,现如今开始冒出了冷汗。
最近总觉得冷冰冰的。本以为是迟来的叛逆期,但难道这就是原因吗?

确实,最近宝具收藏的增加数不寻常。不参加宝物殿攻略的我可做的事,就只有寻找宝具或寻找甜品店了,也难怪会这样。

「......我难不成,做了对露西亚不好的事了?」

「克莱伊。露西亚酱可没弱到会因试练而说泄气话。」

回过头来,西特莉笑着立马回答。可我没有布置过训练的记忆啊。
等露西亚回来后,我决定要不动声色地讨好她再赔罪。

大家,什么都没说了。是觉得现如今也没权利抗议了吗,还是因为西特莉是我的挚友呢。
只是,即使什么也不说从那严厉的视线中也能感受到心情如何。

本来,该被责备的就是委托了给宝具充填的我。西特莉只是为我做了苦差事。

其中一人——照料着修比鲁的猎人刚要开口。
像是要压制下去,西特莉诧异地说道。

「什么啊,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钻研是猎人的本分吧。露西亚酱也自愿接受了同样的试练,都没有一句怨言。倒不如说,我觉得应该感谢——教导了大家自身弱点的克莱伊呢」

傲慢的发言。希望别再火上浇油了。
面对因连篇大话而无语的人们,西特莉羞涩地笑了。食指抵在嘴角。

「才不是因为,才能什么的。露西亚酱和克莱伊的等级,会比在场的各位要高一点是因为——我们所经历的试练——所流的汗、血、泪的量,要比大家稍微多一点而已。该不会对比自己还年轻的猎人都能跨越的试练,有所怨言吧?」

......依旧是那么能说会道的家伙。连聚在一起的无数视线,及其蕴含的强烈情感都被忽视掉了。
比起吃惊更多地是佩服。缇诺也睁大眼睛听着那些话。

听了那些话,刚才还张着嘴的猎人把嘴闭上了。被说成这样也无法反驳了吧。
讽刺的可能是在这个氏族等级最高的我——汗、血、泪全都没流过这一点了吧。

但是,知道这些的只有『叹息的亡灵』的成员。

石巨人抱着木箱,收起清洁工具,从休息室出去了。
西特莉挽起我的手臂,看向最终摆着微妙的,或许说是险恶的表情的成员们。

「啊。虽然我觉得没有......但如果恢复意识后有什么问题的话,请告诉我。我会遵守,约定。诚心诚意,进行处理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58轻币 +3332 收起 理由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coffee2316 + 16 工作辛苦
jacky04 + 13 工作辛苦
llllllnovel + 10 工作辛苦
NBA2018 + 13 工作辛苦
oohily + 11 工作辛苦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doriskk + 11 工作辛苦
错失太易 + 13 原创内容
sak6000 + 13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ntanr 于 2019-8-2 23:53 编辑

61 及时

氏族Master的立场很令人为难。

原本氏族这一组织体系就是由复数的队伍构成,因此情况也容易变得复杂。

对我来说,《叹息的亡灵》以外的氏族成员,虽比一般队伍较为亲近,但绝非亲密无间。

即使都是氏族,目的与组织构成也各不相同。

既有Master拥有绝对指挥权的氏族,也有徒有其名,队伍各行其是的氏族。
既有强制拉拢低级队伍,克扣佣金的荒唐氏族,也有拥有门路的队伍编入想与贵族结交的队伍,组成一派的氏族。

《起始的足迹》则是,以交换情报与支援探索为目的,极其普通的氏族。

我创建氏族并不是为了财富和权力,所以恐怕与其他氏族比较起来,是个相当松散的氏族吧。

我定下的规则只有三条。

大家友好相处。
不给普通人添麻烦。
以及,民主主义。

虽然还有其他,由伊娃等人制定的细则,但主要的规则就是这些。

本来是,聚集了与《叹息的亡灵》同等的复数队伍创建的氏族,因此要选出立于顶点的氏族Master是非常困难的。
猎人看重资历。如果认证等级相差巨大的话,也是能让人信服的吧,但谁都希望是自己队伍的队长成为Master吧。

《足迹》通过给与氏族Master极少的权限,解决了这一矛盾。
《起始的足迹》的氏族Master是由多数表决选出来的,并且对所属队伍没有任何指挥权。

说白了我们氏族的成员会听取我的请求,只是出于他们的一番好意而已。

然而对这个事实,我的青梅竹马却认为是理所当然。
西特莉虽不像莉兹和卢克一样会诉诸暴力,但所作所为也相差无几。

「没问题吧......会不会退出啊......」

「没事的,我想。克莱伊。肯定有一天,那些人,会理解到克莱伊的温柔的」

氏族Master室。坐在固定位置,想起在休息室发生的事,发起牢骚,这次的主犯却看着下面说。

为什么会变成像是我的错一样啊......

明明只是想拜托一下的......手段太恶劣了。
也不是能中途叫停的气氛。西特莉有煽动人的才能。
很难用嘴说服她。我一直都是被说服的一方。

「嗯嗯,是这样吧?......但是,希望能稍微稳妥一点解决呢」

退百步讲,被和平稳妥地赶下氏族Master的位置也还好,但这样下去还是可能会被刺杀。
我的话让西特莉的表情阴沉下来。

「说得,是呢......正如克莱伊所言,那个......没料到会......这么懦弱。作为同一氏族的成员......我非常,羞愧。而且............居然把自身的软弱归咎于我的药水」

不知为何跟在我们后面,一直到禁止进入的氏族Master室,也自然跟着进来的缇诺,睁大眼睛,不安地仰视着我。

没说过......没说过,也没想过哟。
懦弱什么的。可不是对被称赞有破竹之势的《起始的足迹》使用的单词。

「说到底!那样就叫苦不迭的话——那么,露西亚酱呢!!我一想到每天,不论在哪,都一脸笑容的露西亚酱被强制充填就——觉得好可怜——呜......」

西特莉用颤抖的声音喊着。咬着嘴唇,眼里含着泪。
简直像是悲剧的女主角。演得太夸张了。

被戳中痛处的我缄口不言。
虽然不太记得了,但说出来的话会火上浇油吧。

缇诺的视线变得冰冷,仿佛说我不是人一样的眼神。真是过分的诽谤中伤。

......虽然西特莉不撒谎,但就是会说得有些夸张啊。

「这个话题暂且到此为止吧」

「嘛,说得是呢。也得到了不错的资料......来考虑剩下的宝具该怎么办吧」

果断地停止了装哭,擦干眼泪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的西特莉。
看着这个转变的缇诺,表情抽搐着。

我都习以为常了,所以没什么想法,但对缇诺来说,西特莉没成为师傅说不定很幸运。

「嘛,嘛啊,『结界指』勉强是够了,应该能坚持到露西亚回来吧」

与未使用的合起来还剩八枚。因为最大是十七枚,可当作是充填了一半了吧。
担忧的『阿加莎之塔』也算玩完了,只要小心谨慎不去危险之地的话,总会有办法的吧。

更重要的是,再扩大受害范围的话,会被罪恶感压垮的(也只有让露西亚继续受苦了)。

「剩下的托给职业人也可以。有几家口风紧的地方。也能取得资料。钱由我来付。」

西特莉拍了下包和手,笑嘻嘻地说。
资料难道不是够多了吗。取得这么多是打算干嘛啊。

此时,因为西特莉在而缩着身子的缇诺,下定决心似地喊道。

「......那个,Master!如,如果可以的话,我............来帮忙」

西特莉睁圆了眼看着缇诺。我也觉得很意外。

「......诶?帮充填?」

倒下的魔导师中应该也有认证等级比缇诺高的人。
看了前辈无能为力地呕吐着,失去意识的样子,就算再怎么说是为了师傅的挚友,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是多么地有毅力啊。

作为猎人说不定是长处,但我不想看到后辈呕吐的样子啊......

缇诺迈着战战兢兢的脚步,从西特莉的面前走过,靠近了我的桌子后,两手放在桌上含着泪喊道。

「我,我也,算是个出色的猎人,Master!虽然没有魔力,但必要的话,只用意志力............能够,忍耐的!」

我想大概做不到。
听说魔力回复药的味道难以形容。连应该习惯了的魔导师都成那样了。
就算拥有平时被莉兹磨练出来的意志力,也是有限度的。

「不,尽管很高兴,但不做也可以。又不是缇诺的工作」

「怎么这样............请,请让我做!Master!我也是,做得到的!」

「诶!?」

缇诺含着泪用惨叫似地声音诉说。
我完全不理解,为何如此想受到地狱般的痛苦。

确实魔力可能会提高,但说起来缇诺连魔导师都不是。
虽然觉得魔力高了是再好不过的……但要去面对比自己还强的哥雷姆,莉兹是怎么教的啊。

然而面对没劲的我,缇诺没有退缩的迹象。也没注意到,后面正在接近的西特莉。

接着西特莉满脸笑容,尖叫着抱上了后背。

「真......真可爱!」

「噫!?」

缇诺正要转过身去,就被封住了双臂,因为被抱得过紧,身体也无法动弹。真是身手敏捷。
这就是先前在休息室发生过的事的重现,也许西特莉真是百合也说定。看着陶醉的笑容,我没了自信。

「快看啊,克莱伊!这孩子,在向克莱伊献媚,献媚哟!像极了姐姐!但是,力量还不够,速度也还不行,比起姐姐——还可爱!」

「请不要,这样!西特莉,姐姐大人,呀......!」

姐妹关系真令人生疑。而且这,根本称不上是在疼爱人吧。

不顾乱动的缇诺,西特莉的手玩弄着缇诺的身体,把她从我眼前——从桌子拉开了。
突然间缇诺的脸色发红。那是因为快感呢,还是因为恐惧导致的,我无从知晓。

「快看啊!克莱伊!小缇的弱点是腿!从腹股沟到大腿内侧,沿着血管抚摸的话,让人沉迷」

「――ッ!!」

缇诺的身体突然一阵哆嗦,发出极高的叫声。直到极限为止,袒露的白净喉咙,流淌着汗珠。
边玩弄后辈身体边红着脸激动地说话的西特莉,令我傻眼了。

告诉我那些干嘛呀?嗯?这样啊,那下次有机会就摸摸看吧,你是以为我会这样做吗?
才不会做哟。才不会做。说起腹股沟就是大腿根部吧?把我当什么人啦。

缇诺的嘴巴一张一合地像在无声地说着话。西特莉把指尖放在伸直的脖子上,眯着眼像凝视艺术品般,一脸陶醉地说道。

「嘛,遗憾的是,正如克莱伊所说,那个试练小缇是做不到的......」

「诶!?」

「本来,要是谁都能做到的话——也不会拜托别人,就由我来充填了......喂?」

缇诺发出小小的疑问声。
西特莉并没有放开缇诺,继续用热情洋溢的声音地说道。

「小缇,你好像不知道的样子,那我就告诉你了,魔力的『耗费』是非常重的哟?因为是以身体能力和五感的灵敏度作为交换的,魔导师通常,只能成为——魔导师。虽然少量魔力没有影响,但小缇如果反复做那个试练的话,作为『盗贼』锻炼起来的身体——会变得派不上用场的」

嘿,是那样啊。怪不得几乎没有魔法剑士。受教了。

西特莉的兴趣是读书和做实验。以前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不管问什么都能立即回答,要是有什么不知道的,也会在下次见面前去学习。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所以......尽管下面,除了魔导师外还有许多的成员,却只有八个人能派上用场。喂?有好好想过的吧?这个氏族的规则是,『大家友好相处』,因此氏族全员的战斗力下降才不是克莱伊所期望的。我也是,姑且考虑过才行动的哟?」

......先制定了规则真是太好了。

一边低声细语地说明,一边用指尖似碰非碰地抚摸着,先前西特莉告诉我的『弱点』。
穿着探索时常穿的短裤是缇诺的失误。也许是出于活动方便吧,腿部大量裸露的那身装扮,没法妨碍西特莉的手指。

每当指尖拂过大腿内侧,缇诺的肢体像被雷击般发抖。晶莹剔透的白色肌肤染成了朱红色,嘴唇频频发出不成片语的沙哑声。

头不情愿似地甩到一边。
西特莉用手指拭去脖子上的汗,露出妖艳的表情舔了下给我看。带着似乎令人感到魄力的笑容。

「小缇......还听得到吗?你认为,我是在敷衍了事吗?认为我不充填是没原因的吗?虽然有过失败......但从来不会敷衍了事哟。小缇在探索宝物殿时......也注意不要敷衍了事」

「......是不是差不多该停手了啊」

放弃逃避现实了,插话道。
这不是该在我面前做的事吧?那个我好歹也是氏族Master,还是等级8,虽然不会随意就对挚友的弟子出手,但姑且,是男人?
不......也不是说不在我眼前就可以。

你们太毫无戒备了。这个场合被伊娃看到的话我会被瞪的。
本来就没怎么工作过,所以想尽可能不被看低。

对我毅然提出的忠告,西特莉微微点头肯定,接着在缇诺耳边低语。

「要献媚也不是不行......但克莱伊也是很忙的。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事,我可以来教你。喂?明白了吗?」

「ッ......ッ......明白,了」

我倒觉得并不是在献媚......

听到缇诺虚弱的回答,西特莉总算是放开了手。可能是腿用不上力气吧,缇诺的身体摇晃得厉害。靠着西特莉勉强支撑着。
缇诺都奄奄一息了。汗泪与口水让脸显得一片狼藉。尽管在莉兹的特训中也多次丧失过意识的样子,但哪边要好呢。

西特莉用不带半点邪念的明朗表情看着。

「这个状态有点令人担忧......去洗个澡冷静一下吧。可能要稍微花点时间。」

「......西特莉你啊............难道是女生也可以的那类人?」

听到不禁提出的问题,西特莉一瞬间愣住了,但马上就露出淡淡的笑容。

「如果说那是——『必要』的话」

没想到会这么说,后辈的贞操有危机了。
想起先前看到的陶醉的表情,就无法对那句话置若罔闻了。

谁来阻止她啊。

「......现在没必要吧。让精疲力尽的缇诺泡一泡的话应该就能恢复了,所以花不了多少时间马上就回来了哦。要不然交给哥雷姆如何?」

重新翘着腿,随意拿起桌上的一份资料。
装作冷淡的样子,背上却流着冷汗。太糟了。

一不留神西特莉越过了一线的话,就是我的错。只有这点必须避免。
西特莉看着焦躁的我,微皱着眉。

「克莱伊,哥雷姆呢,在看不见的地方,是很难执行那种详细的命令的。我转去研究生物兵器也是这个原因」

「..................嘿」

意外地有着麻烦的限制呢。还以为是能随意做到任何事的便利品。
但那些都无所谓了。这样下去缇诺要被带着走了。
可不能让友人成为罪犯。

「............我懂了。确实,有麻烦的一面,但顺利的话还是派得上用场的。研究室倒塌了,玛那源相关的研究也暂时停滞了......稍微考虑下——」

这时,突然有声音从背后传来。
咚的一声,窗户打开了,伴着巨响涌进来的大风把堆着的文件吹飞了。

都说了多少次要来就走楼梯来。如果是平时我早就叹气了,但,来得多么及时啊。
对付妹妹最好的就是姐姐。

「早上好,克莱伊酱!嗯?西特酱。为什么在这里?难道说大家回来了吗?」

用熟练的动作侵入房间,莉兹睁圆了眼看着西特莉。
看也不看被支撑着肩膀的自己的弟子。

西特莉也完全不在意被看到了自己的犯罪现场。姐姐的出现使眼睛发亮。

我看了那个样子,明白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这可能已经没法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19轻币 +2839 收起 理由
翩翩少年 + 10 工作辛苦
ddaassoo + 13 工作辛苦
coffee2316 + 16 工作辛苦
llllllnovel + 10 工作辛苦
ejdj + 13 工作辛苦
NBA2018 + 13 工作辛苦
oohily + 11 工作辛苦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sak6000 + 13 工作辛苦
-呵呵呵呵呵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審核甚麼的基本上第二天就會過了啊, 又不是貼吧, 下次耐心點等一等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6轻币 +520 收起 理由
ejdj + 13 原创内容
NBA2018 + 13 我很赞同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wudimoshi786 + 16 工作辛苦
saberyufang + 16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Lance555 + 75 工作辛苦
38°C + 10 我很赞同
七海长存 + 10 工作辛苦
Mavhary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18: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i'm waiting hahaha

评分

参与人数 19轻币 +294 收起 理由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wudimoshi786 + 16 工作辛苦
saberyufang + 16 我很赞同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境界之死神 + 12 认真回复
Hㄇ + 15 工作辛苦
ikarosf + 90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oceanside + 15 工作辛苦
nekoinu + 2 hahaha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1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不知道说啥好。可是加油!

评分

参与人数 12轻币 +150 收起 理由
翩翩少年 + 10 我很赞同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wudimoshi786 + 16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26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Shenhonghe + 13 工作辛苦
oceanside + 15 工作辛苦
nekoinu + 2 我很赞同
炎之魔女 + 12 工作辛苦
thiha88 + 11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大佬加油,丝特莉姐妹就没一个正常人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3轻币 +148 收起 理由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境界之死神 + 12 认真回复
710712867 + 15 原创内容
zx010800 + 13 精品文章
pz123456 + 13 工作辛苦
oceanside + 15 工作辛苦
nekoinu + 2 我很赞同
るんるん + 10 赞一个!
炎之魔女 + 12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大佬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68 收起 理由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nekoinu + 2 我很赞同
炎之魔女 + 12 工作辛苦
thiha88 + 11 工作辛苦
qingzhiyouke + 10 神马都是浮云
zxy666 + 10 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68 收起 理由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710712867 + 10 工作辛苦
炎之魔女 + 12 工作辛苦
thiha88 + 11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佬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140 收起 理由
渐行丶丶渐远 + 10 工作辛苦
ikarosf + 80 工作辛苦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nekoinu + 2 我很赞同
炎之魔女 + 12 工作辛苦
thiha88 + 11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LD 发表于 2019-8-2 21:20
翻译大佬加油,丝特莉姐妹就没一个正常人啊

我覺得....... 那個隊伍恐怕沒一個是正常人
連主角也是在某方面不正常的代表

评分

参与人数 8轻币 +107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38°C + 10 我很赞同
oceanside + 30 工作辛苦
mpwjdj + 10 工作辛苦
thiha88 + 12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0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zxy666 + 10 淡定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62 酒会

泽布鲁迪亚有很多面向寻宝猎人的商店。

例如,有训练场。有武器店及防具店。有为宝物殿活动提供支援而出售各式各样道具的店,也有专门处理幻影和魔物情报的情报屋。有派遣优秀猎人作为临时队伍成员的店,也有专门贩卖宝具的店。

其中,『酒馆』是泽布鲁迪亚最多的商店之一。

寻宝猎人都,很喜欢喝酒。
大多数队伍在攻略了命悬一线的宝物殿后,会到中意的酒馆举办酒会,相互称赞功绩,庆幸能活着归来。
然后,像是为了洗去激动、兴奋和恐惧般吃着喝着。
不论是在前排以肉身作战的剑士和盗贼,还是在后排支援的魔导师和治疗师,都惊人地狼吞虎咽起来。然后这就,成为明天的活力。

饮食量和花费都要比一般人多得多,且猎人大多是粗人,所以帝都有好几家专供猎人使用的酒馆。
都是些看重数量而非质量,能开怀畅饮的店。需求的话也能搬出酒桶来,能理解到是何等的量吧。

我带着西特莉和莉兹(以及,步履蹒跚的缇诺),来到常去的酒馆——『黄金之鸡亭』。

『黄金亭』是在帝都发展,面向猎人的连锁店。店名不同特色菜肴也有所不同,不过我今天正好想吃鸡肉。因为莉兹比起味道更在意分量,而西特莉则随我,所以总是我来决定哪家店。

彪壮的猎人一打开巨大的双开门,四周弥漫的浓郁酒气就前来迎接我们。
提前探索完宝物殿,前来庆祝的猎人们的喧嚣声,充斥在宽敞的室内。动不动就吵架的醉汉的怒吼声和笑声,进入这个世界时还令我感到恐惧,但现在已经听惯了。
喝多了倒在地上的大块头,被体型健壮的女性猎人一脚踢到了角落。滚到墙边的大块头却毫无知觉,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

靠放在每张桌子边的武器,表明这里是猎人用的酒馆。其中也有些附着血迹的武器。如果斩了幻影血是会消失的,所以应该是斩杀魔物的痕迹吧。

英雄的盛宴。这就是,曾经憧憬着猎人时,想象过的光景。
弱者被淘汰,仅剩刻苦钻研的强者被颂扬。没有莉兹和西特莉就绝对来不了的地方。

「克莱伊酱的旁边,抢到了!西特,你坐我旁边。挨着克莱伊酱的话会毛手毛脚的」

一被带到最里面的圆桌处坐下,莉兹就立即坐在我右边——靠着过道的一侧,心情愉快地威吓。
队伍很多都是六个人。酒馆里摆放的桌子虽然足够让六个人坐下,莉兹却一如既往挨得近。

平常和安塞姆、卢克一起时没在意过,带着三个(长相)可爱的女孩的我,非常惹人注目。但愿莉兹别闹事......

「..................这倒无所谓,不过............让小缇坐在旁边不是更好吗?姑且,是你的弟子,而且我有事想和克莱伊说」

面对目光如炬进行威慑的莉兹,西特莉毫不畏缩地笑着,抓住了失去体力,摇摇晃晃的缇诺(洗过澡了)的手臂。

缇诺吓得浑身发抖。简直像小动物一样的胆怯。
穿着从之前裸露大腿的短裤改为了及膝的五分裤,虽然布料面积增加了,但对西特莉起不了什么作用吧。

师父看着一副憔悴的弟子,也不提她的状态,说道。

「嗯~......啊~......不要紧。缇诺还得帮忙端东西,不用坐也行的。去把我说的菜和酒拿来!总之先拿黄金艾尔(注:麦酒)。大杯的十杯。请超迅速地。」

太可怜了。我都禁不住,要插话了。
心里充满了歉意。即使是弟子,她也是独当一面的猎人啊。坐西特莉旁边也不安心。

希望不要太欺负我们的吉祥物。

「缇诺,我的左边空着的,坐这吧」

「诶!!可......可以吗!?」

缇诺楞了一下后,露出花开般的笑容。

那一刻,我意识到了。

这莫不是......所谓的双手捧花?
虽然对总被鲜花拥簇,处于后宫状态的亚克有意见,但好厉害啊这......惊人地没有优越感呢。下次道个歉吧。

莉兹和西特莉——带刺的花和有毒的花,死死地看着缇诺——可怜的花。

「......切。......克莱伊酱那样说了的话。缇,让我丢脸的话就杀掉」

「............小缇。克莱伊有时手会不老实,难得洗干净了,靠近的话腿部又会,被摸来摸去哦?隔着一两个座位更好哟?」

莉兹是进行威胁,西特莉则是保持着笑容,说些坏我名声的话。在西特莉心中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缇诺快到我的左边时,霍地挺直腰端正地坐下了。可能是西特莉刚才的暴行还残留着,脖颈染成了红色。
虽不及西特莉,但也相当可爱了。而且和我们的成员相比的话(嘛,虽说莉兹和西特莉也是有许多优点的),更加被治愈到了。当然了,不会把手伸到腿上去。因为我的品行可是很端正的。

喝的被送来了。

莉兹、西特莉和缇诺的是特大杯的,这个店的特色酒,颜色金黄的艾尔。我的则是大杯的琥珀色液体——有着威士忌般颜色的特制茶。
猎人喝的酒可比一般的酒度数要高数倍。要陪高等级的猎人喝的话,有几个肝都不够。

我举起了杯子。西特莉和莉兹笑着配合,缇诺也诚惶诚恐举杯配合。

「那么虽然早了点。祝莉兹和西特莉从【万魔之城】平安归来——」

——干杯

杯子和杯子相互碰撞,发出美妙的声音。酒会开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19轻币 +1550 收起 理由
亲~亲 + 11 工作辛苦
llllllnovel + 10 工作辛苦
错失太易 + 13 神马都是浮云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山田伊尔芙 + 16 工作辛苦
_--_ + 12 工作辛苦
ruri_link + 13 北通宙斯
nekoinu + 10 工作辛苦
1478647712 + 10 工作辛苦
38°C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大大加油

评分

参与人数 7轻币 +81 收起 理由
doriskk + 11 工作辛苦
38°C + 10 精品文章
上帝的酒瓶 + 12 原创内容
zx010800 + 13 我很赞同
thiha88 + 12 工作辛苦
Only梦醒了 + 11 我很赞同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重开贴了呢,怪不得昨天我找不到,翻译幸苦了^-^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7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我很赞同
thiha88 + 12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3 0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翻译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7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我很赞同
thiha88 + 12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3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翻译,我还以为没了呢

评分

参与人数 6轻币 +78 收起 理由
天锋翔 + 13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20193287 + 15 我很赞同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thiha88 + 12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0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3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爆肝翻译组!快去补肝

评分

参与人数 10轻币 +230 收起 理由
mingxx + 13 认真回复
天锋翔 + 117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我很赞同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stupid_lulu + 10 我很赞同
zxy666 + 11 认真回复
thiha88 + 11 工作辛苦
20193287 + 1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3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花非 发表于 2019-8-3 01:05
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撞坑吗?

没撞坑啊 原翻译不是放弃了,后面没给放出所以部分重复

评分

参与人数 17轻币 +212 收起 理由
Mavhary + 12 工作辛苦
上帝的酒瓶 + 12 工作辛苦
Hㄇ + 15 工作辛苦
zx010800 + 13 我很赞同
无聊的ZJY + 12 工作辛苦
qsxwdcz + 11 工作辛苦
winamp01 + 13 工作辛苦
1632008 + 11 工作辛苦
dyf19911128 + 13 工作辛苦
stupid_lulu + 1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0 02: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